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背后偷袭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有些迷惘的道:“可是,似乎以您一人之力也很难同水白虎相抗衡吧。白虎王完全可以将您的定火珠夺走啊!”

    朱雀长叹一声,道:“不,白虎王他不敢的。只要我身上有定火珠在,他们谁也不敢动我火属性圣兽的位置。因为,不论是青龙王送你的定风珠还是我今日送你的定火珠,代表的,都是混沌王陛下的尊严,混沌王的尊严,是没有任何人敢于挑衅的,即使他老人家已经不在了。水白虎虽然混蛋,但他还知道利弊。”

    海龙看着互相环绕的定火珠和定风珠,恳切的道:“前辈,这么珍贵的礼物我不能收,当初我只是自救而已。定火珠对您来说是那么珍贵,您还是收回去吧。”

    朱雀摇了摇头,道:“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来没有收回的习惯。其实,我将定火珠送你,也是有私心的。混沌王陛下去了这么多年,时间长的连我都记不清楚了。我真的很想看到他老人家的混沌之气重新出现在六界之中。小,定火珠对你的意义同定风珠是完全不同的。你所修炼的火属性混沌之气有定火珠的辅助,修炼必然能事半功倍。虽然我不知道真正的混沌之气应该如何修炼,但有定火珠在,至少可以帮你把火属性混沌之气修炼到顶峰,那时,你自己再摸索真正混沌之气的修炼方法吧。当然,如果有机会你能得到混沌王陛下留存的神识,那你就可以真正踏入混沌之气的大门了。”

    光晕流转,朱雀没有给海龙再拒绝的机会,绝对空间消失了,它那娇小的身体在空中一个转折。飘飞而起,似乎在这刹那间,它的法力已经恢复了许多似的。

    “海龙,希望我们以后有机会还能见面,别让我和老青龙失望,我们送你东西并不是白送的,希望你能有所成就。”红光远去,朱雀的声音在海龙耳中回荡。看着手中一青一红两颗珠,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混沌王,这个传奇式的名字却深深的印在了海龙心中。

    “哎哟,真是震死我了。”孔雀公主的声音将海龙从思绪中唤醒。扭头看去。只见孔雀公主已经在元虚的帮助下清醒过来。

    将龙翔天极神铠的法力化去,飘身来到七友面前,海龙恭敬的道:“见过几位师兄、师姐。”

    元虚微笑道:“师弟不必客气。今日多亏有你挫了那位朱雀前辈的怒气,否则,我们今日恐怕难逃一动啊!”

    海龙苦笑道:“要不是我把它放出来,也不会给你们找这么多麻烦。”

    七友中一名看上去二十七八岁模样、容貌普通的女道:“师弟,你的实力真让我们震惊,刚才听你说,是要去参加星君比试。是么?”

    海龙点了点头,道:“是的,希望能得争取到一个高些的星君位置吧。”

    元虚微笑道:“以师弟的修为绝无问题,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二妹元镜。”说着,他指了指说话的女。然后将其余五人也一一介绍给海龙。寒山七友按照前后排序,分别是元虚、元镜、元融、元阳、元真、元修、元灵。

    孔雀公主道:“海龙,时间不早,我们也该启程了。”

    海龙向寒山七友道:“各位师兄、师姐,以后再见。到时,定向你们请教。”

    元虚七人赶忙还礼,“祝师弟一路顺风。”

    为了不耽搁星君挑战的时间,海龙没再多说什么,驾起金云,带着孔雀公主飘飞而起,转瞬间消失在寒山七友的视线之中。

    看着他离去的背景,元虚轻叹一声,道:“真是一代新人换旧人。这海龙师弟的修为也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了。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能达到师傅那样的神通境界。”

    元阳微笑道:“仙界能人倍出,我们也需要努力了,大师兄,我看回到观里后,我们七人不妨闭关一段时间,在恩师的指点下,或许会有所突破也说不定。”

    元虚点头道:“为兄也正有此意。”七道光芒亮起,寒山七友化为流光而去。

    …………

    海龙一边控制着金云急速飞行,一边回身问道:“孔雀,你怎么样?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么?”

    孔雀摇了摇头,有些心灰意懒的道:“已经没事了。不过刚才你们交手时真可怕,看来,我的修为还是太弱了。达到你们那个层次后,我研究的这些小东西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海龙微笑道:“你也不必灰心,你那些巧器作用其实并不小。仙器在战斗过程中还是有很大作用的。先前如果不是师祖赠予的天极神铠显威,恐怕我此时已经像朱雀前辈一样,身受重创了。”

    孔雀看了海龙一眼,道:“那也要在修为相差不多的情况下才能显现出仙器的威力。像我,就算有再好的法器护身,在你面前也是没有任何作用的。”说到这里,孔雀俏脸突然变得一片苍白,身体一晃险些摔倒。海龙赶忙抓住孔雀的双肩,扶着她的身体道:“你怎么了?不是说没事了么?”

