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混沌王的分身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没等敖广反应过来,海龙眼中红光大放,身上的天极神甲变成了红色,一对巨大的翅膀出现在他的背后,一顶精致的暗红色头盔已经出现在海龙的头上,头盔前端成五叉竖起,覆盖海龙额头部位的中央处,一颗鸽卵大的黑色宝石灼灼放光,紧接着,一身暗红色的盔甲瞬间遍布海龙全身取代了先前的天极神铠,铠甲细密,每一处都由菱形甲叶覆盖,即使在海龙唯一没有防护的脸部,也出现了一层灰色的光晕防护,胸前的胸铠的中央,也有一颗同样的黑宝石,但体积却要大了许多,如同护心镜一般覆盖在那里。盔甲完全贴身,勾勒出海龙伟岸的身材,头上三叉盔中黑宝石光芒黯淡,但却散发出一股无比恐怖的气息,甲叶散发出暗红色光芒,那对超脱以前龙翔天极神铠时完全不同,首先在体积上大了许多,而且上面的每一根暗红色羽毛中央都带着一道黑线,羽毛上的暗红色光芒仿佛在旋转一般,以前龙翔天极神铠上所化的利刃都不见了,但是,在海龙身体周围,却盘旋着一条若隐若现的紫色巨龙。巨经的身体虽然不像敖广那样巨大,但也足有十余米长,海龙的身体仿佛铠甲变化的同时膨胀了几分。如果仙帝此时看到海龙身上的变化,一定会认出,这就是龙翔玉最高的第四变——身外化龙。

    敖广顿时意识到海龙话听意思,惊呼道:“星君,难道你想……”围绕着海龙身体周围的那条紫色幻龙给他带来了巨大地震撼。敖广属于经族,虽然他没有青龙五那样高的修为,但毕竟也是龙族中的一员,而海龙释放出的这条紫色幻龙,带给他的是龙族王得的感觉,令他产生出顶礼膜拜地感觉。

    海龙微微一笑。道:“虽然我的修为未必比的上师傅,但还是可以试一下的。不久前,我遭到了仙帝的暗算,金箍棒被全用法宝金刚圈收去了,今日正好趁此机会夺回来。龙王不必担心。我只会用法力去引动这里的古仙阵,就算不成功,也绝不会对这里有任何破坏。”

    敖广眼中流露出一丝惊喜之色,心中暗想,如果海龙真的能将定海神针弄回来,以现在的合作关系,说不定自己能够请求他将定海神针留下来呢。他刚想到这里,就听海龙道:“龙王。有伯?我要先说清楚,不论这次能否成功,都不可能将金箍棒留下来,或许,当一切都结束后,我会请求师傅将金箍棒还给你们吧。”

    敖广有些失落的摇了摇头,叹息道:“其实。我也没抱太大希望,既然星君已经这么说了,我还怎么会强求呢。星君请开始吧。我为你护法。”

    海龙点了下头。又目骤然变成了红色,背后那巨的火红色又翼猛然展开,双手结成手印收在自己胸前那块黑色宝石前,口中发了一声清朗的长啸。啸声萦绕而起,传遍这无水空间的每一个角落。

    出关后,海龙终于要展现同自己全部的实力了。现在地他,有绝对的把握在不考虑金刚不坏之体的情况下,修为要要自己师傅孙悟空之上,否则,他也不会贸然选择如此作为。

    金箍棒对于他来说实在太重要了,如果没有金箍棒,就无法发挥出六连击真正的威力,即使学会了无定风波也不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当初,海龙还只是一名仅有伏虎境界的修真者时,金箍棒就跟随在他身边,陪伴着他经历了无数磨难,也帮助他消灭了无数敌人,海龙早已经将金箍棒看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本来就想好了,自己从龙宫中学完无定风波后,就立刻回仙界想办法拿加金箍棒,而现在这个机会显然要好地多,至少不会有任何危险,他又怎么能放弃呢?

