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白纸海龙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如果不是他不小心被一只箭鱼刺入了自己身体中最薄弱的下腹,至今依旧疼痛,渔网是困不住他的。可惜的是,这只修行上万年的老龟,现在却只能寄希望于自己过人的重量,希望那拉住自己的渔民能够放弃。只要回到东海龙宫之中,自有手下会帮自己处理好伤势。

    上面已经不再传来拉扯之力了,龟八斗松了口气,正在他以为上面渔民就要放弃之时,没有任何预兆的,突然从上方传来一股巨力,瞬间爆发,没等他反应过来,周围大亮,他那庞大的身体已经飞出水面。

    海龙眼看着一团黑影从水中飞了出来,怕砸伤身旁众人,赶忙抬起双臂,硬将飞来的老龟接了下来,老龟直径足有两米之大,在下腹部上还插着一根尖刺。

    李大叔、王大叔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海龙,眼中都充满了不敢相信的神色,这么大一只龟,居然只凭一人之力拉了上来,那海龙的力量岂不是至少有千斤么?

    海龙将龟八斗肚皮向上,小心的放在船上,心中兴奋不已。正在这时,他们听到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你们这些愚昧的渔民,快放了我,否则龙宫不会饶恕你们的。”

    “会说话的龟?”几人异口同声的喊道,除了海龙以外,都流露出惊骇的神色。

    “人类都这么没礼貌么?我老人家可不是什么普通的龟,我乃堂堂东海龙宫第一军师龟八斗是也。没想到今天居然会落难于此,你们赶快放了我,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了。只要我仙法一展,立刻就让你们都死掉。”

    连璧第一个清醒过来,看着龟八斗那滑稽的样,不禁扑哧一笑,道:“您还有那样的神通么?如果是那样的话,也不会被我们的渔网困住了。”

    龟八斗本就不擅长战斗,在东海中虽然地位不低,但修为还到不了仙人境界。今日早上他在东海游弋之时,不小心被一只莽撞的剑鱼刺中了下腹,对于剑鱼那种低等的东海生物,他自然不会手下留情,在内丹被刺伤的情况下,依旧将其击杀。但龟八斗在东海龙宫一向以智慧闻名,知道自己此时不能将剑鱼的尖嘴拔掉,否则被刺中的内丹一破,自己的修为必定会受到极大的损失,在有些慌乱的情况下,连忙向东海龙宫赶去。可是由于伤势严重,导致他的神志有些迷糊,居然不小心游到了浅海处,也算他命里有此一劫,居然正好被李大叔的渔网捕到。此时,他全部修为都用来保护内丹,确实没有余力对付面前这些普通人,只能虚言恐吓,希望能吓得这些渔民放了自己,可谁成想,却被连璧一语道破。

    李大叔和王大叔听到老龟口吐人言,都已经有些懵懂了,两人的目光不由得都投到连璧身上,露出询问的神色。

    连璧刚想说什么,海龙突然开口了,“连璧姐,能不能放了这只老龟,看他的样,年纪一定很大了,而且还会开口说话,我,我有些怪异的感觉。”原来,当他将龟八斗拉上来之后,心中就产生了那种奇异的感觉,龟八斗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是他异常熟悉的,虽然海龙也说不清这种感觉是什么,但他却觉得面前老龟异常亲切似的。看着他那可怜的样,实在不忍心伤害。

    连璧愣了一下,眼底深处流露出一丝笑意,扭头向李大叔问道:“大叔,您怎么说?”

