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重回仙界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心头一热,道:“敖广,你知道么?从我到龙宫以来,只有听你说的这句话才是最真诚的。不论从辈分还是年龄上看,我本来就是你的晚辈。而且我的名字也与龙宫有缘,你将我看待成侄确实没有什么错啊!以后,我就称您一声叔叔吧。您放心,我既然答应帮龙宫到仙界去,就一定会作到的。不过,等我走后,您一定要抓紧时间准备。毕竟,即使龙宫可以升入仙界,也只有那些达到仙人修为的才可以跟去。所以,您一定要在仙、佛二界同冥、妖二界开战前,尽量提升龙宫的实力。”

    敖广点了点头,道:“海龙,我一直没来得及问你,对于冥界的入侵,仙界有把握就付么?要知道,十万年年那一次,仙界可是完全处于下风的。即使加上佛界,也很难同冥界相抗衡。你也知道仙界是个什么样。十万年过去了,仙界与冥界的差距只会变得更大。”

    海龙抬首望向上方幽深的海水,叹息道:“叔叔,您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但那又能怎么样呢?仙界能退缩么?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仙界愿意被冥界完全吞噬,否则,我们就只有抗争到底这一条路可走。幸好佛界不像仙界那么颓废,否则,就真的一点胜算都没有了。现在,也只能尽人事而听天命了。希望如来佛祖能够带领仙、佛二界再一次将冥界打退吧。”

    微微一笑,敖广道:“别的我不清楚,但你的实力我却是知道地。冥界中人就算遇到你,恐怕也会很头疼的。走吧。我们一定还会见面的。”

    海龙眼中红光一闪,左手上燃起一团绚丽的火焰,火焰瞬间将整个九股托天叉完全吞噬在内,在他不断凝练中,九股托天叉渐渐发生着变化。当整柄九股托天叉被火焰烧的通红时,体积竟然缩小了几分。海龙用手向上轻抛,双手接连幻化出几道法印打入其中。光芒一闪,九股托天叉落于地上,尽半没于泥土之中。经过海龙地凝练。它的体积减少了三分之一,但重量却增加了一些,叉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寒光。

    “叔叔,这一年来我学会了无定风波,无以为报,就帮您把这九股托天叉重新炼制了一下。我想,您应该能用得趁手一些。”没等敖广说话,海龙的身上突然亮起一道金光。金箍棒骤然出现在无水空间之内,海龙站在金箍棒顶端向敖广挥了挥手,紧接着,金箍棒骤然膨胀,托着他的身体竟然那么冲破了海底莽林地束缚,扶摇直上而去。

    敖广仰望着上方,自言自语道:“叔叔,能得你叫我这一声叔叔,龙宫今后有福了。海龙啊!谢谢你。”

    东海平静的海面上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旋涡,旋涡中心处渐渐亮起一团金色的光芒。扑的一声,一道巨大的水柱打破了海面的,直冲而起,暗红色的光芒带着绚丽地尾焰冲入高空之中。渐渐隐没消失。海面又恢复了平静,先前旋涡爆发的地方,海水竟然凝聚成一个人脸似的形态,那张面庞上带着慈和的微笑,似乎在欢送着离去的光影。

    当海龙重新感受到纯净的仙灵之气时,突然产生出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回来了,他终于又回来了。脚下仙去缭绕,海龙缓缓闭上了双眼。经过人界一行,他地修为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只是顷刻间,意念已经蔓延到数千里之外。当他清晰的感觉到五庄观地存在时,已经确认了自己所在的方位。“飘渺,影,你们还在闭关修炼么?我回来了。”没有刻意催动,在思念的情绪下,下一刻,他已经出现在了五庄观的大门前。五庄观依旧漂浮在半空之中,蕴涵地气息依旧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海龙一眼就看到了正在打瞌睡的六耳猕猴,血液仿佛腾了一般,轻唤道:“六耳大哥。”违章在混沌之气的包裹下,清晰的传入恹恹欲睡的六耳猕猴耳中,六耳猕猴打了一个冷战,猛地从地上跃起。

    疑惑的看了看四周,六耳猕猴敲了敲自己的头,自言自语道:“看来我又做梦了,海龙这臭小,这么长时间也不来看我,却跑到我梦里来捣乱,非让我睡不好觉他才安心。”当初,海龙被地藏王菩萨安排到人界后,镇元大仙并没有把他消失的消息散播出去。所以六耳猕猴也不知道。正当他重新坐回先前位置,倚靠在五庄观大门旁准备继续打瞌睡的时候,他的肩膀突然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了。

