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破碧落、战哪吒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眼底闪过一道银光,正向他砍来的枯骨刀一顿,速度顿时慢了一下,因为海龙的身体还被破绽技定着,所以碧落并没有太在意,正准备突破这莫名具妙的障碍时,她突然吃惊的发规,海龙手中提着的金箍棒突然缩小了,小到只有巴掌大小的程度,那限制自己的不知名能量突然变得无比强盛,身刀合一的碧落不由得一僵,就在这时,那缩小的金箍棒动了,同时,碧落惊恐的看到了一个缩小的海龙,正是他控制着金箍棒劈来。

    六连击没有保留的重斩在枯骨刀之上,虽然碧落已经尽量将枯骨刀化为柔力,但在金箍棒正面轰击下,惨号声响起,枯骨刀瞬间向后飞逝,刀身上已经出现了数十个缺口,每一个缺口中都有血液渗出,刀身一颤,碧落身形重新出现在海龙面前。

    而飘飞而出的元神也回到了恢复行动能力的海龙体内。海龙此招行的极险,元神离体,稍有不慎,本尊就可能被毁灭,幸亏有龙翔天极神铠的保护,他才敢行险一搏。也终于成功了。可惜的是,他的意念力有限,如果再能多限制枯骨刀一瞬间,那六连击必然可以将对方彻底毁灭。

    碧落的样显得很狼狈,身上的衣裙已经被鲜血染红了,手上的枯骨刀变成了枯骨锯齿刀,她不断的喘息着,从死亡线上挣扎出来的感觉令她心中充满了恐惧。到现在她也不明白自己是如何败在海龙手中的。

    海龙再不会给碧落用破绽技限制住自己的机会,摇身一晃,分身顿时出现在他身旁,为了迷惑对方,海龙特意用混沌之气为分身也塑造了一身龙翔天极神铠,虽然防御力要差的远了,但从表面上看去,却是一般无二。

    两人就那么对视着,他们都在思索着刚才战斗瞬间发生的一切。不论是海龙还是碧落,都不会再给对方一次同样的机会。海龙眼中流露出浓重的杀机,本尊和分身向两旁分开,随时准备给碧落雷霆一击,这个女人实在太可怕了。她所拥有的邪功对任何仙人来说都是巨大的威胁。

    碧落伸手抹掉嘴角地血迹,突然身形后飘,微微一笑,道:“土曜星君果然好修为。竟然能以元神破我的枯骨刀法。碧落自认不是星君对手,就此认输了。”

    海龙愣了一下,他深知碧落还有再战之力,而对方此时竟然认输。难道她已经判断出不是自己的对手么?她的枯骨刀法如此诡异,恐怕就算白己全力用出绝对空间也未必能限制她的行动,此女如果不除。今后必然会给己方带来巨大地麻烦。想到这里,他不禁抬头向观音菩萨看去,只要三位菩萨不阻止自己,就算拼着不要名誉,也绝不让那碧落活着离开这里。

    观音菩萨目光流转,淡然道:“既然最后一名挑战者碧落仙已经认输。土曜星君之称号在下次星君挑战之前,授予海龙。海龙,你可继续向上一级星君挑战。”

    碧落向海龙嫣然一笑。面庞上没有一丝邪意,“我们还会再见面的,不是么?那时,小女定然弄向星君请教。”话音一落,身化碧光而起,转瞬间消失不见。

    海龙本尊和分身同时落于地面,轻叹一声,道:“三位菩萨,此女的危险性不在嫦娥之下。留她活命,今后肯定会有极大危害的。杀一人而救众人,难道……”

    观音菩萨摇了摇头,道:“此女是这次星君挑战代表仙宫者之首,其修为已经到了不弱于本相的境界。连我的般若咒先前都无法令她显现出本相,除非我们三人出手,吾则,如她执意逃走,你绝不可能杀的了她。而我们毕竟身属佛界,已经无数年未开杀戒,此恶只有今后由你来除去了。你的精神消耗很大,还是赶快修炼一翻,不要忘记此次前来地本意。”

