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东海之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什么,竟然如此严重。镇魂针,没想到仙帝一方还有人修得如此阴毒的法术。菩萨,那你觉得在什么样的条件下才最适合海龙自行修养恢复呢?”

    地藏王菩萨沉吟道:“我想过了,海龙不适合留在我这里,地府毕竟阴气太重,冥界和妖界更是可以排除在外。而仙界和佛界的气息虽然会在很大程度上刺激他,但是,也很有可能会起到反作用。所以,我认为人界才是最适合他修养的地方。”

    镇元大仙叹息道:“现在也只能如此了,海龙这孩就麻烦菩萨安排。在他没有完全恢复以前,我绝不会再让他返回仙界了,他已经受了太多的苦,如果他不能恢复,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向他的妻们交待。菩萨,这件事就拜托您了。如果需要什么,您尽管说,我会尽量办到。”

    地藏王菩萨淡然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海龙受到如此沉重的打击,能否痊愈先不说,我只是希望你们不要再将他摆在明面上了。我明白你们不只是在利用他,但是,你们一直以来的做法却始终将他摆在与仙帝对立的尖端,这样,他怎么能不受到伤害呢?你们都是仙界名宿,可海龙还只不过是一个入仙界不到千年的新人,你们这么做事不是有点太急功近利了?大仙,我和海龙已经结义,不论他的神识是否能恢复到原来的水平,我都不希望他再出现这样的结果。虽然你们为培养他付出了许多,但是,海龙也为了你们的愿望付出了太多太多,难道你们就不能给他一点自己的空间么?如果当一根弦绷太紧的话,恐怕容易折断。”

    听了地藏王菩萨的话,镇元大仙沉默了,半晌才道:“菩萨,我能理解你的不满。或许,这一切真的是我们的错误吧。海龙这次突然消失,我想了很多。在有些地方上,他很像以前的仙帝,我们一直都在怪仙帝的堕落,其实,我发现我们的责任也是很大的。一直以来,包括我和三清在内的这些仙界老家伙们,都希望仙界能够象冥界那样变成铁板一块,但这显然不是我们中的任何人能够做到的,所以我们就想培养新人。但是,在做法上,我们确实如你所说太急功近利了,当年培养仙帝时,我们都以为成功了,但最后的结局却是现在这样。这固然和仙帝本人有关,但我们也有着无法推托的责任。如果当初我们能够做到放下一切,或许现在仙界远不是这个局面。在海龙身上,我们也犯了同样的错误,只是海龙比仙帝的品性要善良的多,而且他没有过多的野心**,又极重情感,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发生我们不想看到的事。其实海龙就像我们手中的宝石,可我们对他的呵护实在太少了。你放心吧,如果海龙无法恢复到正常状态,我以自己的生命担保,一定要让他与自己的妻们找一个安静、平和的地方生活。如果他能恢复,我和三清都将放弃自己所拥有的一切,交出手中所有的权力,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绝不让海龙受到一丝伤害。”他的话说的斩钉截铁,没有给自己留一分余地,一镇元大仙的身份,作出如此决定,已经充分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好,既然大仙已经这么说了,我也没什么可多讲的。海龙的事就交给我吧,我会尽全力帮助他。至于在仙界,就靠您来周旋了。海龙能否恢复,我最多只有三成的把握。”

    镇元大仙道:“在对神识的熟悉和掌控上,菩萨比我要强的多,谢谢你的帮助。”

    地藏王菩萨叹息一声,道:“我们也这么多年交情了,用不着说谢字。更何况海龙是我的兄弟,他的识就是我自己的事。如果海龙能痊愈,当他回到仙界后,我会尽可能的帮助你们。即使他无法恢复,我也会想尽办法找出伤害他的人。”

    镇元大仙心中一喜,他当然听得出地藏王菩萨话语中的意思,如果他们一方能有地藏王菩萨这么强大的援助,对于今后在仙界的掌控太有利了。突然,镇元大仙仿佛感觉到了什么,道:“菩萨,我就不跟您多说了,您施展这样的神通实在太耗费法力。而且,我马上就要面对两个不速之客,能否将他们应付下来,还是未知数。”

    地藏王菩萨当然知道镇元大仙说的是谁,有些好笑的道:“他们可不是那么好应付的,大仙要辛苦了。既然如此,地藏就不打扰了。”金光一闪,地藏王菩萨飘身落地,护体的佛光黯淡了许多,刚才这段谈话却是耗费了她太多的法力。

    与此同时,镇元大仙也站了起来,以法力将声音送出,“燃灯佛祖,悟空,请进吧。”

