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孔雀公主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道:“你啊!就是这么急躁的性。有工夫,你何不修炼师傅刚传给你的法术呢?师傅的功法结合佛、道两家之长,修炼出的法力我称之为神之力。只要你能有成,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一听这话,小机灵一骨碌爬了起来,嘿嘿笑道:“海龙大哥,你一说修炼我才想起来。所谓功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说着,还向海龙搓了搓手指。海龙一听小机灵叫自己大哥时,就知道没好事。以前,只有在求着他时小机灵才会如此称呼,果然不出所料。

    “可是,我现在身上也没什么好法宝给你用啊!棍只有一条,金箍棒现在认我为主,对我今后还是很重要的。这样好了,等到了仙界后,我一定想办法给你弄条好根总可以了吧。”他到不是舍不得金箍棒,但他现在最强的攻击仙法六连击只有用金箍棒用出才能展现最强威力,实在不能给小机灵。小机灵有些不满的看着海龙,道:“那你可要说话算数哦。”

    海龙呵呵一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了?仙界中仙器有的是,你大哥我虽然没什么面,但我师伯镇元大仙总有吧。”

    小机灵跳起来,伸展着自己的身体道:“就知道大哥你对我最好了。那咱们到仙界后,就先去镇元大仙那里吧。没那根棍,我怎么练师傅他老人家的千钧棒法呢?”海龙失笑道:“真不愧是小机灵,你简直就是个鬼灵精。可惜金箍棒你现在用不动,否则给你也没什么。”

    小机灵有些不服气的道:“有什么用不动的。海龙,你可别忘了,我也是度劫升仙的。我为什么就用不动,你拿来给我试试。”

    海龙笑道:“你呀。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好,那你就试试好了。小心接好。”金光一闪,金箍棒已经出现在他手中,轻轻一抛,轻如鸿毛一般向小机灵落去。小机灵嘴上说的虽硬,但心里却也没底。催动法力,身上散发出淡淡的白光,双手小心翼翼的朝金箍棒接去。

    飘渺和莲舒看着小机灵,她们也想知道,小机灵能否用的了海龙的金箍棒。飘渺流露出柔和的笑容,莲舒的神色虽然有些僵硬,但也流露出关注的神情。金箍棒在海龙手中时看上去轻飘飘的,但刚一落入小机灵手中立即发生了变化。小机灵只觉得双手一沉,赶忙全力运转自己的法力想同金箍棒的重量相抗衡,本就红红的猴脸顿时涨得有些发紫了。它升入仙界时,其实并不具备度劫的能力,完全是弘治帮他挡下了天劫。金箍棒一入手,顿时如同山岳一般压得它动弹不得。小机灵全力运转法力,身体向后退出几步,试图扎下马步挥动金箍棒。但它身在金云边缘,这一退。金箍棒仿佛更沉了一般,它顿时止不住退势,在飘渺和莲舒的惊呼中,顿时从金云上落了下去。

    劈啪一声轻响,二女只见眼前红光一闪。一条散发着森然之气的长鞭不知什么时候飞舞而出,缠绕住小机灵的身体,硬生生的将他和金箍棒一起拉了回来。金光一闪。金箍棒已经重新回到了海龙手中,小机灵心有余悸的坐倒在金云上不断喘息着。海龙微微一笑,收回缚龙束,笑道:“怎么样?你还想要我这金箍棒么?金箍棒认主以后。只在自己主人的手中重量才会很轻,除非你能拥有象师傅那样的修为,才能将这万余斤的宝贝随意挥舞。不过,我看你暂时是没有这样的能力了。”说完,他不禁放声大笑起来。

    小机灵好不容易才喘匀气息,它也知道自己现在修为还差,恐怕连一名最普通的仙人都比不上,哼了一声,道:“谁知道这根棍竟然如此之沉。那,那我要你手上那根鞭,这肯定也不是凡物,你给我吧。”它到不是痴迷于仙器,只是觉得自己被海龙戏弄了,在美女面前丢脸,小机灵心里又怎么会舒服呢?所以才胡搅蛮缠的要海龙用来救自己的缚龙束。

    海龙苦笑道:“这就更不能给你了。你虽然能用的动,却没有相应的仙法。要知道,这种高等级的仙器,本身并不能发挥出攻击的能力,必须辅以一定的仙法才成。不怕告诉你,这条缚龙束是来自地府的仙器,没有地府的鬼气的催动,别说是用了,你自己的心志能不被夺已经很不容易了。”一边说着,他将体内混沌之气瞬间转化成鬼气,手中缚龙束红光一闪,顿时散发出强大的杀气。飘渺和莲舒同时花容失色,海龙身上流露出的杀气令她们不禁全身升寒。小机灵也吓了一跳。一直以来,它都在以海龙为目标猛追着,可直到此刻它才明白,自己这一生恐怕也无法追的上海龙了。鬼气消失,金箍棒和缚龙束也同时消失了,海龙搂上小机灵的肩膀,道:“不用着急,大哥一定会成全你的。”

