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脱离与回归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孙悟空皱眉道:“你一个人去我可不放心,万一再中了仙帝的暗算怎么办?还是我和你一起去吧。我们师徒联手,就算是如来佛祖也不用怕。”算上海龙掉入妖界那一回,他已经有两次差点失去了这个徒弟,实在不愿让海龙再冒险了。

    海龙摇了摇头,道:“师傅,如果不是全面向仙宫发动攻击的话,您最好还是别出手的好,毕竟,您代表的是佛界,而我则不一样。现在仙帝应该还认为我已经死去了,而你们恐怕都会受到仙宫的密切注意。只有我,才能起到奇兵的效果。师傅,金箍棒我在人界时已经通过东海龙宫当初存放定海神针的地方拿回来了。而且,我也学会了龙宫绝技无定风波,再有飘渺她们相助,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本来飘渺和影听到海龙又要去冒险,脸色早已经沉的要滴出水来,此时听到他肯带自己前往,神色才松弛下来。

    镇元大仙和孙悟空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骇然之色,他们都很清楚无定风波代表着什么,那是最适合海龙的仙法。即使是孙悟空的金刚不坏之体在面对无定风波加金箍棒用出的六连击时,也不能肯定能否存活下来,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海龙那么有信心了。

    镇元大仙轻叹一声,道:“海龙,你终于达到了我当初相象中的境界。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就放心的去吧。仙宫这边我们会全力监视,绝不会再给他们有偷袭你的机会。”

    海龙自信的一笑,道:“就算他们再以四象连环绝对空间偷袭我,我现在也有办法从中逃脱。师傅、师伯,你们放心,一年之内,我一定会让水圣兽的位置易主。表面上看,白虎王连同叛逆火麒麟威势强大,但是,他们却有着根本性的祸患,那就是散落于各地,忠于老麒麟王的属下。那些叛逆的火麒麟,根本没有得到麒麟圣火的真髓,如果不是有白虎王一直的支持,恐怕火圣兽早就易主了。”

    镇元大仙微笑颔首,他已经明白海龙要怎么做了。这确实是最好的办法,联合忠于老麒麟王的火属性仙兽,向叛逆火麒麟发动报复,仙宫根本没有插手的理由,只要白虎王一去,仙帝就算本领再大,也无法继续对抗下去了。只要己方完全掌握了对仙界的控制,当冥界攻来时,对付起来会容易的多。他很欣慰,自己当初的判断并没有错,选择了海龙,不但令本方实力大增,而且,也多了一份他们所没有的机变。

    “海龙,你刚回来不久,先休息几天再说。对付白虎王一事也不急于一时,,你回来后见过的人并不多,我会令他们严守秘密。你要记住,不动则已,一动,必须要以雷霆万钧之势至敌于死地。”

    海龙恭敬的道:“谨遵师伯教诲。十天后,我会先动身前往下仙界一个叫碧波潭的地方,据说那里有件法器最适合施展无定风波。”

    镇元大仙道:“碧波潭?那似乎只是仙界中一个不起眼的小派。你去之时,切不可泄漏自己的身份。”

    孙悟空随手一摸,从身上捻出三根毫毛递给海龙,道:“这是当初观音菩萨送我的,可变化万千,经过我这么多年的炼化,已经与我本身心意相通。以你的修为,自然用不着它变化的法力,但是,当你遇到危险时,只要以法力激发其中一根,我就会立刻锁定你所在的位置,可以用最快的速度赶到。有它在你身边,我也能放心的多了。”

    “师傅。”海龙眼中浮出一层水雾,孙悟空笑道:“行了,修为都超过我了,还扭扭捏捏的,不怕被你老婆们笑话么?”

    海龙低着头,道:“师傅,弟一直没能安定下来,侍侯您老人家。等结束了冥界之事后,弟一定会侍奉左右。”

    孙悟空莞尔一笑,道:“我很老么?还用不着你侍奉,要是真有你在身边,我和紫霞还……,哎哟,紫霞你轻点,都这么多年了,也只有你的指甲对我的金刚不坏之体有最后的杀伤力。好了,海龙,我们也要回佛界去了,记住那三根毫毛的功效,必要时不可犹豫。”

    镇元大仙亲自将孙悟空、紫霞仙和海龙等人送出密室,孙悟空见到海龙后心情大畅,告别众人后带着紫霞仙腾上自己的筋斗云回佛界去了。海龙目送师傅离去,他突然有一种异常满足的感觉,自己当初并没有选择错,如果那时答应了冥帝,在冥界中同自己的妻们在一起,或许会过上平静的生活,但是,自己却一定会后悔的。

