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酆都城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巳阴和海龙慌忙到一旁交上自己的参赛牌,排到了队伍的最后面。由于人数众多,最后一场淘汰赛光宣布比赛顺序就足足宣布了另个小时。海龙和巳阴再次幸运临身,分别同比他们早进来一会儿的勾魂使者交手。由于地方有限,只能容纳一百人同时参加比赛,海龙和巳阴也乐得清闲,在一旁休息起来。同他们俩比试的两名勾魂使者显然也是认识的,在一旁不断的打量他们,显然在判断对手的修为。

    海龙并未在意对方的目光,将注意力集中到比赛场上,此时,第一轮比赛已经开始了。这最后一轮初赛的淘汰赛果然同区域赛不一样,每一场比试都战的非常激烈,整个校军场中惨绿色鬼气纵横,不断传来凄厉的吼叫声。

    看了一会儿,海龙扭头向巳阴鬼卒道:“大哥,我先休息一下,等到我们的时候你叫我。”说着,闭上了双眼。意念一动。他已经进入了心如止水的状态。巳阴鬼卒有些怪异的看着他,头盔后的面庞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体内的混沌之气快速而行,由于在比赛中周围鬼气充盈,海龙吸收起来要比自己鬼屋中快的多。这一个月的时间并没有白费,在前来酆都之前,海龙惊喜的发现,自己已经又恢复了内视的能力。拥有了内视的能力,他就能清晰地看到自己体内的一切。他发现,在自己的灵台处有一个红色光团,光团外被一层七彩光芒所笼罩,显然就是封印住自己法力的禁制了。一路行来,每次休息的时候,海龙都试图用自己的意念配合那一丝混沌之气向封印发起攻击。他知道,只要能将封印破开一点,联系到自己原本的混沌之气,那这禁制就可以轻易破除了。但是,托塔天王所下的禁制又岂是那么容易突破的。七彩光芒表面看上去并不强大,但实际上却比海龙以前见过的任何禁制都要坚韧的多。而且,在这七彩光芒中似乎还蕴涵着一股澎湃的火之力,只要海龙那丝混沌之气一攻到,立刻就会被这股火之力所融化。先后试了几次失败后,海龙明白,以自己现在的情况,不论如何努力,都是不可能突破这层禁制的。只能寄希望于吸收鬼气修炼的混沌之气强大以后再说了。

    尽管对于托塔天王的禁制无可奈何,海龙还是对自己的进步很满意,毕竟只是一年的时间,自己就重新拥有了内视的能力。这样下去,经过一段时日的修炼。自己总有一天能够突破禁制的。而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尽快达到自己此行地目的,学到那三种地府绝学。

    混沌之气不断吸收外界的鬼气融入自身,鬼气虽然是灵气的一种,但从程度上看,以混沌之气差的不是一个级别,每凝聚出一丝混沌之气都需要极为庞大的鬼气才能做到。现在海龙内地混沌之气虽然比刚出现时多了一些,但也只是极为微小的一些而已。但是,他的意念力却有了长足的进步。在地府中,他完全可以心无旁骛的修炼,意念力达到前所未有的集中。现在,除非极度消耗,否则,海龙根本不会感到疲惫。

    当海龙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体内混沌之气比先前更加凝练,意念力也更为强大之时,他被巳阴鬼卒叫醒了。伸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海龙向巳阴鬼卒道:“轮到咱们了么?”巳阴鬼卒点点头,道:“兄弟,你可真能睡啊,足足睡了一整天。马上就到咱们了,我观察了咱们的对手,那两个家伙虽然比不上丑那么恐怖,但恐怕也不会好对付,待会儿你可要小心一些。”

    海龙知道,巳阴鬼卒虽然经常取笑自己,但他却是真正关心自己的人,点了点头,道:“大哥,你也要小心。我们一定能成功的。”

