第二百二十章 期待中的佛祖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冥玄王愣了一下,看着天琴那如罩冰霜般的面庞喃喃的说不出话来。

    仙界一方连胜两场,顿时气势大盛。菩提祖师从阵营中飞了出来,沉声喝道:“第三战,方寸三星洞菩提请教。”

    天琴双手背后,她并不知道菩提祖师同海龙之间的关系,淡然道:“冥智王,出战。如果输了,你就不用活着回来了。”

    “是,帝君。”黑影一闪,身材瘦小的冥智王已经出现在菩提祖师对面。光芒闪烁中,冥智王从怀中摸出一颗黑色的珠,喋喋一声怪笑,“老菩提,你受死吧。”菩提祖师微笑道:“今日我本也没打算活着回去,死又有什么可怕的呢?”光影一闪,空中顿时多出了另一个菩提祖师,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同时向冥智王冲去。

    冥智王在冥界十二王中排行第三,修为虽然比不上冥幽王,但也相差不多。手中黑光一闪,那颗珠突然变得异常硕大,足有直径一米,黑色的光芒闪耀中,迎上了菩提祖师本尊和分身联手用出的霹雳三打。

    六记连击没有任何停顿的轰击在那黑色珠之上。冥智王再次发出一声喋喋怪笑,身形在空中巧妙的一转,手上那颗珠居然丝毫无损伤。八重的冥魔**绝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菩提祖师并不具备像地藏王菩萨那样压倒性的实力,顿时让冥智王将冥魔**的威力展现出来。

    冥智王的身体突然在菩提祖师身前消失了,周围的空间完全暗了下来,原本那颗巨大的黑色珠突然变成了一张狰狞的大口,猛然向菩提祖师吃来。菩提祖师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全身宛如陷入了泥潭一般,不论是本尊还是分身,移动起来都变得异常困难。眼看着那张黑色的巨口即将吞噬到自己身上,菩提祖师一咬牙,本尊和分身在半空中交错而行,在逍遥游身法的作用下,幻化出无数残影,每一个残影身上都爆发出强烈的青光。青光刺目,一轮轮棒影不断冲击着那大张的魔口,使其无法真正的吞噬。

    “喋喋——菩提老儿,你以为这样就能对付我的冥魔吃魂麽?冥……魔……天……转……,魂……飞……魄……散……”

    巨大的魔口突然消失了,但菩提祖师却感觉到全身一紧,四面八方同时涌出庞大的压迫性力量,冥邪之气的丝丝阴冷不断触击着他的身体。

    “四……相……泯……绝……。无……所……蕴……积……。破。”菩提祖师仰天发出一声怒吼,本尊和分身瞬间融合为一,下一刻是剧烈的爆炸。为了能冲出这冥魔吃魂构成的牢笼,他以元神引爆了自己的分身。

    冥界和仙佛二界双方所看到的景象皆是黑色光芒骤然内收。而下一刻,剧烈的爆炸出现了,黑色光芒被炸的片片破碎。一道青光破除黑雾骤然冲出。强大的冲击力向四周蔓延,双方强者赶忙布下这种禁制,抵挡住光芒的侵袭。

    菩提祖师目光灼灼的盯视着身前不远处的冥智王,嘴角处流淌出一缕血丝。他所受到的创伤绝非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为了能破除冥魔吃魂,元神已经被震伤,此时眼前已经是一片模糊。

    冥智王的身体突然增大了几分,不屑的道:“强弩之末,也现光芒?就让本王成全了你这老家伙吧。”双手在胸前一圈,黑色气流瞬间以他为中心集中。冥智王右手前引,缓缓圈起,黑色气流凝结成一柄蕴涵着庞大冥邪之气的长枪。与此同时,菩提祖师的身体也发生了变化,六团青色的光芒在他身体周围依次爆开,青光环绕,形成一圈淡淡的光晕。菩提祖师单掌立于胸前,宝相庄严,全身散发出的气息一片祥和。