    李大叔连连摇手道:“侄女,你别问我,这是还是你做主吧。只是这老龟居然会说话,我看,还是听浪潮的意见好。”他虽然有些贪财,但毕竟是纯朴的渔民,最怕的就是惹上是非,眼见老龟口吐人言,心中早已萌生退意。

    海龙眼中闪过一道淡红色的光芒,身体仿佛已经不属于他自己了似的,缓缓蹲在老龟身旁,右手伸出,抓住了插在龟八斗下腹上的尖刺。

    龟八斗惊恐的大呼,“别动那剑鱼嘴……”刚一出声,他就已经感觉到不断给自己带来剧痛的鱼嘴上突然传来一股灼热的感觉,内丹被刺破的地方热乎乎的,身体的疼痛竟然减轻了许多,在那热力的影响下,甚至精神都好了些。

    与此同时,连璧等人也看到了神奇的一幕,只见海龙手上释放出淡淡的红色光芒,光芒顺尖刺而入,输入到龟八斗体内,一股淡淡的清香从海龙体内传出,众人闻着,都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海龙嘴角出流露出一丝微笑,那已经变为红色的尖刺竟然就那么象融化般消失了,龟八斗全身一阵剧烈的颤栗,下腹的伤口完全消失,就连内丹破损之处也修复完毕。

    海龙站直身体,直勾勾的看着连璧,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清明,喃喃的道:“我叫海龙。”话音一落,他的身体已经如同推金山倒玉柱般摔倒在船上。

    连璧眼中流露出惊喜之色,全身亮起一团黄色的光芒,包括她弟弟连海在内,船上所有人都陷入了呆愣状态,连璧淡淡的向龟八斗道:“你身为东海龙宫中人,怎么竟如此不小心沦落于此。今日之事你回去后不必向龙王禀报,有事我自会去找他。”

    龟八斗此时身体已经完全恢复,巨大的身躯飘浮而起,凭空一个翻转,稳稳的落在船上。它清晰的感觉到一股自己根本无法抗拒的祥和之气将身体包围,抬起**向连璧看去,他看到的,竟然是一朵金色莲花。

    “你是聪明人,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你可以回龙宫了,这里的是我自会处理。但是,以后可不要轻易在凡人面前显露身份,毕竟那是普通人无法接受的。”

    龟八斗的身体没有半分移动的可能,只能唯唯诺诺的道:“是,是,一切遵从上仙指示。”

    连璧也不驳斥什么,淡然道:“不久之后,我那兄弟或许会到龙宫去,今日他也算救了你一命,他日相遇时,你要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他。”话音一落,连璧玉手轻挥,在一团黄色光芒的乘托下,龟八斗的身体飘然而起,已经落入了海水之中,但是,却没有溅起一丝波浪。

    连璧看也不看其他人,双手一吸,将海龙的身体托于双掌之上,欣慰的道:“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能开始恢复记忆了。看来,这与那龟八斗神上的气息很有关系,不过你也治好了它的伤,算是彼此相助吧。混沌之气不愧夺天地造化,弟弟啊!希望你能早日从镇魂针的破坏中清醒过来。”

    连璧正是地藏王菩萨所变化的,而连海只不过是她用法术变来的,在她强大的神通法力下,很容易就融入了这个小村中,希望这东海之滨的平静生活能让海龙的神识逐渐修复。以帝藏王菩萨的法力,用来引动海龙恢复记忆自然效果最好,但是,她的法力太过于庞大了,一个不好,海龙的神识在过于激动中,就又可能完全破碎。所以地藏王菩萨才会选择一切顺其自然。

    黄光闪过,下一刻,三艘小船斗已经回到了岸边,纯净而柔和的黄色光芒瞬间将整个小村都完全包围,帝藏王菩萨以她的大神通佛法,将所有人的记忆都改变了。

    缓缓从沉睡中清醒过来,海龙又感觉到了脑海中的刺痛,昏沉的感觉令他神志朦胧,口中不禁发出一声呻吟。

    “海龙,你醒了?”连璧温柔的声音响起。

    海龙睁眼看去,心中一片茫然,“海龙?海龙是谁?你是在叫我么,连璧姐?可是,我不是叫浪潮的么?”嘴上虽然这样说,但他心中却隐隐感觉到海龙这个名字自己竟然是那么熟悉。可是,自己的记忆里,命名事叫浪潮才对,那还是连璧亲口所取的。

    连璧失笑道:“你呀,睡一觉睡糊涂了么?你明明是叫海龙啊!连海,来,海龙他又有点不清醒了。”

    连海从外面走了进来,笑道:“海龙大哥,你足足睡了一天啊!而且睡得很不安稳,一定是做了不少梦。”

    海龙一愣,道:“做梦?我睡得很好,似乎没有做梦啊!哦,对了,那只会说话的老龟呢?你们怎么处理它了?”