    澎湃的火属性混沌之气骤然膨胀,以海龙位中心,迅速蔓延到方圆十平方米之内,将他的身体完全包裹在内,海龙双手缓缓向外展开,头盔和胸口上地两块黑色宝石同是释放出一股黑色的气体,那并不是

    阴邪之气,而是火属性混沌之气经过最强的龙翔天极神铠增幅后凝聚的混沌之气,因为过于凝聚而产生了深红色,所以猛一看去,才会是黑色地感觉。

    敖广突然感觉到,在海龙面前,自己根本不是什么龙王,似乎只是他脚下的一条小虫而已,那浩瀚的法力虽然并没有对他产生任何压迫力,但他却向在山脚下仰望高峰一样,心中除了崇敬之外,再也生不出其他念头。低下头,敖广默默的为海龙祈祷着,正如他所说,即使再看一眼定海神针他也能满足许多啊!突然,他看到了地面上留有观音菩萨封印的好块金色石头,全身一震,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失声呐喊道:“星君,快停止,如果你把定海神针弄回来,就不能再带走啊!快停止……”但是,现在他说什么都已经晚了,海龙已经开始调动起自己全部的法力。

    无水空间周围的金色符号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发出欢快的轻吟声,海经动了,背后巨翼轻拍,手上法印连变,无数道红色气流同时激射而出,眨眼间没入了那些金色的符号之中。

    猛的仰起头,感受着自己的强大,海龙的双手缓缓举过头项,一直围绕着他身体的那条紫色幻龙开始旋转起来,衬托关海龙伟岸的身躯漂浮在半空之中,龙头从海龙的脚下升起,围绕海龙的身体旋转而上,一直行到海友的双手处才调转方向。在那紫色气流的不断变换下,与四变龙翔玉融合的终极龙翔天极神铠颜色又开始发生了变化,紫、红两色纠缠压缩,不断向宝石的颜色进行转化着。由于法力地过度密集。海龙身体周围已经开始出现了类似于当初仙劫的细小黑色闪电,红色的长发在这狂暴的气流中却没有移动分毫,依旧静静的披在海龙背后,令人产生一种诡异的感觉。

    海龙双手缓缓下落,平伸于自己胸前,双目如繁星一般寒光闪动。随着他口中清啸地停止,一条暗红色的长棍在混沌之气覆盖的十平方米范围内动了,在这个范围中,他地身体带起无数到幻影。近乎数十个海龙不断的闪动着。随着法力的增强,海龙身上的龙翔天极神铠终于都变成了如同宝石一般的黑色。数十幻影手中所托暗红色长棍轻飘飘的舞动起来。

    “千——钧——澄——玉——宇——”。

    “倒——挂——老——君——炉——”。

    “谈——笑——退——天——兵——”。

    “小——楼——夜——哭——”。

    “追——魂——夺——魄——”。

    “烈——火——焚——神——”。

    随着他不断的吟唱声,整个无水空间中变了,那森然霸气笼罩了除东海龙王敖广所在之地外每一个角落。海龙并不是发动了六连击,则是将六连击中法术一式一式、接连不断地用了出来。

    暗红色的棍影所指之处,正是那每个金色符号的中央。他是以自己是强仙法将混沌之气送入其中,以引动这上古法阵的仙力。

    一切都进行很快,但仿佛又很慢似的,当最后一式烈火焚神结束之时。所有虚幻般的影象都消失了,但海龙以火属性混沌之气形成地绝对空间却也蔓延到了整个无水空间之中。

    脑海中一亮,海龙眼前突然变成了一片金色的海洋。仿佛来到了令一个世界一般,他感觉不到自己的法力,周围空荡荡地,他的心突然变得很静,静的令他有些无法适应。

    “已经很久没有人能拥有引动我的力量了。我地孩,你是谁?”

