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镇元大仙的安排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冥帝沉吟道:“最近这些年以来,冥界诸事都冥幽王和月石处理,你们联手的话,有没有可能将这些不满的声音全都压下去?”

    月石摇了摇头,道:“大哥我们冥界是分领域制的,每一位冥界重臣都掌握着一方实力,所有冥界领域都绝对服从你的命令。如果你真的淡出,必然会有不满的冥臣出来捣乱,如果联合众多冥界重臣,我想,对琴儿今后的统治会非常不利。”

    冥帝淡然道:“二弟

    三弟,你们都是冷静的,我明白,你们都不想让我从这个位置走下去,但是,你们也同时明白,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我的身体已经不允许我在恋栈冥帝之位,必须早做安排,我希望你们能全力支持琴儿,让她坐稳冥帝的位置。“

    月石和冥幽王对视一眼,同时恭敬的道:“谨遵大哥训示。”冥帝说的很对,他们兄弟多年,月石和冥幽王又怎么舍得他从帝君之位上走下来呢?月石轻叹一声,道:“大哥,如果想让琴儿坐稳冥帝之位,当务之急就是要提升她的修为。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琴儿应该是刚刚踏入冥魔**的第七重境界而已,担任冥帝一职还远远不够。冥界,是以实力为尊的世界,只要让琴儿能拥有相当于大哥你的修为,再有我们两个支持,加上绝对忠于大哥的冥卫,一切就都容易解决了。大哥,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冥帝淡然一笑。道:“我自然明白,琴儿地事就不用你们操心了,我自会处理。现在,我需要你们做的,就是尽量为琴儿造势。我会用一段时间来培养琴儿。然后进入死关,就算要死,我也要同天斗一斗,如果运气真的好到可以让我突破到前无古人的第十重境界,在六界之中还能有谁与我争风?”他虽然说的洒脱,但是,月石和冥幽王心中都升起深深的忧伤,突破到第十重谈何容易,冥帝几乎可以说是有死无生的结局。

    海龙只觉自己如同在炼狱中一般,全身不断传莱灼热的疼痛。当他被托塔天王李靖的八宝玲珑塔吸入之后,他就陷入了半昏迷状态。八宝玲珑塔像一个巨大的旋涡,不断吸取着他体内的每一分力量。在被吸入之前。海龙就明白,以自己受伤后的法力根本无法同托塔天王相抗衡。反正也要死了,就尽最后的努力吧,海龙将自己全部法力都注入到灭仙劫中,发出了狂暴的一击。他没有看到结果,就已经昏迷过去。

    身体不断传来阵阵不适的感觉,海龙仅仅留存一丝的思绪在想。我死了么?我就这么死了吗?飘渺,我对不起你,我没有能将你救出牢笼。他现在已经有些后悔了,在知道飘渺失踪后他实在太冲动了。没有考虑任何后果就去找仙帝算帐,毁灭仙宫的过程果然痛快,但最后的结果,却将自己陷入了绝境,但是,那时在面对飘渺失踪的情况下,他的心又怎么能平静下来呢?那毕竟是他最爱的妻啊!

    在朦胧中。身体的痛苦渐渐消失了,海龙的意识逐渐清醒,但他却再也感觉不到一丝法力的存在,只觉得自己在一个黑暗的空间之中,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模糊。海龙不禁疑惑的想道,死了以后就是这样么?为什么死了还会有意识,如果永远身处在这片黑暗之中,还不如让意识消失的好。飘渺

    天琴影梦云,还有玉华姐妹止水师姐

    后天,你们如果知道我死了会不会很伤心呢?弘治,大哥对你的承诺要失信了,我们再也无法相聚,希望你能和小机灵快乐的生活吧。其实,人界比起仙佛二界来说,还是要幸福的多的。

