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惊现火麒麟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孔雀公主摇了摇头,道:“不,不是的。那玄武非常聪明,叔叔取出双色冰刀时就意识到了不好,用出了自己最强大的仙法强功。叔叔一边与他对功,一边用出了断刃。但那玄武的法力似乎瞬间迸发了,断刃产生的绝大部分利刃都被庞大的法力卷飞了。只有一道微小的碎刃在他背后的甲壳上留下了一道痕迹。玄武的甲壳想必你们都知道,那拥有着多么强大的防御啊!但是,就是那一丝痕迹,却夺走了玄武的生命。”

    海龙四人同时惊呼出声,海龙道:“这怎么可能?一般剧毒不是只有见血后才会产生作用吗?”

    孔雀公主叹息道:“但我弄出的这种东西却并不是一般剧毒,他所拥有的腐蚀性是那么的可怕。几乎只是几次呼吸的工夫,那玄武背上的甲壳就完全被腐蚀的消失了,他的身体刚一接触到剧毒,所有功力再也无法用出,立刻就化为脓水,死于非命。海龙,你想想,如果叔叔在同你战斗时用出断刃,你能有绝对把握不被破碎的双色冰刀沾上一丝吗?恐怕没有吧。或许,只有你师傅齐天大圣的金刚不坏之体才能不惧怕这种毒素,双色兵刀现在还有三把,叔叔一直让我多炼制出一些,我始终在推脱,或许,这也是他想让我嫁给天诛的原因,如果天诛娶了我,他们也就能更好的利用我的能力了。以后如果你们再遇到双色冰刀时,千万要小心,一旦被冰刀上的剧毒沾染,要有壮士割腕的决心。”

    莲舒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如此歹毒的法器。确实不应该研制出来啊!罪过,罪过。”

    孔雀公主惊讶的看着莲舒,道:“你是佛界中人吗?带发修行的佛界中人还真是很少见。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双色冰刀还有三柄,等见到丁满和鳗鱼两位大哥时,让他们先销毁了再说,至于叔叔手里那柄,也只能日后再想办法了。其实。我们雪山派还有一种霸道地仙法名为天魔解体**,是用来拼命的,一旦使用,自己必死,如果成功。敌人也必然会死。实在疯狂之极,不过,如果对修为比自己高的多的人使用。成功可能性是极低的。这种仙法没有双色冰刀可怕,毕竟,没有谁愿意舍去自己的生命。”

    海龙道:“孔雀,你们雪山派的仙法确实霸道。怪不得能在仙界中据一席之地。我们走吧,还要请你带路了。”

    孔雀扭头向大鹏明王消失的方向看去,喃喃地道:“叔叔,你竟然如此对我,至孔雀的幸福于不顾,今后,孔雀不会再为雪山出力了。”泪水顺脸旁滑落。深吸口气,她压制着内心的伤感,猛然回头,身上彩衣飘飘,带着海龙四人朝另一个方向飞去。

    海龙将自己的金云扩大,乘托着众人,道:“孔雀,你不用飞行,只需要把方位告诉我就可以了。”

    孔雀回首道:“不用,我还是自己飞吧,我们雪山派最擅长的就是飞行,你不要忘记,我是一只会飞地孔雀。”

    海龙用意念控制着金云跟随孔雀公主前进,孔雀公主告诉他们,大雪山距离五庄观极远,而且现在五庄观同仙宫距离不远现在关系又紧张,所以必须小心行事。海龙现在到不是找麻烦的时候。只要可以躲着点,应该不会起什么冲突。飘渺回到自己身边,海龙对仙帝地恨已经淡化了许多。他现在只想遨游于仙界之中,多增长一些见闻而已。

    “我累了,休息一会儿。”经过一段长时间的飞行,孔雀公主修为并不很高,返回到海龙的金云上坐了下来。

    小机灵取笑道:“先前你不是还说自己是会飞的孔雀,最擅长飞行地吗?”

