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战 大鹏明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道:“此话怎讲?”

    孔雀公主眼中寒光闪烁,道:“那个混蛋为了得到我不惜破釜沉舟。”说到这里,她俏脸一红,声音降低了少许,“我在大雪山中一向与丁满和鳗鱼两位大哥要好。鳗鱼大哥他对我很好,我也很喜欢他,我们大雪山是没有仙界中那种婚娶忌讳的。不久厚,或许我们就会成亲了。而天诛仗着是我叔叔的外甥,一向在本门中横行无忌,也只有两位大哥能够制的了他。每当两位大哥不在时,他就经常来烦我,不过,在大雪山我的地位比他高,他一直也没有太觊觎的举动。”

    飘渺三人围拢过来,小机灵道:“那你怎么不告诉你两位大哥,让他们出面去收拾那个什么天诛?”

    孔雀公主苦笑道:“两位大哥同门中其他师兄弟完全不同。他们太正直了。这种事我能不告诉他们么?但他们感戴我叔叔的授意之德,最多也就是训斥那混蛋几句而已。而天诛表面虽然惧怕,但暗地里却一直纠缠我。他德修为比我高,在大雪山中我有不少支持者,而他也有不少狐朋狗友,虽然他奈何我不得,可我也每办法对付他。就在今天,他终于向我下手了。这些天丁满大哥和鳗鱼都外出了。我本来一直在大雪山,可应叔叔要求,为了寻找制作双色冰刀的材料,我不得不出山一趟。真没想到,那混蛋竟然趁着这机会来抓我,想要……,幸亏遇到你们,狗泽,我的清白恐怕就完了。”说到这里,她的眼圈不禁红了起来。

    小机灵埋怨海龙到:“今天你是怎么了,要是以前的你,遇到像天诛那样的败类,早下狠手了。海龙,我发现你的性格似乎变了。”

    海龙叹息道:“现在仙界乱的很,杀人不难,但如果挑起仙界动荡就不好了。小机灵,你知道么?我已经过了冲动的阶段。那天诛根本算不上什么人物,杀他如同探囊取物一般,如果他还不知悔改的话。早晚我会让他死在我手中。我只是不想同雪山派结下仇恨而已。”

    飘渺微笑道:“你处理的很好啊!别听小机灵乱说。龙,你真的比以前成熟了许多。”

    莲舒看着海龙,她也觉得海龙变了,变得和以前就像两个人似得,他显得深沉了许多。处理事能够圆滑应对,又不失自己得尊严,而且他的修为确实恐怖。刚才那三个仙人任何一个,恐怖都能至自己于死地,而他却轻松得解决了。他真得是以前那个海龙么?

    海龙向孔雀公主道:“公主。事情现在已经发生了,你想怎么做呢?要不,我们直接送你回大雪山吧。只需要你帮我们指点一下前往五庄观的路,如何?”

    孔雀公主坚定的摇了摇头,道:“我现在决不能回去,虽然叔叔很宠爱我,但他也同样宠爱天诛。如果我猜的不错,他现在已经去叔叔那里哭诉了,我可不想在不久之后再给那混蛋任何机会,所以,我就只有暂时离开这里,海龙,既然你认识丁满大哥,能不能麻烦你们也带上我。只有见到丁满或者鳗鱼,我才能安心啊!”

    海龙疑惑的道:“大鹏明王不会那么不通事理吧,他毕竟是一门之长啊!应该知道自己那外甥是怎么样的人。”

    孔雀公主苦笑道:“我那叔叔是个性格执呦的人,一旦呦了先入为主的观念,恐怕会对你们不利的。”

    海龙点了点头,微笑道:“既然公主不嫌弃,愿意跟着我们,那我们就结伴同行吧。说起来,我对你们大雪山也很感兴趣,能不能介绍给我听听。”

    孔雀公主有些紧张的道:“咱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我怕叔叔他会在天诛的挑拨下……”她刚说到这里,海龙脸色微微一变,目光朝远方看去。只见大片的光影正快速朝众人的方向聚拢过来。强大的压迫力传来,修为较低的舒莲和小机灵不由地靠近海龙身旁,进入他的绝对空间后才感觉到舒服了许多。

