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地府绝学神人鬼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睁开眼睛,个看到的是一脸笑意的地藏王菩萨,大量佛力输出似乎并未对他产生什么影响,神色不变,似乎自己并没有做什么似的。

    海龙激动的扑了上去,抓住地藏王菩萨的肩膀,“大哥,我,我该怎么谢你才好啊!”

    地藏王菩萨眼中流露出一丝异样,微笑道:“既然是兄弟,还说什么谢。你的混沌之气比我想象中还要神奇的多,这次修炼获益非浅吧。”

    海龙点了点头,激动的道:“是的,我体内已经又有庞大的混沌之气了,以前所有的仙法现在都可以应用了,多谢大哥成全。”

    地藏王菩萨轻叹道:“当初,我和镇元大仙约定,你在地府中最多只能停留三年的时间,也就是仙界的三百年,如今时日已过三分之二,这最后的一年,就是你领悟我传授你炼四式法术的时间了,你一定要抓紧时间,不可荒废一日。”

    海龙楞道:“大哥,你是说,我这次修炼持续了接近一年的时间么?又是一百年过去了。时间过的可真快啊!”

    地藏王菩萨不着形迹的挣脱了海龙抓住肩膀的双手,道:“不要不知足了,短短一百年,你已经拥有了超越大罗金仙的法力。只要你能突破体内的封印,修为必能更上层楼,你一定已经记熟了那四式法决,现在你还有什么疑问么?如果没有的话,我把这里让给你,你就自行修炼吧。”虽然表面上地藏王菩萨并没有什么不妥,但为海龙输入了大量的佛力,他也需要觅地潜修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海龙道:“大哥,为什么您传授给我的哭丧棒、追魂剑都只有一招?烈火鞭加上那式轮回也不过仅有两招而已。”

    地藏王菩萨微笑道:“仙法在精而不在多,哭丧棒、追魂剑和烈火鞭招式都很翻覆,如果你想都学全。恐怕就不是一年能够达到的了。而神#人#鬼的瞬间攻击可以用这三种仙法的任何一招组成,所以,一样你只学一招就已经足够了,多则无益。你的法力已经恢复了一些,可以使用金箍棒了,哭丧棒你就可以使用金箍棒来练习,追魂剑也可以用剑带棒来练,至于烈火鞭你就用我这条缚龙束吧。”

    红光一闪,一条红色长鞭漂浮在海龙面前,听了地藏王菩萨地话。他心中已经有所明悟,面前这条长鞭比梦云的情丝还要长上几分,达到三丈左右,鞭身上有着一圈圈奇异的纹路,红光若隐若现,海龙能清晰的感觉到,在这条缚龙束上蕴涵着极为霸道的法力。探手将起抓入自己掌中,一股热流透掌心传来。整条鞭身宛如同自己结合成一体似的,手腕轻抖,缚龙束顿时如同波浪般泛动起一圈圈涟漪。

    地藏王菩萨微笑道:“这条缚龙束极为霸道,乃是龙之九每人身上一段龙筋连接炼制而成。我自从入佛界以来。修为由霸道转为祥和,早已经用不上此物,就送予你吧。也算大哥给你的见面礼。你要记住,地府的六道轮回极为霸道,一旦命中对方,至少可以消灭对手三分之一的神识。不可轻易使用。同时,六道轮回在使用的时候也会对自身造成很大地负担,自己的身体会有片刻僵硬,所以,在使用之前,必须要作好本身的防护才行。”说到这里,他双手缓缓在胸前合十,石屋骤然发生了变化,原本只有几十平米的面积瞬间扩张到上千平米,宛如一个地下广场一般,深深的看了海龙一眼,喃喃的道:“非法无以谈空。非慧无以说法。万法森然曰因。一心应感曰由。故首以法会因由分。一切皆有定数,修炼可苦而不可冒进,意念始终需守灵台,方可不被鬼气所侵。地府法术成时,你需自行领悟破聊封印。”