    冥智王大喝一声,双手向后一引,紧接着快速前推,那巨大的黑色冥剑飘然而出,直奔菩提祖师射来。

    菩提祖师先前所引爆的六团光芒乃是他辛苦炼制出的菩提六,在元神的引动下,将他体内残留的法力完全爆发出来,眼看着飞来的冥剑,菩提祖师心中暗叹一声,他很清楚,菩提六虽能提升自己的法力,但绝对挡不住那飞来的冥剑。他已经准备好在冥剑降临之时瞬间释放自己全部的生命力,就算是死,也要拉着冥智王一起。他在出战之前就已经下定决心,自己绝不能输。

    “胜负已分,不必再斗下去了。”祥和的气流分别卷住菩提祖师和冥智王。菩提祖师只觉得全身一轻,一股温和的佛力瞬间传遍全身,不但化去了自己准备好的攻击,也抚平了自己心中以死相战的决心。冥智王的冥剑反弹而回,重新落入他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双手合十的地藏王菩萨已经落在了两人中间,他看向天琴,微微一笑,“帝君,此战我方认负,您不会反对我救回本方之人吧。”

    天琴眉头微皱,先前自己出手救了冥玄王,此时自然不能再说什么,冷然道:“现在一对二,你们可以派出下场出战者了。”

    地藏王菩萨点了点头,佛光罩住菩提祖师,将他直接带回了本方。

    “菩萨,您为什么要出手?难道小看我菩提麽?”菩提祖师的声音中包含着强烈的怒意。

    地藏王菩萨轻叹一声,道:“菩提祖师何必如此,虽然决战胜负至关重要,但您也不能随便舍去自己的生命。要知道,方寸山三星洞的弟们还需要您来领导。冥界的十二冥王实力极强,恐怕就算您释放了自己的生命,最后也未必如愿,不要做无谓的牺牲。”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她不禁看向仙界的其他人。三清祖师面面相虚,他们知道,地藏王菩萨已经看出了自己几人准备好牺牲自我的方法了。

    灵宝道君叹息一声,道:“菩萨,除此之外已经没有什么办法了。如果我们能在剩余的决战中每一场斗拼得同归于尽,凭借现在占先一场的优势,还是有获胜希望的。”

    地藏王菩萨摇了摇头,道:“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当决战结束之后,由谁来统帅仙界各方呢?况且,即使牺牲自我,也未必能得胜。”说到这里,他嘴唇呍动,以传音之法同时对几人说了些什么,听了地藏王菩萨的话,三清祖师同时流露出一丝兴奋的喜色。

    “你们派不出人了麽?”天琴冰冷的声音远远传来。

    观音菩萨飘身而出,座下金莲光芒闪耀,“阿弥陀佛。这一场就由本座出战。”

    天琴眼中寒芒一闪,淡然道:“冥生,出战。”

    冥生的身影在冥界阵营中消失。当他出现时,以在观音菩萨身前百米之外。一柄黑色长刀出现在冥生手中,他的整个身体就宛如长刀一般,冷冷的看着观音菩萨。

    观音菩萨双手合十于胸前,微微一笑,道:“菩萨行施。无所希求。其所获福德。如十方虚空。不可较量。言复次者。连前起后之辞。一说布者普也。施者散也。能普散尽心中妄念习气烦恼。”黄色的佛光以观音菩萨为中心向四周迅速蔓延着,当佛咒完成之时已经将冥生笼罩在内。

    冥生冷哼一声,“观音菩萨,我心无妄念,也无烦恼,你的佛法并不能化解我心中的感念。佛界中,你所擅长的不过是佛禁而已。今日,我就破给你看。”手中长刀横于身前,冥生轻抚刀上冷芒,淡淡的道:“这一天我已经等得太久了。此刀乃老冥帝所赐,名为破佛。”话音一落,他毫无花哨的一刀前劈。刹那间,他的整个身体完全融合于刀意之中,没有黑色光芒发出,简单的一刀,凌厉的一刀,带着无尽的杀气斩在虚空之中。破佛,顾名思义,即为灭佛而生。

