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疯狂突破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心中突然升起一个恐怖的想法,他突然意识到,梦云是怕蛇的,她天生就对蛇有着莫名的恐惧。她现在一定知道后面有妖王追着自己,如果她看到妖蛇王那恐怖的样,恐怕连自己实力一成都无法发挥出来,失败几乎是必然的。海龙将自己残余的混沌之气提升到喉咙部位,大吼道:“梦云,不要回头,小心背后,他已经距离你很近了。”

    梦云身为金耀星君,仙法之强,在仙界中绝对可以排在前列,她早已经感觉到后面有东西以极快的速度向自己追来。而且,距离自己已经很近了,她也同样知道,追自己的,必然是五大妖王之一。如果自己现在会身与其相抗,那必然失去登上万妖塔的好机会,或许,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但是,后面追赶她的敌人已经距离太近了,正在她准备回身攻击,令对方无法追击自己时,她听到了海龙的声音。在她脑海中,早已对海龙充满了信任,没有回过头,右手突然背于身后,心神瞬间合一,暗暗的道:海龙,我爱你。

    内心的情感瞬间激发,无数青色的光芒从梦云反过的右手中飘荡而出,在那青色的光芒中环绕着一丝丝血色。“情丝”,是的,“情丝”再次出现了。在场所有人同时看到了奇异的一幕,一圈圈,一环环,无数夹带着红丝的青光在妖蛇王眼前纠缠密布着,形成了一张巨大的网。

    妖蛇王怒哼一声,身体一摆人头躲在后面,巨大的蛇头上爆发出强烈的青光,速度瞬间提升到极限,他要凭借自己强韧的身体。硬闯过梦云的绝情鞭特殊攻击――情网。此时,梦云距离万妖塔只有百米了。如果妖蛇王闯过去,他那巨大的蛇口可以立刻将全力发出情网后虚弱的梦云吞噬。但是,事实往往就是事实,妖蟾王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四弟在冲进那青红色的大网后,身体竟然完全僵硬了。那道道丝线无穷无尽的缠绕着他的身体。前冲的速度嘁然而止。梦云喷出一口鲜血,在妖蛇王撞击的反震力作用下。瞬间跃上了万妖塔顶。同时,她也昏了过去。

    妖蛇王确实强悍,梦云在法力不足情况下用出的情网只能困住它瞬间而已,当梦云跃上万妖塔顶的瞬间,他已经挣脱了束缚。但是,仅仅是困住瞬间就已经足够了。海龙他们成功了,成功的破除了五毒五妖大阵。妖蛇王不甘的怒吼一声,就在海龙惊恐的以为他要袭击梦云之时,妖蛇王那巨大的身体突然转了过来,全身一阵剧烈的波动,一圈圈光环从它尾部升起快速的向蛇头集中,他好恨,刚才如果不是他失意轻敌,提前用出自己这最强的攻击,梦云绝对没有机会蹬上万妖塔,他现在已经顾不得其他了,他要报复,他要疯狂地报复。

    缩小后的妖蟾王怒喝道:“老四,不可。”此时,光环已经集中到妖蛇王头顶,他不顾自己兄长的吩咐,蛇口大张,一个青色的光团出现在口中,随着人头的疯狂呐喊,青光化为一道利箭朝海龙射了过来。没错,妖蛇王最恨的就是海龙,如果不是海龙瞬间令妖蜈王和妖蝎王消失,他们又怎么会失败呢?妖蟾王爆体,妖蝎王、妖蜈王死在自己大哥最强大的攻击下,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海龙所造成的。

    海龙楞了一下,他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抵挡的能力了,连身上用龙翔变所化的紫色鳞片都在快速的褪去,他现在能做的,只有等死。

    惊天动地的呼喊声响起,“海――龙――”天琴体内的血液瞬间沸腾了,她拼命的攻击妖蛛王发出的五彩蛛丝,但是,以她现在的实力又怎么能突破的了呢?青光,像来自地狱的拘魂之箭一般飘然而至,从海龙胸口处一穿而过,青光并不粗大,只在海龙胸口处留下了一个碗口大的血洞,鲜血狂喷而出,海龙的身体在空中随着青光的冲击力向后飞荡。海龙并没有感觉到疼痛,他清晰的听到体骨骼的碎裂声,虽然经过八卦炉九天九昧真火的洗礼,但是面对妖蛇王全力一击,他的**还是无法抵挡。海龙觉得自己的身体很轻,胸口处凉飕飕的,周围似乎越来越黑暗,所有的一切都在不断的消失着。他听到了天琴的呼喊声,但是,他已经感觉不到心痛了。全身剧烈的一震,神志已经离他远去。眼看着海龙重重摔在地上,天琴变了,哭喊声停止了,她那漆黑的眼眸中只有冰冷的光芒。妖蛛王突然感觉到自己巨大的身体一阵发寒。面前的天琴已经发生了变化,她那一头银丝无风自动,向后飘舞而起,一片片黑色的菱形甲叶不断凝结成型,覆盖在她妖躯上。天魔刃的长度突然增加了一倍,巨大的刃身上出新了无数妖异的纹路,天琴微微低头头,喃喃念叨着:“杀、杀、杀……”