    地藏王菩萨的身影在海龙面前渐渐淡化,周围突然亮了几分,海龙定睛看时,地藏王菩萨的身影已经就那么凭空消失了。他所表现出地一切,令海龙感觉到越发深不可测,深深的看了一眼地藏王菩萨消失的地方,法力运转。催入到缚龙束中,红光缠绕而上,顿时消失在海龙的左臂。

    重新拥有了大量地混沌之气,给海龙带来一种再世为人地感觉,深吸口气,感受着体内澎湃的法力,他迫不及待的召唤出金箍棒。光芒一闪,金箍棒出现在海龙掌中,在混沌之气地催动下,金光照亮了整个石室。海龙将法力内敛于棍身,身随棍走,刹那间,万道金光充斥,霹雳三打在法力内蕴中顷刻间完成,一切都是那么自然,阔别已久的强大感令海龙心中充满了兴奋。

    千钧棒法在海龙的意念催动下圆转如意的使用了一遍,当最后一式结束时,海龙正好身处于石室地中央,看着手中无坚不摧的金箍棒,他喃喃的自言自语道:“飘渺、天琴、影,你们等着我,我一定会用最快速度突破封印回到你们身边的。”

    千钧棒法使用了一遍,海龙发现这间石室并不简单,在石室周围的墙壁以及顶部和地面,都有着强大的法力禁制,虽然自己并没有用千钧棒直接攻击,但换做普通地方,单是散发出的混沌之气也不是石头可以禁受的起,既然周围有禁制保护,那么自己就可以全身心投入到修炼中了。

    地藏王菩萨传授给他的神#人#鬼三式分别是哭丧棒的小楼夜哭,追魂剑的追魂压魄和烈火鞭的烈火焚神。地藏王菩萨没有告诉他,这三式都是三种法术中最强大的,由于海龙以前用的多为棒法,哭丧棒这式小楼夜哭他很快就能够上手了,同千钧棒法的浩然博大气势恢然不同,哭丧棒法中充满了阴森之气,在法决的催动下,小楼夜哭一式会发出慑人心魄的凄厉之音扰乱对方心志,然后棒身所指会幻化出无数幽绿色的光影。从刁钻的角度,带着庞大地鬼气瞬间袭至,给对手以致命一击。海龙绝顶聪明,又能专心致志,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他就已经将地藏王传授的四式运用熟练了,甚至连神#人#鬼也可以勉强用出,虽然还不能发挥出其真正的威力,但也有七、八分形似。

    海龙体会最深的就是烈火鞭的特殊攻击六道轮回,这也是他最为喜欢的一式地府法术。在这四式法术之中,就属六道轮回他修炼的最快,对于普通地府鬼卒来说,六道轮回简直太难了,因为,它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用意念去控制鞭势,但对于海龙来说。就没有这份忧虑,当他修炼到六道轮回这一式时,深刻的体会到为什么地藏王菩萨当初会引导他修炼意念力了。意念力对于地府法术有着至关重要地作用。

    站在石室中央,海龙微微有些喘息。三个月了。自己已经充分领悟了这四式地府法术的奥妙,是应该突破体内封印的时刻了。

    三个月过去了,那是将近仙界的三十年啊。海龙不光学会了地府四式法术,体内凝结的混沌之气也有了长足的进步,今天,是他三个月以来第一次试图对体内封印发动攻势。盘膝坐在地上。海龙将意念力集中于灵台,封印和他现在的混沌丹都停留在灵台中,海龙心志早已成熟,没有了以前的毛躁,虽然心中有些紧张,但他还是小心地将混沌之气都收入灵台中,以后部意念力引导着绕体运行一周,将其提升到最佳状态后,才准备向封印发动进攻。混沌丹完全凝结,海龙小心的将它转移到环绕在自己原本法力的七彩光芒外,混沌丹在海龙强大的意念力压迫下缓缓变形,这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地,但现在却轻易地做到了,如同圆锥一般的混沌丹以尖端轻轻的碰触了一下那片七彩光芒,海龙只觉得全身一震,一股剧烈地疼痛感瞬间传遍全身,令他不禁一阵痉挛。

