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无坚不摧之乾坤收束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白虎王对自己信心十足,很多年以前,他所统率的水属性仙兽就已经成为了四族圣兽中最强的一支。虽然他心中在乎火属性仙兽联合起来的实力,但也完全没把对方看在眼中,一路上,他已经想好了对策,他倒是不想过多的杀戮,就连麒麟少主他也不会杀,因为,麒麟少主既然已经出现,自己一旦把她杀了,必然会引起火属性仙兽们深切的仇恨,而囚禁则是最好的办法,那时,火属性仙兽控制起来就更加容易了。白虎王眼中闪烁着幽蓝的光芒,自己期待的冥界大军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要杀来,现在决不能出差错。

    远远的,白虎王已经看到了淡红色的麒麟圣域,他沉声道:“所有属下听令,以白虎展翼之势前行,时刻注意麒麟圣域中的动向,如有想突围而出者,定要活捉,如果火属性仙兽从谁那里突破,那他就不用看到今晚的月亮了。”在白虎王的命令中,众水属性仙兽轰然应诺,他们早已经习惯了白虎王的铁腕政策,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向四周散开,排列好阵形向前推进。

    白虎王看着自己身上的白色长袍,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年以来,他已经喜欢上了自己变化的这具人形躯体,平时很少显露本相了,在法力的催动下,他率领着几名手下当先前冲,在五白水属性仙兽的簇拥下,进入了麒麟圣域。刚一进入那红光笼罩的范围,白虎王就不仅皱起了眉头,即使是水圣兽,对于这麒麟圣域中的火热气息也感觉很不适应,心中不仅升起一丝厌恶。正在这时,他看到了面前的大片红光,为首的都是火麒麟,最前面竟然是一名全身散发着灼热火光的少女,他的目光同那少女相对时,心头不仅微微一颤,那对充满仇恨的的瞳孔,即使是他堂堂的白虎王,心中也不禁升起一丝寒意。面前这些火属性仙兽显然早知道自己即将前来,看他们的样,似乎根本没有逃跑的念头。白虎王看到火属性仙兽们的目光时,他心中的寒意不禁更盛。他知道,自己的判断恐怕是错误的,这些火属性仙兽的目光竟然如此类似,显然早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难道,他们还想以死相拼不成?除了前面这些,后面的几乎都是最普通的仙兽,这怎么可能与自己相拼呢?

    虽然白虎王是以人形出现的,但当火湫看到他那双闪耀着蓝色光芒的眼睛时,立刻就认了出来。这双眼睛她实在太熟悉了,当年,在自己的父亲受到重创时,这双眼睛的主人在哈哈大笑。是他威逼火云偷袭了自己父亲,是他,导致了父亲和母亲的死亡。火湫没有动,她告诉自己,现在需要冷静,还不是动手的时机,海龙在回麒麟圣域的路上就对她说过,这次的目的并不是将所有水属性仙兽完全毁灭,而是要剿灭白虎王这个罪魁祸首。既然如此,自己就冲动不得,只有最佳的时刻到来时,才有可能将白虎王留在这里。

    白虎王飞到火湫面前百米处停了下来,虽然他带来的手下人数上要比火属性仙兽少一些,但由于用了分散的阵型,此时倒象是包围着火属性仙兽。看着全身充满杀机的火湫,白虎王心中暗自凛然,他曾经经历过无数战斗,但还是不禁被火湫身上那滔天的杀气所感染,那并不是凭空而来的杀气,只有经历过血与火的洗礼,超度无数生灵后才会产生的强大杀气。他当然不知道火湫曾经在妖界中杀戮无数,但在火湫的杀气面前,他心中已经有些忐忑了。今天自己能胜么?他有些怀疑。微微一笑,白虎王道:“你就是老麒麟的女儿么?嗯,不愧是麒麟王嫡亲血脉的后裔,这么快就能聚拢如此多的手下杀回这里,重新夺得了麒麟族的王位。火虎王和她的族人们想必已经被你们打败了吧。火云呢,他在哪里?”

