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东海龙宫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咔啦,闷雷声响起,雷声前的闪电照亮了那巨大的海浪犹如猛兽的巨吻一般,海浪未到,船身已经该是随浪倾斜,就在渔船马上就要被海浪吞噬之时,希望的曙光照亮了整艘渔船,那是一片红色的光芒,如同铜墙铁壁般的红色光芒,渔船被光芒托起,轻飘飘的飞到浪尖之上。

    一道耀眼的红光冲天而起,猛然射入空中那如同漩涡般的阴云之中,周围的一切在这一刻仿佛都停止了一般,方圆数千里之内的海浪被压的如同明镜一般,光芒闪烁中,一切都恢复了平静,伴随着红光的消失,天空中的乌云竟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寂静的夜空,空中繁星点点,明月高悬,映衬着平静的海面波光粼粼。水声响起,渔船被无形的力量远远的送出,如同箭一般朝岸边的方向而去。每一名渔夫的耳中都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如此天气,何必打鱼,运气不会总有,珍惜你们自己的生命。人,不必与天斗。”

    渔夫们热泪盈眶的跪倒在甲板之上,遥望着远处半空中升起的一团红光,他们都以为是龙王显灵,不断的膜拜着。在那股莫名力量的推动下,渔船快速的朝岸边而去,转眼间,他们已经看不到那团红光了,但那低沉的声音,却在他们心中保留了一辈。

    “何人如此大胆,竟然敢在龙宫所属范围内擅用法力改变天象,殊不知,这是违反天条的么?”海面突然向两旁分开。全身宝光萦绕,脸上莽须虬结,看上去极为凶恶。手持一柄大砍刀,踏波而立。怒视着空中红光。红光飘然而落,金甲海将心中一凛,一股无形的威压从那团红光处传来,压地他险些喘不过气来,心中暗自惊讶,人间的修真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大了。红光渐渐暗淡,露出里面的身影,高大伟岸的身形犹如神佛一般,一身红色的长袍上闪烁着淡淡的光芒,从表面上看,似乎只是一个普通人类,但他地身体却宛如透明的一般。最令金甲海将感到恐惧的,是他那双眼睛,深邃的目光中没有任何感情。

    “你是何人?刚才我说的话你没听见么?”金甲海将色厉内荏地喝道。手下虾兵蟹将踏波而行,将那红衣人围在中间。

    红衣人淡然到:“天条又如何,你们既然是东海龙宫中人,眼看有打渔之人落难,不但不相救,还要落井下石么?”

    金甲海将哈哈一笑,道:“没想到啊,现在的修真者竟然连天条都已经不在乎了。难道你就不怕当天劫来临之时,上天会谴责么?”

    红衣人冷哼一声,道:“天条是仙宫所定,即使仙帝站在我面前,也绝不会用天条来约束我什么。带我去东海龙宫见龙王敖广,我有事找他。”听对方如此说,金甲海将不由得一滞,怒喝道:“你以为龙王是什么人都可以见到的么?我乃龙宫狴犴,身为龙王之,掌龙宫执法之任,今日你胆敢前来东海闹事,先随我回龙宫领罪去吧。”全身金光大放,手中大刀一指,周围的虾兵蟹将们顿时朝红衣人冲了上去。

    红衣人脸色依然淡漠,随手一挥,一个巨大的红色光罩顷刻间将包括狴犴在内的所有龙宫中人笼罩在内,光芒闪烁中,虾兵蟹将们纷纷掉落海中。红衣人淡然道:“龙狴犴是么?你想拿我,那我就给你哥公平的机会,这里是东海,应该是最适合你施展法力的地方,你只要能让水沾到我身上一滴,我立刻束手就擒。”红光消失,海面上除了失去了那群掉入海中地虾兵蟹将之外,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狴犴只觉得自己全身一阵发冷,沉声道:“阁下是仙人,以刚才阁下所施展的绝对空间,想必在仙界也不是无名之辈吧。报上名来。”