    孔雀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觉得有些晕眩。”

    混沌之气柔和的输入孔雀体内,在海龙的意念力作用下,探察着她此时的身体状况,绕体一周,海龙松了口气。孔雀公主之所以感到晕眩,是因为在先前的法力爆炸中产生的声音震伤了她的神识。而混沌之气则是最好的滋补,海龙不敢怠慢,就那么抓着孔雀公主的双肩,不断将自身法力输入其体内,帮助她将神识稳定下来。

    在混沌之气的滋润下,孔雀俏脸上一片陀红,看起来分外迷人。眼波流转,眼眸深处已经多了几分神采,她的神识已经基本稳定住了。

    正在海龙准备收功之时,一个充满愤怒的声音骤然响起,“卑鄙小人,我杀了你。”足以令海龙感觉到威胁生命的庞大压力瞬间在他身后形成。无数锋锐之气,使周围的仙灵之气变的充满了肃杀。海龙此时已经没有时间反应了,对方在从后面冲来之时。自己的神识竟然没有发现,他不能闪躲,如果躲开对方的攻击。扫尾会危及到身前的孔雀。

    眼中光芒一闪,在气劲临身的瞬间,天极神铠瞬间出现,青色的铠甲将海龙全身包裹在内。由于时间短促。他还五脏让天极神铠同龙翔玉相结合,只能这么硬生生地以身体承受了对方的攻击。

    轰轰轰轰轰轰轰……无数重击带着冰冷的气息在海龙背后爆发,天极神铠显现出强悍的防御能力,海龙下意识的将孔雀搂入怀中,以混沌之气相护。在背后狂暴的冲击力之下身体斜斜的飞了出去。虽然天极神铠是绝对防御,但这绝对防御也是有限度的,如果它面对的是金箍棒的攻击,恐怕绝对防御很有可能会被打破。在仓促之间。海龙根本无法将天极神铠的防御力完全发挥出来,数十道冷流从背后各处要害涌入体内。那一道道寒流如同尖针一般刺激着海龙的身体,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幸好此时孔雀被他搂入怀中,否则,这口鲜血必然会染红孔雀的身体。

    海龙深吸口气,想提骤法力同来人对抗,但体内那数十道充满尖锐的寒流疯狂的肆虐着。天极神铠所产生的清凉之气根本追不上那些冷流疯狂肆虐的速度。所有的混沌之气都凝结起来,在海龙体内阻击冷流的前进。海龙这一吸气,顿时感觉内腑传来无法忍受的疼痛,再次喷出一口鲜血后,神志竟然有些迷糊了。

    “鳗鱼大哥,你疯了么?你怎么能这样。”孔雀的惊呼令海龙全身一震,这偷袭自己的,竟然是月曜星君鳗鱼?

    一道雪白的身影出现在海龙和孔雀公主身前,全身散发着无比冰冷的气息,英俊的面庞上充满了杀机,眼中的寒芒似乎比他的冰骨凝血**更加寒冷。正是大雪山第二高手鳗鱼。

    “我疯了?我是疯了。孔雀,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他伤了师傅,夺我爱妻,我与他的仇恨不共戴天。你躲开,我今日要将他碎尸万段。“鳗鱼的声音近乎嘶喊,凄厉的感觉令海龙感到全身更加冰冷了。

    听了鳗鱼的话海龙和孔雀公主都愣了,眼看着鳗鱼手中凤凰琴化为一道流光斩向海龙。

    孔雀此时已经从海龙怀中起身,面对鳗鱼的攻击,她来不及解释,能做的,只有将自己的身体挡在海龙面前。

    寒光嘎然而止,凤凰琴停在孔雀身前一尺外,鳗鱼眼中充满了凄厉之色,他全身都在颤抖着,“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孔雀,我是那么爱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孔雀美目中闪过一道寒光,凄然一笑,道:“鳗鱼,我算看清你了,有我在,绝不允许你杀他。你不是本事大的很么?居然不问青红皂白就用出了偷袭的手段。堂堂月曜星君就如此卑鄙无耻么?有本事,你在星君挑战赛上堂堂正正的打败他,现在要杀,你就先杀了我吧。”

    鳗鱼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凤凰琴光芒一转,收回背后,他狠狠的看了海龙一眼,道:“好,好,我等着,我在月星坪等着他。”说完,似乎不愿再多看孔雀一眼似的,如同大鹏展翅般飞身而去。