    孔雀公主笑道:“小猴,你长的好可爱啊!就算是鸟,也要有休息的时间嘛。海龙,你老这么飞行难道不累么,还带着这么多人。我们到下面去休息休息。这里应该是仙界中一片较大地空旷之地,有名的方寸山应该就在离此不远处。”

    海龙一楞,道:“方寸山,我怎么没看到?”他疑惑的向下看去。

    孔雀公主扑哧一笑,道:“你在云头上怎么能看到,方寸山在下面啊!你不会是以为仙界全都在云朵上吧。”

    海龙惊讶的道:“难道不是那样么?五庄观、仙宫不都是在天空悬浮地么?”

    孔雀公主做出一个要晕倒似的样,笑道:“当然不是了。仙界和人界区别并不是很大,只是拥有仙灵之气而已。只有一些圣地才会在半空中悬浮,其余的都在地面上。像我们大雪山就在地面,你们见到我时,正好就在大雪山上空。只是天空中仙云缭绕,很难看到地面的景象而已。我记得丁满大哥说过,你是从人界中来的,看样,你对仙界真是一点都不了解啊!”

    海龙苦笑道:“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在仙界中遇到的仙人不多呢?仙界竟然也有地面的。那咱们下去休息一下,你也顺便带我们看看。”

    在孔雀公主的指引下,海龙才明白,仙界分地上和地面两部分,其中由厚达数百丈的仙云阻隔。只有修为高深的仙人才能破除仙云在天上任意行动,而普通的仙人们则都在地面上生活,除了拥有仙力以外,同凡人并没有太多的不同之处。

    在混沌之气的包裹下,海龙带着众人穿云破雾而出,刚从云雾中钻出来,海龙。飘渺。莲舒和小机灵顿时被眼前的美景所震慑。放眼望去,这是一个五彩的世界,万米之下,山川河流交错纵横,却没有丝毫人为的痕迹,每一条河流都是那么清澈。每一座高山都被绿色所覆盖,一道道彩虹横跨天际,光芒掠过之处,尽是动人的美景。”

    孔雀公主微笑道:“其实,这才可以说是真正的仙界。海龙你以前所认知地仙界,都是仙界中最受人尊敬的地方。譬如像五庄观,那可是所有仙人梦寐以求的地方啊!在这普通的仙界之中,别说你拥有的神通,就算是我和飘渺。莲舒都算的上是高手了。普通的仙人,仙力是很低的。其实,仙人地数量并不少,只是修为高深者无法和冥界的数量相比而已。你们看,那不是有一个小村落么?普通仙人都是以最原始的村落形态聚居的。一般村落由数十、上百名仙人组成。在仙界吃喝可以说是奢侈的享受,一般来说,他们都会刻苦修炼。争取提高自身地修为。待会儿如果遇到普通仙人,你们最好隐藏一些自己的实力,否则被他们发现,恐怕会争先恐后的拜你们为师了。”

    海龙顺着孔雀公主所指地方向看去。果然在他们正下方不远处,几十间木头搭盖而成的简易小屋在河畔而立。小河上水气弥漫,洞洞之声听在耳中充满了生机。海龙也很好奇这仙界的普通仙人是什么样,摇身一晃,变成自己以前的模样。体内混沌之气进入虚无状态,像普通人一般。飘渺。莲舒和孔雀也分别将自己地容貌变得普通了,只是他们并没有海龙那样的神通,容貌虽改变少许,但气质却没有太大变化。

    孔雀公主扭头看向风虎和小机灵,道:“你们的样容易引起普通仙人地惊讶,变成人形吧。”

    小机灵嘿嘿一笑,摇身一晃,顿时变成一名英俊的青年,而风虎则变成了一名中年人。他们这种变化同海龙的变化不同,幻化成人形只能变成这一种,不像海龙可以随心所欲的变化。海龙按落云头,一行六人飘然落于河畔之上。刚一到这里,他就感觉到周围有淡淡地法力波动,似乎是一个威力很弱的绝对空间。心中一动,道:“看来,这里的仙人们应该已经发现我们了。”