    红衣人淡然一笑,道:“怎么,你现在不想擒我了么?我此来只是想找敖广商量点事,对龙宫并没有恶意。至于我的名字,也只有敖广才配问,你么?还差了些。”狴犴本就是脾气暴躁之辈,在对方言语相激之下顿时大怒,怒吼一声,双手抡起大刀朝那红衣人劈去,金光带起滔天大浪骤然向那红衣人扑去,气势之盛,远不是先前即将吞噬渔船的海浪可比。红衣人没有动,任由海浪冲击到自己身前,奇异的事情发生了,海水刚一进入他身前三尺立刻向两旁滑开,竟然无法前进一步,而狴犴发出的刀芒也完全被锁死于半空之中,连他的身体也动弹不得。

    “我以前曾经听说过,东海龙王敖广有九,每一身上都有一颗龙珠,只有将龙杀掉,才能取得龙珠精华,而集奇九颗龙珠可以炼制成九彩云龙珠,乃修炼之极品。得九龙龙力之所聚,元神之所得,似乎对于仙人也是有很大好处的。如果我记得不错,你所有的应该是银龙珠吧。”说到这里,他眼中闪过一道红芒,眨眼间来到狴犴身前,凝视着他的眼睛。

    狴犴全身一震,对于他来说,银龙珠相当于自己的生命,一旦龙珠被夺,那将是永不超升的结果,恐惧感大升,沉声道:“你想要我的龙珠?”

    红衣人摇了摇头,道:“不,我只是提醒你,遇事不要冲动,否则,以龙珠的诱惑,当你遇到强大的敌人时,你能保护的住么?”

    所有压力骤然消失,狴犴只觉得全身一轻,顿时松了口气,红衣人道:“带我去见敖广吧。你应该明白,以我的力量,虽然找寻龙宫会耗费一点时间。但却并不是什么难事。”狴犴只觉得自己面前的红衣人言语中有着自己无法拒绝的威严,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摇身一晃,现出了龙形本体,银色的龙身虚空一摆,下方的水面已经向两旁裂开。“龙宫的尊严不容任何人撼动,希望阁下好自为之。”说完,当先向海中冲去。

    红衣人淡然一笑,飘身而落,跟在狴犴身后向海水深处潜去。进入海中,狴犴将自己的速度展开到极限,但他却吃惊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始终被红衣人意念紧锁,海水根本无法冲进红衣人身体周围三尺之内,不论自己速度有多快,红衣人却始终都能跟随在十米之外。

    周围越来越黑暗,狴犴轻车熟路的前行着。突然,他身体一个翻转,猛的向下方沉去,仿佛穿透了一层什么阻隔似的,周围突然亮了起来。一座巨大的宫殿出现在他与红衣人的视线中,宫殿似乎完全是用金玉修葺而成,光芒闪耀中,照耀的海水一片澄澈。各种海底生物不断游戈,奇异的景象令人叹为观止。宫殿前是一片空地,数千名身穿银色铠甲的龙宫力士排列成整齐的队形。在他们的前面站着十个人,居中一人,身穿蟒袍,腰扎玉带,身材雄伟,枣红色的面庞上罩着一层寒霜,在他身旁,是一个看上去猥琐,身上有甲壳的老者,一双外突的眼睛不断的转着,似乎在想着什么,在他们身后,则是八名金甲海将,装束虽然相同,但却相貌各异。

    狴犴摇身一晃,已经来到最前方身穿蟒袍的老者身前,恭敬的道:“参见父王。”原来,当他在红衣人威胁之时,就已经向龙宫发出了求援信号,特意将那红衣人引到龙宫之中,他相信,虽然红衣人十分强大,但也绝不可能同整个龙宫相抗。否则,在对方的威胁之下,他又怎么会带红衣人来到龙宫之中呢。东海龙王敖广面沉似水,挥了挥手,狴犴退到一旁。他上下打量着随狴犴而来的红衣人,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精芒。

    红衣人似乎早已经料到了面前的一切,脸上神色没有任何波动,飘身而落,立于敖广面前,微微施礼道:“阁下就是东海龙王么?”

    敖广沉声道:“不错,本王敖广,阁下为何触犯天条,擅自改变东海情况,又打伤龙宫下属,是欺我龙宫无人么?”

