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异变,娃娃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噗的一声,海龙终于到了崩溃的边缘喷出了一口鲜血,身上都无比坚实的龙翔天极神铠在这庞大的压力下竟然已经出现了裂痕。为了保护怀中的娃娃和朱雀,海龙强行将大部分法力都集中在那对巨大的翅膀上。他现在真的很庆幸,庆幸没有带飘渺她们一起来。如果她们也进入了这个空间,恐怕以自己的能力根本照顾不过来。在这庞大的压力下,自己的身体就像一叶小舟,除了自保以外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同这个巨大的旋涡相比,当初那个陨灭云团根本不算什么,甚至连这里一个光点散发出的气息都比不上。

    海龙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方,只能感觉到周围那一个个巨大的光团不断掠过,第一个光团从身前划过,那绞杀的力量就会增大一分,海龙身上的龙翔天极神铠上已经布满了裂痕,就连一直隐没于体内没有使用过的阴阳逆天宝镜中的阳镜此时也在混沌之气的作用下融入了龙翔天极神铠,但即使是这样,海龙也能感受到压力已经是自己渐渐无法承受的了。他能感受的到,怀中的娃娃已经在全力将混沌之气传给自己,但这依然是不够的,暗暗苦笑一声,海龙默问自己,真的不这样死在这六界之间的裂缝之中么?如果这绞杀般的压力是混沌王对自己的考验,那这考验也未免太艰难了些吧。龙翔天极神铠此时已经不足以抵御所有绞杀之力了,海龙身体每一个部分都如同撕裂般的疼痛。

    神志变得逐渐有些模糊了,海龙的意念力虽然不断的增大,使他还能保持着清醒,但周围那撕裂的疼痛却令他渐渐的无法承受了,即使金色的混沌之气再强,也是有极限的,而海龙在娃娃的支持下,这个极限也即将到来了。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海龙用意念力催动着自己的元神将残余地法力完全爆发出来。同时,他在心中向娃娃道:“我快要坚持不住了,如果我死在这个空间中,你一定要想办法出去。既然这里是混沌王留下的遗迹。一定是有出口的。如果你能见到我的妻们,替我告诉她们,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却使我魂飞魄散了,也会在冥冥中保佑她们。”说完这句话,海龙不等娃娃回答,怒吼一声,将自己陷入昏沉的神志再次唤醒,身上的龙翔天极神铠除了那一对巨大的翅膀外片片碎裂,在海龙奋艳情最后的混沌之气作用下,那破碎的龙翔天极神铠碎片金色混沌之气的作下置疑着海龙的身体飞舞,为他做最后的防御。海龙缓缓张口。光芒一闪,红色的元神脱口而出,由于意念力的强大,控制元神就像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似的。在本尊和元神的联合作用下,将周围的压力勉强抵挡在外。这已经是海龙可以做到的最后努力了。

    正在这时,一圈红光骤然亮起,光芒闪耀中,帮海龙分担了几分压力,正是朱雀的火之力。娃娃的声音在海龙心底响起,声音中流露出一丝怪异的感觉。“海龙,你为什么要以我这么好,我值得你这们用自己的生命来维护么?”

    海龙没有任何犹豫的道:“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你是我的朋友啊!而且,在这个空间中。如果我不全力维护你,那我们都将被这庞大的压力绞碎,死一个,总比两个都死要好的多吧。娃娃,雇我刚才说的话。”

    正在这时,前方了现了大片的金光,一个金色的光点瞬间在海龙眼中放大,空间中的压力骤然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海龙只觉得全身一颤,外围的龙翔天极神铠终于全部消失了,就连他一直全力维护的巨羽翼也出现了一道道裂痕。元神被海龙吸了回来,他骤然分出一个分身,分身手持金箍棒迅速向周围发出了六连击。金箍棒无坚不摧的攻击力骤然湛放,配合着祥和的金色混沌之气在海龙身体周围布下了一层金蒙蒙的光影,光影迅速蔓延着,几乎只是眨眼的工夫,就已经将那绞杀般撕扯之力逼出数十之处。但是,这也是海龙最后的攻击了。

    那个金色的光点此时已经在海龙眼前骤然放大,金箍棒的威力只能持续极短的时间,就在海龙顷刻间消失不见,全身一沉,身体已经落在了一片金色的土地之上。由于力量由强忽然转无,突然失去了压力令海龙不禁再次喷出一口鲜血,他那对巨大的翅膀终于消失不见了,露出了里面娃娃的身体。

