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奇门遁甲阵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影心有余悸的连连点头,喃喃的道:“原来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海龙,你以后还是不要离开五庄观了。我好怕……”

    海龙叹息一声,道:“不离开这里是不可能的,我已经决定了,待会就向她们把事情说清楚。影,你说的对,长痛不如短痛。哦,对了,老红和三头黑龙两位大哥来过没有?他们现在在哪里?”

    影心中一阵不安,道:“你那两位大哥来过,但只是告诉我你被仙界的人抓住后就离开了,我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飘渺道:“要去仙界游历啊!放心吧,他会带上咱们的。”

    海龙摇了摇头,道:“不,当我离开的时候,不会带上你们,我一个人离开这里。”

    …………

    一年后。一道金色的光芒从五庄观中射出,以无与伦比的速度朝远方逸去。海龙负手而立,感受着不断吹袭着自己的仙灵之气,心中一片平静。一年的时间不算短,所有的一切还恍如作日发生的一般,但是,他已经离开了自己的妻。

    在一年前,当海龙向止水和玉华姐妹表明心迹之后,第二天三女就同时消失了。海龙知道,她们需要一段时间来冷静,以接受现实,虽然他知道这样对三女伤害很大,但这是是唯一的解决办法了,等她们冷静下来后,自己再想办法弥补吧,那段时间,海龙的心情也一直处于低潮中,在飘渺和影的劝解中,才渐渐恢复过来。在这一年里,每天除了两个小时的修炼以外,海龙几乎每一分钟都同飘渺和影在一起,但是一年的时间过的是那么快,他最后还是不得不离开了。小机灵在他的劝说下去灵台方寸山修炼了,毕竟孙悟空传授的仙法大部分都是来源于方寸,在那里才能更适合小机灵修炼,莲舒在知道海龙要独自离开时,也回了佛界。

    “海龙,你真舍得你那两位娇妻么?”孔雀公主微笑问道。

    海龙扭头看向她,轻叹道:“当然舍不得。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等一切都过去了,我们就不会再分开了。孔雀,我一直都没有问过你,当初你同我恶魔内一起离开大雪山的时候,丁满和鳗鱼两位大哥到底去了哪里?你似乎并不急于寻找他们似的。”

    孔雀微微一笑,道:“急有什么用。他们为了准备应付这次的星君挑战,特意去苦修了,去了什么地方连我都不知道。既然没法找,就只有等到现在,同你一起去参加星君挑战了。他们一定会在那里的。你们男人真是狠心啊!为了自己的事就可以抛下老婆。”

    海龙苦笑道:“孔雀,你就别给我添堵了。我心里已经很不好受。离开前,飘渺和影都已经开始闭关修炼,在师伯的帮助下,她们这次闭关会持续很长时间,处于修炼状态,她们心中的思念或许也会淡化一些吧。或许,当她们闭关结束时,我已经回来了。”一年来,在海龙的不断滋润下,混沌之气以阴阳交和的方式不断的洗礼飘渺和影的身体,使她们修为都有了长足的进步,这次长时间闭观后,二女的修为一定会头大幅度的提升。

    孔雀恍然道:“怪不得飘渺和影在我们离开前就消失了,原来是你和镇元大仙的安排。这样也好,在入定修炼时,时间是过的最快的。”

    海龙叉开话题,道:“丁满和鳗鱼两位大哥分别是七大星君中最强大的日耀星君和月耀星君,想必你对星君挑战也很熟悉吧。出来前师伯只告诉了我这次星君挑战的地点,却没有说具体的规则,你给我说说吧。”

    孔雀微微一笑道:“就知道你会问。其实,星君挑战很简单,每次的挑战者人数都不少。但能进行挑战的却只有最后剩下的四个人。也就是说,在真正的挑战开始前,你必须要从所有挑战者中脱颖而出。然后才能上七星坪。七星坪是个很神妙的地方,那里有七片面积不大的土地,分别属于七位星君,合称为七星坪。同星君的名号一样,七星坪分别是最高的日星坪,然后是月星坪、金星坪、木星坪、水星坪、火星坪和土星坪。七星坪象征着七大星君的尊严,除了挑战者以外,任何随意蹬上七星坪的人,结果只有一个,杀无赦。从挑战者中脱颖而出后,你需要从土星坪开始挑战。当你战胜了土耀星君后,你就是新的土耀星君。而你下一步做的,就是先接受其他三位挑战者的挑战,只有将他们全部击败,你才有继续向上挑战的资格。挑战时只能循序渐进,每胜过一位星君,你就可以代替他的名号。而他的位置就会向下顺移。”

