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镇元大仙的劝说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吕洞宾哈哈一笑,道:“好小,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才几百年不见,你就象脱胎换骨了似的。”

    海龙微笑道:“吕大哥过誉了,只是取巧而已。我还有些同伴,咱们先过去吧。”说着,拉起飘渺,同吕洞宾八人朝孔雀公主的方向飞去。

    海龙发现飘渺的神色有些黯然,不禁问道:“老婆,你怎么了?”

    飘渺勉强一笑,道:“没什么,只是看你杀了那么多人有些不舒服。”

    海龙轻叹一声,道:“你没看到刚才同我交手的黄殛天尊一身邪气么?如果不是我出手,换做别人,恐怕早已经死在他那诡异的刀法之下了。他们曾经杀了我师伯的弟,就算有仙帝指使,想必他们本身心性亦恶。对付恶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以恶制恶。何况我并没有伤害他们的神识,最后要如何处理,还是听师伯的吩咐,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不愿见到过多血腥,以后我尽量注意一些就是。”

    飘渺轻轻的点了点头看着海龙身上绚丽的天极神铠微笑道:“你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件宝贝,一看就不是凡品。”这天极神铠穿在海龙身上,为他增加了积分威武之气,暗蓝色的光芒闪烁,衬托着海龙的身姿,令飘渺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迷人的光彩。

    海龙笑道:“这是师祖赠我之物,名为天极神铠防御力极强,要不是有它在,刚才我恐怕已经受伤了呢。”

    说话间,他们已经回到了金云之上,海龙为八仙一一介绍,吕洞宾不禁问道:“海龙,你在哪里找到的妻?”

    海龙拉着飘渺的手,微笑道:“飘渺当初被我师傅救走了,我到佛界后就遇到了她。我们分别这么多年终于能够见面,实在是幸运啊!”

    铁拐李呵呵笑道:“你小是越来越能了,你现在在仙界中的名气已经快追上你师傅当年的雄威。连仙宫你也敢去捣毁,我们都佩服的很。”

    海龙一楞。道:“你们怎么知道我曾经大闹仙宫呢?说来惭愧,那次我还是被抓住了,如果不是师傅、师伯他们及时出现。恐怕你们就见不到我了。经理了不少波折,我才能够重回仙界。”

    荷仙姑笑道:“仙宫在名义上毕竟是仙界最崇高的地方,那里遭到强烈的破坏,仙界每一个角落都知道了。你现在还有个外号呢。叫毁灭仙君听起来虽然有些别扭。不过同你的行动到也算配的上了。”

    海龙苦笑道:“毁灭仙君?就象我要毁灭自己似的。看来,我现在在仙界是臭名远扬了。只有参加争夺星君的比赛,才能把我这名号改了。”

    吕洞宾扑哧一笑,道:“你嫂说的还保守了。毁灭仙君是我们这边人叫的,在仙宫那边。叫出的可是毁灭魔君的名号呢。”

    海龙无奈道:“吕大哥,你就别嘲笑我了。这里距五庄观不近,现在既然我们同仙宫之间的关系那么紧张。你们为什么还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呢?如果在五庄观附近,相信那黄鼠狼他们也不会如此嚣张的围攻你们吧。”

    一提起黄殛天尊,吕洞宾顿时气往上撞,“那些混蛋狡猾的很。上次杀害我们几个同门之后就隐匿了,水知道会在这里出现伏击我们。要说为什么会到这里来,那就要问你自己了。前几天师傅他老人家收到来自方寸山菩提祖师前辈的仙扎,说方寸山接受了你的提议。准备广收普通仙人为弟,并建议师傅也这么做。当时师傅就觉得这个提议很好。于是就派遣我们和其他门人到五庄观附近招揽弟。我们已经送回两批了,谁知道今天走的远了点,就遇到了那些宵小的攻击。”

    海龙恍然道:“原来如此,师伯的动作真快啊!咱们启程吧,你们太长时间不回去,师伯回着急的。”

    吕洞宾怪异的一笑,瞥了一旁的飘渺一眼,笑道:“你恐怕不是担心师傅着急这么简单吧。”

    海龙脸上一红,知道他指的是影,扭头看了飘渺一眼,没好气的道:“吕大哥,你用不着隐晦什么,我和影的事飘渺都知道的。要是你也想要找一个老婆,小弟到也可以传授你几招,怎么样?”

