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冥界储君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原始天尊全身一震,看着镇元大仙,眼中流露出感激之色,但是,很快他就摇了摇头,已经不可能了。现在不是十万年前。十万年前,仙帝凭借自身的至阳之体得到我们的支持,现在我也不瞒你们什么,玄天心

    玄天冰姐妹确实是我的女儿,那时的仙帝虽然算不上十分贤明,但也能励精图治,在我们的帮助下,将仙界整合,这才能连同佛界将冥。妖二界击退。但是,十万年过去了,仙帝变的连我都不敢认。我同天心天冰的关系他是知道的,当初,他既然狠心将天冰贬下凡间,就根本没将我放在眼里,如果不是看在天心的份上,我早去找他算帐了,大仙,谢谢你肯给仙帝这个机会,但我绝不会因为自己的私心而去支持他,等咱们从土玄武那里回来后,我就将天心接回三清宫,将天冰也从人界中找回来,今后,我们三清观同仙帝再无半分关系。

    镇元大仙见原始天尊如此决绝,知道仙帝已经伤透了他的心,到也不好再多劝什么,确实,现在的仙帝已经无可救药了。

    孙悟空突然嘿嘿一笑,凑到原始天尊身旁,低声到:原始老倌,其实我早猜到王母娘娘和九天寒妃是你女儿了,但我心中一直有个疑问,你这老倌既然是个道士,而且一向道貌岸然的,又哪里来的女儿呢?是谁那么不开眼,竟然给你当了老婆?

    原始天尊没好气的瞪视着孙悟空作势欲打,孙悟空嘿嘿

    一笑躲到了燃灯佛祖背后,被我说中心事了吧。咱们也不是外人,说来听听怕什么。原始天尊大窘。但孙悟空这一闹,也让气氛缓和了许多。看着似笑非笑的镇元大仙和燃灯佛祖,无奈的道:你这猴头,就爱揭短。我确实有道侣存在。只是很少有人知道而已。我二弟灵宝道君有个妹妹名为灵茹,我们一直感情很好,一次在仙界游历时,无意中了紫曼佗罗仙草的草粉,结果就,

    哎,说起这件事来。我到现在还内疚的很,事情发生后。我因一心修道,所以拒绝了灵茹结成道侣的要求。灵茹一怒之下离开了三清观,为了这件事,二弟到现在还气我,他修为本不在我和三弟太上老君之下,正是因为这件事才很少离开三请观,过了不久后,一天早上。三请观门口突然多了两个女婴,还有一封书简,原来,那。那次后,灵茹竟然珠胎暗结,给我生下两个女儿来。就算没有两个女儿,我也已经后悔了,从那以后,我在仙界足足找了一万年,但不论我如何选找,却始终没有灵茹的踪迹,哎,她的脾气真是倔强。我知道,她是要让我后悔一辈啊!后来二弟告诉我,让我不必再寻找了,说灵茹生性倔强,恐怕早已寻死,这才绝了我继续找下去的念头。从那以后,我不禁万念俱灰,将全部心思都放在两个女儿身上,或许,你们会以为我是故意将两个女儿送给仙帝的,其实不然,她们是在外游玩儿时碰上了仙帝那小,不得不承认,仙帝确实有些引人的魅力,竟然糊弄的我那两个傻女儿对他死心踏地的,他们都继承了灵茹倔强的脾性,有灵茹的前车之鉴,我也不敢过于阻拦,毕竟,我就只有这两个女儿啊!所以,她们才嫁入了仙宫之中。现在想来,那时真应该狠心阻止她们啊,那样的话,天心

    天冰也不会如此痛苦了。说到这里,原始天尊这样的人物也不禁唏嘘不已。

    孙悟空从燃灯佛祖背后闪了出来,拍拍原始天尊的肩膀,道:原始老倌,是我不好,条起你伤心事了。我向你赔礼。说着,朝着原始天尊深深一揖。原始天尊摇了摇头,道:这件事藏在我心中多年,今天说出来,心中到也痛快了许多。哎,如果灵茹还活着该多好。我也可以补偿于她,虽然并没有同灵茹正式结合,但我早已经将她当作自己妻看待了。