    红衣人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在下此来,是有事想同龙王商谈,如果不用先前的方法,又怎么能轻易见到您呢。我叫海龙。”经过四百多年地修炼,海龙终于出关了。时间所剩已经不多,他知道,自己必须尽快完成在人间的一切返回仙界之中。

    敖广龙眉微皱,海龙两个字对于他来说十分耳熟,而且,这两个字与他犯冲,海龙,不就是海中龙王的意思么?

    海龙微笑道:“或许,我的另一个称号龙王会熟悉一些,在数百年前,我曾经参加了仙界中的星君挑战,侥幸获得了日耀星君的称号。”金光一闪,他背后已经披上了象征着日耀星君的披风。庞大的仙灵之气顿时充斥于龙宫之前。敖广悚然动容,“日耀星君。”他想起来了,虽然他并不在仙界之中,但龙宫也算的上是一大仙派,对于仙界中的事他还是了解一些的。四百多年前,仙界七星坪日耀星君易主的大事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呢?龙宫在仙界的地位远远无法同五庄观、三清观这样的仙家大派相比,对于龙宫来说,单是日耀星君四个字,就已经有着足够的分量。脸上的神色顿时放松了许多,敖广拱手道:“原来是日耀星君光临龙宫,敖广有失远迎了。”

    一旁的狴犴心中暗想,怪不得这叫海龙的仙人连天条都看不起了,原来他竟然是日耀星君,根本不受仙宫管制。幸好自己先前没有过于冒犯,否则就算吃了大亏,恐怕父亲也护不了自己。想到这里,他不禁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惟恐海龙注意到他似的。

    敖广身旁那老人走上前,吃惊的指着海龙道:“你,你不就是当初那救我的渔民么?”那老人正是转化成半人形的龙宫军师龟八斗。

    海龙微微一笑,道:“那日我刚入人界不久,身上又有伤,所以未曾同龟兄一叙,实在不好意思。”

    龟八斗连连摇头道:“不,那日如果不是你帮助,恐怕我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龟八斗在这里多谢上仙相救之情。”说着,就向海龙拜了下去。那日在海龙无意中引动的一丝混沌之气治疗下,龟八斗不但伤势痊愈,而且从混沌之气上得到了不少好处,心中对海龙由衷感激。

    敖广看了龟八斗一眼,哈哈一笑,道:“既然都是老朋友了,请日耀星君到我们龙宫坐坐吧。金猊,带人都散去吧。准备上好龙宫酒宴,我要好好款待日耀星君。”敖广身后八位龙中的一人答应一声,同其他的龙们带领着龙宫力士纷纷散去,在敖广和龟八斗的亲自带领下,海龙走入了龙宫之中。

    龙宫外面固然是金壁辉煌,里面更是绚丽夺目,进入龙宫大门后海龙再没有看到金玉的装饰,这里的一切都是由颜色各异,光晕流转的珊瑚组成,偶尔升起一个个如同珍珠般的气泡,别有一种动人的情调。

    东海龙王敖广带着海龙穿过龙宫甬道,一指来到自己于属下们议事的地方。敖广知道,海龙以日耀星君的身份来找他,所商量的必然是大事。索性谴退手下,只留龟八斗作陪而已。三人坐定,敖广微笑到:“今日日耀星君光临我龙宫,真是本王的荣幸啊!”

    海龙道:“龙王不必客气,我今日前来,是有事相求的。”他不想拖延太多时间,索性开门见山。

    敖广道:“日耀星君有什么事尽管说,敖广力所能及之处,定然会尽力相助。不过,我想以日耀星君之能,我能帮的恐怕也不多。而且,龙宫力量微薄,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力,希望日耀星君不要失望才好。”虽然他在人间,对仙界具体情况知道的并不多,但也明白现在仙宫正和五庄观为首的仙界名宿们成为对立的双方。惟恐海龙提出让他加入某一方,所以才先给自己留下余地。