    吕洞宾显然没想到海龙会倒到一钯,吓了一跳,赶忙向一旁笑吟吟看着自己的荷仙姑结实道:“你可别听他乱说,我可没那个意思。”

    荷仙姑看着吕洞宾着急的样,不禁扑哧一笑,道:“我又不是醋坛,你心里没鬼担心什么?你和海龙一狼一狈,有坏主意也不要牵涉到我。”

    海龙嘿嘿一笑,拍着吕洞宾的肩膀道:“吕大哥,看来,我们只有狼狈为奸了。”

    两天后,五庄观。镇元大仙盘膝坐在蒲团上,听着海龙讲述这些日发生的一切。他最关注的当然是海龙的地府之旅,听完海龙的叙述,不禁满意的点了点头。“地藏王菩萨的脾气怪异的很,没想到会认你为兄弟。这真是意外的惊喜啊!地府兵多将广,地藏王菩萨虽然不会带地府中人帮助我们,但有他的支持总是好的。你所经历的一切比我想象中还要好。下一步你准备怎么办?”

    海龙想了想,道:“师伯,离开佛界时,师傅吩咐我要去圣兽玄武那里一趟,还有,就是参加星君的比试了。”

    镇元大仙微笑道:“不错,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需要的就是在仙界闯出个名头来。你那毁灭魔君的称号实在不怎么好。星君的称号在仙界是地位的象征。我相信,以你现在的势力,荣膺日耀星君绝无问题。现在我五庄观,菩提祖师的灵台方寸山以及原始天尊的三清观都接受了你的提议,已经开始广收门人。我们这样做虽然只是想提升仙界的实力,但仙帝肯定不会这么想的。在最初我同原始天尊联合之时。本打算渐渐淡化仙帝手上的实力,将整个仙界控制住,以便今后对付冥界。但现在看来仙帝并不是真糊涂,他一感受到我们的行动,就立刻拉拢各方势力。从名义上讲,他毕竟是正统。现在仙宫所凝聚的实力已经极为强大。今后必定会给我们带来不小的麻烦。”

    海龙皱眉道:“时间越长,仙宫的实力恐怕就会越强大。师伯,只有五百年冥界就可以毫无避讳的攻过来了。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干脆当机立断。集合所有实力将仙帝从现在的位置拉下来,统一整个仙界。然后再争取尽快恢复元气,以同冥界相抗。”

    镇元大仙摇了摇头,道:“不行,你这办法不可取。我们所掌握的实力虽然比仙帝也多一些。但现在他已经明确得到了火麒麟和水白虎两大圣兽的支持。而风青龙和土玄武只表示在精神上支持我们,他们绝不会与同为圣兽的火麒麟、水白虎动手的。就算我们有佛界的支持,想彻底打垮仙帝,我们的损失会非常大的。我绝不想看到仙界出现生灵涂炭的景象。现在虽然仙宫中经常有人来附近骚扰,但仙帝也不敢过与挑衅。暂时还能维持在一个平衡的阶段。除非有把握能在最少损失的情况下控制仙宫。否则,我绝不同意你这提议。”

    听了镇元大仙的话,海龙冷静了许多。确实,消灭仙宫忌讳很多,毕竟,冥界才是最大的威胁。

    “师伯,那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呢?虽然有种种忌讳,但是,现在仙宫已经动手杀害您门下弟了,难道就这么忍下去么?我抓回来那些神识中有一只自称黄殛天尊的黄鼠狼,我毁了他的肉身,那家伙擅长的法术极为诡异。那是一种充满血腥的刀法,每一式中都带有一个尸字。而且在最后我把他逼得无路可退之时,他突然用出一式怪异的法术,定住了我的身体。幸亏我反应的快,否则必会伤在他刀下。通过他用的最后一式,我判断,那应该就是地藏王菩萨说的除了龙宫风波十二叉之外另一种限制类法术——枯骨刀。现在仙帝连这种拥有邪功的仙人都利用,我们还能再等下去么?”