    火湫一发现天琴不对,赶忙想呼唤她清醒过来,但是,一股恐怖的力量突然以天琴为中心旋转起来,将她远远的抛了出去。

    天琴猛的张开双臂,满头银丝四散飞扬,疯狂的嘶吼道:“杀―――”她身体周围出现了无数个黑色的小旋涡。一直困住他们的五彩蛛网在那黑色的旋涡中纷纷碎裂,化为尘动乱消失了。天琴的双眸已经变成了纯白色,纯白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血光,妖蛛王刚想做出什么反应时,只见眼前黑芒一闪,她惊恐的看到,自己的一半身体正在不断的远离,而天琴却已经消失了。

    天琴漂浮在妖蛛王背后,丝毫不理已经被她一分为二的五彩蜘蛛,幽光闪烁的天魔刃指向妖蛇王,冷冷的道:“是你杀了他,是你杀了他。你也去死吧。”身形在空中奇异的一转,“冥――魔――碎――天――斩――。”在疯狂的呼喊声中,天魔刃脱手而出,在扭曲的空间包围下,划破长空。妖蛇王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极度痉挛起来,身旁似乎被什么东西锁定了一般,不论怎么挣扎,都无法从中挣脱。黑芒临头,庞大的撕扯力令他的意念远离身体。妖蟾王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四弟身体被放大十倍的天魔刃绞的粉碎,他怎么也想不到,先前还无法同自己兄弟任何一个人相抗的天琴,竟然在瞬间秒杀了妖蛛王和妖蛇王,这等修为,令他的身体不断的颤栗起来。

    天魔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天琴手中,她那恐怖的魄目光转向五妖王唯一生存着的朱睛冰蟾妖蟾王,“还有你,还有你……”……

    佛界。孙悟空身体急飞而出,当他飞到自己的佛殿门前时,看到了燃灯佛祖的光头。孙悟空心中升起无限怒气,大吼道:“滚开。”

    燃灯佛祖眼中流露出一丝黯然,“悟空,你冷静点。海龙的死我也很难过,但即使你现在赶去妖界,一切也都无法挽回了,一切要以大局为重。海龙的仇,以后我一定会帮你报。”

    孙悟空怒骂道:“去你妈的大局为重,老的徒弟都死了,还大局个屁。燃灯,你以为我真的奈何不了你么?”刚刚。就在刚刚。孙悟空突然失去了对海龙的感应,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自己唯一的徒弟在妖界中已经死了。只有死,才会失去感应。

    燃灯佛祖托着油灯的手缓缓伸出,沉声道:“悟空,今天不论如何我也不会让你去妖界的。你要去,就先杀了我吧。”

    孙悟空此时已经有些不清醒了,“好,我就先杀了你。”金色的光芒如同实质一般围绕着他的身体旋转起来,他的眼睛已经完全变成了金色,数万年来,斗战胜佛孙悟空第一次将自己的法力提升到了极限,而他要击杀的对手,则琥是一直以来的好友燃灯佛祖。

    就在大战一触即发之时,一个和蔼的声音响起,“悟空,不可对燃灯佛祖无礼。一切未必不可挽回。”一团祥和的白光无视燃灯佛祖和孙悟空散发出的威压飘然而落,正是端坐于佛莲上的观音菩萨。

    观音菩萨的出现顿时令孙悟空冷静了一点,虽然他一向自负,但也知道自己同燃灯佛祖的修为定夺在伯仲之间,就算能胜,也要借助金刚不坏之体才有可能。而燃灯佛祖最擅长佛禁,他能否离开,还是个未知数。“菩萨,您来的正好。燃灯老儿不让我去救我徒弟。现在可好,我徒弟他已经死了。菩萨,就算不提海龙对于仙界未来的重要性,但是从情感上出发,我也不能不去一趟妖界啊!他是我唯一的徒弟。”

    观音菩萨微微一笑,那充满佛性的笑容顿时令孙悟空心神一清,他知道,这是一种佛法,名曰拈花微笑。“悟空,你还是那么不冷静。我知道你是极重情之人,但是,我说了,一切未必不可挽回。你忘记海龙修炼的是什么功法了么?据我所知,即使**损坏,混沌之气结成的混沌丹也会保护他的神识不受损害。而且,我和燃灯佛祖都掐算过,海龙此行妖界有惊无险,难道你还不相信我们么?”