    黄色的佛光,如同被劈开的巨浪一般分做两旁,裂缝眨眼间已经蔓延到观音菩萨身前。光芒忽暗,那强大的杀机让所有人心中同时一冷。

    冥生手中的刀不见了,双手背于身后,冷冷的看着面前的观音菩萨。

    观音菩萨依旧是先前那双手合十的样,眼中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神色,轻叹一声,道:“破佛,佛是不可破的,只是佛法未到而已。今日事了后,本座将回大雷音寺面壁,以领受更深的佛之精义。”话音一落,她转身飘回本方。只是,先前乘托着她的佛莲却停留在半空中,当观音菩萨的身影从其中消失之时,佛莲从中央断为两截。冥生的破佛一刀虽然未能重创观音菩萨,但观音菩萨也无法完全化解。一刀定胜负,已经没有再战下去的意义了。

    月石赞叹道:“好强的破佛一刀,冥生的修为更加精进了。”

    天琴淡然道:“我说过,他们不会再有第三场胜利。冥生心中无杂念,不论何时皆在修炼,他的修为在冥界中仅次于我。”

    月石身体微微一震,他自然明白天琴话中的含意。冥生出场,为的是震慑。

    光影一闪,一名身材修长的仙人飘飞而出,手中白光一闪,多了一柄尺醒法器,“本座出战第五场。”这突然飞出的正是仙帝。

    原始天尊微微一愣,他并没有让仙帝出战,此时,他能清晰的感觉到仙帝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气势,那竟然是连自己也无法相比的。

    月石冷笑一声,“好一个仙帝,果然会把握时机。我方较强的几名高手已出,他想趁机拣便宜。帝君,请允许我代表冥界出战。”

    天琴眼中流露出强烈的仇恨光芒,“仙帝,原来他就是仙帝。此战不用你出手。”

    黑影一闪,天琴飘飞而出。下一刻,她已经出现在仙帝面前。

    仙帝确实是把握机会才出战的,虽然他对自己很有信心,但却丝毫不敢小看冥界。他在出战之前已经考虑清楚了,天琴作为冥界之主,一定会在最关键的场次才出战,而先前冥界中强悍的冥生和冥幽王都已经出战过了。自己所要面对的,顶多会是冥相月石。虽然他并没有绝对把握能对付月石,但他相信,自己至少拥有全身而退的能力。如果对方派出的不是月石,那自己就有几分把握能够制胜。但是,他却并不知道天琴的想法,在天琴的认识中,是仙帝杀害了海龙,为了替海龙报仇,她又怎么会按常理出牌呢?在今日决战之前天琴就已经决定,只要仙帝出战,自己就一定会出手。

    “阁下是仙帝,我乃冥帝,你我二人正好可以代表仙、冥二界战上一场。”在冰冷的声音中,天琴的气机已经紧紧的笼罩在仙帝身上,现在,他即使想反悔不战,也已经来不及了。

    三清祖师眼中都流露出一丝喜色,冥帝如此草率的出战,对他们只有好处。而从私心上来看,他们对仙帝的性命并不是很在乎。

    仙帝看着面前散发出强烈杀机的冥帝天琴,第一次体会到了面对死亡的感觉,无数念头从心中用过,他知道,自己现在只能面对。

    天琴笑了,她的笑容中充满了悲伤,周围的空间完全被她那达到第九重的冥魔**封死,她的声音只有仙帝一人能够听到,“仙帝,你知道我的名字麽?我叫天琴,海龙是我的丈夫。我带领冥界大军杀入仙界,最主要的目的之一就是找到你,用你的血为海龙祗奠。”

    “等一下。”感受到近乎凝固的空气,仙帝大喝一声,“海龙根本就没死,他还活着,你为什么要说替他报仇?”

    天琴的双眼突然变得血红,背后的白色长发瞬间蒙上了一层黑色的气息,“仙帝,你觉得说这些有意义麽?海龙还活着?那他在哪里?”

    仙帝全身一震,眼中充满了仇恨,“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一定是镇元大仙和原始天尊他们告诉你是我杀了海龙对不对?他们想借你的手来对付我。原来他们竟然是如此的卑鄙。天琴,你不要听信他们的话,当初虽然死曾经伤到过海龙,但他绝对没有死啊!”