    海龙虽然不愿承认,但他也明白观音菩萨说的是实话,如果不是刚才白己意念力迸发,根本伤不了碧落,如果碧落身刀合一,白己确实未必能追的上她。即使追上了,自己地意念力也没有再限制她的能力。

    玄大冰恨声道:“没想仙帝那混蛋居然收了这么妖娆的手下,弟弟,你继续挑战吧,我到下面同那孔雀公主一起等你。一定要拿到日曜星君的称号。”

    海龙微微一笑,道:“这么多年不见,姐姐的脾气还是如此。放心,小弟会做到该做的。”

    玄天冰飞身而去,海龙丝毫不取怠慢,立刻开始静心修炼,留存一丝意念力控制着分身保护自己,本尊在混沌之气的滋润下不断回复着意念力。

    观音、普贤、文殊三位菩萨眼中都流露出一丝惊讶,在他们眼中的海龙,已经开始发生了变化,淡红色的混沌之气围绕着他的身体,光芒流转之间,龙翔天极神铠上的两块宝石全都亮了起来。在光晕笼罩下,海龙英俊的面庞上闪耀着神圣的气息,而他的分身则一脸警惕之色的注意着四周,手中拿着海龙的金箍棒,作出随时准备攻击的样。

    观音菩萨掐动法诀,一团黄色的光晕在姓面前不断的跳动着,突然,她睁开了眼睛,澄澈的目尤中再次流露出一丝悲伤,自言自语道:“或许,放走那只碧鼠精确实是个错误吧。”

    文殊菩萨道:“在推断中是否有什么不对?”

    观音菩萨的目光落在静修的海龙身上,轻叹道:“碧鼠精的离去,将给此带来一场大劫。佛祖保佑,善哉。”

    意念力快速的凝聚着,天极神铠头盔上的宝石起到了极大的作用,没用多长时间,海龙的法力和意念力已经恢复了大半。缓缓睁开眼眸,向三位菩萨躬身道:“弟已修炼完毕。”

    黄光一闪,象征土曜星君的长袍再次出现在海龙身上,他怀中的紫色绶带白然的飘飞而出,原先最下面那一行土曜星君嫦娥已经变成了土曜星君海龙。光晕流转之间,在这—行字的上方又浮现出一行同样地金字。——火曜星君连众。海龙仰头看向上空那团火红色的云朵,连众,将成为他下一个挑战的对象。向三位菩萨施礼后,海龙飞身而起,带着自己的分身。化流光而上,轻飘飘的踏上了火星坪。

    火星坪的植物同围绕此地的仙云一样,也呈现出火红色,各种火杠色的植物混合在一起。将这里染成犹如火焰一般的颜色。光芒一闪,一名身穿灰白色道袍的中年道士出现在海龙面前,他面带微笑,道:“海龙。为兄已经等候你多时了。”

    海龙闻言—楞,道:“你认识我么?我们似乎以前并没有见过面吧。

    道士微微一笑,道:“是没有见过面。但你的名字我却早已熟知,看师弟英姿飒爽,确实所传不虚。为兄道号连众,原始天尊正是我恩师,前些时候,恩师以仙札告我。得如师弟今日必到,为兄特在此等候。”

    海龙恍然道:“原来是连众师兄,多年未见原始天尊师伯。他老人家可好。”

    连众轻叹一声,道:“还好吧。师尊多年来一直在外云游,我也不太清楚他老人家现在的情况。师弟,既然你已获土曜星君,就让我见识一下你的修为如何。说起来,如果不是那嫦娥一直不曾向上挑战,恐怕我早不在此位了。嫦娥娘娘地媚惑之术确实很难抵御啊!”说到这里,他还特意看了海龙身后一直没有说话的分身一眼。

    海龙微笑道:“既然师兄要指点小弟,小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从分身手中接过金箍棒,本尊、分身交错前行,一时间红光闪烁,令连众也分不请哪个才是真的海龙了。

    青光一闪,连众手中多了一柄长剑,剑身前指,摇身一晃,竟然变成了三个连众,“师弟,我所用乃本门三清剑法,一实二虚,可实可虚,师弟小心了。”