    一切都只是电光时火间发生的,当海龙反应过来时,鳗鱼已经飞身而起,他赶忙大喊道:“不是这样,哇……”在焦急中,不禁又喷出一口鲜血,后半句话顿时没有喊出。

    孔雀眼看着鳗鱼的身影消失了,全身一软,瘫倒在海龙的金云之上。

    海龙体内的混沌之气此时已经逐渐占据了上风,开始将寒流不断剿灭,稳住体内的气息后,他赶忙向孔雀道:“这是误会啊!你为什么不向他解释。”

    孔雀凄然道:“你没看到他的样么?现在解释有什么用,他能听的进去么?一个不好,他会取你性命的。对不起海龙,因为我让你受伤了。”

    海龙苦笑道:“我受伤倒是没什么,如果让你们因为误会而千万彼此伤害就不好了。我们赶快追上去解释吧。我想,这一切定是天诛那个小人从中挑拨而至。鳗鱼大哥只是一时蒙蔽了心窍,等他清醒过来就会好的。”

    孔雀摇了摇头,道:“海龙,我对他真的很失望。难道他宁可信天诛也不相信我与他的感情么?他竟然用出全力偷袭你,如果不是你身上这件铠甲,恐怕刚才那一招百鸟朝凤就取你性命了。如果你真的死在他手下,我会痛苦终生的,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自嘲的笑笑,面庞上流露出一丝凄然,“原来,我们之间的感情就这么禁不住考验。”

    海龙轻叹一声,道:“孔雀,你别这样,这件事因我而起,我一定会替你解释清楚的。其实,刚才发生的事如果换做我可能也会像鳗鱼大哥那样做。那时我为了稳定你的神识,有些太亲密了。在深深的爱恋中是揉不进一颗沙的,他也是因为太爱你,才会如此冲动。”

    孔雀喃喃的道:“是这样么?可是,我……”

    海龙哈哈一笑,道:“别可是了,如果你是因为我受伤而怪他大可不必,我结实的很,休息一会儿就会没事的。等再见到他时,我一定帮你解释清楚。”

    孔雀的神色放松了一些,她突然抬起头,双目灼灼的看着海龙,沉声道:“海龙,你答应我一件事。在星君挑战面对鳗鱼时一定不要手下留情,我要你全力将他击败,败的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这次,我是认真的。在你彻底击败他之前,不要解释什么。”

    海龙一愣,道:“没必要这样吧。就算你要惩罚他也用不着这样啊!”

    孔雀轻叹一声,道:“不,绝对有这个必要。你不知道鳗鱼的性,他平时显得很和气,但是,一旦认真起来,就算是他最信任的丁满大哥也无法劝服他。只有将他彻底击败,你才有可能完全说服他。而且,他锐气太盛了,需要受些挫折,否则,对他以后没有任何好处。”说到这里,孔雀俏脸突然一红,低声道:“当然,你,你别伤他伤的太重。”

    海龙呆呆的看着孔雀,突然,他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孔雀啊!你要逗死我么?嘴上说的那么硬,其实你心里还是那么关心他。这样我可很难处理,你又让我击败他,又不让我伤他太重,难,真是很难。”

    孔雀看着海龙眼中的笑意,捶了他一拳,嗔道:“我不管,难你也要这样做。你刚才还答应帮我向他解释的。大不了,这次你成功后,我帮你做几件好东西讨好飘渺和影好了。”

    海龙在孔雀手掌上一拍,笑道:“一言为定,童叟无欺。”

    …………

    七星坪。仙界中唯一在名义上可以不受仙宫管束的地方。

    仙云飘荡,纯净的仙灵之气滋润着这里的一切,数百名仙人站在地面上,仰望着面前一道直通云端的天梯,没有人说话,一切都是那么寂静。

    各种仙草、植物孕育着勃勃生机,在仙灵之气的包裹下,每一株仙草仿佛都覆盖了一层绚丽的色彩。

    仙人们注视天梯的目光都流露出灼热的光芒,凡是来到这里的人,没有谁不想踏上天梯,升入云端之上成为七星坪之一的主宰。那代表的,是仙界的无上荣耀。在近三次的七星坪星君挑战中都出现过一颗耀眼的新星。尤其是那一次,丁满凭借着自己深厚的修为,凭借着大雪山诡异的仙法,竟然一举蹬顶,成为了七星坪最高仙人日曜星君。

