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重得金箍棒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傻孩,其实对我来说,这些都是无所谓的,就算不与大海融合,我也不可能离开这里的。你的到来带给了我很多的满足。记住我刚才教你的法力运行路线,从我刚与你接触时就发现,你所修炼的功法距离突破大成还差一分,我已经将身体里保留的混沌王原力都输给了你。或许你现在还没感觉到,但你自称的火属混沌之气已经达到了顶峰,恐怕,在六界之中能够与你抗衡的人已经很少了。失去了原力,我要支持不住了,不能再和你多说。不要难过,有空的时候来大海看我吧。”整个无水空间剧烈的颤抖起来,顷刻间,周围的符号完全消失了。海龙只觉得全身一紧,他又能感觉到海底莽林所带来的压力。

    无水空间依旧是那么沉静,但是,这里却已经不一样了,那令海龙异常熟悉的感觉消失,似乎所有生气刹那间不见了。他走了,海龙确信,他已经走了。混沌王的原力对海底深处的前辈是多么重要啊!他竟然给了自己,海龙心中的震撼是无以复加的。虽然他现在早已经修得一身浩然正气。但如此舍去自身修为而成全他人的事,他还是做不出来的。背转身,面对着茫茫大海,海龙跪了下来。恭敬的磕下三个响头。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里也会感觉到莽林的压力。”敖广飞身到海龙身旁,吃惊的询问着。

    海龙站起身,轻叹道:“因为。一直掌控这里的那位前辈已经消失了。龙王,你退残些,我现在要收回金箍棒了。”

    海龙眉头微皱。道:“龙王,你先前曾经说过,不会阻止我带走金箍棒的。仙界即将大变,如果没有它的帮助,我很难有所作为。”

    敖广在见识过海龙的强大修为后。又怎么敢得罪他呢?苦笑道:“星君勿怒,先前我是答应了你,但是那时我却忘记了一件事。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或许你刚才没有注意到,在定海神针重新回归的刹那观音菩萨当年所布下地木制已经被破坏了。也就是说,四海现在完全依靠着定海神针来震慑。一旦你将它取走,恐怕银色天空书屋四海内将生灵涂炭,甚至会影响到整个人界。为了万千人界生灵,我请求你,放弃带走它的念头吧。”

    海龙笑了,双手背于身后,凝望着定海神针上的五个大字,微笑道:“龙王,你觉得我的修为同观音菩萨相比如何呢?”

    敖广楞了一下。道:“这个,我说不好,观音菩萨充满了祥和的佛力。而星君你则充满了令人几乎无法抵御的霸气,那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我也无法贸然相比。”海龙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是实情。观音菩萨也是我最敬重的人之一。但是经过了这么多年。我自信,就算修为无法同菩萨相比,但取代菩萨的法力震慑住四海还是没就问题的。而且,有件事你可能还不知道。先前你所说的上古仙阵已经消失了。”

    敖广惊讶的道:“消失了?是啊!似乎感觉是不一样了,这无水空间虽然依旧保持着,但已经无法消除莽林所带来的庞大压力。”

    海龙叹息道:“在你说的上古仙阵中,其实一直住着一位前辈。仅仅凭借定海神针,根本无法定住四海,而定海神针本就是那位前辈创造出来的。就在刚才,经过同那位前辈的交流,我知道,他已经决定将自己的神识完全与四海融合。从今以后,四海即使没有了定海神针没有了观音菩萨的禁制,也不会再有疯狂的肆虐。退一步讲,就算没有这位前辈地牺牲,我也可以用法力取代观音菩萨的禁制。”

    敖广明白了海龙的意思,虽然心中还有些忐忑,但已经信了几分。海龙递给他一个坚定地目光,“放心吧龙王,如果取走定海神针真的会令四海颠覆的话,我会立刻将其插回原来的位置。”说完这句话,海龙抬起自己的右手,缓缓按在了如意金箍棒粗大的棒身上。

    在敖广紧张的注视下,海龙沉声道:“小,小,小……”光芒流转,金箍棒上亮起耀眼的金光,嗡的一声,它仿佛在兴奋的呻吟着一般,巨大的棒身迅速缩小着,转瞬间已经到了海龙经常使用时的大小。海龙右手紧紧的握住棒身,喝道:“老伙计,我们又在一起了。”

    金箍棒破土而出,整个海底莽林都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敖广心中一紧,但他紧接着就发现,正台海龙所说,海水并没有因为金箍棒的离开而有所肆虐。压力依旧没变,除了颤抖了一下之外,海水再没有任何变化。