    海龙皱眉道:“那这么说,七位星君的位置是很难产生变化了?就算我最后成为了日耀星君,他们的排序也只会是向下落一位而已。”

    孔雀摇了摇头,道:“不,你错了。在挑战者门争夺挑战权的时候,原本的七位星君也会进行重新排位。除了土耀星君以外,其他的六位星君都必须要接受来自下位星君的挑战。这样的话,他们之间的排位就会发生变化。重新排位后,才会开始接受挑战者的挑战。”

    海龙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看来,想成为提耀星君必须经历不下十战才有可能了。”

    孔雀嘻嘻一笑,道:“我知道你修为高,这日耀星君的位置恐怕非你莫属了。到时候你要是遇到鳗鱼,替我好好收拾他,现在想去天诛那挡事我还心有余悸呢。”

    海龙好笑的道:“你真的舍得么?我要是把你心爱的鳗鱼大哥伤了,恐怕第一个找我拼命的就是你吧。”

    孔雀脸一红,道:“讨厌拉。不许取笑我。这次星君挑战,恐怕你也不会太轻松,仙宫中必然会派出不少高手前来参加。七大星君地位尊崇。七星坪上仙草无数,是每一个仙人梦寐以求的地方。那里也可以说是仙宫同你师伯镇元大仙他们交战的另一个战场啊!”

    回想起当初那个使用枯骨刀的黄殛天尊,海龙不由的凝重的点了点头,虽然当初是在自己使用六道轮回的时候中了对方的破绽技。但是,如果对方的修为和自己相差不多,被那破绽技定住的可能就会大为增强,而且,在离开五庄观时,师伯交代自己,这次参加星君挑战,在获得提耀星君的名号之前,切不可表露身份,这就需要自己变化身形挑战。对法力的发挥必然会有一丝影响。等结束星君挑战之后,或许自己真的应该去东海一趟,争取学到那无定风波的仙法。

    孔雀拍了海龙肩膀一下,道:“想什么呢?在担心仙宫那边么?其实,以你真正的实力来看,除非仙宫把托塔天王那样的高手派出来,否则很难有人能同你争锋。毕竟星君挑战的监督者是佛界的观音、普贤、文殊三为菩萨。仙帝也搞不出什么鬼来。”

    海龙眼中闪过一道冷芒,“不论这回仙宫来的是谁,我都不会让他们有成为星君的机会。即使仙帝亲来也是一样。正如师伯所说,仙帝已经堕落了,如果让他的实力超过师伯和原始天尊等在仙界拥有大神通者,那仙界必将大乱。所以,必须要从各方面来压制仙帝实力的扩张。孔雀,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帮我说服丁满和鳗鱼两位大哥站在我们这一边。”

    孔雀摇了摇头,道:“这我可做不了主,别说丁满大哥了,就算是鳗鱼,在这种大事面前,也绝不会受我左右的。虽然我叔叔是大雪山鼻祖,但现在真正的掌门确是丁满大哥。他所作出的决定都要考虑到整个大雪山的安危。其实,叔叔当初决定将门主之位传给他实在是他正确了,如果没有丁满大哥,大雪山还不知道要乱成什么样。现在虽然仍无法完全脱离邪派的名声,但有丁满大哥这个日耀星君照拂,已经比以前要收敛的多了。如果你想让大雪山站在你们那边,必须要做到两件事,第一件就是杀了天诛,第二件就是说服丁满大哥。”

    海龙眉头微皱,道:“说服丁满大哥就很困难了。杀天诛容易,但杀了他,恐怕同大雪山的仇也就结下了。怎么还能同你们大雪山联合呢?虽然丁满是掌门,但毕竟他后面还有你叔叔大鹏明王。”

    孔雀微微一笑,道:“我叔叔那个人总是很神秘的,但我却隐隐感觉到他是个利益至上的人。如果你不杀天诛,有他在其中搅和,大雪山根本不可能同你们合作。至于杀了他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就要看你的本事了。不过,我们大雪山实力一般,或许也入不了你师伯他们的法眼吧。”