    海龙心中暗道,这东海龙王果然老奸巨猾,幸好自己早有准备,微微一笑,道:“我所需要的帮助很简单,龙王也必然能够做到。我的请求绝不会将龙宫卷入仙界现在的争斗之中。或许再过不久,仙、佛二界就会同冥界发生争斗,那时,龙宫依旧保留在人间应该是最好的选择,至少不会卷入漩涡。我此次前来请求龙王帮忙,是以条件来交换的,如果龙王实在不愿,在下也绝不勉强。”

    敖广心中暗凛,知道面前这日耀星君并不好对付,赶忙道:“星君不必如此,即使没有条件交换,敖广也会尽量帮忙,毕竟,龙宫也算是仙界的分支,同为仙友,哪儿有不帮之理,但不知星君到底是何事需要我帮助呢?”

    海龙微微一笑,道:“其实很简单,我希望能学到龙宫风波十二叉中的特殊攻击无定风波,仅此而已。”

    听了海龙的话,敖广不由得脸色大变,眉头紧皱,道:“星君,或许您还不知道,这风波十二叉乃是我龙宫不传之秘,即使是我那九个儿中也仅有两人得传。不是本王敝帚自珍,但这风波十二叉却是龙宫唯一的凭借了,实在是……”

    海龙心道,如果不是你龙宫的不传之秘,我怎么会学呢?脸上神色不变,道:“龙王请听我说完,我知道这件事必然会令你很为难。但是,我所学习的仙法却急需风波十二叉中的无定风波来辅助。如果龙王肯传授的话,在下保证绝不外传。同时,作为交换条件,我愿意帮助龙宫升入仙界之中,甚至可以帮助您取代现在的北方圣兽白虎之位,让您成为新的圣兽。”

    先前海龙的要求令敖广难以接受,但现在他所提出的交换条件就足以令敖广惊讶的合不拢嘴。敖广最为期盼的事,就是能够带领龙宫属下在仙界中立足了,如果有仙界中的仙灵之气辅助,在一段不长的时间内,龙宫实力必然会大幅度提升。至于成为北方圣兽,那几乎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同海龙这两个交换条件相比,风波十二叉又算的了什么呢?但正是由于交换条件太优越,敖广反而心中疑虑更大。

    龟八斗忍不住道:“星君大人,您说的是真的么?龙宫数百万生灵,即使拥有一定实力的,也有数万之多,集体升入仙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别说仙界中那些大派合仙宫不允许,就是普通下仙人也不会允许我们在仙界中生存。四海龙宫除了四位龙王以外,连一名达到大罗金仙修为的都没有,即使我们真的升入了仙界,恐怕也无法在仙界中生存下去,毕竟,以龙宫的数量,如果在仙界发展下去,恐怕会是任何人都忌讳的势力。星君大人,您真的有把握么?”关于将龙宫带入仙界这件事,他同敖广不知道商量了多少回,并向仙宫请示了多回,但所得到的答复,却始终是只允许四海龙王升入仙界,而龙宫其他人等绝不允许。虽然他也知道日耀星君在仙界中有着极高的权威,但龙宫整体升入仙界却不是说着玩儿的。

    海龙淡然一笑,道:“既然我说的出,就一定能作到。我当然不可能把数百万龙宫生灵都带入仙界,但你所说的数万拥有一定实力的却可以做到。你们应该知道仙界分为上仙界和下仙界,在下仙界中占领一个地方也并不是什么难事。我可以告诉二位,我属于仙界名宿一方。当然,龙宫现在是不适合进入仙界的,因为,现在龙宫加入不但会遭到仙界两大势力的排挤,同时也很有可能会面临冥界所带来的灭顶之灾,我的承诺将在冥界被驱逐之后达成。我相信你们应该可以算的清,现在仙界中哪一股势力更为强大吧。我可以以自己的生命发誓,一定会帮助龙宫至少在下仙界找到一个生存的领地。”

    敖广长叹一声,苦笑道:“星君,恐怕没有你想的那么容易。龙宫之所以一直无法升入仙界中,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因为我们曾经与仙界中两个拥有强大神通的人有仇,而这两个人,都拥有着龙宫现在根本无法抗衡的力量。而且,他们还分别属于仙宫和你们那一方。”

