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海底莽林中的无水空间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站起身,微笑道:“或许在多年以后,龙王会为今日所做的决定而自豪吧。我以日曜星君的名义发誓,与龙宫的关系永远不变,龙宫永远是我的盟友。”

    敖广深深地看了海龙一眼,道:“星君请跟我来吧。”说着,站起身,引着海龙向后殿走去。海龙也不客气,在敖广的带领下没入了一片水帘之中。

    龟八斗并没有跟去,因为他知道,龙王带海龙去传授龙宫绝学风波十二叉,自己是不能观看的。从海龙出现以来,他一直在仔细的观察着,斟酌着海龙每一句话。虽然,他曾经受过海龙的恩惠,但他毕竟是龙宫的军师,在权衡利弊之下,才决定毫无保留的帮助海龙取得龙王信任,因为,他能清晰的感觉到海龙身上拥有着一股浩然正气,他固然是要利用龙宫,但是,龙宫也必定能从他身上得到不小的好处。既然如此,双方相互利用,又有什么不可以呢?而最重要的一点是,海龙的修为太高深了。在龙宫中,没有人比龟八斗更熟悉龙王敖广,从海龙刚一出现的时候,敖广就使出了龙宫密法碧海神通,希望能探测到对方的虚实,龟八斗也在注意着,但是,敖广的法力却根本没有对海龙造成任何影响,宛如一个深不见底的虚谷一般,令人捉摸不透。如此神通修为,确实不是龙宫得罪的起的。

    “希望我的判断没有错吧。否则,如果将来龙宫大乱,我老龟也只有自决以谢陛下了。既然将来有升入仙界的机会,那此时就是开始布置的最佳时机。”下定决心的龟八斗立刻朝着令一个方向而去。

    海龙随着敖广到了龙宫后殿之中,一边顺着回廊前行,一边道:“星君大人,不知道你所学的是何功法,竟然能始终将海水迫离体外三尺,不起丝毫变化。即使是我们深悉水性之人,海水在身体周围的波动还是有的。”

    海龙知道敖广在试探他,他也明白,如果不表现出点实力,始终不能让对方信服。微笑道:“我之所以能让海水始终无法近身倒不是因为修炼了什么功法,而是师叔所赐避水咒的功用。龙王请看。”说着,他将当日猪八戒给的玉佩拿了出来。

    敖广眼中闪过一道惊芒,“啊!这确实是天蓬元帅的避水咒,怪不得,怪不得。”

    海龙微微一笑,道:“这次我与龙宫既然合作,这块避水咒就作为见面礼送给您吧。虽然并不是什么稀世奇珍,但对于你们水族来说,应该还有些作用。”说着,将手中玉佩就那么递了过去。

    敖广吃惊的发现,在海龙身体周围闪烁着一层淡淡的红色光芒,虽然避水咒离身,但是海水却依然无法进入到海龙身体周围三尺以内。要知道,在这深海之中,水的压力是非常大的,即使当初斗战胜佛孙悟空进入深海也有所顾忌,可面前这位日曜星君却恍若无事一般。看上去,那避水咒对他来说根本就是可有可无之物。

    “星君,这太珍贵了,我……”

    “龙王不必客气,我还要麻烦您传授无定风波,您就收下吧。”

    传过蜿蜒曲折的回廊,在敖广的带领下,海龙来到了一面巨大的石门处,石门看上去很厚实,海龙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其上蕴含着一个威力极强的攻击法阵。扭头向敖广看去,露出询问的眼神。

    敖广微笑道:“这扇石门之后,就是我龙宫一处秘密之所,名曰海底莽林,其中错综复杂,即使我进去,也非常容易迷失方向,乃是当初被令师带走的定海神针的存放之所,也是我龙宫最秘密的地方之一。风波十二叉毕竟是龙宫仙法,所以,我希望在这里传授给你,也省得被他人所窥视。还请星君代为保密,不要让我手下其他水族知道了。”一边说着,他手中突然出现一块菱形蓝色宝石,抬手向前按去,光芒一闪,宝石已经没入了石门之中。