    终于,轮到他们出场了,这是初赛最后一轮淘汰赛的最后一场,海龙和巳阴鬼卒分别站在校军场东西两块相距较远地方面对着自己的敌人。在高台上年黑衣无常宣布开始后,最后一场比赛正式揭开了帷幕。海龙的对手比他还要高大许多,海龙哭笑不得的发现,惊魂掌在自己这位对手手中用出,竟然成了大开大阂的掌法,虽然失去了惊魂掌本身的诡异,但无疑的,对方凭借对鬼气凝聚的充分认识,给海龙带来了很大的威胁。他每一掌拍出所带起的鬼气都足以损坏海龙身上的重装铠甲。

    以前不论在人间还是仙界,海龙最喜欢应敌的方法都是硬碰,可现在在法力不如对方的情况下,他又怎么能硬碰的了呢?只能用出对付厉鬼丑时同样的办法,以逍遥游基本身法围绕着对方游走。由于对方身形高大,显得有些笨重,所以海龙也不是全无机会,他先后几次利用灵活的身法躲闪到对方无法顾及的死角处攻击到对方,但对方不光有坚实的重装铠甲保护,而且身体似乎也极为强韧,受到海龙的攻击,竟然连晃都不晃一下,海龙心中暗叹,看来,不用意念力攻击是无法将对手击败了。

    趁着对手一次凶猛的扑击招式用老,海龙飞身而退,双手在胸前围出一团惨绿色的鬼气,猛的向对方掷去。那勾魂使者不屑的哼了一声,这种程度的攻击,根本连他的重装铠甲都无法突破,索性也不闪躲,身形刚一转过来,就迎着鬼气冲了上去。突然,他感觉到自己脑海中仿佛被尖针用力的刺了一下似的,剧烈的疼痛令他顿时失去了知觉,鬼气袭到,他那巨大的身体如同推金山,倒玉柱一般重重的向后跌到。

    海龙站直身体,对自己的意念力攻击极为满意,虽然对手身体强悍,但却强不到脑,意念力没有任何先兆的攻击顿时刺激的他晕了过去。

    获得胜利后,海龙迫不及待的去寻找巳阴鬼卒,巳阴那一场比赛还没有结束,而且打的非常艰苦。当海龙赶到时,他还在和自己的对手硬碰硬的攻击着。双方身上的重装铠甲都有些扭曲变形了,可见承受了多么强地打击。海龙大声呼喊着给巳阴鬼卒加油,巳阴鬼卒听到了他的声音,似乎完全兴奋起来,攻击的更加凶猛了。终于,在他一记重拳捶在对手的胸口时。对手再也撑不下去,重重的摔倒在地。

    赛后,海龙和巳阴鬼卒被判官安排到住处休息,一进入房间中,海龙就拉住巳阴鬼卒问道:“巳阴大哥,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的身体竟然那么结实。你可不知道,同我对敌那家伙防御有多么强悍,而同你对敌那个似乎也不弱。”

    巳阴鬼卒得意洋洋的道:“今天知道你大哥我得厉害了吧。同咱们对敌的那两个勾魂使者都是铁身鬼。本身防御非常强悍,很不好对付。不过,有一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你大哥我也是铁身鬼。以前和你打成平手都是让你的。”

    海龙疑惑的道:“是这样么?你是成心不告诉我的吧。”巳阴鬼卒干笑两声。不再说什么。海龙心中不由产生了几分疑惑。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自己的这位巳阴大哥了。他的力量似乎会随着对手强大而变强似的。

    之后的比赛顺利的多,海龙凭借着自己的意念力和灵巧的身法,一一击败了对手。成功的挺进了前十名,而巳阴鬼卒的实力验证了海龙的疑惑,虽然他遇到不少强悍的对手,但总能在最后关头将其击败。也进入了前十名之中。明天,就是决定哪五名勾魂使者可以成为地府判官的时刻了,但海龙心中却始终如同压着一块大石头般压抑,他几乎可以肯定,巳阴鬼卒定然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自己一直将他当兄弟看待,可他却欺瞒自己,这种感觉令海龙心中不断传来阵阵疼痛。