    海龙松开搂住娃娃的手臂跌坐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体内的混沌之气早已经跟不上先前的庞大压力,此时他体内空荡荡的,就连元神都已经就得极为弱小,如果不是凭借着强大的意念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他此时早已经昏过去了,感受着周围那股不知名纯净力量。海龙就像一个在沙漠中突然遇到绿洲的人一般,不断的汲取着。

    娃娃呆呆的看着身前的海龙,此时,海龙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身上密布着令人恐怖的一道道血痕,这都是先前了为抵挡那绞杀之力留下来的。娃娃眼中流露出极为复杂的光芒,似乎内心中正在做着什么挣扎似的。可惜海龙现在只顾得上吸收周围的气息,并不没有发现她的异状。

    娃娃刚想说些什么,周围的景象再次发生了变化,原本金色的大地突然变成了白色,一股纯净的力量将他们的身体包裹起来。海龙、娃娃和朱雀不受控制的飞了起来,那乳白色的光芒阻挡了他们的视线,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情景。

    光芒一闪,身体周围的光芒完全消失了,海龙此时法力恢复了尚不足一成,在娃娃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他们惊讶的看到,在面前是一道阶梯,乳白色的阶梯,阶梯直通空中,放眼望去。可以看到阶梯的顶端似乎有一个闪光着金色的光芒的平台。两人对视一眼,却听朱雀突然激动的道:“没错,一定就是这里,这是陛下的气息。陛下的气息啊!”

    它猛的从娃娃怀中钻了出去,拍打着翅膀迅速向阶梯上方飞去。

    海龙和娃娃对视一眼,虽然他们现在的身体状况都不太好。但目标就在眼前,他们实在不愿意再等下去了。娃娃从怀中取出一个红色的小葫芦,从里面倒出四颗丹药将两颗塞入了海龙口中,两颗自己吃下。清香顺喉而下,海龙只觉得灵台处一片温热,脑中的昏沉顿时消失了许多,虽然身体依旧疼痛,但已经可以移动了,不标惊讶的向娃娃问道:“我连元神都受到了创作。这是什么灵药,竟然可以让我恢复了些元气。”

    娃娃微微一笑,道:“你忘了在三清观时我比你晚出来了一些么?我从太上老君那里要了几葫芦仙丹,这可是我的赢的哦。咱们吃的,是其中一种最珍贵的护神丹。它最主要的作用,就是可以维护元神的存在。你也知道,身体的伤并不算什么,只要元神不受到损伤,一切都是可以恢复的。我们赶快上去看看吧。这个地方实在太奇异了。我真怕瑞有什么危机出现。”

    海龙点了点头,在娃娃的搀扶下,两人缓步顺着台阶向上攀登。海龙身上的伤口在金色混沌之气的作用下此时已经停止了流血,他心中的激动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努力并没有白费,不论先前受到多少伤痛,但还是终于找到了这个地方。每向上走一步,身上的疼痛都会刺激着海龙的身体一阵痉挛,娃娃曾数次提出要先休息一会儿,但都被海龙拒绝了,他回答娃娃的话只有一句,我还坚持得住。

    娃娃一边向上攀登一边张望着,当他们跳上第一千零一级台阶时,终于蹬上了空中的平台,周围都是一片夜空的景象,无数银色的光点围绕着这空中的平台,周围都是一片夜空的景象,无数银色的光点围绕着这空中的平台,如此奇异的景象令海龙和娃娃一阵目眩神迷,达到了么?是的,已经到了。

    在这空中的平台上并没有什么奇特的东西,只有一座高约两米的石碑。石碑完全是乳白色的,上面雕刻磁卡无数复杂的符号,在石碑的中央,有四个圆孔一字排开。圆孔上分别闪烁着青、红、黄、蓝四种不同的颜色。整座石碑散发着淡淡的光泽,并没有什么强大的气息,但它却如同高山峻岭一般,带给人无限威严的感觉。那淡淡的乳白色光泽是混沌之气,海龙可以感觉的出。而且,那混沌之气并不存在任何属性。

    朱雀静静的漂浮在石碑之前,两滴淡红色的泪水滴落,它飘身落地,整个身体匍匐在地面上,“陛下,伟大的混沌王,你的孩来了。”

    海龙和娃娃对视一眼,他深吸口气,右手在颤抖中轻挥,定风、定火、定土、定水四颗珠飘然落入掌心上。他递到娃娃面前,“最后的时刻已经到来了,我一步也走不动了,你去吧。”娃娃深深的看了海龙一眼,接过珠,一步一步的走石碑面前。全身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手掌轻挥,四颗珠准确的嵌入了对应颜色的孔洞之中,朱雀抬起了头,海龙目光灼灼的看着,他们都在等待着。等待着混沌王遗迹的出现。

