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升判大会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巳阴卒神色不变。道:“估计怎么也有一百万人了,谁不希望自己能升为地府判官呢?一百万人就算经过十轮淘汰,也还有上千人之多。”

    “一百万?”海龙不禁目瞪口呆的看着巳阴卒。巳阴卒嘿嘿笑道:“我们地府至少有一百万勾魂使者,你不要忘记,地府可是以人多势众出名的,阴曹小鬼更是不计其数。我这已经是最保守估计了,明天咱们只要在咱们这边的分赛区比就行了,别多想了,赶快休息会儿吧。积攒好体力明天好参加升判比赛,参加完比赛后,我们还要到往生桥上值勤呢。”

    第二天一大早,海龙和巳阴卒就来到了他们参加升判大会的地方。由于参加选拔的勾魂使者人数众多,一开始的淘汰赛就在各自所属的分区进行。勾魂使者居住是分区域的,每个区域有千名左右的勾魂使者,每个区域大约有千名勾魂使者,前九伦淘汰赛都在所属区域举行,最后脱颖而出的两人再到地府唯一的城市酆都进行最后一轮淘汰赛。海龙和巳阴鬼卒自然也要到自己的分区参赛。经过一年的相处,海龙同巳阴鬼卒之间已经产生了真正的兄弟之情。他暗暗期盼着,自己千万不要同巳阴分到一起才好,这样,才有可能同时进入决赛阶段。

    当他们来到分区淘汰赛举行的现场时。正如巳阴鬼卒所说,酥油的勾魂使者几乎都来参加这次大赛了,毕竟。这是勾魂使者升判官的唯一途径。今天将举行两伦淘汰赛,也就是说。他们都要比赛两次才行。两人顺利地抽了签,正如海龙期盼的那样。他们被分在了不同的比赛区域。

    有五十名判官负责他们所在分区的淘汰赛。每一场都有百名勾魂使者同时进行比赛,一时间,鬼气弥漫,关系到能否升为判官。每一个勾魂使者都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由于来地比较晚。海龙同巳阴卒被分在后面参赛。比赛的速度是很快的,勾魂使者们几乎几个照面就可以分出胜负。输的人立刻回自己的岗位去。而赢的,则留下来参加第二伦。

    巳阴鬼卒嘿嘿笑道:“海龙,你可要小心些。马上就该咱们出场了,你要是第一轮就被淘汰掉,我可不饶你哦。”

    海龙捶了他一拳。笑道:“你自己小心就是了,我是那么容易输的么?”为了能学到哭丧棒他也不能输啊!

    他们的第一轮比赛终于开始了。通过之前的观察,海龙发现这些勾魂使者的实力还不如自己。大多数的比赛时。勾魂使者们都放弃了无股钢叉而选择用惊魂掌对敌,毕竟,这是他们所能学到的唯一一种地府法术。海龙和巳阴鬼卒也不例外。双双选择了惊魂掌。

    这不过是普通的分区比赛,根本没有什么擂台,比赛就在空地上举行。勾魂使者们穿上重装铠甲从外表看来都差不多,在监赛判官一声令下后,海龙的对手顿时扑了上来。脚下有些笨挫的冲想海龙,双掌闪烁着惨绿色地光芒拍向海龙的头顶和胸前。

    虽然混沌之气被封印了,但海龙地实战经验何等丰富,没有法力的支持,筋斗云自然用不出,但逍遥游最基本的步法还是可以运用的。左脚神妙地向左踏出一步,身形一侧,双膝弯曲,顿时躲过了对手的攻击,海龙吐气开声。双掌凝聚鬼气,拍上了那勾魂使者的右肋。

    惊魂掌没有强**力支持的情况下威力有限,而勾魂使者身上又穿着厚重的重装铠甲,所以海龙虽然拍中了对方,也只是打的他一个踉跄而已。那勾魂使者怒吼一声,猛的转过身,一腿向海龙扫来。海龙心中暗叹。如果换做以前,挨了自己一掌,恐怕早已经变成飞灰了。