    海龙愣了一下,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意念力完全沉入了神识之中,这是一个意念力的海洋啊!同样的情况以前曾经发生过,压下心中的惊讶,将自己的意念收拢。试探着问道:“你又是谁,为什么我会是你的孩呢?”

    柔和而苍老的声音道:“只要你是六界中的生灵,就肯定是我的孩。我很喜欢你身上散发出的气息,那是与我原力很接近的气息啊!我的孩,能告诉我的名字么?”

    海龙全身一震,他猛然想起了青龙王和玄武王的话,失声道:“难道,难道您就是混沌王陛下么?”

    那柔和的声音很吃惊的道:“你知道我?哦,不,我并不是混沌王。我只是他的一个身外化身而已,负责镇守人界之地。不过,我毕竟是由他的气息所组成的,从根本上来看,也可以算是混沌王的一部分吧。所以,我称呼你孩并没有错。”

    “身外化身?”这奇异的说法令海龙好奇心大起,“前辈您好,我叫海龙。什么是身外化身,您能告诉我么?”

    柔和的声音道:“当然可以,你能引动混沌王的原力,感受到我的存在,就已经有了知道一切的权力。海龙,所谓的身外化身,其实就是一种分身术而已。也就是说,我的本体还是混沌王,我是他的分身。虽然我只能拥有他极小的一部分力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有了自己的感觉,有了自己的意识。你现在正与我的意识交谈着。”

    海龙心中一动,道:“我曾经听圣兽青龙王前辈和玄武王前辈说过,混沌王陛下曾经在六界中留有他的神识,难道您就是那残留的神识不成?您为什么会在这个上古仙阵中呢?”

    柔和的声音道:“其实,这根本就不是什么上古仙阵,只是这里留存有混沌王的一点原力而已。我感觉的出,其实你所修炼的,也是混沌王原力的一种表现形态,虽然远不如其纯净,但是,却依旧拥有着混沌王的气息。我之所以留在这里,是因为当年混沌王为了震慑人界所至。在无数年前,混沌王以他近乎无限的混沌之气塑造了六界,当六界出现后,他才意识到,要将一个如此庞大的体系保持平衡的运转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他罄尽了自己所有的心力,终于让其他五界一一保持了平衡。但是,人界却出现了问题。或许你还不知道,在人界中,大海占据了几乎十分之七的面积,而人界中各种气息极不稳定,海啸时常发生,大海成了毁灭的根源,令在陆地上生存的生灵们根本无法继续生存下去。当混沌王发生这个问题的时候,他所剩余的力量已经不多了,平衡其他五界毕竟消耗了他太多的力量,那时的他已经不足以改变人界的景况。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而产生气馁之心。为了帮助人界也达到平衡,他将自己剩余的原力分出一半,创造出了我这个分身。而我的任务,就是将人界中的大海完全封住,不使海水的肆虐影响到人间。”

    海龙心中大震,他没想到海底莽林中这个无水空间竟然有如此神奇的一面,不由得道:“那您知道定海神针么?当初定海神针的失去,会不会影响您对整个大海的控制呢?”

    柔和的声音道:“那定海神针是我创造出来的,我当然知道,我还给它起了好听的名字,叫做如意金箍棒,可惜的是,它被一个猴拿走了。那猴的力量虽不如你,无法与我交谈,但我为了能抑制住整个大海,也无力留住定海神针。

    后来,幸好有一名从佛界来的大神通者,即使帮我封住了破损的地方,这才能够平安无事。好定海神针是我用人界中所有最坚硬的事物创造出来的,陪伴了我无数年,我早已经将它当成朋友看待,失去了它我实在很心痛,而且没有它,我控制大海的各种太肆虐也困难了许多。不过,最近这些日以来,我已经想出了其它办法,今后大海再也不会有任何危机了,因此我决定,将自己的意识与整个大海相融合,那样,大海就是我的身体,可以随我意念而动,正在我决定要这么做的时候,你来了,孩,你是我有意识以来第一个交谈的对象!而且,也肯定是最后一个,我真的很高兴能认识你,原来,交谈的感觉竟然是这么美好。”

