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袭击三清观的怪人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苦笑道:“我们毕竟是朋友,你不用像防贼似的防备我吧。其实我这个条件也是为了你好。你也知道,拥有至阴之体的你,对于普通仙人来说有着极强的吸引力,为了不在三清观中产生骚动,你最好用法力形成一块面纱罩住你的容貌,同时将水属性混沌之气完全收敛,只有这样,才不会影响到普通仙人。”海龙的估计不无道理,一旦娃娃在三清观中引起骚动,那必然会闹出大笑话来。

    娃娃有些不满的撅起小嘴,道:“说的人家跟魔女似的,我又那么可怕么?遮掩容颜的感觉会好差的。”

    海龙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道:你比魔女恐怕更要可怕,连朱雀都抗拒不了你的魅力,更何况普通人了,“娃娃,如果你还想跟着我们,就必须要照我的话去做。否则,你要是引起仙人们的骚动,甚至造成不良的后果,我们这个朋友可就做不成了。”

    娃娃哼了一声,到:“做不成就做不成,你以为自己很稀罕么?不跟这你们,我就到别的地方去玩玩,五庄观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其实,她只是故意为难海龙而已,虽然她表面上像个孩,但心思缜密,有些地方连海龙都比不上她。有怎么会不知道进退呢?

    虽然海龙明白娃娃所说只是吓唬他而已,但还是不由得心中一震,叹息一声,道:“我算是怕了你了。娃娃,这样好了,如果你按照我说的去做,那么。等定下对付仙宫的事情,找完仙帝的麻烦后,我就带你去一个好玩儿的地方。我可以向你保证,那个地方一定是你最希望去的。”

    娃娃一愣,道:“有这么个好地方么?你可不要骗我哦。”海龙挺起胸膛。傲然道:“怎么说我也是日耀星君。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一样,是收不回来的。那个地方是我必须要去的,而你也是,我可以透露一点,哪个地方同咱们地混沌之气有关。”

    娃娃眼中一亮,瞬间明白了海龙地意思,收起嬉笑之色,道:“你是想带我去那个地方提升实力,以应付即将到来的冥界大军么?”

    海龙向娃娃竖起大拇指,赞道:“举一反三,你很聪明。现在不要多问了,仙按照我刚才说过的话做吧。否则,我就一个人去探险了。”

    娃娃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道:“那好吧。不过,到时候你可一定要带上我。”

    一旁的飘渺接口道:“还有我们。海龙,你可不能阻拦,你说过,今后不论到什么地方去,都会带着我们的。”

    海龙苦笑道:“可是,那个地方是什么样我根本就不知道,很有可能会存在着许多未知的危机,你们还是留在三清观我比较放心。”

    影看着海龙,淡然道:“正是因为危险我们才要跟你去。并不是想帮你什么。不求同生,但求同死。由我们跟着,你也会更加小心一些。”

    海龙看着飘渺、梦云和影,三女的表情一致,眼中都流露出坚定的目光,看来,不论自己怎么劝,恐怕都不会有作用了,脸上作出一个痛苦的表情,道:“好哇,你们才在一起没几天,就联合起来对付我了,我好可怜啊!看来,以后的日不好过了。”

    梦云扑哧一笑,道:“别装可怜了,我们三人的修为虽然比不上你,但总能帮到你些什么的。就让我们跟你一起去吧。”

    一直在想着什么的娃娃突然飞到海龙身旁,道:“不,我不同意你们去。为了我的安全,也为了你们丈夫的安全,你们还是不去的好。”

    飘渺三女同时一愣,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娃娃露出如此郑重其事的表情,飘渺不禁问道:“娃娃,为什么?”

    娃娃轻叹一声,道:“因为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六届中最神秘的地方。很有可能,在那里你们根本不能生存。如果你们跟去的话,必然会耗费我和海龙大量的法力和精力,成为我们的累赘。如果你们想海龙平安的回来,还是不要跟去的好,那样,我们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平安归来。海龙,我知道你很爱你这几位妻,但是,为了我自己的安全,我决不会同意你带他们去。你把事情跟他们说清楚吧。”

    海龙心中升起娃娃的声音,“这回我可是帮了你忙哦。你要怎么谢我?”说完,还向海龙递出一个暧昧的眼神。自从他们心灵相通以后,已经不用彼此接触,只要相互间距离维持在十米之内,就可以接受到对方传来的信息。

    海龙苦笑道:“我还能怎么谢你,你在任何方面也都不必我差啊!”一边在心中回答着娃娃的话,她一边正色向飘渺三女道:“娃娃说的对,其实,这件事也算不上什么秘密,既然话说到这里,我就将给你们听吧。梦云,你应该还记得咱们在拜会青龙王时他说的话吧。六界是混沌王用最纯洁的无属性混沌之气创造出来的,混沌之气,是六界的根本。自从六界诞生以来,只有我和娃娃才学会了混沌之气地使用方法。但我们所拥有的,却都不是最纯净的无属性混沌之气。我们要去的这个地方,很有可能,会记载着无属性混沌之气的修炼方法。”

    梦云回想起当初在青龙圣域中的遭遇,眉头微皱道:“你是说,你已经找到那个混沌王遗迹所在之地了么?”

