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重返仙宫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和梦云刚一走出青龙大殿,小雪和风纪就追了上来,他们看到海龙和梦云平安无事不禁都松了口气。小雪飞到梦去身旁,关切地道:“姐姐,姐姐,你没事吧。小雪真的好担心你们哦。爸爸今天好凶,他以前都没这样对人家过。”说着,她的大眼睛中不禁出现一层氤氲的水光。

    梦云柔声道:“小雪不器,青龙王前辈是有重要的事情同我们说才会让你们出去的,姐姐现在要走了,以后有机会我们再见面吧。”

    小雪似乎对梦云十分依恋,低头在她身上蹭蹭,道:“姐姐,你能不能不走啊!小雪真的好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感觉。”

    海龙微笑道:“梦云,小雪应该是寒属性仙兽,而你修炼的月宫仙法秉性属寒,而且你又对她那么好,所以她才会这么依恋你的。”

    梦云看着小雪的目光也极为不舍,但她知道,现在还有许多事等待着自己和海龙去做,无奈的轻叹一声,在小雪的头上抚摩了几下,道:“小雪,对不起,姐姐有很重要的事必须赶快去做,姐姐答应你,以后有机会一定会来看你的,好么?”

    正在这时,青龙王那浑厚的声音从圣殿中传了出来,“梦云仙,小雪的父母在上一次冥、妖二界侵犯仙、佛二界时殒命,只留下一颗雪卵,经过我多年的努力,终于在五千年前孵化了小雪。虽然我们所有的风属性仙兽都很喜欢她,但小雪毕竟是寒属性仙兽。她既然如此依恋你,只要你不嫌弃。可以带她离开。只是,我希望你能把她当成朋友看待,而不是坐骑。如果他日小雪愿意回来,我们也随时欢迎。”

    小雪兴奋地道:“爸爸,您是说我们可以出去玩儿了么?可是,你不是说外面的世界是很危险的?”

    青龙王的声音变得异常慈祥,“外面的世界确实很危险,但有金耀星君梦云仙保护,你不会有事的。跟你梦云姐姐去吧。如果玩儿的倦了,风青龙圣地永远是你的家。只有出外游历才能真正的成长。”

    梦云爱怜的看痞小雪。道:“青龙王前辈您放心,只要梦云有一口气在,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小雪。”

    青龙王道:“小雪地父母都是极为强大的仙兽,修为甚至不在我之下,还望仙多多开启她的灵窍,使她本能之力开启。风纪,你传令下去,从现在开始,广寒宫的梦云仙和海龙将成为我们所有风属性仙兽的朋友,不论他们有任何需要,风属性仙兽都要无条件的支持。”

    风纪恭敬地道:“谨遵圣王旨意。”海龙同梦云对视一眼,恭敬地道:“多谢青龙王前辈。”

    在风纪的护送下,他们离开了青龙圣殿。最兴奋的就要属小雪了。她不断地空中翻腾飞舞着,确实,在一个地方待了五千年,寂寞已经磨灭了一切。风纪一直将他们护送到风青龙领域边缘,“就在这里了,两位一直向西飞行,就会进入仙界领域,我想,你们应该能找到仙宫吧。”

    海龙微笑道:“多谢风纪兄,或许,不久之后我们就会再见面了。”告别风纪,海龙和梦云全速展开身形,在急切的心情作用下,朝仙宫方向飞驰而去。小雪最擅长的就是速度,虽然修为远不及二人,但凭借着过人的天赋,竟然能追在海龙和梦云身后。

    风青龙领域距离仙宫极为遥远,海龙和梦云虽然将速度展开到极限,也飞行了足足十昼夜才进入了仙宫真正的势力范围之内。以他们的修为,急速走路根本不会带来什么负荷。体外流转的仙灵之气足以弥补他们耗费的法力。小雪毕竟无法同他们相比,现在早已经被海龙收进大袖美美地睡着了。距离仙宫越近,海龙心中对飘渺的思念也越强烈,他真的好担心,如果飘渺有一丝损伤,都将让他引为终生遗憾。

    梦云在海龙身旁运用冷月凝香舞跟随着他,海龙脚下金云催动着他的身体一直在急速前行着,从他那凝重的脸色,梦云知道,此时海龙内心焦急已经达到了顶点。近三天以来,海龙连一句话都没有跟

    她说过,只知道前行赶路。深吸口气,梦云平淡地道:“海龙,停一下吧。”

    听到梦云的声音,海龙扭头向她看去,疑惑地道:“为什么?仙宫应该已经快到了对啊!”