    果然,离他们最近的一间木屋房门打开,还没见人,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各位仙友从何而来啊!”一名身穿儒衣的青年从房间中走了出来,在眉心处有一个淡蓝色的光影。确如孔雀公主所说,这普通仙人的修为还不如刚升入仙界不久的小机灵。

    孔雀公主微微一笑,道:“仙友请了,我们从西而来,正要往东去,路过贵地,只想休息一会儿而已。”

    青年看向孔雀公主,眼中一亮,道:“这位仙友气质凝然,想必仙力已经突破升仙后期的境界了吧。”

    在他说话的工夫,其他木屋中也陆续走出几十位仙人,这些仙人从表面看去,都是二,三十岁的青年人。有男有女,大概是长时间没有见到陌生的仙人,他们都显得很热情,纷纷拿出一些水果款待海龙六人。

    最先出现的那名仙人微笑道:“在下名东升,还未请教各位仙友高姓。这是要到东边什么地方去啊!”

    海龙暗想,既然已经离方寸山不远,索性就去拜访一下菩提祖师吧,毕竟从辈份上看,菩提祖师是自己的师祖,过门而不入总是不好的。微笑道:“在下海龙,这些都是我的朋友,我们此来是想去灵台方寸山求道的。不知距此还有多远?”

    东升眼中流露出一丝恭敬的神色,道:“原来各位是要到灵台去拜见老神仙,从这里向东飞几十里就进入灵台方寸山境内。只是老神仙一向不见外人,各位此行落空的可能性比较大啊!我和这里的仙友们都是仰慕老神仙威名才聚修炼的,就是希望能有机会加入灵台方寸山一脉。只是始终未得其门入啊!如果能有老神仙指点,或许就能早日突破天一境界,升为大罗金仙吧。”说到这里,他也不禁流露出向往的目光。

    突然,一声咆哮从不远处响起,所有在场仙人都流露出一丝惊恐的神色,朝声音响起的方向看去。风虎眼中也流露出一丝惊慌。

    海龙站了起来,向东升问道:“这是什么声音?难道有仙兽在附近不成?”

    东生哭笑道:“确实是仙兽,而且是非常强大的仙兽,不久前,这只仙兽来到附近,在不远处停留,而且隔三叉五的就会到我们这边来骚扰,在这附近有一片我们种植的仙果,每次他来,都要吃掉大半才甘心。仙果虽然生长的快,但却是我们修炼的必需品啊!没有仙果,我们的进度就更慢了。”咆哮声再响起,这次却近了许多。

    海龙疑惑的看向孔雀公主,道:“仙人们不是都喜欢降伏仙兽为自己的坐骑么?为什么会有仙兽在仙人居住的地方生活?”

    孔雀公主摇了摇头,皱眉道:“我也不知道。或许,是因为这头仙兽修为太强大吧。东升仙友,你们距离方寸山那么近,没向他们求助么?”

    东升苦笑道:“像我们这种小仙,又怎么敢麻烦老神仙他们呢?而且那仙兽非常狡猾,我们只要有离开这里的意思,他就会前来阻拦,现在,我们到成了给他种植仙果的仆人了。你们还是赶快走吧,要不被它看到,恐怕想走都难了。”

    海龙冷哼一声,道:“不,我们不走,我到想看看,是什么样的仙兽居然敢在仙界如此肆虐。得到你们的款待,也应该为你们做些事。”

    一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这仙人小村不远处,海龙定晴看去,居然是一头全身火光闪烁的巨大怪兽,这怪兽的形态看上去非常熟悉,海龙心中一动,惊讶的道:“火麒麟,难道它是麒麟一族的么?”确实,这怪兽的形态同火湫至少有几分相似,从远处看去,身体比火湫还要大上几分,身上的火光虽威,但奇异的是所过之地,却并没有任何东西燃烧。

    巨大的麒麟一个飞跃,重重的落在仙人们不远处,低沉的声音响起,“仙果差不多又成熟了吧,取来给我。”

    海龙飘身而起,沉声道:“孽障,是谁允许你搅乱仙人们的生活的?”

