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我要一个孩子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知道,冥灵就要动手了,以他现在的情况,根本没有任何反击的能力,他真的好后悔,但后悔已经没有任何意义,那两颗混沌珠落在本就强大的冥灵手中,她必将成为六界中最强大的存在,冥界统一六界几乎已经成了不可改变的事实,“娃娃,你爱我么?不其实你心中并没有爱,你也并不明白爱的真谛。当一个人深深的爱上另一个人的时候,愿意为他付出自己的一切,哪怕是生命。但在你心中,恐怕权力更加重要吧。虽然你现在禁锢了朱雀大哥,但还有青龙王和玄武王在,它们的实力已经被混沌王陛下完全开放,你未必就能得逞。”

    冥灵一步一步的走到海龙面前,轻轻的摇了摇阔大,凄然道:“不,海龙,你并不明白,我真的爱你。很快,你就会明白我的爱。青龙王和玄武王么?他们又算得了什么,得到了混沌王的传承,他们是不可能对我构成任何威胁。况且,混沌王先胶也说过,我身上有他的气息,圣兽对我的气息只会服从,他们只能被我利用,却绝不会成为我的阻力。海龙,你说的对,当一个人深爱上另一个人的时候,会甘愿为他付出自己的生命。其实,我真的重视权力么?或许有一点吧,但同对你的爱相比,却是那么的微不足道。海龙,我爱你,真的,我爱你。可是,为了我在冥界的族人,我没有选择。我只能让你死在我的手上,你放心吧,我会来陪你的,当一切都完成之后,我就会在这冥冥的虚空中陪伴你。我已经活了那么多年,但却只有同你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最快乐,可以不用去想任何我不喜欢做的事。死,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可怕呢”此时,她已经走到海龙面前,缓缓蹲下身体。先将昏迷中的朱雀轻轻的放到一旁,右手一挥,用自身的混沌之气化去了海龙身上的衣服。同时,冥灵吞下了手中那两颗混沌珠。

    海龙惊怒地道:“你要干什么?你可以杀了我。却不能侮辱我。这就是你对我的爱么?

    冥灵凄清的摇了摇头,道:“龙,其实刚才在我用自己的生命护卫我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出了决定。冥界统一六界是必然的结果。但我却不会去做这个六界的最高统治者。我要为你生一个儿,以我对自身的控制,我有把握能怀你的孩。让我们的儿来掌控整个六界,你应该也没有什么遗憾了吧。以我们拥有混沌之体生下的孩,那将是多么不可思议的强大存在啊!或许,他会成为新的混沌王。当我们的儿拥有了足够的能力后,我就会来陪你,永远的陪伴在你身边,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啊!我的爱人。海龙。最后说一句,爱你。”

    海龙只觉得全身一震,已经失去了说话和行动的能力,冥灵身上的衣服也同样消失了,完美的妖躯出现在海龙面前。低下头。她在海龙的唇上轻轻一吻,这时候,她身上已经开始散发出淡淡的白色光芒,显然是那对混沌珠开始起了作用。

    海龙耳中能听,眼中能视。他了现,自己已经不恨冥灵了,她那发自内心的爱是无法装出来的。海龙知道,虽然冥灵会成为最强大的存在。但是,活着的她或许比即将死去的自己更加痛苦。身体的感官突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敏锐,他眼睁睁的看着娃娃伏下身体,张开小嘴,含住了他那胯间的巨物。温润瞬间包裹,无可抵御的庞大快感瞬间传遍全身,全身骤然变得火热了,尤其是那已经昂扬的巨大。

    轻拢慢捻抹复挑,不断传来的巨大快感令海龙的神志渐渐的迷失了。至阴之体与至阳之体的接触,已经将他脑海中的抗拒完全化去。

    娃娃缓缓挺直自己的身体,据住那昂扬,缓缓的,缓缓的坐了下去。至阴之体与至阳之体终于完全的整融合在一起,在那一瞬间,海龙和娃娃同时感觉到了一曾隔膜的破除,冰冷与火热,瞬间传遍他们身上的每一个角落。