    通过试探后,海龙不由得心中暗惊,托塔天王这封印自己法力的禁制确实霸道,他的封印似乎已经同自己体力所有的经脉连接在一起,如果自己强行突破这层封印,那么势必会给经脉带来极大地负荷,而且通过刚才的接触,海龙发现,那层七彩光芒极为坚韧,能否突破还是个未知数。时间是紧迫的,他又如何能浪费呢?一咬牙,海龙深吸口气,将意念力完全注入到圆锥形的混沌丹中,不顾一切的全力冲向七彩光芒。

    轰——,七窍同时出血,海龙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他成功了,成功的突破了那层七彩光芒,但是,他也失败了,因为七彩光芒后面一层蓝色的禁制抵挡了混沌之气剩余的力量,海龙突然想到,那蓝色的禁制应该就是地藏王菩萨所说的水属性禁制之力了。如果他现在还有同先前一样的法力,再发动一次冲击的话,或许能将这第二层禁制也突破,但是,他现在却连一个指头都动不了了。

    海龙之前的判断是正确的,托塔天王所下的禁制确实同他本身的经脉相连,他先前的全力冲击,就相当于全部法力打了自己一下,如此强度的攻击,又怎么是他能够承受的呢,虽然身体极为坚韧,但这一次冲击,却令他体内百脉俱伤,根本无法动弹分毫。

    海龙并没有因为这次的失败而灰心,他早就做好失败的准备,对于他来说,失败并不可怕,但也令他得到了很多启发。以意念力催力法力直接攻击是绝对不行的,他大概的计算了一下,如果想一次性突破两重禁制,除非能拥有他在被禁制前法力一倍的力量才有可能,因为,在突破第一层禁制之后,他必须保留部分法力支撑着突破后的那一点,否则,法力深入后,托塔天王布下的第一落千丈层禁制一旦封闭,自己就将失去与那股法力的联系,修为立刻会大损,撑住托塔天王禁制,就需要相当于以前的法力才行。可是,他体内现在的混沌丹,不过是以前混沌丹的五分之三而已,距离突破封印所需要的法力相差太多,别说是一年,像现在这样修炼,就算是一千年也未必能够修炼到以前两倍的法力。毕竟,当法力达到一定程度后就会遇到瓶颈,现在被封印的法力虽然无法调动,但还是占据了他灵台不小的地主,使他在修炼中法力始终无法顺畅的连接,所以,海龙已经彻底否定了自己先前的做法,用这种方法,是绝对不可能成功的。

    脑海中,不断回忆着自己修炼过的功法,试图从中寻找出适合自己的。但是,每一种法法都被他一一否定了,毕竟,仙法都是要依靠法力来支持的。突破禁制最佳的方法,就是用法力来压制。但是,自己现在哪儿有足够的法力啊!难道真的要苦修混沌之气么?不,自己不能用这种笨办法,飘渺已经等待自己那么长时间了,自己还怎么能让他再等下去呢?地藏王大哥既然说自己还有一年时间,他一定是有所根据的,肯定有一种特殊的方法,可以令自己在短时间内突破禁制,可是,那到底是什么办法呢?哎,要是自己的混沌之气能有金箍棒那样无坚不摧的威力就好了,一举破除封印,就算多受点痛苦也是值得的。只要有金箍棒在,就算封印自己的人法力达到大神通境界,禁制也不是不可破除的。

    想到这里,海龙突然感觉到心头一亮,似乎想明白了什么,金箍棒,金箍棒么?那是同自己身心相连的法器啊!它既然叫如意金箍棒,或许能够化为法力融入自己体内呢,而且,自己现在已经可以控制混沌丹变形了,如果让混沌丹变成自己的样,手持金箍棒在体内发动霹雳三打和神#·;人·;#鬼,那还有什么封印能阻止自己。怪不得地藏王大哥说自己想突破封印就必须要依靠地府法术的威力,接连六次连续的攻击,就算是三层封印也有可能突破吧,对,一定就是这样。想到这里,海龙不禁哈哈大笑起来,笑声牵扯动经脉,顿时令他疼的一阵痉挛。