    光芒一闪,在镇元大仙的接引下,两团光影出现在秘室之中。

    孙悟空的脸上充满了愤怒,护体法力的气息极为不稳,显示出他正处于爆发边缘。即使是燃灯佛祖,此时也是一脸凝重,见到镇元大仙双手合十,道了声阿弥陀佛。

    孙悟空急不可待的道:“大仙,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徒弟怎么会有危机的感觉传到我意念中,而且我能清晰的感觉到,金箍棒现在在仙宫。金箍棒都丢了着代表着什么你应该清楚的很。”

    镇元大仙沉声道:“悟空,你先冷静一下,海龙的事我也是刚刚才搞清楚。你不用冲动,听我说。海龙现在在地府。”

    孙悟空心头一沉,道:“地府?怎么可能?仙人即使死了,也不会落入地府的。”

    镇元大仙道:“你先别急,听我说。海龙到地府是他自己去的,现在地藏王菩萨正照顾着他。如果我判断的不错,他应该是与仙帝遭遇了,或者是中了仙帝的暗算,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才用神识护住自己,以当初地藏王菩萨赠与的某件地府宝物遁入地府中躲避。”

    孙悟空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松了口气。“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他被仙帝那老小打得形神俱灭呢,没死就好。不过这小居然连金箍棒也弄丢了,等他回来,我可要好好训斥他一番才行。要知道,金箍棒可是俺老孙的宝贝啊!”

    镇元大仙苦笑道:“悟空,还龙能不能回来还是个未知数,这次他吃了大亏,你就别说她了,还是期望着他能平安归来吧。”

    孙悟空火眼金睛光芒一闪,道:“此话怎讲?难道海龙伤势很严重么?燃灯,你不是告诉我说天极珠在海龙身上吗?有天极神铠那样强悍的防御,还会受重伤?”

    燃灯佛祖道:“天极神铠在还龙身上是肯定的,菩提老祖将它传给海龙后,特意通知了我。那毕竟是件有佛性的仙器,我也很奇怪,海龙有天极神铠护身,自身修为又已经达到了大神通境界,怎么会突然重伤呢?”

    镇元大仙叹息道:“这就要等海龙恢复以后问他自己了。据我估计,海龙遭到袭击必然是非常突然的,否则他如果应付不了,没有理由不向我们求助。悟空,海龙身上的伤倒不要紧,以他的混沌之气加上天极铠,应该不会很重的。但是,他的神识却中了霸道的镇魂针,这才是我最担心的。”

    “什么?镇魂针?”燃灯佛祖和孙悟空同时惊呼出声,两人的脸色瞬间变了。

    密室中的气息变得凝重起来,金光骤然闪亮,孙悟空转身就要离开。突然,红光一闪,蓄势以待的镇元大仙大袖一挥,将孙悟空装入其中。由于没有任何准备,孙悟空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落入了大袖之中。以镇元大仙的法力,除非他愿意,否则孙悟空想出来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燃灯佛祖叹息道:“或许暂时将他困起来是最好的选择。”

    孙悟空的声音从镇元大仙袖中传出,“大哥,你干什么将我装到袖里?放我出去!”

    镇元大仙道:“悟空,你的性太爆,只能先委屈你了。等你冷静下来时,我自然会放你出去。”左手一指,红光闪处,孙悟空连声音也无法传出了。

    燃灯佛祖眉头微皱,道:“没想到海龙竟然会中了镇魂针,这对他的身体是非常不利的。他的神识是否已经……”

    镇元大仙摇了摇头,将海龙现在的情况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仙地竟然如此作为,大仙,您准备如何应对?”

    镇元大仙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冷然道:“暂时先不动,我要看看仙帝还准备干什么?”

    燃灯佛祖叹息道:“是啊!现在确实不宜与仙宫发生冲突。否则,仙界将面临的劫难就在也没有机会了。只是海龙这孩不知神识能否恢复,镇魂针毕竟是太阴毒了。”

    镇元大仙道:“现在也只能听天命了,佛祖,还要麻烦您在我这里住几天,开导开导悟空,否则,他一旦闹起来,恐怕回很难收拾。海龙的事我也非常痛心,但现在绝不是向仙帝发动攻击的时候,我想,他就是算准了这一点,才敢对付海龙的。”

    燃灯佛祖无奈的道:“大仙,你也知道悟空的脾气,除非海龙安然无恙,否则,恐怕这回谁也劝不住他了。他和海龙亦师亦友,而且还龙不久前还帮紫霞仙将神识重新融合,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也难怪悟空会那么冲动。”