    脑海中虽然在感叹法力被封的悲哀,但他手上却丝毫不慢,既然法力不够,就要靠技巧了,眼看对方冲到自己面前,海龙站直了身体,左脚向右微撤半步,同时左掌劈上了对方的重腿,挡下了对方的攻击,但海龙的左掌也被震得隐隐生痛。那勾魂使者几乎下意识的劈来一掌,想要乘胜追击,海龙心中暗笑。你上当了,右手灵活的前伸,在空中轻微的扭曲一下,顿时叼出了对方的手腕,同时,海龙穿着重装铠甲的沉重身体突然向后倒去。那勾魂使者本就是前冲之势,再加上海龙一拉,顿时随着他倒去,眼看就要压在海龙身上了,正在这时,海龙双腿已经弯曲等待将对方蹬出去。

    砰的一声。那勾魂使者重重的摔在三米之外,由于有重装铠甲的累赘,这一摔着实不轻。他挣扎了半天都没有爬起来。

    蹬飞对手后海龙已经站了起来,他刚才用的这招。还是自己小时打架惯用的,名叫兔蹬鹰,凭借腿力和惯性摔出对方,没想到千多年后,竟然在地府中重现了,这些勾魂使者确实有些木纳。监赛判官有些吃惊的看了海龙一眼,宣布他第一轮胜出。

    只不过交手几下就获得了胜利,并没有耗费海龙太多的法力,活动了活动身体,到一旁等待巳阴鬼卒,他刚站定,巳阴鬼卒就洋洋得意的回来了。不用问,海龙也知道,自己这位好兄弟第一轮已经顺利通过了。巳阴鬼卒大力的拍了拍海龙肩膀,轻叹道:“哎,兄弟,输了不要紧,以后你就替大哥我加油吧。不过,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输了,我知道你心里难过,就不说你了。”

    海龙一掌拍掉巳阴鬼卒的手,没好气的道:“去你的。你才输了呢,我那对手笨的很,两下就被我收拾了。”

    巳阴鬼卒一楞。道:“被你收拾了?这么快?不会吧。我还费了点力气呢。不错不错。看来你小还是有前途的嘛。”

    海龙笑道:“和我对抗那勾魂使者实在有些木纳。哪儿有你狡猾,只不过故意露了个小破绽他就上当了。”

    巳阴鬼卒显然心情极好,“什么叫我狡猾?我那是智慧,就你那点小伎俩还想在我面前耍弄么?休息会二吧。我们还有第二轮。”

    第二轮比试很快就开始了。海龙的对手依旧用地惊魂掌,虽然法力并不弱于现在地海龙,但依旧非常笨挫,简单几下就被海龙借力摔倒。

    巳阴鬼卒同样获得了胜利,两人都通过了第一天的淘汰赛。两人来不及交换一下心得,就匆匆的跑去往生桥值勤了。

    站在后面。一时还轮不到自己,海龙看了一眼依旧仔细看着薄地崔玉,心道。这判官确实辛苦,从自己来了以后。还没见他休息过呢。时间还早,修炼一会儿混沌之气吧。体内的混沌之气虽然仅有一丝,但在海龙已经强大许多的意念力催动下顿时快速的动了起来。海龙突然发现,意念力强大后是那么美妙。虽然法力还不足以令他内视,但凭借着自己超强的意念力他几乎可以控制身体每一块肌肉的活动,渐渐的,他沉迷于这种控制之中,不知不觉的,意念竟然分成数股,一股催动着混沌之气运行,而另外的意念则分别注意者外面的动静和思考着惊魂掌地诀窍。这种一心多用的神气感觉令他身心俱爽,最令他兴奋地是,即使将意念这样分开,他依然没有丝毫疲惫的感觉。