    没等小机灵回答,一个柔和的声音突然响起,“地府哪位王者莅临佛界,老僧有礼了。”一团淡淡的黄色转瞬间来到海龙四人面前。佛云骤然停住,一名满脸褶皱的老和尚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老僧有礼了。”老僧双目开合之间精光电射,瞬间扫过海龙四人。飘渺毕竟在广寒宫中修炼数百年,身上散发出一层淡淡的冷光,而刚到仙、佛两界不久的小机灵和莲舒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仿佛被对方看透了一般,一阵颤抖,下意识向海龙和飘渺身后躲去。

    海龙知道,定然是自己先前转化出的鬼气招来了这位老僧,赶忙上前施礼道:“大师您好,不知如何称呼?”

    老僧脸色平静无波的道:“老僧乃佛陀弥阿无南。”海龙心中一镇,他现在对佛界已经有了些了解。佛界中最高之佛自然是如来佛祖,其次就是负责主持一切的燃灯佛祖和众佛、众菩萨。他们都是拥有大神通的。佛也可称为佛陀。面前这老僧就算比不上燃灯佛祖和自己师傅的地位,在佛界中也绝不是等闲之辈。海龙微笑道:“大师拦住我们,不知有何见教?”

    弥阿无南微笑道:“见教不敢。老僧一向真诚清净平等正觉慈悲。看破放下自在随缘念佛。先前感受到众位身上有地府之气,顾特来看看。

    海龙微笑道:“原来是为此。大师可能误会了。在下海龙,我师傅是斗战胜佛孙悟空。这位是我师弟,以及妻朋友。”

    佛陀弥阿无南低着头,说:“原来是斗战胜佛的徒弟,但你似乎非修佛之人。而且这妻一说,又何来呢?”

    海龙心道,连自己师傅现在都有老婆了。“在下却是仙界中人,我们都是从人界中升入仙、佛二界的,我与内人在人界时就已经结合。”

    弥阿无南抬头看向海龙,淡然道:“那先前的地府之气可是各位释放出来的么?地府中人虽然有通行于六界的能力,但却很少莅临佛界。”

    海龙清晰的感觉到佛陀弥阿无南身上散发出的庞大佛气。他也不想隐瞒什么,混沌之气自然流转,在自己身体周围形成一圈防护,微笑道:“大师可认得我之修为么?”混沌之气出现后,在海龙地控制下转化成与佛气与佛陀弥阿无南对峙,衬托着海龙,流露出一副宝象庄严的样。

    佛陀弥阿无南苍老的面庞上第一次流露出惊讶的神色,“混沌之气?可以转化为任何法力的混沌之气。那这么说,先前的鬼气也是?”

    海龙点了点头。道:“不错,先前的鬼气也是在下散发出来的,不久前在下有幸到地府一游,曾经感受过地府中的气息。”

    弥阿无南淡然道:“没想到混沌之气突然现身,看来老僧多虑了。”他抬起手。轻飘飘的一掌想海龙当胸印来。佛气流转,充满了祥和的气息。海龙微微一笑,抬掌相迎。完全不同的手掌在空中相遇,海龙和弥阿无南身上的衣襟无风自动,弥阿无南身体一晃,向后飘退出三米。

    “好修为。不愧是斗战胜佛的弟。你的混沌之气充满了浩然正气,老僧佩服。他日有缘,我们还会再见。保重。”黄光亮起,佛陀弥阿无南脚下生莲,乘托着他的身体向远方而去。海龙双手合十在胸前,道:“恭送佛陀。”

    看着佛陀弥阿无南远去,小机灵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道:“海龙,这老和尚怎么回事?似乎是来找麻烦的,但似乎又不是。”

    海龙微笑道:“佛界真实藏龙卧虎啊!佛陀修为深厚,佛气纯净。如果是我没去地府之前,恐怕无法同他向抗。他并没有恶意,只是想检验一下我的修为而已。毕竟,在佛界中有鬼气出现,还是很容易令人怀疑的。”

    莲舒突然惊讶出声,引得海龙三人向她看去,莲舒面露惊容的道:“我知道这位佛陀是何人了。他就是如来佛祖的大弟啊!”