    孙悟空眉头紧皱,道:“可是……,咦,怎么回事,我又有他的感应了。”脸上的沉郁顿时消失不见,孙悟空眨了眨眼睛,向燃灯佛祖道:“老秃儿,你这掐算还真他妈的准,看来海龙没死啊!哈哈,哈哈哈哈。我就说嘛,我伟大的斗战胜佛孙悟空教出来的徒弟,哪儿有那么容易死呢?哈哈,哈哈哈哈。”

    燃灯佛祖和观音菩萨看着发自内心兴奋的孙悟空,对视一眼,都无奈的摇了摇头。燃灯佛祖忍不住道:“孙悟空,你身为圣佛,不可出口成脏。”

    孙悟空此时已经兴奋的手舞足蹈,“知道了,我他妈的知道了。哈哈,海龙,你小真他妈的没让我失望。”……

    就在天琴的天魔刃即将结束已经没有反抗之力的妖蟾王之时,一个苍老温和的声音响起,“琴儿,够了。一切都结束了。”

    一团黑色的光芒出现在天琴和妖蟾王中间,在他脚下,蹈着一团黑色的云朵。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天琴似乎清醒了一些,喃喃的道:“师傅,师傅是您么?为什么不让我杀了他,他们杀了我的海龙,杀了我的海龙啊!”

    冥帝身形显现出来,枯瘦的大手一招,万妖塔顶的梦云已经飘飞到他身前,微笑道:“琴儿,你现在的状况真的很令我高兴,我没有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你就能突破第六重冥魔**。要知道,只有进入第七重的境界,你才可以真正在冥界中立足。你透支的太大了,需要休息,睡吧,我的孩,一切都有师傅帮你解决,你的丈夫,他还没有死啊!”

    在冥帝慈和的声音中,天琴只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强烈的困意不断侵袭着她的身体,“师,师傅,救他,帮我救他。”全身一颤,完全透支了自己所有潜力的天琴骤然向下坠去。冥帝身影轻飘,天琴已经落在他另一只手上。缓缓落于地面上,将天琴和梦云都平放在海龙身旁。

    朱睛冰蟾恭敬的道:“帝君。”冥帝冷哼一声,道:“冰蟾,你可以回万妖塔帮你那几个兄弟重生了。不过,有件事我要警告你。对于你那几个兄弟的管束要加强一些。今日如果我的徒弟有什么,你们五个都要死。对于我来说,在妖界中重新培养出五个妖王并不是什么难事。不要忘记,是谁赐予你们在妖界不死的能力。我能给予,也能收回。琴儿是我今后的继承人,以后她的命令就是我的,你自己想明白。去吧。”

    朱晴冰蟾全身微微颤抖着,显然心中怕极了。冥帝说的没错,像自己这样的修为,在冥界都能随便找出三五个来。冥帝如果想让自己死,自己绝对无法多火一秒钟。不敢再多说什么,恭敬的向冥帝行礼后,拖着虚弱的身体朝万妖塔飞去。

    冥帝枯瘦的大手轻弹,几缕黑芒封住了海龙胸前的创口,使鲜血不再外流。

    火湫飞了过来,看了冥帝一眼,关切的道:“帝君,海龙他还有救吗?他的身体已经被完全洞穿了,恐怕神识也……”

    冥帝横了她一眼,火湫只觉得自己身体如坠冰窖一般,顿时说不出话来。冥帝淡然道:“我想让谁死,他就活不了,我想让谁活着他也死不了。即使这小的神识还有一分,我也可以控制他活下去。“一边说着,他将海龙的身体吸离地面。大手按上了海龙胸前的创口。

    半晌,冥帝惊咦一声,”好小,神识竟然分毫未损,看来我也可以省不少事了。不对,这怎么可能?他修的不是仙法,这似乎是混沌之气。“眼中厉光一闪,转向火湫道:“说,他的修为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可以有任何隐瞒。”

