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嫦娥的迷惑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观音菩萨微笑道:“海龙不必多礼,既然你愿意第一个前去挑战,那就请蹬天梯而上吧。文殊菩萨,还请您同他前往,以监督其挑战。”一边说着,她将手中的紫色绶带递给了海龙。

    下方的仙人们议论纷纷,有说海龙胆识好的,也有说他傻的。但这些杂音仿佛都被排除在外似的,丝毫也无法影响到海龙的心境,恭敬的接过紫色绶带,向上看去,海龙不禁惊啊出声,因为,在紫色绶带最下面浮现出一行金色的小字,上面写的是土曜星君广寒宫嫦娥。

    嫦娥,竟然是嫦娥。海龙心中充满了惊讶,对七大星君而言,他所知道的只有丁满、鳗鱼和梦云,怎么也没想到,最后一位竟然会是嫦娥。对于这个能迷倒仙帝,令王母娘娘和九天寒妃玄天冰失去宠爱的女人,海龙心中充满了好奇。

    文珠菩萨坐下青狮发出一声低吼,脚上云雾缭绕,飞升而起,直接没入了云雾之中。

    海龙深吸口气,这怎么都要是自己去面对的,嫦娥,让我看看,你这能为了长生不死而舍弃自己丈夫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样吧。

    混沌之气包裹中,海龙蹬上天梯,身体如星丸般起落,登临而上,与此同时,仙人们也开始了对其他三颗佛珠的争夺。

    仙气缭绕,海龙破云而出,漂浮在半空中他朝上方看去。终于见到了七星坪,海龙的心不禁有些激动。那是七团光云,分别呈现出金、银、白、青、蓝、红、黄七色。由上而下排列,如同阶梯一般。每团光云与上一层光云相距千米之远,面积足有上万平方米之广。在云朵的衬手廿,那每一团光云上似乎都有着一片陆地,其上如何,从下方是无法看到的。这就是七星坪,象征着仙人强大的地方。

    文珠菩萨的声音在海龙耳边响起,“拿好你手中紫色绶带,那是你挑战的权限,失去了它,挑战即告失败。请上土星坪。”

    深吸口气。海龙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信心,他之所以最后一个到此,是因为在路上他需要疗伤。混沌之气在定火珠的辅助下,已经将他的内伤治好了九成,海龙相信,在七星坪上。没有人能阻挡自己前进的脚步。

    飞身而起,转眼间他已经蹬上了黄色光云。这里,确实是一片平坦的地面,海龙最先看到的,就是一片茂密的树林,那些树竟然都是仙界中珍贵的仙檀树。树林成环形,围拢着土星坪中央一片一千平米左右的空地。文珠菩萨正悬浮在那片空地上方等待着他。

    飘身落在空地之上,海龙举起手中紫色绶带,道:“菩萨,土曜星君何在?”

    “我早已经等候多时了。这位仙友看上去甚是眼生啊!”柔媚的声音响起,那柔和的声音传入耳中,海龙竟然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心中一热。下意识的侧身望去。身体有些控制不住地一震。

    仙檀树后,一名白衣少妇女袅袅婷婷的走了出来,雪白的长裙纤尘不染,身上没有任何装饰物,一头黑色的青丝飘洒而下,仙气轻抚中,几缕发丝飘起,嘴角处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她带给海龙的,是圣洁的感觉。最为奇特的,是她那双如水般的眸,其中深邃,只有凝望可知,海龙的心完全被那眸中的清澈所吸引,仿佛要探询其中奥秘似的,一步步向那少女走去。

    白衣少女微微一笑,柔声道:“仙友,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海龙下意识的楞楞的道:“我叫海龙。”

    少女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芒,“海龙?你就是大闹仙宫的海龙?你不是已经被罚入地府受苦去了么?”