    小机灵笑道:“要是如来佛祖知道自己的大弟比不过师傅的大弟,不知道会不会犯嗔戒。”

    莲舒正色道:“不可胡言。佛祖乃佛界至尊。岂可妄加揣测。而且先前佛陀并无恶意,否则,全力运转佛法,某些人未必是对手。”说着,她还瞥了海龙一眼,海龙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知道,莲舒虽然表面上原谅了他,但对他那天的行为还是存有恨意。

    飘渺微笑道:“好了,咱们走吧。赶快去仙界。小机灵,难道你不想到五庄观去弄一件自己用的法宝么?”

    一听到法宝二字,小机灵顿时来了情绪,拉着海龙道:“走,快走,我们到仙界去。”

    佛界通往仙界的通道有许多,当四人来到边缘之时,海龙挑选了一条平静、宽大的通道,以自身的混沌之气相护,带着三人来到了仙界之中。

    再次呼吸到仙界中纯净的仙灵之气,海龙心中一阵感慨。仙界,我又回来了。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没什么变化。但海龙却知道,现在的仙界已经不一样了。从佛界的通道来到仙界中,他也不知道处于什么位置,只能按下云头,朝一个方向飞行,希望能遇到仙人询问。

    小机灵突然道:“海龙,我怎么觉得突然有点冷。这到底是仙界的什么地方?”

    海龙疑惑的道:“冷?我怎么不觉得?”小机灵笑道:“你法力变态的高,自然感觉不到了。可我就不一样了,我可是很弱小的。”

    海龙嘿嘿笑道:“你哪里小了?在人界的时候,你不是有几百个老婆那么多么?要是小,你能应付的来?”

    莲舒自小修佛,心地单纯,疑惑的看着海龙,显然不明白他言语中的意思,飘渺却明白过来,俏脸羞红,呸了一声,道:“讨厌。你……”

    小机灵瞪了海龙一眼,道:“我好心告诉你周围不同的感觉,帮你辨认方向,可你却取笑我,哼。”

    海龙搂住小机灵的肩膀,赔笑道:“是我不好,不取笑你了。飘渺,你也觉得周围有些冷么?”

    飘渺道:“我在广寒宫住了那么长时间,对寒冷早已经不敏感了。不过这里的空气似乎与咱们刚从通道出来是不同。”

    莲舒道:“这里温度确实是低了些。仙界中有什么寒冷的地方么?”

    海龙道:“仙界中寒冷的地方广寒宫肯定算一个。不过,广寒宫在仙宫中,这里不可能处于仙宫范围。寒冷,寒冷。”海龙心中一动,惊讶的道:“难道这里距离大雪山不远么?”

    飘渺三人显然没有听过大雪山这个名字,不禁都疑惑的看向他。海龙解释道:“大雪山是仙界中的一个门派,我曾经与雪山门下弟打过交道。他们的法术确实诡异……”刚说到这里,海龙突然看到一团彩光飞快的朝自己四人这个方向而来,转眼间彩光已经到了自己四人身前,一个惊慌的声音道:“快,快帮我拦住后面的人。”

    语音一落,那团彩光已经躲到了海龙身后。海龙楞了一下,往那彩光看去,那是一名女,身上穿着七彩长裙。鲜艳的颜色穿在他身上不但未显俗气,反而令她看上去更加骄艳几分,容貌之美,竟然不在缥缈之下,只是俏脸上却流露着惊慌之色,看得惹人怜爱。

    海龙还没来得及问是怎么回事,光芒闪出,三条身影已经出现在他们身前,这三个人形貌各有不同,也是一脸焦急之色,居中一人脚踩一头长有青色毛发的仙虎,看上去甚是扎眼,这个人海龙认识,正是曾经同他起过冲突的雪山派大鹏冥王外甥天诛。

    天诛一眼就看到了海龙背后躲藏的彩衣少女,眼睛一亮,道:“孔雀妹妹,你这又何必呢?我们又没有恶意。难道,你不愿意同我亲上加亲么?”他虽然也看到了海龙四人,但却丝毫没把四人看在眼中,注意力全放在那少女身上。

    彩衣少女厉声道:“别叫我妹妹。我没你这样的哥哥,天诛,你好大的胆,趁着丁满和馒鱼两位哥哥不在欺辱我,等他们回来,一定不会轻饶你的,等叔叔出关了,我一定让他严惩你。”