    海龙只觉得神志一阵迷糊,仿佛身体中有些什么东西要被抽离似的,他想抗拒,但又使不出一丝力气,而且,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也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意念产生出真正抗拒的念头,至阴之体给他带来那无法形容的快感令他全身不断的颤抖着,眼前一暗,除了那冰冷与火热纠缠的感觉之外,他再也感受不到其他声音。娃娃伏在海龙身上,生涩的律动着,身上的乳白色光芒越来越威,她似乎在吞噬着海龙的身体似的,那乳白色的光芒已经将海龙罩在其中,光芒吞吐闪耀,冥灵的泪水不断滴落在海龙胸膛,每一滴泪水都是那么的晶莹透彻,每一滴泪水中,都包含着她心中最深的痛。

    渐渐的,呻吟声在这混沌王残留的禁制中响起,原始的乐意不断的攀登着,那是如此凄美的旋律,每一个音符都是痛并快乐着。冥灵的动作逐渐由生涩向疯狂转变,她似乎想索取到海龙的爱,为了这个目标,她终于将自己完全开放在海龙面前。

    颠猛煽摇转,深浅快慢停。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感触都达到了极限。

    “给我一个孩吧。”冥灵喘息的呻吟着,无比强大的快感瞬间漫布海龙全身,他再也无法忍耐,当攀登在颠峰爆发时,海龙脑海中突然变得异常清醒,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体内所蕴涵的每一丝元气都顺着下体被冥灵吸走了。冥灵的身体宛如透明一般,她的脸就在自己面前。

    海龙呆呆的看着冥灵,他也不知道此时自己心中是什么感受,他竟然并不恨她,一个肯为自己付出生命的女人,又怎么能让他恨的起业呢?尤其是,这个女人正在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给予他。

    冥灵宛如水晶般的**上笼罩着一层淡粉色的光泽,她的喘息声依然很剧烈。她轻轻的抚摩着海龙健壮的胸膛,“龙,我们一侬会有孩的,一定会有孩的。你放心的去吧。在那遥远的地方等着我,等着我……”

    阴离开了阳。淡淡的白光漂浮而起,海龙无法动弹的身体缓缓上浮,冥灵深深的望了他一眼,在他唇间轻吻。“不论何时,你永远是我唯一爱过的人。”光芒骤然亮起,冥灵内心中似乎做着极大地斗争。咬紧牙关,双手猛的向前送出,海龙的眼眸中充满了绝望,他此时甚至连自己的元神都已经无法感应到,更不要说试图逃生,身体轻飘飘的融入了那乳白色的墙壁中,仿佛吞噬一般,他的身体在无比强烈的痛感包围中消失了。

    “海--龙--”冥灵看着他那消失的身体,痛苦地跌倒在地。两行血泪划不落。得到了强大的力量,也是时失去了自己最爱的人,她暗暗问自己,这值得么?她不知道,此时。她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完成自己的谎言,当一切结束后,她会去的,去陪那已经消失的身影。

    光芒一闪。冥灵带着心中无尽的悲伤穿过了那道早已经出现的门户去了,这混沌王残留下的空间重新恢复了寂静。但是,仙界会平静么?整个六界会平静么?已经得到了混沌王留下的传承,冥灵会给仙、佛二界带来什么样的灾难呢?六界真的会一统么?