    “你想的倒不错,如果真的那么容易,我又何虚让你修炼一年之久,一旦在体内发动霹雳三打和神#·;人·;#鬼,恐怕封印还没破,你这副小身体就爆体而亡了。你以为,体内的经脉能禁受的起你那样折腾么?”无奈的声音响起,地藏王菩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海龙身旁。

    白校后时距曲线而洁净的手按上了海龙的灵台,纯净的佛力如同春风化雨般滋润着他体内所有受损的经脉,地藏王菩萨的佛力确实深不可测,只是一会儿的工夫,海龙体内经脉就已经恢复如常,只是法力损失极大,现在的他还有些虚弱。当地藏王菩萨的手刚一离开他的身体海龙就迫不及待的道:“大哥,我想那方法不行么?可只有那样,我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破除封印啊!我真的再想不出别的办法了。”

    地藏王菩萨右手一吸,让海龙站了起来,赞许道:“你的思维真是很活跃,本来我想,你需要我的点醒才能明白,看来现在不用了。你想的不错,那确实是唯一的办法,但却并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用,如果照你那样用的话,你身体的经脉根本无法负荷,所以,你在用六连击行向封印发动攻击时,必须要先找到不伤害自身的办法。否则,就算你真的突破了封印,突然出现的肆虐法力根本不是你身体所能承受的。结果会给自己带来无法想象的灾难,两股混沌之气相遇,会瞬间迸发,那时,就算是我想救你,恐怕也会力不从心的。”

    海龙脑转的极快,听地藏王菩萨这么一解释,顿时明白了其中的道理。点了点头,心有余悸的道:“大哥,我太急功近利了,还要请您教我。”地藏王菩萨微笑道:“我设想的办法自然是你不可能想到的。不过。现在还不是教你的时候,我不想让你冒险。什么时候你能顺利用出六连击而没有一丝阻碍,我再将具体的办法传授给你。你不用反驳。你现在的情况我知道,但是,你以为自己现在用的那个就算六连击了么?先不说霹雳三打和神#·;人·;#鬼之间的联系有多慢,单是神#·;人·;#鬼,你也远远未领会其神髓。兄弟,一年的时间已经是最保守的估计了,你还要多加修炼才行。六连击最关键的地方,就在于你体内混沌之气的转换,霹雳三打可以用混沌之气越位使出,而神#·;人·;#鬼却必须要转化成鬼气。想让六连击一蹴而就,你就要将转换的过程在霹雳三打未完成之间作好,而且还不能影响霹雳三打的威力。”

    随手一吸,隐藏在海龙左臂上的缚龙束已经到了地藏王菩萨手中,他沉声道:“看清楚了。”他一手握住鞭柄,另一手抓住鞭身,双臂上抬,托天祭出了神#·;人·;#鬼三式。神#·;人·;#鬼最奇异的地方,就是可以用棒、剑、鞭任何一种法器使出。只见地藏王菩萨以鞭化棒,在凄厉的风声中,一式小楼夜哭转瞬间包围了海龙所有能够闪避的空间,缚龙束变换成的棒犹如毒蛇一般,幻化成无限绵密的棒影,强大的压迫力令海龙无法移动分毫。眼看缚龙束临身之时,压力突然消失了,寒光一闪,再闪,三闪,几乎没有任何间歇的三道光芒带着慑人的幽光分别刺上了海龙的眉心、胸口和小腹,海龙只是稍微感觉到一点刺痛,寒光就消失了,正是追魂剑法中的追魂夺魄,这一招的精髓就是一个快字,地藏王菩萨作到的攻击,远远不是海龙所能达到的,他不由得叹为观止,但这一切还没有结束,当三道寒光消失的同时,海龙感觉到自己仿佛坠入了地狱深渊一般,缚龙束由刚化柔,鞭影重重,如同地狱火焰一般缠上了自己身体每一个部分,意念一阵模糊,身体一软,不由得跌倒在地。烈火鞭本身不但能攻击肉身,同时也可以干扰神识,烈火焚神一招更是其中精华,一切只是眨眼间完成的,小楼夜哭、追魂夺魄、烈火焚神几乎没有任何的停顿已经在缚龙束的颤动中完成了,海龙深深的体会到,如果地藏王菩萨真的要攻击自己,就算有一百条命也已经完蛋了。