    梦云点了点头,道:“是快到了,我们已经赶了很长时间的路,仙宫中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化,我希望你能将自己的气息调匀了,那样才能应付更多的变化。飘渺师妹也绝举愿意看你贸然闯去,如果你有什么不测,你让她怎么办呢?”

    海龙控制着自己的速度慢了下来,漂浮在半空之中,回过身,他深深的看了梦云一眼,道:“对不起,我太心急了,谢谢你。”

    梦云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好谢的。经历过妖界一场生死大战,难道我们还不是朋友么?作为朋友,自然应该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劝慰你。”

    海龙心中一暖,不再多说什么,盘膝坐在自己的筋斗云上修炼起来,梦云漂浮在他对面,盯视着这第一个闯入自己心扉的男人,各种念头不断浮现在心头。她知道,或许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可以如此平静的端详海龙了。妖界一行,彻底破除了她心上的冰封,她知道,自己永远永远也无法忘记面前的男,看着,看着,她要将海龙的每一分都牢记在自己心头,永远也不忘记。

    混沌之气经过吸收妖界邪气的过程终于逐渐走向了成熟,回到仙界后,海龙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再吸取仙灵之气时,法力的进度竟然不在妖界之下,灵台处那颗暗红色的混沌丹蕴涵着庞大的法力,即使在先前面对青龙王时。海龙都能感觉到自己拥有一拼之力。没有刻意的去修炼,海龙将体内地混沌之气归于一束,绕体运行一周,法力已经完全达到颠峰状态。缓缓从修炼状态中清醒过来,他突然清晰地感觉到,一股令他心神激荡地感觉从面前传来,下意识的睁开了双眼,他看到的,是梦云充满觉悟地注视。心跳骤然加快,海龙有些迷蒙地道:“梦云,你……”

    梦云是海龙清醒过来,已经恢复了冰冷的神态,低下头,淡然道:“我们走吧。”说着,当先朝仙宫的方向飞去。

    海龙心中暗吧一声,既然她不愿意承认,那自己又何必强求呢?现在的自己,实在没有资格接受梦云的感情。而且,自己也不知道对梦云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飘渺,我来了,你老公来找你了。收敛所有思绪,海龙将全部心神都放在即将见到的飘渺身上,同梦云一起全力前飞。

    仙宫,依然充满着祥和之气,一切仿佛都没有任何变化似的。远远的,海龙已经看见身形高大的增长天王魔礼青,魔礼青也同时注意到了他们,当他看到梦云之时,流露一丝惊讶。大步迎到南天门外,恭敬地道:“魔礼青见过星君。”

    梦云和海龙同时飘身而落,“增长天王不必客气,不打扰您看守了,我们先进去。”说着,就向南天门内走去。

    梦云从魔神青身边走过,他恭敬的让在一旁,当海龙走到时,他的点金枪却横了过来,沉声道:“站住。你要到哪里去?”

    没等海龙说话,梦云回首道:“增长天王,他是我们朋友,我带他到仙宫有事要办,请你放行吧。”

    魔礼青楞了一下,黝黑的面庞微微有些变色,他从来没想到冰封梦云也会有朋友,疑惑的道:“星君,此人非仙宫中人。我职责所在。还衣您将他此行目的说清楚,还则,我断然无法放行。”他从海龙阴沉的面容中已经隐隐意识到什么,自然不会这么轻易放他过去。

    海龙盯视着面前这位四大天王之首,沉声道:“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让开。我不想和一条看门狗多说什么。”此时的他,对仙宫早已充满了成见,几乎又恢复了在人间时的性格。魔礼青守卫仙宫多年,还是第一次听到如此不客气的话,顿时大怒,点金枪前指,顶上海龙地的胸口,沉声道:“你敢冒犯仙宫的尊严,别怪本天王不客气了。”他怀中的青云宝剑已经亮了起来,随时准备出手。

    海龙看着围上来的数十天兵和面前这位增长天王,深吸口气,道:“既然如此,你们就先休息会儿吧。”法力瞬间提升到极限,魔礼青只觉得一股无可抵御的大力从对方身上传来,没等他反映过来,海龙已经发动了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他没有用兵器,而是用的灵台方寸山绝学菩提指。漫天指影带着破空的丝丝红色光芒如同烟花盛放般以海龙为中心爆发了,第一道指影都带着澎湃的法力,光芒闪处,最先遭殃的就是那些天兵,凡是被混沌之气所点,天兵一个接一个的倒了下去,海龙并没有下狠手,只是用混沌之气定住了他们的行动。

    一切只是电光石火般发生的,当魔礼青准备反击时,他已经没有一名手下还是站着的了。他手中点金枪幻化出万点金光向海龙攻去,同时另一只手就准备抽出自己的成名法宝青云宝剑。正在这时,一道道青色光芒从他背后亮起,如同巨大的丝网般缠绕上他的身体。金芒顿时消失了,魔礼青只觉得自己全身一紧,顿时失去了行动的能力。他失声道:“星群您这是干什么?”