    海龙微微一笑,道:“那我就先收师兄两个幻影如何?”本尊和分身同时大袖一挥,如同两团红云般当头罩下,三个连众顿时变成了一个,其余两十都被海龙装入了大袖之中,面前这剩余的一个显然是个幻影,在乾坤一袖装起两个连众之后,最后这一个自行消散了。

    大袖一挥,海龙本尊挥由的是一团空气,而分身抛出则是有些狼狈的连众。

    金箍棒闪耀出万道金光,封向连众所有可能逃离的方向,连众脸上流露由一丝苦笑,轻喝道:“一气化三清。”手中仙剑连颤,妙到毫颠地刺出无数剑气,每一剑都准确的斩在金箍棒之上,他所用出的仙力飘忽,似乎毫不受力,但每一剑却都能将金箍棒的攻击引偏。

    海龙当然不会任由连众化解自己的攻击,分身揉身而上,双于十指连颤,菩提指带着混沌之气点向连众,攻其所必救之处,同时,金箍棒光芒收敛,骤然前点,直奔连众胸前而去。

    连众摇身一晃,再次幻出两个幻影,分别挡任海龙本尊和分身的攻击,而他本体则飞退而出,喝道:“不打了,师弟修为高深,为兄自认不是对手。”

    海龙收功而立,微笑道:“师兄何必客气,您的仙法并未展开,而且也未露败象啊!”

    连众哈哈一笑,道:“我自己有多少斤两自己清楚。你身怀五庄观乾坤一袖绝学,又有分身护体,无论如何我是嬴不了的,还不如给你多保留一些体力,以便你能继续向上挑战。我认输了。火曜星君是你的了。”

    海龙躬身施礼,道:“多谢师兄。”

    观音菩萨的声音响起,“三清观连众,降为土曜星君,海龙升为火曜星君。”光晕流转中,海龙身上换成了一件红色的长袍,而原本的黄色长袍则到了连众身上。紫色绶带也发生了相应的变化,但它出现的第三个名字,却让海龙大吃一惊,上面赫然写着,水曜星君云阳。

    看着手中的绶带,海龙苦笑道:“没想到都是熟人啊!这可怎么动手。上去看看再说吧。”告别连众,海龙腾空而起,来到了蓝色光云笼罩的水星坪。

    果然是云阳,他早已经等在那里,看着海龙飞至,飘身迎了上来。

    “弟海龙,见过师伯。”

    “不必多礼。我接到镇元大仙的仙札,知道你今天会来。我看,我们这—场就没必要打了吧。这水曜星君的名号就让给你吧。我做个火曜星君也是不错的。”

    海龙一楞,道:“师伯,这如何使得。”

    云阳微笑道:“有什么使不得的。本来我就不是你对手,难道你还想让师伯出丑么?看你的样,父亲的天极神铠已经更为强大了,我的攻击,恐怕连你的防御也无法破除。继续蹬上吧。上面的木曜星君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从某种角度来看,他的实力更要强于丁满。”

    海龙一楞,身上袍服已经转换成蓝色,只剩紫色绶带从下向上的第四行浮现出一行金字,海龙不禁睁大了眼睛,道:“原来是他。”在绶带上,木曜星君后面跟着的名字,赫然正是哪吒三太。

    云阳微笑道:“海龙,你要相信自己的实力,以你现在的修为,同哪吒相比还是有一定优势的。师伯先去火星坪等你的好消息了。”

    青色的木星坪可以说是七星坪最美的地方,这里不但完全被绿色覆盖,而且还有一处落差数十米的瀑布,清澈见底的澄蓝色水流在瀑布下方凝聚成一个小湖,仙气缭绕中,给人带来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

    当海龙看到脚踏风火轮的哪吒三大时,不禁微笑道:“哪吒前辈,我觉得七星君中最不适和你的位置就是这木曜星君了。你脚下这两团真火,如果焚烧了此处美景可就有伤天和了。”