    红光一闪,如同游龙一般的缚龙束重新回到了海龙的左臂上,地藏王菩萨淡然道:“看清楚了吧。你也练了神#·;人·;#鬼,应该能明白其中的奥妙,不要急于修炼六连击,什么时候你将神#·;人·;#鬼练到我这种程度再说吧。至于法力转换的方法,就要靠你自己去探索了。修炼是取巧不得的,付出一分耕耘才能有一分收获。距离一年之期还有九个月,你自己好自为之,当你六连击完全成型后,我再来指点。”

    地藏王菩萨的身影又消失了,但他刚才神#·;人·;#鬼刚才时的气垫还停留在石屋之中,海龙不断回忆着地藏王菩萨在连接时法力的运转,心中顿时有所体悟。盘膝于地,他进入了修炼状态,必须要先恢复法力才能练习神#·;人·;#鬼。既然自己这位大哥已经说了有办法让自己突破封印,那现在最首要的任务,就是彻底完成六连击。经历了这么多努力才有的机会。海龙又自怎么会不上心呢,放下了返回仙界的急迫之心,他终于进入了修炼六连击的征途。在这宽阔的石屋之中,他的修为正在一分一毫的增长首……

    冥界。冥王宫中。天琴刚刚从冥圣殿返回,准备开始今天的修炼,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殿下,卧有事禀报。”

    天琴不用回头看,也知道来人是谁,称自己为殿下。而且能让自己感觉不到气息的,在冥中也只有冥卫统领冥生了。微微一笑,扭头道:“冥生大哥,我不是跟你说过许多回了,以后不要叫我殿下,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

    冥生低着头,淡淡的道:“上下有别,我怎么能称呼殿下的名讳呢。”

    天琴知道此人性格极为固执。无奈的道:“随你吧,你来找我有什么事么?是不是师傅叫我过去。”

    冥生点了点头,道:“帝君请殿下去一趟。”

    天琴微笑道:“那咱们现在就走吧,别让师傅等久了。”说着,朝冥帝修炼的地方走去。

    “等一下。”冥生叫住天琴。“殿下,还有一件事要向您禀报。上次您交给我那四个人,经过百年的训练。实力已经提升了许多。他们从人界而来,修炼时要比普通冥卫快的多。而且,他们对您似乎非常忠心,都向我表示希望能留在您身边。我想。您现在已经是储君了,也需要一些随从,以他们身为中级冥卫的修为,勉强可以完成这个任务,您希望他们过来守护您么?”

    天琴心中一动,如果不是冥生提起,百年之久,她都快忘记那四个人了。他们就是在人界中的妖宗宗主金十三,坦拉族族长金十四,羌族族长魔哈和苗族旅长长索托。当初冥帝就派这四个人供天琴调遣,继承了储君之位后,天琴有感于四人实力不足,就将他们交给了冥生。此时听冥生一说,她心中顿时升起了亲切感,点了点头,道:“好吧。等我从师傅那里回来,你就让他们来见我。”说完,她刚要去找冥帝,却发现冥生流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不禁问道:“冥生大哥,还有别的事么?有什么你就直说吧,你也知道我的性,不喜欢绕弯。”

    冥生犹豫了一下,道:“是这样的。不久之前,从人界中又有两人度冥动成功,他们的修为都不低,而且天赋极好,由于帝君一直处于闭关之中,冥幽王殿下就让他们先留在了我那里,我见他们非常有潜质,就将他们收在了冥卫中,他们曾经是起过您的名讳,还想要见您,似乎在人界中与您很熟似的,而且,他们也认识金十三四人。这两个人,一个叫戾峰,一个叫戾无暇,是一对夫妻,您认识么?”

