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梦云,我来了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即使是当初镇元大仙的人参果树在这玉露的滋润下都能仙根重生,又何况这些较为普通的植物呢?在三位菩萨普度的佛法中,被海龙和哪吒破坏的木星坪重新焕发了青春,地面恢复了平坦,一株株春意盎然的仙草破土而出,只是一会的功夫,所有的一切就已经恢复了正常。绿色的木星坪又恢复了平静的美态,瀑布水流激荡,水花四溅中散发出叮咚声响。

    处于修炼状态中的海龙始终无法平静,脑海中不断闪烁着一个又一个令他牵肠挂肚的靓影。最后,影像停止在一个冰冷的面庞上,那冷傲的气质深深的牵动着他的心。仿佛又回到了妖界,仿佛又看到了那光影闪烁的“情丝”,下意识的,海龙睁开双眼,他没有去看木星坪,似乎并没有发觉其上的变化似的,仰头望向头顶那白色的光云,他淡淡的道:“我要继续了。”话音一落,背后双翼展开,用力向下一拍,身形已化作虚影,眨眼间升入了更高的天空。该面对的,早晚还是要面对的。

    初一踏上金星坪,海龙首先感觉到的就是寒冷,这是一片白雪的世界,整个金星坪都笼罩在一片雪雾之中。风轻吹,刮起一些细微的雪片,打在海龙护体的混沌之气上瞬间融化了。不知道为什么,海龙心中似乎有些不舍得毁灭这些雪片似的。

    轻叹一声,站直身体,海龙看着眼前迷蒙的雪雾,低声道:“梦云,我来了。”

    仿佛听到他的呼喊一般,身前的雪花突然向两旁散开,露出一条长长的甬道,海龙深吸口气,将自己的龙翔天极神铠收回体内,注视着面前分散的寒气,在寒气尽头,一个窈窕而模糊的身影出现,似乎所有的冰冷都是她发出来似的。在雪片的笼罩中,她就如同雪中仙一般,充满了神秘的美感。

    海龙一步步向前走去,身上青色的木曜星君长袍外已经凝结了一层细密的冰霜,他并没有用法力护体,就那么感受着寒冷向前走去。梦云,在他记忆中是那么的深刻。他只想看看她,仿佛忘记了前来金星坪的目的,海龙的步伐渐渐加快了,但他依然在走,而并没有飞翔。

    周围的温度一点点的下降,眼前的身影也越来越清晰,一切都没有变,梦云还是那么“冷”,一身白色长裙穿在她身上极为契合,瀑布般的长发是这冰雪世界中除了海龙以外唯一不同的颜色。看着那冷冷的面庞,海龙停下了脚步。“你已经知道我要来了吧。否则,你h不会这样迎接我,对么?”

    在拒绝止水和玉华姐妹的时候,海龙很痛苦。如果说止水她们的真情始终不能感动他,那是不可能的。但毕竟还是要离开,海龙实在不想多几个人因为等待自己而痛苦,所以他决定彻底断掉同三女的关系,虽然伤害了她们,但海龙希望时间能够冲淡一切。但是对于梦云,他又完全是另一番感受。那一段出生入死的过程,海龙没有须臾忘怀。

    梦云的声音比周围的空气更冷几分,“是,我知道你要来。师傅和真正的广寒宫已经搬到三清观中,我是同师叔一起来的。我明白,也只有你,才能走到这个地方。所以,我等你。”

    海龙嘴角处流露出一丝苦笑,“其实,我来这里前的路途并不是那么平坦。有两次,我都险些无法上来了。”

    梦云的表情依旧不变,目光灼灼的盯着海龙,道:“但是,你还是上来了。”

    海龙自嘲的笑笑,“而且我也只能到此为止了。木曜星君这称号也很不错。”

    梦云眉头微皱。噼啪声响处,“情丝”出现在她手上,“怎么,你看不起我么?”

