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六连击的成功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顿了顿,他接着说道:“其实,你现在需要的不是这些,而是另一种仙法,能够让敌人暂时失去行动能力的仙少。如果有了这种仙法辅助你的六连击,你的实力就将整体踏上另一个台阶。你想想,如果在敌对之时,你先用那束缚仙法让敌人暂时失去行动的能力,哪怕只有一瞬间,也足够你施展六连击的了,直接被六连击全部命中,那种情况,恐怕就是佛祖也难保不伤啊!”

    海龙流露出一丝惊喜的神色,道:“大哥,你说的这种仙法我见过,就像广寒宫绝情鞭法中的情网那样,在施展时可以困住对方。你是不是会这种仙法,教我一个吧。”上次他见梦云施展之后,心中就大为惊叹,只是后来为了去救飘渺,没有来得及询问其中奥妙。

    地藏王菩萨摇了摇头,道:“绝情鞭法院只有女孩才能修炼,你就别想了。虽然我也会这种法术,但却无法教你。我用的束缚对手的法术名叫紧箍咒,乃是得自于观音菩萨,当初你师傅孙悟空就曾经在此法上吃过大亏。不过,施展此法不单需要法力,还需要对佛法精深的了解,不适合你现在的情况。前次见镇元大仙时,我们曾经一起分析过什么法术是最适合你的,我们发现,有两种法术或许能派的上用场,这两种法术,关系到两个门派。今后你如能有机会学到其中之一即可。不过,这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我现在将那两个门派地情况告诉你,今后如果有机会你可以学学,如果没有良好机会的话,也不要强求。”

    海龙点了点头,道:“大哥你说吧。我和无了解其中情况,至于以后如何,就随缘好了。”

    地藏王菩萨微笑道:“说的好,随缘。你小还有几分佛性,怪不得斗战胜佛会收你为徒。我所说的束缚对手的法术也称为麻痹法术。”

    海龙忽然打断道:“大哥,你先让我猜一下,你说的这两个门派中有雪山派对不对?”

    地藏王菩萨一楞。摇了摇头,道:“没有雪山派,你为什么会这样猜?”

    海龙皱眉道:“没有吗?如果没有麻痹对方的仙法,那丁满为什么要研究出那雪山三连击呢?”

    地藏王菩萨没好气的道:“你这小,能将仙法连在一起施展,本身就是极火高强的法术了,就算无法麻痹对方。那能爆发出强大的攻击力。你不可亵渎了这连击之法地名声。就像你现在的六连击,如果回到仙界后,就算遇到两个托塔天王,也必然能成功退身,不至于被抓住了。”

    海龙道:“大哥,雪山派的连击之术我见过。确实非常厉害,有没有克制的办法?如果我的六连击对上那三连击。难道只能同他们拼出手速度么?还是我的六连击能占据一些便宜?”

    地藏王菩萨道:“并没有太好的克制之法,不论是仙人还是我们佛界中人。当修炼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就要看谁地修为更深厚,能坚持更长的时间,面对擅长攻击的对手。千万不能让他将攻势完全展开,否则会变得非常被动,只有以攻对攻才是最好的办法。你的六连击比雪山三连击从本质上讲要强了许多,但如果丁满和鳗鱼两人联手,你就不好对付了,除非你在法力上完全压制住他们。所以我才会建议你学一种麻痹对手的仙法。这种仙法一定要成功几率非常大才行,否则地话,一旦失败,对方没有麻痹,你先因为发力反噬而麻痹了,那将完全处于被动之中。任由对方宰割。”

    海龙心中一动,道:“大哥,我师傅曾经说过,在修炼成混沌之气后,我就能够学习任何非寒属性的仙法,所以说,我也可以学习别派地定身麻痹仙法了吧。如果对手被我用麻痹仙法定住,再以金箍棒无坚不摧的特性使用六连击,恐怕大神通级别地高手也很难同我抗衡,毕竟,连续被金箍棒找上六下可不是件舒服的事。现在我终于完全明白师傅让我修炼混沌之气的苦心了。”

