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火虎族的毁灭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火虎们虽然此时在海龙面前已经失去了信心和勇气,但为了保护自己的王,它们还是扑了上来。但是,当他们以为自己已经拦截住对手之时,却吃惊的发现,冲到他们面前的,只不过是一个影而已。而海龙真正的身体却刚好越过他们,依旧朝火虎王的方向扑去。

    火虎王身体周围出现了十几个火团,自己那么多手下,竟然没能阻止海龙片刻,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围绕在身体周围的火团如同流星一般开始围绕着他的身体旋转起来,火团所过之处,会荡漾起一道波纹,扭曲的空间看上去是那么的怪异。在那十几个火团的不断运行中,火虎王身体周围的空间竟然完全扭曲了,当海龙飞临到他身前的时候,所能看到的,是模糊不清的火虎王。

    海龙双手分别向前侧平伸,口中发出一声低沉的龙吟,双眸中闪过一道紫气,一直围绕在他身体周围的那头紫龙动了,紫龙原本透明的身体此刻竟如同实体一般清晰,甚至可以轻易的辨认出它身上那一块块如同紫水晶一般的鳞片,剧烈的咆哮声响起,一圈紫光以海龙为中心骤然散发,那头紫龙消失了,但一个紫色的绝对空间却将他和火虎王包裹在内。周围想冲过来救主的火虎们完全被那紫龙所化的绝对空间挡在外面,任由它们怎么疯狂的攻击,也无法撼动绝对空间分毫。在紫气的作用下,火虎王愕然发现,自己身体周围那扭曲的形态已经完全消失了,甚至连那十几个火团也变得黯然无光,以他圣兽的修为,绝对空间自然无法限制住他的行动,但是,以身外化龙形成的绝对空间却足以令它的修为下降。海龙左手银光一闪,月牙戟飘然出现,看着戟身上那银蒙蒙的光华,海龙自言自语的道:“该结束了,不是么?”

    没有给火虎王任何反抗的机会,海龙意念力一动,刚准备冲向海龙以死相拼的火虎王只觉得全身一紧,前冲的速度顿时减弱了许多。这是后,海龙动了,准确地说,应该是他手中那杆月牙戟动了,一团接近黑色的暗红色气流飘然而出,紧接着,一个又一个光环如同虚幻一般从戟身上发出,光环密布于整个紫色绝对空间之中,甚至遮挡住了火虎王的视线。一切自然都没有那么容易结束,当火虎王意识到不妙时,他那庞大的身体已经变成了如同光环一样的暗红色,他最后看到的,是海龙脸上的笑容,海龙向他点了点头,道:“看来,我这无定风波除了对娃娃之外,还是有不错威力的。忏悔吧,火虎王,因为你要去了。”

    当火虎王看清海龙手中出现的金光时,他最后一丝希望已经破灭了,刹那间,整个紫气空间都被那金色的棒影所沾染,一直在冲击,想冲入绝对空间中的火虎们都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因为,它们突然出现了幻觉,仿佛在面前这个紫色的空间中,所出现的是一个金色的太阳。

    火虎们的呆滞给他们带来了灭顶之灾,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阴暗了,咔啦一声巨响,原本就是红色的麒麟圣域中突然多出了一片红色的云朵,这品红云似乎早就出现了,但始终都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无数电光从红云中冒出,一个动听的声音响起,“苍——灵——箭——阵——”红云动了,剧烈的波动起来,一个又一个炸雷响起,刹那间,整个麒麟圣域都亮了起来,因为,在麒麟圣域之中,出现了一片亮闪闪的红色激电,他们仿佛长了眼睛似的,目标所指之处,正是围绕在海龙紫气结界周围的火虎们。

    无数密集的轰响在海龙的紫气结界周围响起,这爆炸的声音彻底埋葬了那些充满恐惧的咆哮,与火湫和火云动手的火虎们都停了下来,它们的目光中充满了惊骇,它们看到了什么,那些红色闪电又是什么,没有人会告诉它们,因为,在那片红色闪电之中,围拢在海龙紫气绝对空间周围的火虎们都已经变成了尘埃。