    这两位仙界和佛界的大神通者相视苦笑,在他们的眼眸深处,都有着些什么特别的东西。

    ……

    睁开眼睛,环目四望,“我…我这是在那里?头好疼…”头部传来的疼痛不禁领海龙呻吟出声。全身软绵绵的,他只觉得脑海中一片空白,竟然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这似乎是一间普通的小木屋,阳光从唯一的窗户中洒落,晒得大半个屋中暖洋洋的,还龙无力的躺回床上,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咸腥味,不仅皱了皱眉头。

    这到底是哪里?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心中疑惑涌动,刚刚多思索一番,脑中的疼痛却更加厉害了,迫使他呻吟出声,再也无法想下去。

    “啊!你醒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那扇看上去并不结实的门敞开,一名看上去十六七岁的少年快步走了进来。他直接走到海龙床头,伸出冰凉的手放在他额头上。

    一阵清凉传来,海龙顿觉舒服了许多,脑海中的疼痛也减轻了些。

    “嗯,不烧了,我想你一定能很快的好起来。”少年微笑着的道。

    海龙有些艰涩的道:“你…你好,这是在哪里?我又是什么人?”

    少年身材中等,皮肤黝黑,清秀的面庞上长着一双灵光四射的大眼睛,他惊讶的看着海龙,道:“连你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我又怎么会知道?”

    海龙愣住了,喃喃的道:“你不认识我么?那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少年道:“大概在三天前,我和姐姐出海打鱼,却看到你在海面上漂浮着,我们以为你死了,将你拉到船上,你真的好重啊!我们废了不少劲才将你弄到船上呢。结果姐姐发现你还有些气息,就把你救了回来。回来后你一直在发烧,我们村里的郎中给你灌了几服药才好了一点。我也很想知道你是谁呢。或许,你是在海上落难的吧,被浪冲到我们这里来。”

    海龙失神的道:“我,我是谁?我到底是谁?”他又开始思考,随之而来的,又是那剧烈的疼痛。这次的疼痛比上次来的更加强烈,剧烈的疼痛不禁令他痛哼出声。

    “啊!你怎么了?快别多想什么,再休息一会吧。”少年轻拍着海龙的头,希望能帮他减轻一些疼痛。海龙的身体在少年的劝慰下渐渐放松,疼痛也随之减轻了许多。

    深吸口气,经过两次痛苦的经历,海龙再也不敢回想起前的事了,痛苦的道:“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

    少年安慰道:“大哥哥,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或许等你康复后,一切就都会恢复正常了。我给你讲讲村里的事吧。我叫连海,我姐姐叫连璧,在我还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就在一次入海捕鱼的时候丧生在海浪中,是姐姐将我拉扯大的。这里是东海之滨的浪潮村,在我们这里,所有人都是靠打鱼为生的。村里的长辈们都非常照顾我和姐姐,否则,我们也不可能活到现在了。你放心吧,既然我们将你救回来,你就是我们村中的一员,就算你什么都想不起来,也可以在我们这里生活下去啊!你不知道哦,打鱼可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听着连海纯朴的话语,海龙心中一阵温热,脑海中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脱口而出道:“我以前似乎也有你这样一个弟弟。”

    连海一愣,喜道:“哥哥,你想起了什么吗?”

    海龙的脑海中依旧是一片空白,摇了摇头,道:“没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连海,谢谢你,不知道你姐姐在哪里?我想感谢她的救命之恩。”

    连海摇了摇头,笑道:“姐姐在外面补渔网呢。用不着谢什么,我们渔人最怕的就是海上的变化,遇到你落难怎么能见死不救呢?你先休息休息吧,待会儿我给熬点鱼汤喝。姐姐要是知道你清醒过来,一定也会很高兴的。”说完,不等海龙开口,蹦蹦跳跳的跑了出去。

    海龙愣愣的躺在床上,看着木屋简陋的顶棚,什么都无法多想,脑海中没有任何思绪的感觉是那么的痛苦,渐渐的,他的眼睛朦胧了,神志陷入迷糊状态昏睡过去。

    当他再次清醒时,闻到的是一股诱人的香气,肚顿时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连海的声音响起,“大哥哥,看来你的人还没醒,肚倒是先醒了。”

    海龙睁开眼睛,看到连海端着一个锅放在木屋中唯一的桌上,腾腾热气不断从锅中冒出,香气显然是从中传来的。海龙吞下一口唾液,有些尴尬的道:“我,我确实有点饿了。”

    门开了,一个窈窕的身影走了过来,还龙顿时看的呆了。那是一名少女,身上的粗布衣却难掩她那绝代风华,身材较高,皮肤微黑,看到海龙时,眼中不紧流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你醒了。”