    走上八卦桥,海龙突然感觉到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回身看去,只见飘渺和影都虎视耽耽的看着自己,一向温柔的飘渺此时眼中都流露着冷芒,更别说本就清冷的影了。“你,你们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地方么?你们放心,这次对付白虎王我有把握。而且我也答应带你们一起去了。后天也去吧,顺便见识一下仙界。”

    飘渺哼了一声,道:“海龙,我们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你说,昨天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你被仙帝偷袭的事。”

    海龙装出一副无辜的样,道:“冤枉啊!老婆大人,昨天见到你们我实在太激动了,根本来不及说那些。而且,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

    影冷哼一声,道:“你还想骗我们。刚才你师傅说起你被仙帝偷袭的时候,你不断的向他使眼色,你师傅没看到,难道我们还没看到么?”

    海龙苦笑道:“影,有的时候,女孩是不应该太聪明的。我承认,我是不想把这件事告诉你们,我是怕你们担心啊!当初,在被仙帝四人以四象连环绝对空间困住时,我以为自己死定了。那时,我心中只有你们的倩影,我不怕死,但我却很怕再也见不到你们。利用当时的种种机会,我终于以毁灭灭仙劫的代价给自己找到了一丝生机。就在我以为自己没事的时候,却中了仙帝的镇魂针。我的意识迷糊了,但我的脑海中却始终变幻着你们的相貌。如果不是有你们在精神上的支持,我恐怕根本坚持不到地藏王菩萨施救。你们为了我已经承受了太多,我实在不愿意你们再担心什么。过去的一切就让它过去吧,别再生我的气,好么?”

    听着海龙充满感情的声音,飘渺和影都不吭声了,她们也明白,海龙之所以不说出来是怕她们担心……这时,后天道:“两位师母,师傅他也确实是好意啊!你们就原谅他吧,大不了,让他保证以后都不再说谎话骗你们,还要把自己所有的经历都告诉你们。”

    海龙赶忙打蛇随棍上,道:“对,对,我以后保证不再隐瞒什么了,你们就在我身边监督我。回去收拾收拾,我们再休息几天也该动身去碧波潭了。到了仙界以后,我还没带你们玩儿过呢。下仙界的情形同上仙界是截然不同的,那里,同我们当初的人界到是有几分相象。我想,碧波潭一定是个美丽的地方。现在我的法力也基本修炼道极限了,在冥界攻来之前,我们都可以在仙界随便游玩。等解决了白虎王之后,我保证,带你们到木星坪去看看我们未来的家,如何?”

    在海龙卖力的讨好下,飘渺和影脸上的冰冷都融化了。飘渺眼含憧憬的道:“那你可要说话算数哦。”

    影瞥了飘渺一眼,轻叹道:“就知道姐姐你心软,又被他蒙混过关了。”

    后天噗嗤一笑,低声道:“两位师母本就不是真正怪师傅,过关是必然的啊!”

    海龙感激的看了后天一眼,得意的道:“还是我的宝贝徒弟最好,师傅没白疼你。”

    影和飘渺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海龙,那意思似乎是在说,你不会连自己的徒弟都不放过把。

    看到她们的眼神,海龙也意识到了什么,这次再见到后天,她看自己的眼神明显不一样了,看来,自己真的要注意一些。这至阳之体虽然给自己带来了无穷好处,但也千万不能再增加感情的负累了。

    十天后,在海龙强大的火属性混沌之气帮助下,飘渺、影和后天的修为比以前更加凝练了。受益最多的,自然是后天。在海龙的火属性混沌之气指引、滋润下,后天的修为虽然没有明显的上涨,但是,海龙却已经帮她开启了一条通往大神通境界的路。从资质和本身悟性上看,连海龙自己都觉得远不如后天。后天的领悟能力实在太强了,而且,她的身体虽然表面看上去柔弱,但经脉的强韧程度竟然不比自己经过火属性混沌之气作用后的经脉稍差。这就给她带来了很大的上涨空间。海龙的火属性混沌之气已经修炼到了顶峰,很难再有进步的可能,他利用混沌之气快速恢复的特性,不断将自己的法力输入到三女体内,帮助她们修炼,以混沌之气夺天地造化之功效,比起吸收仙灵之气不知道要强了多少倍。虽然只有十天,但三女都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在修为上有了质的飞跃。