    孔雀公主花容失色道:“是叔叔和本门几位前辈带门下弟来了,你们快走吧。我不会有事的。要是连累你们就不好了。”

    海龙凛然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公主不必为我们担心,如果大鹏明王真要与我们为难,我接下就是了,飘渺,你护着他们退在后面,一切有我。”

    大片光芒成半圆形围了过来,孔雀公主判断的非常正确,正是天诛吃了亏之后,回去向大鹏明王哭诉,带领大雪山高手前来找海龙报复。

    海龙并没有取出今箍棒,只是站在原地看着对方快速的接近着。凭借他的目力,很容易就看清对方为首之人的样貌,那是一名鹰鼻深目的老者,一身雪白色的长袍随风飘舞,在海龙看到他的时候,他也同时注意到了海龙,眼中厉光一闪,深邃的眼眸变成了碧绿色,看上去极为慑人。在老者左边飞行的,正是天诛,右边则是2名老者。那2名老者的装束都很奇怪,一名头顶光秃秃的,之在周围有些头发,另一名鼻很厂,还长者一双巨大的招风耳,看上去极为怪异。

    孔雀公主急道:“坏了,叔叔和两位护法长老都来了,这回想走也走不了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海龙微笑道:“公主不必担忧,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们既然没做错什么。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说话的工夫,雪山鼻祖大鹏明王已经带领着近百名弟围了上来,周围的空气变的更加寒冷了,大鹏明王眼中光芒一闪,看着海龙道:“放了我侄女,我可饶你一命。”

    海龙淡然道:“想必阁下就是雪山鼻祖大鹏明王前辈了吧。孔雀公主和我嫩只是朋友而已,我从来没有劫掠过他,又何谈放?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离开。”

    大鹏明王楞了一下,孔雀公主连忙说道:“叔叔,海龙海龙他们不是抓我的。刚才正巧是他们救了我啊!”

    大鹏明王皱眉看着身旁的天诛,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孔雀被人抓了么?”

    天诛理直气壮的道:“舅舅,你别看那红头发小花言巧语的,肯定事他用了什么邪恶的法术控制了孔雀妹妹的心智,刚才他还扬言要灭雪山派呢,舅舅。您可要替我报仇啊!”

    大鹏明王全身杀气隐现,沉声喝道:“白象、秃鹰二位长老何在?给我拿下了。”在他身旁的两名老者顿时应诺一声。同时向海龙扑了过来。

    海龙心道:怪不得孔雀公主会说跟大鹏明王解释不清楚呢,看来这个雪山鼻祖确实有些糊涂,这大雪山仙界邪派的名声也不是凭空来的。刚想到这里,两股凛冽之气已经扑了上来,那长鼻大耳的白象尊者摇身一晃,身体骤然膨胀。巨大的长鼻带着冰冷寒气向海龙腰间卷来,而那秃鹰尊者双手成爪,电射出十道寒光,所取之处,全是海龙身上的要害部位。

    海龙明白。今天不立威是不行了。龙翔臂暴涨,骤然向那长鼻抓取,同时眼中光芒大放。混沌之气膨胀,秃鹰长老射到身前地寒光顿时被消弭于无形之中。长鼻入手,海龙大喝一声,用力一甩。白象长老地身体顿时被甩了出去,两道红芒从手中弹出,瞬间突破两名雪山长老地护体法力,禁制住了他们地身体。从短暂地交手中,海龙清晰地发现,这两名长老地法力远不如丁满、鳗鱼,心中暗道,这就是雪山派地势实么?

    其实,海龙修为进入了大神通以后,眼界自然随之提高,这两名雪山长老地修为比仙宫地天君还要高上一筹,但在他面前却丝毫没有还手之力。已经摸入大成门槛地混沌之气又岂是那么容易抵挡地。

    大鹏明王脸色大变,双手成爪一吸,接下了自己地两名长老,冰骨凝血**瞬间冲入两人体内,但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地法力竟然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根本无法解开两人的禁制。大手一甩,将秃鹰和白象送到自己门下弟手中。他知道,虽然此次前来的弟众多,但除了自己以外,没有人的修为在秃鹰和白象之上,看来,面前这红发青年确实不是好相与的角色。

    海龙淡然道:“大鹏明王前辈,我并无恶意,希望您能弄清事实的真相再动手,如何?”