    镇元大仙若有所悟的道:那这么说,天尊隐居多年,有很大程度都是因为灵茹仙了。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天尊就别在多想。一边说着,他低下头,眉头紧锁,不知在想些什么,连孙悟空也显得有些黯然,似乎他们心中都有什么伤心事似的。

    燃灯佛祖微微一笑,道:情孽毁人啊!你们虽然都是身具大神通者,但面对感情的时候都太没有勇气了。还是我老和尚好,不会被感情所雷,咱们也该分手了,先把重要的事情办妥,如果有空的话,你们也该先处理好自己的私事了,否则,心神不定,焉能成事。

    冥界。冥帝宫。

    冥界中虽然不像妖界那么黑暗,但到处也多是昏黑之处,冥界中的冥人数量远在仙界的仙人之上,在他们心中,都有一个至高无上的领袖,那就是冥帝。而冥帝宫则是冥帝居住的地方。除非冥帝召见以外,冥人绝不许踏入冥帝宫范围一步。

    冥帝宫,比仙帝的仙宫要宏伟的多,这是一座黑色的巨大城堡,其实,称其为冥帝城更为合适,因为,即使是人界中最大的城池,也远远比不上冥帝宫的五分之一。冥帝宫最重要的地方就要属圣冥殿了,因为,这里是冥帝同所有冥界上位者议事的地方,也是整个冥界中最具威严的地方。冥界经过十万年的休整后,可谓是兵多将广,法力高深者大有人在,但是,在冥帝的同志下没有任何人敢触犯他的威严。

    圣冥殿,宽广达近万平米,周围不满了冥帝最亲信的冥卫。冥卫数量不都,只有一千,同仙宫的十万天兵相比,简直是少的可怜,但是,这些冥卫所拥有的实力,却相当于整个冥界的三分之一,他们对冥帝绝对忠诚,这也是为什么冥界中强者如云,却没有任何人敢不听从冥帝的命令的原因之一,冥帝高居上首。下方站着近百书下,这些(被挡住了,看不清)中最具权威的大人物,任何一人在冥界中都有着(又挡住了)威。

    冥臣们今天很纳闷,最近几万年以来,冥帝很少将他们所有人全部召集,而且,今天冥帝宫的气氛显得有些过于森严了,所有的冥卫都是一付严阵以待的样。冥臣们在一进入圣冥殿时,就惊讶的发现,在冥帝身旁还坐着一人,那是一名全身笼罩在阴森气息中的女,此女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她那一头银法。身上虽然没有气息散出,但是,在她的腿上,却横放着象征冥帝权威的天魔刃,有心计的冥臣们暗暗猜到,今日冥帝召他们前来,定然与这女有关。

    虽然人数众多。但圣冥殿中却很安静,没有任何冥臣胆敢交头接耳议论什么,他们都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冥帝的指示。

    冥帝显得又苍老了几分,坐在他那张巨大的椅上凝视着下首冥臣,一个小时已经过去了,他始终没有表示什么,冥臣们也都依然恭谨的站立着,连一个敢于稍稍移动的人都没有。

    大家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今天会召你们前来吧?冥帝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很温和,但这些冥臣都对这位帝君极为熟悉,他的声音越温和,证明心中杀机越胜,依旧没有人吭声,他们都谨慎的等待着。

    今天我召大家前来,是有一件关乎我冥界存亡的大事要宣布,在我身边这个女孩叫天琴,她是我唯一的弟,从今天开始,天琴就是我冥界的储君,你们必须要像尊敬我一样尊敬她。如果我在时,她的命令就是至高无上的,如果谁敢于违背,当知我冥界严法。

    一直沉默的冥臣们同时大惊,谁也没有想到,冥帝竟然会宣布这么一个消息,尤其是站在最前面的十二冥王,更是目光连闪,气息变的阴沉了许多。同冥王们站在一起的一名中年人从众冥臣中走出,先恭敬的向冥帝一礼,然后才道:帝君,您春秋正威,冥界中没有生老病死的存在,又何必立下储君呢?