    地藏王菩萨点了点头,道:“混沌之气是夺天地造化的先天之气,只要你学习地时候小心一些就是了,要以你自身的混沌之气为原始之力,虽用对方仙法,却不要学其本身的原始之力,只需借助对方法术表象和特性即可。而且,我所在地说的麻痹仙法,并不是普通如定身术那样的法术。定身术只能作用在修为比自己低很多的对手身上才能成功,而我所说的麻痹仙法,至少对修为与你相等对手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成功率才行,甚至可以今修为比自己高深的对手被麻痹一段时间,这才是真正上等的仙术。像你说的绝情鞭法中的情网就是此类。”

    听着地藏王菩萨的话,海龙一阵心痒难搔,如果真的能学到此种仙法,在对敌之时,几乎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了。有些急噪的道:“大哥,那你赶快告诉我,那两个门派到底是什么?”

    似乎回想起了什么,地藏王菩萨仰头看向石室顶部,轻叹道:“第一个是龙宫,也是唯一在凡间的仙派了。天下居人之土地,共分四大部洲:曰东胜神州,西牛贺洲,南蟾部洲,与北钜芦洲,后四周合并,是为现今凡间之神州也。除此之外,天下尽为汪洋大海。而这汪洋大海又有东南西北之分,各由东海龙王敖广,南海龙王敖钦,北海龙王敖顺,西海龙王敖闰四兄弟分别掌管。这四海龙王乃仙帝遣于凡间,专管降雨。而这四海龙王之下又有众多河龙王,井龙王,及各种水族。虽说这龙王于天庭中官非极品,但在凡间却数他四人为尊。只是常年身处于深海之中,顾不为世人所知而已。在水中就更是他们的天下了,真可说是敖广跺一跺脚,整个陆地都晃三晃。龙宫其他仙法我都不看重,惟有那风波十二叉,确实是极品仙术,再配合以龙族的龙形搏击之术威力绝大。龙族之博击以力见长,全身上下无处不可伤人。每发一招,必尽全身仙力,帮势道惊人。锐不可挡。其中最强大的舍身之法更是将攻击力提升到了极限。而我看重的风波十二叉那普通的几式叉法倒没什么,最重要的,是那一招特殊攻击仙法。就是你现在最需要的定身之法,名为无尽无波。此法成功率极高,我曾经同敖广切磋过,论法力他比我差的很远,但向我使用了三次无尽风波竟然成功了一次。被定住后,至少有三次呼吸的时间无法移动,这就已经足够了。”

    海龙喃喃的道:“东海龙宫,风波十二叉,大哥,这风波十二叉一定是东海龙宫不传之秘吧。想学到确实不是那么容易。”

    地藏王菩萨微笑道:“敖广那个人秉性还不错,就是有些小气。想学他地风波十二叉确实不容易。一切还要看机缘而定。其实,擅长高成功率定身麻痹仙法的还有一种。名叫枯骨刀,其中的特殊攻击破绽技威力极强。但那是邪攻,我不赞成你修炼。这个门派也列不上下班名次,乃是一个低等的邪派。后来被托塔天王李靖的三儿那吒三太收服,此派名叫无底洞,已经多年未曾出现过了,恐怕枯骨刀已经失传了吧。”

    海龙一楞,道:“那吒三太?来这里前,我还同他交过手,不过他不但没有全力和我相拼的确良意思,还助我一臂之力。”

    地藏王菩萨道:“那吒三太修为极深,尚在丁满之上,托塔天王李靖一家都是支持仙帝的,但他们却并不属于仙宫,只是帮助而已。那吒三太修为不在他父亲之下,其擅长地仙器乾坤圈、混天绫和风火轮都是威力极强的仙家法宝。而被他降伏的这个别门派由于最早出现于人间的无底洞中,所以我们都以无底洞称之。无底洞最强法术就是那枯骨刀了,此法虽然邪恶,但也有它的神奇之处,其特殊攻击法术名为‘破绽’,一但成功,也可以将对手完全定住,任凭自己宰割。后来无底洞之主玉鼠精被那吒三太收服后,枯骨刀法似乎也已经失传了。”

