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十八层地狱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兄弟,你终于醒了,你要再不醒过来,就过了我同镇元大仙的约定时间了。”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海龙如同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猛的回过身,地藏王菩萨正悬浮在他背后,盘膝坐在一朵巨大的金莲之上。身上的金光忽明忽暗,他左手按在自己的左膝上,而右手则托着一颗透明的珠,正看着自己微笑,他那英俊的面庞上充满了亲切的神色。

    “大哥,我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我体内没有法力的存在。”海龙急切的问到,他真起身,刚想走到地藏王菩萨面前,只是意念一动,身体就已经出现在地藏王菩萨身边。他吃惊的看了看自己,又看向地藏王菩萨,等待着他的回答。

    地藏王菩萨微微一笑,道:“兄弟,你不用着急,这一切都是自然现象。你能瞬间移动到我身边,这难道是没有法力的表现么?你的法力并没有消失,两股混沌之气已经融为一炉,并且从有形转化到了无形之状。只要你想让他们出现,他们自然就会出现。这就是所谓的反璞归真,你知道么?即使在佛界中,能达到反璞归真境界的,也不会超过十个人,恭喜你了,终于成功的踏入了大神通领域。

    海龙看着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的身体,喃喃道:“反璞归真,反璞归真。”眼中光芒一闪,在心底暗暗呼叫着自己的法力。

    只不过意念刚动,灵台出那一点红芒瞬间扩张。海龙又看到了自己辛苦塑造出的元神,只不过现在的元神已经高达五寸,变成了血红色,粘稠的混沌之气缓缓而行,正自行吸收着周围的鬼气,所有法力他掌控之中,他不知道现在自己修为有多高,但单从混沌之气的角度来看,已经不是以前任何时候能够比拟的,地藏王菩萨说的不错。两股混沌之气融合,已经令自己的修为产生了质的变化。

    地藏王菩萨道:“你现在的情况比我们预想中的还要好的多。这下我也可以向镇元大仙和燃灯佛祖交代了。地府三年,仙界三百年。你已经可以回去了。做你想做的事吧。”他的延伸中多了一分留恋,身体周围的金色光芒强盛了几分。

    海龙的心此时已经平静下来,在意念的催动下,所有的一切重新变得虚无,他身上没有一丝法力流露。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他平静的看着地藏王菩萨,道:“大哥,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你和燃灯佛祖都可以说是佛界中拥有大神通者,但为什么我从你们身上都感受不到那种佛应该有的气息呢?”

    地藏王菩萨莞尔一笑,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佛应该有什么样的气息?”

    海龙一愣。顿时语塞,摇了摇头。道:“我也说不好。我只是觉得,身为佛界中人,应该具有佛性,淡薄一切,专注于修炼。”

    地藏王菩萨微笑道:“你说的对,但单薄一切不一定要流露在表象上。像燃灯佛祖那老家伙就嗜酒,但你能说他不是伟大的佛么?心中有佛,比整天将佛提到嘴边要强得多。不要过于着形迹,一切顺其自然。觉义有二。一者外觉。观诸法空。二者内觉。知心空寂。不被六尘所染。外不见人过。内不被邪迷所惑。故名觉。觉即是佛也。”说完这海龙似懂非懂的佛家奥义。他大手一挥,周围的一切顿时全都消失了,海龙闭上眼睛,感受到周围的一切不断的变幻,突然,身体一轻,前方一片漆黑,地面上有一条小路通往漆黑之中,阴森肃杀之气不断从幽深处传来,给人带来阵阵寒意。

    地藏王菩萨微笑道:“海龙,你知道前面什么地方么?”

    海龙想了想,道:“来地府这么长时间,前面这片幽深之所是肃杀之气最盛的地方,难道这里就是地府赫赫有名的十八层地狱不成?”