    冥帝淡淡的道:我的做法自然有我的道理,月石,你身为冥界之相,一切应以冥界的安危为重,我立下储君,自然有我的用意。

    又一人走了出来,站到冥相月石身旁,恭敬的道:帝君,天琴小姐虽然是您的土地,但她在冥界中没有任何名声,您如此简单的立她为储君,是否又些过于草率了。说这话的,是冥界十二王中的冥幽王,乃冥界十二王之首,有血夜冥幽之称,法力极为高强,在冥界中绝对排的上前三位,修为仅次于冥帝,权威极大,在冥界中,他和冥相月石都是在冥帝面前可以说的上话的。当年同仙佛二界一站,观音菩萨和文殊菩萨联手才勉强将他压制,但却无法伤其分毫。

    冥帝哼了一声,道:这么说,你是不同意我立下储君了?还是你对这储君只位有(不认识这俩字)之意?周围的冥卫们同时散发出庞大的森然之气,圣冥殿如同死一般的寂静,连呼吸声都完全小时了,一时间人人自危。

    听了冥帝的话,冥幽王吓的出了一身冷汗,他这一生中,惟有对冥帝充满了敬畏之心,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诚惶诚恐的道:臣不敢有任何(又是上面的那俩字)之意,臣对陛下的忠心惟天可表,臣只是心忧于冥界的未来,所以才会有所质疑。

    冥帝挥了挥手,道:行了,你起来吧。你对我的忠心我自然明白,但我希望你要像支持我一样支持琴儿。我命你和月石认琴儿为义女,将来不论发生何事,在琴儿正式接任冥帝之位前,你们都有置疑她行为的权利。琴儿,拜见两围义父。

    天琴始终是一脸淡漠之色,听到冥帝的话,将天魔刃收回体内,一步步从台阶上走下,跪倒在月石和冥幽王身前,行三拜九叩大礼。

    冥幽王与月石面面相觑,两人都有些茫然,今日的变化实在太大,之前又没有一丝风声,两人实在有些不能理解冥帝的意思。

    行礼完毕,天琴抬起头,恭敬的:天琴见过两位义父。

    月石乃冥界的智囊,首先反应过来,将天琴搀扶起来,轻叹一声,跪倒在地,恭敬的道:储君。他如此行为,已经正式确认了天琴的身份。

    一旁的冥幽王看向月石,月石向他使了个眼色,冥幽王无奈的的也跪了下来,恭敬的道:臣冥幽王拜见储君。

    这两位冥界中的大人物一确认了天琴的身份,包括其他十一冥王在内的所有冥臣不敢多说什么,纷纷跪倒在地,拜见天琴。

    天琴也不客气,傲视众臣:承蒙师傅不弃,命我认储君之位,各位都是冥界忠良之士,如天琴今后有什么做的不妥之处,还请众位原谅。她话虽然说的客气,声音却冰冷无比,其中包含着一股强烈的肃杀之气。说完这句话,天琴重新返回冥帝身旁的位置坐了下来。

    冥帝淡然道:大家都起来吧。储君之事已定,先前我说的话希望你们都记住,如有触犯,别怪我不念旧情。或许,你们都认为天琴的能力不足以担任储君一位吧。我们冥界以强者为尊,你们有此想法我不责怪。缓缓抬气枯瘦的右手,一团浓烈的黑雾飘洒而出,瞬间在面前凝聚成一团,渐渐的,黑雾开始发生了变化,竟然变的如同一面大镜似的。