    感受着金箍棒上传来的兴奋,海龙心中百感交集。回来了,金箍棒终于回到了他的手中。仙帝啊当初你的种种计算不但没有毁灭我,反而帮助我促成了火属性混沌之气达到了最高境界。我会去找你的。不久之后,仙帝这个位置再不适合你,你将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忏悔。

    “龙王,现在你可以相信我的话了吧。金箍棒的事情已经解决,我想,你现在可以开始传授我龙宫绝学无定风波。”

    敖广长出口气,道:“希望四海能永远都像现在这样平静。星君,你是我见过,最深不可测的仙人。没有你师傅的锋芒毕露,多了一分沉稳,但从你能够拿回金箍棒,就证明了你修为还在你师之上。看来,史的选择是没有错误的。我不但愿意将无定风波传授给你,还可以将完事的风波十二叉相授,希望能对星君有所帮助吧。”一边说着。他右手一震,掌心中多了一团黑气,紧接着,黑气流转,瞬间变长,一柄巨大地九股托天叉出现在他手中。手臂一振。九股托天叉顿时在空中幻化出无数叉影,无水空间外的随之荡漾。

    海龙微笑道:“龙王,我本身已经学过许多仙法,风波十二叉对我的作用并不大,所以。我想学的只有无定风波一式。这样好了,我只守不攻,你用无定风波攻我,让我看看它的威力如何。”如果无定风波没有预想中的效果,就算学了又有什么用呢?”

    敖广点了点头,手中九股托天叉前指,光芒流转中,九股托天叉一抖。同时划出九道光影,敖广以臂带叉,横划而出。奇异地景象出现了,他的九股托天叉每划过一尺,就会立刻出现九个光环,光环有大有小,各不相同。有顺时针旋转的,有逆时针旋转的,还有不断翻转的。但它们地目标很一致,那就是海龙,随着敖广左一叉右一叉的连划,顿时有数百光环不断向海龙套来。宛如无穷尽一般。

    海龙没有用攻击抵消它的攻击,只是召唤出龙翔天极神铠守护自己。他清晰的发现,那些光环并不具有任何攻击力,即使套在了自己身上也没有太多的感觉。大部分光环一套在自己的龙翔天极神铠上就立刻消失了,只在很小一部分停留在铠甲之上。

    所有的光环全部消失了,海龙有失望的道:“龙王,这就是无定风波么?你有没有出全力?”

    敖广微笑道?”在星君面前,我又怎么敢留手呢。星君,你是不是什么都没有感觉到。那是因为你始终身处在原地不动。无定风波本就不是攻击仙法。你本体不动。自然感觉不到它地威力。你现在可以试试向我攻击。我刚才已经用全力了,应该会有一点效果的。”

    看着敖广信心满满的样,海龙意念一动,想催动自己的身体前行。果然,就在他身体有所动作的瞬间,龙翔天极神铠外突然亮了起来。先前消失的所有光环骤然同时出现,将自己的身体完全包裹住,整个身体犹如一个大粽一般,难以动弹分毫。海龙有意试试这无定风波威力到底如何。体内混沌之气骤然并发,暗红色地气流顿时染在了那一圈圈光晕之上。海龙大喝一声,所有光环同时破裂,束缚消失了。

    敖广目瞪口呆的看着海龙,他从没想过有任何人能在不防御的情况下被无定风波定住竟然能如此快速地破开束缚,喃喃的道:“如果星君一开始就全力防御,恐怕无定风波对您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无定风波的强弱,会随着使用者修为高下而有所不同。如果从您手中用出,恐怕如来佛祖也未必能逃脱束缚啊!海龙带给他的一个又一个惊讶,已经令他有些难以接受了。

    虽然利用混沌之气暖意挣脱了无定风波,但海龙对无定风波地威力还是非常满意的,毕竟,以自己的修为比龙王敖广高的太多,如果在修为相差不多的情况下,挣脱起来恐怕就没有这么容易了。只要自己将这无定风波之法学会,就再不怕那碧落的柘骨刀限制了。

    敖广将手听九股托天叉递给海龙,道:“星君,想学无定风波,其基础是我们龙宫的碧海神通,如果没有碧海神通为基础,是无法施展出无定风波真正威力的,我先将碧海神通的修炼方法传授给您,然后再详细讲述无定风波的法门吧。”