    海龙帮助三女提升修为也是为了自己着想,虽然他嘴上说有把握对付白虎王,但白虎王毕竟是四大圣兽之一,真的会那么好对付么?既然答应带三女前往,就一定要确保她们的安全,提升她们本身的实力,令她们具有自保的能力自然是最好的选择。同时帮助三女修炼,已经达到了海龙所能达到的极限。每次为她们输功一个时辰,自己就必须要休息一个时辰才能将失去的混沌之气补满。海龙的火属性混沌之气虽然神器,但也并不能成为三女之物,只能帮助她们强化、凝聚法力,增强经脉的承受能力,在修练时可以将法力运转速度提升到极限而不必考虑走火入魔。但尽管如此,这十天的时间,也足以抵的上她们苦修五年了。

    架御着金云缓缓向前飞行着,海龙写意的遥望远方。三女都在金云上闭目修炼,经过海龙的指点、导引,她们对自己的法力都有了新的认识。

    轻轻抛动手上的珍珠,海龙思考着到底要如何对付白虎王才是最好的帮你发。白虎王的法力他见识过,他始终觉得,在那次围攻自己的时候,白虎王并没有进全力,似乎在刻意隐藏着什么似的。海龙很相信自己的知觉,他明白,在对付白虎王之前,只有尽量高估对手,才是最好的做法。飞行的过程中海龙并没有闲着,凭借自己强大的修为,他始终将意念力扩展到数千公里范围,寻找着一切火属性仙兽的踪迹。

    当初,海龙布下火界那招棋,就是为了在对付白虎王时使用,只要能得到散落在仙界的火属性仙兽们支持,他消灭白虎王就完全可以名正言顺。而且,顺便还可以帮助火湫重掌火圣兽一脉,一下去掉两方面敌人,才是最好的选择。

    正在海龙不断打算着对付白虎王的方法时,他突然感觉到意念力一阵波动,有两股仙云正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飞来。心中一动,海龙摇身变化成一副普通的模样,同时用意念力唤醒了飘渺,在没有将白虎王至于死地之前,他是不能表露出身份的。以他的修为使出变幻之术,连传授他此法的斗战圣佛孙悟空都看不出来。

    飘渺看到海龙递来的眼神,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微微一笑,站到他身旁,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海龙的意念力自然不会出错,一会儿的功夫,两团白色仙云已经飘飞而至,仙云上站着三个人,海龙和飘渺都认识,正是丁满、鳗鱼和孔雀。丁满三人此时也注意到了他们,仙云加速飞至,孔雀一看到飘渺,立刻兴奋的打招呼道:“飘渺,怎么是你啊!海龙呢?”

    飘渺微笑道:“我也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上次他说去参加星君大赛,然后就一直没有回来。你们这是要上哪去啊?”

    丁满三人都流露出一丝尴尬,鳗鱼苦笑道:“我们这是要去寻找一块落脚之地。”

    飘渺惊讶的道:“落脚之地?难道,你们已经离开了大雪山不成?丁满大哥不是大雪山的掌门大师兄么?”

    丁满盯视着变化后的海龙,道:“我现在已经不是什么掌门了,我和鳗鱼、孔雀都已经被师傅逐出师门,现在只是普通的仙人而已。飘渺,海龙明明就在这里,你为什么说他不在呢?海龙,你干什么变成这个样?”

    海龙和飘渺同时心头一震,本身大家就都是朋友,既然已经被认出来,海龙也不好再否认,苦笑道:“丁满大哥,你是怎么认出我的?难道是我变化的法力被你识破了不成?”话音一落,他就催动混沌之气,重新变回了自己本来的样。

    丁满爽朗的一笑,道:“不,你这变化之法确实神妙,根本没有任何破绽。但是,你不要忘了,我曾经当过多年的日曜星君,虽然你收起了象征着日曜星君的金披风,但是,它所散发出的气息我还能清晰的感觉到。所以,我自然能认出你的身份。”

    海龙道:“丁满大哥,你们是不是因为当初孔雀险些被那天诛污辱的事而离开了大雪山?”

    丁满脸色沉了下来,道:“不错,我们三人离开七星坪之后,就直接返回了大雪山,本想直接找天诛算账,可谁知那小似乎提前得到了消息,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于是,我们就留在大雪山等候他出现。虽然我不愿意同门相残,但这次天诛做的事实在太过分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几百年过去了,天诛依然没有出现,令我们非常奇怪。不久前,我去寻师傅,想问一些关于本门摧心掌的问题。可谁知,就在师傅闭关的暗室外,我竟然听到了天诛的声音。原来,天诛根本就没有离开大雪山,他一直都躲藏在师傅暗室中的另一个暗室内,唯恐被我们发现。可能是因为躲藏的太久了,他有些忍不下去。当时,师傅同他的对话实在太让我失望了。天诛所作的一切师傅都是知道的,并且还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师傅对天诛说,之所以不愿意让他直接面对我们,是因为我们在大雪山还有利用价值,还要仰仗我们的实力,而且怕我们一怒之下将其斩杀…………”一边说着,丁满眼中满是回忆,连他这样心胸开阔的人都不禁流露出愤恨之情。………………

