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原始天尊的忏悔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原始天尊长叹一声,两行泪水顺着苍老的面庞两侧滑落,“茹妹,你为我生了两个女儿,为了我受了那么多苦,受你两掌又算什么呢?如果你觉得不够,再来吧,你放心,没有人会阻止你的。我寻了你这么多年,你今天终于回来了。你杀了我没关系,但是,孩不能永远没有母亲。茹妹,留下来吧。我知道你恨我,但孩是无罪的,你愿意怎么惩罚我,我都绝不会还手。”

    灵宝道君飞到原始天尊身旁,全身颤抖着激动道:“二妹,你…你终于回来了,你知道大哥想你想得多苦么?”

    海龙愣愣的看着原始天尊和那黑衣人,根本不明白他们在说些什么,一旁的太上老君将他扯过一旁,传音道:“什么都不要管,这是他们之间的事。这么多年了,今日也该是解决的时候。待会儿,我自然会把其中的过程告诉你。”

    黑衣人木然的漂浮在那里,缓缓将头上的斗篷摘下,同时,也消除了脸上那层灰色的面纱。一张苍白而秀丽的面庞出现在众人眼前,虽然已经有了几分苍老,但是,却仍然无法掩盖她以前风华绝代的气质。最为独特的,是她那一头银发,发丝随风飘舞,她的眼神看上去是那么的空洞。看着面前的原始天尊,她缓缓抬起了自己的右手,粉色光华再现,此时,原始天尊已经受了重伤,只要她这一掌落下来,立刻就能毁灭原始天尊的肉身。灵宝道君急道:“二妹,不要。当初大哥虽然拒绝了你,但是,他也有自己的苦衷啊!”

    原始天尊拦住灵宝道君,惨然一笑,道:“二弟,什么都不要说了。错了就是错了。茹妹,你动手吧。大哥欠你的,今日还。”

    “妈……”一直呆立的玄天心、玄天冰姐妹同时扑了过来,她们,一个是王母娘娘,另一个是九天寒妃。但此时却都如同孺慕的孩一般,紧紧地搂住了灵茹的身体。灵茹那高悬的一掌怎么也落不下来。看着原始天尊,眼中泪光隐现。她看着原始天尊的眼神充满了冰冷,终于再次开口了,“你是怎么认出我的。我自以为,已经隐藏得很好了。”

    原始天尊苦笑道:“开始时确实没有认出,但后来你先后两次出声,虽然在极力掩饰,但我对你的声音实在太熟悉了,又怎么会辨认不出呢?而且,就算你的声音改变了,容貌隐藏了,但是你的身形却依然如前。如果我还认不出来,我也不配是你大哥了。”

    “你本来就不配。”灵茹的声音骤然激动起来,“玄玄,你长大么?当初你不要我,我始终都没有怪过你。感情的事事不能勉强的,我知道。我们那次本来就是意外,你不要我,我一点都没有怪你,只能怪我自己命苦。之所以不回三清观,是因为我没有脸在三清观继续生活下去,也不想让你因为面对我而痛苦。后来,我发现自己有了天心和天冰,将她们生了下来,她们事我最珍贵的宝贝。可是我知道,那时的我,根本没有精力去教育她们,我的心已经死了。所以,我将她们送了回来。这里有你,有大哥,我相信,你们一定会照顾好她们的。可是你呢?为了仙界,你竟然将天心和天冰嫁给了仙帝那个混蛋。你看看她们都得到了什么?我已经很痛苦了,可我的女儿们却走了我的老路。玄玄,你好狠的心啊!她们是你的女儿啊!我今天来,就是要为我的女儿们讨个公道。”

    原始天尊长叹一声,“是,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说的没错。不论是因为什么,连我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你动手吧。”

    灵茹眼中寒光大放,骤然一掌向原始天尊当头拍落。玄天心和玄天冰同时出手架住了母亲的手臂,玄天心凄然道:“妈,不要啊!我们与仙帝的事不能怪父亲。当初,是因为我们喜欢上了仙帝,父亲才同意我们嫁给他的。而且,那时父亲就已经看出仙帝野心太大,还试图阻止过我们。但我们已经陷入得太深了,所以,才会不顾一切的嫁给了他。今天的一切,只能怪我们没有识人之眼,不能怪父亲。”