    海龙道:“也不能说是找到了,但哪个地方却极有可能同混沌王有关,所以,我们要冒险去试一试,如果真的能得到混沌王的传承,那在整个六界之中,恐怕就在没有什么可怕的了。而且,开启混沌王的遗迹,还可以令现在支持我们的三大圣兽恢复圣兽真正的实力。所以,这个地方我必须要去。娃娃说的很对,这个未知的地方必然会有一定的危机,而且这个危机时未知地,如果你们跟去。很有可能会令我们分心。”

    飘渺已经软化了。眼中虽然流露出一丝担忧,但她却低下了头。影和梦云却没有那么容易打发。梦云道:“既然你已经决定要去,那我也不会阻止你。不过,既然有未知地危机在,你又怎么能保证自己在危机中不会受到伤害呢?我们不希望你受到任何伤害,难道你想让我们守寡?”

    影点了点头,道:“梦云姐姐说的对。海龙,如果你不能像我们保证一定能够回来,我们都不会同意你去的。”

    海龙扭头看了娃娃一眼,两人同时伸出手,拉在一起,金色的光芒骤然而出,将众人包裹在内,光芒一闪。周围景物一变。梦云失声到:“大挪移之法,你们竟然真的可以带这么多人使用大挪移?”先前他听海龙和娃娃交谈时,以为两人只是戏言而已,却没想到他们真的做到了。大挪移所耗费地法力她是非常清楚的。即使以她现在的修为,最多也只能用一次,就会消耗掉所有法力。而且还是不能带人的情况下。而海龙和娃娃带着这么多人,还有巨大的仙兽,竟然如此轻松的就用出来,看他们的样。似乎没有什么消耗似的。

    海龙微微一笑,道:“你们也看到了,我和娃娃联手时,两种不同属性地混沌之气会相互融合,这时,我们的法力会极大程度地提高,即使面对冥帝,我们也决不会落什么下风。如果以我们这样的实力还不能在混沌王遗迹中生存,恐怕就没有任何人能够在那里生存了。混沌王陛下创造了整个六界,必然有着一个慈善的心,他留下了遗迹,必然不会是个死地,所以,我深信,我和娃娃联手,至少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机会可以平安归来。而且,再杀死白虎王之后,我已经集齐了定风珠、定水珠、定火珠和定土珠,这四件宝珠真正的作用是什么我不知道,但他们却都是混沌王陛下留给四大圣兽的。有了他们,对我们必然会产生很大的助力。所以,你们大可不必担心。”

    梦云低着头想了想,道:“那如果我们要跟着去了,会给你们造成多大的负担呢?也就是说,平安回来的机会有多少。”

    没等海龙开口,娃娃抢着道:“那样的话,恐怕连一成的机会也没有。我和海龙最大的倚仗,就是所具有的混沌之气,而这是你们所没有的。所以,在那个未知的世界中,你们很难生存,而为了维护你们,必然会耗费我们大量的法力。所以我才会说,你们将是拖累。”

    梦云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飘渺拉住了,“师姐,不要再说了。到时,就让他们去吧。我们都是海龙的妻,就要支持他的决定。我相信,为了我们,海龙一定会平安回来的。”梦云扭头看着飘渺,再她眼中那有些忧伤的目光下,轻轻的点了点头。

    听着飘渺的话,海龙的眼睛不禁有些湿润了,一直以来,飘渺都在默默支持着他的一切,他暗下决心,不论如何,也要平安回来。

    娃娃眼中流露出一丝笑意,在海龙肩膀上拍了一下,道:“走吧,去三清观看看,我还没去过那里呢。”

    海龙赶忙叮嘱道:“不要忘记你先前答应过我的事。”娃娃白了他一眼,摇身一晃,身上气机顿时收敛了,就像一名普通的仙人一样,原本的长裙也换成了一件普通的灰色长袍,面罩灰纱,所有吸引力顷刻间消失的一干二净,她对混沌之气的控制,连海龙都不由得暗自赞叹。