    ……

    仙界。

    感受着周围充满生机的仙灵之气。天琴眼中不断闪过一道道寒光,她心中充满了仇恨的火焰,但却偏偏无法宣泄。已经来到仙界三天了,冥界四十九个精锐军团加上冥生带领的一千冥卫构成了近乎无匹敌的冥界雄师。为了征服仙界,冥界此次高手尽出,以冥界十二王为首,他们在来到仙界之时都带磁卡强烈的杀戮之心。可是,三天已经过去了,他们却连一个仙人的影都没有看到,仿佛整个仙界都已经人去楼空了似的。天琴带着众手下冲入了仙宫,仙宫却是空荡荡的,虽然在一怒之下,他们已经将整个仙宫从仙界中抹去。但却依旧无法宣泄心中的杀意。

    月石和冥幽王站在天琴两侧,感受着她身上若隐若现的强大杀机,两人都不敢开口,惟恐触怒这冥界新的帝王。

    “你们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到现在一个仙人也没有遇到。”天琴的声音虽然低沉,却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威严。

    月石道:“帝君,经过几天的查看,据我推断,仙界中的仙人们可能早已判断出我们要来,所以都逃离了。或许,他们现在就聚合于仙界某一处,等待着我们。帝君,我们毕竟是在仙界,一切还是小心谨慎一些好,以防被仙、佛二界偷袭。”

    天琴冷笑一声,“原来仙界中人都是缩头乌龟,就算仙界和佛界所有人聚合到一起又怎么样?他们的结果还是一样的。传我命令,大军原地驻留,修为在冥魔**六重以上的属下,给我开始全力破坏仙,我就不信,那些缩头乌龟会不出来。”

    月石吓了一跳,赶忙道:“帝君不可。一旦将仙界破坏的太厉害,会影响到六界的平衡啊!”

    天琴淡然道:“六界平衡算什么,况且,你不会命令属下们注意一点么?我们就在这里等,等到他们了来为止。”

    冥幽王点了点磁,道:“我赞成帝君的意见,虽然我们这次大军压境,但仙界毕竟还是辽阔的,如果一直找下去,对我们十分不利,容易被对主分而食之,还是在这里等待的好。”

    天琴双手背后,遥望站远方,冷声道:“冥生,带领你手下冥卫四处侦察,不要离开大军过远,一旦发现仙人的踪迹立刻回报。”

    冥生自然明白天琴的意思,天琴让他出外侦察,最主要的目的是防止对方的偷袭。躬身施礼后飞身而去。

    黑色的光芒出现在天琴手中,正是天魔刃。叮的一声轻响,天魔刃发出了兴奋的呻吟声,黑色而冰冷锋刃上光晕流转,天琴迎空虚斩,一道黑气透刃而出,刹那间,仙界的光芒顿时暗了下来,似乎整个仙界都随着天琴这一斩在颤抖似的。

    月石和冥幽王在一旁看着天琴,心中充满了敬佩,他们知道,天琴这是在向仙界的强者们挑战,就像当初的冥帝一样。

    天琴淡然道:“两位义父,现在我方的冥帝幡由谁来看护?冥幽王道:“九面冥帝幡分别由九位冥王看护,而且冥帝幡都在我方大军内部,绝无被对方偷袭的可能。”

    在仙界中,冥人是无法吸收仙灵之气的,十万年前,为了能入侵仙界,老冥帝研究出冥帝幡,此幡一出,每一面的方圆数十里内,一发气息都将转为冥邪之气,只要冥帝还在,有庞大的冥魔**维持,冥帝幡将始终为冥界大军提供必要的冥邪之气。此次天琴带领大军出征,共携带冥帝幡九面,每一位冥王都有着不次于仙界镇元大仙的修为,更何况还有大军守护,根本不用怕敌方偷袭。

    一片黑云突然飞了过来,天琴不用看,了知道那是冥生去而复返了,黑光一闪即逝,冥生恭敬的施礼道:“启禀帝君,西方发现仙人的踪迹。我已经派手下过去了。”

    天琴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来了多少人?”