    少女眼中的惊讶使她双眸无法像先前般清澈,海龙全身一震,意念力瞬间回神,眼眸上笼罩上一层红色的光芒,沉声道:“难道我不可以打出十八层地狱而归么?想必,你就是勾引仙帝,使他堕落的嫦娥娘娘了吧。”表面虽然沉静,但海龙心中却掀起了滔天波浪,大呼厉害,仅仅是刚见面,他就险些栽在嫦娥那不知名的诱惑仙法之中。

    嫦娥见海龙恢复了正常,脸色不禁微微一变,她的**之术已经达到了最高境界,往往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可以令人轻易迷醉其中不可自拔。没想到面前这青年竟然能如此轻易的从中解脱。双手轻轻抬起,将长袖甩在一旁,美眸重新恢复了清澈,嫣然一笑,道:“原来如此,不过,勾引一词如何而来,嫦娥冤枉啊!”眼中泪光隐现,俏脸上一片凄然之色。

    海龙心中不知不觉中升起一丝不忍,刚想劝慰时,却看到眼前亮起一片银光,正是广寒宫风回雪舞剑法中一式寒芳留照魂应驻。由于心神被慑,海龙的反应慢了许多,身体下意识的一偏,避过锋锐,但却依然被嫦娥手中剑刺了个措手不及,划在了右臂之上。

    虽然天极神铠没有形成,但天极珠产生的防御力还是在海龙身上形成了一层无形防御,手臂上一痛,海龙顿时清醒过来,身体高飞而起,躲过了嫦娥拦踵而来的攻击。他左臂上衣袖已经裂开,一股冰冷的气流沿经脉而上,令他的整条手臂一阵发麻。

    嫦娥有些尺度的道:“好坚韧的皮肤啊!你为什么不让人家砍两下呢?”脸上幽怨之色再现,她的眼睛始终盯视着海龙,手中仙剑却丝毫不缓,以攒花染出几霜痕之式幻化出一朵朵如同花瓣般的仙力朝海龙全身各处要害而来。

    在左臂疼痛的瞬间,海龙已经清醒的明白,嫦娥是用某种仙法在影响自己心神的情况下再寻机攻击,同样的错误,他不会再犯第三次,意念力完全收入灵台之中。身体以元神带动,眼中神光电射,硬生生地抵御住嫦娥的目光,手中金光一闪,金箍棒化为漫天棍影飘洒而下。

    嫦娥惊呼一声,俏脸上幽怨之色更厉,在法力上,她又怎么能同海龙相比呢,破碎之声响起。嫦娥的仙剑在金箍棒强横的攻击下化为齑粉。嫦娥反应极快,在仙剑与金箍棒碰撞的瞬间,她放弃了自己这件仙器。同时喃喃的念了几句咒语,轻喝道:“天兵护体。”金光闪过,数十道金光挡在她面前,赫然是金甲金松的仙宫天兵。没有任何犹豫的,他们已经缠上了海龙。封死他每一个可能进攻的方位。

    海龙眼中冷芒连闪。金箍棒绕体一周,将天兵们逼退,沉声道:“嫦娥娘娘,我觉得你很像人间的一种生物。”

    嫦娥嫣然一笑。道:“什么生物呢?是可爱的小鸟,还是动人的鲜花呢?”她的**之术确实已经修炼到了极点,全身上下,无时无刻都充满了强大的诱惑力。海龙意念在元神的保护下自然不会再被其侵蚀。手中金箍棒连展,将嫦娥作为肉盾的天兵们一一破为齑粉,不悄的哼了一声,道:“你像的这种生物我想你自己也曾听说过,那就是,狐狸精。真不明白,当初后羿大神如何会看上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嫦娥脸色终于大变,后羿二字彻底破除了了她的**之术,怒喝一声,手中又多了一柄仙剑,迎空喷出一口备雾,剑影重叠而起,正是风回雪舞剑法中的绝学——回风。

    海龙曾经见识过梦云的修为,面对嫦娥,他心中已生杀机,天极神铠瞬间出现,手中金箍棒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地藏王菩萨所赠之缚龙束。海龙阴阴一笑,全身顿时充满了阴森鬼气,缚龙束缓缓放下,任由嫦娥全力发出的回风冲击上自己的身体。

    一团团血光在海龙身前爆发,有混沌之气辅助的天极神铠根本不是嫦娥所能攻破的。如同地狱般的火焰腾起,瞬间覆盖了整片空地。嫦娥只觉得自己脑海如中巨锤一般,全身剧烈的一震,神识如中巨锤一般,顿时陷入一片模糊之中。