    那麒麟惊讶的看向海龙,心头一颤,在海龙的威压下不禁向后退了几步,“你是什么人?竟然敢来管我的闲事。”

    从空中向下看,这麒麟的样更加清楚了,海龙几乎可以断定对方的身份,“你不管我是什么人,难道麒麟一族已经沦落到你这样吗?”

    火麒麟全身一震,身上的鳞甲片片竖立,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怒吼,大口张开,一个硕大的火球向海龙喷吐而来。

    空气仿佛都燃烧了似的,火球所过之处,荡起水样波纹。海龙心头一凛,他发现,这头火麒麟的修为竟然比自己在妖界见到的火湫还要强大许多,不敢怠慢,身体瞬间前冲,硬生生的撞入火球之中。就连太上老君八卦炼丹炉中的九天九昧真火都无法将他炼化,麒麟圣火虽然霸道,但还不足以伤害到海龙的身体,光影一透而过,火球在混沌之气的吸收下消失了。如果不是怕伤到下面的仙人们。海龙完全可以把这火球反震而回。右臂骤然涨大,轻飘飘地一掌拍出,一个淡红色的掌影在空中不断的涨大,重重的拍在那火麒麟的身上。

    轰然一声巨响,在仙人们的注视下,海龙这一掌竟然将火麒麟拍的深陷地面之中。身上的火光减落了许多。海龙飘身而下,手中的金光闪烁,金箍棒已经顶在火麒麟的大头上,在混沌之气的作用下,压迫这火麒麟无法挣脱。

    火麒麟拼命的挣扎着,奈何金箍棒上万斤的重量在混沌之气的作用下增强了十倍不止。它的身体已经被海龙的意念力锁死,没有丝毫挣脱的可能。“你到底是什么人?是白虎王那混蛋让你来对付我的吗?”火麒麟愤怒的咆哮声令海龙一楞,心念电转之下,不由的收回了金箍棒。

    火麒麟挣扎着从地面上爬了起来,他也知道同海龙根本无法对抗,只能愤怒的咆哮着,身体周围的火力不稳的波动着。

    海龙淡然道:“麒麟一族向来与水白虎交好,你为什么会认为我是白虎王派来对付你的?”

    火麒麟不屑的哼了一声,“呸!谁和那些卑鄙小人交好。我们伟大的麒麟一族毁就毁在那小人手中了。可惜我的修为不够。否则必让水白虎那小人灰飞淹灭。”淡淡的火光不断向他头上分叉的长角上集中着,他那双巨大的红目紧盯着海龙,似乎惟恐他会再出手似的。

    海龙飘身到火麒麟面前,道:“你用不着积蓄力量了,一切火属性法力对我来说都没有任何作用。照你所说。你应该不是现在麒麟一族的族人吧。”混沌之气瞬间膨胀为一个巨大的绝对空间,将海龙和火麒麟完全笼罩在内,使声音无法外传,在这巨大的绝对空间内,火麒麟只觉得自己全身一阵虚弱,刚刚凝聚的法力瞬间消散了,身上仅寸的法力只够站直身体而已。他当然不明白,这是海龙以自己的混沌之气学着当初变异人长老们所用的虚弱空间构成的绝对空间。在这里面,除非修为在海龙之上,否则法力多少全都在海龙的控制之中。

    海龙看着火麒麟惊讶的目光,追问道:“回答我的问题。”火麒麟怒哼一声,道:“不是又怎么样?我才不屑与那些变节小人为伍。”

    此时海龙已经完全肯定,面前的火麒麟恐怕是当年火麒麟异变时忠于火湫父母的属下了。脸上的神色柔和了一些,海龙微笑道:“既然如此,那你不想把那些卑鄙小人消灭,让火麒麟一族重新站起来么?当年的仇恨,难道你都忘记了?”