    正如娃娃所说,经过一次大挪移之后,他们已经到了距离三清观不远的地方,向前飞行不远,已经隐隐看到一座巍峨的山峰。山峰是从仙云下方高耸而出的,比当初连云宗的接天峰看上去还要宏伟的多,光晕流转中,正坐山峰都包裹在一层清蒙蒙的光华之中,山顶处,是一片连接在一起的建筑,虽然建筑朴实无华,但配合这围绕着山峰的青光,却给人一种出尘的感觉。在这一片房舍之中,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正中的三座大殿,这里,正是三清祖师所居之处。虽然太上老君为了追求炼丹的清净已经搬离此地,独自居住在老君官,但他的道殿却依然存在。

    金色的混沌之气确实神奇,仅仅是这段时间不长的飞行,就已经令海龙和娃娃法力尽复,而且感觉上,似乎状态比先前更好似的。

    飘渺看着面前巍峨的三清山,流露出心驰神往的神色,轻叹道:“这里就是道家鼻祖修炼之所,原始天尊、灵宝道君和太上老君三位祖师曾一直在这里修炼,现在回想起在人界修炼时,对三清祖师的崇敬之心,还依然存在着,真没想到,我居然有一天也能面见三位祖师。”

    就在众人准备飞到三清观之时,突然,他们看到一缕青光笔直的射向三清观,那到青光中蕴含着强大的气息,法力波动极为强烈,显然对三清观没有存什么善意。看到如此情景,海龙不由得一怔,他从来没想到过,居然有人敢来三清观闹事。要知道,三清祖师在仙界中的威名还要凌驾于镇元大仙之上,如果说镇元大仙世地仙之祖,那原始天尊就是仙人们公认的天仙鼻祖了,三清祖师乃是最早出现在仙界中的仙人。

    就在海龙思索之间,那到青光已经冲到了三青山护山的青光之前,一团柔和的粉色光华亮起,轰然巨响中,竟然硬撼三青山的防御禁制。令海龙骇然变色的是,那三清观的防御禁制在粉色光芒的撼动中,竟然剧烈的震颤起来,整座三青山都随之晃动,仿佛随时可能被击碎似的。

    一个怪异而沙哑的声音瞬间传遍方圆数百里,“原始天尊老儿,你给我出来,今日,我们也该算算旧账了。”声音虽然沙哑,但穿透力却极强,海龙毫不怀疑,这个声音能够传到三青山每一个角落处。心中充满了惊讶,这个人到底是谁?竟然一个人来三清观闹事,比起自己当初大闹仙宫恐怕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其修为更是比那时的自己要强上许多,很明显,已经进入了大神通境界。

    娃娃笑道:“有趣、有趣,没想到刚来这里就能看场好戏,看来,这仙界圣地三清观,也并不是那么平静啊!”

    海龙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这有什么好兴奋的,又是弟负其劳,原始天尊和太上老君对我有恩,又是我的前辈,我要去管上一管,你们先不要离的太近,娃娃,你要帮我照看好她们。”娃娃撅起小嘴,道:“我也要跟你一起去,你一个人行么?”

    海龙傲然到:“虽然这修为很强,但还没看在我眼里,你尽管看着好了。”话音一落,他飘身而起,用出一个小挪移,下一刻已经来到了三清观防御禁制外围。离得今了,海龙才看清,这前来三清宫闹事的仙人全身都笼罩在一个黑色的大斗篷之中,斗篷上显然布下了禁制,从外面,根本看不到她的容貌,海龙只能从她那婀娜的身姿上辨认出,这竟然是一位女性仙人。沉声道:“阁下何人?为何到三清观闹事。”

    那仙人看到海龙似乎也很吃惊似的,感受到海龙身上与众不同的法力波动,那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是什么人用不着你管,叫原始天尊出来,今天,我是来找他寻仇的。看你的样修为不弱,没想到原始天尊还能调教出你这样的弟,怪不得三清观到现在都没有衰落。”

    海龙淡然道:“前辈,您故意隐瞒自己的容貌和声音,想必是原始天尊师伯的熟人吧。又何必藏头露尾呢?既然您今日是来寻仇的,那就请向我出手吧,只要您能赢了我,自然会见到原始天尊师伯。”

    怪异的仙人声音中流露出一丝惊讶,“你叫他师伯,那你是灵宝道君或者太上老君的弟了。我今日只是找原始天尊,与你的师傅无关。我不想随便伤人,赶快离开。”说到最后一句,她的语气已经变得十分冰冷了,显然很不耐烦海龙的阻挡。