    “舅舅,您就让我出去吧。大不了我躲开那两个家伙,到大雪山外面去。在这里闷了几百年,我实在受不了了。”

    “不行,丁满和鳗鱼的修为你又不是不知道,只要你出了我暗室中的绝对空间,会立刻被他们发现,你就再忍耐一段时间吧。现在仙界风云变幻,不论是仙宫还是仙界名宿任何一方,都不是我们惹的起的,而我大雪山正是因为有了丁满和鳗鱼这两名星君,才能在仙界中稳定住。”

    “哼,舅舅,你才是大雪山的开山祖师,就算丁满和鳗鱼抓到我又怎么样?只要有您出面,我就不信他们敢杀了我。”

    “话不能这样说。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保的下你,你不要忘记,丁满和鳗鱼的修为有多么深厚,即使是我也很难相比。你呀,一点都不争气,如果你在修为上能同他们相比的话,我又何必重用那两个外人,现在他们还有利用价值,暂时还动不得。这个情况不会持续太长时间了,十万年前。如来佛祖那老秃驴同冥界的冥帝定下了十万年互不侵犯的约定,眼看约定之期将至,一旦冥界派大军前来攻击仙界,丁满和鳗鱼作为仙界星君,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冥界有多么强大或许你还不知道,那决不是仙界能抵御的实力。只要丁满和鳗鱼出击,很有可能会死在冥界大军的攻击下。据我判断,这次的结局应该同上次差不多,我们大雪山只要保存住实力,当冥界退走之后,仙界整体必然会发生很大的变化,那时候,我们就有了崛起的机遇。我已经将所学尽传于你,你要努力修炼,到时候,你要你能在仙界中闯出个名堂来,还怕孔雀不跟你么?”

    “舅舅,那边要等多久阿?我真恨不得立刻就去将丁满和鳄鱼杀了。不过,听您这么一说,他们也就是咱们大雪山的炮灰,总会斯的。“

    “你明白就好,我告诉你这些,就是不想让你在有任何冲动的表现,要想成大事,必须懂得个忍字。快回去修炼吧。“……

    听丁满说到这里,鳄鱼流露出咬牙切齿的神态,“海龙兄弟,我实在没想到,师傅竟然会这么对我们。如果没有我和大哥,大雪山能有今天的威势么?可是,师傅竟然只把我们当成利用的对象。怪不得我始终觉得师傅有些怪异。他根本就没把我们兄弟看在眼里阿!“

    海龙眼中冷光一闪,到:“那后来呢?你们放过了天诛那个混蛋么?”

    孔雀眼中流露出怨毒的光芒,到:“当然不,他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我们又怎么能放过他呢?不过。我们并没有杀他。只是当这叔叔的面,宣布脱离大雪山,从此再不受大雪山的约束。有的时候,杀一个人并不能令他最痛苦。“

    丁满眼中流露出一丝怪异的神情,看着有些不解的海龙道:“兄弟,天诛那个小所收的痛苦。恐怕比死还要凄惨的多。“一边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下身,似乎有些说不出口似的。海龙脑转的极快,顿时明白了丁曼的意思,失笑到:“难道你们。你们断了他那第五肢么?”

    孔雀噗嗤一笑,道:“是鳄鱼大哥动的手,你让他说好了。“

    鳄鱼眼中流露出一丝愤恨的光芒,道:“那小不是要非礼孔雀么?我们虽然脱离雪山,但毕竟受了师傅传艺之恩,不得不宝,所以,我才没杀天诛。但他那祸害女的物什却绝不能留。我直接用普通的冰刀给他来了一下,而却用冰骨凝血**毁了它附近的经脉。那就算再好的仙术恐怕也无法令他痊愈了,这回,那小应该在也起不了什么歪心。单是普通冰刀上蕴涵的毒素就够她一受的。“

    海龙笑道:“够狠.这应该是惩罚天诛最好的办法,杀了他,到是会脏了你们的手。可是,大棚明王就任由你们离开了么?他简直是自毁长城啊!“孔雀道:“叔叔当时连天诛的伤势都不顾了。想将我们留下来,但是,他的阴恨实在是我们无法接受的。我父亲被关押在大雷音寺中。从小我就跟着叔叔长大,我一直以为,叔叔是很疼爱我的,直到丁满大哥听到他与天诛的谈话后。我才知道自己错了,叔叔疼爱的是天诛,只有天诛才知道他的真正的想法。而我又算什么,只不过是他们眼中的一个外人而已。叔叔就算不想放过我们走也拦不住我们,在大雪山,没有人是丁满大哥和鳄鱼的对手,更何况,他们身上还有着双色冰刀。当初,我制作出双色冰刀的时候,从没想到会用来威胁自己人。“说到这里,孔雀眼中珠泪莹然,她对自己的叔叔已经完全绝望了。