    “兄弟,我回来了。”巳阴鬼卒一进门就先向海龙打了个招呼,“我已经帮你打听清楚了,明天你的对手是个无头鬼。你可要小心了。”

    无头鬼?这样的对手海龙还是第一次遇到,既然对方没有脑袋,自己用意念力击败对方就不可能了,只有用别的办法才行。此时的海龙的心已经不再比赛上了,他站起身,走到巳阴鬼卒面前,双手抓住他的肩膀,正色道:“大哥,我有件事要问你。你一定要老实的回答我。”

    巳阴鬼卒一愣,道:“什么事,我的事你还不清楚吗?有什么可问的?”

    海龙沉声道:“大哥,自从我到地府的第一天起,我们就始终没有分开过。你对小弟的帮助,我始终铭记于心,我也一直都将你当成亲兄弟看待。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对我隐瞒什么,我已经忍了许多天了,如果我猜得不错。明天只要我能获得胜利,你也一定可以成为地府判官,对不对?告诉我,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只要你肯说出来,我们依然是好兄弟。大哥,你知道吗?我最恨得就是欺骗。”

    巳阴鬼卒全身一震,但他很快就冷静下来,轻笑一声,道:“兄弟,我知道你总有一天会发现的。但没想到这一天竟然来得这么快。不错,我确实有些事情瞒着你,但现在却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但有一点你要相信我,这一年以来,我也同样把你当成亲兄弟看待,我对你,始终都没有任何不良的居心。你不要再问,也不要多说什么,明天,是决定你是否能成为地府判官的一刻,只要你能成功的当上地府判官,我就将自己心中的秘密告诉你。如果你是个男汉,就答应我的要求。”停顿了一下,巳阴鬼卒微笑道:“我再没进入地府前,俗家姓刘。”

    海龙轻叹一声,道:“大哥,我知道你是没有恶意的,而且我也能猜到,你一直在我身边,肯定同我师伯有关。我不想再多问什么,希望明天能入你所言,将所有的一切都告诉我,始终处于猜忌中,实在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我答应你的要求。”

    巳阴鬼卒点了点头,道:“好,不愧是我的兄弟。不过,我要提醒你,你明天的对手非常强大,而且他是无头鬼,你那意念力攻击除了能减缓对手的攻击速度以外,起不到太大的作用,你自己可要多加小心。我也希望明天你能够顺利地成为地府判官。”

    听了巳阴鬼卒的话,海龙全身剧震,失声道:“你,你怎么知道我在比试中用的是意念力?”

    巳阴鬼卒淡然一笑,道:“我们相处了一年,如果连这点我都不知道,我也妄称为……”说到这里,他停顿下来,“海龙,明天一切就有答案了,为了这个答案努力吧。我只希望你记住一件事,不论何时,我永远都是你最好的兄弟,这是不会改变的。”说完这句话,巳阴鬼卒推门而出,门重重的关上了,但却难以关闭海龙心中的疑惑。虽然他猜想过很多,但巳阴鬼卒的话实在令他太吃惊了。要知道,意念力是他一直苦修的,他实在不明白,巳阴到底是用什么方法知道的。对于自己这位大哥的神秘,海龙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丝恐惧。

    深叹口气,海龙努力的不让自己再去想这些,毕竟,当明天自己得到地府判官的称号时,一切就要水落石出了,无头鬼是么?好,我就击败你再说。想到这里,海龙对胜利的渴望空前膨胀,既然巳阴鬼卒已经警告过自己,那明天这场比赛,就一定是非常艰苦的。