    “成功了,我终于成功了。”飘渺虽然脸色苍白,但俏脸上却充满了兴奋的神情,她扭头看向脸色同样苍白的影和后天,“我们终于可以帮到海龙了。”这苍灵箭阵是飘渺自己钻研出来的,在人界的时候,她最擅长的就是雷法,自从学会了苍灵箭这类似于雷法的仙术后,他结合了自己当初所研究出的神宵雷舞,创出了苍灵箭阵。只不过,这苍灵箭阵所需要的法力太庞大了,如果是她自己使用,倾尽全力也只能发出十道红色闪电。就在刚才,她眼看着众多火虎围攻海龙,心中异常焦急,虽然她相信海龙的实力,但是,为了能帮助自己的丈夫,她还是选择了使用苍灵箭阵,在影和后天全部法力的支持下,合三人之力,终于将苍灵箭阵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效果比她预想中的还要好,那数百头火虎竟然在苍灵箭阵的攻击下完全被毁灭了。

    苍灵箭,本就是灵台方寸山最强大的攻击仙法之一,当初,即使是海龙面对苍灵箭的攻击,应付起来也比较困难,而跟随火虎王准备冲出重围的火虎们在海龙强大实力的威慑下,心志已经被夺,原本的法力最多只能发挥出七成,当海龙凭借着无定风波和六连击向火虎王发动最后攻击之时,它们更是慌乱,在那团巨大的金光中,它们清晰的看到自己的王被金箍棒粉碎,而飘渺正是选择在这个时机发动了苍灵箭阵,那些已经呆滞的火虎们又怎么来得及抗拒呢?在苍灵箭阵的威力下,它们瞬间被灭,这一切似乎是上天已经安排好的,没有任何侥幸可言。

    紫气聚拢,重新变回紫龙的模样,海龙手持金箍棒,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即使火虎王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圣兽级别,但在完全无法移动抗拒的情况下中了无坚不摧的金箍棒使出的六连击,结果也只能灰飞烟灭。

    光芒流转中,海龙向虚弱的飘渺三女递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苍灵箭阵同样给他带来了惊讶。虽然飘渺三女的修为在他的帮助下提升的很快,但海龙估计,她们的实力加起来,也顶多同十几头修为一般的火虎对抗。他从来都没想到,飘渺竟然能够发动威力如此强大的仙法,直接毁灭了周围所有的敌人。此时,海龙不禁想起当初在人界时,飘渺对他所说的话:雷法,乃是诸法中威力最大之法。其实,飘渺的苍灵箭阵单以威力来讲,是不足以将那么多火虎杀死的,如果在正常的情况下,顶多能让大部分火虎受伤而已,但她选择的时机太好了,这才能一举功成。

    飘渺额头上那个象征着仙根的闪电符号突然发生了变化,原本的闪电变小了许多,而且颜色也转变成了红色。海龙知道,这是修为达到一定程度的象征,成功的用出了苍灵箭阵,令飘渺真正同天地间浩然之雷力相连。她虽然还没有踏入大神通的领域,但那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所有的火属性仙兽们直到此刻才回过神来,它们几乎同时向中央聚拢,联合在一起的强大压迫力,令那十几头火虎族中最强大的战士也无法移动分毫。火湫眼中寒光四射,看着面前这十几头火虎,头上的双角不断闪烁着恐怖的火光。

    “我投降,我投降了,麒麟王殿下,您饶我一命吧。”一头火虎突然两条前腿跪倒,向火湫哀求着。

    火湫笑了,那是充满很意的笑容,双角火光大放,两道火焰在空中融为一股,骤然轰击在那头火虎身上,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那头火虎的身体就化为了灰烬,火湫森然道:“在仇恨面前,没有俘虏,我说过,今日就是你们的死期。”

    无数道火焰夹杂着火属性仙兽们心中的仇恨之火爆发了,那至高的温度连海龙也不禁微微皱眉,剩余的火虎根本来不及反抗,就步了族人的后尘,前后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里,火虎一族,彻底的在仙界中绝迹,毁灭在仇恨之中。

    静,当仇恨爆发之后,整个麒麟圣域都陷入了一片平静之中,原本火云的属下们都缓缓的跪了下来,一个个双目中泪光隐现,看着依旧眼含煞气的火湫。它们,似乎在等待着新的麒麟王判决似的,唯有火云依旧是先前的神态,而且似乎轻松了不少。

    红光一闪,火云变成了一名中年人的模样,他的脸上只有笑容,看着面前身形庞大的火湫,道:“孩,从某种程度来说,你已经报了一半的仇。你没有让你的父亲失望,新的麒麟王,新的火圣兽,这些荣耀都只属于你。”