    海龙微微一笑,道:“我是三清祖师的晚辈,却并不是他们的弟,不过,今日前辈既然来寻仇。还是先过我这一关再说吧。”一边说着,海龙左手一挥,将月牙戟取在手中。这月牙戟已经与以前完全不同了,在娃娃的帮助下,用金色混沌之气将其重新凝练,有金色的混沌之气支持。飘渺成功地将三十六个禁制法阵封入其中,此时,这月牙戟已经成为了不可多得的仙气,海龙从对方的话语中听出,这来三清观闹事的怪人并不是邪恶之辈,所以他也不像伤人,只取出了自己的月牙戟。

    怪人冷哼一声,道:“既然你如此不知进退,我就给你点厉害看看。年轻人总是容易有骄矜之气,我替你师傅管教一下。”一只如玉般的右手从黑袍中伸出,海龙只觉得眼前一花,大片雪花突然出现在面前,每一朵雪花都是那么晶莹剔透,轻飘飘的飞舞着,瞬间封死了自己周围所有空间,光芒闪烁中,雪花没有任何规律的轻舞起来,直奔自己飞来。虽然雪花飞行的速度并不快,但海龙却感觉到了强大的压力。心中暗自凛然,这怪仙人的修为比他想象中还要高强,甚至不在师伯镇元大仙之下,怪不得敢来三清观闹事了。想归想,海龙行动却没有任何迟缓,左手一圈,月牙戟在空中幻化出一层层细密的光影,法力环绕中,将所有雪花逼迫在外。海龙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这些雪花上都附着着强大的寒属性仙力,其寒气之胜,犹在梦云的月宫仙法之上。虽然表面上封住了雪花,但丝丝寒气还是不断的向内侵袭着自己的身体。

    “哼,你以为封住这些雪花就可以阻挡法力的侵袭了么?你错了,我这乃是极寒之雪,就算是太上老君的九天三昧真火,恐怕也无法化解。”

    海龙一边挥舞着月牙戟,一边微笑道:“前辈,现在太上老君所用的,已经是九天九昧真火了,感觉上,但以您这次攻击发出的雪花,还不足以对太上老君构成威胁。雪随寒,但却可以以火融之。”一边说着,海龙月牙戟会晤之势一变,轻柔的在自己身前画出一个大圈,红色的光环应势而出,光芒缓慢的向外散发着,红光所及之处,雪花纷纷化为水气,消失不见,所有的寒齐顷刻间失去了作用,周围又变得正常了。

    正在此时,三清观中已经涌出大片光影,飞快的向他们所在的方向而来,海龙微微一笑,月牙戟斜指下方,道:“前辈,您看这样如何,如果我能在三清观中人到来之前将您禁制住,您就不要再向原始天尊师伯报复了,如何?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嘛。”

    “什么?你要禁制住我?”怪人怒极反笑,沙哑的声音听起来极为怪异,“小,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一边说着,她全身骤然散发出强烈的粉色光芒,光华闪烁中,周围的空间都随之扭曲起来,对海龙产生了巨大的压力。海龙眼中寒光一闪,火属性混沌之气骤然出现,红色的光芒围绕着他的身体旋转,手中月牙戟轻摆,一个接一个红色的光环飘荡而出,从四面八方向那怪人罩去。

    怪人轻咦一声,惊呼道:“啊!这不是龙宫的无定风波么?你怎么能使用?”全身在空中一个飞快的旋转,一柄粉色仙剑飘然而出,仙剑带起长达一丈的剑芒,剑芒所指处,将自己的身体封锁的风雨不透,每一个红色的光环接近,都会被剑芒立刻挑开。尤其是她身体周围的粉色光芒,似乎也是寒属性的,附着在无定风波上的火属性混沌之气,威力竟然被削弱了一些。如果有充分的时间,海龙可以肯定,自己以火属性混沌之气催使的无定风波一定可以将对方套住,但很明显,现在他根本没有这个时间,为了能尽快结束战斗,他只能选择快捷的办法。

    眼看三清观中人就要到来了。海龙冷哼一声,左手月牙戟突然停了一下,右拳骤然向前击出,在技巧无法奏效的时候,绝对的力量将成为制胜的关键,海龙对自己充满了信心,在仙界中,除了娃娃之外,能接他一拳的人实在太少了。红色的光芒骤然收敛,海龙那看上去平淡无奇的一拳却令怪人身体周围扭曲的空间都变得正常了。怪人根本来不及多想,赶紧双掌向前按处,粉色光芒瞬间凝聚成团,迎上了海龙的攻击。