    地藏王菩萨点了点头,欣然道:“不错,这里就是地府为了惩罚在人间做过恶事之人的十八层地狱,也是地府通往仙界的唯一大门。”

    海龙眉头微皱,道:“大哥,你带我来这里,不是想让我闯十八层地狱吧。从转世潭直接回仙界不行么?”

    地藏王菩萨摇了摇头,道:“转世潭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也名还命潭,即使是我,对其中也不太了解,如果你从那里离开,回到仙界后,你只能恢复以前的修为而已,而你现在法力远超以前,难道你想一切前功尽弃么?这十八层地狱也是对你的最后考验。地府十二王在里面等你,毕竟地府绝技是不能随便外流的,想通过这里回到仙界,你就必须要打败他们。你只要顺这条小路进去,当你最后击败转轮王时就会直接返回到仙界。你我兄弟,就此别过吧,如果今后有缘,我们自然还能再相见。”

    海龙身体微震,看着地藏王菩萨道:“大哥,如果冥界和妖界进犯仙界的话,你会带领地府中和人前去相帮助么?”

    地藏王菩萨摇了摇头,道:“地府虽然名义上属于仙界,但其实这里是六界的平衡点,也是六界转轮最重要的地方。所以。不论是哪一界的强者都不会进犯到地府来。同样的,地府也不会参与六界中任何事。仙佛二界同冥界的争斗是不可避免的,这些就要看你们的了。”

    海龙早已经预料到地藏王菩萨会这样回答了,轻叹一声,道:“大哥,我就要走了,咱们兄弟一场,我不希望你再有什么事情隐瞒我。如果我猜得不错,我不应该管你叫大哥。而是叫大姐吧。”

    地藏王菩萨全身剧震,身上的佛气澎湃流转,呆呆的看着海龙,声音有些颤抖的道:“你,你说什么?”

    海龙平静的看着地藏王菩萨,淡然一笑,道:“大姐,你不用隐瞒我了,我知道你是女性的。”

    地藏王菩萨毕竟是拥有大神通者,经过短暂的惊骇后渐渐平静下来,深深的吸口气,道:“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么?”

    海龙微微一笑,道:“大姐,你承认了。我本来只是猜测的。虽然你外貌没有一丝破绽,但你身上却有一股不同于燃灯佛祖的味道。虽然这股淡淡的香味被檀香味道所掩盖,但我有三位妻之多,对这股处香气是非常熟悉的。所以才有敢于大胆的猜测,看来,我是猜对了。”

    地藏王菩萨道:“你啊!连一点秘密也不肯给我留么?不错,我本身确实是女。当初,为了救出母亲,为了能习得大神通,所以才一直以男外貌示人,这个秘密。只有如来佛祖一人知道。刘沉香,这本身就是女孩的名字啊!”她从佛莲上站了起来。身体以右脚为支撑点快速的旋转一周,金光闪过,她的样貌已经完全改变。

    海龙眼中异彩连闪,站在金莲上的。是一名绝色女,长袍掩盖着她的娇躯,一头黑色瀑布般垂面,额头有一颗透明的珠,宛如镶嵌上去的一样。最吸引海龙的,就是她那一双宛如雾气弥漫的双眼。佛气骤然转盛,她那绝美的面庞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她的笑容,是那么的圣洁。有些嗔怪的看着自己,道:“这下你满意了吧。如来佛祖外,你是第一个看到我样的人。”

    看着地藏王菩萨的真容,海龙心中升起了一丝要顶礼膜拜的冲动。意念力凝聚在灵台,这种冲动才消失,他暗呼厉害,自己这位大姐的修为确实强大,即使现在已经踏入了大神通境界,自己的修为却还是远比不上她,怪不得她可以统治整个地府了。“大姐,你的容貌真的很美,又何必隐藏起来呢?”地藏王菩萨重新变回先前的样,淡淡道:“一切表象只是为了迷惑世人而已,什么形貌真的很重要么?弟弟,你该走了。你身负仙佛两界的重担,一定要严于律己,你什么都好,就是情孽太重,今后要把持住自身,明白么?你走吧。阎罗王在前面等你。”