    “话不能这么说。其实,你们大雪山的实力虽然比不上仙界几个大派,但有丁满和螨鱼两位大哥在,也是很强的。孔雀,你看前面那是什么地方,七彩斑斓的。”

    孔雀顺着海龙目光看去,之间前方仙云起伏波动,七彩光芒不断从下方升上来,形成一片氤氲之气,看上去绚丽多彩,她惊咦一声,道:“那似乎是一个仙阵。而且好象还是很奇妙的奇门遁甲大阵。镇元大仙最擅长此道,或许是五庄观弟在此吧。你也算半个五庄观弟,怎么会认不出来呢?”

    “奇门遁甲阵?我连听都没听说过,你让我怎么能认的出来呢?我对法阵只有最粗浅的了解而已。五庄观仙法我也只会两个而已。”

    孔雀睁大了眼睛,道:“不是吧。你不知道奇门遁甲阵?这可是五庄观的看家本领。也是仙宫那边最畏惧的仙法。当年,镇元大仙曾经凭借奇门遁甲阵困住三清祖师三日之久,后来还是他主动打开阵法,三清祖师才得以从奇门遁甲阵中走出。那次切磋令你师伯镇元大仙一战成名,才能有了后来地仙之祖的称号。”

    海龙心头微震,道:“这奇门遁甲阵如此厉害么?我以前见过八仙所用的那个类似八卦阵的仙阵和八卦桥上的阵法。这奇门遁甲阵一名确实是初次听说。”

    一年来,孔雀和海龙也混熟了,一直将海龙当好朋友看待,闻言不由的笑了起来,眼中流露出我鄙视你的目光,海龙被她笑的莫名其妙,无奈的道:“孔雀老师,你就给小解惑吧,算我孤陋寡闻还不行么?”

    孔雀笑道:“你本来就是孤陋寡闻。仙界鼎鼎大名的奇门遁甲阵你都不知道,还拿八卦阵来比,真是笑死我了。八仙合用的那个阵法不过是以八卦阵为基础,增加了一些变化而已。而这奇门遁甲阵却完全不同,与其比起来,八卦仙连皮毛都算不上。阵法我也研究过一些,不过都是皮毛而已。仙界阵法分几种包括以仙法用出的,借仙灵之气用出的固定阵法,以及作用于仙器上的阵法。象九天神禁就是作用于仙器上的最高法决,只是几乎没有人能完全掌握而已。而这奇门遁甲阵就是以仙法用出的最强阵法,不借助任何仙器,完全凭借阵法的神奥而成。只是需要极高的修为才能布成。据说,只有镇元大仙一人能够独自布下此阵。从奇门遁甲阵成以来,闯阵之人只有当初的冥帝凭借无上冥法得以脱出,那还是因为他修为太高,镇元大仙经过阵法强化的法力实在无法压制才被脱逃。我们面前这个,应该是镇元大仙修为较高的弟联手布置的,不知道其中困的是什么人。”

    听了她的话,海龙的好奇心顿时被勾了出来,“孔雀,你在这里等我,我想进阵去看看。”

    孔雀笑道:“就知道你忍不住。反正镇元大仙的弟与你也算是同门。你去吧,自己小心点,我这里等你。

    海龙飘身而起,脚踏流云式,化为一团红芒扑向前方不远的奇门遁甲阵。眼看就要到阵前,他突然感觉到全身一震,前方的奇门遁甲阵竟然产生了一股巨大的吸力,七彩光云流转,主动向他身体罩来。海龙没有抗拒,任由光云把他吸入其中,一入这奇门遁甲阵内,他请晰的威觉到周围不断转来巨大的压力,以他的修为都不禁产生了束手束脚的威觉。光云流转,海龙只能看到身前一米范围。他意念力散于体外,威受着阵法的神奇。

    海龙惊讶的发观这奇门遁甲阵内竟然空荡荡的,没有丝毫受力的威觉。自己的意念力刚一出体表,竟然就有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像将其吞噬似的。吓的海龙赶转催动馄沌之气护在身体周围,把意念力保护起来。馄沌之气形成一圈淡仁色的光芒,并那些七彩光云拒于身体周围三米外,海龙催动着法力,向深处探去。