    天琴冷冷的道:“你知道什么叫小人麽?你就是。我从来没有跟镇元大仙和原始天尊他们接触过。告诉我杀害了海龙的,是我师傅,冥——帝——”周围的黑芒骤然收敛,仙帝再次看到了明亮的仙界,但在这一刻,他也同时看到了死神的微笑。天琴手中多了一柄奇异的兵器,她的身体就那么强行向自己冲了过来。没有任何花哨和多余的动作,天琴手中的天魔刃劈下的并不快,但每前进一分,却带给仙帝无与伦比的压力。量天尺勉强竖在身前,黑光闪过,量天尺消失了,在九重冥魔**催动的天魔刃之下,天琴的攻击力绝不比当初的老冥帝差。仙帝没有死在天琴这一击下,只是他那条右臂也伴随着量天尺同时消失了。

    天琴眼中满是噬血的光芒,“仙帝,我不会让你那么容易死的。我要让你品尝痛苦的滋味。”仙帝根本对她构不成任何威胁,天琴的大部分意念都集中在佛界阵营中的地藏王菩萨身上,随时防备地藏王菩萨施救,她已经下定决心,今日必斩仙帝。其实,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虽然地藏王菩萨心存大慈大悲之念,但有一个人她绝不会救,那就是仙帝。地藏王菩萨能够达到现在的修为,皆因她成功的度过了情劫,而海龙却是她唯一的破绽。当初仙帝“送给”海龙的镇魂针她从来都没有忘记,虽然自己不会主动出手去杀仙帝,但也绝对不会出手相救。

    天琴不但斩下了仙帝的手臂,同时,也以冥魔**侵蚀着他的身体。前所未有的强烈痛苦令仙帝全身剧烈的痉挛着,他疯狂的怒吼一声,强行提升自己全部的法力,左手骤然挥出,三根镇魂针夹杂着他全部的心力和希望向天琴冲去。

    修为的差距是无法弥补的。在天琴面前,仙帝就像初生的婴儿一般,镇魂针,那令人恐惧的攻击被天琴护体的冥魔**绞得粉碎。在凄惨、痛苦的嚎叫声中,仙帝剩余的手臂也已经消失了。眼看着自己的帝王正在虐杀名义上的仙界之主,所有的冥人都沸腾了,不断响起的呐喊声震撼着整个仙界。他们口中只喊着一个字,“杀,杀,杀,杀,杀,杀……”

    心最慈悲的燃灯佛祖和观音菩萨终于看不下去,两人同时飞出,向天琴扑来。燃灯佛祖沉声道:“够了,这一战我们认输。”

    天琴冷哼一声,“没有人可以阻止我的意愿。”天魔刃横扫,庞大的杀气混合着黑色光芒骤然出现在燃灯佛祖和观音菩萨身前。轰然巨响之中,天琴第九重冥魔**骤然爆发,拥有佛界大神通的燃灯佛祖和观音菩萨竟然同时喷出一口鲜血,仅仅在天琴的一招之下,他们同时受到了重创。身体倒飞而回,被文殊、普贤二位菩萨接了下来。

    天琴的左手抓住了毫无反抗之力仙帝的咽喉,冥魔**已经禁制住仙帝的每一根神经,天琴冷冷的扫视全场,

    她逼人的目光和无比强大的怨念下,竟然压迫得佛界中再也无人敢冲出相救。回过头,看着已经无法呼吸的仙帝,天琴冷冷的道:“当你最早开始对付海龙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今日的下场,等待死亡的感觉怎么样?很美妙吧。在我面前,你根本就不是什么仙界的主人,你只是一条狗。”

    “够了——”凄厉的声音中,两道身影从仙界一方同时扑了出来,闪电般冲动天琴面前。天琴手中的天魔刃已经扬起,但却并没有劈出去。

    玄天冰眼含热泪的看着天琴,哀声道:“天琴妹妹,放过他吧。你已经将他折磨成这样了,就放过他吧。”