    海龙点了点头,以他的火属性混沌之气,只要知道修炼方法,就可以直接转化成碧海神能宾表现形式,正是因为有这些得天独厚的条件,海龙都能掌握这么多仙法。当下,在敖广的讲述中,海龙将碧海神通印在了自己神识深处,一边抵御着海底莽林中的巨大压力,一边不断的学习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碧海神能神秘荓不困难,但无定风波确实神奇,为了掌握其中的微妙,海龙花费了大量的时间。

    ……

    冥界。火湫缓缓从静修中清醒过来。自从天琴进入闭关之后,她独自一人在冥宫中苦修,当初冥帝的指点下,她的麒麟圣火突飞猛进。终于在不久前突破了最后的瓶颈,达到了火麒麟真正的顶点。虽然她还不能确定自己是否能够战胜白虎王,但是,她已经再也等不下去了。这么多年以来,她的身心早已经被仇恨浸透,也正是在恨意的驱使下,修为都能达到现在的程度。

    “我要离开这里,我要去找白虎王那混蛋报仇。我一定要城回父亲失去的一切。”金湫紧紧的握住双拳,全身麒麟圣火之力迸发,周围方圆数十米的地面完全干裂,轰然巨响中,形成一个深达三米的大坑。

    “好,不愧为四大圣兽之一的传人。你的麒麟圣火单凭气势已经足以令任何敌人胆寒了。”暗影中走出一个挺拔的身影,缓步来到火湫身旁。森冷的气息竟然将火湫身上散发的火之力压迫的回收了几分。

    “你来干什么?”火湫冷冷的问到。

    “我来,是因为我感觉到你要离开这里的意愿,难道不是么?”在火湫身体周围燃烧的火焰映衬下,暗影的容貌显现出来,正是冥卫统帅冥生。火湫猛的转过身,面对冥生道:“怎么?难道你想阻拦我么?我下定的决心是不会有任何人能够改变的。”

    “不”,冥生摇了摇头,“我没有阻拦你的意思,如果我真的要阻拦你,你也绝对无法离开冥界。”

    火湫眼中寒光大放,澎湃的火之力燃烧而上,在她那傲人的娇躯上凝结出一层强国富民的暗红色鳞片,双手已经变成了坚实的利爪,“既然你不想阻拦我,我立刻离开。我现在心情不好,不能保证是否会向你发动攻击。”

    冥生平静的看着火湫,道:“如果我说,我要帮你离开这里,你还会赶我走么?虽然你已经达到了圣兽的修为,但是,以你的情况,要想从冥界穿行到仙界去,恐怕还是有难度的,一个不好,就会在六界甬道中迷失。那时,别说是报仇,恐怕能否活都会成为很大的问题。”

    火焰黯淡了几分,火湫皱眉道:“你要帮我?据我所知,你在冥界中除了听从冥帝的命令以外,根本不会做任何多余的事。

    冥生冷然道:“不错,我的灵魂早已经给了帝君,我只会遵从帝君的命令行事。我之所以要帮你回到仙界去,自然也是帝君的指示。天琴帝君已经继承了老帝君的位置,我想这点你应该知道吧。老帝君早已经进入了闭关之中。而天琴帝君在五百年前也进入了修炼状态。据我判断,用不了多长时间,天琴帝君就会破关而出,而那时,就是我冥界大军杀向仙界的时刻。火湫,你的心思我明白,仇恨早已充斥在你的血液中。没有人会阻止你报仇。天琴帝君一直将你视为亲姐,她自然不想你出事。当戾峰和戾无夫妻进入妖界修行后,天琴帝君临闭关之前曾经吩咐我,一旦你有离去的意向,我一定要帮你返回仙界之是。合你我之力,送我回仙界应该是一件很容易的事。现在,你还有所怀疑么?”

    听冥生提起天琴,火湫的神色顿时缓和下来,一直以来。她始终在修炼中,当她从修炼中清醒过来时,天琴已经闭关了。听到天琴在闭关之前还在关心自己,她那因为仇恨而冰冷的心顿时温暖了许多。自从妖界中地杀戮后,她始终无法摆脱那嗜杀的感觉,考虑到此刻才清醒了一些。

    “既然是天琴命令你帮我。那你现在可以带我去冥界通往仙界的甬道了。等天琴出关后你告诉她,不论我能否成功报仇,她永远都是我的好姐妹,即使她带领冥界大军攻击仙界,我也不会与她对立。或许,我们还会站在同一战壕也说不定,毕竟我早已经对仙界寒心了。”

    冥生冷漠的面宠上流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现在咱们可以走了。不过,在临走之前,天琴帝君还有一件事要嘱托你。她希望你到仙界后,能查找一个叫海龙地下落,当初,天琴帝君说出海龙这个名字时,情结波动很大,那个人应该对她非常重要。”

    “海龙。”这个熟悉的名字勾起了火湫的记忆,那个唯一能令自己心弦波动的男人到底怎么样了呢?