    娃娃突然感觉到自己心跳的很厉害,周围夜空中那第一个银色光点仿佛都包含着至理一般,她的心颤抖了,正在这里,整个平台上散发出一层淡淡的光泽,那是七彩的光泽,整个平台都被七彩的光泽笼罩在内,海龙、娃娃和朱雀仿佛都到了另一个世界似的。那七彩的光泽异常柔和,光罩不断的变换着颜色,以白色为始以黑色为终,中间经过红、蓝、黄、青四种颜色。周围的银以光点在这不断变换在光芒映衬下烛得更加奇绚多姿。所有光芒突然消失了,整个光照内完全变成了乳白,周围的银色光点在这不断变换的光芒映衬下显得周围全部亮了起来,那块石碑上的符号竟然像活了一般,一个个从石碑中飘飞而出,围绕着他们的身体旋转起来,符号的颜色是金色的,形态极为怪异,根本无法辨认其中的存在。

    一个低沉浑厚而又充满慈祥的声音响起,“孩们,欢迎你们能够来到这里。你们给我带来了很大的惊讶。”海龙全身一震,失声道:“你,你就是混沌王陛下么?”

    “我的声音,朱雀应该知道,现在想走当初创造他们时的样,一切还恍如昨日。可是,我已经再不能穿行空间之中了。”

    “朱雀,当初我离开的时候,你们是不是以为我已经死了?”

    朱雀点了点头:“陛下,我们是这么认为的,你走的那么突然,你为了六界付出了自己的一切。”

    混沌王道:“确实,当初我已经几乎耗尽了自己的一切。但是,我是不会死的。我的身体已经在无数空间交错中飘行,我的灵魂还在。只有那无数空间中存在的各种力量才能令我的力量逐渐恢复,可异的是,那将需要亿万年的时间。我建立了这个地方,是因为我无法舍弃自己创造出来的六界。当初,我尽量想让一切都变的平衡,但是,我却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侵略的心。我残留在这里的意念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孩们,今后六界就要依靠你们了。六界中的危机我能感受的到,当你们得到我的力量和智慧后。你们将成为真正的仙人,成为同我近似的存在,六界的一切将由你们去处理。我要走了,我已经无法在坚持了,你们看。”光芒一闪,一果乳白色的珠出现在半空之中,那珠上散发着淡淡的白色光芒,猛一看去,表面上虽然关没有什么奇特的,但转瞬间这两颗珠开始发生了变化,竟然如同先前的光罩似的不断在六种颜色中变换着。“你们两个各服下一颗,我残留的神识将指引你们拥有真正混沌之气的奥妙,虽然失去了创造的能力,但足以帮助你们处理一切事情。我已经用自己最后的力量解开了对四圣兽的封印。不久后,他们体内真正的力量就将觉醒,只要感受到你们身上散发的气息,它们自然会接受你们的指挥,成为你们最有力的臂助。吃下这颗珠后,你们可以从这个门离开,它会送你们到来的地方去。记住,千万不要去碰角周围的乳白色光芒,一量接角,它会将你们的身体吸入到破碎空间中,那是真正的毁灭。为了将力量留给你们,我的神识只能坚持到现在了。六界是我创造出来的孩,每一寸土地,每一丝空气,每一个生命都是我的孩,替我保护他们,你们将成为六界新的保护神,成为真正凌驾于上的仙人。别了,我的孩们。”混沌王的声音变得异常微弱,终于在说完最后一个字之后完全消失了。周围环绕的金色符号如同海纳百川一般涌入了那两颗珠之内。

    “陛——下——“朱雀大声呼叫着,红色的泪水不断滑落,他知道混沌王已经去了,真正的去了,永远的,去了。他同海龙和娃娃不同能够更深切的感觉到混沌王对生命的哎,那是创造出他的父亲啊!它的心瞬间陷入了极度的悲痛之中。

    海龙和娃娃呆呆的注视着漂浮在空中那两颗不断变化的珠,在他们身旁不远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出了一道门户。门户之后闪烁着淡淡的金光,那将是他们这里的路。