    火湫伸出右手,手上光芒骤然亮起,红色的内丹出现在掌心处,“火云叔叔在这里,他会看着我向你索取你应该付出的一切。”

    白虎王不屑的哼了一声,“就凭你们这群乌合之众么?看来,你比你老还要疯狂的多。火云本就怀有异心,要不是出于对平衡的考虑,我早将他杀了,他死在你手上倒是一个很好的归宿。小姑娘,当初你父母可并不是死在我手上,没有火云帮我偷袭他们,恐怕我胜的没有那么容易。而且在最后时刻,他们也是死在火云手上。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仇,更没有什么恨。既然你已经回来了,我可以支持你继续当你的麒麟王,火虎王的事情我也可以不追究,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很简单的条件。”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看到火湫并没有变化的脸色,才继续道:“我的条件就是,所有火属性仙兽,包括你在内,必须向我臣服,今后要听从我的调遣。”

    火湫并没有因为白虎王的话而发怒,身上的杀机突然收敛了,向白虎王微微一笑,道:“就这么简单么?难道你就不怕我表面上答应你,等你带人一离开,就背弃诺言么?”她本就很美,在身体周围火焰的衬托下,她的笑容就如同一朵火中的百合花一样动人。

    看着火湫的笑容,即使以白虎王的定力,依旧呆了一下,但也只是一刹那而已,他很快就恢复了神志,摇了摇头,道:“既然我敢这么说,就不怕你背叛。想成为火圣兽当然没有那么容易,如果没有我的支持,恐怕你在这个位置上也坐不稳吧。所以,你必须要嫁给我,我将用我的法力在你的元神处设下禁制,一旦你背叛我,我的力量就将在你体内爆发,让你的元神破碎而亡。”

    火湫依旧面带笑容,她并没有去评价白虎王的条件,只是微笑着道:“那当初你为什么不在火虎王和我叔叔火云的身上下禁制呢?”

    白虎王冷哼一声,道:“没有必要。他们都是聪明人,都知道背叛我的后果,而且,他们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对我产生任何威胁。而你不一样,你是老麒麟的嫡系血亲,你拥有着麒麟一族最纯正的血脉,当初老麒麟成为新的火圣兽之后,你们麒麟王族在他作用下,就拥有了领悟圣兽真正修为的能力。虽然你现在还不成熟,修为也只不过进入圣兽境界不久,但是用不了太长时间,你就会奋起直追,或许几千年后,就能拥有同我现在接近的实力吧。所以我不能任由你继续平静的生活下去,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毁灭,而另一个,就是顺从。”

    火湫将自己暗红色的长发梳笼到背后,摇了摇头,道:“这两个选择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意义,那都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也给你一个选择,你知道是什么吗?那就是死,彻底的死————”说到最后一个字,火湫的神态突然变得疯狂了,全身的火焰瞬间转化成黑色,如同一颗炮弹般冲了出去,直接向白虎王撞去。火湫身后的火属性仙兽们没有动,而白虎王周围的手下们也没有动。这是王者间的较量,以他们的实力,是做不到什么的。

    白虎王脸色变得很难看,他知道,今天的事恐怕不能善了,火湫突然爆发出的法力比他想象中还要强大许多,并没有预料中那么好对付。尤其是火湫在麒麟圣域里,可以将法力全部爆发出来,甚至还能产生更强的攻击力,而自己的法力在这里因为受到属性相克的影响,反而会被抑制一些。时间已经不允许他再有任何犹豫,白虎王全身蓝光湛放,满头白发向身后飘扬,双手在胸前作出一个奇异的手势,一面蓝色的光顿骤然出现在他身前。光盾呈六边形,如同一块巨大的水晶。白虎王大喝一声,双手前推,那面光盾顿时旋转飞出,迎着火湫撞了上来。

    火湫这一撞,包含着她心中全部的仇恨,没有留下任何余力护体,仿佛要将自己内心的痛苦在这一刻完全倾泻似的。黑色的光团与那旋转的蓝色光盾在空中相遇了,白虎王的修为确实霸道,火湫前冲的势头被那蓝色光盾硬生生的挡了下来。光芒流转中,时间在这一刻静止了。火湫的身体依旧保持前冲的状态,黑色的光团没有任何预兆的突然爆发,黑色的火焰瞬间高涨,将那蓝色的盾牌吞噬其中。

    白虎王脸色一变,多了几分苍白,“好,连麒麟地狱火都用出来了,看来你的修为已经追上快你老了。天河之水天上来!”右手虚空一引,原本红色的麒麟圣域内突然多了大片蓝色的光芒,如同倾泻的河水一般,蓝光形成一道激流,骤然前冲,迎向火湫的身体。