    哪吒微笑道:“平日我也不在此,而且来此地的话自然会收起风火轮。我本没想到这—次能有人挑战到此地,更没想到会是你.看来,你这地狱一行,想必收获不少吧。”

    海龙收起嬉笑之色,恭敬的道:“上次晚辈冒失,大闹仙宫时幸得前辈相助,在此谢过了。地狱一行令我获益良多,今日还请前辈指教。”

    哪吒道:“你用不着谢我,那是我答应你师傅的。说实话,我都没想到孙大圣那么毛躁的性格竟然能教出你这样的弟。上次在仙宫时你已经很让我吃惊了,如今看来,法力又有了长足的进步,来吧,今日我可不会留手了。”

    “等一下,前辈,我有事相问。”

    哪吒一愣,道:“什么事?”

    海龙将之前自己同碧落之战的情形讲述了一遍后,道:“我听说,当初无底洞巳已经您收服了,这枯骨刀怎么会重临人间,还成了仙宫客卿呢?”

    哪吒皱眉道:“竟有此事,我最近一直很少去仙宫,并不知此事。当初无底洞就是一个非常邪恶的门派,他们的弟在修炼初期,在人间经常会抓修真者,以其肉制成包,并炼化其元神,以增强自身修为。当时无底洞洞主是一只玉鼠精,法力虽然不算高深,但那枯骨刀法确实有其独到之处,我也耗费了不少精力,才将其点化。其中罪大恶极之辈,被我尽数毙在乾坤圈之下,没想到竟有余孽留存。帝君真是糊涂,收留此等妖人,仙尊严何在。照你说来,那碧落的修为似乎更在玉鼠精之上,能否将其降服还是未知数。此事事关重大,我们赶快动手。不论输羸,我都要立刻赶回去,同父亲一起找仙帝问个清楚。”

    跟随海龙一起升到木星坪的观音菩萨道:“哪吒,我刚才在那碧落受伤后,以佛法探察时发现。那是一只碧鼠精,恐怕同你降伏的那玉鼠精有着非同一般的关联。你仔细想想,可曾见过这妖物么?”

    哪吒眼中闪过一道精芒,沉声道:“听菩萨这一提醒。我似乎有些印象。那玉鼠精曾经说过,她还有一个姐姐,只是因为某些原因,她那姐姐并未在无底洞中修炼。我当时本想去寻找,却被一些事情耽搁了,后来也就慢慢淡忘。想必就是这碧落了。”

    海龙道:“看来,还是无底洞的余孽,她那枯骨刀法我也没有克制的办法,同她动手,也只有先发制人,不让她用出破绽技才行。”

    哪吒点了点头,道:“枯骨刀虽然邪恶,却不失为一门强大的法术。咱们开始吧,我必须尽快向父亲禀报,请他老人家做主。”说完,手中长枪一颤,指向海龙。

    海龙深知哪吒三太修为他不在他父亲托塔天王之下,不敢托大,本尊和分身同时飞身而起,朝哪吒扑去。

    哪吒漂浮在原地不动,右手一引,喝道:“看法宝。”缠绕在他身上的混天绫飘然而出,向海龙的身体缠去。海龙曾经吃过混天绫的亏,赶忙向旁边一个侧移,背后双翼同时拍出一股强勤的混沌之气将混天绫吹到一旁。身随棍走,朝哪吒攻去。

    “前辈小心,六连击。”在背后混天绫没有追上之前,海龙手中金箍棒全力劈出,六连击在雄浑的混沌之气作用下,开天辟地般向哪吒砸去。同时,分身接过海龙的缚龙束,一式烈火焚身,逼住混天绫,使其无法缠身。

    面对海龙狂暴的攻击,哪吒流露出一丝惊讶,但他却并没有慌张,瞬间化为三头六臂,风火轮配合手中长枪,从正面迎上了海龙的攻击。

    哪吒的出手速度极快,无数枪影在空中从正面迎上了海龙的攻击,三柄长枪分别从不同的角度不断封堵着金箍棒,气劲爆破之声震的木星坪瑟瑟发抖。

    仙气流失、鬼气飘散,海龙吃惊的看着哪吒,他的六连击自练成以来第一次被对手从正面完全挡住。此时海龙的分身也没有闲着,接连不断的将缚龙束舞起片片鞭影,抵挡着混天绫,使其无法近身。