    冥生犹豫了一下,道:“一个。”

    天琴眉头微皱,”一个?”眼中神光一闪,她似乎想明白了什么,有些急切的道:“冥生,你亲自过去,但那个仙人来见我,不可伤害他。”

    冥生并没有置疑天琴的命令,答应一声,飞身而去。

    天琴点了点头,道:“我到要看看,他们能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一会儿的工夫,冥生回来了,同他一起的,还有一片白色的祥云。

    光芒闪耀中,一黑一白两色光芒飘然而落,黑色的自然是冥生,而那白色祥云则是一名身材高大的男,面对冥界巨头,这白衣男并没有丝毫畏惧之色,微微一笑,看着天琴、月石和冥幽王道:“在下仙界月耀星君丁满,请问冥帝何在。”

    冥生眼中寒光一闪,冷喝道:“冥帝也是你叫的么?”

    丁满淡然道:“贵方和我方处于敌对,我不叫冥帝叫什么呢?”

    天琴用手势拦住散发出杀机的冥生,道:“我就是冥帝。月耀星君这个名字我曾经听说过。在仙界中似乎有七星君之说,你应该是排名第二的吧。仙界既然找人来同我谈判,为什么不是排名第一的日曜星君,反而是你?”

    丁满不卑不亢的道:“日曜星君海龙大人有事不在,所以才由我来,对于入侵者,我们没有什么必要尊重。”

    天琴身体微微一震,冷然道:“你说日曜星君叫海龙么?”

    丁满微微一笑,道:“不错,如果我猜的不错,您应该就是海龙的妻天琴吧。”

    天琴冷笑一声,道:“你是不是接着要告诉我,海龙没有死,准备让我冥界退兵。”

    丁满楞了一下,摇了摇头,道:“我并不有这个打算。既然海龙不在,作为敌对方的我,说什么你也未必会相信,又何必多费唇舌呢?”

    天琴的心情有些阴沉,眼中闪过一丝杀机,“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起海龙的名字。否则,你就不会再有开口的机会了。”

    丁满心中暗凛,天琴先前流露出地杀气虽然只是一瞬间,但就是那个瞬间,却令他全身骤然变冷,似乎连抵抗的能力都已丧失。“冥帝。我此来是向贵方宣战的。不论是仙界不是佛界,都不希望看到生灵涂炭的景象,我想,你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的手下一个个死去吧。就算冥界再强。想侵占仙、佛二界,也必然会付出巨大的代价。所以,我方向贵方提出决战地方法,以双方强者为代表。决一死战。十场定胜负。如果贵方胜了,我方将放弃一切抵抗,如果贵方败了,必须立刻撤离仙界。并以冥界存亡发誓,永不入侵仙、佛二界。”

    天琴笑了,哈哈大笑起来,“有意思,真是有意思,你们想出这个办法对抗我冥界么?我为什么要答应呢?我们冥界在整体上完全占据着优势,有什么必要同你们进行这十场决战。我冥界大军所到之处,催办必将夷为平地。”

    丁满看着状若疯狂的天琴,微微一笑,道:“冥帝,你未免对自己的信心太充足了。仙佛二界也不是可以轻辱的,我们提出这个决战的方法对贵我双方都有利,难道你们没有信心在十战中胜出么?”

    天琴冷冷的看着丁满,眼中寒光上射,冷然道:“如果海龙还在,或许我会答应你们地条件,但现在,我只想杀光仙界中地每一个人。”

    月石突然道:“帝君,这位日曜星君所说的方法我们可以考虑。”一边说着,他对天琴边使眼色,希望她能答应下来。

    天琴仿佛没看到似的,淡淡的道:“在我心中只杀戮。

    丁满突然道:“冥帝,如果我说,在决战那天海龙会出现呢?你会不会答应我们地决战方式。”

    天琴心头微震,“海龙会出现?如果你们能让我年到完好无缺的海龙,我可以答应这决战的方法,但我还有一个条件,仙帝必须出现在决战中。”她的心突然热了起来,海龙真地没有死么?看丁满的样似乎很有把握似的。希望之火熊熊燃烧,毕竟,哪怕是有一丝希望她也不愿意相信海龙已死。

    丁满微微一笑,道:“那好,我们将在三清观前等候各位的到来。”

    天琴淡淡地道:“月耀星君,如果在决战结束之前我仍然没有看到海龙的话,不论决战最后哪一方获胜,我都将带领冥界大军展开杀戮。”

    丁满没有再说什么,全身在白色光芒的包裹中飞身而去。

    冥生道:“帝君,这个月耀星君很强,先前他打伤了我手下四名冥卫。”

    天琴看了他一眼,道:“虽然这个修为不弱,但学不足以威胁到我们。月石义父,您为什么希望我答应决战呢?”