    海龙和娃娃对视一眼,道:“娃娃,混沌王陛下已经去了,我们给他老人家磕几个头吧。他是我们六界中每一个生命的父亲,是最值得尊敬的存在。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六界,也更不会有我们。”说着,他拉住娃娃的手。两人缓缓下跪,朝着那两颗珠恭敬的拜了下去。正在时候,异变突然发生了,原本同海龙一起拜下去的娃娃突然挣脱了海龙的手站了起来,双掌同时按出,两股金色的光芒分别笼罩在海龙和朱雀身上,朱雀全身一震,在那金色光芒中陷入了昏迷。而海龙则感觉到元神剧震,刚刚凝聚起的一点混沌之气完全被震散了。身形一闪,娃娃已经飞到了那两颗珠前,右手一挥,将两颗珠抓入了自己掌中。

    海龙再次喷一口鲜血,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虚弱,吃惊的看者娃娃:“你,你……”

    娃娃眼中流走街串巷出一丝凄然,左手将朱雀吸起,抱在自己怀中,她看着海龙,仿佛有许多话要说似的。

    海龙看磁卡面前的娃娃,突然想起她心中始终不愿意对自己开放的禁区,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心如死灰,枯涩的道:“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娃娃依旧那么看着海龙,喃喃的道:“海龙,你知道么?其实。我已经喜欢上你了。看来,虽然我的至阴之体可以对你的至阳之体免疫,但我却无法回避自己内心中真正的感情。当我们第一次整合水、火属性混沌之气时,你毫无保留的将心神完全开放的时候,我的心注已经被你触动。直到刚才,你宁可用自己地生命来换取我的平安时,我终于意识到,你的影已经深深地印在我心中,我竟然爱上了你。真是不可思议啊!我多想一直同你静静的在一起,可惜,那是不可能的。”

    海龙冷淡的看着娃娃,虽然他能感觉到娃娃此时反说的都是真心话。但他的心依然很冷很冷。

    泪水,顺着娃娃那白皙的面庞划落,杀那间,海龙发现娃娃竟然长大了,不是模样。而是她的神态,原本那丝稚气已经完全消失,站在那里的她流露出一丝成熟之美,身上散发出地威严气息似乎在哪里见过似的。

    “海龙,虽然我爱你。但是,在我心中还有一件事比自己的感情更加重要。一直以来,你都知道我心中有一块禁地始终没有向你开放,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其实。我并不是碧波潭二公主,我的水属性混沌之气也不是什么如来佛祖帮助修炼而成的。我地真名叫冥灵,取义为冥界的灵魂。而我的身份,帽是冥界中唯一的公证,帝唯一的女儿。”

    即使海龙已经将自己地生死置之度外,但当他听到娃娃的话时,还是不禁全身剧震,吃惊的看着她,失声道:“你,你说什么?冥帝的女儿,你……”

    脸上地泪水消失了,冥灵凄然的看着海龙,道:“我说我是冥界的公主,我叫冥灵。我想,我的身份已经可以让你明白,为什么我刚才会这么做了吧。海龙,我爱你,但是,为了冥界,我却不能被自己的感情所左右。这个秘密一直深深的藏在我心中,今天,我终于可以向你诉说了,诉说出我心中的一切。我的父亲,他从来没有过妻,我是他与冥界中一个我也不知道是谁的女人所生。他生下我唯一的目的就是让我继承他的传,因为,当他和如来佛祖一战之后,已经感觉到自己原本无尽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所以才有了我。其实,我对你的谎言不是没有破绽的,只是你们催办中人对混沌之气的认识虽然比冥界强,但你们却并不了解什么是至阴之体。至最之体可以出现在人界、仙界甚到佛界,但绝对不会出现在冥界,但至阴之体也一样,它会出殃在冥界或妖,但绝不会出现在人界、仙界和佛界。”

    海龙呆呆的看者冥灵,“你是冥人,你竟然是冥人。可是,你又怎么会成为碧波潭的二公主?你又怎么会知道我会到那里去呢?”

    冥灵看着海龙,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现在还不明白么?一切都在我父亲的算计之中。当初,父亲在妖界中遇到你,本想收你为己用,具有火属性混沌之气的你如果投靠了我们冥界,那冥界一统六界又何难呢?可是,你却气绝了。拒绝了父亲的提议。当初父亲犹豫要不要杀你,最后他没有动手,因为,他要利用你,让你成为他的一颗棋,事实证明,父亲的是成功的。在你当初在妖界中昏迷的时候,父亲就在你身上下了他的种,你一直都不知道,不论你在六界中任何一个地方,由于有父亲的承你身上,他的始终都能够找到你的方位,了解你周围发生的一切。随着你的不断强大,父亲对你的也越来越强,你所拥有的实力已经逐渐令他生出了恐惧之心。父亲利用你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到真正无属性混沌之气的修炼方法,那是唯一能影响整个六界,凌驾于一切之上的功法。