    “六耳大哥,我可不是在你的梦里啊!”熟悉的违章再次响起,感受着那抓住自己肩膀大手的温度,六耳答缓缓回身,他看到的,是海龙微笑的面庞,看到的,是海龙那澄澈的双眸。“海龙,你,真的是你。”惊喜的呼喊着对方的名字,六耳猕猴用力的在海龙胸口上捶了一下。

    海龙装出吃痛了,苦笑道:“六耳大哥,要不要我用乾坤一袖再装你一次,省得你不认得我了。”

    一人一猴相互凝神着,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他们之间根本就不用多说什么,从对方的眼神中已经足以读懂一切。六耳猕猴摊开另一只手,道:“拿来。”海龙一楞,道:“拿什么?”六耳猕猴摆出愤怒的样,道:“当然是酒了,别告诉我你离开这么长时间,没去过人界。”

    海龙苦笑道:“人界是去过了,而且大部分时间一直都待在人界。不过,我急于赶回来,到是忘记去取点酒带过来。”

    六耳猕猴不满的哼了一声,道:“你这小,连酒这宝贝都能忘记。赶快进去吧,大仙一定知道你已经回来了。”

    海龙道:“六耳大哥,你的修为比上次见到时增强了不少,现在应该用不着地门了吧。五庄观也收了不少新弟,何不交给他们呢?”

    六耳猕猴轻叹一声,道:“不,我已经习惯在这五庄观门前的生活了。我是一个懒惰地人,不想再换地方。而且,我在这里,每次你回来的时候都能第一个看到。行了,别做小儿女态,快进去吧,我要睡觉了。”说着,将海龙推入了五庄观之中。他真的能睡的着么?那是不可能的。海龙的归来,令他心中异常兴奋,在仙界中,也只有海龙和小机灵和他关系最密切了。小机灵在灵台方寸山苦修,而海龙终于回来了。

    走近五庄观大门,海龙心中暖融融地,来到仙界以后,同在人界时已经完全不同了,在人界,除了飘渺、天琴、弘治和小机灵等少数几人以外。自己几乎没有任何朋友,大部分都处于对立状态。而到了仙界中却截然不同,即使在对立的仙宫中,也有陨雷天君和那吒三太那样的朋友在,海龙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改变造成的。仙界,相当于重生后地自己,确实已经不一样了。

    “你是谁?看来六耳大叔又睡觉了,竟然随便放陌生人进里。”正在海龙陷入沉思中的时候,一个清朗的违章将他惊醒。抬起头,海龙向对方看去,只见那是一名身穿道袍的仙人。看上去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的样,身材中等,相貌还算英俊,正警惕的看着自己。

    海龙微微一笑,道:“在下海龙,仙友可是五庄观中人么?”

    那仙人点了点头,道:“不错,我是五庄观三代弟明镜,师傅从纯阳真人。你到我们五庄观来干什么?先说清楚,否则我不会让你进去的。”

    海龙微微一笑,道:“原来你是吕大哥的弟,想必入门时间还不长吧,我也是五庄观弟,算起来,应该比你高一辈。”

    明镜疑惑地道:“比我高一辈,你怎么能证明自己是本门弟呢?该不是仙宫派来的奸细吧。”

    海龙哈哈一笑,道:“如果我要真是奸细,你以为自己还能站着跟我说话么?”一边说着,他伸出自己的右手,青红两色纠缠的火焰骤然升起,周围的温度顿时增高了许多,“太乙两极真火应该可以证明我的身份了吧。”

    明镜看着海龙随手用出的太乙两极真火,顿时松了口气,道:“明镜见过师叔。先前失礼,请师原谅。”

    海龙微笑道:“这是你职责所在,没有什么可失礼地。”他刚说道这里,意念一动,感觉到有两名仙人迅速接近。果然,光芒一闪,吕沿洞宾拉着荷仙姑的手出现在他面前,明镜一看到他们出现,赶忙上前恭敬的道:“弟见过师傅、师母。”

    吕洞宾仿佛没看到他似地,一个箭步飞身到海龙面前,“好小,你还知道回来啊!你那几个老婆前几天醒来后见你还没归来,正吵着要出去找你呢。”海龙眼中流露出一丝朦胧的光芒,“吕大哥,我这不是回来了么,你和嫂还好么?”