    红光再闪,火湫也变回了人形,虽然她不知道火云为什么要帮她毁灭火虎一族,但是,她心中对火云的痛恨并没有因此而减少分毫。

    火云看着面色不善的火界和周围的火属性仙兽元老们,脸上依旧挂着那丝淡淡的微笑,“我想,你们一定认为,我帮你们消灭了火虎一族是因为贪生怕死,想要戴罪立功吧。其实,我并不是那么想的。”目光转向海龙,道:“你是我见过的最强大的仙人。不过在动手之前,你并没有出现。”目光转回火湫身上,“如果那时候我同火虎王联合在一起,带领所有属下向你们发动攻击会如何呢?那时我并不知道你有强力的后援,又怎么会想到其他什么呢?孩,我并不想为自己说情,毕竟,你父亲和母亲都是死在我的手上的。我只是希望,你能宽恕一直跟随这我的这些族人们,它们是无辜的,它们对于大哥的忠心始终没有改变过。”

    火湫冷冷的看着火云,当仇恨达到一定程度时,她已经不会再愤怒了,“无辜的?如果它们是无辜的,那我父亲和母亲有算是什么呢?在仇恨面前,没有幸存者,火云,你不配叫我父亲为大哥,你不配。火虎一族固然是叛徒,但你们又能好到哪里?”

    火界怒吼道:“杀了他,杀了他们这些叛徒。少主,用不着再同他费什么话了。”

    火云的目光从海龙和飘渺三女身上扫过,微笑道:“你们何必着急呢?今天我是跑不了的,而且我也没打算跑。火湫,让我把话说完吧。否则即使形神俱灭我也无法安心。我知道,你们都很恨我,是啊!有谁会不恨叛徒呢?尤其是我这个叛徒的首领。我只想给你们讲个故事,一个并不是很长的故事。当你们听完这个故事后,我自然会去自己应该去的地方。”

    火湫眼中火光湛放,身体周围不断出现因为法力过于凝聚而产生的扭曲波动,“不要说了,火云,今天我是来报仇的,而不是听你讲故事的。”身体骤然前冲,火湫一拳重重的击在火云胸口上。骨骼碎裂的声音清晰传来,火云没有闪躲,也没有抗拒,任由火湫一拳将自己击飞。

    哇的一声,火云喷出了一口鲜血,有些黯然的道:“孩,你不应该这么冲动的。你要记住,不论任何时候,都必须要保持冷静。”

    “你少废话。”火湫心中充满了仇恨,脑海中所能想到的,只有当初父母惨死时的样,身形再闪,她又向火云冲去。

    火云眼中流露出一丝悲哀的神色,他依旧没有躲,眼睁睁的看着火湫全力一拳向自己轰来。正在这时候,一道身影奇快无比的横在火湫面前,双手一架一引,竟然就那么硬生生的将火湫狂暴的一拳卸了下来,由于冲势过猛,火湫直接投入了那道身影的怀中。温和的声音响起,“火湫姐,先别冲动,听他把话说完吧。我能感觉得出,这里面可能有很大的隐情。”

    拦住火湫的正是海龙,他从第一眼看到火云的时候,心中就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尤其是火云眼中的目光,不断令他这种奇异的感觉增强着。所以,当火湫执意不听火云解释,要向他发动杀招的时候,海龙这才出手将火湫拦了下来。

    如果换一个人,火湫可能立刻就翻脸了,敢拦着她报仇的人,会立刻被她当作敌人,但是,例外还是有的,那就是海龙,海龙拦住火湫,不但火湫自己软化了,就连随同火湫一起前来的火属性仙兽们也同样都没有什么意见。毕竟,海龙先前斩杀火虎王已经充分证明了他的立场,而且海龙所展现出的修为令这些火属性仙兽们除了敬佩之外更有着一丝恐惧。