    听了地藏王菩萨的话,海龙心想,原来仙界中各种仙法居然如此驳杂,海个都有自己地特点,就拿这无底洞来说,虽然他们没有什么仙家高手,连掌门玉鼠精恐怕都不是自己的对手,但这枯骨刀法却如此神奇,真不知道那那吒三太是怎么想地,居然连这么有用的仙法都不学,任由它失传。就算它本身是邪恶地,但只要用于正途不是一样的么?

    “地藏王大哥,你的意思是,让我找机会去龙宫学习那无定风波么?我现在已经有了金箍棒和你送我的缚龙束,到时候如果再加个钢叉,是不是这种冷兵器类地法器太多了,用起来比较麻烦。”

    地藏王菩萨道:“有的时候你确实很聪明,可有的时候你怎么这么笨,叉法一定就要用钢叉来用么?就不会变通一下。你的法力已经完全可以随意塑形,用混沌之气幻化出一柄混沌叉应该不难吧。我刚才说了,让你只学人家的法术,而不是全部,就像神·人·鬼一样。该告诉你的我都已经说清楚了,等我离开后,你我就可以试探着冲破封印,就用你想好的方法,只不过,在冲击封印禁制之前,你必须做好一件事。”

    海龙明白,地藏王菩萨说的这件事就是突破禁制的关键所在,“大哥您说吧。”

    地藏王菩萨道:“你想的方法很对,用意念力将你体内的混沌丹塑造成你本体的形态,然后再借用金箍棒无坚不摧的特性,必然能够一举成功。但想不牵动体内经脉就很难了。所以,你用意念力塑造混沌丹时,不单要塑造出与你一样的形体,也要塑造出同样的经脉。这样,当你在体力法力时,混沌丹形成的混沌元神就可以牵动你的经脉根据攻击时的特性而起到一定的防护作用,虽然同样会受到不轻的伤害,但总不至于爆体而亡。你要记住,你用不着意念力形成混沌无神之时一定不可大意,每一条经脉都要同你本身塑造的完全一样,这样元神才能与你本身气机相连,达到最好的效果。我教你的这种办法,其实是佛界能拥有大神通者必须通过的一道关卡,我们体内由佛力形成的佛珠就像你的混沌丹一样,只有在体力用佛珠塑造出元神金神,才能再后续的修炼中事半功倍。凝结出的混沌元神不单可以帮你突破封印禁制,对你以后也……”

    说到这里,地藏王菩萨停了下来,看着海龙若有所悟的样,知道他已经明白了,手捏法决,缓缓淡化于石室之中。

    淡红色的混沌之气从海龙体内流露而出,他缓缓盘膝坐于地上,地藏王菩萨的话给他带来了对法力新的认识,混沌丹的特性远非普通仙人金丹可比,仙人的金丹想修炼成自身模样的元神,必须需要拥有像镇元大仙那样的大神通修为方可,而自己此时的法力虽然不多,但意念力却足够强大,如果达到地藏王菩萨所说的成功,对今后修炼的好处不言而喻。

    意念力在海龙的控制下将体内的混沌丹完全包裹起来,塑形并不困难,在海龙小心操作下,一会儿的工夫,一个同自己外形完全相同由混沌丹变化而来的小人已经出现在他灵台之中。意念力分为两股,一股将这初成形的元神完全包裹住,另一股则从头顶的位置探入其中。