    “海龙。”一个低沉而飘渺的声音呼唤着。海龙全身一震,陷入死寂的心中又升起一丝希望,他想拼命的大喊,却怎么也喊不出声来。

    周围的黑暗渐渐出现一丝光明,一个模糊透明的身影渐渐的意识中显现,海龙惊喜的看到,那竟然是自己最想见到的人之一,“师伯,师伯您快救救飘渺吧。她恐怕被仙帝抓走了。”这透明的身影,正是五庄观之主镇元大仙。

    镇元大仙淡然一笑,道:“海龙,这些都不是你现在需要担心的,飘渺的事情我们会为你处理好。虽然这次你在仙宫中的行为很冲动,但也很令我们欣慰。还有许多事等着你去做,不要太执迷于情感。”

    海龙愣了一下,道:“师伯,您的意思是说,我现在还没死么?”

    镇元大仙微微一笑,道:“你是我们选种的人,又岂是那么容易死的。其实,这一切都可以说是我们安排的。再你大闹仙宫的时候,我和你师傅就在仙宫不远处。现在,我是用神识探入你的意念之中,你只不过是仙根和法力全部被封住了而已,并没死。”

    海龙心中大喜,但也充满了疑惑,“安排好的?师伯,您能不能说清楚一些。”

    镇元大仙道:“海龙,你先告诉我,你觉得自己现在实力如何?”

    海龙轻叹一声,道:“当然是不足了,否则的话,我也不会被那托塔天王吸入塔内。”

    镇元大仙颔首,道:“不错,你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应付一切变化,但实力是要靠修炼一点一点增长的。为了能增强你的实力,我和你师傅定下了这个计划。只是我们没想到,你会掉入妖界之中。当我们重新在仙界感觉到你的气息时,这个计划已经开始实行了。飘渺那里你不用担心,你师傅早在仙帝即将得手时将她救了出来,等你经过这次历练。就可以去佛界同她见面了,在佛界有你师傅和燃灯佛祖看护,她是绝对不会有任何危险的。”

    海龙心中升起一丝怪异的感觉,他发现,自己似乎是被利用了。虽然这个利用是善意的,但还是令他心中一阵不舒服。不过,飘渺的平安也给他重新带来了希望,毕竟,这是他最为担忧的事。心情渐渐平静下来。海龙淡然道:“师伯,您有什么安排尽管说吧。”

    镇元大仙道:“海龙,我知道你有所不满,但不经历风雨又怎么见彩虹呢?你将妖界之行的事情说说吧,能从那里回来,想必你经历了许多。”海龙点了点头。从自己同梦云一起掉入妖界时说起,一直说到同冥帝交谈后返回仙界为止。

    听了海龙的叙述,镇元大仙神色微变,“冥帝,那家伙居然还没有死么?承受了如来佛祖如此强大的攻击,他竟然还活能活着。海龙,你没有让我们失望。其实,就算你选择留在冥界,同自己的妻们在一起,我们也不会怪你的。我和你师傅都经历过一段不平凡的感情。对于情之一字,我们都有所了解。为了仙佛二界的大义,你能放弃自己最想得到的生活,你确实长大了,我真的很欣慰。现在仙界的情形很危急,仙帝已经开始意识到我们将威胁到他的权位,正在有所行动了。但仙界却禁不起动荡,你是我们挑选出来的人,我们都会全力支持你。你一定很想知道自己在哪里吧,你现在身体所处之地,就是六界中所有人都忌讳的阎罗地府。”

    海龙心中一惊,“阎罗地府?您不是说没有死么?为什么会在这里。”

    镇元大仙道:“这就是我们的安排了。阎罗地府是收集灵魂的地方,人界的凡人死后,都会进入地府中轮回,而且,阎罗地府也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当仙人犯下重大错误时,仙帝有权将仙人打入阎罗地府十八层地狱中受苦。虽然你师傅拥有穿行于六界的能力,可以进入地府之中,但是,如果想将神识和肉身全部进入,那也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才安排你大闹仙宫,一是为了警告仙帝,另一个,就是让你可以身体和神识同时进入到地府内。”

    海龙突然明白了什么,“师伯,您所指的历练就是让我在这地府内进行的吧?”