    敖广一拉海龙,闪到一旁。石门突然扭曲起来,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海龙和敖广面前,此人竟然比海龙还要高出一个头,身穿厚重的全身铠甲,双手各持一锤,锤头分八瓣,闪烁着淡淡的银光。这身沉重的装备似乎对他没有丝毫影响似的,一股雄霸之气从此人身上流露而出,海龙惊讶的发现,他的修为竟然不次于仙界中的天君,是自己这次到龙宫后除了龙王敖广以外,遇到的最强高手。心中暗想,看来这龙宫也是藏龙卧虎之地啊!

    “参见龙王。”那巨汉向敖广微微低头,双锤在身前一敲,发出铛的一声巨响,震的周围水波流转。

    敖广斥道:“老鲸,不得在星君面前无礼,还不赶快见过。”

    巨汉凶睛大睁,扭头看向海龙,眉头微皱,道:“星君?你是哪里的星君?”

    敖广向海龙道:“星君勿怪,他是我龙宫大将军鲸无敌,一手混天锤在龙宫中无人能出其右,只是生性愚钝,一直就守护着海底莽林的门户,当初令师在取得定海神针之时,还曾经与他打过交道。他在龙宫中有着超然的地位,即使是我,也无法命令他什么。”

    海龙微微一笑,道:“我最喜欢性格爽直之人,既然鲸兄曾经与家师打过交道,按辈分算,还是我的长辈。”说着,朝鲸无敌微微失礼。

    鲸无敌丝毫不为所动,大剌剌的道:“龙王今日带外人前来,想必是要进海底莽林去吧。我不管什么星君不星君的,想进莽林,规矩绝不能破。”

    海龙心中一动,扭头看向龙王敖广道:“不知进入海底莽林还需要什么约束的条件么?”

    敖广有些尴尬的道:“是这样的。莽林中有两个秘处,一个就是当年定海神针所藏之处,还有一处,聚集着我龙宫各种法器。这里除了我之外,就算是本族之人也不可轻入。所以,很早以前就定下了一个规矩,不论是本族还是外族,除了我,都必须要经过鲸无敌将军的考验。只有将他打败,才能进入到莽林之中。”

    海龙笑了,他当然明白敖广的用意。虽然敖广已经答应自己传授那无定风波,但心中毕竟还是有点芥蒂。不摸清楚自己的实力,他又怎么能甘心呢?没有点破龙王的想法,海龙微笑道:“既然是龙宫中的规矩,我自然要遵守,就请教一下鲸无敌前辈的混天锤绝学吧。”

    鲸无敌傲然道:“小,我出手可从来都不会手下留情,你最好还是自己掂量掂量。否则,要是折胳膊断腿的,可别怪我手狠。”

    海龙现在不但修为已经达到了深不可测的境界,涵养也比以前好了不知道多少,并没有因为鲸无敌的话生其,微笑道:“鲸兄尽管出手,我自信还有保护自己的能力。”

    敖广沉声道:“老鲸,星君乃仙界强者,别说伤他,就算你能碰着他一点,也是不可能的。不要让星君笑话了。”

    海龙知道敖广在挤兑自己的身份,微笑道:“我着日曜星君的名头得的也算有几分侥幸,龙王请放心,如果我在三招之内还无法拥有进入莽林的资格,那之前所谈一切就全都罢休,您就当我没来过好了。鲸将军,你可以动手了。”

    敖广心中一惊,他知道,自己表现的有些太明显了,不禁有些后悔,面前这日曜星君既然敢把话说满,看来应该是极有把握才对。鲸无敌头脑简单,可没有什么顾虑,大吼一声,以同自己身体完全不相称的快速闪到了海龙身前,双锤一前一后,如流星赶月一般向海龙砸了下来。混天锤法大开大阖,于沉重威猛中却暗含轻巧潇洒之意,志在置敌方于死地,故步步惊险,杀机重重,同龙形搏击合称龙宫两大攻击法术,在混天锤的修为上,龙宫中无人能出其右,双锤所带出的霸气,连海龙都不禁动容。