    连海笑道:“还说没有作梦呢,哪里来的老龟,更不会有会说话的老龟啊!海龙大哥,我看你的身体还有问题,先吃点东西,然后再睡一会儿吧。”

    这下,连海龙自己都有些怀疑自己先前是不是在做梦了,此时他的神志本就迷糊,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吃下了连璧所做的饭菜后,他再次进入了睡梦之中。

    日一天天的过去了,海龙同连璧姐弟的感情也越来越好,每天的任务就是帮连璧姐弟干些活儿,打渔的时候划船撒网,凭借他的力气,使连家的生活好过了许多,整个人也完全融入了浪潮村之中。在这里,每天他都做着几乎相同的事情,虽然脑海中经常会闪过一些模糊的片断,但他却怎么也无法抓住,一旦刻意去想时,必然会引起脑海中剧烈的疼痛。久而久之,海龙也就不多想什么了。而且,他已经深深的喜欢上了在浪潮村的生活。

    半年后。

    海龙正在连璧家门口活动着身体,以他的力量,平日里所干的杂活根本不足以令他产生疲倦的感觉,没事的时候,就会和连璧一起到大海中寻找海潮的乐趣。但令海龙奇怪的是,一进入大海中,海水就会自动避开海龙,给他留下充足的空间。即使他走入大海深处,也不会有任何憋闷的感觉。连璧知道这件事后,一再叮嘱他,绝不可以告诉其他人。所以,现在海龙到海里去时,都是同连海在一起。

    “连璧姐,我们什么时候走?”海龙看着将最后一些准备东西放上木推车的连璧道。

    连璧微笑道:“现在就走吧,希望这几天打的鱼能卖个好价钱,也好在集市上给你和连海买几件换洗的衣服穿。”

    海龙沉默了一下,突然道:“连璧姐,今天卖了这些东西,你能不能给我点钱,我还没有拿着钱的感觉呢。”

    连璧一愣,自从海龙来到浪潮村后,一直都是无欲无求的,突然听他要钱,心中顿时感觉到有些怪异,但她也没多问,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海龙今天推车给外卖力,在他的强烈要求下,连璧和连海都坐上了这并不如何宽大的木推车,海龙全身用力,推着重量不轻的车,一路小跑,用极快的速度向市集而去。

    连海看着两旁不断闪过的景物,微笑道:“海龙大哥,今天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啊!看你的样很兴奋似的,说来听听吧。”

    海龙憨憨的一笑,道:“没什么,没什么。”

    刚到市集中,他们就找到了一个不错的位置,将新鲜的海鱼和螃蟹之类的摆上,很快就招揽到一些客人。看着这些东西一点一点的被卖掉,海龙不由得眉开眼笑。

    中午吃过带来的干粮后,没用多长时间,他们带来的东西就已经都卖完了。收拾好一切后,海龙就充满期望的看着连璧。

    扑哧一笑,连璧将手中一半的钱都给了海龙,微笑道:“剩余的钱我要买些咱们生活的必需品,这些给你,市集你也熟悉,想买什么就去买吧。天黑之前我们在这里集合,然后再和你一起回去。”