    镇元大仙流露出一丝慈祥和蔼的笑容,道:“你很聪明,众所周知,阎罗地府是收集灵魂的地方,但是,它同时也可以算是一个门派。”

    “门派?”海龙疑惑的道。

    镇元大仙点头道:“天上有仙帝掌管,西天有佛祖掌管,人件有人王掌管,而阴间,则是由地藏菩萨和众王主持。人死后回归阴府,阎罗王会根据其在阳间所做予以惩罚。所以有道是:莫言不报应,神鬼有安排。并且阴府有一十八层地狱,专以惩治那些为非作歹之徒。阴曹地府法术武工均是诡异绝伦,令人防不胜防。学来甚易,可算速成。再者阴曹地府人多势众,各类功法较为庞杂,诡异如摄气决,酷绝如烈火鞭,都是不错的的法诀,不过,这已经不能称之为仙法了。阎罗地府中负责管理一切的并不是凡间所传的阎罗王,而是地府祖师地藏王菩萨,他可是一位相当有名的菩萨啊!在他手下,有阴间十王,分别是泰广王

    楚江王宋帝王平等王(单人旁一个午不认识)官王阎罗王泰山王都市王卞城王

    轮转王。其实,名为十王,还有另外两个修为稍低一些的王,分别是鬼王王方平和阴王阴长生。他们加起来,就构成了阎罗地府的中坚力量。地府的勾魂术是一种比较奇妙的法术,它针对的并不是身体,而是神识,别说凡人,就是仙人中之,在修为不够的情况下,神识被影响后也会造成很大的伤害。一个不好,神识被灭,立刻就会形神俱灭,永世不得超升。地府有三种兵器式法术,分别是哭丧棒

    追魂剑和烈火鞭。其中以烈火鞭为最,如果分别学会这三种法术,就可以施展地府的一种连击法术,名为神(看不清)人(看不清)鬼,同你的霹雳三打有异曲同工之妙。而且,在使用此种仙法之时,是没有任何停顿的。其中烈火鞭还有一种单独的特殊攻击法术,名曰六道轮回,中者如同在地狱烈火之中承受轮回之苦一般,对神识的伤害更在勾魂术之上。摄气决是地府的独特功法,催运起来可以吸收对手的血气精神为己用,极为霸道。“

    听了镇元大仙对阎罗地府的介绍,海龙最有兴趣的,就是那以烈火鞭为基础施展的六道轮回了,此法居然可以直接伤仙人的神识,不可谓不霸道啊!再加上不次于自己霹雳三打的神()人()鬼,地府确实很强。微微一笑。海龙道:“师伯,那地藏王菩萨既然拥有如此大神通,为什么不单独开辟一界呢?反正阎罗地府同我们仙界也是格格不入的。”

    镇元大仙摇头道:“那是不可能发生的,地藏王菩萨本属佛界,虽然他身在地府,但他修行的却一直都是大神通佛法,乃是佛界众位菩萨中修为最深的几人之一,有他在阎罗地府威慑,就算那地府十王有什么企图,也是绝对无法实现。”

    听完镇元大仙对阎罗地府的介绍,海龙的心顿时活络起来,既然自己并没有死,等待自己去做的事情确实还有不少,先不说以后冥界来攻时会如何,单市替火湫寻白虎王报仇,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强大的实力,才是一切的保证。

    镇元大仙微笑道:“海龙,我问你个问题,如果让你选的话,你想学我刚才说的这些地府功法中哪一项?”

    海龙几乎没有任何犹豫,道:“我要学追魂剑哭丧棒和烈火鞭。”

    镇元大仙露出很感兴趣的样,“能给我个理由么?地府的勾魂术和摄气决也是非常高深的法术,为什么你不选择呢?”