    灵茹怔怔的看着原始天尊说不出话来,各种复杂的情绪不断在她眼中闪烁着。原始天尊的目光突然变得平静,微微一笑,道:“茹妹,你长大么?当初我拒绝你之后,我心里也很难过。等我后悔时,你已经离开了。我原始天尊玄玄,一生中只爱过一个女人,那就是你。只是,当初我实在太懦弱了,不敢承认自己的感情,如果我能早一些醒悟,一切的悲剧就不会发生了。茹妹,是我对不起你。但我只想告诉你,我是爱你的。为了你的离去,我心中一直都充满了悔恨。今天能再次见到你,我真的很开心,很开心,这已经足够了。茹妹,不要再离开了,三清观始终都是你的家。在这里,你大哥会照顾你,还有我们的女儿,我知道你不愿意见到我,你恨我。放心吧,我会走的。茹妹,对不起。”

    “不好。”海龙大喝一声,瞬间冲到原始天尊背后,一掌拍在他的背心上,但已经晚了。原始天尊口中喷出一道血箭,整个人迅速的委顿下去。在他面前的灵茹清晰地看到,原始天尊脸上并没有任何痛苦,反而尽是满足的神色,他的目光始终看着自己。

    “父……亲!”玄天心和玄天冰同时惊呼。灵宝道君和太上老君都凑到海龙身旁,海龙凝重的道:“师伯他自行震碎了元神。”

    灵宝道君和太上老君同时全身剧震,她们当然明白震碎元神的后果是什么。原始天尊扭头看向海龙,微笑道:“孩,撤掌吧,你用混沌之气维持着我的生命实在太浪费了。我一心求死,元神已碎,是没救的了。如果能用命赎掉我全部的罪孽,我也可以满足了。”

    海龙执着的道:“不,师伯,我一定能救您的。您要心存生机啊!师伯,您清醒一点。”

    灵茹轻飘飘的飞翔到原始天尊身前,缓缓的握住了他的手,她脸上的寒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温柔,目光中没有一丝悲伤。柔声道:“玄玄,你已经用行动向我证明了一切,我不怪你。我们彼此之间既然都这么痛苦,那就一起去吧。你走了,我又怎么会独存呢?嗯。”她刚说到这里,灵宝道君已经一掌拍在她的额头上,柔和的法力瞬间封住了灵茹的神志,在千钧一发之际阻止了她震碎自己的元神。

    原始天尊看着软倒在灵宝道君怀中的灵茹,微笑道:“谢谢你,二弟。麻烦你以后好好照顾茹妹吧。没想到,在临死之前可以得到她的原谅,我真的很幸运。二弟,我想,我们之间的隔阂也可以消失了。大哥要先走一步了。”

    “走什么走?你想上哪儿去啊!”一个有些戏谑而清脆的声音响起。生命力近乎枯竭的原始天尊愣了一下,已经变成灰白色的双眼不禁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那是一名全身包裹在黑色中的少女,她手上,竟然抱着当初的火圣兽朱雀。下一刻,原始天尊已经失去了意识。

    娃娃看着海龙吃力地为原始天尊输入着火属性混沌之气,微笑道:“既然天尊心爱的人已经原谅他了,我想,等他活过来之后,就不会再自杀了吧。嗯,现在该是出手的时候了。”

    太上老君皱眉道:“小丫头,不要在这里乱说,以大哥的修为,自行震碎元神,是根本不可能修复的。”

    娃娃嘻嘻一笑,道:“你就是号称仙人中炼丹最好的太上老君吧?我们打个赌如何?如果我和海龙把原始天尊救回来,你就把你最好的仙丹给我们一些。”太上老君一愣,皱眉道:“小丫头,老道我现在心情不好,你不要跟我开玩笑了。破碎的元神要是可以恢复,我早就动手了。”

    娃娃笑道:“你不用说这些,你只要告诉我愿不愿意和我赌就行了。”

    太上老君傲然道:“赌就赌!如果你们真能将大哥救回来,别说是要我最好的丹药,就算要我全部的丹药,我也给。”

    娃娃嘻嘻一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哦,不能反悔的。”她刚说到这里,就看到海龙急切的目光,为了全力稳住原始天尊的神识,现在海龙连话都不敢说了。原始天尊的神识破碎,明显同当初的紫霞仙不同。由于是自己将法力爆发,他的神识破碎得极为分散。如果单是将神识重新融合在一起,海龙自己就能做到。但要想让神识没有任何错位的恢复在一起,海龙就无法达到了。他现在只能稳住那些破碎的元神和神识,强行将它们定住,使其不致于更为分散。但即使如此,也不断耗费着他大量的火属性混沌之气。只要他现在一放松,原始天尊的肉身和元神就会立刻消失。就在这最危急的关头,娃娃的援助终于到了。她飘飞到海龙背后,一掌按上了他的肩膀。