    “天琴帝君说,那个人很有可能已经死在了仙帝手中,只是希望你能找到他的神识,或者是残留地气息而已。”说到这里。冥生眼中流露出一丝寒光。火湫全身大震,失声道:“什么,海龙死了?这怎么可能,以他的修为。仙界能击败他的人虽多,但想杀他却不是那么容易的。”

    冥生摇了摇头,道:“这我就不清楚了,或许是帝君并不想让我知道太多吧。她只是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为什么你非要去大闹仙宫呢?”

    冥生不明白,火湫又怎么会不明白呢?海龙大闹仙宫的理由只会有一个,那就是因为飘渺。一股难言的悲愤充斥在她胸臆之间。火湫恨声道:“仙帝,仙帝。我的敌人又多了一个。冥生,请你转告天琴,我一定会尽自己地全力去寻找海龙的下落。不过,海龙的运气一向很好,我不相信他会那么轻易的死亡。等天琴带领冥界大军攻入仙界之时,我一定会赶去与她相会的。圣兽的称号算什么,我早已经不把自己看做是仙界中人了。既然仙界中的仙人们如此卑劣,到不如让冥界一统,至少,那时天琴就可以以帝君地身份操纵一切了。”

    冥生淡淡的道:“今日你所说的一切,我会一字不差地转告天琴帝君。咱们走吧。我会以自己的冥魔之力打开通道,你要利用那瞬间的开启返回仙界。不久之后,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黑、红两色光芒同时起,冥生和火湫消失在那被麒麟圣火炸出地大坑之中。

    海底莽林,一圈圈红色的光圈亮起,光圈几乎覆盖了整个无水空间,敖广根本来不及反应,无数棒影朝敖广身前劈来,但当棒影即将临近之时却又硬生生的停止在空中,并没有对敖广造成丝毫伤害。但仅仅是棒身带出的庞大气势,已经压迫的敖广难以喘息。所有的光芒全部消失了,海龙手持金箍棒出现在敖广身前,左手中粗大的九股托天叉一挥,解除了敖广身上的束缚。“龙王,你觉得我的无定风波使用如何?配合金箍棒的攻击,应该没有任何间隙吧。”

    敖广粗重的喘息了和声,由衷的赞叹道:“星君悟性之高,远出我意料之外。当初,在您向我要求,想学习无定风波之时,我之所以答应,其实还是有私心的,因为我觉得,您根本不可能学的会龙宫碧海神通,毕竟,每一种仙法都有着不同的特性,很容易产生相克的效果。可没想到,短短的几天时间,您就已经掌握了碧海神通的运行。仅用一年,无定风波在您手中用出,威力已经不是我所能想象的。”

    经过一年的相处,海龙同东海龙王敖广之间已经不像开始时只是利益的关系了。彼此之间亲近了许多。海龙微笑道:“这就是混沌之气的妙用了。混沌之气是可以转化成任何法力的,不过,当初在向你学习碧海神通运行方法时我也十分忐忑,因为毕竟你的碧海神通属水,同我的火属性混沌之气有相克地可能。但后来上手后。我发现,只要将火属性混沌之气以碧海神通的运行方法运转,也可以使用出无定风波。所以,我的无定风波同你是完全不同的。其中蕴涵着火之力而不是水之力。我想,现在我应该可以出师了。”

    海龙在敖广的指点下足足苦修了一年,才将无定风波其中中诀窍完全领会。得到如此仙法。他早已有了如虎添翼的感觉。即使再次面对仙帝四人地围攻,他也有全身而退的把握。更何况,现在的龙翔天极神铠也不是以前可以相比的,他的火属性混沌之气更是修炼到了顶峰。举手投足之间所产生地法力,都足以令敖广颤栗。虽然海龙不知道自己与佛界之主如来佛祖相比如何。但他确信,除了如来佛祖以外,仙佛二界恐怕已经没有自己的对手了。法力修炼到如此程度,他知道,自己已经完成了镇元大仙交付的使命。是时候该回去看看妻们了。

    敖广微笑道:“其实,星君的以火属性混沌之气用出的无定风波在威力上还可以更上层楼啊!”