    情丝从梦云手中消失,在情网的作用下,即使妖界的妖蛇王都要暂被束缚住,何况是增长天王魔礼青了。海龙飘身而上,冷冷的看着魔礼青道:“只是想让你睡一觉而已。”一边说着,他一指已经点在了魔礼青额头的窍穴处。魔礼青全身一软,顿时瘫倒在地。

    梦云看向满脸杀机的海龙,沉声道:“冷静点。值日功曹有顿饭工夫就会带另一拨天兵来替班。我们必须抓紧时间,赶快到广寒宫去。”

    海龙道:“梦云,你如此帮我,仙帝不会放过你的。干脆我将这里的人都杀了,也省得给你以后添麻烦。”

    梦云一把拉住海龙的大手,道:“不要,在仙界不可多造杀孽,否则,一切将失去转圜的余地。快走。”说着,她拉着海龙,瞬间提速,轻车熟路地向广寒宫飞去。仙宫确实是平静的时间太久了,海龙同梦云一路行来竟然没有遇到任何阻隔,也没有见到什么仙人。一会儿的工夫,他们已经进入到内宫中,远远的,那熟悉的桂花香味已经传入了他们的鼻端。

    吴刚这些天一直很郁闷,上回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就被人弄晕了,等醒来的时候竟然在广寒宫中,他从来没上过广寒宫,因为那是不被允许的。嫦娥娘娘虽然没说自己什么,可是,月奴那丫头一再说是一个自己模样的人将她弄晕了,自己真是冤枉啊!一定是那自己只看到过一眼的红头发的小了弄的,哼,别让我再见到他,否则,我一定一斧把他劈成两半。一边想着,他还用力的挥了挥自己的大斧。

    正在这时,光芒一闪,两条身影已经出现在他面前,其中一个,正是他假想的敌人,几乎是下意识的,吴刚怒喝一声,抡起大斧就向海龙劈来。海龙对吴刚印象不错,伸手在斧上轻弹,以混沌之气通过斧传入吴刚体内,吴刚只觉得全身一热,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

    “对不起了吴刚老兄,我还要借你的样貌一用。”一边说着,海龙摇身一变,已经成了吴刚的模样,扭头看了一眼惊讶的梦云,指了指上面,道:“走。”升上桂花树顶,梦云心中一阵感慨,在刚到妖界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永远也无法回到这个家了。终于回来了,可是,过了今天,自己还能平静的在这个“家”中生活么?不论如何,自己也要为心爱的人做点事,即使是付出一切。

    海龙心切于飘渺,拉了梦云一下,道:“快带我去找飘渺,她住在哪里?”梦云从自己的思绪中惊醒,点了点头,当先朝前方飞去。

    广寒宫大门在望,海龙曾经见过的那管家麻姑正好从里面走了出来,一看到梦云,她不禁一呆,梦云此时也顾不了许多了,右手一点,一道魄的光芒瞬间制住了麻姑,她扶着麻姑靠在一旁的桂树上,轻叹道:“对不起麻姑,先委屈你一会儿。”扭头向海龙使个眼色,道:“快走。”海龙知道吴刚的身份是不能进入广寒宫的,摇身再变,已经成了麻姑的样,跟随着梦云,第二次进入了广寒宫。

    广寒宫似乎完全是玉石雕成的,一踏入宫门之中,立刻就能感觉到一股浓郁的仙灵之气传来,令人全身一冷。周围云雾缭绕若隐项现。梦云松开海龙的手,低声道:“前方云雾中是一个迷踪仙阵,一旦无意中碰触到仙阵的机关会有很厉害的禁制。你看准我的步伐,一步也不要踏错。”她对海龙有着绝对的信心,交代完后,立刻飘飞而起,朝云雾中踏去。