    一股怪异的感觉不断传入他的脑海之中,达到大神通修为之后,他第一次感觉到无力。下意识的,他加快了自己前进的速度,身体猛然前冲。以他现在的修为,这猛一加速,至少可以飞出数百里之外了,但是。海龙却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在进入这片由奇门遁甲形成的光云后,身体就一直没有移动过。这只是他意念中的一个感觉,但这个感觉却又是那么真切。

    深吸口气,海龙平复自己有些急噪的心情,怪不得孔雀先前说连三清祖师都无法闯出这个神奇的奇门遁甲阵了,其中神奥确实不是现在的自己所能看破的。海龙定下心神想了想,他发现孔雀先前的判断是错误的。虽然这布阵之人肯定是镇元大仙的弟。但是,除非奇门遁甲阵消失,否则,在这里面,自己连声音都无法传出。或许,布阵的仙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经进入其中了。现在想出阵只有两个办法,第一,就是找到破阵之法破阵而出,第二,那就只有慢慢的等待,等待布阵仙人将阵法解除了。

    距离星君比试地时间已经不多,第二个办法无疑是行不通地,为了能从这里出去。也只有想办法破阵而出了。至于布阵仙人想要对付的敌人,只有到时候再说了。

    但是,要如何破阵呢?自己对阵法只有最粗浅的认识。面对这仙界最强大的阵法可以说是一筹莫展。灵光一闪,海龙想起先前孔雀公主说的话,曾经破阵地只有一人,就是冥帝。而冥帝是凭借修为,强行超越阵法所能限制的极限而破阵的。那么,自己能否有样学样呢?只是希望这阵法的强大程度不足以束傅住自己吧。

    想到这里,海龙心中暗向那尚未曾谋面的布阵师兄道了声歉,下一刻,天级神铠已经出现在他健壮的身体上。青光流转,海龙感觉到自己法力变得无比浩瀚。不用他刻意催助,右臂猛然热了起来。青色的天级神铠上泛出一曾紫气,紧接着,海龙惊讶的发观,自己身上这件神铠竞然开始发生了变化。首先变化的,就是胸铠上那块宝石。原本乳白色的宝石突然变得比原来大了一倍,青紫两色光等不断的纠缠着,肩铠向两旁延伸,并向下方延伸出两层,显得比以前更加厚实了。一股冰凉的气流由眉心处传来,海龙突然感觉到,自己地神识何乎完全从身体中脱离出来似的,他看到的,是身上的宝石变化着自己。

    头盔上的宝石同胸口处的宝石也有这同样的变化,而天级神铠上的肩铠两端已经多出了两道紧密贴合的利刃。紧接着,小臂、小腿处的铠甲也出现了同样的变化,右臂的变化最让他吃惊,在那里,多出了五道利刃,铠甲的其它所有部位都显得比先前厚实了一些,青紫两色光芒纠缠,正在海龙以为一切已经结束的时候,一对巨大的羽翼从身后张开,羽翼上的每一根羽毛都如同钢铁一般,闪烁这金属的光泽。

    海龙突然明白了,在自己浑沌之气的作用下,天级神铠既然同自己的龙翔玉进行了融合,也可以说,与自己第三变的龙翔变融合了。自己面前的身体突然生出一股强大的吸引力,下一刻,海龙只觉得全身一阵冰冷,当他睁开眼睛时,周围的一切都变了,奇门遁甲阵形成的光云已经被撑开了二十米,除了天级神铠带来的坚实感觉外,海龙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剑般,充满了锋锐之气。

    海龙漂浮在半空中,双臂向两旁伸展,长啸声从他口中发出,随着声音的逐渐高昂浑沌之气经过他身上的龙翔天级神铠增幅后,以所未有的气势向四面八方骥然膨胀。

    七彩光云拼命的想压制他,但是,这突然爆发的力量实在太庞大了。以海龙为中心,一个大神通的绝对空间不断的扩张着。

    突然,海龙清晰的听到了一个破碎的声音,他胸前的宝石变了,他知道,自己头上的宝石也一定发生了同样的变化。它们都从青、紫萦两色气流的混合的光芒变成了蓝色,澄澈的蓝色。以胸前那巴掌大的菱形宝石为中心,龙翔天级神铠的颜色迅速发生转变着,几乎只是瞬间的工夫,整套铠甲都已行变成了晶莹的蓝色,如同蓝水晶一般询丽夺目。