    海龙道:“勾魂术和摄气决虽然不错,但对于我来说用处并不是很大,我有混沌之气为基础,欠缺的只是引用的法决而已。而勾魂术和摄气决明显不属于这一类,恐怕都需要不短的时间才能有小成,真想派上用场恐怕很难,但追魂剑

    哭丧棒和烈火鞭就不一样了。学会了他们,我就能用出地府绝学神()人()鬼和六道轮回。我想,这种法决在混沌之气的作用下应该是比较容易修炼的。您刚才说了,神()人()鬼就像我的霹雳三打一样,摁扣仪没有任何停顿的用出,如果在对敌之时,我能同时用出霹雳三打和神()人()鬼,在接连六次强大的法术攻击下,恐怕我的敌人会很难应付吧。而且,如果神()人()鬼这地府绝学需要同时学得追魂剑

    哭丧棒和烈火鞭,那一点就可以用剑棍

    鞭任何一种仙器施展,我只需要用金箍棒,就可以实现六下连击了。当然,我也知道,同时施展这两种绝学需要很大的法力做为支持后盾,这正是我需要努力的目标。“

    镇元大仙的目光中没有赞许。而只有惊骇,虽然一直以来他都知道海龙很聪明,但却没想到他居然聪明到如此程度,勉强平复心中的吃惊,叹息一声。道:“海龙,你知道么?你现在已经另我生出一丝恐惧的感觉了。这个六次连击的想法,是我和你师傅以及原始天尊

    燃灯佛祖在一起商讨多日后才给你顶下的最佳功法,没想到你竟然能如此轻易就看透。“

    海龙愣了一下,道:“师伯。我只是突然想到而已,地府众多功法中,我最感兴趣的就是神()人()鬼和六道轮回。”

    镇元大仙点了点头,道:“既然你很明白自己在地府中应该做些什么,那我就不多说了。现在你的仙力已经被托塔天王封住,我不会帮你解开这个束缚。一切都要靠你自己的努力,记住,在地府中你要从头做起。不要在乎时间多少,影和飘渺那里我会帮你处理好的,你要将全部心思都放在地府的修炼中。什么时候,你能成为地藏王菩萨的弟,学成神()人()鬼绝学并恢复自己的混沌之气,那么。历练就结束了。”

    海龙虽然很想飘渺,也想念影,但是,他更清楚的是,如果没有强大的实力,就无法保护自己的妻。坚定的点了点头,道:“我会的。”

    镇元大仙满意的点了点头,全身散发出强烈的光芒,海龙只觉得眼前一花,意识又陷入了昏迷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海龙的意识再次清醒过来,全身软绵绵的,用不出一丝力道,他挣扎着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一片暗红色。

    周围充满了音色之气,令海龙感觉到自己全神一阵发冷。冷,这种感觉海龙已经上千年没有体会到了,心中暗暗苦笑,看来自己的法力确实被完全封印了,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身体的力气在一分分的恢复着,但这只不过是最基本的力量而已。

    “你已经醒了,为什么还不起来。”劈啪声中,一道黑影闪过,海龙只觉得身上传来一阵强烈的刺痛,疼痛刺激着他的神经,反射似的,他从地面上跳了起来。他骇然发现,一个身高同自己相仿,全身只有一层干瘪皮肤,无比丑陋的“人”站在自己的面前。他手中拎着一条粗大的铁链,刚才这刺痛似乎就是这铁链就是这条铁链带来的。幽绿的目光中充满了森寒之气,看的海龙心中一阵发毛。

    哗啦一声,铁链抖开,套上了海龙的脖,沉重的铁链险些压的海龙又跌倒在地,一个踉跄,才勉强站稳身形,他下意识的问道:“你是地府十王之一么?这里就是阎罗地府了吧。”

    “哼,你一个被下放到地府中的仙人还想见伟大的十王么?我只不过是地府中一名普通的鬼卒,从今天开始,你就跟着我。如果不想皮肉受苦,你就听话一些。”以便说着,鬼卒又拉了海龙一下,拽着他向前方的黑暗走去。