    海龙心中暗凛,他知道。如果没有梦云带路,上次自己贸然闯入恐怕就会陷入这个仙阵之中。他小心的跟随在梦云身后,梦云所过之处,云雾顿时飘散,露出清晰洁净的白玉地面。正在前行中,梦云突然停了下来。海龙飞身到她身旁刚要发问,却见梦云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拉着他向旁边迈出一步,躲入云雾之中,他们所在之处可以看到先前的通路,而通路处却无法看到云雾里。梦云传音道:“有人过来了,你别出声。”她话音才落,两个细语声响起。梦云惊讶的道:“是月奴和桂枝,她们怎么会在一起。”

    海龙疑惑的传音道:“她们都是你们广寒宫中人,在一起有什么希奇的。”梦云摇了摇头,道:“你不明白。月奴也叫桂花,她本来是嫦娥的仆人,一次嫦娥因为她犯错惩罚时,恰巧被我看到,我气不过嫦娥那盛气凌人的样,就将月奴救了下来,从此她负责侍奉我的起居。而桂枝则是嫦娥最庞爱的侍女。她们分别发球我和嫦娥。又怎么可能在一起呢?月奴经常会说起以前在嫦娥身边时的种种不好。”

    此时,月奴和桂枝已经走了过来,只听月奴道:“桂枝姐姐,这几天我们可要小心些,嫦娥娘娘的脾气可不太好哦。”

    桂枝的容貌普通,还不如月奴俏丽,微笑道:“不怕,你前些天刚为娘娘立下大功,使那梦云仙误中埋伏消失了,娘娘疼你还来不及呢。”

    听到这句话,海龙清晰的感觉到梦云全身大震,赶忙拉住她,传音道:“别冲动,我早就想到你身边有人害你,否则,在你的地方怎么会有陷阱。听下去,看她们还说些什么。”梦云的气息渐渐平息下来,但身上的冰冷气息给周围的白者增添了几分寒意。

    月奴听了桂枝的话,神色有些黯然,轻叹一声,道:“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成功的。那个法阵已经有很长时间没用过了。或许,是那个入侵的人启动的。梦云仙虽然同娘娘对立,但她对我确实很好。我……”她并不知道,正是这句话,才拯救了她的性命。

    桂枝轻笑一声,道:“行了,我们毕竟是替嫦娥娘娘办事的,当初,娘娘找机会让你打入梦云仙身边,不就是为了这次的成功么。你也用不着多想什么,反正事情都已经过去了,那梦云仙根本不可能再回来。说来也是,梦云仙身为堂堂的金耀星君,脑却这么笨,竟然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你,你这次立下大功,娘娘连**法术第二阶段的修炼方法都传给你了,以后你可不要忘记我的好处哦。”

    月奴勉强一笑,道:“自然不会忘记姐姐的好处。这几天娘娘心情始终不好,虽然梦云仙离开了,但毕竟还有王母娘娘在,我们还是小心一点的好。姐姐,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么?竟然让咱们娘娘气成那样。”

    桂枝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与王母娘娘那边有关吧。你也知道,两位娘娘对立多年,咱们娘娘凭借帝君的宠爱始终占据着上风,但王母娘娘在仙界中的地位根深蒂固,也不是那么好撼动的。我们只需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就好。知道的太多反而不妙。”说到这里,她们已经走进了另一边的云雾,声音渐渐远去,逐渐听不清楚了。

    梦云深吸口气,扭头看向海龙,“真没想到,竟然是月奴出卖我。嫦娥,果然是你,你太卑鄙了。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自食恶果。”

    海龙拍拍梦云的肩膀,低声道:“别难过了,这些事都以后再说,那月奴的丫头虽然害过你,但我看的出,她早已有了悔意。刚才她们说可能是王母娘娘那里出了问题,我们赶快去看看,说不定是飘渺出事了。”

    梦云点了点头,道:“咱们走。”两人重新回到仙阵正途,在梦云的带领下快速的穿过仙阵向广寒宫深处而去。一路上,他们先后碰到了几拨侍嫂嫂,都被梦云小心的躲过了。梦云突然停了下来,指着前方空中一片云雾,道:“那里有一扇玉门,我们直接飞上去。进了玉门就没事了。里面都是我师傅的领域。连嫦娥也不敢随便到来。那里面是一个大花园。本来师傅经常在里面想念我师姐百花的,飘渺师妹来了以后,就被安排在那里修炼,你不要随便运用法力,全身放松就好,玉门处有很强的禁制。”白色光芒亮起,在梦云的催动下,包裹着她和海龙的身体飘身而上,穿入了云雾之中。果然如梦云所说。一扇小巧的白玉门出现在他们面前,梦云一手用法力包裹着海龙的身体,另一只手轻巧的拍出,海龙认得,那正是百花掌。梦云一边身形曼妙的在空中舞动着,一边轻声吟道:“自在飞花轻似梦,一枝红杏出墙来,黄菊枝头生晓寒,人面桃花相映红。此花开尽更无花。”每念动一句,她就是七掌拍出,乳魄的仙力中搀杂着一丝粉色,七掌在空中犹如一朵巨大的鲜花般无声无息的印在玉门,念到最后一个字时,她最后一掌也刚好拍在玉门正中央,吱呀一声轻响,门开了。梦云带着海龙飘身而入。在他们进入的同时,背后的玉门已经轻巧的合上了。但是,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背后的云雾出现了一丝怪异的波动。