    海龙摇了摇头,道:“不,怎么会呢?你还是你,在我心中,你是生死与共的朋友,我不能对你动手,也不再想要什么星君的名号了。”虽然梦云的神色始终冰冷,但看着她,海龙心中却生起一丝暖意。在他解除防御的时候就已经决定,无论如何,自己也不会同梦云动手的。

    情丝上红光闪耀,一层细密的鞭网交织在海龙面前,紧紧的缠在他身上,使他无法移动分毫。梦云的美眸中流露出复杂的神情,道:“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那么讨厌,总是那么让我厌恶你?朋友??我才不是你的朋友,永远都不是。”

    海龙笑了,看着梦云有些气急败坏的样笑了。“梦云,这冰雪世界中很冷。但是在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却已经暖了。真想回到妖界,那段经历我永远不忘。”

    梦云有些发呆的看着海龙,是啊!那段经历能忘记么?如果自己能忘记的话,今天又何必如此呢?情网,如果情网能真的网住面前这个男人的心该有多好。但是他的心早已分成好几瓣,给了他的妻们。猛地抬起头,梦云周围的雪剧烈的波动起来,“如果我杀了你,你也不还手么?”前列的杀气弥漫在空气中,梦云手中的“情丝”已经绷的笔直。

    海龙微笑道:“你要杀我么?好啊!你曾经说过我是废物,我确实很废物,在你面前,我根本就没有动手的念头。你的杀气比以前更加强盛了,但在我面前,你却失去了杀意。如果你真能下的去手的话,那你就来吧。死在你的情丝之下,对我而言兵没什么。”

    青光骤然闪亮,“情丝”带着无比澎湃的仙力骤然向海龙抽来。此时情网的束缚已经解除了,但海龙没有动,依旧一脸微笑的看着梦云,仿佛要将她的样牢记在自己心底似的。

    生死相许,梦云用的是绝情鞭法中的第二式,“啪”的一声,“情丝”重重的抽在海龙身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海龙没有动,在巨大的冲击下他没有动,依旧一脸微笑的站在那里。

    “好锋锐的情丝,如果你最后不收力的话,我就算不死也会受重伤吧。梦云,有件事我想告诉你。第四个,你是第四个叩开我心扉的女人。我知道这样说是对你的侮辱。我没有奢望,但你冰冷的面容和情丝的攻击,我却会永远记得。我知道,你一直都认为我是一个很花心的人,确实如此,我爱飘渺,也爱天琴和影,当初与飘渺成亲的时候,我曾经想过永远只对她一个人好,但是有的时候,自己的心是不受自己控制的。所以又有了天琴和影。我不奢望什么,我只是希望我把自己心里的话告诉你,情丝鞭身的感觉真的不错,这或许就是感情的痛苦吧。我现在还不足以保护你。对不起,梦云,打扰了。”

    光芒一闪,梦云已经飘飞到海龙面前一尺处,伸出手,按上了海龙身上的鞭痕。木曜星君的长袍很坚韧,“情丝”并没有将其损坏,鲜血透过青色长袍溢出,青、红脸色纠缠在一起,显得格外分明。手指上沾了一丝海龙的血,梦云冷冷的道:“你真的不怕我杀了你么?如果我杀了你,你就再也无法同她们见面了,你就是我一个人的。至少,我可以把你的尸体永远留在身边。”说着,她的手用力的按在海龙的伤痕上。

    海龙脸色微微一变又恢复了正常,微笑道:“很疼,真的很疼。但你不会杀我,如果你真的要那么做,根本就不会告诉我。或许,我是说或许,来世我第一个见到你的话,在你的霸道下,我们真的能相携到老。忘了我吧,好么?”

    梦云突然笑了,手上又加了几分力,冰冷的她一旦笑起来,足以令百花失色。“海龙,有件事你错了,你知道么?”

    海龙一愣,道:“我错了?”