    龙翔天级神铠变化后,奇门遁甲阵给海龙带来的压力减弱了很多。大喝一声,海龙呈现十宇形的身体再次散发出一层蓝色的光晕。蓝色光晕与先前的浑沌之气相结合。外攻的力量顿时数以倍计的增加着。

    海龙的法力将七彩光云撑开的越大,所受到的压力也越大,奇门遁甲阵毕竟是最强大的仙阵,又岂是那么容易突破的?当海龙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就要破阵成功之时,围绕在绝对空间外围的七彩光云突然发生了变化,所有地光云似乎都旋转起来似的,一个接一个的小旋涡出现绝对空间外围,强大的挤压力竟然硬生生的将海龙的绝对空间向内挤压进一米之多。

    正在这时,一声穿透力级强的鸣叫响起,海龙清晰的看到。在自己的正前方七彩光云突然变成了红色。红光越来越强盛,似乎在向自己的方向扑来。心中一颤,下意识的唤出金箍棒,等待着突如其来的变化。

    所有的一切飞快的变化着,周围那些由光云组成钓旋祸散发出强大的搅杀之力。拼命的向内挤压着,旋祸们彼此纠缠,相互间产生了巨大的摩擦力,一道道闪电在海龙的绝对空间外围形成。虽然有绝对空间阻隔,但那些闪电的穿刺能力租级强,压迫的绝对空间再次收缩。同时,那红色的光芒也越来越近了,在危机之时,海龙眼中亮起一团红芒。张口喷出了一团灼热地火焰。正是五庄观的绝学太乙两级真火。他的目标,是面前那团红光。

    火焰凝集成一束,穿透绝对空间后立即撕碎了数个光云形成的旋涡。朝那团红色光芒直射而去。海龙当然不会指望太乙两级真火能将对方消灭,他此举只是想试探一下,那团红色光芒到底能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威胁。

    令海龙心中惊骇的事情发生了,通过太乙两级真火。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与那团红色光芒形成了一道桥梁,对方竟然没有恶意,反而加速冲了过来,在前冲的同时,似乎在吸收这自己太乙两级真火的法力似的。红芒骤然强盛,海龙正面的光云旋祸被大片的撕碎,一个壮异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想冲出去就赶快全力以赴。

    来不及多想,海龙身后的羽翼完全展开,疯狂的吸收着空气中的仙灵之气,大喝一声,先将绝对空间向内收束,然后猛然爆发,与此同时,六连击没有任何间隔的向正上方披出。金箍棒无坚不脆的攻击力被他发挥的淋漓尽致。双翼猛的向后一扇,全神在龙翔天级神铠的保护下,海龙如同闪电般追着自己霹雳三打加神鬼的威力向上冲出。

    全身一热,原本正前方被染成红色光芒的光云中冲出一团硕大的红芒,迅速包裹住海龙的身体,海龙只觉得自己的火属性浑沌之气威力数以倍计的增强着,额头上的蓝色宝石亮了起来,他整个人就像一道尖锥般,在灼热红芒的助推下冲入了上方的七彩光云之中。

    六连击的威力通过金箍棒充分展现出来。七彩光云形成的一个个旋涡纷纷被撕的粉碎,柔韧的光云在海龙无与伦比的冲击下终于露出了一丝破徒,那仅仅是一个细小的裂缝而已,但这已经足够了。

    如同破锦般的撕裂声响起,海龙突然感觉到自己身体一转,周围景象大变,他已狂冲出了奇门遁甲阵,周围重新出现仙界的景象。

    红芒瞬间从海龙身体周围脱离而出,漂浮在他身旁不远处,红芒渐渐收敛,海龙惊讶的看到,那竟然是一只红色的小鸟,它的身体很小,似乎只有自己手拿大小,但它的身体又很大,因为身体周围的红色光芒竟然弥散近百米。红色形态与它的身体完全和同,宛如一只巨大的火鸟。

    此时,奇门遁甲阵中响起一个愤怒的声音,“什么人如此大胆,竟然帮朱雀出阵。”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