    海龙确实下了狠手,他的目的,就是要用烈火鞭之六道轮回彻底粉碎嫦娥的神识,令她永世不得超生。他这样做,即是为了替九天寒妃和王母娘娘姐妹报仇,也是为自己的徒弟后天讨回一个公道。在海龙心中,如果说仙界最该死的人是仙帝,那第二个,绝对就是嫦娥。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海龙,手下留情。”就在嫦娥即将失去意识之时,一团纯净的佛光将她的身体笼罩在内,光芒闪烁中,六道轮回法力尽被挡在身外。放大后的青色莲花出现在嫦娥下方,将她的身体和神识护起。

    嫦娥脸上一片苍白,虽然在文珠菩萨的保护中,避免了神识被破,但毕竟神识已伤,倒于青莲之上,就那么昏了过去。

    海龙见文珠菩萨出手时就已经减弱了自己的法力,眼看嫦娥的身体被文珠菩萨收回身边,皱眉道:“菩萨,此女作恶多端,您为什么不让我取她性命。如果没有她,仙界未必会像现在这么知己。”

    “阿弥陀佛。海龙,你要明白,今日是来争夺星君之位而不是来让你报复的,你可以休息一会儿,等待其他挑战者的到来。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慎之,慎之。”

    海龙心中暗叹,知道当着文珠菩萨的面,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杀不了嫦娥的。虽然只经过短暂的接触,但海龙心中对嫦娥却产生出恐惧,并不是因为对方的实力有多么强大。以嫦娥的修为,比梦云要差了许多,但她那**之法确实神妙,恐怕也只有像文珠菩萨这样的佛界中人才不会为其所惑吧。他正想着,耳边突然响起文珠菩萨的声音。“海龙稍安毋躁,我也知此妇女对仙界的害处,但是,你想没想过,此时仙宫同你们勉强可以保持平衡。嫦娥乃是仙帝身边最重要的人,如果你今天杀了她,恐怕立刻应付挑起仙界内战,到时生灵涂炭,难道是你想看到的么?我佛慈悲,树欲静而风不止,我也只能尽自己的力量了。“

    听了文珠菩萨的传音,海龙抬首向他看去,额头上不禁冷汗微出,是啊!文珠菩萨说的没错,如果嫦娥死了,立刻应付成为仙界大知己的导火索,自己只想能将其毁灭,实在考虑太不周全了。这位文珠菩萨不愧位智慧的象征。恭敬的深施一礼,道:“弟受教了。“

    文珠菩萨微微一笑,朝手中青莲吹了口气,嫦娥的身体就那么消失了。“海龙,你现在只需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我已经将嫦娥送走,此妇女之罪孽,总有一天会偿还的。”

    正在这时,两团佛光升入土星坪之上,正是观音菩萨和普贤菩萨。海龙惊讶的道:“两位菩萨,这么快下面就已经决出胜负了么?”

    观音菩萨点了点头,道:“土曜星君海龙,你将以土曜星君的身份接受挑战。”说着,她抬手轻挥,在佛光的引领下,顿时一股强大的佛气充斥而起,海龙眼前黄光一亮,身上的红色长袍已经变成了黄色的,长袍上光云缭绕,腰带上有一圈黄光闪耀的的星状符号,海龙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气息稳定了许多,气息内敛,心境也更为平和了。

    观音菩萨道:“星君之名只是一个象征。暂时,这片土星坪是你的领地。”

    海龙有些疑惑的问道:“菩萨,既然这是土曜星君的象征,为什么先前动手之时却没见嫦娥穿着它呢?”