    梦云坚定的点了点头,道:“是的,你错了。虽然你自以为很了解我,但你还是错了。如果是你当初在打闹天宫之前,我真的会选择杀了你,而绝不会手软。因为,我不会让自己唯一爱上的男人离开我。你第一错,是低估了我的狠。”

    海龙苦笑道:“难道还有第二错?”

    梦云又笑了,笑声中带着几分得意,“对,你还有第二错。你第二个错误,是对我性格判断的错误。你以为我真的不能放下一切么?我可以放下,我愿意做你的第四个妻。”

    海龙的脸色终于变了,变得充满惊讶,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你、你说什么?这不可能!难道你不是梦云了么?”

    梦云摇了摇头,道:“不,我还是梦云。只是我想通了,难道我就不能想通么?反正你花心我也管不了,心情不好的时候拿你出出气倒是不错的选择。”说着,她眼中流露出一丝狡烩的光芒。

    海龙目瞪口呆的道:“你,你既然已经想通了,为什么还用情丝打我?”

    梦云发出银铃般的笑声,“那时惩罚你啊!你那么花心,我代表自己和飘渺惩罚你一下难道还不应该么?你身体壮的很,应该多抽你几鞭才好。”

    海龙愣愣的看着梦云,半晌,他郑重的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突然,他一脸惊慌之色的指着梦云背后,惊恐的大声道:“小心,蛇!”

    “啊!!”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梦云猛地投入海龙怀中,如同八爪鱼一般缠上了他的身体。海龙嘿嘿一笑,搂紧梦云道:“不好意思,我看错了。”

    梦云这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在金星坪怎么会有蛇呢?狠狠的瞪了海龙一眼后,梦云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脖。数百年的思念仿佛要在这一刻爆发似的,海龙感觉到自己的肩膀湿润了,但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安慰梦云,只是那么静静的抱着她。

    雪雾渐渐消散,在佛光普照之下海龙和梦云渐渐清醒过来。梦云从海龙怀中挣脱的时,脸上已没有丝毫泪痕,在他的肩头捶了一拳,道:“你知道么?我已经不怕蛇了,自从小雪自愿做了我的仙兽后我就已经不怕了,它是所有蛇类的克星。这次我没有带它过来,你去吧,我到下面同师叔一起等你。”

    海龙傻傻的问道:“去哪里?”

    梦云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道:“还能去哪里,去你该去的地方。”

    海龙挠了挠头,尴尬的道:“我都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了。好,你下去等我吧。”

    梦云眼底流露出一丝温柔,“木星坪很美,或许当个木曜星君是最好的选择吧。”飞身而起,朝下方落去。

    “上战者,不战而屈人之兵,我还是地一次见到在星君挑战的过程中可以有两坪不战,真不愧是斗战胜佛的徒弟。”文殊菩萨的目光中有着一丝笑意,他的话不禁让海龙脸色微红。

    “菩萨,这似乎同我师傅他老人家扯不上什么关系吧?”海龙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

    文殊菩萨道:“金曜星君,你可以继续向上挑战了。刚才虽然你很辛苦的用双臂贴身‘重创’了对手,但想必法力消耗不大,不需要休息了吧。”

    海龙此时心情大好,笑道:“自然不用。只是没让三位菩萨休息一会儿又要飞行了。”紫色绶带出现在他手上,第二行赫然写着“月曜星君鳗鱼”。看到这个名字,海龙原本舒畅的心情顿时下沉了三分,回想起孔雀的叮嘱,他脸上不禁挂上了一个无奈的笑容。

    龙翔天极神铠重新出现在海龙身上,由于没有同梦云拼斗,在金星坪这段时间,凭借混沌之气的快速恢复能力,他的法力已经几乎回到了巅峰状态。用力拍打了一下那除了协助飞行以外并没发现其他作用的羽翼,海龙飞身而上,穿越数千米距离,登上了银光笼罩的月星坪。