    鳄鱼将孔雀楼入怀中,叹气道:“离开大雪山后,我们本想到七星去修炼。但孔雀的修为太弱了,那里的仙气过于强横,并不适合她。所以,无奈之下我们只能在仙界中游荡,希望能找到一个不错的地方停下来。当初师傅对天诛说的有一句话是对的。我和大哥身为星君,一旦冥届像仙界发动战争,我们决不能袖手不管。现在只是希望能过上几天平静的日吧。哦,对了,我已经同孔雀正式成婚了。“海龙道:“那恭喜二位了。既然你们已经脱离了大雪山,不如到五庄观去吧,我师伯镇元大仙一家会很欢迎你们的。五庄观还算清净,在那里也不会有人打扰你们什么。”

    鳗鱼看了丁满一眼,似乎等他决定。丁满深吸口气,毅然道:“虽然已经脱离了大雪山,但我们也绝不愿意依附于任何势力之下。海龙,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仙界这么大,我想,总有我们容身之地。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呢?先前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容貌?”

    海龙犹豫了一下,他虽然信的过丁满和鳗鱼,但事关重大,一旦自己已经回到仙界的消息外传,恐怕想偷袭白虎王主不要难的多了。

    鳗鱼看出海龙心中的忌讳,微笑道:“既然不方便说,那就算了。我们也要走了,有缘的话,他日再见。”

    “等一下。”海龙叫住三人,道:“其实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两位大哥也知道,我是属于仙界名宿一方的,而仙帝所做所为,我想你们也有所耳闻。在上次七星坪分手后不久,我就被仙帝带人偷袭了,身受重伤逃到人界,直到不久前才能返回。我想,仙帝应该认为我已经死了。所以,我暂时还不想让他知道我已回来,所以才会变幻成普通的样。两位大哥,这个秘密还请代为保守,或许,不久之后,你们就会听到一个令仙界震荡的消息吧。”海龙知道,如果不想失去对方的信任,就必须先要信任对方才行。所以他才简要的说了出来。

    丁满颔首道:“原来如此。海龙放心,这件事我们绝不会说出去的。不过,仙帝真的值得我们对付么?我们并没有到仙宫有什么强大的实力,恐怕单是五庄观已经足以令仙宫覆灭吧。你又何必隐瞒自己回来的消息呢?”

    海龙正色道:“两位大哥,我必须要提醒你们,千万不要小看仙宫的实力。当初,我就是因为有所轻视才吃了大亏。仙帝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仙宫中的仙实都只是一个替身而已,而真正的仙帝则在闭关修炼,现在仙帝已经出关了,仙宫完全掌控在他手中,而且,他还支配着一隐秘的力量。不瞒两位大哥,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要剪除仙帝的羽翼。”

    丁满脸色一变,突然道:“不好,鳗鱼,我们要赶快回大雪山,我不能看着大雪山就那么覆灭。”

    鳗鱼楞了一下,道:“大哥,你这是怎么了?大雪山怎么会覆灭呢?”

    丁满凝重道:“我们的离去,使大雪山实力大减,师傅再也没有什么倚仗。恐怕大雪山周围的一些小门派都会对其不利。而师傅现在只有两个选择,那就是依附于仙宫或者仙界名宿,我们大雪山的名头一向不是很好,仙界名宿们不会同意大雪山加入的。而我一直以为仙宫弱小,师傅不可能加入其中,但听了海龙兄弟的话,我才知道不久的将来,必然会同仙界名宿们对抗。那是根本不可能胜利的啊!不说仙界名宿中蕴含着多么强大的实力,单是佛界的支持也不是仙宫可以比拟。所以,我们必须要赶回去,让师傅从仙宫中脱离出来,否则,雪山一脉必然将走向灭亡。”

    鳗钱眉头微皱,凝视着鳗鱼道:“大哥,你还是放不下么?”

    丁满苦笑道:“你我兄弟从小在大雪山长大,受师傅教诲多年,难道你就真的能放的下么?”

    鳗鱼看向孔雀,正色道:“老婆,你决定吧。如果你不同意我回大雪山,我一定不会回去。”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