    观音菩萨微笑道:“在受到挑战时,被挑战者暂时会失去星君的称号,星君所穿的星君袍乃是上佳仙器,如穿之接受挑战,恐有不公之处。不过,下位挑战者可以穿袍而上。这样会增添挑战成功的可能。”

    “原来如此,多谢观音菩萨指点。”此时,土星坪上方仙云破开,三道身影飘然而上。闪电般朝土星坪上飞来。有了先前同嫦娥交战时的教训,海龙再不敢有丝毫大意,眼中紫气浮现,天极神铠开始发生了变化。与龙翔玉相结合,在防御的保证下将海屯的攻击力也提升到了极限。

    观音菩萨轻咦一声,道:“没想到天极珠竟然会落在你手中。”

    海龙道:“这是师祖菩提祖师所赐。如非此物,恐怕晚辈现在未必能参加今日之赛了。”

    三道身影转瞬间踏上土星坪,海龙定晴一看,眼中顿时流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大声道:“姐姐,怎么会是你。”身体因为激动而轻微的颤栗着,此时他眼中只有三人中那道蓝色的身影,在蓝色光晕的包裹中,正是九天寒妃玄天冰。

    海龙是他不会认错的,虽然玄天冰和王母娘娘玄天心容貌极其相似,但是,她们在气质上是决然不同的,王母娘娘气度沉凝,威仪四射,而玄天冰眉宇间却总存在着一股杀机。

    飘身上前,玄天冰落于海龙身前,微笑道:“不就是我么?很意外吧弟弟。其实,我已经回仙界有段不短的时间了。先前你到来时过于匆忙,并没有看到我啊!你现在还生我的气么?”她始终没有忘记当初海龙离去时愤愤的眼神。

    海龙能够感觉的出,玄天冰身上的气息变化很大,原本寒气四射的她此时毛息完全内敛,显然修为有了大幅度的提升。扭了扭头,海龙道:“姐姐,我怎么会还恨你呢?你那时也有自己的苦衷。现在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海龙了。”

    玄大冰微笑道:“是啊!你确实同以前大不相同,当初我听姐姐说你的外形变化时还不相信,先前见到你时我还有些不敢认呢。你现在可比以前要英俊的多了。”

    海龙脸一红,苦笑道:“姐姐说笑了。”

    一个低沉地嗓音响起。“两位是来叙旧的,还是参加星君挑战的呢?寒妃,如果你不愿先动手,那就由我来吧。”

    说话的,是玄天冰左边一名身穿灰色长袍。一脸倨傲之色的仙人,此人身材不高,却很胖,矮墩墩地如同一个大肉球般。按照抢夺佛珠的顺序。应该是玄天冰先向海龙挑战,然后才轮到他和另外一名挑战者,但见到玄天冰和海龙两人叙旧,他忍不住出言相激。可谁知玄天冰微微一笑。道:“既然白鲞大仙着急动手,那你就先请吧。”白鲞一楞,道:“玄天冰。你真要将挑战之位让给我?要如道,这就代表着你放弃星君挑战者的身份。”

    玄天冰洒然一笑,道:“星君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只是闲着无聊才来看看地。我弟弟在此,我自然要放弃了。白鲞,你可要小心些。你这一身肥肉小心被我弟弟榨成油啊!”

    白鲞大仙大怒,胖乎乎的右手拍出,一道灰色毛流顿时向玄天冰卷去。玄天冰冷哼一声。眼中光芒一闪,一面盖形冰盾顿时挡在自己面前,光晕流转中,将白鲞大仙的攻击化去。

    “阿弥陀佛,两位不可弄动手。否则,将被取消挑战星君的资格。”观音菩萨地声音令白鲞大仙冷静下来,阴阴的看了玄天冰一眼,沉声道:“看在观音菩萨的份上,我不同你计较。玄天冰,你以为你还是当初那个有仙帝护着地九天寒妃么?哼!”

    玄天冰一听白鲞提起仙帝,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戾气。冷声道:“我玄天冰早已经不是什么九天寒妃,如果想动手,你就快一点,否则,就滚回你的白鲞山去。”

    白鲞大仙冷哼一声,居然没有因为玄天冰的话而再次发怒,抬头向观音菩萨道:“既然玄天冰放弃挑战权,请菩萨允许我向土曜星君挑战。”