    海龙知道,如果想将这种莽汉似的仙人打服,那就要同对方拼其最强之处,只有如此,才能完全震慑住对手。所以,他没有做任何闪避的动作,眼看着双锤即将砸到自己面前时,才抬起右手,全身红光大放,火色光芒犹如漩涡一般旋转起来,右手顷刻间覆盖上一层紫色的鳞片,接连拍出两掌,击打在锤头之上。

    两省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鲸无敌全身大震,蹬蹬蹬接连向后退出十数步才站稳,而海龙则旁若无事的立于原地,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似笑非笑的看着鲸无敌。

    鲸无敌眼中流露出一丝惊异的光芒,怒吼一声,“混——元——一——破——”手中双锤顶端亮起两团梅花似的银光,如同旋风一般挥舞起来,身随锤走,周围的龙宫甬道纷纷被其庞大的力量震得粉碎,骤然轰向海龙。

    海龙轻喝道:“好一对八瓣梅花烂银锤。”身体前冲,从正面迎了上去,右手鳞甲消失,握拳击出,一团看上去极为普通的淡红色光芒透拳而出,迎上了鲸无敌的攻击。

    银、红两色光芒在空中相接,轰然巨响中,海龙巍然站立于先前鲸无敌的位置,另一声轰响响起,鲸无敌巨大的身体一鲸重重的砸入了那厚重的石门之中,整个龙宫仿佛都晃动了。剧烈的震颤中,鲸无敌以一个怪异的姿态镶嵌在石门之上,原本的全身重铠已经碎成粉末,手中的八瓣梅花亮银锤也已经消失不见,但怪异的是,他的人仿佛没有受伤似的,目瞪口呆的看着红光已经消失的海龙。

    敖广此时的心情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恐惧,绝对的恐惧。鲸无敌有多强,他很清楚,以他的修为,要想战胜鲸无敌也必须要以无定风波先将鲸无敌定住,在以龙形搏击中的决学舍身技,以龙身爆发出最强的攻击,才有可能破除鲸无敌的防御取得胜利。可是,他刚才看到了什么?他看到的是,海龙仅仅攻击了一招,不但取得了胜利,还将鲸无敌那深海万年沉银所铸造的铠甲和八瓣梅花烂银锤完全毁掉。但是,海龙所展现出的力量却不是那么简单,刚才那一击悄无声息,同鲸无敌的混天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可正是那悄无声息的攻击,不但震碎了鲸无敌全部的装备和法器,而且将他震得嵌入石门中却毫发无伤。海龙对法力控制的精准程度,使他闻所未闻的。

    鲸无敌缓步上前,不理会惊呆了的敖广和鲸无敌,信手在石门上一拍,鲸无敌硕大的身体顿时被震了出来。歉然一笑,海龙道:“不好意思,鲸前辈的混天锤仙法的攻击力太强,我不小心毁掉了您的铠甲和法器,哟机会的话我一定赔偿。”

    鲸无敌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想到,真的没想到,我纵横龙宫一生,辛苦修炼混天锤法,竟然连你一招都接不下。你们可以进去了。”说完,他扭头向门内走去,那高大的身影,显得有些孤寂。

    海龙心中一阵不忍,飘身上前,按住鲸无敌宽厚的肩膀,道:“鲸前辈,其实您没有必要泄气,其实您的混天锤已经到了很高深的境界,若非是拥有大神通者,能和您对抗者实在不多,而我的混沌之气已经有成,并不惧怕任何正面的攻击。您那身铠甲和银锤虽然本身材质不错,但却缺乏仙阵引导,只能勉强算是普通仙器而已,如果能有件更好的仙器,对您的修为将会有很大帮助。更何况,即使当今仙宫的主人也未必能够胜我,您又何必失落呢?法力修炼是需要时间的,其实,在仙界来说,没有哪一种功法是绝对的强大或者绝对的弱小,只要不断的突破,寻求其中奥妙,修为必然会扶摇直上。”