    海龙心中暗叹,自己已经沦落到了一个普通鬼卒都无法抗衡的凡人了,师伯先前还说师父同地藏王菩萨交情不错,难道这就是交情的体现么?虽然心中如此想,但海龙却并未多说什么,他隐隐感觉到,自己所面临的一切,都是一种考验。

    鬼卒拉扯着海龙,缓缓走入黑暗之中,周围不断传来凄厉的嚎叫神,海龙感觉到自己身上更冷了,脖上套着的沉重铁链压的他双腿一阵阵发软,鬼卒似乎不知道海龙的情况似的,没有一丝怜惜他的意思,不断的用力拉扯着锁链,海龙接连摔了几个跟头,但那铁链却如同粘在自己脖上似的,怎么都不会掉落。心中的倔强升起,每当他摔倒的时候,就会用尽全部力气爬起来,虽然身体非常虚弱,但是,凭借这股坚定的意志,海龙始终坚持着,这黑暗中的路有多长他不知道,但他却告诉自己,不论如何,也绝对不能倒下去。

    在寒冷的阴气作用下,海龙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他的嘴唇已经变成了青紫色,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蹒跚的前行着,他的神志已经完全模糊了。只凭那股意志力的作用才没有昏迷过去。终于,鬼卒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他停了下来,一把将海龙扯到自己身前,阴声道:“见过鬼王大人。”腿弯处传来一股大力。海龙全身一软,顿时跪倒在地,一股冰冷的感觉扑面而来,那似乎是水,冰冷无比的水。全身在极度痉挛中颤抖着,海龙的神志恢复了清醒,他的头在铁链的拉扯下缓缓向上仰起,看到的,是名全身儒装的中年人。

    鬼王?这个名字自己似乎听师伯提起过,镇元大仙在意识中曾经告诉过海龙。地府中除了十王之外,还有两个独立的王,其中一个,就是鬼王王方平。儒装中年人显得很和气,只是身上不断散发着淡淡的鬼气,手中拎着一根惨白的色的棒,棒前点。挑起海龙的下颌,淡淡的道:“你就是托塔天王送来的那个海龙么?”

    海龙想点头,但在那跟棒的束缚下,头怎么也动不了,只能用虚弱而模糊的声音道:“是的,我就是海龙。”

    中年人冷淡的道:“我是鬼王王方平,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手下一名鬼卒,负责同其他鬼卒一起管理地府的冤魂投胎转世。”

    海龙愣愣的看着王方平,他没想到自己到地府来会是这样的安排。刚想说什么,却看到王方平的脸突然发生了变化,原本普通的人类样貌突然变成了青面獠牙的狰狞厉鬼,大都一张,一股血腥的气息向自己喷来。身体失去的力量迅速的恢复着,海龙下意识的站了起来,他又有了凡人的力量,感觉上,比刚清醒过来时要好的多了。后来,他离开地府的时候才知道,王方平用来帮他恢复体力的法术名为反五行摄气决,补充了自己体内的血气,所以才会瞬间恢复了力量。

    王方平已经又变成了先前的样,手中长帮一挑,将海龙脖上的铁链挑到一旁,落回那鬼卒手中,另一只手伸出,竟然是只骷髅骨爪,朝海龙的身上轻弹了几下,海龙只觉得全身有沉,一套厚重的铠甲已经落在了自己身上,紧接着,右手中多了样东西,他定睛看去,竟然是一柄五股钢叉。虽然已经有了人的力量,但穿戴着这么一身重铠,再加上五股钢叉,海龙连走动都变的吃力了。

    王方平扭头看了一眼带海龙来鬼卒,挥了挥手中的棒,道:“你可以带他到崔玉那里去了。”

    鬼卒恭敬的道:“是,鬼王大人,海龙,跟我来吧。”他对海龙语气明显客气了许多,说完,扭头又向黑暗中走去,海龙现在已经放下了一切想法,他知道,自己只能顺其自然,他深信,镇元大仙和孙悟空是绝对不会害自己的。当下,拖动着沉重的身体,一步步跟那鬼卒走去。

    走了一会儿,鬼卒突然停了下来,扭头向海龙一笑,看到他的笑容,海龙险些吐出来,勉强到:“鬼卒大哥,有事么?”