    天琴冷冷的看着玄天冰和她容貌相同的玄天心,冷然道:“你不是说过,你最恨的就是仙帝麽?你恨他当初抛弃了你。”

    玄天冰眼中一阵失神,“恨,是的,我恨他,我是那么的恨他。可是,我对他的恨是由爱而来的啊!天琴妹妹,你现在已经废了他,你可以将他的仙法完全封印,可是,你能留下他一条残命麽?一日夫妻百日恩,他毕竟是我的丈夫。海龙虽然到现在还没有出现,但他确实没死在仙帝手中,看在当初我帮你恢复容貌的份上,你就饶他一命吧。”

    玄天心的目光同仙帝那已经有些灰白的双眼相对,她的眼神很复杂。仙帝,这个自己最爱的人时刻都有可能殒命,她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麽?

    天琴的眼中多了一丝异样的光芒,她当然明白玄天冰姐妹失去丈夫的痛苦,那种痛苦她也曾经体会过。看看她们再看看手中的仙帝,耳中回响着冥界大军那如排山倒海般杀字的呼喊,她的手竟然无法再紧下去。

    仙帝变了,他突然变了,整个身体瞬间闪耀出极强的金光。天琴只觉得手中一震,仙帝竟然从她的掌握中挣脱而出,转瞬间冲到了玄天冰和玄天心身前。她没有追击,仙帝为了能够从自己手上挣脱已经释放了自己全部的生命力,就算现在想饶过他,他也不可能再有生存的可能了。

    仙帝痴痴的看着王母娘娘玄天心和九天寒妃玄天冰,身上的金色光焰不断的增强着,“天心,天冰,患难中方见真情。没想到,我争了一世,最后还能在我身边的只有你们。一切都已经晚了,我不会再为了自己的任何利益而苛求什么,对利益的渴望令我抛弃了对你们的爱,对不起,如果还有来世,我不要做什么仙界的帝王,我永远只会停留在你们身旁,做你们最忠诚的丈夫。”

    光焰燃烧到极点,不论是冥界还是仙佛二界,双方都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他们都知道,当光焰消失之时,仙帝的生命即将终结。

    玄天心和玄天冰呆呆的看着仙帝,两人同时向那金色的光焰扑去,即使明知道不可能,但她们还是愿意用自己的全力去救这唯一爱过的男人。“阿——弥——陀——佛——”低沉的梵唱声响起。整个天空突然变成了淡淡的黄色,祥和而宁静的气息笼罩了双方近百万人,一道黄色的光柱瞬间从空中陨落。将燃烧的仙帝与玄天心姐妹笼罩在内。一团佛轮从天而降,金色的光芒看上去是那么的柔和。

    “我佛慈悲,普度众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名缰利锁之心已去,我以佛之力,准你重生。”佛轮飘落,燃烧着金色火焰的仙帝骤然被吸了进去,玄天心和玄天冰同时感觉到自己心中一片平和,悲伤之意已去,在那祥和的佛光普照下,两人不禁双手合十,缓缓闭上了双眼。

    佛轮消逝,周围的佛光却更加强烈了,在佛光普照之下,一切杀伐之意尽皆退去。仙佛二界众生背后,升起一轮占据了半边天际的巨大佛轮。在佛轮的映衬下,每一个人都下意识的双手合十于自己胸前,发自内心的恭敬声音响起,“拜见如来佛祖。”

    是的,在仙、佛二界于冥界威压的苦苦挣扎中,他们期盼中的人终于到来了,一团巨大的黄色光芒在金色的佛莲乘托下飘然而至。仙、佛二界的强者们难以掩饰心中的喜意,在最关键的时刻,他们的依靠终于来临。

    天琴血红的双目恢复了正常,背后的白色长发向后飘荡着,她的双手缓缓向两旁平伸,黑色的乌光闪过,天魔刃竟然变换成一套黑色的铠甲穿在了她那完美的娇躯上。在那庞大佛力的笼罩中,强烈的杀意如同一柄锋锐的利刃般横空划过,笼罩在冥界一方的庞大佛力被绞得粉碎,天空中出现了一幕奇异的景象,仙、佛二界一方完全在祥和的佛气笼罩中,而冥界这边却变成了一片漆黑。天琴昂然而立,身上的黑色魔铠不断散发出强烈的杀机,以九重冥魔**之力同那团金莲上的黄色佛光对峙着。