    火湫看着海龙,从他怀中挣脱出来,眼中的仇恨光芒已经黯淡了一些,转向火云沉声道:“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火云先向海龙递出一个感激的目光,然后才向火湫道:“只是讲一个故事给你听而已。孩,耐心的听下去吧,你不会后悔的。”深吸口气,火云抑制着身上的伤势,眼神朦胧,很明显在回想着什么,轻叹一声,道:“当初的一切,我向你们都还记得吧。那是一场恶梦,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那天,我在圣域中巡查完毕,回到咱们的火圣兽神殿中,正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却感受到偏殿内有一股异常的波动。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走进了偏殿中,里面空荡荡的,谁也没在。但是,那怪异的感觉却更加强烈了。正在我寻找之时,突然感觉到了火属性法力的波动,下意识的,我将自己的身体变小,躲在一旁。在偏殿里,有一尊麒麟王的雕像,那尊雕像是火虎王在大哥打败朱雀成功登上火圣兽宝座时送来的,那奇异的法力波动就是从其中传出来的,就在我刚刚躲好之时,两团光芒同时亮了起来,一团是红色的,另一团是蓝色的。那红色的光芒是火虎王,而那蓝色的光芒中包裹的,却是一只身材巨大、散发着强烈威严气势的白虎。虽然我没有见过水圣兽白虎王,但我顷刻间就明白了,那就是他,绝不会有错的。当时我的心情很紧张,白虎王的出现令我大吃一惊。他怎么会在我们火圣兽的领域出现呢?水白虎同我们一向都不友善的。正在我想大声呐喊,招来本族高手将他杀死时,却突然发现,就在那尊麒麟王的雕像前,出现了一个淡蓝色的光环,那光环中有着极强的法力波动,我辨认出那是一种能够传送的法阵。白虎王的一句话令我没有呼喊出声,他向火虎王说,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只要在他带人到来时,火虎王能够里应外合,将大哥杀死,那么火圣兽的位置就是火虎王的。听到这句话,我心中惊骇更甚,或许是因为心情而影响了法力的波动,立刻就被白虎王发现了。他的法力却是不是我所能抵抗的,单是气势就已经压迫的我根本升不起反抗之心,为了活命,也为了能弄清事实,我没有反抗,而是装出一副恭敬的样,想白虎王卑躬屈膝的请安。”

    听到这里,火界不由得怒哼了一声,“你这个贪生怕死的小人,就为了自己活命,你就甘愿放弃我麒麟一族的荣耀么?你难道忘记了大哥对你的种种好处么?忘记了你们兄弟间的情谊么?最后竟然同火虎王那混蛋一起反叛。”

    火云眼中泪光闪现,“我不后悔,直到现在,我依旧不后悔当初自己的选择。”说到这里,他的目光转向了那些跪伏于地的火属性仙兽们,“兄弟们,你们受委屈了,为了我们麒麟一族能够继续繁衍下去,你们一之背负着不该有的骂名。”

    听了火云的话,火湫勃然大怒,刚想发作,却又被海龙拉住了,海龙沉声道:“听他说下去吧。”

    火云转回身体,看着海龙微微一笑,道:“可惜,我的生命就要终结了,否则,我定要同你交个朋友。谢谢你,强大的仙人,火界二哥,我想问你一件事情,或许你还记得,当初在白虎王带人来袭,我带领着大批火属性仙兽们反叛时的样吧。虽然我带人反叛了,但是,真正动手地火属性仙兽却并不多,正是由于我这些属下们的放水,才能令你们绝大多数人都逃走,你们想想,当初我这些属下可曾杀过任何一个同胞么?没有。它们从没杀害过同胞,那是为什么?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背叛大哥,他们是在我的要求下,才装作反叛的。”

    火界和火湫对视一眼,他们也都感觉到了奇异,一直以来,他们都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此时回想起来,当初情况确实如火云所说。如果面前这些“叛徒”真的全力配合白虎王,最后能逃走的火属性仙兽恐怕寥寥无几。

    两行泪水顺着火云的脸流淌,轻轻的滴落,他仰头望天,喃喃的道:“当初我作出那个决定时,是多痛苦啊!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肯向白虎王臣服么?就在我撞破他和火虎王的阴谋时,他已经用一种特殊的方法将米罗仙果的剧毒感染到了大量的火属性仙兽的身上,而这些火属性仙兽完全被白虎王的手下们看管在一起。白虎王告诉我,如果我肯向他臣服,并说服这些火属性仙兽们一起随他反叛,他就可以不杀他们,否则,包括我在内,我们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当时,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决定,见我犹豫,白虎王和火虎王就带我到了麒麟圣域外不远的地方,那里是下仙界,就在一个巨大的洞窟之中,我看到了这些兄弟们,数量之多,令我大吃一惊。或许是安稳的日过得太久了,大量火属性仙兽失踪,大哥竟然都没有察觉。二百户王和火虎王已经准备好了最后的攻击,即使我不带这些弟兄们反叛,恐怕大哥也会葬身在麒麟圣域之中,为了能给我们麒麟一族留下一分生机,为了不让这些兄弟们白白死去,我下了异常困难的决心,向白虎王臣服了。在我的劝说下,这些仙兽兄弟们也同意臣服,或许,你们认为他们的意志不够坚定,但为了我们火麒麟一族,为了火属性仙兽不至于实力锐减,我是一个一个说服他们的。在他们中,有人唾骂我,有人愤恨我,我都不在乎,为了让他们活命,我愿付出自己的一切。当时的过程是艰难的,但我最后还是做到了,让现在我身后的这些兄弟们同意‘背叛’,由于我在劝说的过程中一直用传音之法,白虎王自然不会完全相信我,他只是用一种药物抑制住了迷罗仙果的毒素,却并未解除,然后,反叛的行动就开始了。”

    火湫冷声道:“白虎王是傻么?如果我是他,当时就会将你们全部杀死,我已经不是当初的孩了,你编这种谎话想骗谁?”