    彭湃的水属性混沌之气同海龙体内的火属性混沌之气瞬间融合在一起,金色的光芒骤然膨胀,将他们同原始天尊一起包裹在内,祥和的气息充斥着四周,给每一个人都带来了极为舒适的感觉。那金色的光芒不断向原始天尊体内渗透着,有了娃娃的帮助,不禁令海龙法力大为缓解,而且恢复的速度也骤然增加数倍,顿时感觉到不那么吃力了。

    太上老君和灵宝道君都是仙界名宿,对于各种仙法见识得太多了,但他们却怎么也无法辨认出海龙和娃娃联手用出这法力的来历。两人不禁对视一眼,心中都升起了一丝希望。灵宝道君一直以来确实对原始天尊心存芥蒂,但刚才那一幕,已经将这层隔阂完全消除了。

    太上老君叹息一声,道:“真是一代新人换旧人啊!这两个孩的修为似乎都还在咱们之上。或许,他们联手真的有些机会。”

    灵宝道君叹息,道:“希望如此吧。这么多年以来,大哥为了寻找二妹花费了无数心神,如果他能复生,同二妹也终于可以苦尽甘来了。”

    缥缈和梦云此时已经飞到玄天心姐妹身边,缥缈拉着玄天心的手,劝慰道:“师傅,您别着急,海龙他们一定会成功的。”

    玄天心宛如失了魂一般,喃喃的道:“母亲终于回来了,可现在却是如此结果,我……”

    缥缈柔声道:“师傅,您现在一定要坚强,等两位老人家清醒过来后,还要靠您和师叔劝慰啊!您放心吧,当初海龙曾经以一人之力将紫霞仙破碎的神识融合。虽然师祖的元神破碎得厉害些,但有他和娃娃联手,定能将师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娃娃的修为绝不在海龙之下,而且,拥有的是水属性混沌之气,两相融合,所产生的威力是非常惊人的。”

    玄天心双手合十在胸前,默默的为父母祈祷着。一旁的玄天冰刚在梦云的劝慰下也渐渐地平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片金色的光芒之中。他们都在焦急地等待着。海龙得到了娃娃之助,心神顿时安定下来。凝神内视,将意念完全集中在原始天尊体内。娃娃将所有的控制权都已经交给了他。海龙发现,这金色的混沌之气是那么的神奇,原本控制极为困难的元神,此时竟然丝毫不费力的被定在那里。海龙小心的将那些元神重新组合在一起,看着那些细密的裂缝,小心翼翼的用金色混沌之气将其融合。一会儿的功夫,海龙惊讶的发现,金色混沌之气竟然根本无法将这些神识融合,只能将其维持着,不使其分散。这是怎么回事呢?金色混沌之气明显比自己的火属性混沌之气强的,但为什么却没有任何作用?

    海龙不断第回想着,突然,他心中生起一丝明悟。金色的混沌之气虽然强大,但却无法将破碎神识的各个裂缝融化整合,在这方面,比起自己的火属性混沌之气犹有不及。现在只能维系着原始天尊的生命,却无法帮他恢复。如果自己想帮原始天尊将神识融合,那么,就还要依靠火属性混沌之气的特性才有可能。

    想到这里,海龙立刻用心灵相通之法把自己的发现告诉了娃娃。两人商量了一下后,立刻改变了对法力的控制。

    在众人惊讶的注视下,金色光芒消失不见了,娃娃合海龙的法力各自变回了蓝红两色。娃娃身形一转,从海龙背后漂浮到另一侧,双手一引,从正面吸起了原始天尊的双掌,与之相对,光芒流转中,催动着庞大的法力,将水属性混沌之气不断输入到原始天尊体内。

    水属性混沌之气同火属性混沌之气在海龙体内相遇,顿时令原始天尊的身体一阵轻颤。幸好这两种属性完全不同的法力彼此间早已经融合过,排斥并不十分强烈,这才没有造成不良的反应。

    海龙看了娃娃一眼,立刻将自己的火属性混沌之气骤然收缩,所有法力全都进入了原始天尊那破碎的元神之中。由于心意相通,娃娃配合得非常默契。在海龙法力收束的同时,水属性混沌之气立刻接管了外围的控制,将所有元神的碎片牢牢的禁锢在其中,使之不能有丝毫的移动,并且控制着自己的水属性混沌之气没有丝毫进入元神内部,以防影响海龙施救。