    海龙看着手中的散碎银两,眼中兴奋之色更浓,谢绝了连海跟随的要求,兴冲冲的跑了出去。

    连璧看着远去的海龙,眼中闪过一道光芒,此时连海的目光已经变得茫然了,连璧将剩余的银两交给他,吩咐了几句,连海就去购买他们日常所需的物品了。

    连璧站在原地,心中猜想着海龙今天的行为,几次都险些忍不住要用法力去探寻海龙究竟去买什么了,但最后还是勉强忍耐住心中的好奇。

    不久,连海就已经回来了,需要采购的生活必需品全在木推车上。连璧微微一笑,恢复了连海的神志,连海虽然是她用法力创造出来的,但此时已经有了一定自己的智慧,连璧当然不会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连海意志都将连璧当成自己的亲姐姐。

    “啊!姐,你东西都买回来了,好快啊!海龙大哥怎么还没回来,姐,你不觉得他今天很奇怪么?神神秘秘的样,搞不好他是喜欢上那家女孩了,给人家买礼物去了吧。”

    连璧一愣,海龙高大英俊,又非常勤劳,在村里深得每一个村民的喜爱,在他来了三四个月以后,就陆续有人来提亲,都被连璧婉言谢绝了。此时一听连海之言,她心中突然产生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那种难言的感受令她心下一阵发慌,没来由的烦躁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连璧心中的烦躁越来越强烈,这是多年以来从没有发生过的事。眼看太阳渐渐西落,市集上已经变得清静了许多,可海龙还没有回来。

    “姐,海龙大哥怎么还没回来啊!要不要我去找找他。”连海关切的道。

    连璧心头火起,怒道:“找他做什么,他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好了。”

    连海还是第一次看自己的姐姐发怒,吓得吐了吐舌头,心道,海龙大哥,你自求多福吧。

    终于,海龙在天色已经完全昏暗之时跑了回来,忐忑不安的看着连璧道:“连璧姐,对不起,我回来的完了一点。”

    连璧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道:“走吧,回去。”

    “等一下。”海龙走到连璧身旁,低着头,像一个犯错的孩似的。

    “干什么?你还有别的事么?”

    海龙一只手背在后面,低着头,腼腆地道:“连璧姐,我有样东西想给你看看。”

    由于天色已黑,连璧并没有看到,此时海龙的脸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色。

    连璧心中烦闷之意更盛,有些不耐烦的道:“什么东西?你一个大男人,干什么吞吞吐吐的。”

    海龙小心翼翼的伸出那只藏在背后的手,摊开手掌,一朵用普通珍珠所做的珠花出现在掌心中,低声问道:“连璧姐,你觉得这个珠花好看么?”

    连璧只觉得刹那间在也无法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双目寒光四射,“好看什么?你翅膀硬了是不是,学会给别的女孩买礼物了。你好啊!平时看你傻乎乎的样,原来倒是一个有心人。今天你管我要钱就是去买这个么?家里的条件有多困难难道你不知道么?就为了讨好你的心上人,你就花光我们辛苦赚来的一半的钱,我海以为你买了什么有用的东西,原来竟然是买这个。我喜不喜欢有什么关系,你自己去讨好别人吧。”说完,怒气冲冲的转身而去。

    海龙愣愣的站在那里,心中充满了委屈,那握住珠花的手缓缓攥紧,任凭上面的尖锐之处刺入掌心也不觉。他只知道自己的心好疼好疼,疼得几乎无法呼吸似的。看着脸璧的背影,喃喃的道:“为什么,为什么要向我发脾气呢?”

    连海有些疑惑的看着海龙,道:“海龙大哥,你别在意,今天姐姐不知道怎么了,似乎心情很不好似的,或许她明天就会好了吧。啊!你的手掌都破了,快,我帮你包扎一下。”

    海龙摇着头,从开始的缓慢到逐渐用力,他甩开连海的手,发了狂似的跑了出去。连海清晰的看到,从海龙的背影处甩出几滴晶莹的泪珠。

    连海感觉到有些不妙,赶忙推着木车追向连璧跑开的方向。

    连璧走出不远就停了下来,她暗问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发那么大脾气呢?现在的海龙,由于失去了记忆,整个人就像张白纸一般,自己为什么会生他的气?等他回来再说吧,他应该不会记恨自己才对。