    海龙体内现在留存的这一丝混沌之气,是他凭借本身的体质和以前对混沌之气地熟悉吸收地府鬼气修炼而来的,混沌之气的特性是可以吸收任何灵气为己用,虽然海龙的火属性混沌之气有所局限,但鬼气也是天地灵气的一种。其他法力被封印了,他呢一些由鬼气形成的混沌之气反而非常纯净,只是威力还差的太远而已。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意念分流后,精神消耗得比原来快速了许多,当面前有三个勾魂使者离去休息时,海龙已经感觉到疲惫了。疲惫的出来,令他不惊反喜,他很清楚,意念力只有在不断的消耗和补充的过程中才能有所进步的。

    “快,抓住那个鬼魂。”一直处于平静中的崔玉突然大声呼喊着。一个白色的魂魄飘飞而器,正向远方逃逸。海龙几乎没有任何思考的大喝道:“给我回来。”那魂魄猛的定在空中。仿佛海龙身上有什么吸引力似的,在他目光灼灼的注视下飞了回来。

    崔玉惊异的看了海龙一眼,伸手锁住那魂魄的喉咙沉声道:“胆敢在黄泉路声逃避孟婆汤,我惩罚你到第死层地狱去受苦,压他去。”两名勾魂使者顿时如狼似虎的扑了上去,崔玉手上发出一道惨白色的光芒,那魂魄顿时惨叫一声瘫痪在地,任由两名勾魂使者押走。

    崔玉看向海龙,淡然道:“你刚才用的是什么法术将那魂魄召回来的?”身为地府最强大的判官,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刚才这种情景

    海龙一楞,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喊了一声,他自己就回来了。”他确实不知道,先前正在丝毫意念力的事,呼喊只是下意识的行为。

    崔玉冷哼道:“他既然胆敢逃避孟婆汤,又怎么肯自己回来,你”说到这里,他突然脸色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挥挥手,道:“算了,你继续执行好你的任务。”说完,又开始继续翻起自己的薄,魂魄一个接一个从他面前走过,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

    海龙松了口气,同时心中一动,是啊!正如崔玉所说,那魂魄既然要逃走,又怎么肯自己回来呢?难道,真是自己无意中用出了是什么法术。他不断回想着当时的情景,他大喊一声,所有意念力瞬间集中,虽然已经很疲惫了,但这股意念力还是非常强大的,然后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冷流从自己什么体逃逸出似的,紧接着那魂魄就回来了,难道说,是自己用意念力将那魂魄拉了回来不成?这也有点太不可思议了了。但这无疑是非常好的现象,影似乎就拥有控制物体的类似能力,但同自己用意念力去控制还是不一样的,她那是天生的,而自己却是因为意念力力强大后产生的效果。想到这里,海龙的心活络起来,看了一眼身边的巳阴鬼卒,集中精神,注视着他的右手,果然,那股冷流又出现了,在精神集中的情况下,冷流缓缓逸出体外,在自己精神的控制下轻轻的拉了巳阴鬼卒的手一下,巳阴鬼卒的手轻轻一动,海龙只觉得脑中一阵疲惫,顿时失去了控制。他瞬间领悟到,这种用意念力控制的方法消耗足足是意念力分散的几倍。

    巳阴鬼卒仿佛并没有觉察似的,依旧站在那里。海龙强忍着心中的狂喜,暗道,真实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如果不是自己的法力被封印,恐怕永远也无法发现意念力还能这么用。意念力的强大对于法力使用的好处简直太大了。要知道,在使用法术攻击时,往往会流失许多力量,如果自己能用意念力将所有攻击出的法力都束缚在一起,无形中实力就会增强许多。如同注入一剂新鲜血液一般,海龙充满了兴奋,甚至连疲惫也顾不上了,他现在就想全身心的投入到对意念力的练习之中。

    漫长的任务终于结束了,海龙疲惫的同巳阴鬼卒来到阴阳塔,经过那淡红血气的洗礼之后,精神状态恢复到了最佳。

    巳阴鬼卒疑惑的道:海龙,你今天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一喊,那魂魄就回来了?