    同下方的五星坪相比,月星坪显得异常贫瘠,这里没有植物,只有一个个不规则的深坑。但奇怪的是,这些深坑中所蕴含的仙灵之气却比下方五星坪都要强烈的多。

    还没有落霞,海龙就看到月星坪中央上空漂浮着一个人,距离上有数千米之遥,他也能情系的从对方身上感受到强烈的杀气。当海龙注意到他的时候,鳗鱼也同样看到了海龙,他看着海龙身上刚刚换出不久的象征着金曜星君的长袍,眼中寒光一闪,沉声道:“你没有让我失望,我在这里已经等你很久了。希望你的伤已经好了吧。”

    海龙点了点头,道:“不错,已经好了。”

    鳗鱼身上的杀机大起,气息尽锁海龙,“好,既然你的伤已经好了,我们就可以公平一战。如果你输了,还我孔雀,我可以不介意以前你们在一起发生的一切,但如果你再敢来骚扰她,我会用最残酷的方式杀死你。”

    海龙嘴角流露出一丝戏谑的笑容,“那曜你能做得到才星。有件事我要提醒你,孔雀不是货物,即使你赢了我也没用,最重要的是,你必须要赢得她的心才行。”

    鳗鱼一愣,身上散发出的杀气顿时弱了几分,冷声道:“我用不着你教。我同孔雀青梅竹马,如果不是你,我们怎么会出现矛盾。小,你准备接着吧。”

    “等一下。”海龙道:“在动手之前,我们来赌一场如何?”

    “赌?你想赌什么?”鳗鱼有些不耐烦的道。

    “很简单。赌我三次攻击内能否将你击败。如果我赢了,你必须答应我三件事,如果我输了,就永远不纠缠孔雀,否则天诛地灭。”

    鳗鱼身体周围的银白色法力剧烈的波动起来,双目如同喷火一般看着海龙,“你也太小看我月曜星君了。三次攻击?就算三百次攻击你又能奈我何?”

    海龙微微一笑,道:“月曜星君么?恐怕这个名号你已经不能保留太长时间了。我只问你,你敢不敢同我赌。如果你不敢的话,那就算了。”

    如果是平时,鳗鱼凭借冷静的心态自然会考虑道赌约中一些细节问题,但此时他怒火攻心,孔雀对他来说又实在太重要了,根本没有细想,寒声道:“好,我和你赌,不过你别后悔。”他当然不知道,即使海龙输了赌约,也没有任何损失。

    海龙淡然道:“我做过的事,从来就没有后悔过。我要开始了。”他本来并没有把握,也没有能力在三次攻击中赢鳗鱼,但此时鳗鱼气息已乱,又如何能发挥出最佳水平呢?

    海龙缓缓抬起自己的右手,利刃瞬间与手指契合。如同虚幻一般,在穿云式的带动下,他冲向了鳗鱼。鳗鱼手中凤凰琴急颤,满天剑气夹杂着孔雀翎骤然而出,瞬间封死了海龙的所有攻击路线,正是雪山绝学百鸟朝凤。不久前,他就是用这一招重创海龙的。在第九重冰骨凝雪**的催动下,鳗鱼的攻击威力已经达到了顶峰,远超自己的师傅大鹏明王。

    海龙原本前冲的身体没有任何预兆的戛然而止,沉声喝道:“第一次攻击。”右手急挥,五道蓝色的光刃带着强烈的旋转骤然劈向了面前的百鸟朝凤。同时,海龙身形一转,瞬间向鳗鱼发出了霹雳三打和神·人·鬼的六连击。

    百鸟朝凤在鳗鱼手中用出,其威力确实强悍,龙翔裂天切的锋刃在狂暴的剑气中被绞的粉碎。但是,海龙的霹雳三打紧接着跟了上来,虽然没有连击跟得那么紧凑,但也已经达到了他的极限了。