    火麒麟全身大震,惊骇的看者海龙,失声道:“你是什么人?你怎么知道我们麒麟一族的事?”

    海龙道:“我不光知道这些,我还知道,当年的少主并没有死,她只是流落在人间而已,她是我的朋友,希望你能明示身份。”

    “没有死,没有死。真的,你说的是真的么?”火麒麟变得无比激动,巨大的眼眸中流露出一层水雾。

    海龙淡然道:“你应该知道自己修为同我相比如何,如果我想对你不利,根本没需要骗你的必要,你们麒麟族的少主应该名叫火湫吧。”

    “对,对,少主就是火湫啊!你快告诉我她在哪里。你快告诉我。只要有少主在,我们圣火麒麟就有重振雄风的可能啊!”

    海龙道:“告诉你火湫在哪里当然可以,不过,你先要告诉我你在当初麒麟族的身份,否则,我怎么能确定你不是水白虎的同伙呢?”

    火麒麟黯然道:“如果我是水白虎的同伙,能沦落到现在这种躲躲藏藏的地步么?我叫火界,当初的麒麟王是我的兄长。在那次异变的大战中,我被白虎王打成重伤从天上落了下来,白虎王急于对付大哥,没来得及收拾我,这才逃得一命。上仙,你在什么地方见过我家少主火湫。”

    海龙微笑道:“原来是这样,那这么说,你还是火湫的叔叔了。当初,我是在人界见到火湫大姐的。她把你们麒麟族的事告诉了我,现在,她正在和我的妻在一个地方历练,准备修为强大后再回到仙界找水白虎和那些叛徒报仇。火界,你愿意帮助她吗?”

    火界激动道:“你这是什么话。帮少主扫平叛徒,重振我圣火麒麟的雄风是应尽的责任,也是必须的义务。我盼这一天不知道多久了。”

    海龙颔首道:“这样就好办了。虽然火湫大姐不在,但她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叫海龙,今后你们讨伐叛徒时,一定会助一臂之力。你是火湫的叔叔,我今后就称呼你为火界叔叔吧。当年那一战,想必你们不少族人都流落在仙界中吧。火界叔叔,您能联系到他们么?想要重振麒麟一族,单是你和火湫,显然是不够的。”

    火界道:“当然有联系了,只是我们的力量不够,又没有少主的消息,为了不让白虎王那混蛋发现,一直隐居于仙界各地,而且还要经常换住处,我们之间都有各自的联络方法。火属性仙兽在仙界中是最多的。如果不尽快平定当初的叛乱,恐怕其他强大的火属性仙兽会觊觎圣兽的位置。海龙,你能不能尽快找到我们少主来呢?”

    海龙心中苦笑,火湫现在在冥界,自己如何去找,但嘴上自然不能那么说。点头道:“我尽力吧。火界叔叔,这样好了,你尽快联络各地火麒麟族人。然后聚集到镇元大仙的五庄观去。镇元大仙是我的师伯。有他老人家照顾,就算是白虎王,也绝不敢轻易冒犯。等火湫姐姐回来,咱们就可以找叛徒们算帐了。”

    听到镇元大仙四字。火界眼中一亮,他当然知道镇远大仙在仙界中代表着什么,而且面前这自陈为火湫朋友的海龙,修为也足够强大,有他们的帮忙,向叛徒复仇之事就真的有希望了。凝重的点了点头,道:“那好,就次说定。我尽快去联系族人,最迟一年,一定会赶往五庄观汇合。谢谢你对我们火麒麟一族的帮助,他日如能光复,我们定不会忘记你的恩情。”

    光芒收敛,海龙解开了绝对空间,火界的法力瞬间恢复,他向海龙大头连点,飞身而起,朝东方飞去。

    海龙飘身落到目瞪口呆的众仙人身前,微笑道:“大家以后不会再受到那仙兽迫害了。实在不好意思,它是我的朋友,也有自己的难处。”

    东升看看周围的众仙人,一共二十多人突然同时跪到在地,恭敬的道:“请上仙收我等为徒。”

    海龙一楞,扭头看向孔雀公主,只见她掩口而笑,道:“谁让你刚才显露出那么强**力的。你要是愿意,就收了这些徒弟也没什么。”

    海龙大袖一挥,将以东升为首的仙人们托起,苦笑道:“我志在游历四方,实在没工夫收徒,各位仙友何必如此呢?”