    那和煦的微笑带给海龙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不禁愣愣的看着少女说不出话来。

    连海捅了海龙肩膀一下,取笑道:“大哥哥,别发呆了。我姐姐可是村里第一美女呢。”

    “啊!”海龙惊醒过来,赶忙道:“你就是连璧姐姐吧。多谢救命之恩。”那似曾相识的感觉始终萦绕在他的脑海中,但他却不敢回想。

    连璧微微一笑,道:“别客气,你现在是我们家的客人了,先起来吃点鱼汤暖暖身吧。你昏迷这几天一直没有吃饭,想必是饿坏了。”

    连海拿着一个勺舀出一口鱼汤送入自己嘴中,赞叹道:“太棒了,姐姐,还是你的手艺好。大哥哥,今天姐姐可是特意亲自下厨给你做的呢。”

    连璧俏脸微红,却也没有反驳,从锅中盛出一碗鱼汤,坐到海龙的床上递上前,道:“来,你先喝点吧。”

    海龙赶忙挣扎着坐起来,但当他想伸手去接鱼汤的时候,却发现全身酸软无力,竟然用不出一丝力气。连璧拿过一个枕头垫在他身后,轻声道:“你刚醒过来,别动了,我喂你吧。”说着,用勺舀起一匙鱼汤,轻轻的吹了两下,然后送到海龙嘴边。

    海龙心头一热,他的眼眶已经湿润了,有些哽咽的道:“谢谢。”这才张开嘴,将勺中的鱼汤喝入腹中。一股鲜美的味道瞬间充斥全身,精神一振,似乎只是这一口鱼汤,就让他恢复了些元气似的。

    “慢慢喝,还有很多。”连璧看着海龙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温柔。

    在连璧姐弟悉心的照料下,海龙身体恢复速度异常惊人,一天后,他已经可以下床行走,三天后,已经恢复的与常人无异。正如连海所说,这浪潮村中的村名都非常纯朴,他们都说海龙是龙王爷放回的生命,是有大福气的人。由于海龙已经忘记了一切,连璧以村的名字给海龙命名,就叫他浪潮。

    海龙每天最享受的事就是晚饭了,虽然每天几乎都是那种鲜鱼,但从连璧手中做出来却也有着不同的味道,任何一种味道都足以令他流连忘返,就是连海也说,最近沾了他的光,姐姐的饭做的越来越好吃了。

    十余天后。

    “连海兄弟,我帮你晒渔网吧。”连海的身材在渔民中已经不矮了,但却只到海龙胸口部位,海龙身高体壮,他发现自己最大的优势就是身体了,沉重的东西拿在他手上轻如无物。

    “浪潮大哥,你身体刚好一点,还是休息休息吧。我自己就行了,要不姐姐回来会埋怨我的。”十余天来,连海造已经和海龙混熟了,对于这个比自己年长一些的大哥充满了好感。

    海龙爽朗的一笑,道:“没事的,你们要什么都不让我干,我怎么好意思再住下去呢?我已经收了你们许多恩惠了。”

    “那好吧。”连海本也不是婆妈之人,爽快的答应后,两人一起干了起来。在海龙的力量帮助下,一会的功夫,就将大张渔网完全挂好。连璧刚刚做好午饭,正准备叫海龙和连海吃饭,却看到一名村民急重重的朝村里跑来。

    “不好了,不好了。”那名村民突然大声呼喊着,吸引了海龙和连璧姐弟的注意。

    连璧上前拦住那名中年村民道:“王大叔,怎么了?您这么慌张,这几天天气都很好啊!难道是谁在海上出事了?”

    王大叔道:“是啊!刚才我们几个一起出去打鱼,结果网到了一条特别巨大的,现在渔网被缠住了,我叫老李那家伙放弃渔网,他们怎么也不听,现在还和那大鱼僵持着呢。幸好他家的船还比较大,稳定性好些,否则的话,船恐怕都要被那大鱼带翻了。”

    连璧皱眉道:“可以用渔叉先把那大鱼杀死啊!那样挣扎就会小得多了。”

    王大叔无奈的道:“我们也是这么想,可那大鱼身上不知道长的什么皮,我们几家的渔叉掷过去,竟然连一点鳞片都没有划破。现在那大鱼在水里,除了感觉到它挣扎以外,连什么样我们都还没看到呢,我这不是回来求援了么?连璧啊!你一向最有办法,走吧,咱们赶快过去,要是老李的船被拉翻或者拉到深海中就不妙了。那个老吝啬鬼,就是不舍得他那张破渔网。”虽然嘴上在怪罪着,但却难以掩饰眼中的关切。