    海龙自嘲的笑笑,“恐惧?冥帝也会恐惧么?能令他老人家恐惧,看来,我也什得自豪了。”

    冥灵仿佛并没有感受到海龙心中的冰冷,接着道:“我自从出生之后,就在冥宫中修炼。冥界中有我这么一个公证,却只有冥界几位父亲最信任的属下知道,只有他们才知道,我才是真正的冥帝继承者。你的妻天琴同你一样。也只是父亲利用的工具而己。虽然现在她已经成为了冥界的帝君,但当我回归之后,冥帝之位只圾属于我。冥界最强的心法名冥魔**。但是,父亲都并没有将这个心法传授给我。他告诉我。即使将冥魔**修炼到几乎不可能达到地第十重境界,也不会成为六界的最强者。因为,冥魔**中蕴涵的冥气远不够纯净。根本就不可能比的上创造出六界地混沌之气。在我出生前,名优新用尽各种办法,将反有至纯服气输入我母亲体内,当我出生之时,母亲就因为无法承受阴气的侵袭而死去了。我这个至阴之体几乎可以说是被制造出来地。为了能让我成为六界的最强者,父亲用了三万年的时间,终于让我练成了水属性混沌之气。本来,我的出现要一直停留到父亲死亡时的那一刻,便你却打乱了父亲的部署。当你的火属性混沌之气修炼到颠峰之时。父亲知道,即使是他也未必能稳胜过你,因为,你已经距离他和如来佛祖那个级数只有一线之隔了,如果任由你发展下去。必将成为我们冥界统一六界最大的阻力。所以,我离开了冥界,来到了仙界之中,成为了碧波潭的二公主,因为我通过父亲对你地感知了解到。你一定会去碧波潭拿月牙戟。所以,我在那里等你。因为我身上并没有一丝冥界的气息,有的只是水属性混沌之气,所以,你们没有人会怀疑我的身份。父亲的安排太巧妙了,虽然我心中对他并没有感情,但我还是佩服他所安排地一切,父亲是成功的。”

    海龙惨然道:“看来,我的一切都在你们的算计之中,只是我不明白,你交亲为什么要做这么多事,而且那碧波潭毕竟是仙界中的一个小派,他们就那么容易接受冥界地威胁么?你已经说出了一切,就让我做个明白鬼吧。”

    冥灵轻叹一声,道:“我父亲的强大或许你还不是明白,碧波潭就算不会接受我又怎么样呢?交亲凭借着强大的神识改变了他们脑海中的记忆,在他们地记忆中增加了我这么个人物,在他们的认识中,我本来就是碧波潭的二公主啊!自然会有丝毫破绽的出现。如果我猜的不错,现在天琴为了替你报仇,应该已经开始率领冥界大军向仙界进发了。就算没有我出手,我相信她也能够带领整个冥界将仙、佛二界荡平吧。”

    “不——”海龙大吼出声,“不可能的。天琴为什么要替我报仇?火火渊姐知道我关没有死,她一定会阻止天琴的。”

    冥灵摇了摇头,着这:“不,你错了,只要你不出现,没有人能够阻止天琴心中的怨恨她根本不会相信其他人的话,为了你,她可以让自己完全陷杀戮之中。你的每一个妻竟然都是那么爱你,我真的很羡慕她们,就算是天琴,她虽然始终不能在你身边,但她却要为自己的话人而努力。在我来到仙界之后不久,我的交亲就已经死了,冥帝死了,如果仙界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很高兴吧。他从来就没有把我当女儿看待过,我也只是他的工具,但是,我身上肩负的责任却必须要完成,毕竟,我是一个冥人,我已经是新的冥帝,当你那妻失去一切利用价值之后,我将接管一切。海龙,我一直潜伏在你身边没有出手,就是为了混沌王的遗迹。本来,不久前我已经有些绝望了,毕竟,你从来都滑提走过任何关于混沌王的事,而我也没有从别的地方得到任何关于混沌王的消息,就在我准备动手的时候,你却告诉我,要带我去一个神秘的地方增强实力,你是对的,居然真的在这里找到了混沌王的遗迹。你比我想象的要联盟,也要强大。如果在正常情况下交手,我的水属性混沌之气不是你的对手。但你却有一个致命的缺点,你太容易相信别人了,你知道么?正是因为这个缺点,你才会落得现在这样。海龙,你是我这一生中唯一爱过的人,你也只能死在我手中,虽然死是你不可改变的结局,但是,你的影永远都会烙印在我内心的最深处,你永远都是我心中唯一的爱人。”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