    意念力一进入到元神体内,海龙顿时看到一翻奇异景象,元神体内的混沌之气平和流转,海龙决定从元神的灵台着手,只要这个中心完全成型后,其他地方就好莱坞说了。虽然一切都考虑的非常周到,但一开始进行对元神的改造海龙就遇到了麻烦。元神体内的混沌之气并不是那么听话的,要将其塑造成经脉内腑的样非常困难,往往这边刚建立好一条经脉,先前建立的一条已经被混沌之气冲的破损了。为了保护已经建立好的经脉,海龙不得不耗费大量的意念力守护,不知不觉中,原本留在外面的意念力渐渐的也被输入到元神之内。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经过无数次失败,元神体内的灵台终于被海龙的意念力塑造成型了,灵台一成,一切豁然开朗,海龙将元神所蕴涵的混沌之气压缩后聚拢于其身的小灵台之内,形成一个微小的混沌丹,然后在逐渐抽出一丝丝混沌之气以小灵台为中心按照混沌之气在自己体内运行的路线塑造经脉。经脉一条条的出现了,给海龙带来极大的成就感,这次为元神塑形,不但成就了混沌元神,也让他对自己体内的经脉更加了解。终于,塑形达到了元神的脑部,海龙犯难了,自己的大脑实在太复杂,其中经脉沟壑纠缠,如果想一一对照而来,恐怕没有上万年的时间都无法作到。此时,元神体内以小灵台为中心,混沌之气已经可以自行运转了。海龙的身体和元神地身体形成一大一小两个循环,混沌之气增长的速度,足足是原来的一倍以上。放弃元神大脑的塑形么?海龙实在有些不甘心。

    缓缓将意念力从元神体内撤出停留在灵台内,看着这同自己没有丝毫差别的元神,海龙心念电转,自己到底该怎么做呢?如果自己能给元神一个大脑,那么,他甚至会拥有思考的能力,对自己今后的帮助可能会更大,但是。那实在需要太长的时间了。可真的就这么放弃了么?突然,海龙灵机一动,他想到了自己的意念力。现在自己地意念力已经足够强大了,可以分成十股同时进行不同的行动,大脑既然是用来思考的,那自己的意念力也可以进行同样的事啊!既然无法塑造出一个新的大脑,就用自己的意念力为基础吧。这样,至少在控制起来就要容易的多。想到就做,海龙将意念力分出三分之一,重新注入到元神的大脑之内。

    其实,海龙不知道的是,由于他没有过于执着。将自己从生死边缘拉回来,人类的大脑是无比神秘的。岂是可以随便重塑的,就算他成功了。元神拥有了自己地智慧,或许在开始时还能安分守已,但时间一长,势必不会局限于本身。很有可能会从海龙体内破出。又内而外,海龙是根本无法防御的。而将意念力注入到元神脑海中,完全不一样。现在这种情况,等于依旧是海龙完全掌控着元神。

    将剩余三分之二地意念力返回眉心处的窍穴,海龙重新控制了自己地身体,凝神内视,催动那另外三分之一的意念力,灵台出的元神顿时站了起来,在意念的作用下,他作出了种种动作,看上去极为新奇,虽然海龙本体未动,但随着元神地行动,体力血脉也在牵涉下动转起来。他现在,已经完全领会了地藏王菩萨之前的指点,他知道,自己成功了,而且,也是该向托塔天王禁制发动最后冲击的时刻了。一直以来,灵台处有那团七彩光芒压制着,使海龙凝聚混沌之气必须要耗费更多的经历。

    睁开双眼,海龙深吸口气,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周围的鬼气不断从四面八方向自己涌来,通过经脉的运转,最后凝聚于灵台处那不足一寸的元神体内,再经过元神体内的循环后变成自己的混沌之气。法力已经完全达到了进入地府后的颠覆状态。