    后来,幸好有一名从佛界来的大神通者,即使帮我封住了破损的地方,这才能够平安无事。那定海神针是我用人界中所有的最坚硬的事物创造出来的,陪伴了我无数年,我早已经将它当成朋友看待,失去了它我实在很痛心,而且没有了它,我控制大海的各种肆虐也困难了许多。不过,最近这些日以来,我已经想出了其他的办法,今后大海再不会有任何危机了。因为我决定,将自己的意识与整个大海相融合,那样,大海就是我的身体,可以随我意念而动。正在我决定要这么做的时候,你来了,孩,你是我有意识以来第一个交谈的对象啊!而且,也肯定是最后一个,我真的很高兴能认识你,原来,交谈的感觉竟然是么这美好。”

    海龙有些尴尬的道:“前辈,我也很高兴能同您交谈,但是,您所说的那个拿走定海神针的猴,就是我的师傅。所谓师傅有事弟负其劳,我愿意代替师傅领受一切罪责。”

    柔和的意志发出慈和的笑声,道:“不用了孩,你的诚实已经化解了一切,其实,我根本就没有过憎恨的那种感觉,只是当初曾经感到过失望而已。现在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你也不必再多说什么,你能在我即将用意识去掌控大海时出现,说明我们也算有缘分,能不能告诉我,你启动混沌王的原力,到底想做些什么呢?或许,我可以帮助你一些。”

    海龙对这柔和的声音充满了敬意。他当然明白,意识与整个大海完全融合,并要成功的控制需要多大的意念力。虽然掌控大海可以操纵海中的一切,但毕竟失去了自由之身,只能局限于海中,单是这舍身定海的伟大情操。已经足以令海龙敬服了。

    “前辈,定银色天空书屋神针当初师傅传给了我,但是,在不久之前,却被我的一个敌人用法器收去了。我听东海龙王敖广说,如果能启动这里的上古仙阵就能将定海神针重新收回来。所以,我才使用了火属性混沌之气打扰了您,请您原谅。帮助就需要了,我一定会自己想办法重新拿回定海神针的。我只想问您一个问题,混沌王陛下残留的神识会在什么地方呢?青龙王、朱雀王、玄武王曾经分别将定风珠、定火珠和定土珠给了我,据我猜想,那应该是开户混沌王陛下残留神识的钥匙吧。”

    光芒一闪,海龙面前出现了一个金色的光影。那光影的身材竟然同海龙极为相似,而且,也有着一对同他那龙翔天极神铠相同的翅膀。

    “不错,你猜地很对,这证明你充满了智慧,但是,我也只知道四圣兽所拥有的珠是开启残留神识折钥匙。至于在哪里,就要靠你自己去寻找了。以你现在的情况,如果能得到混沌王残留神识的指点,修为必然能够更上层楼。孩,你的样在六界中也可以算的上英俊吧。我终于有了可以模仿的对象。既然你想找回定海神针,我可以帮你,由于我地力量完全用来震慑大海。所以,你只能依靠自己。来,把你的手给我,让我来引领你将它找回来。有在临去前看到老朋友,我也可以安心了。以后,如果你有机会的话,欢迎你来大海中看我,我会在大海的每一个角落。”随着声音,那金色的身影向海龙伸出了手。

    海龙没有任何犹豫的握住那似乎是用意念力凝结而成的大手,黯然道:“前辈,谢谢您,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来看您地。”

    金光一闪,海龙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异常温暖祥和地法力所包裹着,他的意念力瞬间膨胀,失去了自我,却看到了令一片场景。好是无比熟悉的感觉,那似乎是金箍棒的呼唤。没有保留地,海龙下一刻,已经调动了包括自己元神处所拥有的所有混沌之气。