    酆都城西校军场,今日,将是决定那五名勾魂使者能够升为地府判官的重要时刻,一向以来,凡是能通过升判大赛成为地府判官的勾魂使者,都会得到地府重用,有些甚至会得到地府十王的赏识,直接升成为常。毕竟,能从上百万勾魂使者脱颖而出的,必然是地府中不可多得的人才。校军场已经被划分为五块,五场比赛将同时进行。在正面的高台上,摆放着十二张大椅,校军场周围,早已经围满了此次进入决赛阶段的勾魂使者,他们都想看看,最后到底是谁能获得地府判官的称号。

    海龙神清气爽的走出房门,巳阴鬼卒一晚都没有回来,他知道,现在自己多想什么也没用,只有获得今天的胜利,才能得到答案。刚一出门,他就碰到了意想不到的客人,十一名勾魂使者将他围在中央,为首的,正是在区域比赛时被海龙用意念力击败的厉鬼丑。

    这十一名勾魂使者谁也没有吭声,头盔内隐藏的幽绿色光芒若隐若现。海龙心中暗暗苦笑,丑你找我报仇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要选择今天这么重要的时刻。他的意念力在这段时间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击败这十一名勾魂使者并非不可能,但是,就算他能用意念力瘫痪这十一个人的行动能力,精神也会消耗极大,还怎么去进行今天的比赛?决赛就要开始,时间根本不及让他去一次阴阳塔了。

    丑突然伸出手,拍向海龙的肩膀,海龙肩膀一沉,右脚向后滑动,躲开了对方这一拍。丑显然愣了一下,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海龙兄弟,你别误会,我今天来并没有恶意。”听了他的话。海龙不禁一呆,没有恶意?没有恶意带这么多人来干什么?

    看出了海龙心中的疑惑,丑叹息一声,道:“我们这次到酆都来,擅自离开了自己的岗位,回去一定会受到处罚的。本来,我确实是想带着这些兄弟找你报复,毕竟,你剥夺了我成为地府判官的机会。我们其实早就到了。决赛阶段的比赛已经进行了一个月,虽然我们看不到你比赛的样,但每天的结果我们却都是知道地。当初,你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击败了我。我心中着实不服气。但是,随着你的名字不断出现在胜利榜上。我知道自己错了。不论是在什么地方,侥幸这两个字根本不能替失败开脱,你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是你自身实力的体现。我现在已经心悦诚服的承认了自己的失败。我知道你和巳阴关系很好,你愿意多我这么一个朋友么?”

    突如其来的变化令海龙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自己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之腹了,伸出大手,在丑的手上拍了一下,微小道:“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得多。为什么不呢?今天去替我加油吧。丑,相信我,我既然剥夺了你成为地府判官的机会。就一定会替你完成这个心愿。我们已经是朋友了。”能因为冤死而成为厉鬼,丑心中一定有着很深的悲哀,海龙从来就没有将他当成敌人看待过。

    十一名勾魂使者同时欢呼一声,丑大喝道:“你这家伙起这么晚,还不赶紧的,决赛可就要开始了。来,兄弟们我们抬着他去。”

    酆都城大街上出现了奇异的一幕,十一名勾魂使者托着一个勾魂使者的身体飞快的朝酆都城西校军场而去,所过之处,不禁引起酆都鬼民们侧目相看。重装铠甲发出整齐的声音,在丑等十一名勾魂使者全力奔跑下,一会儿的工夫,他们就已经来到了校军场外。

    将海龙放了下来,丑沉声道:“海龙,记住你刚才对我的承诺,今天不论如何你都要得到地府判官这个称号,否则,我们兄弟可不会原谅你的。你不光是代表自己,也代表着咱们整个区域,巳阴那家伙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估计他已经进去了,你也赶紧去吧。”由于不是决赛阶段的参赛勾魂使者,他们并没有进去观看比赛的权利。