    虽然七星坪不能同五庄观那样的仙家大派相比,但是,这里确是每个仙人借以成名最好的地方。无数年间,一名又一名仙人从这里脱颖而出,只要成为这里任何一坪的主宰。都能成功的踏入仙界绝顶仙人之林。在几乎没有物欲的仙界,这个诱惑又有多少人能够抵挡的住呢?只要是自认为修为强盛者,在星君挑战赛开始时都会云集此处。希望能得到挑战的机会。

    天梯是雪白色的,由一团团云雾所组成,每一团云雾都只有直径一米左右,云气聚而不散。每一级天梯相距约百米。突然,天梯发生了变化。一阵阵强大的法力波动不断从上空厚实的云层中传来,最上方接近云雾的天梯发生了变化,由白色渐渐转为了金色,金光似乎会蔓延似的。天梯由上向下,逐一发生着变化。

    仙人们的目光更加灼热了,他们都知道,期待已久的挑战就要开始了。

    一条紫色绶带从空中的云朵内飘然而下。随风飞舞,却始终围绕着天梯而下。

    地面上,一团团颜色各异的光芒渐渐闪亮,仙人们已经提聚了自己的修为,他们都知道,谁能抢到这条绶带,那么,他就是第一个向天君发起挑战的人。但是,他们都没有动,因为他们在等,等待着应该出现的人。

    眼看绶带降到天梯的一半时,天地间仿佛瞬间变得祥和了似的,祥和的气息感染的仙人们连争胜之心也弱了不少。

    三团柔和的黄色光芒出现在半空之中,哪能是三朵金色的莲花。佛光普照大地,仙人们纷纷朝佛光行礼。光芒变得更加柔和了,一个祥和动听的声音响起,“各位仙友不必多礼。”

    三道身影浮现在金莲之上,居中的是一位女性,圆盘般的佛光在她脑后闪烁着,她很美,但她的美是圣洁之美,没有任何人会起亵渎之心,全身笼罩在白色的衣襟内。看似柔弱的手托着一只晶莹的净瓶,瓶上一缕绿色的仙草生机盎然,犹如杨柳枝一般,正是观世间菩萨。

    左右两人同样脑后佛光普照,左首之人身紫金色,形如童,五髻冠其项,左手持青莲花,右手执宝剑,正是文殊菩萨。最奇特的是,在他坐莲之下,有一头巨大的青色狮,青狮显得极为温顺,静静的悬浮在那里,注视着下方仙人。文殊菩萨又称法王,为智慧之象征,右手持金刚宝剑皮肤斩群魔,断一切烦恼,左手持青莲花,花上有金刚般若经宝卷,象征所具无上智慧。

    右首之人面如满月,头戴五佛宝冠,右手持金刚杵,左手持金刚铃,坐莲之下,由一个三头白象王背负着。象足踏一大金刚轮,此象有六牙之多,平静的悬浮在那里,与文殊菩萨的青狮相应成趣。此人,正是普贤菩萨,他与文殊菩萨一起,作为如来佛祖的肋侍,地位在观世间菩萨之下。其坐下白象六牙表六度,六度即是一布施,二持戒,三忍辱,四精进,五禅定,六智慧。

    星君挑战正是由这三位菩萨所主持。他们乃佛界大神通者,绝不会有徇私之嫌。

    紫色绶带飘落于观音菩萨手中,观音菩萨微笑道:“各位仙友,今日又是七星坪异主之期。望各位上体天心,紫绶带上有七星君所留之禁制,每挑战一坪,会自然显现一位星君名号,本座将以般若咒试之,如有不适者,请即记得退出,以免自误。”

    仙人们身上的光芒更加强盛了,他们都知道,第一重考验即将开始,如果无法通过观音菩萨的般若咒,会立刻失去资格。

    正在这时,一团金云飘然而至,“菩萨请稍等,晚辈来的迟了。”

    观音菩萨仿佛早已经料到了一切似的,微微一笑,道:“还不算迟,请落于地面听本座讲经吧。”

    金云飘然而落,一身红色长袍的海龙和身穿七彩长裙的孔雀公主出现在众仙人面前。他们在仙界都是生面孔,除了少数仙人微微色变之外,大多数仙人眼中只有惊讶之色。由于来的仓促,海龙忘记了变换身形,保持自己原有形貌而来。

    孔雀向海龙点了下头,恭敬的向观音菩萨道:“晚辈无意挑战星君。”说着,就要飞出去。

    观音菩萨微笑道:“且慢。无意挑战也可在此听本座讲经。雪山戾气重些。需要有所化解才好。”