    抬起手,金光一闪,无坚不摧的金箍棒已经出现在他手上,海龙看着金箍棒上的五个字,喃喃的道:“老伙计,成功失败在此一举,一切就都要看你的了。小,小,小,小……”在法决的催动下金箍棒不断的变小着,直到变的连海龙目力都快无法看清的时候,他张口一吸,将起摄入了体内。金箍棒刚一入体,顿时被海龙的意念力护着金箍棒,顺经脉而行,小心翼翼的来到了灵台元神处。元神睁开金光四射的双眼,伸出右手,将这无坚不摧,身具九九八十一落千丈道九天神禁的如意金箍棒接入掌中,熟练的舞了一个棍花,此时的元神,就如同海龙的本体一样。

    意念力在海龙的控制下即刻分散,化入所有的经脉之中,保持同元神的联系。元神漂浮在灵台内,在海龙三分之一意念力的控制下凝视着面前的七彩光芒,金箍棒前指,元神体内的混沌之气瞬间迸发,分成两股,其中一股不变,而另一股则已经转化成了鬼气。

    地藏王菩萨的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海龙身旁,全身散发出一层淡淡的金光,看着身体周围红油印机流转的海龙,他笑了,双掌张开,两道金光围绕在海龙的身体周围,低声吟唱道:“佛言虚空无有边际。不可度量。菩萨无住相布施。所得功德亦灵虚空。不可度量。无边际也。世界中大者莫过虚空。一切性中大者莫过佛性。佛法无边,普度众生。”从他手中幻化出的金光渐渐形成九个形态不一的金色罗汉,竟海龙围绕在中央。整个石室内顿时被宠大的佛气所笼罩,这乃金刚咒地最高境界,金光九转罗汉。也只有地藏王菩萨这样的佛界能者方能使用。九个金色罗汉在地藏王菩萨的窑下摆出不同的姿势,或拈花微笑,或怒目而视,他们同时吟唱起佛界大神通,般若波罗密多心经,洪亮的梵唱声带起一圈圈金色的光芒,不断注入到海龙的皮肤之中。一会儿的工夫,海龙的身体已经完全变成了金色。

    地藏王菩萨漂浮到海龙上空,盘膝而坐,头顶聚拢起三朵金莲,右手掌头摊开,一颗拳头大的透明佛珠出现,他喃喃地道:“海龙。我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么多了,希望你塑形而成的元神能够成为真正的元神吧。”

    海龙的意念完全用来防护自身和控制元神,对于身外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体内混沌之气海纳百川般向元神聚批,他已经做好了最后的准备。

    万道金光在海龙灵台内亮起。缩小后的金箍棒威力丝毫不减,所有金光凝聚为一。以千钧澄玉宇之势点向那团七彩光芒。

    体内所有经脉随着元神的行动而波动起来,在意念力的控制下。混沌之气把即将受到震荡的经脉全都保护起来,叮的一声轻响,虽然做好了一切准备,但剧烈的疼痛感还是令海龙险些意念失手。但元神并没有停止下来,在海龙分流地意念控制下,它已经完全成为了另一个个体。霹雳三打中的后两式谈笑退天兵、倒挂老君炉接踵而出,体内如同爆炸了一般。那团七彩光芒在金箍棒强大冲击力顿时被冲开一个极大的缺口。七彩光芒刚被冲散,缺口处顿时涌出了大量蓝色地法力,但是,神·人·鬼也已经出现了。

    在剧烈的疼痛下,海龙的神志已经有些模糊了,身体剧烈的痉挛着,在元神发现神·人·鬼地同时,庞大的祥各温暖之力从身体的每一部分渗入体内,将所有经脉完全保护在内。小楼夜哭、追魂压魄、烈火焚神在金箍棒的不断幻化中同那蓝色的光芒作出了殊死的搏斗。

    金箍棒不愧为最强大的仙器,虽然元神的法力远不如禁制中所蕴涵的,但还是被它硬生生的破开一个缺口,没有任何犹豫,混沌之气犹如脱疆野马一般从缺口处一冲而入。一种久别重逢的感觉在海龙脑海中闪过,他终于又看到了自己辛苦修炼而来的混沌丹,当两股混沌之气犹如兄弟般紧抱在一起时,异变发生了。首先爆发的,就是一直被禁制住的混沌之气,在外来混沌之气的引动下,它就向一个巨大的炸弹,沿着元神所破开的缺口,发动了剧烈的爆炸,仅仅是第一下爆炸,就将那缺口扩展开原先三倍大小。爆炸力实在太强悍了,剧烈的震动将海龙散于经脉中的意念力和元神中停留的意念力完全震散了,海龙只觉得脑海中如同响起一个炸雷似的,顿时失去了所有意识。