    一会儿的工夫,连海气喘吁吁的赶了上来,“姐,你快去看看吧。海龙大哥他不知道怎么了,好像很伤心的样,你刚一走,他就也跑开了,似乎是朝着市集去的。”

    连璧心中一惊,她可不希望海龙有任何损伤,海龙现在的情况是极为脆弱的,先不说**已经失去了绝大部分抵抗力,就是在精神上也收不得什么刺激,一旦神识的破绽增大,想再恢复就更加困难了。毫不犹豫的,她向市集的方向跑了回去。

    海龙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在市集上走着,虽然失去了记忆,但他的自疗能力还在,受伤的伤口已经结痂,但心头的伤口却在不断地滴血。脑海中不断闪过一道道模糊的影像,他的心已经乱了。

    “大哥,进来喝一杯吧,我们这里的三日醉可是方圆百里都闻名的。”

    不知不觉中,海龙走到一家酒店门口,酒店的店小二热情的招呼着。

    “喝什么?”海龙有些茫然的道。

    “当然是喝酒啊!大哥,一看你就知道你遇到了什么窝心事,进来喝一杯,保证你一醉解千愁。”

    “能解愁么?好,我喝。”海龙跟着店小二走入酒店之中,找了个地方木然坐下。

    店小二殷勤的道:“大哥,你要吃点什么呢?”

    “能解愁的不就是酒么?我就要酒。多拿些。”

    “马上就来。”

    为了多赚点钱,一会儿的工夫,店小二直接拿来一小坛,摆在海龙面前,打开泥封,就像顿时扑面而来。

    海龙吸了吸鼻,一把抓起酒坛就喝,辛辣的烈酒入喉,他展现出当初在连云山脉时的酒量,美酒不断顺喉而下,竟然一口气将整坛酒灌入腹中。

    店小二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喝酒之人。

    “还有么?我还要。”

    “有,有,当然有。”

    酒在海龙口中,宛如水一般。他觉得,只有着辛辣的酒才能令他的心不那么疼。三坛,一会儿的工夫已经入腹,当海龙在要酒时,却遭到了店小二的拒绝。

    “客官,您最好把前三坛的酒钱付一下,我们着三日醉的价格不低,您看……”

    “付钱么?我,嗝!我没钱。”海龙已经有七分醉意,茫然看着点小二。

    一听海龙说没钱,店小二顿时变了脸色,尖声道:“什么?没钱?没钱你也敢跑出来喝酒。咦,你手里拿的是什么,珠花?就拿这个来顶帐。”

    海龙全身一震,顿时清醒了几分,将珠花护在自己胸前。“不,不行,我不给,不要抢我的珠花。”

    店小二向一旁的几个同伴使了个眼色,几人顿时将海龙围在中间。那店小二道:“好你个大个,你想吃白食么?喝了我们的酒就得给钱,不拿珠花顶帐,今天我们就让你好看!”

    海龙的意识有些朦胧了,酒意不断冲击着他的大脑,但是他却只记得一点,两只大手紧紧的护住珠花,“不,不给,我不给。这是我的,不给。”

    “他妈的,兄弟们,给我揍,揍到他交出来为止。”这间酒店本来就很小,拉海龙进来的店小二爷是着力的老板,一声令下,拳脚顿时招呼上了海龙的身体。虽然海龙身高体壮又力大过人,但此时他已经醉了,三两下就被打倒在地,幸好他身体结实,蜷缩在一起,倒也没有受什么真正的伤。但他始终没有忘记一件事,就是保护好他的珠花。

    “住手!”“喀嚓。”一名店小二没收住手,手里的长凳重重的砸在了海龙头上,鲜血顿时流淌而出,染红了地面。这些店小二爷都傻了,他们只是愤怒于海龙吃白食,并没有取他性命的意思,眼看一地鲜血,一个个顿时脸色大变。