    海龙心中一凛,数张娇脸在眼前闪过,把持住自身又谈何容易呢?感情,已经不是自己一个就能说了算的。

    退后两步,海龙向地藏王菩萨深深的鞠了一躬。恭敬道:“大姐,谢谢你这三年的关怀和教诲,在地府的这段日,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说完,他骤然转身。一步步顺着那幽深的小径朝黑暗中而去,转眼间,身影已经没入了黑暗之中。

    地藏王菩萨看着海龙离去的方向,轻叹了一声,自言自语的道:“弟弟,你一切多保重吧。我也不会忘记这一年的。毕竟,你给我带来了太多的快乐。”佛光流转,地藏王菩萨凭空消失了,在她消失的原地,留下了一颗晶莹的水珠……

    离别的愁绪不断在海龙心中肆虐着,他当然知道自己能有现在的修为地藏王菩萨付出了多少心血,对于这位大姐,他充满了尊敬。

    光芒一闪,一名身材高大的老者出现在海龙面前,他穿着一身暗红色的长袍,身上流露出森然的气息,“你来了。”

    海龙停下了脚步,微微颔首,道:“你好,阎罗王。请带路吧。”

    阎罗王点了点头,也不多说什么,转身向前方而去。海龙跟着他走出不远,周围的森然之气更加强盛,无数凄厉的嚎叫声在耳边回荡着。一座高大的门楼出现在他们面前,门;楼完全是用地府那怪异的黑色石头修葺而成,上面雕刻着五个大字——十八层地狱。

    阎罗王停下脚步,背对海龙,道:“这里,就是用来惩罚冤魂的地方,十八层地狱一直由我掌管,你可以说是这里诞生后唯一的客人。十八层地狱中有着种种惨相,如果你不适应的话,可以用法力封住自己的听觉和视觉。”

    海龙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也想见识一下十八层地狱究竟有多惨。”

    阎罗王道:“我并不担心你的心志被夺,你有着坚毅的心性,我们都很钦佩,我只是怕你升出怜悯之心而已。海龙,请你记住,凡是在这里受苦的人,都是十恶不赦的人,他们有今天的果,都是当日种之因造成的。这里,就是所谓的恶有恶报。十八层地狱分为东地狱和西地狱,两边各为九狱。分别是东地狱的第一层,拔舌地狱,第二层,剪刀地狱,第三层,铁树地狱,第四层,孽镜地狱,第四层,孽镜地狱,第六层,铜柱地狱,第七层,刀山地狱,第八层,冰山地狱,第九层,油锅地狱,这九层属于东地狱,刑法算毕竟轻的。第十层,牛坑地狱,十一层,石压地狱,第十二层,春向地狱,第十三层,血池地狱,第十四层,枉死地狱,第十五层,x刑地狱,第十六层,火山地狱,第十七层,石磨地狱,第十八层,刀锯地狱。这些属于西地狱,如果前世作孽太多,最中的刑罚就是轮流在每层地狱受苦。”

    听完阎罗王的介绍,海龙不禁微微色变,单从这些地狱的名字,他就听出了其中蕴涵的血腥。

    阎罗王淡淡的道:“现在你还想通过十八层地狱看看么?如果不想的话,我直接带你到最后一层地狱,通过挑战吧。”

    海龙摇了摇头,坚定的道:“既然来了,我自然要看上一遍,阎罗王大人,请带路吧。”

    阎罗王点了点头,他身上突然亮起一团不同于鬼气的红光,当先向前行去。海龙跟在他背后,催动起混沌之气护住自己全身,表情淡漠随着阎罗王前行。眼前突然变得一片漆黑,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来到了悬崖边缘,前方,就是不见底的深渊。