    前些时候,我派天琴前往妖界历练,这是她闯妖界五妖王联手布下五毒五妖大阵时的表现。冥帝话音一落,那面用法力凝成的镜已经呈现出奇异的景象,正是海龙被妖蛇王所杀后天琴的表现。

    镜中的景象只出现了天琴一人,她那漆黑的眼眸中只有冰冷的光芒,一头银丝无风白动,向后飘舞而起,一片片黑色的菱形甲叶不断凝结成型,覆盖在她的娇躯上。天魔刃的长度突然增加了一倍,巨大的刃身上出现了无数妖异的纹路,天琴微微低着头,喃喃念叨着:“杀,杀,杀,杀,杀。”

    冥幽王吃惊的道:

    “这是进入第七重冥魔**的征兆。”不用他说明,这里的冥臣们也认得。在冥界中,冥魔**是至高无上的心法,只有冥界重臣才可修炼。月石、冥幽王以及其他十一位冥王修炼的都是此法。其中,也只有月石和冥幽王达到了第八重境界。其他的十一冥王还都停留在第七重境界的瓶颈,始终无法突破。冥魔**前六重修炼都比较容易,只要肯下苦功一定会有所成就,但是,最后三重确实异常艰难的,尤其是从第六重到第七重,一旦成功,法力将提升几倍之多。而第八重则是第七重的一倍,第九重又是第八重的一倍。冥帝之所以能统御冥界而没有任何反对之声,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他已经将冥魔**修炼到了第九重的顶点。天琴身上出现了冥魔**由第六重到第七重地变化,顿时令在场冥臣们对她观感大改。都收起了先前的轻视之心。

    镜中画面再次发生变化,影象中的天琴猛的张开双臂,满头银丝四散飞扬,疯狂的嘶吼道:

    “杀一一”她身体周围出现了无数个黑色地小旋涡。一直困住她的五彩蛛同在那黑色的旋涡中纷纷碎裂,化为尘埃消失了。天琴的双眸已经变成了纯白色。纯白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血光,身体如同闪电一般整体融入到天魔刃之中,化为一柄长刀,从妖蛛王身上一穿而过。天琴漂浮在妖蛛王背后,丝毫不理已经被她一分为二地五彩蜘蛛。幽光闪烁的天魔刃指向妖蛇王,冷冷的道:“你也去死吧。”身形在空中奇异的一转,

    “冥一一魔——碎一一天一一斩——。”在疯狂的呼喊声中,天魔刃脱手而出,在扭曲的空间包围下,划破长空。妖蛇王拼命地挣扎着。但是,天魔刃已经飞临它身前,他的身体被放大十倍的天魔刃绞的粉碎。天魔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天琴手中,她那恐怖的白色目光转向五妖王唯一生存着的朱睛冰蟾,嘶吼道:

    “还有你,还有你……”

    影象到此完全结束,整个圣冥殿变得落针可闻。月石和冥幽王对视一眼。都流露出骇然之色,他们自问,即使是自己出手,在面对五大妖王时恐怕也无法那样瞬间秒杀。他们当然不知道,在天琴爆发之时,五大妖王都已经变得非常虚弱了。整个画面在冥帝法力的作用下显得惊心动魄.完全震慑住了在场地所有冥臣。

    冥帝缓缓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俯视着众冥臣,淡淡的道:

    “我想,这些应该已经足够了。举儿天赋极佳,在妖界的数百年中法力提升速度已经超过了我当初,我深信,用不了太长时间,她就能修炼到冥魔**的第九重。今后,有她带领冥界,冥界只会变得更加强大。”

    所有的冥臣同时高喊道:“冥界永生,统一六界,冥界永生,统一六界。”他们的声音中再没有了先前的不情愿,天琴这个储君的位置终于完全的定下了。冥帝抬起手,高呼的声音嘎然而止,他淡淡的道:“冥界与仙、佛二界定下的十万年之约马上就要到期了。我知道,你们都憋着一股劲,但是,仙、佛二界有如来佛祖统御,虽非铁板一块,但也不是那么好吞噬的。回去后,你们要加紧训练自己的手下,以备不时之需。站在六界顶峰,是每一个冥人的最终心愿,好了,你们都可以下去了。”