    大鹏明王缓缓抬起右手,光芒一闪,一只玉瓶出现在手中,这玉瓶极为奇特形状如筒,半黑半白,光芒环绕其上,一看就是非同一般的法器。“小,没什么好说的。今天泥先后打伤我门人和长老,如果不将泥留下来,我大雪山在仙界还称什么字号。看法宝。”

    孔雀公主惊呼道:“小心,那是我叔叔的阴阳二气瓶,如果被吸入其中,一时三刻便会化为脓水。”

    海龙来不及细想,那黑白两色玉瓶已经从大鹏明王手中飞了出来,在天空中倒挂,一团黑白交缠的气流油然而生,如同一个旋涡般朝自己飞了过来。深吸口气,护体的绝对空间骤然变大,金光闪烁中,千钧澄玉宇在庞大的混沌之气带动下朝那黑白气旋迎了上去。

    大鹏明王流露出一丝不屑的神色,阴阳二气瓶光芒一闪,海龙的攻击竟然被消弭于无形之中。仿佛将海龙的法力收归己用似的,它散发出的吸扯力骤然增强,海龙和、只觉得自己的元神似乎要破体而出一般,赶忙将混沌之气形成的绝对空间收敛,这才稳住身形。

    大鹏明王眼中鼻光连闪,阴阳二气瓶在空中骤然变大,庞大的吸扯力不但包括了海龙,就连飘渺。莲舒和小机灵三人也没有放过。飘渺三人自然没有海龙这个强的修为,在强大的吸扯力下顿时控制不住身体,直接向黑白气旋飞去。

    想起孔雀公主的话,海龙顿时大惊失色,身体飘然向前,混沌之气犹如一面巨大的盾牌一般,挡在了飘渺三人身前,以自身之力承受那强大的吸扯之力。他还是第一次面对阴阳二气瓶这样的法宝,虽然明知道自己的修为在大鹏明王之上,却无可奈何。看着大鹏明王嘴角流露出了一丝得意,海龙心中怒火燃起,沉身喝道:“大鹏明王,泥以为我真的怕你们雪山派不成。小小的阴阳二气瓶能吸的了我么?”话音一落,他不再抵抗吸力,全身如同箭矢一般向阴阳二气瓶投去,转眼间已经来到了瓶口处。红光骤然湛放,海龙的身体在阴阳二气瓶的作用下缩小了不少,但身体周围强大的混沌之气却如同瓶塞一般堵住了瓶口。黑白气旋消失,除了大鹏明王以外,所有人都感觉到全身一轻。

    一团红芒从海龙体内分离出来。飘飞到阴阳二气瓶旁,金光闪亮,骤然朝瓶侧面轰去。这红芒,正是海龙的元神。

    大鹏明王只觉得全身剧震,那团金芒竟然直接切入了阴阳二气瓶之中,轰然巨响中,他最得意的仙宝就这么烟消云散了。黑白二气飘然而出,周围修为较低的大雪山弟顿时被吹的东倒西歪。

    红光一闪,海龙恢复了正常,手中金箍棒前指,沉声道:“早我的无坚不摧的金箍棒下,你以为什么法宝能够收的了我么?”