    听了海龙的话,镇元大仙不禁脸色微变,“枯骨刀?难道无底洞妖法现身仙界了么?那黄殛天尊的神识何在,我要亲自问个清楚。”

    海龙点头道:“在铁拐李大哥那里,您随时可以审问他们。师伯,我还是坚持不能再等下去了。统一仙界才是最好的选择啊!”

    镇元大仙站起身,眼中流露出深邃的光芒,淡然道:“不,虽然仙帝门下有擅长枯骨刀法之人,我们却依然不能轻举妄动。现在我们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不断提升己方的实力,对仙宫产生强大的威慑作用,令仙帝不敢向我们动手,一直维持到五百年后。海龙,你没发现么?仙帝在有我们这个威胁后,仙宫的实力增长极快,而为了与其对抗,我方的实力也在不断增强着,尤其是这次开始收普通仙人入门,更是可以在短时间内壮大我方势力。这样两者对抗下去并不是坏事。或许,五百年后,仙界能前所未有的强大起来,虽然分成两股互不所属,但是,当冥界来攻时,仙帝就算再恨我们,也只有同抗外敌一个选择,那时再有佛界的帮助,我们很大可能会抵挡住冥界的攻击。我知道,你对仙帝有先入为主的恶感。但我希望你能从大局出发,只要仙帝不主动来招惹你,你不可以去找仙宫的麻烦。”

    海龙摇了摇头,轻叹道:“师伯,我确实对仙帝没什么好感,但我现在一点也没有想找他麻烦的意思。飘渺平安的回到我身边,我已经别无所求了。您放心,我绝对不会主动去招惹仙帝,只会带着飘渺和影在仙界四处游历。”

    镇元大仙的脸色微沉,叹息道:“海龙,一直以来你都令我和你师傅很满意。但有一点却会对你影响很大。你的情孽太重了。爱情是一种奇妙的东西,在爱情中,往往痛苦多于快乐。如果你只有飘渺一个妻,那还不算什么。但是,你还有影,还有在冥界的天琴。甚至还有其他喜欢你的人。如果你始终纠缠在这个爱情的旋涡之中,最后的结局只会是一事无成。或许,你认为现在自己的实力已经很强了。不错,我承认,你的修为同我与悟空相比也差不了多少。但是,我们对你的期望却不仅止于此。我们全力培养你,是为了培养出一个能够站在仙界最顶端的强者。一个能同如来佛祖和冥帝抗衡的强者。只有在这样的强者带领下,仙界才能真正的屹立于六界之中。佛界你已经去过了,那里的情况我相信你也能大概了解。悟空、燃灯佛祖、众位菩萨,哪一个不是拥有大神通者?仙界整体实力加起来还不足佛界的一半。可是,仙界却要比佛界大的多,之所以会有如此情况,就是因为仙界没有一个强者来领导,始终犹如一盘散沙一般。”

    看着镇元大仙不再平静的面庞,听着他每一句如同晨钟暮鼓般的话语,海龙内心充满了震撼,他终于明白镇元大仙为什么会全力培养自己了。他的目标竟然如此远大,仙界的最强者,这又谈何容易呢?自己真的值得他们如此期待么?