    海龙知道,就算自己想巳阴鬼卒解释意念力的事他也未必能听得懂,知道自己努力下去,早晚会离开这里的,还是让巳阴鬼卒过他平静的生活吧,所以,还是不要跟他说太多的好。想到这里,他苦笑道:“我怎么知道。或许是我嗓门太大,吓到那魂魄吧。”

    “呸。你骗鬼啊!魂魄虽然胆不大,但也不太可能被吓倒的。”巳阴鬼卒捶了海龙一拳,“算了,不用问你了,赶快回去吧,咱们再切磋切磋,就又该去参加升判大会了。”

    海龙看着巳阴鬼卒,心中一阵好笑,骗你可不就是在骗鬼么?见他不再多问,自己也乐得清闲,两人愉快的回了自己的鬼屋。

    在升判大会上,海龙和巳阴鬼卒走的都很顺利,前八轮几乎没有费太多力气就脱颖而出,成为了他们分区的前四名。在海龙的期盼下,最后分组形式令他大为满意,他和巳阴鬼卒分别对阵另外两名勾魂使者,也就是说,只要他们能胜,就可以双双去酆都参加最后一轮初赛的淘汰赛。

    看着面前的勾魂使者,海龙并没有任何担忧,前面遇到的对手虽然一个比一强一点,但无非就是惊魂掌熟练一些,鬼气能吸收得多一些而已。仅仅凭借智慧,他就可以轻松获胜,所以,他并未将今天的对手看在眼内。

    监赛判官一声令下,最后的两场比赛同时开始。巳阴鬼卒那边大喝一声,同令一名勾魂使者同时扑向对方,硬碰硬的对攻起来。而海龙这边却非常怪异,海龙同年勾魂使者都没有动,彼此透过重装铠甲的头盔盯视着对方,从比赛开始到现在,海龙一直都是等待对方的攻击后,寻出破绽后发制人,可今天这对手竟然没有主动攻击,他心中不禁凛然,也同时谨慎起来。

    海龙对面的勾魂使者淡淡地倒:“小,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你还是认输吧。虽然你很聪明,但智慧却无法弥补相差太多的实力。今次升判大会。我一定能升为判官。”以前的比赛都是上来就开打,这还是第一次有勾魂使者主动向海龙说话地。

    海龙眉头微皱,看着对方,道:“你说这些是想动摇我的心志么?那你就错了,虽然我没看过你前面的比试。但我对自己有着充分的信心。”

    那勾魂使者冷笑了一声,道:“记住我的名字。我叫丑,是厉鬼。”全身骤然前冲,速度竟然是其他勾魂使者的几倍,他的右臂竟然不受重装铠甲地限制,骤然伸长,一爪向海龙头顶抓来,爪尚为到,海龙已经感觉到自己头皮一阵发炸。

    厉鬼,海龙曾经听巳阴鬼卒说起过,厉鬼刚进入地狱时就同普通阴曹小鬼不一样,他们一般都是在死时心中充满了嫉妒强烈地怨恨,怨念无法消散,带到地府中来就会成为厉鬼。厉鬼是无法转世投胎的,他们生性凶残,在地府中没有人愿意同厉鬼来往,这些厉鬼因为不能转世,注定要停留在地府之中,凭借着超出普通地府凶煞之气,他们往往要比其他鬼卒厉害得多。厉鬼数量极少,而且大部分前世做恶的厉鬼都会被惩罚到十八层地狱中永远受苦,只有真正冤死的厉鬼才能在地府任职,海龙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一下就遇到一个。

    海龙的意念力极为强大,在以便回忆着厉鬼地由来之时,也同时做出了反映,身体如同僵尸般向后一滑,同时右脚吸收鬼气,朝对方的手爪踢去。扑的一声轻响,海龙向后翻了一个筋斗,踉跄几步才站稳身体,对方比他强大许多的鬼气令他体内血气翻涌,他吃惊地看到,自己坚实的重装铠甲,在脚部初竟然出现五个凹陷,隐隐已经要被穿透了,好强的鬼气啊!