    玉门之后,完全是另一个世界,是一片花的海洋。各种奇花异草遍地皆是。只有一条幽深的小径通向花海的尽头。刚一踏入这里,海龙顿时感觉到全身一轻轻松,仿佛连心中的焦虑也淡化了几分,阵阵花香传来,令人心旷神怡。梦云微笑道:“只有师姐最擅长的百花掌才能开启刚才那扇门,走,我先带你去花园寻飘渺师妹。”说着,拉起海龙踏小径前行,朝花海中的云雾行去。

    “飘渺,飘渺,你快出来,你看我带谁来了。飘渺……”穿过大片花海后,是一条长廊,梦云不断的呼喊着飘渺的名字,却没有任何回应。

    海龙只觉得自己的心头越来越沉重,摇身一变,现出本来身形,他突然拉住梦云停了下来,“梦云,你们这里没有侍女么?”

    梦云摇了摇头,道:“没有的,师傅喜欢安静,不希望被别人打扰,平日里只有我、飘渺师妹和师傅在,哦,对了,还有痴梦师姐。只不过她一般是不会出关的。在我们这几人中,也只有我经常会在外面的广寒宫中,因为我要监视嫦娥的行动,以免她做出什么对师傅不利的事。难道飘渺师妹真的出事了不成。否则,我这样呼喊,她一定能够听到的。走,我们再去找找。”

    海龙脸上一连冷然,淡淡的道:“不用了,梦云,麻烦你带我去见王母娘娘吧。我想,她或许会知道飘渺的下落。”

    梦云看着海龙淡漠的表情,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冰冷的寒意,海龙身上若隐若现的杀机令她心头不断颤抖着,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道:“那好,你跟我来吧。”说完,梦云顺长廊前行,海龙跟随在她后面一言不发,但他每踏出一步,都显得那么沉重。

    长廊似乎是圆环状的,两人行进了百米左右,梦云突然停了下来,她轻叹一声,伸手按向一旁的廊柱。一声轻响中,前方景物突然变化,又是一扇玉门出现。梦云喃喃的念了几句咒语,一掌按上玉门,轻响声中,玉门敞开,梦云回身看了一眼依然一脸淡漠的海龙,轻叹一声,当先走入了玉门之中。玉门内一片明亮,这是一间一百平方米左右的房间,房间最内侧,被一层白纱隔开,使人无法从外面看到里面的情形。白纱内不时有丝丝寒冷的雾气渗出,整个房间中的温度都很低,梦云平复自己的心绪,上前几步,跪倒在地,恭敬的道:“师傅,弟回来了。”

    白纱从中央向两旁分开,里面的雾气尽散,露出一名全身笼罩在魄长裙中的女,看到她,海龙全身剧震,失声道:“冰姐姐。”

    是的,在白纱后玉石床上盘膝而座的美女同九天寒妃玄天冰的容貌一模一样,听到海龙和梦云的声音,她的双眼缓缓开启,微微一笑,道:“云儿,你回来了,这些日你去哪里了。这位,想必就是飘渺一直惦记着的丈夫海龙吧。我不是你的冰姐姐,我叫玄天心。”

    海龙此时才醒悟过来,王母娘娘玄天心同九天寒妃玄天冰乃是同胞姐妹,自然长的极为相象了,此时他已经顾不得礼数了,急切的问道:“王母娘娘,飘渺现在在哪里?”现在,也只能用心急如焚来形容他内心的焦急了。

    玄天心眉头微皱,道:“云儿,飘渺不是去找你了么?怎么?你没见到好么?”

    梦云一楞,道:“师傅,你前些天中了嫦娥的暗算,掉入到妖界去了,根本就没见到飘涉师妹啊!”当下,她将自己与海龙同时掉入妖界,以及在妖界中发生的一切简短的说了一遍。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