    阎罗王回首道:“请跟我跳下去吧。前面就是拔舌地狱。”说完,他当先朝深渊跃去。海龙身体漂浮而起,紧跟在阎罗王身后。眼前突然一亮,他们已经来到了另一个地方,这里完全被红光所笼罩,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的阴森。

    “啊——”一声惨叫引起了海龙的注意,他扭头看去,只见一个魂魄被绑在石柱上,身体完全动弹不得,两各个小鬼一左一右的站在他身旁。左边的小鬼扳开他的嘴,而右边的小鬼拿着一个钳似的东西夹住他的舌头。本来海龙以为,拔舌地狱就是直接将受刑者的舌头拔下来而已,但事实远不是这么简单,那右边的小鬼并没有一下将受刑魂魄的舌头直接拔下,而是缓缓拉长,当拉到最长时不断的扭曲着,受刑魂魄的惨叫已经变声了,血液不断的从他的口中流淌而出,虽然只是魂魄,但一切却是那么的真实。当他的舌头被完全拔下时,身上的白色长咆已经完全被鲜血所染红。其余正在等待受刑的魂魄们一个个瑟瑟发抖,充满了恐惧,但他们的身体显然被定住了,分毫动弹不得。

    阎罗王走到海龙身旁,丝毫不被为眼前的场面所惊讶,淡淡的道:“凡在世之人,挑拨离间,毁谤害人情节严重者将被打入拔舌地狱。这个人罪孽较轻,只需要每日拔舌三次,持续一千日即可。”

    海龙失声道:“什么?一千日?那不是要拔舌三千次么?他可只有一跟舌头啊!”

    阎罗王平静的道:“他只需要受到痛苦的惩罚,在十八层地狱中,所有的一切都只是表象,在这里,舌头拔下来是可以安回去的。”

    海龙深吸口气,只觉得鼻端尽是血腥的气息,点了点头,道:“阎罗王大人。咱们走吧。拔舌地狱我已经见识过了,可以去下一层。”

    阎罗王点了点头,带着海龙走到拔舌地狱的边缘。大手一挥,前方突然出现一道门户,他拉了海龙一下,当先朝前方走去。海龙跟在他后面前行。脑海中不端闪现着刚才恐怖的场面,心中暗道:“十八层地狱,果然名不虚传。

    一路下行,转过一弯后。他们又来到了一个红色的世界。一个受刑者刚被绑上石柱,在他脚下,是一滩滩紫黑色的血迹。阎罗王站定了身形,道:“这里是剪刀地狱,受刑者当被剪断十指,所谓十指连心,其痛苦比拔舌地狱更甚。”他语音一落,一名小鬼已经拿着一把暗红色的剪刀站在了受刑者的面前。无比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海龙清晰的看到,小鬼用剪刀将受刑者的手指一根根的剪断了,并不是一次剪下一根,而是一点一点的剪,由指尖处一直剪到指根,鲜血随剪刀地开合不断的飞溅而出,浓郁的血腥味瞬间遍布了整个剪刀地狱之中。

    阎罗王道:“你所看到的地狱,只是一隅之地。不论是拔舌地狱还是剪刀地狱,你看到的地方都只是其百分之一而已。每次,都有百名魂魄同时受刑。你现在还要继续看下去么?”

    海龙脸上的肌肉牵动了一下,神色间流露出一丝森然的杀机,转向阎罗王道:“你能肯定所有受刑者都是罪有应得么?”