    海龙拍拍丑的肩膀,笑道:“别的我什么都不说了,你们只需要等待我胜利的好消息就足够了。”说完,他大步走了进去。

    当海龙进入校军场内,第一眼就看到了巳阴鬼卒,巳阴站在距离他并不远的一个区域,同他的对手面对面对视着,连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

    “海龙使者,赶快到你自己的位置去,你已经来得很吃了。”一直负责督导比赛的黑无常沉声道。

    海龙答应一声,跑到自己的比赛区域之中,他上下打量着自己这位对手,确实如巳阴所说,自己的对手是一名无头鬼,身材中等,他身上那厚重的重装铠甲并没有头盔,连脖也没有,身体最高的地方就是肩膀,双肩中央血淋淋的,如果不是海龙早已经适应了地府的一切,恐怕没有比赛就先要大吐特吐了。那对手既然没有脑袋,自然也没有眼睛,但海龙却能清晰的感觉到,堆放在不断的观察自己。

    站在高台上的黑无常突然朗声道:“所有地府人员听令,恭迎地府十王以及两位鬼王大人。”

    听到黑无常的话,海龙顿时心中大为兴奋,地府十王和两位鬼王,那是代表着地府中坚的全部力量啊!所有的勾魂使者都躬身低头,海龙偷眼看去,只见鬼王王方平第一个登上了高台,在他身后,是一名脸色发青的中年人,身上穿着同王方平同样的装束。在他们两人之后,十名体态相似,全身包裹在青色长袍中的老者登上高台,他们脸上都似乎有一层黑雾遮挡似的,只能分辨出年纪,却无法看清样貌。

    黑无常恭敬的将十二王引入了早已经摆放好的大椅,转身面向在场的勾魂使者,道:“在场地的都是地府勾魂使者中的佼佼者,由于你们在地府中地位较低,所以绝大数人都没有见过十二位大王。今日,我就替你们引见一下。第一位,鬼王王方平,第二位,阴王阴长生。这两位,是我们地府中仅有的鬼王。另外十位,就是你们大家都知道的十王殿下了。从第三位开始。依次是,秦广王,楚江王,宋帝王,平等王,仵官王,阎罗王,泰山王,都市王,卞城王,轮转王。所有勾魂使者,大礼参拜。”

    勾魂使者们纷纷拜倒在地,海龙也不例外,毕竟,他现在只是地府中一个小小的勾魂使者而已。虽然海龙的法力被封印了,但对于法力的感觉还是很清晰的,他发现,在高台上的十二王修为最低的就是鬼王王方平,然后依次向后排。修为最高的,是坐在最后一位的转轮王,而在人间流传的阎罗王则是只排在第五位而已。怪不得师伯说地府实力很强大,两位鬼王不算。那地府十王。哪一个修为也不在梦云之下,为首的转轮王和卞城王似乎比自己在仙界中修为巅峰时还要强大一些,应该已经算是步入大神通领域之中了。

    鬼王王方平冲黑无常挥了挥手。道:“开始吧”

    “是,鬼王大人。”黑无常恭敬的答应一声,转向在场的勾魂使者们,“众使者起身。升判大赛最后一场,开始。”

    他话音刚落,海龙突然发现眼前失去了那无头鬼的踪影,紧接着,背后传来一股大力,他应声抛向前方,海龙意念一动,落在地方时轻巧的翻滚一圈,顿时化解了大部分冲力。暗自惊呼,好快。没等他多想,背后再次传来劲风,海龙没有任何犹豫的展开逍遥游,闪过了对方的攻击。

    无头鬼从他身旁滑过,单脚点地,身上的重装铠甲仿佛没有重量似的,根本无法影响到他的行动,右腿抡起,直接踢向海龙地头侧。

    逍遥游虽然神妙,但海龙此时却无法发挥其千分之一地力量,眼看重腿将至,无奈之下,只得用出了自己的意念力,冷流无形涌出,在海龙面前凝结成一面盾牌,挡住了无头鬼的重腿,盾牌破碎时,无头鬼腿已无力,不能再攻到海龙身上,海龙心中一喜,知道自己的意念力又进步了。身形猛的扑出,朝刚落在地面的无头鬼扑去,双掌诡异的一翻,带着惨绿色地鬼气扑向对方。