    鲸无敌看着海龙诚挚的目光,心中的抑郁顿时减轻了许多,叹息一声,道:“谢谢你,小兄弟,你不用叫我什么前辈,就像龙王那样,叫我一声老鲸就好。你说的道理我也明白,刚才只是气话而已。既然选择了现在的修炼道路,我就会一直走下去。不过,你的修为确实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在我所见过的人中,恐怕也只有你的师傅斗战胜佛孙悟空可以相比了。你和龙王进莽林去吧,记得在那里要跟随金鱼使者的脚步,否则很有可能会迷路的。”

    刚说到这里,他突然感觉到从海龙按住自己肩膀的那只大手上传来一股热流,热流转瞬间行遍全身,似乎在刹那间所有的窍穴都敞开了似的,说不出的舒泰。他刚想说些什么,内心深处突然响起海龙的声音,“什么都不要说了,算是我对毁坏你法器的补偿吧。”

    所谓的海底莽林,其实就是由奇形怪状的石头和珊瑚所组成的。在深蓝色的海水映衬下,一眼望不到边际。当海龙跟随敖广踏入其中时,骤然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压力从上方而来,那并不是来自于海水的压力,而是一股巨大的仙灵之气。他扭头向敖广看去,只见敖广脸色有些苍白,似乎支撑得很困难似的。

    “星君,这海底莽林其实就是一个非常浩大的仙阵,以整个东海所有灵气为基础,在莽林中,就算修为再高,也无法从上访离开,只能找到正确的路径走出去才行。说来惭愧,这里是由数百个神影迷棕阵组成,连我都不知道路径。”

    海龙并没有怀疑敖广的话,他能感觉得到,这海底莽灵中聚集的灵气之强盛,几乎可以于仙界中的仙灵之气相比,而整个莽林浑然一体,确如敖广所言,上方所形成的压力,即使是自己,也几乎不可能突破的出去。除非得回金箍棒,否则一旦迷路,凭自己的力量,恐怕只会被困在这里。

    但是,他当然不会因此而有所顾忌,以他现在的法力,完全可以轻松的用元神包裹住自己的**在任何情况下逃到地府去,从那里可以轻松的到任何一界。

    金光一闪,海龙和敖广面前突然多了一条奇形怪状的小鱼。小雨的身体呈扁平状,速度奇快无比,海龙也只是意念一动,他就已经来到了近前。小鱼的身体完全是金色的,体长约半尺左右,扁平的身体上有八个鳍,一对宝蓝色的小眼睛,正盯着海龙上下打量着。

    敖广道:“这是海底莽林中的金鱼使者,在龙宫中,只有它与银鱼使者才知道海底莽林中的路径,待会儿请星君随我跟紧它,它将直接带我们到那定海神针所在的地方去。那个地方,恐怕就是如来佛祖也不可能凭借法术探查到。”

    海龙点了点头,向那小金鱼道:“既然如此,就请金鱼使者带路吧。”

    小金鱼尾巴一摆,似乎很满意海龙所用的“请”字,向他点了下头,身体在海水中奇异的一扭,顿时如同金色的箭矢一般冲了出去。

    敖广发出一声低沉的嘶吼,摇身一晃,现出真身,竟然是一头长达五十米的绿色巨龙,巨大的身体在海水中一摆,顿时跟了上去。

    海龙不甘怠慢,在海水中骤然前飘,破水前进,一个闪身已经追悼了敖广面前,意念紧锁小金鱼,快速的向前飞驰着,身体周围的怪石、珊瑚不断闪过,一会儿的工夫,他们就已经进入了海底莽林深处。