    大鹏明王发起被毁,顿时大怒,双臂展开,化为两片巨大的翅膀,身体带着森然杀机,从正面扑向海龙。

    海龙无所畏惧的飘然迎上,手中金箍棒突然转化为鬼气,托天祭出了神·人·鬼三式地府法术。凄厉的吼叫声响起,小楼夜哭、追魂夺魄、烈火焚神瞬间笼罩了大鹏明王的身体,同大鹏明王身上散发的冰骨凝血**正面相撞。

    气流以海龙和大鹏明王为中心爆发了,庞大的冲击波将周围众人推出了千米之外。海龙收棍而立,看着面前面目狰狞的大鹏明王,淡然道:“前辈,我们还需要继续打下去么?我想,没有这个必要了吧。”金箍棒强大的攻击力并不是大鹏明王可以抵挡的,但在刚才的拼斗之中,海龙有意收敛了神·人·鬼的威力,所以只是轻创大鹏明王而已。

    大鹏明王心里也知道,自己并不是面前这红发青年的对手,但当着这么多门人的面,他又如何能下的来台呢?手腕一翻,一柄不起眼的小刀出现在他手中,刀身如同透明一般,上面红白两色光芒闪烁,流露出一丝诡异的气息。看到这柄小刀的出现,海龙没来由的心中一凛。

    彩光闪过,孔雀公主扑到大鹏明王身前,一把抓住他的手,道:“叔叔,不可以。今天的事本来就是误会,你又何必同海龙拼个你死我活呢?”当下,她飞快的将先前发生的事讲述了一遍,在说话的过程中,她双手紧紧握住大鹏明王握刀的右手。

    大鹏明王之前的气焰已经完全被海龙压了下来,此时再听孔雀公主解释,心中顿时清明几分。他明白,面前这个青年的修为已经达到自己无法抗衡的地步,就算自己侄女说的都是假话,再坚持下去,恐怕也讨不了好。恨恨的看了海龙一眼,怒哼一声,扭头道:“我们走。”

    天诛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经溜走了,来时气势汹汹的雪山弟们一个个灰溜溜的跟随着大鹏明王飞身而去,转眼间消失不见。海龙手上弹出两道混沌之气。解开了白象和秃鹰身上的禁制。孔雀公主流露出失落的神色,看着大鹏明王等人消失的方向,呆呆的发愣。

    小机灵飞到海龙身旁,怪声道:“这什么雪山派好奇怪啊!那大鹏明王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攻击,像个傻似的。眼看不敌,却立刻逃走了。他的脑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完全被自己那个外甥玩弄于鼓掌之中。”

    海龙摇了摇头,道:“不,你错了。这大鹏明王是个很精明的人。绝不像表面那么浮躁。”此言一出,包括孔雀公主在内,众人的目光都转向海龙身上。海龙微笑道:“刚才同大鹏明王动手时,我清晰的发现,他虽然表面上暴怒,但其实心中却是非常平静的。尤其在我抵御我的神·人·鬼之时,更是能沉着应战,法力虽然不如丁满大哥,但在雪山仙法的运用上,却要在丁满大哥之上。就算我全力攻击,也未必能一击至他于死命。如果我猜的不错,所有的一切都是大鹏明王这位雪山鼻祖一手安排的。”

    孔雀公主脸色一变,道:“海龙,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叔叔他……”她眼中流露出骇然之色。

    海龙点头道:“不错,这一切都是你叔叔安排的,你仔细想想,天诛虽然嚣张,但他能不忌讳丁满,鳗鱼两位大哥么?你和鳗鱼大哥两情相悦。如果他回来时发现你被天诛欺负了,我想,只要时个男人,都会毫不犹豫的将那欺负自己心爱之人的混蛋毁灭吧。所以,天诛如果没有后台,绝不敢如此乱来。而他的后台只有一个。那就是你叔叔大鹏明王。你是大鹏明王的侄女,而天诛是他的外甥。在他眼中,你们都是自己人,而丁满,鳗鱼两位大哥虽然是他最得意的徒弟,但修为已经超过他,令他无法控制了。大鹏名王疼爱你不假,但他自然希望自己的侄女能同外甥结合在一起,所以,我判断天诛所做的一切至少是得到大鹏明王默许的,甚至是暗中支持的。”

    孔雀公主俏脸上血色尽褪,回想之前发生的种种,她发现,海龙的判断居然最有可能的,她的没眸因为泪光而朦胧起来,自言自语的道:“为什么?叔叔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为雪山派尽心尽力,如果没有我,能有今天的大雪山么?我之想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啊!”