    鳗鱼的百鸟朝凤剑气只抵消掉了千钧澄玉宇一式的攻击,但海龙这一招却有六式之多,无奈下,他不得不身形后退,甩出自己手中的凤凰琴,以飞鸟投林之势向金箍棒幻化出的棍影飞来。自从上次他和丁满联手仍然败在孙悟空手下后,两人就发奋图强,这几百年来几乎一直在闭关苦修,不但冰骨凝雪打发抖史无前例的突破了第九重境界,而且对百鸟剑法和冰魄寒刀的领悟也更加深了。飞鸟投林用处之后,他手中立刻就多了一柄兰光闪烁的冰刀,冰刀突碎,带着鳗鱼全部的法力冲了上来。

    当初,孙悟空曾经一一式霹雳三打力败丁满、鳗鱼两人,海龙此时的修为在借助仙器的情况下绝不比孙悟空差,六连击爆发出的强大攻击力并不是鳗鱼所能抵御的,光满闪烁中,不论是凤凰琴还是断刃飞出的冰刀,全被绞成了齑粉,同时爆发的法力还将鳗鱼震的飞了出去。鳗鱼手中光芒一闪,却多了一柄让海龙心寒的双色冰刀。他当然记得当初孔雀公主的解释,三次攻击已过其二,海龙会怎么做呢?

    就在鳗鱼飞身后退,同时左右持双色冰刃,右手又取出一柄凤凰琴,以为自己足以抵挡海龙下一次攻击时,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右肩传来一股剧烈的疼痛,同时,无比强大的冲击力带动着自己的身体倒飞而出,他清楚地看到,大蓬鲜血从自己身上飞溅开来,但他却怎么也不明白,海龙是用什么东西伤了自己。

    重重的,鳗鱼重重的摔倒在冰冷的地面上,身体向后擦出百米才停下来,身体的疼痛远比不上内心的,他感觉好冷。三次,真的只有三次攻击,自己就输了,堂堂的月曜星君原来是如此的不堪一击。输了,多年努力修炼竟然还是输了。输的不光是月曜星君的名头,也输掉了自己的尊严和妻。

    海龙飘飞到鳗鱼身前,看着他那绝望的眼神,淡然道:“三次攻击,没错吧?”右手一吸,将鳗鱼手中拿又可能威胁到自己生命的双色冰刀吸了过来,甩在一旁。

    鳗鱼就那么躺在地上,仰望着天空,“我输了。你很强。我不会找任何原因来掩饰自己的失败。但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事用什么仙法打败的我,也让我输个明白。”

    海龙伸出手,把那东西展现在鳗鱼面前,道:“就是这件仙器伤了你。坦白的说,我的前两次攻击都是为了让它在第三次攻击时能做到无影无形,以法力限制它散发出的气息,你一旦大意,自然会受到重创。它叫灭仙劫。”原来,为了能在三招内击败鳗鱼,海龙想出了这个办法。他在发动六连即使已经有所保留,将自己部分法力通过意念力控制输入到灭仙劫之中,当鳗鱼化解了六连击的攻击时,灭仙劫从他手上轻轻抖出。灭仙劫本是黑色,在法力的保护下悄然而至,破掉了鳗鱼的护体防御,从他右胸处一穿而入,成功的在三次攻击内将鳗鱼彻底击败。

    鳗鱼面如死灰,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你这件仙器不但破了我的防御,也伤了我的神识,今日一战,我输得很彻底。你可以继续向我大哥挑战了,以你的实力,击败比我稍高一线的他应该没有问题。但我有一件事求你,希望你答应。”

    海龙微微一笑,道:“你说吧。”

    鳗鱼眼中流露出一死凄迷,“好好照顾孔雀,她是个好姑娘。”说完这句话,他猛的起身,朝背海龙仍道一旁的双色冰刀扑去。

    “啪。”海龙大手一挥,混沌之气犹如鞭一般重重的将鳗鱼抽得飞了起来,在空中几个翻转,又坠在地上。

    “你干什么?难道我连死的权利都没有么?”鳗鱼愤怒的瞪视着海龙。

    海龙理所当然的道:“当然没有,难道你忘记了我们的赌约么?再没有完成我那三件事之前,你自然不能死。等完成了我的三件事,你再死,我决不拦着。”

    鳗鱼狠狠的看着海龙,声音从牙缝中挤出,“好,愿赌服输,说吧,你让我答应什么?”连死都不怕,他根本不在乎海龙有什么要求。

    海龙微微一笑,道:“这第一件事,很简单,我现在替你疗伤,你不能有丝毫抗拒,必须全力配合。你要记住,这是你输给我的。”

    鳗鱼一愣,道:“疗伤?你要为我疗伤?”