    荷仙姑俏脸一红,道:“都是修仙之人,别嫂嫂的叫,听起来怪别扭的。

    吕洞宾哈哈一笑,道:“我们结合都这么多年了,海龙是我地好兄弟,叫你一声嫂有什么,你就别害羞了。”

    海龙微笑道:“吕大哥现在得意的很啊!我现在还记得你追不到嫂时那可怜的样,那时,你还和我一起借酒浇愁呢。”

    吕洞宾尴尬的道:“臭小,刚一回来就取笑我,那都是当年的事了,还提起来做什么。我对你嫂,那可是绝地二心啊!”

    海龙拍拍吕洞宾的肩膀,嘿嘿一笑,道:“此地无银三百两,吕大哥,你可要小心了。我先去见师伯。”说着,不等吕洞宾琢磨过来,立即一个闪身,直接进入到五庄观深处去了。吕洞宾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就看到了荷仙姑不善的目光,赶忙解释道:“仙姑,我……”

    明镜在一旁吐了吐舌头,识相的跑到外面去找六耳猕猴,荷仙姑轻移莲步,走到吕洞宾身旁,看着他焦急的样噗嗤一笑,道:“你急什么,这么多年以来,我们几乎没有处片刻分离,我哪儿会多想什么呢?海龙不过是一句戏言而已,你对我什么样,难道我还不清楚么?”

    吕洞宾大大的松了口气,将荷仙姑搂入自己怀中,柔声道:“我本是聪明人,可一提到你,却变成了最傻的。”

    “师伯,弟回来了。”海龙恭敬的向镇元大仙施礼。身前人影一闪,镇元大仙托住他的双臂,眼中竟然有沾光闪烁,“回来就好。”

    海龙愣了一下,道:“师伯,难道五庄观出事了么?您这是怎么了?”

    镇元大仙摇了摇头,道:“我没事,海龙,你对我是不是一直心存疑问在,是不是认为,师伯实在太自私了。”

    海龙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道:“师伯,您为什么会这样说,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仙界啊!怎么能说是自私呢?弟这次出去时间过长,主要是因为……”

    镇元大仙抬起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叹息道:“你身上发生的一切我早已经都知道了。海龙,师伯这一声最后悔的有三件事。第一件,就是我辜负了一个人的感情,第二件,是错看了仙帝,而这第三件,就是不该因为自己的想法让你以身涉险。如果这次你不能平安的回来,师伯的心永远都不会平静。孩,今后不论是我,还是其他任何人,都不会再要求你什么了,只要你愿意,可以做任何你喜欢做的事。即使是带着你的妻们到冥界去寻找那位叫天琴的姑娘,我们也绝不会怪你。这一切,都由你自己来决定。”

    虽然海龙不知道镇元大仙为什么会这么说,但他能清晰的感觉到镇元大仙的真诚。摇了摇头,道:“师伯,您别这样。一直以来,您对弟只有支持和帮助,弟对您的尊敬就像对师傅一样,您并没有强求我做过什么,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自己选择的。而这次的事,是谁也无法预料的。或许,是因为我得到了日耀星君的称号,才会被仙帝注意。这都不是您的错啊!您用不着自责什么。况且,我现在不是没事么?”

    镇元大仙注视着海龙的双眸,轻轻的摇了摇头,道:“这就是你与仙帝之间的不同。虽然,在人界时的你性格有些乖张,但你的内心却是善良的。你对权利没有任何**。你师傅这一声做过很多错事,也做过很多对仙佛二界有益处的事,但我认为。他能收你这么一名弟却是最幸运的。当初,悟空在你即将升入仙界之前来找我时说起你的事,我还又些不以为然,后来之所以决定协助悟空帮你提升修为,也只是看上了你的所具有的至阳之体而已。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一次又一次给我带来了惊讶。你的改变令我欣慰。”

    海龙低下头,道:“师伯,海龙能够有今天,其实和您有着很大的关系。您还记得当初我刚升入仙界后您对我说的话么?是您那翻对浩然之气的解释震撼了我的心。在那以前,我从来没认为过自己作错了什么。但听了您的话之后,我明白了许多许多。”

    镇元大仙笑了,所有的担心全都消失,他知道,自己这些仙界名宿们期待的人终于成熟了,“海龙,把你当初被仙帝所伤的事告诉我吧。从地藏王菩萨把你的消息传来到现在,我始终都不明白。仙帝凭什么能把你逼入绝境之中。以混沌之气的特性,至少你也可以向我们求援啊!”