    海底莽林似乎没有边际似的,小金鱼依旧在不断的前进着,他快速的身影给海龙和敖广带来了不少麻烦,小金鱼毕竟身材娇小,有些缝隙它可以直接钻过去,而海龙和敖广则不行,只能从一旁绕行,又好几次都险些跟丢了,幸好他们的意念力足够强大,始终能够感觉到小金鱼的具体方位,这才能一直跟随。

    不知道多长时间,上访传来的压力越来越大,莽林中的光线也越来越差,深海中的温度很低,虽然还不足以影响到海龙和敖广,但他们都能清晰的感觉到一股阴森之气。

    突然,前方水纹出现了奇异的波动,一个巨大的身影横梗在敖广和海龙面前。

    敖广大惊失色,道:“不好,是双头蛟,这东西不分敌友的。”双头蛟并不是什么厉害的角色,他之所以如此吃惊,是因为一旦被双头蛟阻拦住,必将失去对小金鱼方位的感知。即使他是东海龙王,要想再找到小金鱼的方位,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毕竟,深海中的压力对他影响很大。

    “跟着我。”海龙的声音显得有些低沉。他的身体没有任何停留的,直接向那双头蛟撞去。海龙连看也不看对方,完全由意念来感知,右手五指突然多出半尺多长的利刃,手掌轻挥,敖广只看到前方闪过几道蓝色的光影,双头蛟那巨大的身体竟然已经四分五裂,鲜血顿时染红了周围的海水。而海龙始终都没有停留,依旧追着小金鱼的方向冲去。

    在海龙挥出右手的时候,敖广的心突然有些颤栗,仿佛在海龙的右手中隐藏着令他恐惧的东西似的,那幽蓝色的光影,恐怕也足以将自己的身体分割啊!直到此刻,敖广心中才没有了任何疑虑,他现在已经完全相信,海龙能将自己的许诺变成现实。正是从这一刻开始,敖广心中再没有产生过反抗海龙的念头。

    全身一轻,所有的压力突然同时消失了,海龙发觉自己进入了一个无水的黑暗之地,周围异常干爽,甚至连大海的腥气也没有留存。小金鱼并没有跟进来,但海龙却隐隐感觉到,自己已经到了该到的地方。果然,下一刻他已经听到了敖广粗重的喘息声。

    这里黑暗的没有一丝光线,突然,青蒙蒙的光华亮起,引得敖光吃惊看去。他看到的,正是身穿一身青色铠甲的海龙,他那本就雄壮的身材在穿上这身铠甲后,更显得英武不凡,铠甲上青光闪烁,顿时将这一千平米的无水空间照得闪亮。尤其是额头和胸口上的两块宝石,更是光晕流转,一看就知并非凡品。

    海龙有些感叹的抚摸着胸口的宝石,喃喃的自言自语道:“老伙计,四百多年后,你又穿在了我身上,当初,如果不是你,恐怕我连最后逃跑的机会都不会有,谢谢你。”在深山修炼的时候,海龙凭借着无比强大的火属性混沌之气,将天极神铠的所有破裂处重新融合,火属性混沌之气配合达到第九重境界的太乙两极真火,所产生的火之力,才能将天极神铠破损的地方重新融合。

    敖广变回人形,有些羡慕的看着海龙身上的天极神铠,赞叹道:“真是好宝物。”

    海龙微微一笑,道:“这是我师祖所赐之物。龙王……”刚说到这里,他内心深处突然产生出强烈的震撼感觉。一股异常熟悉的气息从这片无水区域的中央传来,海龙全身青光流转,天极神铠上的光芒更加闪亮了,他直勾勾的看着那块平坦的地面,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敖广吓了一跳,赶忙飘身到海龙身前,拦住他道:“星君小心,这里有观音菩萨留下的封印之力,可千万不能破坏,否则,恐怕整个龙宫都将毁灭啊!”