    观音菩萨颔首道:“大仙请。”说着,她右手轻挥,收回了海龙身上那件象征着土曜星君的仙袍。

    白鲞面对着海龙,丝毫没有因为海龙一身铠甲而有所动容,沉声道:“白鲞请教土曜星君仙法。”双手一错,一柄巨大的仙锤突然出现在他头顶上方,右手以法诀一引,大喝一声,半空中犹如响起一个霹雳,仙锤向海龙当头砸来。

    海龙淡然一笑,没有闪躲,右小臂五道利刀瞬间与手融合,身形不动,硬生生的向那如同磨盘大小地锤头抓去。奇异的一幕出现了,眼看仙锤浑厚的仙力就要击上海龙之时,海龙右手地利爪上蓝光电射,在混沌之气的包裹下瞬间破入仙锤仙力之中,长啸声中,仙锤已经被他硬生生的抓入手中,利刃完全破入锤中,一件仙器就这么在海龙手中报废了。

    左手握拳击出,一团红色的光芒带着丝丝紫气而出,笔直的轰向白鲞。白鲞高高跃起,迎着海龙的攻击冲了上去,他的身体在半空中完全收缩在一起,真如一个肉球般撞了过去,灰色仙气澎湃而出,与洛龙的混沌之气硬生生的撞在一起。

    轰然巨响中,海龙发出的混沌之气消失了,但是,白鲞的身体竟然瞬间燃烧起来,火光四射间,他不禁发出一声惨嚎。海龙右手用力,仙锤化为齑粉。下一刻,他已经来到了白鲞身前,淡然道:“这是惩罚你侮辱我姐姐的行为。去吧。”大手一挥,白鲞身上火焰尽去,焦黑的身体如陨石般飞离土星坪,朝下方云海落去。

    三位菩萨并没有阻止海龙,他们都看出海龙下手很有分寸,虽然伤了白鲞大仙的身体,但却并没有对他造成真正的伤害。观音菩萨无奈的轻叹一声,弹出一道佛光,笼罩住下落的白鲞,帮他化去身上的火毒。

    海龙先前击出那一拳并不简单。他看出白鲞的修为在仙宫天君之上,所以先破其法器以收震慑之效,再以混沌之气包裹着压缩后的大乙两极真火攻出,白鲞在惊怒之中并没有看出其中破绽,竟然被海龙一击而败。

    玄天冰嘻嘻一笑。向海龙伸出了大拇指,道:“弟弟,你这—招烤乳猪威力果然惊人啊!”

    海龙微笑道:“姐姐你就留些口德吧。等我完成星君挑战后与你再叙。”

    “好法力,土曜星君是否需要休息。”一个娇嫩的声音吸引了海龙地注意力,正是与玄天冰一起飞上来的另一名挑战者。那是一名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的少女。容貌清秀,穿着一身绿色长衫,虽然此女表面看似温婉,但海龙却能清晰的感受到。她比先前那位白鲞大仙要危险的多,尤其是她身上若隐若现地血腥气息,更是令海龙心中凛然。

    “不用休息了,还未请教仙友高名。”

    少女微微一笑。道:“高名不敢当,小女碧落。土曜星君上次真是好手段,打的我那徒儿灰溜溜的回来向我哭诉。今日正好领教一番。”

    海龙皱眉道:“徒弟?谁是你的徒弟?”

    碧落淡然道:“动起手来你自然会如道我是谁地师傅了。我只能告诉你,我现在的身价是仙宫客卿,此次前来,乃是为了日曜星君的位置。”一边说着,她右手一振,一道白光出现。赫然是一柄白色的骨刀。惨白色光晕流转,她喃喃地道:“我无底洞一脉终于可以算是仙界成员了,从今日起,再不用藏头露尾的ji生存了。”

    洛龙眼中光芒一闪,道:“你是黄殛天尊那只黄鼠狼的师傅。”

    碧落微微一笑,媚态撩人,“不错,我就是黄殛地师傅,同时也是仙派无底洞之主。”

    海龙冷哼一声,道:“无底洞明明是妖邪组成的,怎么会成为仙派?当初你们不是已经被哪吒三太毁灭了么?”