    连璧点了点头,转身向连海道:“小海,我们走,赶快过去看看。”

    连海兴奋的道:“好,看看这次是什么大鱼,居然这么难弄。”

    “我也跟你们去吧,也好有个照应。”海龙的声音在姐弟俩的耳边响起。

    连璧犹豫道:“可是你的身体才刚好没几天,而且,海上情形千变万化,你现在想不起以前的事,我怕你在海上会有危险。”

    海龙笑道:“没关系的,我也不能整天都在你家白吃饭啊!而且,你看我壮得很,不会有事的。我这条命本来就是捡来的,既然上次龙王爷没要我的命,这次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快走吧,要是去晚就不好了。”

    连璧没再说什么,招呼海龙和连海跑到海边。

    连家的渔船不是很大,但份量也并不轻,连璧和连海跑到船边,用力的向海中推去,船一点一点的从沙滩上向海中蹭着。

    “我来。”海龙来到连海身旁,双臂肌肉奋起,用力一推,那小船竟然如同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扑的一声,直接冲入了大海之中,在海光的翻涌中激起一片波浪。

    连璧和连海目瞪口呆的看着海龙,连海龙也有些吃惊于自己的力量,呆呆的看着双手。已经上了自己船的王大叔并没有发现异样,关切于自己好友的安危,扭头喊道:“快走了。”说完,和他儿一起驾着渔船朝大海深处驶去。

    海龙三人对视一眼,纷纷上船,由海龙和连海划船,连璧掌舵。海龙的力气大的出奇,一开始还有点不适应划船的方法,但一会儿的工夫,他已经可以操控自如了,干脆接下连海手中的桨,以背带臂,两膀出力,驾着小船飞速前进。

    第一次出海,海龙难免有些紧张,还好今日海面上风和日丽,没有过大海风的吹拂,海水只是微微的波动着,放眼望去,越深处海水蓝得越深邃,威风抚面,带着大海特有的咸腥之气,给人一种特别的感觉。

    在海龙的力量作用下,一会儿的工夫,他们就已经追到了王大叔船旁,两艘渔船一起扎入了大海深处。远处的陆地逐渐只剩下一条细线。

    “在那里了。”王大叔指着前面不远处喊道。果然,当渔船到达不高的浪尖时,他们能清晰的看到一条正在不断晃动的渔船,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倾覆似的。

    两艘渔船快速的靠了过去,那王大叔与连璧姐弟对海上之事都极有经验,一左一右江那剧烈晃动的渔船夹在中间,各自抛出锚,勾住那艘晃动的渔船,三船一体,顿时稳定了不少,那艘较大渔船上的中年人流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正是浪潮村的李大叔。他和自己的两个儿早已经将渔网固定在船上,与那海中不知名的大鱼搏斗了很长时间,眼见王大叔和连璧姐弟来援,顿时松了口气。

    “老李,怎么样,直到下面是什么家伙了么?”王大叔问道。

    “刚才我看到一点影,似乎是一只老龟,样非常大。要是能把它捉了卖给城里的达官贵人,肯定能赚不少钱,雨季的时候就轻松多了。”李大叔的声音有些虚弱,听起来有气无力的样。

    王大叔没好气的道:“你这家伙,简直就是要钱不要命,要是船翻了怎么办?”

    李大叔的大儿笑道:“王叔,没事的。你别忘了,我们可是村里有名的浪里白条啊!”

    李大叔道:“你们赶快过来吧,看看集中咱们大家的力量能否把那个大家伙拽上来,要是不行的话,就只能想办法先拖回岸边再说了。”

    王大叔和儿以及连璧姐弟和海龙都跳上了李大叔的船。这李大叔事村里面最有名的渔人,他的船也是最大的,虽然一共站了八个人,依然不觉得有丝毫拥挤。没等众人行动,海龙抢着道:“两位大叔,我力气大,让我来试试吧,你们稳定住船身。”

    李大叔眉头微皱,道:“还是大家一起来吧。刚才我们三个费了半天劲都拉不动它。”

    海龙急于为了为浪潮村做点事,以报答他们这些天来的照料,左手一拉渔网,缠绕在自己的右臂上,两只大手抓住渔网上的绳结,扭头笑道:“我先试试,要是不行的话大家再一起来。”说道这里,他双臂猛然用力,只觉得从体内涌出一股热气,仿佛带来了无穷力量一般,大喝道:“起!”

    龟八斗今天快郁闷死了,想自己堂堂东海龙王座下第一军师居然沦落道这种地步。捆住自己的这张渔网坚韧得很,挣扎了半天竟然都无法挣脱。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