    所有冥臣同时跪倒在地,恭敬的向冥帝行礼后鱼贯而出。所有人都退下,冥帝淡然道:“冥生。”

    暗影闪电般出现在冥帝面前,单膝跪地,恭敬的道“属下在。”

    冥帝微微一笑,道:“现在没有外人,不用多礼,站起来说话吧。”确立了天琴的储君地位,冥帝此时心情极好。

    “是,帝君。”冥生站了起来,此人身高在一米七左右,身材瘦小,着上去二十多岁,穿着同圣冥殿冥卫同样的软甲,表面上并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天琴看着冥生,这已经是她第三次见此人了。此人身上散发出的危险气息竟然会给她带来心寒的感觉。她深深的明白,即使现在自己已经突破刭第七重冥魔**,但却远不是这个叫冥生的对手。

    冥帝微笑道:“刚才的一切你也都看见了,你觉得这些冥臣是真心归附于琴儿么?”

    冥生低着头道:“属下不敢贸然揣测,不过,面服心不服的恐怕大有人在。毕竟,他们都是冥界一方重臣,手上都有着不小的势力。让他们臣服于第一次出现的储君,恐怕很难。但只要有帝君您压制着,应该不会有任何人违背您的意愿。”

    冥帝点了点头,道:“不错,你看的很透彻。这写冥臣们不服的确实大有人在,尤其是最强大的十二冥王。冥生,在冥界中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之一,从今天开始,我要求你不但要向我效忠,同时也要向琴儿效忠,你能做到么?”

    冥生再次跪倒,恭敬的道:“帝君地命令就是属下必须完成的使命。今后属下定当为储君效忠,致死不渝。”

    冥帝亲自将冥生扶了起来,满意的微笑道:“好,你并没有让我失望,我能感觉的到。你每一句话都完全是发自内心。你的忠心是你最大地优点,同时,也是你最大的缺点。你是辅佐我最好的人选,如果你能有琴儿一半的智慧,这储君之位今天就会是你的了。”

    冥生的心神没有被打动分毫。低着头道:“帝君,冥生永远都是忠于您的。您如何吩咐,冥生就如何做。对于储君之位从没有非分之想。”

    冥帝扭头向天琴道:

    “琴儿,我知道你一直很奇怪冥生的身份,今天你已经继承了储君之位。是该告诉你的时候。冥生的父母,本是冥界中最普通的冥人,很久以前。他的父母遭受某位冥界权臣所害,为了报仇。冥生独自一人,从遥远的冥界北方一直来到冥帝宫外求见我。冥帝宫有冥卫的守护。他又怎么进的来呢?但是,他并不气馁,一直跪在冥帝宫正门千米外,不眠不休,一直在等待着。我听手下人汇报,觉得他很有意思,就命人才招他进宫相见。冥生,把你见我时的第一句话告诉琴儿。”

    冥生仿佛在说着与自己没有丝毫关系的事情一般,淡淡的道:“我见到帝君时,第一句说地是。我要将灵魂卖给您。”

    天琴心中一惊,疑惑的看向冥帝。冥帝眼中流露出一丝朦胧的深邃,仿佛又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点了点头,道:“是啊!你当时就是这么说的。冥生将父母被害的事全都告诉了我。害死他父母的那位冥臣在冥界中有着不小的权威。冥生说,只要我能帮他杀了那冥臣,他就将自己的灵魂卖给我,永生永世绝不改变。那时,他还是冥界中一个最普通的冥人。冥生,你接着说吧,我有些累了。”说完,他坐回了自己地位置。