    哪吒看着海龙微微一笑,道:“很奇怪我为什么能档的住金箍棒无坚不摧的攻击力吧。首先,我这长枪乃是用万载沉银铸造而成,虽然只有三十六个仙阵,但从防御角度上来看,已经是非常强的了。再一个,它并不足以阻止金箍棒的威力,但我却有办法让他在你一次攻击结束前而不损伤,当然,代价也是同样的。”说到这里,他脸上流露出一丝悲伤,轻叹道:“我可怜的枪啊!”光芒一闪,哪吒手中长枪已经化为漫天银雾,飘散不见。

    海龙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前辈,我无意会您仙兵,可是您的修为太强,我不得不全力以赴。”

    哪吒淡然一笑,道:“这些都是身外之物,不要想的大多。你以为你已经赢了我么?你错了,至少现在你还没能赢呢。”光芒一闪,乾坤圈已经落入他手中,哪吒三头六臂一晃,身体在快速旋转中向海龙扑来,一直攻击着海龙分身的混天绫突然出仙在哪吒手中,而且,他又不如道从什么地方取出一柄新的长枪,三个身体分别持着混天绫、长枪和乾坤圈。在疯狂的旋转中扑向海龙。

    海龙心中一凛,背后双翼骤然张开,他没有再用六连击,而是将金箍棒高高举起,他如道,六连击的攻击累积在一起确实威力强大,但哪吒用这种旋转的方式攻击自己,显然是要用三头六臂来分散自己的攻击力,金箍棒或许能破的了他的长枪,但对于混天绫和乾坤圈却很难说能否奏效。既然六连击在他面前无法发挥出真正的威力,那就一击定胜负吧。

    海龙的分身骤然飘飞到他背后,本尊高举金箍棒,怒吼道:“乾坤一掷。”

    金光湛放之中,金箍棒骤然放大成先前的数百倍,巨大的棒影带着无穷的压力和海龙全部求为,骤然向旋转中的哪吒三太砸去。

    “好棒法。”哪吒旋转的身体突然停了下来。他的三头六臂同海龙的分身不一样,三十身体始终会连接在一起这样虽然攻击和防御都会大大增强,但在灵活性上却差了一些。

    在修为达到大神通境界后,海龙第一次用出乾坤一掷,那巨大的压力不但从上方而来。而且还从四面八方限制着哪吒的身体,以他的修为,竟然也只有硬拼一途。手中三件仙器高举,三头同时大喝道:“开。”

    “当——”巨大的声波四散飞溅。海龙和哪吒交战正下访的土星坪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周围草木飞溅,就连那几十米高的瀑布,也在巨大的声波震荡下逆流而上,木星坪的美景顿时被两人狂暴的交手破坏了三分。

    哪吒喘息的看着海龙。苦笑道:“幸亏我领悟混元仙气的最高心法,否则,刚才这一下非被你砸扁不成。”在剧烈的碰撞中,哪吒的长枪首先化为了齑粉,混天绫以柔和仙力抵卸了乾坤一掷大部分攻击,最后由乾坤圈将其挡住,由于之前消耗了不少法力,乾坤圈质地又极为坚硬,所以并未受到损伤。这一击,两人依旧是平分秋色。

    海龙看着哪吒诡异的一笑,道:“前辈,我的攻击还没有结束啊!您要小心了。”一变说着,他的本尊金箍棒再展,霹雳三打和神·人·鬼,几乎同时用出,但他的目标确不是哪吒,而是哪吒所有可以闪躲的方位。六连击邢成巨大的压迫力使哪吒身体无法旋转,三头六臂只能忙于应付海龙的攻击。正在这时,一片红芒突然从海龙背后出现,在一声凄厉的咆哮中,冲向了哪吒。此时,这位仙宫地位尊崇的三太,脸色终于变了。