    那无头鬼出奇的并没有用自己的速度闪躲,海龙双掌同时印在其肋下,但是,令海龙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在他全力的攻击下,那无头鬼只是全身一晃,一步都没有退,右腿抬起,将海龙重重的踢了出去。

    胸口传来一阵剧痛,海龙只觉得自己喉头一甜,顿时喷出一口鲜血。身体重重的落在场地上。在无头鬼踢中他的时候他就明白了,对手不光是无头鬼,同时也是一个铁身鬼。这样的对手让自己怎么对付?意念力除了延缓对方攻击外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怪不得巳阴鬼卒要提醒自己。

    在地上打了一个滚,海龙躲过无头鬼的一记重踩,摇晃着站了起来,他突然对自己以前的力量充满了渴望,一个小小的勾魂使者都能将自己逼迫成这样,即使自己只拥有在人界时的力量也能将他像捏蚂蚁似的捏死啊!

    无头鬼接连的几次攻击都被海龙用意念力配合逍遥游化解了。但是,刚才那一记重腿令海龙受了不轻的伤,他胸口处的铠甲已经被踢破了。不断传来的阵阵疼痛使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沉,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崩溃似的。海龙知道,现在自己只有孤注一掷的能力,不论成功失败,今天的比赛都将结束。

    无头鬼在空中一个翻转,又是一脚向海龙踢来,所取的部位,正是海龙盔甲破裂的地方。海龙眼中闪过一道冷光,他没有闪躲,眼看着那只穿着铁靴的大脚不断逼近。无头鬼的脚尖处闪烁着强烈的惨绿色光芒,显然这一脚,他已经集中了全力。

    重重的,无头鬼集中了所有鬼气的一脚踢在海龙重装铠甲破裂的缺口内,海龙显然早有准备,将自己所有的意念力都集中在胸口部位,布成一层厚实的防御。但是,之前为了对抗无头鬼,他的意念力已经消耗得太多了,再加上无头鬼全力攻击,顿时令海龙胸口一阵麻木,剧烈的疼痛骤然传来,他已经听到了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

    意识一片模糊,失败了么?我失败了么?不,我不能败,为了所有的一切,我不能败。鲜血狂喷中的海龙猛的睁大了双眼,他左手紧紧地抓住无头鬼腿上的铠甲,而他的右手骤然发生了变化。原本覆盖在右手和右臂上的重装铠甲完全被撑破了,在周围勾魂使者们惊讶的注视下,海龙的右臂骤然涨大,变成了深紫色,握掌成拳,海龙不理会腿上不断发力的无头鬼,重重的,一拳轰在了对方的胸膛。

    一团紫色的气流骤然而出,巨响声中,无头鬼上半截身体完全被炸成了飞灰,他已经从无头鬼升级为无身鬼了。

    海龙踉跄了几步,接连喷出几口鲜血,但是,他并没有倒下去,是的,在最后关头,他凭借自己坚定的毅力支撑住了身体,用年余里修炼出的混沌之气刺激了自己的龙翔臂,爆发出强悍的攻击,一举毁灭了自己的对手。

    身体一晃,再晃,当海龙看到监赛判官宣布自己胜利时,终于再也无法支持,重重的,跌倒在地面的尘埃之中,在晕倒前的瞬间,他朝着巳阴鬼卒的方向看去,心中想到,巳阴大哥,我赢了,你说话可要算数阿!

    一切都进入黑暗之中,海龙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

    阵阵清凉的感觉传入体内,海龙只觉得身上一阵轻松,他的思想还停留在昏倒之前,下意识的大喊道:“巳阴大哥,巳阴大哥。”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