    有了娃娃的支持,海龙心中大定。在心中叮嘱娃娃护好外围后,将自己的火属性混沌之气融合成最精纯的状态,没有急于施救,而是先观察原始天尊元神内的状况。

    经过意念短时间的观察,海龙不禁暗暗吃惊,原始天尊确实是一心求死。整个元神几乎被震得片片破碎。比起当初紫霞仙的情况可是严重得多了,如果不是他在震碎元神之前因为身受重伤法力大减,恐怕谁也没有救他的能力。但现在的情况显然也好不到哪儿去,幸好自己现在的法力已经不是当初可比,以达到颠峰状态的火属性混沌之气,并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想到这里,海龙考试小心翼翼的将火属性混沌之气四散在元神之中,充斥元神碎片的缝隙处。像原始天尊元神的这种破碎程度,如果不能一蹴而就的将其完全融合,恐怕就算救回他的性命,其法力也会大为减弱的。所以,海龙操作起来分外小心。

    在海龙开始行动的同时,娃娃也并没有闲着。海龙负责治疗原始天尊的元神,而娃娃则开始用自己的水属性混沌之气恢复着原始天尊移位的五脏六腑。在水属性混沌之气柔和的滋润中,原始天尊移位的五脏六腑不但被送回原位,连受创的经脉也不断地恢复着。比起海龙来,娃娃的造作就要轻松得多了,水属性混沌之气本就是疗伤最好的工具。

    缓缓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灵茹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大哥灵宝道尊,眼中流露出一丝凄然,她的声音没有一丝生气,“大哥,你为什么要救我,让我随他去吧。你应该明白,那才是我最好的归宿。我活的太累了。这么多年以来,我除了修炼之外,就从来没有快乐过。我的心已如枯槁,死对我来说并不可怕,至少要比痛苦的活着要好的多了。”

    灵宝道尊轻轻地抚摸着妹妹那一头银白色的长发。当年,她原本的青丝是多么动人啊!“妹妹,你老了,大哥也老了。我知道你的心情,可是,你是我唯一的血亲,我又怎么能看着你去死呢?这些年来,我知道你一定受了许多苦,其实玄玄大哥受的苦也并不少,他的心一直在自责中煎熬着,别再怪他了。”

    灵茹苦笑一声,道:“我说过,只怨我命苦。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他什么。大哥,你什么都不要说了。现在他已经去了,他是我这辈唯一爱过的男人。本来我们仙人是不该有感情的,或许,这就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吧。不能同生,但愿同死。不要再阻止我了。”

    “谁说仙人就不应该有感情。师姐,您太执迷了。”梦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自己师姐灵茹的身前。

    灵茹看着梦云,轻叹一声,道:“我以前偷入仙宫看天心和天冰时曾经见过你,孩,你叫梦云是吧?你真的很像年轻时候的我啊!”

    玄天心和玄天冰都围了过来,玄天心向梦云轻斥道:“云儿,不可对你师祖无礼。”

    梦云仿佛没有听见自己师傅的话似的,继续向灵茹道:“师祖,其实您没必要如此的。当初,如果您能给原始天尊一个机会,或许,你们根本就不会变成这样。仙人为什么不能有情?如果没有感情,那同走兽何异?师祖,您爱的人死不了,所以,您更不能死。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原始天尊师祖一个机会吧。”

    灵茹愣了一下,看着梦云说不出话来。半响,她的眼牟中流露出一丝神采,轻叹一声道:“孩,你用不着安慰我,我知道他已经去了。你说得对,是我太执迷于自己的内心了。可惜,机会已经没有了。”

    梦云突然上前一步,拉住灵茹的手跪了下来:“师祖,机会并不是没有啊!原始天尊师祖真的不会死。我丈夫海龙的水属性混沌之气最擅长融合神识,现在他正在帮原始天尊师祖疗伤。但是,您也知道,原始天尊师祖一心求死,就算他的元神愈合又怎么样呢?如果您真的爱他,就唤醒他的生机。我们仙人的寿命几乎可以说无限的。既然失去了以前,为什么不珍惜今后呢?”

    灵茹全身剧震,失声道:“你说的是真的?他……他真的还有救么?”

    玄天心和玄天冰心领神会的闪到两旁,灵茹的目光顺着众人的指引看去,只见自行震碎元神的原始天尊正盘膝坐在那里,而在他身前和身后,分别是一红一蓝两团光芒包裹着。那红色的光芒拥有者,正是先前轻易禁制住自己的仙人。

    “火属性混沌之气,真的是火属性混沌之气,怪不得他刚才能那么轻易的胜过我。玄玄,他真的不会死了。”在这刹那间,灵茹仿佛又重新焕发了青春一般,眼中充满了渴望和激动。飘身而起,下一刻,她已经来到了原始天尊身前不远处。她没有因为激动而冲过去,而是就站在那里,痴痴地看着脸色灰白的原始天尊。