    天诛冷笑道:“那只是你想当然而已。只要今天我和你生米煮成熟饭,形成既定事实,就算是舅舅闭关结束,也绝不会把我怎么样的。他是你的叔叔,也同样是我舅舅,你不要指望他能偏向你什么。我知道,你一直喜欢馒鱼那混蛋。哼,今天他不在,这也是我唯一的机会了。你觉得,我能放过你么?识相的,立刻跟我回去成亲。让众位师兄弟做个见证,否则,你可别怪我霸王硬上弓了。”

    彩衣少女气得说不出话来,小机灵的猴头从一旁探了出来。,阴阳怪气的道:“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什么时候仙界也出现禽兽这种东西呢?真是珍稀品种啊。原来仙界也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在。佩服,真是佩服。”说着,他还贼头贼脑的上下打量着天诛。

    天诛目光转向小机灵,大怒道:“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敢管老的闲事,找死。”口中响起了一声鹰鸣。身体闪电般的前移,白光一闪,雪山派的凤凰琴已经点到了小机灵胸前。小机灵修为比天诛差得远了。感受到了那森然寒气,顿时吓得向后一缩。

    天诛暗暗冷笑,想躲开我这式鹰击长空法术么?恐怕没那么容易吧。正在他以为自己即将得手之时,突然。一只大手从旁边伸过来,天诛只觉得手上一轻,自己这式仙法的后招根本没有发挥出来,凤凰琴已经到了那只大手之中。

    海龙把玩着手中制作奇异的凤凰琴,淡淡的道:“想动我的兄弟,先要问我同不同意。天诛兄,多日不见,久违了。”

    天诛一听对方能叫出自己的名字,顿时心中一惊,眼底闪过一丝杀机。他虽然嚣张,但却不愚蠢,从海龙刚才出手看,其修为明显在自己之上,而已方三人中,又以自己修为最强,今天恐怕难讨得好去。他打量了海龙几眼,惊讶的道:“原来是你。”

    海龙淡然道:“不错,正是我,天诛兄,在仙界中,阁下这种行为也算得是鹤立独行了。人家姑娘不愿意,你又何必勉强呢?”

    天诛沉声道:“这是我们大雪山的家务事。你还是别插手的好。今天你卖我个人情,上次的事我就当没发生过。”

    海龙看了一眼身手惊慌失措的彩衣少女,转向天诛,道:“我要是说不呢?”

    天诛脸色一变,按下跨下青虎的大头,道:“那你就是同我们整个大雪山为敌,小,你要想清楚点。”

    海龙冷声道:“你还没资格叫我小。我从来都没想要与整个大雪山为敌,我想,丁满和馒鱼两位大哥知道尊驾的行为,恐怕也不会赞同吧。今日之事,我自然会向他们解释的。你如不服气,可以动手试试,如果一击之下我不能将你们三人击败,立刻就走。”

    面对海龙的强硬态度,天诛眼中光芒连闪,恨声道:“一击,你也太小看我雪山弟了。有本事,你把我的凤凰琴还给我。”

    海龙随手一扔,将凤凰琴掷给天诛,混沌之气运转,将缥缈同彩衣少女一起送出十米之外,朝天诛三人道:“你们可以开始了。”

    天诛看了一眼两旁的师弟,妄喝道:“动手。”三张凤凰琴同时颤动,带起漫天剑影,在雪山冰骨凝血**的催动下,无数孔雀瓴带着剑气铺天盖地般封死了海龙所有的闪避空间,彩衣少女惊呼道:“小心,这是雪山绝学百鸟朝凤。”

    海龙怎么会不知道这是百鸟朝凤呢?当初,海龙在五庄观时,曾经亲眼看到丁满和馒鱼以无比神妙的连击。双臂展开,所有孔雀瓴和剑气完全被挡在了混沌之气构成的绝对空间外,海龙淡然道:“比起丁满和馒鱼两位大哥,你们还是太差了。”金光流转,金箍棒飘然而气,在混沌之气的作用下,金箍棒金芒暴涨。天诛立刻意识到不妙,手中凤凰琴急收,同自己的良好位师弟一起用出了另一式雪山绝雪,三道白光笔直的朝海龙胸口飞去。三人紧接着念动咒语,天空骤然变得暗淡下来,剧烈的咆哮声响起,三张獠牙大口出现在半空之中,其中两张向海龙咬了下来,而天诛召唤出的魔兽吞天般咬向了海龙身后的小机灵。