    轰然巨响声中。怪人应声抛飞,海龙虽然没有用全力,但霸道的火属性混沌之气还是震散了她护体的法力,海龙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对方已经受了不轻的创伤,左手月牙戟应势而起,数十个红色的光环顿时将其套住,无定风波威力尽显,令对方再也动弹不得。

    与此同时,三清观中人已至,为首者海龙差不多都认识,居中之人正是一身道袍的原始天尊,在他左边的是太上老君,右边是一名身穿蓝色长袍的老者,眼中闪烁着一层莹润的光芒,想必就是灵宝道君了。在三人之后,跟随着王母娘娘玄天心,九天寒妃玄天冰以及众多三清观弟。

    原来,当三清观众人感受到外界来袭,并听到那挑衅的声音时,立刻警觉,原是天尊深悉来者不善的道理,立刻带领三清观中高手迎出,太上老君不久前刚回到三清观中,见有人敢到三清观挑衅,同灵宝道君也都跟了出来,一时间,三清观最强的仙人们尽皆列阵而出。

    海龙看到众人,赶忙躬身行礼道:“弟海龙,见过各位前辈。”他成功解决了入侵者,心情极好,已经招呼梦云等人也飞过来了。

    原始天尊看到海龙,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笑意,再看看那怪人,不禁问道:“海龙,这是怎么回事啊?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到我们这里来闹事了。”海龙恭敬的道:“弟本是来三清观拜见几位师伯德,刚才正好遇到这个人,她自称前来寻仇,弟怕她不利于三清观,所以出手将她禁制住了。不过,我感觉这个人并非邪恶之辈,已经答应不再寻仇,还请师伯从轻发落吧。”

    那怪人自从原始天尊出来后,身体就在微微地颤抖着,此时,听到海龙的话,不禁厉喝道:“谁答应你不寻仇了。”

    海龙一愣,心道:这人真不知道好歹,在三清观这么多高手面前,又被自己禁制住了,还如此猖狂,难道她一心求死不成?

    原始天尊眉头微皱,身形前飘,道:“我老道自问一生没什么仇人,我到要看看,是谁与我有如此深仇大恨。”说着,就要用法力揭开那怪人脸上的面纱。“你敢。”厉喝声响起,那怪人身上粉色光华再现,海龙吃惊的发现,他那无定风波所定下的禁制,竟然被破解了。虽然无定风波本身就不是长时间禁制之法,但对方明明已经被自己打伤,在他感觉,没有一个时辰的时间,是绝不可能化解禁制的。

    接连两口鲜血从面纱后吐出,显然那怪人为了挣脱束傅,强行催运法力,震伤了自己的经脉。但她却没有丝毫停止,身形骤然前扑,直奔原始天尊而来,双掌如剑,两道粉红色的电光亮起,直接印向原天尊。虽然表面上声势惊人,但海龙看出,她的法力已经比先前弱了不少。显然是受伤所至。但令海龙吃惊的事情发生了,那双如同白玉一般的手掌,竟然硬生生的印在了原始天尊胸膛上,原始天尊不但没有躲闪,甚至连防御都放弃了,澎湃的法力打的原始天尊鲜血狂喷,身体倒飞而出,海龙赶忙将原始天尊接了下来,用自己的火属性混沌之气帮他疗伤。

    除了灵宝道君和太上老君楞楞的站在原地之外,三清观高手们刚想一拥而上,却听原始天尊大喝道:“都给我停下。

    原始天尊在三清观中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在他的命今下,顿时没有谁敢再冲上前,原始天尊感激的看了海龙一眼,摇晃着站直身体,再次喷出一口鲜血,道:“除了两位贤弟以及天心、天冰之外,其余的人,都回观中,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踏出三清观一步。”平时的原天尊向来和气,但此时的他,却突然变得暴躁起来,众三清观弟虽然犹豫,但感受到原始天尊极为不稳的情绪,只得退了回去。

    海龙依旧向原始天尊输送着火属性混沌之气,关切的道:“师伯,您五脏六腑移位,甚至连元神都受伤了,不可再说话,必须立刻静养。”

    原始天尊摇了摇头,道:“海龙,你放手吧,不甩再传法力给我了。”海龙一楞,道:“可是,那样会加重您的伤势。”

    原始天尊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容拒绝的坚定,“放手。”海龙无奈,只得加强输入一道火属性混沌之气给原始天尊,这才退到一旁。

    原始天尊勉强飞到那黑衣怪人面前,怪人依旧保持着刚才震飞原始天尊的样,看着他回到自己身前,有些艰涩的道:“为什么?你为什么不还手?为什么不躲?现在的我,根本不可能是你的对手。”她的声音在先前厉喝之时就已经变得清脆了许多,那份沙哑己经消失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