    梦云拉住玄天心姐妹,低声道:“咱们还是不要过去的好,现在师祖需要自己思考。师傅、师叔,你们要相信师祖对原始天尊师祖的爱。”

    玄天心和玄天冰对视一眼,再看看梦云,两人都点了点头。

    灵茹看着原始天尊,喃喃的道:“玄玄,我们都已经老了,不是么?我一直不知道,你竟然也是爱我的。梦云那孩说得对,当初我也有错,如果我能再给你个机会,或许,我们都不是今天这个样。我从来都没想过要你死,即使我自己去死,我也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虽然今天我来,是为了给女儿们讨还个公道,但我也是想来看看你。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想看看你变成了什么样。你老了,你比我老得还要多,当初的勃发英姿已经不见了。我们都老了,你知道麽?刚才在你震碎自己元神的那一刻,我脑海中对以前痛苦的记忆也随之破碎了。我不恨你,我心中再没有恨,因为我的心也随着你破碎的元神死去了。玄玄,如果你还对我有一丝眷恋,就不要放弃生存的机会,回来吧,我等着你。我们一家,也该团聚了。”说到这里,泪水顺着灵茹的面庞滑落,她深深的看着原始天尊,尽管她知道,原始天尊未必能听到自己的话,但此时,她心中却在祈祷着,不断地祈祷着。她已经下定决心,原始天尊活,她就活;如果原始天尊没有得救,那么,她也会随之而去。

    海龙已经将自己的水属性混沌之气完全调节到最佳状态。正在他准备进行最后的行动时,突然惊喜的发现,原始天尊那原本死寂一片的破碎神识竟然重新有了活力。虽然元神依旧是破碎的,但它们却重新焕发了生机,似乎自身就在不断地融合,虽然融合不成功,但是,却再没有了散去的意向。如此好的机会海龙又怎么能放过呢?

    红色的光芒骤然产生了变化,变得越来越深邃了。由红向深红转变,最后竟然变成了黑色。在火属性混沌之气变成黑色的那一瞬间,海龙已经将自己法力催动到了极限,同时,向原始天尊所有破碎元神的缝隙发起了冲击。

    娃娃此时已经将原始天尊体内其余的伤势都治愈,感受到海龙的动作,立刻以自己的水属性混沌之气严守阵地,牢牢的封锁住原始天尊的元神,不使其有丝毫动弹的可能。

    灼热的气流逼迫得灵茹向后退出十米,她的目光始终都落在原始天尊的面庞上。原始天尊那苍老的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多了一丝微笑。灵茹的心颤抖了,她知道,原始天尊一定是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一定是。她没有再说话,因为怕打扰海龙帮原始天尊疗伤,但在她的内心深处,却不断的呼喊着,玄玄,你回来吧。

    融合比想象中要顺利得多。海龙此时方体会到了颠峰状态的火属性混沌之气有多么强大,那每一道缝隙在变成黑色的火属性混沌之气作用下快速的彼此融合着。原始天尊此时已经恢复了一丝意念力,他的毅力连海龙都感到吃惊。重新融合破碎的元神,那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啊!但原始天尊此时意念却没有丝毫的波动,完全配合着海龙的行动,每一道裂痕都在逐渐变小,每一个缝隙都在不断的收拢,那青色的元神重新又有了一分光彩。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在场每一个人,都不禁握紧了双手。他们在紧张地等待着,等待着那最后一刻的来临。

    一声清朗的长啸从海龙口中发出。娃娃飘身而退,停止了自己水属性混沌之气对原始天尊神识的约束。她没有一刻停留的立刻飞身到海龙背后,火属性混沌之气所产生的灼热,对她一点作用也没有,似乎在注视着什么,也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此时,她那俏丽的面庞上充满了严肃。

    红色的光芒将海龙和原始天尊的身体完全包裹在内。此时此刻,海龙和原始天尊身上用法力幻化出的衣服都已经不见了。他们的身体被火属性混沌之气染成了黑色。

    海龙的啸声越来越响亮,啸声中充满了欣慰。突然,他猛的撤回了自己的双手。与此同时,娃娃的纤纤玉手也印上了他宽厚的背,火属性混沌之气瞬间与水属性混沌之气融合,金色的漩涡再次将三人的身体包裹。

    原始天尊的元神在海龙的火属性混沌之气作用下已经完全融合了,此时,金色混沌之气的祥和气息蔓延在他经脉的每一个角落,祥和之气平复着火属性混沌之气的霸气,同时,也平复着原始天尊激荡的心情。原本没有可能实现的事,在海龙和娃娃这对得天独厚的混沌之气传承者联手之下竟然做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