    海龙一愣,道:“有这样的事?那这两个仙人是谁呢?龙王请说来听听。”

    敖广道:“一个就是仙宫中的那吒三太,当初他与龙宫有着极深的仇恨,虽然后来算是化解了,但他对龙宫的敌意却是根深蒂固的。而另一个则更为强大,就是镇元大仙的结拜兄弟,现在佛界中的斗战圣佛孙悟空。当初因为他拿走了我们龙宫中的定海神针做武器,结下了不小的仇恨。后来观音菩萨也为他说话,我们只能吃个哑巴亏,试问,有这两个强者在,我们又怎么能在仙界中生存呢?”

    海龙笑了,开心的笑了,“原来龙王是担心这些,这个您大可放心。那吒三太同斗战圣佛有着很深的交情,我相信,只要斗战圣佛不找龙宫麻烦,那吒三太自然也不会为难你们。而斗战圣佛正是我的恩师,师傅那里,我自然会去为你们说项。”

    敖广大惊,失声道:“什么?你是孙悟空那泼猴的弟。”看着海龙骤然变色的面庞,他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尴尬的道:“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当初孙悟空拿走了我的定海神针,那件事我实在忘不了。”

    海龙眼中冷光连闪,沉声道:“龙王,我不希望再听到您说我师傅的坏话。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傅是我最尊敬的人,如果你再侮辱到他老人家,我将不惜与整个龙宫为敌。”敖广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森然杀机令周围温度骤然下降,海龙身上所产生的威严根本是他无法抗衡的。

    “龙王,现在你可以给我一个答复了,至于我说让你成为北方圣兽,代替现在的水白虎,虽然不能说完全可行,但也有一定的把握,但是,在我对付水白虎之时,希望你们四海龙王能够相助。以水白虎的修为,我虽然有把握败他,却没把握将他的肉身和神识全部都留下。所以,我需要你们从旁协助,限制住他神识逃逸即可。将来,我会尽量请求师傅、师伯们帮忙,让你成为新的圣兽。或许你无法拥有圣兽那样的实力,但有圣兽之名望在,龙宫必然可以发扬光大,这应该是你最希望看到的吧。”海龙牢牢的盯视着敖广,帮助龙宫升入仙界并不是什么难事。龙宫本来就是仙界的分支,不论是下仙界还是上仙界,几乎都是无边无涯的,多一个龙宫存在,并没有什么影响。至于以东海龙王敖广取代水白虎的圣兽地位,海龙则是处于私心考虑的。白虎王,不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火麒麟或者整个仙界,都是他必须对付的对象,而敖广虽然掌握着整个龙宫,但是,通过法力的感受,他的修为并不很高,只比仙宫中的天君高一点而已,就算他当上了圣兽又能如何?还是要依靠自己这一方的力量才能保持住在仙界中的地位。名义上虽然是圣兽,但实质上却是在自己一方掌控之中。这种好事又何乐而不为呢?而且海龙考虑过,像白虎王那样的修为,自己想至他于死地极为困难,而以水制水,限制其行动的方法显然是最好的。就像当初仙帝用来对付他的四象连环绝对空间那样。所以,海龙最终选择以这种条件来和敖广谈判。

    敖广看向身旁的龟八斗,露出询问的眼神,龟八斗道:“龙王不必再犹豫了,这是龙宫升入仙界最佳的机会,更何况,星君已经答应不会将无定风波外传,您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说完这句话,龟八斗眼含深意的看着海龙,道:“希望星君能够让我们龙宫生灵过上安稳而幸福的日,老龟感激不尽。”

    海龙读懂了龟八斗眼中的含义,知道他已经明白自己的想法,点了点头,道:“我说过的话从不收回,海龙永远是龙宫的盟友。”

    敖广心中不断盘旋着各种念头,不论是日耀星君还是斗战圣佛徒弟的身份,都足以吸引他,在龙宫中,他对龟八斗的信任甚至更高于自己的儿们,凝重的点了点头,道:“好,我愿意将龙宫绝学无定风波传给星君。”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