    厉鬼丑双爪同时从身体两边扬起,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身体闪电般想海龙冲来,双掌幻化出鬼影幢幢,朝海龙当头抓下。

    海龙不敢硬接,展开逍遥游最基本的步法在场地中游走起来,不断的闪避着对方的攻击,但那厉鬼速度要在他之上,虽然凭借着逍遥游步法神奇,一时还不至于落败,但已经被完全逼在下风,只能用惊魂掌一些诡异的招式偶尔偷袭一下,但那厉鬼丑的速度实在太快,而且鬼气之充足根本不是他所能对付的,那丝丝鬼气逼迫的他根本无法将工具递到对方身上。在速度和力量面前,正如丑所说,智慧已经失去了大部分效用。海龙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体力不断在下降,心中暗想,难道真要用那一丝混沌之气么?即使用了,混沌之气如此微弱,能够同他对抗么?突然,海龙心中一动,想起了自己在这几天刻苦修炼的意念力。或许。这新发现的力量能起到一些作用吧。

    想到这里,海龙的心顿时活络起来身形侧移,闪过丑的一爪,意念完全集中,他知道自己的意念力还不足以控制对方全身,所以只选择了那只手爪,果然,在意念力的作用下,丑攻出的手爪完全被定在了空中,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令他大为吃惊,整体行动顿时慢了许多。海龙要的就是这种结果,他将意念力完全集中在自己的右拳上,融洽所有自己能吸收的鬼气,重重地打在了丑的头上。如果单是他的鬼气,绝不足以破除如此厚重的头盔,但意念力却发挥了出乎意料的作用,不但爆发出强大的攻击力,将丑的身体击得高飞而起,而且海龙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意念竟然刺入了那丑脑海中。清晰的感受到他脑海中强烈的怨恨。

    丑重重地跌倒在地,闷哼一声,但厉鬼的身体确实强悍,他扭头着有些弯曲的脖。挣扎着就要爬起来,海龙下意思的想到,如果他起不来就好了。仿佛就手到命令一般,丑全身一震,重新躺在底上不再动弹。海龙只觉得脑海中不断传来阵阵虚弱,身体一阵摇晃,勉强站稳身体,但脑海中已经有些模糊。

    就连看台监赛的判官宣布他湖的胜利都没有反应过来,知道另一边的巳阴鬼卒将他拖到阴阳塔。才恢复了神志。

    体力和精神同时恢复,海龙不断的喘息,看着身旁的巳阴鬼卒问到:“大哥,我这是怎么了?刚才我赢了么?”

    巳阴鬼卒点了点头,道:“你赢了。咱们都可以到酆都城去参赛了,这可是我们勾魂使者最大的荣耀啊!可是。我真不明白你是怎么赢地。我一直就奇怪,丑那家伙跑哪里去了,也没感受到他的气息。你不知道,丑一直是我们那区勾魂使者的老大。只是前些日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本来我还庆幸他没有参加这次升判大赛,没想到,他还是来了,而且还成为你的对手。那家伙可是我们这边最强的了,你居然能赢了他,真是没想到,我拉你出来地时候那家伙还没醒呢,你以后可要小心了,丑那混蛋在我们这边可是有很大的势力的。他绝不会甘心输掉的。”

    海龙苦笑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赢的,反正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已经成功了,不是么?巳阴大哥,谢谢你把我拉到这里来。”

    “靠,谢你个头,我是你大哥,照顾你难道不应该么?”巳阴没好气的捶了海龙一拳。

    海龙此时心中一直在想,先前到底是怎么回事,似乎是自己的意念力摧毁了对方的一直似的,让他陷入了昏迷之中,意念力还能这样用的么?看来,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宝库,如果能将这宝库完全开启,冲破封印就是非常容易的事了。想到这里,海龙心中一阵舒畅。“巳阴大哥,咱们该上岗了吧。要是迟到,恐怕崔玉判官会发怒的。”

    巳阴鬼卒嘿嘿一笑,道:“不用上岗了,我们得到了去酆都都城的参赛权,所有任务都由其他兄弟们代替,只需要休息几天,就可以区酆都城了。哎,一想到去酆都城我就兴奋,要知道,我们最伟大的十王可都在那里啊!要是我们动升判大会中脱颖而出,得到哪位王的指点,我们今后就可以成为地府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了。”说者,他已经开始兴奋的手舞足蹈起来,

    海龙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单是在我们这里,那厉鬼丑就这么难对付,到酆都城参赛的勾魂使者们恐怕都不是弱者,想进最后的前五名谈何容易,我们尽力而为就是了,后面的比赛什么时候开始?从这里到酆都城有多远?”