    海龙一愣,看了敖广一眼,但心中的渴望却更加强烈了,似乎每靠近那中央之地一步,那股熟悉的感觉就会强烈一分,深吸口气,勉强平息自己激荡的心情,道:“龙王,您能否说得更清楚点。”

    敖广苦笑道:“你也知道,这里就是当初定海神针所在之地。你师傅孙悟空偷入此地,拿走了定海神针,顿时引起了整个龙宫动荡。就在龙宫即将被毁灭,整个东海就要天翻地覆之时,观音菩萨及时赶到,用自己的神通佛法将这里封住,才使得龙宫得以保存。后来,也正是由于菩萨对龙宫的恩惠,我才决定不再追究令师夺走定海深针的行为。”

    海龙流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道:“我替师傅向您道歉了。虽然我不知道当初师傅为什么要执意取走定海深针,但我想,他老人家必然有自己的苦衷。现在,金箍棒对于我们来说极为重要,恐怕是不能还给龙宫了。”

    敖广叹息一声,道:“我也没奢望能将定海神针讨回来,毕竟已经失去了那么久,龙宫现在也还算平稳。星君,如果将来您真的能将龙宫整体带入仙界之中,那定海神针就算我送给令师了吧。”反正得回无望,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

    海龙点头道:“龙王放心,我一定会尽全力帮助龙宫。龙王,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道中央那里似乎有什么在呼唤我似的,观音菩萨的封印是不是就在那里?能否让我看看?”

    敖广点了点头,道:“看没关系,不过星君可要千万小心,不可令封印破损啊!”

    海龙颔首道:“我有分寸。”

    敖广让开前路,自己首先飞身到这片海底无水世界的中央,海龙跟着他飘身而至。敖广大手一挥,光芒闪烁中,海龙只见在中央的地面上升起一团金色的光芒,似乎是一块圆形的金色石头一般,金光闪烁的刹那间,整个无水空间自行亮了起来,周围接近海水的地方,分别升起三十六个金色的巨大符号。

    海龙清晰的感觉到,在自己内心深处响起一个期盼已久的欢快呼声,一时间竟然有点发呆。敖广早已经习惯了这里的变化,叹息道:“定海深针乃是我龙宫中的至宝,可惜我法力低微,如果我法力足够强大的话,不论是谁夺走了它,我都能瞬间将定海神针收回。”

    海龙从呆滞中清醒过来,有些激动的追问道:“此话怎讲?”

    敖广道:“这里本是一个上古法阵所在之地,由定海神针震慑在阵眼之处,可定四海之平稳。这法阵有一个奥秘,不论海面上有何变化,只要以法力催动法阵,凭借定海神阵之威散发出去,都可以令四海平稳,波涛不惊。而失去定海神针之后我才发现,这上古法阵还有另一宗妙处,就是可以将定海神针召唤回来,只要法力足够强大,超过取走定海神针之人,以自己的法力催动这上古法阵,就可以令定海神针重新回到这里。不过,我是不敢奢望什么了,恐怕就算我真的如您所说成为了北方圣兽,也不可能同令师相抗衡。”

    说到这里,敖广眼中流露出一丝期望的神色,喃喃的道:“虽然我知道定海神针是不可能回来了,但是我真的很希望能够再看它一眼。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曾经在这里修炼,每天所能面对的只有定海神针。在我心中,它永远都是龙宫中不可替代的宝物,真的很想再看到它啊!”

    海龙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带着一分悲愤,“仙帝,你没想到吧,你处心积虑的想杀掉我,并夺走了我的金箍棒,但却都是白费的。我的老朋友啊!你就要回到我的身边了。”

    敖广看着状若疯狂的海龙,愣道:“星君,你没事吧?”

    海龙摇了摇头,道:“没有任何一刻比现在更好。龙王,多谢你,现在,请你用法力护住自己的身体,我会完成你刚才的心愿的。”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