    孔雀心头一震,仅是刚见到自己就能判断出自己出身雪山,观音菩萨确实不愧为佛界大神通者,没再多说什么。恭敬的站在海龙身边应了声是。

    观音菩萨微微一笑,取出净瓶中的杨柳枝轻撒,三滴晶莹的水珠漂浮于半空之中,转瞬间凝结在一起。又化为了一片淡淡的水雾飘洒而下,她口中道:“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渡一切苦厄。舍利,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陀,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般。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褥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缔,揭缔,波罗揭缔,波罗僧揭缔,菩提萨婆可。”

    观音菩萨是一个字一个字念出的,语速极慢,但每一个字却又充满了震撼似的响澈于众人心头,清香落于众仙人之身,每个人脸上都完全浮现出不同的神色。有的愧疚,有的骄傲,有的苦涩,有的流泪,甚至还有开怀大笑者。能完全不被此咒打动者,仅十数人而已。

    从观音菩萨念出第一个字起,海龙心中就充满了祥和,再不存有任何杂念。他清晰的感觉到,这般若咒所要打动的,乃是人的内心,仙人们护体的仙力根本没有任何作用。般若咒进入他们的神识之时,他们已经开始经历沉重的考验。海龙本身意念力已经足够强大,如果他不想被般若咒入侵,完全可以将其拒之于外,但他本身问心无愧,坦然的敞开心怀,在佛气的滋润和探询下,海龙的心完全进入了入定状态。

    在众仙人中,唯一没有经受考验的就只有孔雀了,佛气临身,她只觉自己如同醍醐灌顶一般,以往雪山发生的种种不断从眼中闪过,内心中的一切负面情绪在这一刻仿佛都消失了似的。她的心静了,甚至连误会自己的鳗鱼都已经忘记。

    听着下方传来的各种嘈杂之音,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对视一眼,不由得都摇了摇头,眼中流露出一丝失望之色。文殊菩萨道:“仙界仙人们心中**已强,如此,与人间何异?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难怪燃灯佛祖云,仙界将变,仙已非仙了。”

    观音菩萨神色不变,杨柳枝已经收回了净瓶之中,淡然道:“一切有因果,两位何必惋惜什么呢?他日之因,正是今日之果。”

    面对各种下方的各种杂音,观音菩萨眼中流露出一丝悲伤的神色,右手轻挥,道:“我佛慈悲,普度众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去吧,去吧,无缘者尽去。”

    大片乳白色的光芒飘然而下,一个个仙人在光芒的笼罩中飘飞而出,当他们脱离般若咒之时,神志自然清醒过来。同时,脱离出般若咒的仙人们也明白,自己已经失去了此次争夺星君位置的机会。没有过多的停留,一道道光芒四散而去,之后将发生的一切已经与他们无关了。

    光晕收敛,空气依旧祥和,但那能令人显现出本性的般若咒却完全消失了。第一个睁开眼睛的竟然是孔雀公主,她一脸虔诚之色的向三位菩萨拜下,恭敬的道:“弟孔雀,多谢菩萨成全。”

    观音菩萨微微一笑,道:“孔雀公主不必客气,现在你可以在一边稍候了。”

    观音菩萨佛法无边,在先前对仙人们考验的同时,以大神通佛力帮助孔雀公主将留存于体内的所有戾气皆化为祥和,对她今后的修炼大有裨益。

    还停留在原地的仙人已经不足先前的五分之一,他们一一睁开眼眸,每个人脸上除了吃惊之外,再没有任何表情。虽然他们成功的通过了第一项测试,但是,他们也同样在观音菩萨的大神通佛力下感觉到自己是那么渺小。

    观音菩萨淡然道:“菩提四珠,得着进,失者退。第一得者可直接入七星坪挑战土曜星君。”话音一落,四颗带有淡黄色光芒的佛珠轻飘飘的飞荡而出,悬浮在仙人们上方百米处。这四颗佛珠,正是最后获胜晋级的凭借。但是,看着四颗佛珠谁都没有动。因为,仙人们都知道,越先得到佛珠越不好,因为,那样不但要击败原本的土曜星君,而且更要迎接其余三名晋级者的挑战。所以,他们都在等,同往界一样,只有到最后一颗佛珠争夺时,才会进入白热化的激烈。

    一个爽朗的笑声响起,“既然大家都不打算要,我打这个头阵又如何呢?”红色身影飘然而起,闪电般掠过,空中的四颗佛珠顿时消失了一颗,下一刻,那红色身影已经出现在三位菩萨身前。正是最后一个睁开眼睛的海龙。

    手捧佛珠,海龙恭敬的道:“弟见过三位菩萨。”他自己也没想到,竟然如此轻易的就获得了挑战权。不愿多想什么,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日曜星君。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