    巳阴鬼卒道:“你说得对,不过,我相信以咱们的实力,还有一拼之力的。距离比赛开始还早得很,有一个月的时间呢,从我们这里到酆都城,只需要五天就能走到。回去后我们要好好修炼一段时间,这样把握就更足了。”

    海龙笑道:“那还等什么,我们赶快回去吧,时间可是不等人的哦。”

    一个月后,酆都城。

    酆都,地府最重要的地方,负责地肤事务的十王全都居住于此。从外表上看,除了充满阴森鬼气以外,这里就像一座人类大城市。不断有形形色色的鬼卒、鬼兵来回穿梭着。酆都城也是唯一拥有地府居民的地方,一些无法转世的魂魄回聚集于此生活。

    海龙和巳阴鬼卒好奇的走进了酆都城,巳阴鬼卒显然不是第一次到这里来,不断给海龙介绍着周围的一切。

    海龙你看,那就是无头鬼,他们虽然没有脑袋,但还是拥有一定智慧的,同长舌鬼一样,都是酆都中最常见的住民。”巳阴鬼卒指着一个没有脑袋,晃动身体前行的魂魄道。

    海龙已经习惯了地府中的种种惊讶,笑道:“看来在地府最大的好处就是死不了,连脑袋没了都一样能生存。巳阴大哥,我们以近来晚了,赶快到升判大会举行的地方去吧,否则误了比赛,咱们就没机会成为判官了。”自从那天结束了比赛以后,海龙同巳阴鬼卒都进入例如闭关修炼中,当他们醒来时,距离升判大会只有四天了,两日呢这些天来拼命赶路,才在最后时刻赶到了酆都,幸好在酆都城中有四座阴阳塔,这才使他们没有力竭的危险。

    巳阴鬼卒点了点头,道:“是啊!我们赶快走。今天是最后一场淘汰赛呢,希望对手不要太强才好。”

    海龙笑道:“你不是对自己很有信心么?怎么还会怕对手强?”

    巳阴鬼卒没好气的道:“我不是怕,难道省些力气不好么?你小这一个月不知道在干什么,连门都不出,待会别输了丢人才好。”

    海龙道:“你只要自己别丢人就行了,我的目标可是挺进前五哦。”

    在巳阴鬼卒轻车熟路的带领下,两人很快来到了酆都城的西侧,在这里有一个巨大的校军场,升判大会就在次举行。足有三千名勾魂使者已经在这里集中好了,覆辙守卫的判官刚准备封门,就看到海龙和巳阴风风火火的冲了过来。一名判官皱眉道:“怎么这么晚。”

    巳阴鬼卒将自己和海龙所在区域参赛牌递了上去,赔笑道:“我们不是故意迟到的,只是有些事耽搁了,还望判官大人通融。”

    那判官很好说话,确认了他们的参赛牌后递了回去,努了努嘴,道:“赶快进去吧。再晚一点就来不及分组了。”

    海龙和巳阴谢过判官,快速冲进了校军场。这里其实就是一大片空地,周围有黑色的高墙环绕着,三千勾魂使者整齐排列在那里,前方一个高台上,一名全身笼罩在黑衣中,头带尖顶长帽脸色惨白的鬼正在宣布分组情况。巳阴鬼卒告诉海龙,台上的那个,就是比判官还高一级别的无常了。几乎所有无常都是地府十王和两位鬼王的弟,他们的修为远在判官之上。在地府中都有着很高地位。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