    碧落脸色一变,道:“那只是玉鼠被灭而已。我们无底洞始终存在着。而且,现在已经是仙界中的一员,谁还会说我们是邪派,我身具仙根,就算是佛界的降魔尊者们也不会因为身份而找我麻烦的。”说着,她还挑衅似的看了一眼天上地三位菩萨。

    三位菩萨恍如未见一般,依旧静静的悬浮在那里。海龙冷然道:“没想到仙帝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利连妖邪都敢收录,今日见到你也好。就让我领教一下你们无底洞的枯骨刀有多大神威。”右手利刃收回,金箍棒光芒闪耀中前指。庞大的气势瞬间凝聚,面对妖邪,海龙是绝不会手下留情的。

    碧落身形前飘,手中枯骨刀轻挥,微笑着道:“只有从我手中用出的枯骨刀,才是真正的枯骨刀,很快,你就会明白这个道理的。准备好,我要用破绽技了。”手中白光流转,刀身瞬间变为红色,碧落孟一刀、右一刀,随着身形的前冲随意砍出。

    海龙曾经在破绽技上吃过亏,自然有所防备,金箍棒防护自身,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幻化成一片金色的光幕挡在自己身前。

    碧落轻笑道:“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阻挡我的破绽技了么?这只能对付黄殛而巳。我的枯骨刀是身与刀合,心与意合的。可刚可柔,无物可破。”手中骨刀突然涨大了几分,在海龙惊讶的注视中,碧落消失了,她竟然真的同刀合为一体,枯骨刀瞬间化为一缕肉眼难辨的白光冲入了自己所布下的光幕之中。那红色的骨刀此时仿佛没有了形态一般,轻飘飘的毫不受力,随着金箍棒上带起的混沌之气上下飞舞,但它,却始终在前进着。

    红光突然转变为白色,枯骨刀闪电般劈在空处,海龙只觉得周身都是刀影,身体移动顿时一慢。正在这时,他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失去了行动的能力,被破绽技定住了身体。

    碧落的声音响起,变得充满杀机,血腥气息瞬间弥漫于半空之中,“尸——横——遍——野——”无数刀浪带着血腥气息将海龙的身体卷入其中,周围顿时升起一团血雾,海龙闷哼一声,龙翔天极神铠在对方的攻击中爆发出点点蓝光,但此时他动不了,一刀又一刀重重的斩在他身上同一个位置。显然碧落已经如道他身上的铠甲防卸力惊人,特意选择了这—种攻击方法。

    玄大冰惊呼一声,刚想上前营救,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被一股柔和的佛力罩住,抬头看去,只见观音菩萨向她摇了摇头,耳边响起祥和的声音,“不要急,天极神铠没有那么容易被破的,让海龙多经历一些挫折对他只有好处。”

    海龙怒吼一声,在对方不断在同一位置的攻击中,疼痛从咽喉中传入体内,海龙爆发了,体内的混沌之气如同火药引燃一般爆发了。混沌之气的绝对空间瞬间形成,他已经挣脱了束缚,手中金箍棒全力挥出,霹雳三打瞬间封死了周围所有的空间。

    白光一闪,碧落的声音响起,“难道你还没发现么?你这样的攻击对我是无效的。能坐上仙宫客卿的位置,又岂是那么简单。”

    白光流转,枯骨刀奇异的斩出,海龙再次发现,身体重新进入僵硬状态,又夫去了移动的能力。无力的恐惧瞬间传遍全身,对方这样的攻击让自己如何能抵挡呢?咽喉上巨痛传来,疼痛感似乎比刚才更加强烈了。枯骨刀重斩在与先前同样的部位上,龙翔天极神铠发出阵阵悲呜。防御是绝对的,但对方的攻击却是如此强悍。海龙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碧落即使是法力同自己对比,也相差不了多少。

    危机之时,海龙想起了体内的元神,虽然身体被限制住了,但自己的意念力却还在。之所以无法命中那飞舞的枯骨刀,是因为对方太过滑溜,如果能将对方定住,一切问题都将解决。此时此刻,海龙意识到为什么孙悟空会向猪八戒要来避水咒让他去找机会学习无定风波,如果有不次于枯骨刀破绽技的无定风波在,自己也不会落得如此被动。现在,所能凭借的,也只有意念力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