    “如来佛祖,你果然没有死。看来,十万年前那一战,还是你稍胜一筹。但是,今日你却不可能再有同样的机会,仙、佛二界必然会臣服在我冥界的威慑之下。”面对如来佛祖散发的佛力,能全面对抗的,在冥界中也只有她了。天琴心中此时也并不好受,对方最强的如来佛祖出现,令她心中的盘算完全落空,虽然她对自己充满了信心,但也知道,以一己之力是不可能同如来佛祖、地藏王菩萨抗衡的。现在她所能仰仗的,就只有冥界中整体的实力,但是,强者往往决定着战斗的关键,她此时已经没有绝对的把握可以颠覆仙、佛二界了。

    黄色的光芒淡化,那慈和的声音再次响起,“天琴,我是应该称你为冥帝,还是称你为嫂呢?”佛光散去,无数惊呼声从仙界一方发出,天琴愣了,完全的愣住了。她的心瞬间揪紧,即使面对仙、佛二界全部强者也不会有任何畏惧的心颤动了,“怎么会是你?不可能,怎么会是你?你竟然是如来?”她的声音中充满了惊讶,身上散发的杀机顿时弱了几分。

    在那金色的莲花上,一名光头和尚盘膝而坐,他身上穿着普通的淡黄色袈裟,袈裟上闪烁着一道道金色的纹路。看上去,他很年轻,目光异常柔和,脸上挂着一层淡淡的微笑,背后,九道佛轮交织在一起。天琴认识他,戾峰、戾无暇认识他,缥缈认识他,来自南疆的几位大神也认识他。这个面带祥和微笑的和尚,竟然就是当初那个叫着海龙大哥的弘治,那个海龙最好的兄弟弘治,同时,他也是佛界的至尊——如来佛祖。

    “如来灭后。后五百岁。有持戒修福者。得佛之笃厚。能生信心。以此为实。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乃至一念。生净信者。重生转世。弘治正是重生转世后的如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燃灯佛祖已经来到了如来佛祖身旁,双手合十而笑,先前地藏王菩萨告诉三清祖师的,正是如来佛祖即将到来的消息。

    如来佛祖微微一笑,道:“天琴,当年一战,我与冥帝谁也无法言胜,他固然已物化,但我也没有胜。只是他选择了坚持下去将冥界带领到一个更强大的境界,而我则选择了转世重生。经历数劫,重结善果,我又回来了。虽已晚了一些,但幸错尚未铸成。”当初,如来佛祖受到重创之后,知道自己肉身无法再继续维持下去,同燃灯佛祖商量后选择了转世重生,脱胎于人界之中,成为了海龙认识的弘治。为了能更好的修炼,达到重生的目的,当如来佛祖进入人界之时就已经失去了前世的一切记忆,在变化后的燃灯佛祖指引下重新修持,经过了酒肉之劫以及各种劫难,后经修持,种无数善果,最后终于重新得到了前世的记忆,成为现在的如来佛祖,只不过,却多了在人界中的种种记忆。

    天琴眼中寒光四射,冷冷的道:“这么说,今日你同样要像当初阻止我师傅那样阻止我麽?你觉得你能阻止得了麽?”

    如来佛祖微微一笑,道:“阻止又如何?不阻止又如何呢?天琴,你我此时修为相差无几,我看得出,你的冥魔**虽然达到了第九重境界,但却是强行提升而至,而我也不过是转世不久。你我直接,谁也说不上有多大胜算。决战之意已定,就继续下去吧。燃灯佛祖代佛界所发誓言依旧有效,只要你们能在十战中获得更多的胜利,佛界愿意臣服于冥界。反之,也请你遵守发下的誓言。”虽然他刚刚才到,但仿佛一切都无法瞒过他似的,看着天琴的目光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但身上散发出的佛气却是有增无减。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