    月石看着天琴,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可察的光芒,道:“帝君,仙界和佛界虽然不如我们强大,但如果想全歼对方,必然要付出很大代价。很有可能会么动摇我们冥界的根本。我很同意佻屠戮全部敌人的想法,但是,在屠戮之前,如果我们能在气势上将他们完全压倒,一切将进行的更为顺利。刚才那月耀星君说了,我们胜了,仙、佛二界将任由冥界支配,既然可以支配一切,那自然也包括杀戮。您明白我的意思么?”

    天琴森然道:“月石,你是想让我背信么?”

    月石淡然道:“我只是想提醒帝君,不要被自己的心绪所影响。您现在代表的不光是自己,还有整个冥界。”

    天琴知道,月石是因为自己先前为了海龙才答应丁满的事不满,她并没有辩解什么,只是冷冷的道:“至少现在,我清寒是冥界的统治者,要怎么做,我不用任何人教。两位义父都参加过十万年前好运一战,相信很清楚三清观在什么地方。传我命令,大军开拨,目标三清观。”

    月石和冥幽王对视一眼,两人各自读懂了对方眼中的含义。光芒一闪,他们同时消失在天琴面前。冥生深深的看了一眼全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天琴,想说什么,即始终都没有说出口,飞身而起,继续执行他的命令。

    戾峰和戾无暇出现在天琴身后。在冥界中,只有他们才是天琴最信任地人。

    戾峰走到天琴身旁,低声道:“大嫂,龙哥他真的没死么?”

    天琴眼中流露出一丝凄然,摇了摇头,道:“我不积善成德。除非亲眼看到海龙出现。否帽我不会相信任何人说的话。”

    戾无暇道:“天琴,你真的有把握将冥界完全控制在自己手里么?毕竟,你出现在冥界的时间太短了,如果海龙真的还活着。你怎么办?”

    天琴出关后,脸上第一次流露出笑意,“很容易。我会站在海龙那一方。我曾经是人界中统治邪道地邪祖,现在又是冥界的帝君。但是,在我心中都没有什么比海龙更加重要的。只要他还活着,我可以放弃自己所有一切。你们知道么?我真的好想他。”

    戾峰和戾无假对视一眼,他们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天琴那发自内心地爱恋。当一个女人可以为一个男人付出她地全部。这份爱,是无价的。同天琴比起来,他们已经幸福的太多了,至少,不论是在人间还是在冥界,他们始终没有分离过。

    戾峰道:“大嫂,这次仙界既然担出这种决战方法,必然有着一定的把握,如果要胜,我们需要派谁出手呢?”

    天琴冷哼一声,道:“我早已经想到了,其实,仙、佛二界拥有出战资格地就那么几个人。以十战定胜负,他们也太小看冥界,就算如来佛祖出现又能如何?我有把握能应付。而仙、佛二界的其他人,恐怕没有什么能同冥界十二王相抗衡。”

    戾峰一楞,他对冥界十二王并不是很了解,也不知道这些王者有多强。

    天琴回身,看着戾峰和戾无暇,同时向他们传音道:“我的师傅已经去了,他老人家当初所受的伤势确实太重。但他在临去之前,却将自己残存的潜力同时度给了我和冥界十二王,否则,我又凭什么能达到第九重的冥魔**呢?而冥界十二王,则都有着入重冥魔**的修为,再加上冥生,他们每一个人都要强过仙、佛二界的大神通者。此战,冥界必胜。”