    “不许抗拒。”光影一闪,海龙已经飞到了鳗鱼身前,右手将他的身体吸起,直接按上了他的胸口。纯净的火属性混沌之气温和的涌入鳗鱼体内,滋润着他受到重创的神识。

    鳗鱼全身一震,他有些惊讶的看着海龙,放松全身,任由海龙为他治疗。他肩膀上那恐怖的穿透伤已经愈合了许多,虽然满身鲜血,但伤口已经不再向外流血了。

    淡红色的雾气从海龙身上散发出来,将鳗鱼和自己包裹在内。为了替鳗鱼在短时间内治好神识,他已经除了全力。

    漂浮在半空中的三位菩萨一直看着他们,普贤菩萨道:“看来,海龙是有所目的啊!”

    观音菩萨道:“我看得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善意的,由着他吧。悟空真是收了个好徒弟。看来,他已经依燃灯佛祖所说,有了自己的群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当海龙确定鳗鱼的神识已经完全恢复正常后,才将法力收回体内。淡红色的雾气散去,鳗鱼不解的看着脸色苍白的海龙,“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这对你并没有任何好处。”

    海龙展颜一笑,道:“当然对我有好处,如果你不能完全恢复,又怎么能帮我去完成另外两件事呢?你应该明白,一旦神识受到重创,不及时修复的话会非常麻烦的。你的外伤就不用我帮忙了吧,以你的自疗能力,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恢复的。我知道你不会谢我,毕竟那都是为我自己着想。现在,我要要求你做第二件事了。”

    鳗鱼冷然道:“你说吧。如果你让我做任何对不起大雪山的事,我就算违背誓言也不会答应的。”他此时已经冷静了一些,顿时生起戒备之心。

    海龙微笑道:“这你可以放心,我让你做的其余两件事都与大雪山无关。第二件事很简单,我希望你听我讲一个故事。”

    鳗鱼更加吃惊了,“讲故事?这就是你的要求?”

    海龙正色道:“不错,这就是我的要求。或许你会觉得这很儿戏,但这确实非常重要。你欠我的,所以你必须听下去。那天我同我的妻飘渺和几个朋友一起离开佛界回到仙界之中……”

    “等一下。你的妻?你的妻怎么会是飘渺,你、你不是……”

    海龙看着鳗鱼,心中暗暗好笑,但脸上却不动声色,道:“我的妻有三位,不,应该是四位才对,飘渺只是其中之一。听我把故事讲完。我们从佛界回到仙界后迷路了,不知道身处何方,正在这时,我们遇到了一个仙,她穿这一身漂亮的七彩长裙,这个人你熟悉的很,就是同你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孔雀公主,当时,她的样非常惊慌……”海龙开始将如何遇到孔雀,如何替孔雀挡住天诛,到后来又如何与大鹏明王交战,带孔雀离开的过程简要的说了一遍。

    “不!这不可能。这一定是你编造的,不是这样的。”鳗鱼惊怒的大吼着。

    海龙的表情很平静,淡然道:“当然,你所知道的自然不是这样,如果我猜得不错,天诛一定是告诉你,说我抢走了你的孔雀,甚至还会告诉你我上大雪山闹事,打伤了你师傅大鹏明王,而你师傅索性来个默认,之后你同丁满大哥就一起出山来找我和孔雀,对不对?”

    鳗鱼愣愣的看着海龙,喃喃的道:“是,天诛是这么告诉我的,而且他还说,是你强奸了孔雀,孔雀才会和你一起离开大雪山的。”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