    黑色的火焰在吞噬完那蓝色光盾之后,立刻发动了攻击。火焰升腾而起,灼热的光芒铺天盖地般冲了上去,火湫的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现出了本相,那是黑色的麒麟,是复仇的麒麟。原本象征祥瑞的麒麟在变成黑色后,象征的就是恐怖。那滔天的火焰威势之盛,竟然盖过了白虎王法力所化的天河。在仇恨的刺激下,火湫的法力终于全面爆发了。单是在这冲击的过程中,她的修为就上升到了另一个台阶。

    娃娃眺望着火湫的身影,惊讶的道:“原来当杀气提升到一定程度后竟然可以促进修为的提升,这种情况我倒是第一次见到,看来,火湫对于这白虎王的仇恨实在太深了,今日之事,必不能善了。”一边说着,她已经站了起来,凭空飘浮到飘渺身边。飘渺三女仿佛并不知道外界发生的事情,目光依旧停留在静修中的海龙身上。娃娃不得不承认,在海龙修炼火属性混沌之气时散发的魅力,是非常难以抵挡的。

    完全燃烧中的麒麟地狱火终于撞上了天河,以撞击的一点为中心,仿佛产生了一个巨大的怪兽一般,竟然将光线吞噬了,周围突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瞬间,但还是令在场所有仙兽都生出了恐惧的感觉。光线恢复了,依旧是在淡红色光芒包裹中的麒麟圣域。但是,一股无比强大的冲击波没有任何预兆的骤然产生,水属性仙兽以三头全身包裹在蓝色光芒中的白虎为首,火属性仙兽以火界为首,分别联合发出了蓝、红色的屏障,试图阻挡那庞大的冲击力。轰然巨响中,麒麟圣域内如同烟花燃放般爆发出大片光芒,双方实力顿时显露出来。水属性仙兽只是整体向后退出不足十米,而聚集在一起的火属性仙兽却依旧退出三十米之远。

    狂暴的法力渐渐散去,白虎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显露出他的本相,那是一头巨大的白虎,全身闪烁着银色的条纹,蓝色的光芒包裹着他的身体,而最醒目的,就是他额头上那金色的王字。此时的白虎王并不轻松,银白色的毛发上已经多了数片焦黑,蓝色的虎目散发着愤怒的光芒,看着面前不远处的火湫,低低的咆哮着。火湫的情况也比他强不了什么,身上那暗红色的鳞片碎了一些,有的地方已经凝结上了一层冰霜,他的麒麟圣火正在缓慢的将这些冰霜化去。在刚才这疯狂的一击中,她竟然凭借着自己强烈的杀意同白虎王站了个平手,别说白虎王没想到这种情况,就连火湫自己也有些惊讶。刚才那一击真的是自己发出的么?虽然在最后的碰撞中自己受伤了,但那白虎王也同样受了伤。爸爸,妈妈,一定是你们在冥冥之中保佑我,我已经伤了他,已经迈出了报仇的第一步。你们放心,我会用这混蛋的灵魂来祭奠你们的在天之灵。

    白虎王心中充满了愤怒,自从当初将老麒麟王夫妻毁灭之后,他从来没有受到过任何创伤,可是,今天他竟然在正面冲击下伤在了老麒麟的女儿手中,他又怎么能不愤怒呢?眼中怒火熊熊燃烧,在他身体周围,开始凝结出一颗又一颗细小的冰渣。正在他准备将自己的法力提升到极限之时,胸口处突然一痛,一股灼热的燃烧感瞬间传遍全身,他只觉得脑海中一阵发晕,神志竟然有些模糊。白虎王吓了一跳,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向后飘退出百米,全力将体内的水属性圣力提升到极限,利用那冰冷的感觉刺激着自己的大脑,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但是,那股灼热的气息却并没有消失,而且有越来越强烈之势,白虎王低头看去,就在自己的胸口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多了一个紫红色的圆点,圆点很小,只有普通人的手掌大小,在身材庞大的他身上毫不显眼,但白虎王却能清晰的感觉到,那灼热的感觉正是从这个圆点中传来的。那股令自己心生恐惧的火热法力,仿佛要将自己的元神也燃烧了似的,充满了强大的霸气。白虎王有些惊慌了,他实在无法相信,在刚才那狂暴的气流中火湫竟然能给自己带来这样的伤势。胸口中一股气息不顺,他的修为最多只能发挥出六成而已。

    “很吃惊是吧,老白虎。”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突然响起。白虎王感觉到这个声音很熟悉,但却无法捕捉到声音的来源。