    丁满出了冥界大军控制的范围,长出口气,先前在天琴的威压下那股异常难受的感觉令他已经生出了恐惧之心,轻叹一声,自言自语道:“冥界的实力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强大,海龙,你一定要快一点回来,能否度过这一劫,就要看你的了。”

    三清观。

    镇元大仙、菩提祖师、原始天尊、灵宝道君、太上老君五人在密室中已经商量了一个时辰,但他们现在却还没有定下最后计议。

    镇元大仙道:“当前最重要的并不是参战人先,而是如何能保证在决战之后冥界不会再发起攻击。”

    原始天尊叹息一声,道:“这恐怕很难,我们谁也不知道那冥帝是如何想的。但却必须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仙界能聚集的精锐已经都在此地了。燃灯佛祖已经传来信息,他将带领佛界众位菩萨、尊者有明天赶到,但这些实明显是不够的。”

    太上老君道:“咱们现在担忧也没用,我相信,冥界那些冥人现晨也并不舒服,毕竟,他们恐怕连一个仙人也没有发现。”

    镇元大仙微微一笑,道:“这都要多亏天尊想出的办法,现在所有的仙人都撤到仙佛二界最进的交界点,虽然不能直接穿界而入,但却随时可以得到佛界的支援,就算我们这些人最后失败,又有什么?我们这些仙界的老家伙已经生存了那么多年,仙界有难,也是我们奉献自己最佳的时机。现在,我只是希望海龙能够平安归来,只要有他在,仙界就算没有了我们也没有什么。”

    灵宝道君道:“只是不知道那些冥界的人会与我们进行十场决战。我们几个加上佛界的几位大神通者,或许还是有机会的。”

    菩提祖师哈哈一笑,笑声中满含着悲凉,“这个机会恐怕不会很大,宁可舍弃这身皮囊,我也定要胜上一场。”

    原始天尊道:“虽然明知道机会不大,但这却是我们拉近双方实力唯一的办法。如果如来佛祖能够适时出关,把握性就要大的多了。”

    “启禀几位祖师,月耀星君回来了。”

    象征着仙界最强者的五人同时站了起来,原始天尊道:“快请。”

    光芒一闪,神色有些委顿的丁满进入密室,镇元在礁岩大袖一挥,将一股纯净的法力输入他体仙,丁满苍白的脸色多了几分血色,为了用大挪移之法尽快的赶回来,他已经消耗了太多的法力。不等镇元大仙五人发问,立刻将自己此行的经过说了一遍。

    听完丁满的叙述,众人面面相觑,镇元大仙叹道:“竟然真的是天琴,这孩,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啊!”

    原始天尊沉吟道:“月耀星君,据你观察,此次冥界在军实力如何?”

    丁满没有任何犹豫的道:“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恐怖。我仔细观察了冥界大军的部署,至少有接近五十亏人,冥邪之气如同铺天盖地一般。除了那冥帝天琴之外,她身边的那几个人修为都非常高深,至少我无法看透,恐怕,形势很不乐观。具体冥界来了多处强者,目前无法判断。”

    菩提祖师道:“现在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不论冥界大军最后会不会发动全面攻击,在十场决战中我们也必须要占得先机,只有那样,才有机会将他们打退。各位,既然已经确定了要进行十场决战,那我们现在就必须要安排具体人先了。我愿意每一个出战。”

    原始天尊摇了摇头,道:“不急,等燃灯佛祖他们来了再说吧。我们要综合各方面实力,派出最强的十个人。”

    镇元大仙道:“不错,仙界虽然同佛界关系密切,但我们却不和不承认,在实力上佛界要比仙界强大的多。令我很奇怪的是,为什么到现在青龙王和玄武王还没有带领风、土两种属性的仙兽到来呢?我早已经给他们发出了仙扎,他们也答应要尽快赶来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