    镇元大仙深吸口气,接着道:“海龙,最开始时,我们对你的期望并没有这么高。但是,当你成功的获得了混沌之气后,我们就已经为你定下了现今的目标,混沌之气有多么神奇,我相信你的体会会比我们更加深刻,我们以前曾经努力过,希望能制造出一个仙界最强者,但是我们失败了,那个人没有修炼成混沌之气,他就是仙帝。虽然他也拥有大神通境界的修为,但是,却远没有达到我们的目标。其实你同仙帝很像,你们都是至阳之体,都很重视感情,但你和他不同的是,他已经堕落了,当初对王母姐妹的爱变成了现在对女色的贪婪,所以在仙帝一事上我们输了,输的很彻底。当你成功的拥有混沌之气时,最兴奋的不是你师傅,而是我和元始天尊,因为,你给仙界带来了新的希望。你向前走的每一步都那么扎实。其实,我知道,你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实力,有很大原因是为了缥缈。如果没有那股执念推动这你,或许,你不会有今天。但是你现在却逐渐走上先帝当初的那条老路。当初得他就像现在的你一样吸引女孩喜欢。我们都绝不希望你成为第二个先帝。爱,是高尚得,但当爱变成贪欲,就是最恶的。所以,我要告诉你,为了整个仙界,我们不得不让你做出牺牲。”

    海龙摇了摇头,道:“师伯,我不明白,你们想让我牺牲什么呢?现在一切都没有发生,我不能向您保证什么,但是,您觉得我真的同仙帝一样么?我相信自己,又能把持住的能力。”镇元大仙拿他同仙帝相比。不禁令海龙升起一丝反驳的念头。

    镇元大仙点头道:“我也相信你能把持住自己,你的心智坚毅,比当年的仙帝要强。所以,我们并不怕你能作出什么错事。我们怕得,是所有心血付诸东流。如果你只能停留在现在的修为上,回令我们大失所望的。你的潜力,绝不只是这样。你还有很大的可提升空间。”

    海龙深吸口气。冷静得道:“师伯,您想让我怎样做就直说吧。弟一定听您吩咐行事。”

    镇远大仙似乎等的就是海龙这句话,微微一笑。道:“我刚才说了,需要你做出一些牺牲。这牺牲就是,在你成为真正的强者之前,远离你的妻还有爱慕你的那些女性仙人。将全部心力都投放在修炼之中。只有全心全意的修炼,你才能有所成就。你什么时候成为真正的仙界最强者。我们就会认你为新的仙界之主,那时,就算仙帝想对抗,也是不可能的。一个真正强者的号召力是你现在无法想象的。那时,你将在仙界中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我听悟空说过,你当初在人界修炼时曾经有个愿望,似乎是唯我独仙吧。如果你能成为真正地强者。这个愿望就实现了。最强的仙人,惟你独尊、惟你独仙。”

    海龙的脸色瞬间变成了惨白色,身体微微有些颤抖,“师伯。真的要如此做么?让影和缥缈跟在我身边吧。我保证会刻苦修炼的。”

    镇元大仙摇了摇头,道:“孩,仙界现在的情况你应该明白。不使我们要逼你,而是形势所迫。不论是我还是元始天尊,我们的修为都很难在进一步了。你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为了整个仙界,我希望你能作出这样的牺牲。只要你成为仙界的最强者,你就算娶一百个老婆我们也绝不干涉。但是,现在我要求你,也请求你,暂时斩断情丝。”

    海龙的目光有些空洞,各种混乱的思绪不断在脑海中充斥着,他同缥缈刚刚见面,到了五庄观后连影还没有见到,让他离开自己最爱的人,他实在不甘心啊!他虽然可望强大的实力,但与实力相比,他更希望同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

    镇远大仙的声音柔和了许多,海龙,这需要你自己抉择。如果你自身不愿意,就算同缥缈他们分开了,你也无法专心修炼。如果你最後选择同缥缈他们在一起的话,你就带着他们走吧。仙界广阔,总有你们栖身得地方,不要在参加到任何分征中了。如果你同意我的提议,那我给你一年的时间,让你同你的妻还有朋友们相聚。一年之后,你直接去参加星君大赛,然后踏上修炼之旅。如何选择,你自己决定吧。”