    东升真挚道:“上仙,我们这些人集中在一起只有一个目的,就是相互切磋,共同修炼,期望能获得更大的神通,您就收下我们吧。”

    小机灵摇身一晃,现出本来形态,唏唏笑道:“海龙,你就收他们为徒吧,我也可以混个师叔当当。”

    海龙瞪了它一眼,道:“你这么想当长辈,你为什么自己不收徒。”小机灵耸耸肩头,道:“我修为差啊,谁肯拜我为师?”

    海龙无奈地摇摇头,道:“东升,我的法术不适合你们修炼,如果你么愿意我到可以指点你们一些。至于拜师我看就不必了吧。”

    东升眼看海龙口风稍放,赶忙道:“多谢师傅成全。”如果不是有海龙法力控制着,恐怕他就要再跪下去了。周围的其他仙人们流露出恭敬的神色。海龙心道,这不是赶鸭上架么?收徒就收徒吧。自己在仙界也太孤单了。想到这里,他也没有反驳,道:“我不能在这里停留时间太长,我看就这样好了。你们随我上灵台方寸山。按辈分来算,菩提祖师他老人家是我师祖,我去请求方寸山收留你们,你们就在那里修炼吧,有方寸山仙长们的指点,我想,你们的修为进度也会加快许多。

    仙人们恭敬的道:“多谢师傅。”在东升的带领下,众仙人高飞而起,朝灵台方寸山方向飞去。一边飞行,海龙收的这些徒弟们一一报上自己的名字。海龙通过混沌之气发现,这些仙人们本身的资质不错,只是修炼方法有些谬误,所以才会造成进度缓慢。但他们对于修炼却都有着一颗执着的心。有了这份了解,海龙对收这些徒弟,心中也就宽慰的多了。

    几十里的距离对于仙人们说,转瞬即到,方寸山并不高,似乎只有千余米而已,山间云雾缭绕,海龙用神识感知,清晰的发现,在方寸山周围有着一圈如同阵法般的禁制,法力波荡柔和,似乎只是为了阻挡外人误入而已。为了表示对菩提祖师的尊敬,海龙命众人在禁制外围落下地面。周围地势崎岖不平,但仙灵之气却要比先前东升他们修炼的地方浓郁的多了。

    海龙闭上眼睛,感受着面前禁制的距离,飘身上前,一掌向禁制按去。一面柔韧的气墙挡住了他的手掌。海龙微微用力,将气墙向内按去,他并没有破坏,手上法力一发即收。然后飘身退回到众人深边,微笑道:“不久应该就会有人来了。”

    东升等人见识到海龙的神通后对他极为敬服,此时已经没有了刚见到他时那随意的形态,恭敬的站立在一旁。果然,在海龙的法力刺激下,一会儿的工夫,两团光从方寸山顶亮起,光云飘然而落,那是两名身穿道袍的年轻道士。两人看到众多仙人不禁一楞,飘落地面,从禁制中走了出来,其中一人稽首道:“各位仙友,不知所为何来?”

    海龙打量了这道士几眼,发现此人身材挺拔,全身仙气缭绕,显然修为不弱,而且眉宇间一片平和,并没有丝毫骄矜之气,不由好感顿生,微笑道:“仙长请了,我们此来,是拜会菩提祖师的。还要麻烦您通传一声。”

    道士微笑道:“贫道慧琉,这位是我师弟慧纲,师祖他老人家已经多年不见外客,实在不好意思,各位仙友请回吧。”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