    听到镇元大仙提起地藏王菩萨,海龙不禁想起分离时那动人的一吻,他而后内清楚,自己同地藏王菩萨也只有那一吻的缘分,因为,经过那短暂的情感纠葛。地藏王菩萨已经看破一切,但是,虽然只有一吻。只有那短短的片段,却已深深的印入海龙内心最深处,永远也无法忘怀。“师伯,当时的情况是我没有想到的。如果我说的不错,灵台方寸山的云阳师伯和蓝灵儿师姐应该都已经消失了吧。”

    镇元大仙点了点头,道:“是的,前些年我还收到了菩提祖师的仙扎,请我帮忙寻找云阳父女的下落,可我令弟遍寻仙界,却始终没有他们的踪影,难道你被仙帝所伤,与他们有关么?”

    海龙道:“当时,我刚从土圣兽玄武王前辈那里离开,就收到了云阳师伯的仙扎,他让我立刻赶到灵台方寸山去。我没有多想什么,就立刻前往。但是,在路上,我却被仙帝带人伏击。据仙帝说,是他以蓝灵儿师姐的生命威胁云阳师伯向我发出仙扎的。恐怕云阳师伯和蓝灵儿师姐,那时,仙帝协同白虎王二郎神已经那个擅长枯骨刀法的碧落,以特殊的方法组成了四象连环绝对空间,将我限制在其中,即使是金箍棒配合混沌之气也无法短时间内突破,他们也不会给我突破的机会,”当下,海龙当时遭遇伏击的情形详细的说了一遍,“,仙帝下手真狠啊!就在我以为自己已经成功逃脱的时候,却中了他的镇魂针,如果不是地藏王菩萨及时相救,恐怕我就真的在劫难逃了。我能活着回来,可以说全拜地藏王菩萨所赐。我并不怪云阳师伯,毕竟那关系到蓝灵儿师姐的生命。”

    镇元大仙眼中流露出浓重的杀机,自从海龙同他接触以来,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这位师伯的负面情绪。:“仙帝,我处处忍让,你却做出如此卑劣的事。看来,我们之间的事确实需要解决了。”

    海龙吓了一跳,道:“师伯,您不是要向仙宫发动攻击吧?现在可是非常时期,冥界再过不久很有可能会攻过来。当初您曾经说过,一旦同仙宫发生争斗,必然会元气大伤,那时候,我们还怎么有实力同冥界对抗呢?”

    听了海龙的话,镇元大仙冷静了许多,“海龙,这件事到底要如何处理我还需要同原始天尊商量一下。不过,仙帝现在的作为已经令我很难再忍受下去了。虽然同仙宫决战会令仙界元气大伤。但是,如果在冥界进攻的时候,仙帝突然退缩,或者从背后偷袭我们,又会怎么样呢?结果恐怕会更加糟糕。或许,我们真的应该先统一整个仙界后,再想办法与冥界对抗。我收到了燃灯佛祖传来的讯息,据他说,如来佛祖就要出关了,不但当初所受到的创伤能够痊愈,而且很有可能佛法还会增强许多。而冥帝当初重创在佛祖手中,未必就能有那么好的运气。没有冥帝的话,只要佛界全力支持我们,仙界就算力量弱一些,也未必不能同其相抗。”

    海龙点了点头,道:“师伯说的虽然有理,但我始终觉得不妥。现在并不是我们向仙宫发动攻击的最好时机。还望您三思。不过,有件事您恐怕还不知道。地藏王菩萨已经决定全力支持我们一方,而且,在我从镇魂针的阴影中解脱出来时,她的佛法修为似乎整体提升到了另一个境界。虽然我还不能肯定,但很有可能。地藏王菩萨已经达到了同如来佛祖同样的阶段。要是那样的话,我们的把握性就要高的多了。”

    镇元大仙眼中一亮,道:“这是个好消息,不过,你暂时先不要透露出去。至于同仙宫之件的事我确实需要再考虑考虑。去见你的妻吧。她们自从三年前结束闭关以来,几乎每日都来我这里问你的消息。都是我太自私了。拆散你们四百多年。”

    海龙想到马上就能见到飘渺和影,顿时心头一热,道:“师伯,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您何必再多想呢?哦,对了,您可千万不要把我这次被仙帝所伤的事情告诉她们。我不想让她们担心。师伯,我的火属性混沌之气现在已经大成了。今后,我,我实在不愿意再与飘渺他们分开。”

    镇元大仙微笑道:“我先前不是说了,以后不论你想做什么,师伯都毫无保留的支持你。去吧。我会替你保守秘密的。”

    海龙再次恭敬的向镇元大仙深施一礼后,转身出了后殿,没有任何犹豫。他直接用出了挪移之法。眨眼间,已经来到了自己当初同飘渺影居住的地方。内荷花池上,水雾朦胧。两间小木屋紧密相连着。海龙站在屋门口,凝视着那扇木门,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只有温柔。