    海龙用的不再是六连击,而是七连击。早在他使用乾坤一掷的时候,在他背后的分身就用出了六道轮回。海龙计算的极为精确,六道轮回爆发的时间,同他用出六连击时正好吻合。

    哪吒的法力虽然并不比海龙弱,但是,在法器上他却要吃不少亏,如果海龙一上来不管他的攻击以命相博的话,他很难攻破海龙的防御,而金箍棒的威力他是深知的,一旦沾上身,可不是什么舒服的事。可海龙却没有那么做,一点也没有凭借自己龙翔天极神铠硬拼的意思,而是完全公平的发动攻击。直到此时,哪吒才意识到,如果双方都没有仙器的枯,恐怕自己也赢不了海龙。

    六连击在哪吒的抵抗下,虽然无法伤到他,但限制住他的活动范围还是完全可以作到的,海龙分身的六道轮回眼看就要命中哪吒之时,光芒一闪,分身突然消失了,缚龙束只是在哪吒身前一扫,就落入了海龙手中。

    所有的一切仙力完全消失,海龙叹息道:“我的法力还是不纯啊!分身终于坚持不住了。前辈,我们继续吧。”

    哪吒深深的看了海龙一眼,道:“不用再继续了,这木曜星君的位置是你的了。我现在就回仙宫,去处理那碧鼠精的事。”说完,他长叹一声,脚踏风火轮,朝下方飞去。

    看着哪吒离去的背影,海龙眉宇间放松了,他方才是故意让分身消失的,因为他怕六道轮回伤到哪吒的神识,哪吒现在主动离去,自然是最好的结果。

    “海龙,你以为白己做的很对么?”观音菩萨平静的声音传来。

    洛龙一愣,道:“菩萨,难道我做错了什么?”

    观音菩萨点了点头,道:“你伤了哪吒的自尊心。像他这样的仙人,自尊是重于一切的。你刚才那一鞭应该挥出去才是。虽然你同样会获胜,哪吒会受伤,但再战斗中输给你,却可以让他心服口服。而你这样突然让他,他会以为你看不起他,不要忘记,他是你的长辈。”

    海龙心中凛然,想起哪吒三太离去时那怪异的目光,不禁苦笑道:“看来,我真的是太笨了,也只能等下次见到哪吒前辈时再向他道歉了。”

    观音菩萨微散笑道:“其实你也不算错,最起码你宅心仁厚。我想,哪吒不久后会看开的。你现在的状况不太好,接连几场战斗对你的消耗很大,你已经连续战胜四位星君,也该休息一下了。”

    海龙心头突然一颤,

    因为他在紫色绶带上看到了那十一直埋藏在自己记忆深处的名宇,下一个挑战对象就会是她了。抬起头,海龙向观音菩萨问道:“菩萨,我始终不明白,以刚才哪吒前辈表现出的修为,应该在前三位星君之上,可他为什么却只是木曜星君呢?”

    观音菩萨摇了摇头,道:“有机会你问他本人吧,或许,他有着自己的用意。”

    青光一闪,海龙身上已经披上了相当于木曜星君的长袍,这些代表星君地位的长袍非常奇特,虽然套在龙翔天极神铠外面,却可以随意伸缩,丝毫不会有损坏的可能。

    勃勃生机传入海龙体内,将他从思绪中拉了回来,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海龙恭敬的道:“三位菩萨,我有一事相求。”

    观音菩萨微笑道:“你不用说出来了,我们明白你的心意,你还要继续向上机战,抓紧时间休息吧。其他的一切,我们会做好。”

    “多谢三位菩萨。”盘膝坐于自己的金云上,海龙意念力分为两股,快速的恢复着自己的修为。虽然后面三场战斗会比自己同哪吒、碧落的战斗相比要轻松一些。但是,从情感上出发,却恐怕会更为麻烦。只有保持最好的状态,才能应付一切变化。

    观音菩萨拈起杨柳枝,从净瓶中取出轻轻挥洒,光芒闪处,数滴水珠飘落,文殊、普贤二位菩萨同时吟唱起法咒。水珠化为淡淡的雾气向木星坪飘落。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