    “不用多想了,你胸口处那个光点是我弄出来的。怎么样,达到颠峰境界的火属性混沌之气滋味不错吧。刚才你们交手时所产生的爆炸力确实强大,使我来不及对你造成更多的伤害。但是,这已经就足够了,你身上有了我的火属性混沌之气,就算现在想跑,我也能轻易锁定你的方位。”随着声音的再次出现,红光一闪。火湫身旁多了一个人,正是身穿红色长袍的海龙。海龙似笑非笑地看着白虎王,他很满意自己刚才的偷袭,对待这种具有刻骨仇恨的敌人。有的时候,就需要使用一些非常手段。

    白虎王看到海龙出现,顿时心头狂震。险些压制不住混沌之气地冲击。他怎么也没想到,当初中了仙帝镇魂针的海龙还活着。他当然知道海龙的修为有多么强大,而且现在地他明显不是当初被围攻时的样了,能在自己与火湫全力对决中暗算自己,单是这份修为已经足以令他恐惧,心中的震骇瞬间达到了极限,失声道:“你,怎么会没死?”

    海龙很满意白虎王现在的表情,微微一笑。道:“我为什么一定就要死呢?你以为是你还是仙帝可以掌控一切呢?你们都不能,因为你们并不是创造了六界的混沌王。所以我没死,镇魂针都杀不死我,你觉得我还会死么?”

    虽然背后有五百水属性仙兽,但此时白虎王却感觉到自己是那么的孤单。仿佛单独面对海龙似的,海龙虽然面带微笑,看上去很愉快似的,但他那强大的气机却紧紧锁住了自己,哪怕是轻微地移动,恐怕都会引来他疯狂的攻击。白虎王不敢动,他就那么看着海龙,一边拼命的想将体内的混沌之气逼出体外,一边沉声道:“你的命居然这么大。看来,我和仙帝虽然对你已经有了很高地估计,但我们还是算差了,如果当时围攻你之时,仙帝没说那么多废话,在我们的联手下,你根本没有逃脱的机会。”

    海龙洒然一笑,道:“你也用不着什么事情都推到仙帝头上。那时,你不也没有用出全力么?否则,我也不会寻觅到机会了。同样的事情不可能再发生第二次,那是你们唯一一次杀我的机会,既然我没有死,那你们就已经走入了穷途末路。”

    白虎王盯视着海龙地双目,“你就真的那么有把握将我留在这里么?”

    海龙微笑道:“你说呢?”

    两人目光就那么在空中彼此纠缠,碰撞出强烈的火花。海龙那微笑的面庞和他眼眸中流露出地冰冷杀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也曾经在妖界杀戮过。虽然时间远没有火湫和天琴长,但那段杀戮之旅,他所杀的妖兽数量却一点也不少。强盛的杀气不断提升着,白虎王体内的火属性混沌之气在海龙的杀机影响下,更全面的爆发了。他身体周围原本的蓝色光芒中竟然多出了丝丝红色的气流,虽然目光凶狠,但白虎王的气势已经完全无法同海龙抗衡了。

    海龙那懒洋洋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是至阳之体,我回到仙界后始终隐藏着自己的气息,就是为了今天。如果在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我依然不能将你坑在这里,那我也不配修炼混沌之气了。白虎王,你认命吧。你曾经做了那么多事,也是该偿还的时候了。在地狱中,或许有许多冤魂在等待着你。哦,不对,你已经去不了地狱了,因为你的结果只会有一个,那就是,形——神——俱——灭——”

    身随音动,海龙和火湫虽然没有语言的交流,但却默契十足,他们几乎同时飞身而起,笔直的朝白虎王冲去。金光闪耀中,金箍棒已经出现在海龙手中,万道金光在火属性混沌之气的作用下骤然释放出庞大的气息,直接罩向白虎王的身体。火湫也没有闲着,她那麒麟地狱之火瞬间燃烧,依旧是那式冲撞,伴随着海龙的攻击从侧面冲了过去。

    正在这时,水属性仙兽们显示出了他们的精锐,无数蓝色的光芒以白虎王身前一点为中心迅速的聚拢,瞬间形成一个无比庞大的蓝色光球,挡在了海龙和火湫面前。

    海龙身体突然加速,一把抓住了火湫头上的长角,用力一甩将她扔向自己身后,同时大喝道:“那东西你不能硬碰。”他的身体也停了下来,看着横梗在自己与白虎王中间的蓝色光球,以及不断聚拢的水属性仙兽们,海龙笑了,他向白虎王问道:“这样就想拦住我么?”