    飘渺温柔的搂住孔雀公主,劝慰道:“孔雀,别伤心了。人都是有私心的,即使是仙人也不例外。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就先跟着我们,等找到你那鳗鱼大哥后,一切还是由他来解决吧。雪山派既然如此不可救药,以后不回去就是了。”

    孔雀公主擦干自己的眼泪,黯然道:“我是不可能永远不回去的,其实,雪山派是叔叔为我父亲而创立的。对这里,我有着太多的回忆。”

    海龙为了开解孔雀公主,微笑道:“那公主不妨跟我们说说雪山派的来历吧。那好让我们多了解。”

    孔雀公主点头道:“却说天下万物中有飞禽走兽。走兽以麒麟为首,也就是现在的圣火麒麟,麒麟一族凭借强大的圣火,夺得了西圣兽得威名。而飞禽以凤凰为长,凤凰现在早已经消失不见多年。在无数年前,一日凤凰行至极北绝寒之大雪山中,得天地交合之器而育升孔雀,大鹏二。两兄弟在大雪山中潜心修炼,终化为人形,且得无穷法力,遂自号“孔雀明王”及“大鹏明王”。后来有伟人称“鲲鹏展翅,九万里”指的就是这位大鹏明王运起仙法扶摇而上的神采。但是大鹏明王之兄孔雀明王性甚恶,特别是好吃人,这便是雪山方圆数百里绝无仙人迹之故。一日,佛祖如来游历至雪山处,亦被其一口吞下。如来无法,只好破其背而出。本欲杀之,为诸佛所劝阻,遂押至灵山,且封为‘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萨’虽是破背,亦为所出,故谓‘母’。一为劝其修善,二亦有软禁之意,这孔雀明王就是我的父亲。父亲被如来佛祖软禁之后,叔叔大鹏明王甚为恼怒,故精修法术武功。并在雪山立派授徒,以期与佛门决一死战而雪兄弟被囚之耻。但如来佛祖又岂是叔叔能抵抗的。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大雪山一派也渐渐在仙界立稳了脚跟。我叔叔大鹏明王号‘云程万里鹏’,行动时,转风运海,振北图南。最具飞行能力。但他的仙法修为并不如何,你们也见识过了,还不如丁满,鳗鱼两位大哥。”说到这里,孔雀公主叹息一声,道:“大雪山能有今天的威名,其主要功劳就在丁满和鳗鱼两位大哥了,自从他们夺得了日耀星君和月耀星君的名号后,使得雪山派声威大震,终于在仙界能有一席之地了。”

    海龙若有所思的道:“公主,其实,你对雪山派的贡献也绝不比两位大哥小,单是那凤凰琴和孔雀翎就令仙界大为震撼。其实,令叔的仙法修为未必像表面那么弱。我总觉得他似乎隐藏了什么似的。大鹏明王毕竟是雪山鼻祖,单是他刚才所用的阴阳二气瓶就绝不是容易对付的,可惜被我毁掉了。这回,我恐怕同你们雪山派结下了不解的冤仇啊!”

    孔雀公主微微一笑。摇头道:“不,你错了。那阴阳二气瓶最神气的地方是他永远不会被毁灭。虽然刚才你毁掉了他,单那团阴阳二气却会凝聚在一起,重新回到大雪山之中。在凤凰坪的藤蔓上孕育生长,不出十年,就可以恢复原先的法力。听你刚才的话,我现在也觉得越来越看不透叔叔了,他身上似乎有许多秘密存在似的。你们以后不要叫我公主了,直接叫我孔雀就好。”

    海龙道:“那好,孔雀,刚才我很奇怪,你似乎对大鹏明王手中的双色小刀很忌禅似的,那是什么神奇的法宝么?”