    阎罗王点了点头,道:“地府所以刑法都是景观严格审核后才进行的。能来到十八层地狱的人。都是罪不容诛之辈,只有经历过这里的刑法,他们才有转世投胎的可能。”

    海龙森然道:“希望你记住今天说过的话,如果以后我发现有任何一名受刑者不是像你说的,我必将踏平十八层地狱。走吧,到下一层去。”

    阎罗王听了海龙的话,背后突然一阵发寒,他心中凛然,要知道,他最擅长的就是勾魂术,本身意志极为坚强,但还是不禁被海龙的气势所夺,心中不禁产生了几分敬畏。没再说什么,直接带着海龙向第三层地狱去。

    十八层地狱一层比一层恐怖,如在第三层地狱铁树地狱,其地狱有树,树上都是利刃,自来人后背皮下挑入,吊于铁服,让魂魄**抱住一根直径一米,高两米的铜柱筒。在筒内燃烧炭火,并不停的善善鼓风,很快铜柱筒通红,阎罗王在前面带路都能清晰的感觉到背后传来的巨大压力,竟然让他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终于走到了最后一层,也就是最严酷的第十八层地狱,鬼王王方平,阴往阴长生和地府十王的其余九王都在这里等待着。看到他们,阎罗王明显松了口气。

    第十八层地狱,也就是刀锯地狱,海龙并没有理会十二位地府王者,而是看向那受刑的人,只见小鬼们把受刑魂魄衣服脱光,呈大字状捆绑在四根木桩之上,由裆部开始至头部,用锯一点一点的锯,直到整个身体完全分开,虽然是魂魄,但竟然同人一样,五脏六腑一样不缺,看上去的感觉……

    鬼王王方平上前几步,走到海龙身前,看着他有些发白的脸色,惊讶的道:“我真的不敢相信,居然有人能第一次到十八层地狱来就从头看到尾。你心志之坚毅确实让老夫佩服。”

    海龙扭头看向王方平,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紧接着,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幸好王方平见海龙脸色不对赶紧闪到一旁,这才没有被吐了一身。海龙从到地府以后就没吃过东西,这一口吐的也只是酸水而已。强烈的恶心感令他微微有些喘息。虽然修为上已经进入了大神通领域,但他毕竟只是个仙人,经过先前惨绝人寰的一幕幕,如果说没有感觉,是不可能的。

    混沌之气缓缓的运行,海龙在自己身体表面制造了一个绝对空间,血腥气息不会再传入,他顿时感觉舒服了一些。眼中寒光连闪,冷冷的道:“阎罗王大人,希望您能记住刚才我说的话,现在可以开始了。如何才算我闯出十八层地狱,你们说吧。或许,今后我们再会之时希望不会是我因为这地狱中事而来才好。”

    阎罗王深深的看了海龙一眼,当着所有地府王者的面海龙还敢如此威胁。令他心中不禁怒气上涌,沉声道:“通过的方法很简单,要么,你不间断的轮流战胜我们十二个人。要么,就同时击败我们十二人。你自己选一个吧。”

    鬼王王方平扭头看了阎罗王一眼,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惊讶。本来他们计划好,确实有两条路给海龙选择,一条是他轮流击败所有地府王者,每战胜一人可以休息一柱香的时间,而另一种,就是从十二王联手中冲出去。而此时阎罗王所说出的方法要难得多了。不论是不间断的击败十二王,还是同时击败十二王,其难度之高。恐怕就是连地藏王菩萨也未必能完成。他刚要出言提醒阎罗王,却看到了惊讶的一幕,只见海龙点了点头。道:“那就开始吧。我选择第一种,从谁先开始呢?”虽然听了阎罗王的要求他也很惊讶,但为了能回仙界,也为了检验自己的实力,他一口答应下来,混沌之气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恢复速度快,对于车轮战,海龙还是有很强的信心的。

    阎罗王点了点头,眼中射出一道凌厉的目光看向王方平,沉声道:“鬼王,你先出手吧。全力以赴。”

    王方平心中暗叹一声,却又不敢违背阎罗王的命令,右手一晃,一根哭丧棒已经出现在他手中。阎罗王双手一挥,第十八层地狱的景象完全消失了,他们出现在一个空旷的场地,周围仿佛没有边界一般宽广,阎罗王退回十王之中,沉声道:“开始吧。”