    白虎王眼中流露出一丝讽刺的光芒。“怎么?你以为你可以突破面前的防御么?这是集中了五百水属性仙兽的水之力。虽然过于驳杂了些,但总体地量是任何人无法抗衡的,即使是如来佛祖恐怕也无法突破。”

    海龙摇了摇头,叹息道:“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啊!堂堂的白虎王,口中竟然会说出这么幼稚的话。法力,在有的时候是不能够用量来形容的。如此驳杂的法力,你以为能起到什么作用么?你还不如让你这些属下们每人攻我一击来地实在,当然,前提是他们要能打的中我才行。”

    海龙变了,全身散发的火属性混沌之气光芒突然黯淡了下来,一声清朗的龙吟从他口中发出,龙翔天极神铠的终极变化出现了,当那巨大的羽翼和紫色腾龙出现在他身体周围之时,白虎王不禁瞪大了眼睛,他楞楞的看着海龙道:“仙帝没有做到的事,你竟然做到了,这是龙翔玉的终极变化身外化龙。”

    “原来你也认识,不过,我地变化可不只身外化龙这么简单。天极神铠曾经被你们打的破损过。”达到颠峰状态的海龙,背后双翼骤然大张,接近黑色的羽翼每一根羽毛上都出现了一道道血丝。光芒闪耀中,海龙再次前冲,身体几乎只是刹那间,就已经虚幻般来到了那面集中了无比澎湃法力的蓝色光球前。金箍棒上地光芒突然完全收敛,海龙用出了他从没有使过的千钧棒法——乾坤收束。

    乾坤收束。这是当初孙悟空在人界威慑南疆几位大神候用过的棒法,当时,就将羌族的神山中央开了一个圆洞。这一招海龙其实早就学会了,乾坤收束的透点攻击其实是千钧棒法中非常有用地一式。海龙之所以一直没有使用,是因为出于对自己师傅的尊敬。他第一次见到孙悟空发功时,所用的正是这一式,虽然当时他处于半昏迷状态,但他的神识是清醒地,孙悟空那压天地造化的一棍永远印在了他内心深处。当时,海龙就在自己心中暗暗发誓,除非自己的修为能达到师傅那样的程度,否则绝不使用这一招。而现在的他,火属性混沌之气已经修炼到了颠峰,终于第一次用出了这一招。

    在很久以后,当后天想起当初海龙所用的那一棍时,还不禁热血沸腾。那是一个多么壮观的场面啊!即使在后来的仙界与冥界大战中,也没有可以与其媲美的。

    仿佛周围所有的气流都向金箍棒集中似的,扭曲的空间呈现螺旋状,而金箍棒的前端正是这旋涡的终点。原本金光闪烁的金箍棒在这一刻竟然呈现出黑色,黑色的棍身骤然前指,海龙仰天怒吼,“乾——坤——收——束——无——坚——不——摧——”

    黑色的棍身竟然就那么硬生生的插了进去,插进了那集中五百水属性仙兽法力形成的光团之中。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了,包括在场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虽然静止的时间非常短暂,但他们却清晰的看到了一切。颠覆他们思路的一切。

    水蓝色的光团如同一块巨大的蓝水晶般静止,紧接着,一道微小的裂痕现出在金箍棒插入的位置,一道又一道细微的裂痕出现了,而且,它们都兴奋的向四周延伸着,延伸到这块蓝色水晶的每一个角落。

    叮,轻响声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中,这清脆的声音听在白虎王和他手下的水属性兽耳中就像地狱敲响的丧钟一般。水蓝色的水晶,破碎了。

    噗,壮观的场面出现在麒麟圣域之中,五百水属性仙兽竟然同时鲜血狂喷,鲜血化为大片血雾,给原来就是红色的麒麟圣域更增添了几分绚丽。

    碎了,是的,碎了,竟然真的破碎了。

    海龙依旧保持着击破蓝色光团时的样,他的声音变得无比冰冷,“我说过,驳杂的力量是无法同精纯法力相抗衡的。”

    此时,没有人会注意到海龙脸色的苍白,在他们眼中,海龙的身材是那么的高大,宛如不可逾越的山峰一般,不可逾越的。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