    敖广看到了一翻奇异的景象,整个无水空间中的金色符号突然瞬间旋转起来,海龙身上射出的红芒如同桥梁一般连通了自己与那些金色符号,紧接着,不论是那些还是海龙本身,都在符号的旋转下染成了金色,金光骤然膨胀,没有任何停留的以无水空间为直径,形成一个巨大的金色光柱,穿透了海底莽林的禁制,朝上方冲去。

    ……

    孙悟空这几百年来一直很郁闷。自从当初跟随师傅玄奘法师去西天取经前被五指山压了五百年以来,他还是第一这么郁闷。

    在镇元在仙、燃灯佛祖、观音菩萨等大神通者联手制约下,他被关进了一个根本无法从里面从启的至强绝对空间之中。在这个空间内对他并没有任何束缚,只是限制了他的外出而已。孙悟空不止一次想突破这个绝对空间,可是,不论他如何努力,却始终都无法做到。毕竟,以他一人的修为,怎么也无法同那么多大神通者相抗衡。他时常会想起自己宝贝金箍棒,如果有它在手的话,以那无坚不摧的特性,足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把握能够逃出这个牢笼。

    其实,被关起来并不能让孙悟空有什么不适,但他的心却始终沉重,自己最得意的弟至今还未复原,镇元大仙他们也不把海龙的近况告诉自己。那担忧的感觉可是这位斗战胜佛最厌烦的了。不过,如果不是他那急躁性,也不会被关在这里了。

    “悟空,你看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来了。”几百年来唯一令孙悟空欣慰的,就是紫霞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有她伴随,孙悟空才能觉-;不是那么寂寞。

    紫光一闪,紫霞捧着个酒葫芦来到孙悟空面前,说也奇怪,这个绝对空间只对孙悟空有效。其他人皆可来去自如。

    看到那葫芦,孙悟空顿时眼睛一亮,他怎么会不明白其中装的是什么呢?一个箭步上前,将酒葫芦搂在自己怀中,兴奋的打开葫芦盖,咕嘟嘟就是一阵猛灌。

    紫霞有些不满地道:“你慢一点。看到酒比看到我还要亲。哼。”

    孙悟空停下手来,嘿嘿一笑,道:“怎么会呢?我看到你才是最亲的啊!我的好老婆,这一定是从燃灯那老秃处弄来的吧。真没想到,那老家伙现在还有存货。”

    紫霞嘻嘻一笑。道:“我也是无意中发现的,这下你可得意了吧。”

    孙悟空看着酒葫芦,身体突然陷入了僵直状态。火眼金睛中金光大放,身体微微颤抖着道:“海龙,是海龙。”

    紫霞一愣,道:“你说什么?”

    孙悟空凝重的道:“是海龙,我感觉到他地气息了。啊!他一定是在当初我取定海神针的那个仙阵中。好小,竟然启动了那个连我也无法发动的仙阵。好,好,好,他一定是恢复记忆了。孙悟空再也顾不上喝酒,用自己全部的意念力去感受海龙的存在,两行泪水顺着脸旁滑落,自己一直担忧着地弟终于有了消息。

    紫霞道:“你能肯定那是海龙么?他在做什么?竟然会引起你的注意。”

    孙悟空擦掉自己脸上的泪水,兴奋的道:“好小,他是在想办法从仙帝手中将金箍棒夺回来啊!真没想到,他不但恢复了记忆,而且在修为上全面超过了我。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好,好,好”,孙悟空仰头哈哈大笑起来。

    紫霞欣慰的道:“海龙终于拨开乌云见明月了。他没事真的太好了。”

    孙悟空的笑声嘎然而止,低头道:“宝贝老婆,快去找燃灯那老家伙,既然海龙都已经没事了。他们也没有理由关着我了吧。放心好了,我只想见我好神奇的徒儿,看看他究竟是怎么做到地,可没有心情去仙宫闹事了。”