    连璧的心颤抖了,她还是来晚了一步。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她已经冲到了海龙面前,酒店中所有的人瞬间失去了行动能力。森然寒光不断从连璧眼眸中射出,她的手按上了海龙的头,鲜血顿时止住,感觉到海龙的身体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这才松了口气。轻叹一声,抹掉了酒店中人对海龙的记忆,带着他瞬间移动到市集外一个寂静的地方。

    海龙的伤并无大碍,但他的身体却始终蜷缩着。

    “没事了,没事了。海龙,你清醒一点,我是连璧姐。”连璧轻声呼唤着海龙的名字,在他的头上抚摸。

    海龙似乎显得平静了一些,身体舒展开,由于用力过大,他的手掌再次被珠花刺破了。

    那种难受的感觉再次袭上连璧的心头,心疼的将海龙手上的伤治好了,下意识的问道:“那珠花对你真的那么重要么?”

    海龙茫然点头,神志不清的道:“珠花是我最重要的东西,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抢我的珠花,我不给,我绝对不给,那是我要送给连璧姐姐的礼物,谁也不给。”

    连璧全身剧震,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光芒,她的心颤抖了,原本古井无波的心情顿时掀起滔天巨浪,声音颤抖着道:“送我的,你这是送给我的。”

    海龙似乎并没有听到连璧的声音,依旧喃喃的道:“连璧姐,你为什么不喜欢我的珠花,我知道咱们很缺钱,可是,可是我见到临村的阿花带了一朵珠花真的很漂亮,我想,你要是也能带一朵,一定比她漂亮的多,可是,你为什么生我的气,我,我真的很希望看到你带上这珠花啊!不给,他们谁抢我也不给,这是给你的,给你的……”

    泪水不受控制的流淌而下,连璧不顾肮脏,将海龙的头搂入自己怀中,喃喃的道:“是我不好,都是姐姐不好,让你受委屈了,姐姐不应该怀疑你什么的。”

    似乎是听到了连璧的声音,海龙的神志显得稳定了许多,紧紧的贴在连璧怀中,喃喃的道:“姐姐,姐姐,你知道么?我这的好喜欢你……”

    连璧完全愣住了,她心中早已经没有了任何杂念,但当她听到海龙的话时,早已经空寂的心灵中却出现了一丝裂痕,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令她呆呆的看着海龙。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意志都没想到这种情况呢?海龙失去了所有的记忆,自己一直在他身旁照顾他,她自然会产生强烈的依赖感,如同白纸一般的他,对自己有的,只是那份真挚的感情。可是,现在自己却应该如何面对这份感情呢?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她乃佛门中人,自然不能过问感情之事,但是,她又怎么人心上海正处于最脆弱状态下的海龙呢?茫然的看着昏睡在自己怀中,如同孩一般的海龙,连璧身上亮起了淡黄色的光芒。

    ……

    “珠花,我的珠花。”海龙猛地从昏睡中清醒过来,刹那间,他所看到的是一片淡红色的光彩,光芒闪烁中,一个又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快速在脑海中闪烁着。一股莫名的力量横梗于胸腹之间,灼热不断肆虐,几乎只是顷刻间,海龙身上就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一切似乎都恢复了正常,他依旧在那个小木屋之中,只是此时此刻的海龙却已经变了,完全的变了,他发现周围一切都清晰了很多,甚至连自己脑海中也有了一些记忆似的,虽然依旧抓不住,但他却再也不会因为思考而头痛,脑的清明令他外表那种傻乎乎的感觉也消失了许多,本有些浑浊的双目闪烁着淡淡的莹润光泽。

    “海龙大哥,你怎么了?”连海从外面跑了进来,当他看到海龙的时候也吃了一惊,明明是同一个人,但现在的海龙却有着很大的变化,尤其是眼眸中的神色,虽然充满了迷茫,但更多的,确是深邃的思考。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