    冥生低着头,道:“帝君当时并没有因为我的弱小而轻视,帝君告诉我,如果想为父母报仇,就必须依靠自己的双手。他收留了我,传授我冥界绝学,后来,当我有一日自信实力足够时,偷偷潜入那冥臣身边,将其碎尸万段。仇人死时,距离我父母身亡已有两千三百一十四年。”

    冥带轻叹道:

    “当时,我本想让冥生在冥界中寻求一职位。但是,他却坚持要将自己的灵魂给我。于是,我命令他成为了一名冥卫。冥卫中等级极为森严,冥生凭借着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的位置。他就是一千冥卫的统领,在你来之前,只对我一人忠心。也是冥界中除我以外第三个修炼到冥魔**第八重的冥人。琴儿,今后我希望不论什么时候,你都能把冥生当成自己的朋友,而不是下属,你明白么?”

    天琴深深的看了冥生一眼,恭敬的道:“弟明白。”

    冥帝微微一笑,重新起身,双手分别拉上天琴和冥生,道:“那两个老家伙也应该到了,你们跟我一起去见见吧。”

    所有的冥卫同时隐没于暗处,没有发出一丝声息,天琴和冥生在冥帝的带领下,来到了圣冥殿后一个普通的房间,房间中已经有两个人早在等候了。见到这两个人,天琴不由得微微一楞,因为,他们正是自己刚认的两位义父,冥相月石和冥幽王。

    冥幽王一看到冥帝就没好气的道:“大哥,你今天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怎么事先也不和我们哥俩同个气。”

    冥帝嘿嘿一笑,道:“要是事先同你们通气,你们今天怎么能表现的那么精彩呢?”一边说着,他向身旁的天琴使了个眼色。

    天琴立刻心领神会,上前一步,恭敬的道:“琴儿见过两位义父。”

    冥幽王苦笑道:“行了,你现在已经是储君了,应该我们给你见礼才对。”

    月石的脸色有些黯然,看着向冥帝道:“大哥,你的伤是不是又恶化了。”

    冥帝叹息一声,道:“老二,还是你明白我的心思。伤势到说不上恶化,但也好不到哪里去,我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正在不断的流逝着,除非能突破现在修为,这到冥魔**说中的第十重境界,否则,我恐怕活不过千年了。所以,我今天才要先将举儿的名份定下来。今后如果有变,也好不使冥界大乱。琴儿啊!你这两位义父同冥生一样,都是为师最信任的人。在冥界之中,也只有他们是为师可以交心的。冥臣中强大者多有,虽然表面恭敬,心中想法却不一定如何,月石和冥幽表面上虽然与为师对立,其实他们都是最支持为师的人。我们三人结拜,我为长,月石次之,冥幽再次之。正是因为有他们的暗中支持,为师才能不必费心太多。”

    天琴微微一笑,道:“师傅,我明白。其实,刚才我就已经看出了些端倪,只是不敢肯定而已。”

    冥帝一楞,道:“你看出来了?”

    天琴点了点头,道:“就在您让我认两位义父的时候,他们眼中都闪过一丝惊讶的光芒,看您的时候还都流露出一丝询问。月石义父隐藏的还好,但冥幽义父就比较明显了。当时我就怀疑,您是不是早与两位义父是商量好的。”

    月石微笑道:“大哥,看来你让我们认这个义女不白认啊!琴儿心思缜密,确实可堪大任。”他一向自诩为冥界最聪明的人,对于天琴的聪慧自然多了几分喜爱。

    冥帝微笑道:“我的选择又怎么会错呢?冥幽,你那边的几个家伙反应如何。”

    冥幽王脸色一肃,道:

    “十一冥王的反应很强烈,刚才一出圣冥殿他们就拉住我问个不停,一再要求,让我同你说清楚,他们可不是很支持琴儿。大哥,这十一冥王不光自身强大,而且,他们所拥有的势力非同一般,在冥界中的影响几乎可以到每一个角落,这些,你应该比我清楚。我虽然是十二冥王之首,但想压制他们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时或许尚可,但时间长了,我怕他们会有所怀疑。”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