    “飘渺姐姐,我出去采点莲回来,你这几天都不怎么吃东西,这样下去,会对身体不好的。虽然以我们的修为可以不吃东西,但你老这么闷着,会影响法力的。”清冷的声音中充满了关切。

    “影,不用了。我真的不想吃。你就会说我,近一年以来,你不是也放弃了修炼么?海龙外出这么久,一直都不回来,我又怎么能不担心呢?现在仙宫和镇元大仙师伯一方势同水火,我真怕仙帝会对他不利啊!你难道不记得,在我们闭关不久后都有心惊肉跳的感觉,如果不是镇元大仙师伯帮助我们稳定情绪,恐怕我们都要走火入魔了。我们与海龙心念相连,现在想来,恐怕那时他就已经遇到危险了。”

    “飘渺姐姐,要不咱们走吧。去找他。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只能在这里干着急。”

    “不,我们不能离开这里。我们在这里等他,他最起码知道我们在何处,如果我们离开了,当他回来时找不到我们,一定会很着急的。”

    “姐姐,你尽会为他着想,可他呢,一点也不会以咱们为念。仙界这么大,能人众多,难道还缺了他一个不成。哼,等他回来,我一定不理他。”声音中虽然带有一些怒气,但却难以掩饰其中的关怀。

    “影,你啊,就是嘴硬。我看,你对海龙的思念一点也不比我少。每天晚上你睡着了做梦时,都会念叨着他的名字呢。他要真回来了,你舍得不理他么?”

    “讨厌拉,姐姐你不信么?要不我们打赌好了,如果他回来了,我,我就三年,不,一年吧,都不理他。”

    如同银铃般的笑声响起,“好,我跟你赌了,如果你赢了,以后就由我照顾海龙的起居,可如果你输了呢?就罚你每天说一百句话。”

    “好,我跟你赌了。不就一百句话么,我还输的起。”

    “那你可要小心了,海龙那十八般软功可是很厉害的哦。影,你要是每天都能像今日这么开朗该多好,老憋闷着,会令你的心情越来越抑郁。跟你说会话心情好了许多。你就去采莲吧。我们随便吃一点,也该修炼几天了。”

    吱呀一声,木门打开,窈窕的身影出现在海龙面前,影比海龙离开的时候瘦了一些,青色长裙衬托着她那傲人的身材依旧那么动人,只是那绝美的面庞显得有些苍白。“啊——”当影抬头的瞬间,她看到了呆立在房门外的海龙,不禁惊呼出声。下一刻,泪水毫无征兆的夺眶而出。那晶莹的泪珠,打湿了她身前的衣襟,全身颤抖着说不出话来。这一刻,她早已经忘记了刚刚赌约,眼中只有那熟悉的身影。

    “影,你怎么了?”门开,一身白衣的飘渺跟在影后面走了出来。当她看到海龙时,反映比影更加强烈,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颤声道:“海龙,海龙,你终于回来了。我们等的你好苦啊!”在仙气的衬托下,她如同飞鸟投林一般扑入了海龙的怀中。

    海龙紧紧的搂着飘渺的娇躯,直到此刻,他才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充实,还有什么比佳人在怀能令一个男人兴奋的呢?但是,海龙的兴奋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他抱着飘渺飘飞到影身旁,小心将飘渺推离自己的怀抱,柔声道:“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们。让你们如此痛苦的等待。”

    下一刻,海龙骤然飞退五米,反手一掌,印在了自己的胸口上。红色气流冲天而起,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身体缓缓的委顿于地。

    不论是飘渺,还是影,完全被海龙的作为惊呆了,两人不分先后的扑了出去,扶住海龙的身体。

    飘渺颤声道:“龙,你疯了么?”

    海龙摇了摇头,虚弱的道:“这是我给自己的惩罚。为了我的事,让你们苦等,是我对不起你们啊!原谅我好么?我错了。”

    影内心中蕴藏的感情顷刻间爆发了,紧紧的搂住海龙,哽咽道:“别说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只要你回来就好。只要你回来就好。”

    海龙反手搂住影,让她的头靠在自己怀中,朝着泪流满面的飘渺递出一个安慰的眼神,柔声道:“你们扶我回屋吧。终于回家了。”

    在飘渺和影的搀扶下,三人回到了木屋之中,海龙分别握住飘渺和影的小手,分别在她们的额头上轻吻着。

    飘渺突然扑哧一笑,引的海龙海龙和影看去,“影啊!你可输了啊!刚才还说一年不理他,现在可连一柱香的工夫都没有。”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