    鬼卒道:“我是巳阴鬼卒,你可以叫我巳阴,现在我们已经是同僚了。你累了吧,当初我穿上这身重装铠甲的时候也非常不适应,真是羡慕你啊!刚到咱们地府就能成为一名鬼卒,要知道,当初我从冤魂成为鬼卒可是非常不容易的,要不是因为我是怨死的,恐怕现在还在做苦力呢。”

    海龙一愣,道:“成为鬼卒也是件不容易的事么?”他确实累了,见这巳阴鬼卒似乎对自己和善了许多,停下脚步喘息起来。

    巳阴鬼卒点了点头,道:“当然不容易了,只有冤魂中最强大,且心地良善之人才可能成为鬼卒的。在地府中当鬼卒不知道有多么好,不但可以享受到来自人间对那些冤魂的香火,而且还可以长生不死。在我们地府可没有人间的尔虞我诈,虽然生活平淡一些,但至少不用勾心斗角。而且,鬼卒是可以保留前世记忆的,这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每当我感觉寂寞时,就会想想人界时的事。或许你不相信,我在人界的时候曾经是个商人,现在想起人类的卑鄙,我就更觉得地府好了,在这里,至少我不会受到任何欺压。”

    听了这巳阴鬼卒的话,海龙不禁对地府兴趣大增,点头道:“我相信你。人界虽然五彩斑斓,但确实不如地府平静。巳阴大哥,既然你是鬼卒,学习过地府中的工夫么?比如说追魂剑

    哭丧棒之类的。“

    巳阴鬼卒流露出艳羡的目光,摇了摇头,道:“我才不行呢,现在我只被传授了惊魂掌而已,其他的地府绝学我还不够资格学,海龙兄弟,你不知道,其实惊魂掌也是很不错的,听说,修炼到极限时,威力并不在地府其他法术之下。等到了崔玉判官那里,有机会我教你。”

    海龙心中好感大升,道:“那我先多谢巳阴大哥了。不过我有个问题,为什么之前你用铁链拉着我时什么都不说,现在却肯说这么多?”

    巳阴鬼卒嘿嘿一笑,道:“在地府中等级是非常森严的,除了我们尊敬的地藏王菩萨以外,最大的就是王级。我们地府十王就都是王级的。其次是鬼王级,如我刚才带你拜见的鬼王王方平,还有阴王阴长生,地府就他们两个鬼王,平常的时候,十王都不大管事,地府中一些琐碎都是由这两位鬼王处理的。在鬼王级别之下,是无常级别,像黑白无常两位前辈就是最具有代表性的。他们专司去人间勾魂。也管理着再低一级的地府判官。我们即将见到的崔玉大人就是判官之一,不过,他同别的判官可不一样,他的权利要大的多,几乎可以同两位鬼王齐平,因为,他是负责掌管人间阳寿的。而我们俩现在的级别,都是地府的勾魂使者,地位是平等的。之前我之所以不理会你,是因为你还是地府最低级的阴曹小鬼,说出来你别生气,我见过的阴曹小鬼太多了,早就麻木了,根本就不屑与他们交谈。而且上面有规定,不允许我们对普通小鬼透露太多地府的事。而你现在不一样了,到了咱们勾魂使者的级别,也算是地府地层干部,我知道的,你自然能够知道,好不容易有个说话的对象,我自然要跟你多说一些了。我也该换上衣服了,要不崔玉大人看到,会生气的。”一边说着,他把铁链扔到一旁,摇身一晃,身上顿时多了一套同海龙一样的重装铠甲,手上,也同样拿着五股钢叉。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