    火云摇了摇头,道:“我没有说谎,因为着没有必要,当初的过程是一个梦魇,我不想再重复一遍,你心也罢、不信也罢,我会证明给你看的,听我把剩下的故事说完吧。反叛开始后,白虎王带人围攻大哥和大嫂,当时,我想过带领手下的兄弟们倒戈相向,同他们拼了,但是,我没有那么做,因为白虎王所带来的人实力太强了,现在水白虎一族中,除了白虎王以外,还有三个已经达到了圣兽级别,当时,他们就隐没在一旁,也正是其中一人突然变成我的样偷袭,才令大哥陷入了绝境,那时,你们看到的都是我偷袭了大哥,但事实上,我根本就在白虎王的法力控制下,也正是那偷袭,把我逼上了一条不归路。我在忍,我也只能忍,但白虎王却给我提了一个难题,他让我亲手杀了大哥和大嫂,以表示对他的忠诚。我看得出,如果我不答应的话,那么我先前所作的一切就都会付诸流水,在场的火属性仙兽除了火虎王和他的火虎一族以外将再没有人幸免,原本平衡的风、火、水、土四大仙兽将再也没有我们火属性仙兽的踪迹。在白虎王向我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大哥和大嫂已经用最后的法例打开了一条通道,要将你送走。在我无法抉择之时,白虎王眼中已经路出了杀机。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很多东西,于是,我动手了,在白虎王的协助下,亲手杀害了大哥和大嫂。虽然有大量的火属性仙兽逃脱,但大哥、大嫂的死,让白虎王很高兴,到现在我都不明白,他当时为什么会决定由我来成为新的火圣兽,或许,是为了不被仙界发现吧。火湫,我给你讲这个故事,只是要告诉你,当初的反叛只有火虎一族,而其他地火属性圣兽依旧是我们麒麟族忠诚的部下。我们一直都在苦苦的等待着,等待一个重新振兴我麒麟族的机会。为了等待这个机会,虽然我名义上是火圣兽,但却始终被火虎王监视着、制约着。火虎王极具野心,两千年前,他就已经达到了圣兽的修为,为了能与他抗衡,我始终在刻苦修炼,虽然现在表面上我已经达到了圣兽的修为,但我却很清楚,由于不是麒麟王的嫡亲血脉,我始终无法将麒麟圣火发挥到极限,现在好了,你回来了,我们的族人终于又有了新的王。”

    火湫眼中神色连变,她也说不清自己心中是什么感觉,一直以来,她都将火云视为自己复仇的对象,可此时火云却突然告诉她,当初所作的一切都是迫不得已的,她的心不断的颤抖着,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抉择。父母惨死时的样和火云疼爱自己时慈祥的笑容不断的在她脑海中交织着,她的心好乱,面对眼前的情况,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仇恨就这么化解了么?火湫做不到,父母的死始终横梗在她心头。

    火云的目光变得更加柔和了,“孩,本来我还担心你无法应付火虎王的报复,想向你请求暂时留我这条残命再帮麒麟族作最后一战,但现在看来是用不着了,你有这么强大的朋友支持,就算白虎王倾全族之力赶到,也未必能奈何得了你。我知道,不论是你,还是二哥,都很难相信我所说的一切,其实,叔叔并不是贪生怕死的,只是我始终希望自己死的有价值。我杀了大哥、大嫂,十恶不赦,但我不后悔,因为我为麒麟族白存了重新奋起的实力。孩,小心白虎王,遇事不可冲动大意。在我心中,你永远是我最疼爱的火湫。别了。”怒吼的咆哮声骤然从火云口中响起,他身体周围的火焰骤然燃烧起来,几乎转瞬间就已经变成了纯黑色,那双巨大的眼眸中没有悲哀,似乎放下了所有包袱似的,满足的看了火湫一眼,整个身体都开始剧烈的燃烧。

    “火云叔叔,不要——”这一刻,火湫心中在没有了任何的疑惑,泪水夺眶而出,她猛地冲了出去,试图阻止火云。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