    海龙点了点头,垂首看向手中已经有无数裂痕的九股托天叉,道:“你这九股托天叉虽然比起地府中的五股托天叉要强的多。但本身质地还是不得。根本无法承受我太多地混沌之气。说也奇怪,这无定风波竟然必须以叉作为法器才能施展的出,否则,用金箍棒施展的话效果会更好。敖广,难道就没有办法袪除这个局限性么?”

    敖广摇了摇头,道:“这个局限性是不可能袪除的,因为无定风波本身就是在风波十二叉的基础上而创,其所施展的法力完全符合叉的特性。以星君地实力,如果用金箍棒强行使出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也试过了,那样的话。威力至少会减弱一半以上。”

    海龙苦笑道:“是啊!可你这九股托天叉马上就要破碎了,它本身质地不行,就算我用火属性混沌之所凝练,也好不到哪儿去。我到仙界中也有些年头。到没听说过有哪位仙人拥有一件强大的叉形仙器,实在找不到,我也只好将这九股托天叉重新凝练后勉强使用了。”

    敖广神秘地一笑,道:“不,强大的叉形仙器还是有的。而且非常适合星君使用,那件仙器虽然本身并不具备太强大的攻击力,但是质地却非常好,如果能以九天神禁之法在其上施加更多地限制性法阵,必然会成为星君的一件趁手法器。”

    海龙眼睛一亮,道:“还有这么好的法器么,你怎么早不说,快告诉我在哪里?”

    敖广微笑道:“星君一直在苦练无定风波,我可不敢打扰,而且现在也不晚啊!其实,风波十二叉一直有个秘密。施展这套叉法时使用叉形法器并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只有戟才是最好的。而且一定要是半月戟才行。而据我所知,在仙界中有一处地方,曰碧波潭,因为整体实力提升,又有水对兽白虎王相助,才到了仙界,单成一派。碧波潭也有自己的龙王,由于他们这一派在仙界中过于弱小,所以一直隐藏在下仙界之中,很光与其他仙人打交道,所以并不出名。那碧波潭龙王有一女,这龙王和他的女儿修为都不如何高深,当初白虎王之所以肯帮助他们,是因为看上了碧波潭龙王女婿的修为。据我所知,那碧波潭龙王的女婿九头驸马法力高深,还在我之上。其擅长使用的法器,就是我所说的月牙戟,只要星君能得到这件发起,必然能将无定风波发挥到极限。”

    海龙嘿嘿一笑,道:“好你个老敖广,我怎么感觉你有点公报私仇,想必这碧波潭龙王同你有点仇恨吧。”

    敖广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与我到没什么仇恨,但那九头驸马却同我侄儿小白龙有着不浅仇恨,当年,我那傲被观音菩萨点化之前,曾经与碧波潭龙王的女儿有婚约在先,可谁知,后来那九头驸马突然出现,竟然强行横刀夺爱,凭借白虎王在仙界中的实力,我们四海龙王也不敢如何,只得吃了个哑巴亏。说起来,我那侄儿同你师傅斗战胜佛孙悟空还有兄弟之情。你去拿那月牙戟,顺便帮我侄儿报仇,也算是帮你师傅吧。”一边说着,他从怀里拿出一颗珍珠递给海龙,接着道:“这颗珍珠中有前往波潭的地图。你只要用神识探察就能感觉到。”

    海龙接过珍珠,微笑道:“看来你早有准备啊!不过,这月牙戟我要了,你侄儿的仇我也帮他报。我最痛恨的就是抢别人老婆的人。”当初仙帝想要抢他的飘渺,海龙直到现在一想起还愤懑难平,听了敖广的话,顿时生出同仇敌忾的感觉。

    敖广叹息一声,道:“天下地不散之筵席,看来,星君是要离开了。”

    海龙微笑道:“怎么?不舍得我走么?记得我刚来时,你那一脸苦涩的样,似乎巴不得把我赶走呢。”

    敖广有些尴尬的道:“那时我哪儿知道你是出于什么目的向我提出交换条件啊!其实,就算老龟不帮你,我也无法拒绝。毕竟,你的实力那么强,就算拆了我这龙宫,我能怎么样?不论是在六界中的任何地方,实力总是可以代表一要的。幸好我的选择没有错,你不但修为高深,而且也确实想帮助我们龙宫。所以,我才竟无定风波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你。否则,我要是藏私一些,你也是无法发现的。我们一起在这海底莽林中待了一年,不论是人、是仙,都是有感情的。我不怕你生气,其实,在我心中,早已经将你如同侄一般看待。”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