    王方平当然知道自己的任务是什么,既然是轮流来,那首要目标就是要消耗海龙的法力,他根本不相信海龙能够凭借一己之力通过十二王的轮流挑战。想到这里,他举起手中哭丧棒,沉声道:“王方平领教了,阁下不必手下留情,在地府中,我们是不死的。”

    海龙负手而立,全身仿佛有一层微风浮动一般,红色长发向后飘散,脸上冰冷的没有一丝表情,见过了十八层地狱中的惨相,他心中除了恶心之外,就是对地府的不满了,或许那些人确实是十恶不赦的人,但惩罚也太重了,自己定要给十王一个教训才行。

    王方平见海龙一脸冷傲之色,心中不禁有些惊讶,以他的修为自然不会因此而生气,但却又些奇怪,一步迈出,他已经来到了海龙身前不远处,手中哭丧棒,奔海龙胸口袭来,他这完全是试探性的一招,想先探探海龙的虚实。

    海龙眼看着哭丧棒就要点到胸前,身体却动也不动。王方平心中一惊之际,他手中的哭丧棒已经插入了海龙的胸部,但刚一插入,就感觉到了不妙,因为,哭丧棒完全是插在了空处,并没有实体的感觉。海龙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他的实体就站在被王方平捅破残象之后半尺出,眼看着哭丧棒将残象毁去,他的左手闪电般的抓出,搭上了哭丧棒的尖端,淡然一笑,道:“既然来了地府,怎么也要留下个纪念品,鬼王大人多谢了。”王方平只觉得手上一轻,自己使用多年的法宝竟然脱离了掌握,落入了海龙的手中。

    接天叉海龙已经许久没有使用了,今日一试竟然如此得心应手,令他不禁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他心中早已经决定,自己今天不单要获取胜利,而且更要胜得漂亮。所以,他并没有追击,只是把玩儿着落入自己手中的哭丧棒。

    王方平反应还算快,哭丧棒落入对方手中他立刻向后飘落,右手虚空一划,一片蓝色的火影飘荡而出,沉声喝道:“地狱火。”点点蓝色火光快速向海龙身上缠来,那幽蓝的火光带着一丝阴森之气,海龙明白,这地狱火绝对不是燃烧身体的,而是直接燃烧对方的神识的。

    “鬼王大人,跟我面前玩儿火么?那你岂不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我想,下一位可以上了。”一边说着,海龙张开嘴,青红两色光芒环绕而出,如同一张巨大的火网一般,在海龙附着的意念力催动下,转瞬间将鬼王王方平包裹其中,先前王方平发出的地狱火在遇到海龙所使用的太乙两极真火时,完全被那精纯的火力所融化,王方平心中大骇,双手下意识的幻化出无数的掌影向周围拍出,幽绿色的鬼气不断冲击着火网,但却依然不能阻止海龙发出的那太乙两极真火收缩,如果镇元大仙看到眼前的情景,必然能惊讶的辨认出,海龙的太乙两极真火已经达到了第七层的境界,比他也只差不多而已。当火网距离王方平还有一尺之时,突然停止了下来,海龙淡然道:“鬼王大人,您可以认输了吧。”

    王方平知道对方已经手下留情了,以他的身份自然不好再纠缠下去,无奈的点了点头,道:“海龙大仙不愧为仙界的翘楚,我认输。”

    火光消失,海龙将哭丧棒掷还给王方平,微笑道:“刚才小一句戏言,请鬼王勿怪。”来地府这段时间中,同他接触最多的就是这位鬼王王方平了,对于王方平,海龙始终有着一些好感,所以自然不愿让他难堪。

    王方平接过哭丧棒,没有说什么,轻叹一声,走回众王者之中,冲阴王阴长生道:“老阴,我是不行了,看你的吧。”

    阴长生苦笑道:“咱们修为相若,你不行,难道我就行么?”阎罗王瞪了他们一眼,道:“还未动手,心志已夺,你们这鬼王的位置做腻味了吧。”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