    海龙眼中金光大方,他猛得抬起头,沉声道:”师伯,我愿意接受您的安排。一年后,参加星君大赛。我只希望,在我离开之后您能护得缥缈和影周全。不要让他们受到丝毫伤害。只有这样,我才能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炼中。”

    镇元大仙严重流露出一丝惊讶的光芒,在他说出刚才那番话之后,自己心里都没底,他知道海龙是极重感情之人,让他离开自己的妻是非常困难的。但却万万没有想到,海龙竟然没有犹豫多会儿就答应了,“海龙,你真得肯离开自己的妻、朋友独自修炼么?”

    海龙坚定的点了点头,道:“师伯,我作出的承诺就绝不会受回。但我也想让您向我承诺,在我去修炼之时,必须要保证缥缈和影的安全。”

    镇元大仙哈哈一笑,喜道:“好,一言为定。如果缥缈和影在五庄观中有任何损伤,师伯就自己取消这镇元大仙的名号。”

    海龙轻叹一声,道:“师伯,那我先出去了。在这一年之内,我希望能过平淡的生活,您就让我同缥缈和影住在八卦桥的后荷花池吧。”

    镇元大仙显然心情极好,点头答应了海龙的要求。海龙从镇元大仙的密室中出来,感觉心头一片沉重。他之所以突然答应了镇远大仙的要求,是因为自己想明了一件事。其实,他并不能抛起自己的感情,之所以在短时间内答应镇元大仙,依然是出于感情。在那一刻,海龙突然想起了天琴,想起了天琴的身份。冥帝曾经对他说过,天琴今后将继承冥帝之位,成为冥界新的统治者,在修为上就绝对不会弱于冥帝,否则,他也就失去统治得能力了。冥界和仙界的战争几乎是不可避免地。到时候有什么变数谁能说得清,想重新同天琴在一起,自己就必须拥有更为强大的力量才行。而且,在那一刻,海龙也想出了解决缥缈、影思念自己的办法。他决定,为了能和三位妻在一起,自己就算受再多苦也要忍耐下去。何况,想要真正保护自己妻,变得强大是唯一的办法。

    刚走出后殿大门,海龙就听到缥缈兴奋的声音,“龙,你快来看,这都是谁。”

    海龙愣了一下,勉强收起脸上愁容,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他首先看到得就是飘渺,当他看到跟在飘渺身后的人时,不由的愣住了。那些,都是他他熟悉的人了。为首的和然是当年第一个升仙的接天道尊。在他身后,跟着至云道尊、登仙道尊、天石道尊、无机道尊、止水道尊。两条白色的身影闪电般扑了上来,海龙下意识的张开双臂,那两道白色身影如同乳燕投怀一般钻进了他的怀抱。看到这两人的出现,海龙的心终于震撼了,因为,他们正是玉华和玉萍。二女变得比以前更加漂亮了,全身仙气缭绕,热泪盈眶地看着自己,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海龙突然明白过来,怪不得师伯说自己情孽太重,原来玉华她们就在五庄观之中啊!

    止水忍不住飘身上前,幽怨的看着海龙,道:“你骗得我们好苦,上次明明帮我们度劫升仙,却不肯表明身分。不过,你现在的样可比以前英俊的多了。”说完,她不禁笑了。

    海龙苦笑道:“师姐,我有我的苦衷啊!你们怎么都到五庄观来了。咱们连云宗真是人才辈出,居然有这么多人都升仙了。”

    接天微笑上前,道:“海龙,刚才我们听飘渺说,你现在法力修为已经达到了极高境界,看来,我连云宗中最有成就的还是你啊!师傅他老人家命人把我们都带来这里的。我们现在都已经是五庄观弟了。”

    海龙突然在众人背后看到一个有些孤寂的窈窕身影,全身一震,劝慰着将玉华姐妹扶起来,身形一闪,来到了众人身后,拉起那孤寂身影的小手,有些忐忑地问道:“影,你还好么?”是的,这躲在最后面的正是影。得知海龙归来,他又怎么能不来呢?