    地藏王菩萨眼中金光一闪,看着全身剧震,混沌之气骤然狂暴起来的海龙,他知道,自己等待的时刻来临了。如果只是将禁制破出一个缺口,虽然会带来巨大的痛苦,但他相信海龙还是能承受的。他所担心的,就是两股混沌之气相遇时发生的大爆炸。海龙被封印的混沌之气主要是由仙灵之气和冥邪之气修炼而成,而元神所具有的混沌之气则是由鬼气修炼而来,虽然同为混沌之气,但在本身的特性上还是有些不同的。当二者相遇时,第一个要做的,就是将所有不是混沌之气的异种法力完全消灭掉,然后,才是二者的融合。它们要消灭的,自然是那两层防御禁制。金光九转罗汉就是要用来应付眼前局面的。佛力骤然膨胀,由于海龙体内两股混沌之气都在同两层禁制的法力拼斗,所以佛力很容易的就侵入了海龙的经脉之中,地藏王菩萨转喝一声,手中的佛珠飘然而下,顿时印入了海龙眉心之中。

    九个完全由佛力形成的金色罗汉一一投入了海龙体内,各自护住他一块最重要的经脉,并在灵台之处形成坚实的护盾,以防止爆炸力影响到海龙的身体。而那探入海龙眉心窍穴中的佛珠则不断凝聚着他被震散的意识,如果意识丧失,即使身体没事海龙也只能变成一个白痴。

    地藏王菩萨刚刚做完这一切,更为剧烈的爆炸开始了,海龙的灵台中不断剧烈的颤抖着,海一次爆炸,都会从中散发出一些细微的法力,这些法力似乎都是那层水属性的禁制的。爆炸依旧在持续着,不断施法的地藏王菩萨突然吃惊的睁大了双眼,“怎么会?这混沌之气怎么会拥有了吞噬的法力。”他清晰的感觉到,每一次爆炸后,海龙灵台处的两道禁制就会被吞噬掉一部份,尤其是托塔天王布下的那层禁制。即使是另外一层水属性禁制也在不断的消失着,只剩余一些吸收不了的才被灵台内狂暴的混沌之气逼了出来。

    地藏王菩萨不敢大意,以佛力相引,将那些水属性法力排出海龙体外。爆炸越来越微弱了,地藏王菩萨知道,混沌之气已经开始了融合的过程。松了口气,除了停留在海龙眉心处的佛珠之外,他缓缓将护住海龙身体的佛力一丝丝抽离出来。他知道,如果自己的佛力不离开,等混沌之气完全融合后,恐怕会从灵台向外吞噬,聊了混沌之气以外的其它法力都是它的目标,为了不损伤到自己的佛力,他也只能退出了。

    海龙缓缓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他不知道自己这一睡过去了多长时间,随着意识的逐渐复苏,他回想起了先前发生的一切,一想到体内的大爆炸,他不由得全身一颤,赶忙凝神内视体内的状况。意念力消耗了许多,只有最佳状态的五分之一,但灵台内的情景却让他大吃一惊。

    整个灵台中空荡荡的,包括他身体的所有经脉中,都没有一丝法力的存在,只是在灵台的中央悬浮着一小团红色的光芒。难道,难道自己所有的法力都消失不成,“不——,不会的。”海龙在大吼中猛的坐了起来,剧烈的喘息着。当他坐起身,却突然发现自己全身充满力量,举手投足间,仿佛都有一层淡淡的光芒随之流转似的。他楞了,实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