    ……

    仙宫。

    天河从高空倾泻而下。没有人知道它的尽头在哪里,这里,是天宫最绚丽的景色之一。飞瀑流泉,溅起无数如同细碎珍珠般的水珠,在周围仙灵之气的映衬下,时常会有一道七彩长虹从天河上横跨而过,分外动人。当年原始天尊看到此景时曾赞叹曰:飞瀑惊虹。

    虽然每一名仙宫中人都知道仙宫中有飞瀑惊虹一景,但真正看到的人却并不多,因为,这里一向是仙界中的禁地,之所以称之为禁地,就是因为这里正是仙帝闭关的地方。这个收秘密除了仙帝本人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当年,他就是一直关闭在这里,直到自己修为提升到了相当程度后才出关的。这几百年以来,仙宫同仙界名宿两方都很有默契的没有再发生什么冲突。但他们也分别在下仙界中广收门人,尽量传授普通仙人仙法。四百多年过去了,虽然从实力对比上看,同以前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仙界地整体实力却提高了许多。

    天河后秘洞中的仙帝猛的睁开双眼,两道寒光电射而出,在他脸口处,一圈金色的光芒亮起,在没有任何法力注入地情况下,金刚圈飘而出。仙帝并没有惊慌,双手结成法印,在空中画出半道弧形,轻击在金刚圈上,叮当声响中,金光顿时蔓延到整个秘洞之中,仙帝只觉得全身一热,金刚圈剧烈的颤抖起来。突然,一条金龙从金刚圈中破出,仙帝赶忙用自己的绝对空间去束缚,但那金色光芒却如游龙一般,硬生生的穿透了所有阻隔,破天河而出,瞬间远遁。

    仙帝大吃一惊,他很清楚自己的修为达到了什么程度,在全力催动金刚圈的情况下,竟然还让那金箍棒飘然而去,这突如其来的现象,他根本弄不清是怎么回事。他没有追,以刚才金箍棒破天河而出的速度看,就算追也是不可能追上的。仙帝深信,在仙、佛二界中,除了一直隐匿不出的如来佛祖以外,几乎没有人在修为上能够超过自己,难道,是如来佛祖收走了金箍棒不成。焦躁的情结充斥在他有脑海中,虽然仙宫在短短的几百年中势力大增,但也绝对无法同如来佛祖所代表的佛界相抗衡。心念电转,仙帝的心渐渐平复下来,即使如来佛祖支持镇元大仙一方,至少在目前这种情况也不可能动仙宫,毕竟,当初十万年的约定很快就要到期了。在冥界这个共同敌人的情况下,镇魂针毁灭后,他们早就里寻自己报复了。金箍棒反正自己也用不了。没了也无所谓,看来,该是进行最后准备的时刻了。等打退冥界之后,才是自己同镇元大仙真正决战的时刻。

    ……

    金光一闪,整个无水空间中突然多了一分凝生,中央那块附着观音菩萨禁制的金石骤然破碎,被那道金色的光芒所代替,光晕流转中,金光骤然湛放,巨大的棒身,转瞬间冲天而起,突破一切阻隔,直径扩大到三米,如同擎天柱般伫立在这无水空间之中。

    敖广的心颤抖了,巨大棒身闪烁的金光清晰的映衬着五个大字——如意金箍棒。

    回来了,定海神针回来了,阔别以十万年长的时间后它终于又回来了。敖广的双眼中充满了感情,下意识的伸手去抚摩坚实的棒身,此时,他已经忘记了一切顾忌,思想完全沉浸在自己当初同定海神针在一起的时刻。

    周围的金色符号完全黯淡了,海龙的身体飘然落在金箍棒一旁,身上的龙翔天极神铠完全消失,同敖广一样,此时他的心也充满了激动之情。

    “孩,它终于回来了。在离开这里之前,能够再次看到它,我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海龙的脑海中,再次响起那柔和的声音。

    海龙用意念回答道:“前辈,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么?要不,我将金箍棒留在这里,协助您镇住大海,这样,您也不用选择融合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