    海龙手持金箍棒,面对三人的连续攻击依旧显得从容不迫,金箍棒前引,沉声道:“我让你门见识一下,什么才是连续攻击。”金箍棒迎风一抖,霹雳三打以无比强大的气势骤然而出,海龙明显手下留情,霹雳三打攻击完全向半空中发出,尽管如此。强大的攻击力如同旋涡一般,将天诛三人所有的攻击全都带得环绕升起,空中下扑的三张巨口更是被搅得支离破碎。就在天诛三人惊骇之际,周围的气息变了,变成了匆忙恐怖的诡异的森然之气,三人还来不及反应,只觉得身处烈焰地狱一般,不论**还是神识,仿佛都被燃烧了一般。三人挣扎的大声呼喊,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海龙负手而立,看着面前漂浮在半空中依旧不断的挣扎着。显然还没从恐惧中恢复过来。天诛先前乘骑的青虎此时已经被海龙提在手中,巨大的虎头被海龙用法力幻化出的大手抓紧,安静的如同小猫一般。

    离开地府第一次用出了六连击。海龙心中充满了兴奋,在先前的攻击中,不论是连接还是没一击的连接,都达到了圆转如意的境界。

    海龙眼中光芒一闪,天诛三人如遭雷击一般,不再挣扎,漂浮在原地剧烈的喘息着。他们眼中除了恐惧,再没有别的任何神色。

    海龙淡然道:“你们现在可以回大雪山了。雪山三连击在你们手中用出,简直就是亵渎这连击的存在。以后少做恶事,否则,再被我遇到,就没有今天这么容易。”三道混沌之气从他手中发出,光芒连闪之下,天诛三人顿时被远远的抛了出去。

    海龙低头看向手中的青虎,手指连点,法力激射而出,顿时化解了附在青虎身上的禁制,海龙淡然道:“如果我猜得不错,你应该是风属性的仙兽吧。既然天诛在你身上下了禁制,也就是说,你并不是自愿跟随他的,我同青龙王有一面之缘,你立刻回青龙圣域去吧。”说着,海龙松开了抓住青虎的大手,青虎在空中一个翻滚,怒吼一声,声音说不出的欢快,对于仙兽来说,最痛苦的就是被限制自由了。

    大头向海龙连点,青虎道:“多谢上仙解救。我定不忘即日之情。可是,仙界中的大部分仙人见到我,恐怕都不会轻易放过的,毕竟,仙兽们大都聚集在四大圣兽的领域,而贪婪的仙人们是不会放过我这样单独行动的仙兽的。这是上仙虽然救了我,但下次我恐怕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海龙楞了一下,青虎说得确实有道理。仙兽在仙界受瞩目的程度就像人界中的黄金,白银一样。如果他就这么离开,恐怕飞不出多远,就会成为其他仙人的目标。更何况,这里恐怕还是大雪山的势力的范围。想到这里,海龙道:“那这样好了。你就先跟我们,反正我们也是要在仙界游历,等去一趟五庄观之后,我们就同你一起去青龙圣域,把你送回去,总不会有危险了吧。不过,这段时间就要委屈你同我们在一起了。”

    巨大的虎目中流露出感激的神情,风虎对海龙的话没有任何的怀疑,因为他知道,如果海龙想将它收为坐骑的话,根本就不用费这么多话,以他如此神通,只需要用法力封住自己的身体就足够了。大头连点,道:“多谢上仙收留,小的定不会给您找麻烦。”

    海龙点了点头,转向那神色轻松许多的彩衣姑娘,微笑道:“姑娘,现在你已经安全了。能向我们说说这是怎么回事么?”

    彩衣少女向海龙一礼,道:“多谢上仙相救,小女孔雀有礼了。”

    “孔雀?莫不是大雪山的孔雀公主么?”海龙惊讶的问道。他以前曾经听丁满说过,大雪山的凤凰琴和孔雀瓴全都是孔雀公主制作的。如果没有这两样利器,大雪山也不可能拥有现在的地位。

    孔雀公主点了点头,道:“正是小女。上仙,从您刚才对天诛的对话中看,似乎是认得丁满和馒鱼两位师兄吧。”

    海龙点了点头,道:“我和两位大哥有数面之缘。公主不必称呼我什么上仙,我叫海龙,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海龙?我似乎听过这个名字。啊!你就是齐天大圣孙悟空的徒弟。”孔雀公主俏脸上流露出惊讶的神色。

    海龙苦笑道:“似乎所有人都更喜欢称呼我师傅为齐天大圣而不是斗战胜佛。”

    孔雀公主嘻嘻一笑,道:“这可能是因为齐天大圣这个称号更为出名吧。”

    海龙问道:“公主,我听丁满大哥说,你在大雪山地位崇高。那天诛威吓敢如此对待你呢?难道他不怕大鹏明王和丁满大哥他们怪罪么?”

    孔雀公主冷笑道:“怕,他当然怕,他只是行险一搏而已。”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