    影勉强一笑,道:“我很好,在这里生活清净,也不会有人来管束我什么。”

    海龙将影拉入怀中,柔声道:“影,你怎么了?我知道,这次离开的时间实在太长了。但我确实经历了许多波折。别生我气,好么?”

    众人都围拢过来,海龙抬头看着飘渺,看着止水、玉华、玉萍,他突然明白为什么镇远大仙会说感情影响修炼了。如果始终同众女在一起,单是其中的关系,就够自己处理的,还谈和修炼。看着他们各不相同的目光,海龙不由得求助似的看向飘渺。在她们中,毕竟只有飘渺和影同自己确立了关系,此时此刻,实不宜多接触感情。

    飘渺看到海龙的目光,自然明白他心中所想,凑到海龙身旁,向玉华道:“你们两个也升仙了,那现在连云宗由谁来当宗主呢?”

    玉华愣了一下,从刚见海龙时的惊喜中清醒过来,道:“现在的宗主就是海龙的弟后天妹妹。后天妹妹虽然修炼时日不久,还不足千年。但对本门法术的领悟比任何人都要强。已经突破不坠境界了。或许,再有百年之后,她也能成功升入仙界了。”

    听玉华提起后天,海龙心中一动,微笑道:“后天的碧玉弓现在应该可以熟练运用了吧。后羿一族的传承应该会随着她自身的不断强大而显现出来。说实话,我这个师傅实在不合格,都没帮过她什么。”

    玉华看着海龙,道:“海龙大哥,后天也非常想念你呢。她用碧玉弓射出的箭,威力非常强大,即使我们即将升仙之时,也无法接下一箭,简直比天劫的威力还要强大。如果不是她得帮助,以我和玉萍的修为,想度劫恐怕还要受不少苦呢。”

    至云道尊眼含深意的看了海龙一眼,道:“咱们都回去吧,海龙刚回来,也需要休息一会儿了。”说着,拉着依依不舍得玉华姐妹率先离开。其余众人相继离去,最后只剩下飘渺和影。海龙明显松了口气,道:“没想到大家都在五庄观中。刚才真是下了我一跳。”

    飘渺苦笑道:“海龙,你准备怎么处理玉华姐妹和止水师妹的事?刚才至云师姐还问我你能不能接受玉华她们呢,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海龙也同样流露出一丝苦笑,“感情的事情是勉强不得的。我有了你、天琴和影已经足够了。我也曾尝试着去接受玉华她们,但我实在做不到。在我心中,只把她们当成妹妹看待。至于止水师姐,我就更不知道该入何处理了。你们帮我想想办法吧。”

    影原本冰冷的身体此时已经温暖了许多,微微一笑,道:“其实容易得很,你只要跟她们说清楚不就行了,所谓长痛不如短痛。拖得越长,她们也就会越痛苦。还有一个办法更简单,你干脆全都接受了她们,你和她们都相处过不短的时间,怎么也有些感情基础。他们都成为你的妻后,感情再慢慢培养也不是不行。何况,你现在一走就是几百年,实在不行来一个一走了之,也没人能拦的住你。”

    海龙知道影仍然在生自己得气,赶忙赔笑道:“我真不是故意要离开这么多年的。实在是身不由己啊!你知道么?我再回来之前,是刚从地府中出来的。”当下,他将自己当初离开五庄观后如何与梦云一同掉入妖界,后来如何大闹仙宫,以及如何进入地府中学习神#人#鬼的过程完整的说了一遍。影越听越惊,当他听到海龙形容地府十八层地狱中的种种恐怖景象时,不禁搂紧了海龙。别说是她,就连听过一切的飘渺,再听海龙讲述时,也不禁一阵胆战心惊。“……,所以说,我没能及时赶回来确实是有原因的,你就原谅我吧。”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