    孔雀公主正色道:“不,那并不是什么神奇的法宝,而是一种非常歹毒的法宝。名为双色冰刃。这双色冰刃其实还是我创立出来的,一共只炼制出来四把。仙界中,大多数人都知道我们雪山派的百鸟剑法。这是每一个雪山弟都会的,其中除了百鸟朝凤和百鸟投林以外,还包括十二式普通仙法,这些仙法在外流传已久,其中蕴涵着我大雪山一派的基础法决。”

    飘渺突然道:“百鸟剑法么?我曾经听师傅说过,那十二式普通仙法应该式大鹏展翅,鹰击长空,凤舞九天,雄鸡报晓,鹗立云端,鸿飞天外,杜鹃啼血,燕语报春,鹤影寒塘,孔雀开屏,鹦鹉学舌,远洋戏水。几乎都是以鸟为名的。”

    孔雀公主点了点头,道:“姐姐说的不错,正是这些。但是,百鸟剑法除了那两式特殊攻击之外,你说地这些,却都不是我们雪山派的根本。我们雪山派还有一种神秘的仙法,名为冰魄寒刀,也称为冰刀。那是连我都不会的。似乎只有叔叔丁满,鳗鱼和天诛能够使用,我曾经向叔叔要求学习,叔叔却说,这冰魄寒刀太危险,就拒绝了。后来,我在炼制双色冰刀的时候,才知道这冰魄寒刀仙法的霸道。没有双色冰刀之前,叔叔他们用的都是蓝色冰刀。那时用我们雪山一种独特的毒草以冰骨凝血**炼制而成的,也就是说,有足够的毒草,就有足够的冰刀。这种剧毒对仙人都有作用,一旦寒毒入体,身体会迅速虚弱,直到死亡。冰魄寒刀最厉害的地方,就是绝学断刃。”

    孔雀公主刚说道这里,却被海龙打断了,“孔雀,这都是你们大雪山的秘密,你没必要说给我们听的。这样恐怕不好吧?”

    孔雀公主凄然道:“有什么不好的。你们救我性命,而大雪山以叔叔为首却都在算计我。你们心性善良,我告诉你们这些,只是希望以后遇到大雪山弟时能够保护自己而已。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雪山派一些歹毒的仙法是防不胜防的,虽然你修为高深,但弱中招,恐怕也会……,让我说一下吧,我只希望让你们多了解一些,以后也能应付。断刃,就是在瞬间将体内冰骨凝血**的法力爆发后传到手中的冰刀中,冰刃会瞬间爆发,变成无数利刃攻敌。这一招有攻破对手防御法力的能力,你们想想,如果对手正用冰魄寒刀攻击你的时候,突然断刃,那时极难防御的,身体一旦受创,寒毒就会立刻发作。刚才我阻止叔叔,就是怕他把双色冰刀以断刃之法攻击你。那样的话,恐怕你就难逃此劫了。要知道,双色冰刀同蓝色冰刀是完全不同的。双色冰刀是我用十一中仙草配置而成的。这十一种仙草都是极为珍惜之物,对仙人本身有着极大的补益。经过我多年的钻研,发现这些仙草之间有着相生相克之道,利用这一点,按比例将其混合在一起,所产生的不但不是增长仙力的功效,反而是无可抵御的剧毒,用这种混合剧毒制作成的双色冰刀只实验过一次,是叔叔试验的,在仙兽中,防御最强大的是土属性仙兽。而土属性仙兽中最强大的自然是玄武一族。他们有着厚重的甲壳,在强大仙力的作用下,即使是大罗神仙以上修为的现任也很难破他们的防御,而且,土属性仙兽本身还有极强的抗毒能力,玄武更具其中之最。那次,一只玄武不知道为什么来到了我们大雪山附近,同一名师弟发生了冲突。正巧我的双色冰刀炼制完成,叔叔就带着双色冰刀去会那玄武圣族的族人。在刚一接触时,叔叔先用普通的蓝色冰刀用出了断刃。而那名玄武修为极高,在玄武族中恐怕有着不低的地位,叔叔的断刃竟然没能破掉他那厚重的甲壳。紧接着,叔叔用出了双色冰刀。”说到这里,孔雀公主眼中流露出恐惧的神色,黯然道:“我真的很后悔研究出那种东西。”

    飘渺道:“双色冰刀直接就破除了那玄武的防御么?”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