    听了冥生的话,天琴失声道:“什么,戾峰、戾无暇?他们竟然也升入冥界了,太好了,这下海龙可以放心了,冥生大哥,这两个人同我关系非常密切,你现在立刻带他们来见我,我想引见他们见一下师傅。”她是海龙的妻,自然明白戾峰对于海龙的重要性,自然不能像安排金十三四人那样安排他们,而且,有海龙这层关系在,戾峰和戾无暇一定会真心帮助自己,希望师傅能给他们一些机会吧。

    冥生犹豫了一下,道:“可是,帝君让你现在就过去,耽误的话……”

    天琴微笑道:“没事的,师傅那里我自然会去解释。你快点将戾峰他们带来就是。”她现在真的很希望能立刻见到戾峰和戾无暇。

    冥生无奈的点了下头,身体骤然消失在天琴面前,既然无法让天琴打消立刻见戾峰二人的心思,那他就只有用最快的速度引两人前来了。

    一会儿的工夫,在冥生的带领下,戾峰和戾无暇一起来到了天琴的修炼室,虽然早知要见天琴,但当戾峰和戾无暇看到她时,还是不禁一楞。他们都没有见过天琴的本来面目,戾峰只是听海龙说天琴是他的妻而已,一进入大门,他们看到的是一名全身笼罩在黑色长裙中的女,戾无暇一向自谬容貌,但当她看到天琴时,也不禁升起一丝自惭形秽的感觉,从容貌上来看,她并不逊于天琴,但在气质上却要差的远了,天琴的第七重冥魔**已经修炼到了中段,修为远不是他们可以相比的,又继承了冥界储君之位,身上自然而然的产生了三亚的气息,她那一头银发是如此耀眼,娇靥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戾峰和戾无暇在打量天琴,天琴也同样在看着他们,这魔宗的夫妻二人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气息比以前要沉凝了许多,显然升入冥界之后,他们的法力都有了一定的突破。看着他们有些疑惑的眼神,天琴微笑道:“我忘记了,你们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我真面目吧。以前是邪祖时我一直都用法力隐藏着自己的形貌,你们都已经升仙了,那戾天宗主呢?他的修为还在你们之上,难道他没有成功度劫么?”

    听天琴提到戾天,戾峰的眼睛顿时红了起来,哽咽道:“义父,义父他老人家为了成全我们,将自己所有魔功都输进了我们体内,这才使我们能够成功度劫升入冥界。我该怎么称呼你,你是大哥的妻,我就叫你嫂吧。”

    天琴噗嗤一笑,看了一眼戾峰身旁色变的冥生,道:“还是不要了,这里毕竟是冥界,咱们年纪相差都不是很多,无暇姐应该比我还大一些,叫嫂太别扭了。”轻叹一声,她眼中流露出一丝迷蒙之色,“没想到戾天宗主就这么去了,一切自有定数,你们也别太难过了。”

    冥生咳嗽一声,道:“殿下,帝君还在等着您呢?”

    天琴点头道:“戾峰、无暇姐,你们跟我一起去见师傅吧。虽然海龙不在,我是他的妻,也应该照顾好你们。只要有我一天,在冥界就绝不会让你们吃苦的。”说着,带着戾峰和戾无暇朝冥帝修炼的地方走去。冥生跟在最后面一言不发,但他的神色却有几分阴郁。

    戾峰一边跟着天琴向前走,一边低声问道:“天琴姐,你升入冥界后有大哥的消息么?我最后一次见他时他已经成功度劫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