    火湫只觉得冥帝的目光中充满了不可抗拒的魔力,虽然下意识的想反抗,但却怎么也无法做到,当下,一五一十的将海龙不久前对她讲述的经历说了一遍。听完她的叙述,冥帝目光回转到海龙身上。火湫只觉得全身一轻。无力得坐倒在地上,不断的喘息着。

    “好,很好。居然连混沌之气都有人能够修炼成功,看来,仙界也并不像我想象中那么弱小了。我是应该毁了他还是揪了他呢?如果让他强大起来。恐怕连我也很难对付。混沌之气毕竟是夺天地造最纯净的原气。“冥帝犹豫起来,一时间无法作出决定。

    火湫一听冥帝有毁灭海龙的意思,顿时心中大急,试探着道:“帝君,海龙他是天琴的丈夫啊!如果您毁了他。恐怕天琴也……”

    冥帝眼中一亮,道:’对啊!火丫头,谢谢你提醒了我。哈哈,哈哈哈哈,仙界小辈们,你们既然会创造,难道我不会拉拢么?多一个强助比少一个弟要强得多。“扭头转向火湫。道:“火丫头,这小失血过多,你们山个要分别传点血给他,你愿意么?”

    火湫楞了一下,点头道:“我愿意。可我是麒麟,同人类的血不一样。传给他有用么?”

    冥帝哼了一声,道:”其他的你不用管。“说着,随手一点,火湫只觉得全身一阵麻痹,顿时失去了知觉。冥帝自言自语的道:”在冥,妖两界中,我办不到的事还很少。“他伸出自己枯瘦的双手,在空中幻化了一周,梦云,天琴和火湫三女的身体同时颤抖了一下,三道血光不断的注入冥帝的一只大手中。冥帝以手引之,掌心凝聚的血团越来越大。当血液膨胀到一定程度时,他停下了,“血液是生命的源泉,即使是仙人也不能例外,这小地混沌之气确实神气,受了这么重的伤,却可以保持神识不散。叱。“血广在空中变幻。三团血液凝结为一体,转眼间,鲜红的血液在冥帝强大的法力作用下不断的从海龙胸前的创伤处输入体内,一道道黑色的光芒不断从冥帝手中射出,随着鲜血输入,海龙胸前肌肤已经恢复了正常,宛如没有受光伤。冥帝输出地黑色气流越来越浓烈,突然,他脸色一变,猛的停止了法力的输出。

    “好小,混沌之气竟然能吸收我的法力,便宜你了。”黑色气流再次出现,将海龙的身体完全包裹在内,冥帝脸上的神色却多了一抹苍白。

    海龙只觉得自己身处在一个虚幻的世界中,周围不断有红色的气流旋转着,这些红色的气流是那么的亲切,一切都是那么舒适,沉浸在红色气流中,他无法思考,突然一股大力将他从红色的气流中拉了出来,。周围一且瞬间变得黑暗了,紧接着,意念似乎情形了,终于恢复了思考的能力。他发现,自己的身体仿佛凝固了一般,既没有疼痛,也感受不到自己的混沌之气,脑海中有些混混的。

    “你可以睁开眼睛说话了。”一股清凉的气流输入,六感同时恢复,除了感受不到自己的法力以外,其他的一起都已经恢复了。海龙茫然的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竟然是站着的,面前站着一个人,此人全身笼罩在黑色的长袍之中,看上去极为苍老,脸上皱纹密布,暗红色的长发披散在肩膀上,双目中寒光闪烁,正目光灼灼的注视着自己。海龙此时很冷静,沉声道:“你是什么人?难道在妖界中也有地狱不成?‘

    “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呢?妖界没有地狱。,冥界也没有,以为根本不需要。小,难道你不觉得自己并没有死么?”

    海龙楞了一下,四目寻望,他立刻就发现了那高大的万妖塔和自己身旁的梦云,天琴和火湫,“她们怎么了?你杀她们?”

    “不。你错了。我不但没有杀她们。反而救了你。我只是让她们暂时陷入沉睡,不想让她们停当袄我与你之间的谈话而已。天琴是我的徒弟,我又怎么会伤害她呢?”

    海龙全身一震,失声道:“你是冥帝?”

    冥帝点了点头,道“看来,天琴把她拜我为师的事情已经告诉你了“

    海龙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不断的加快。站在他面前的,是两道六界中最强大的人物之一,实力可以媲美如来佛祖的冥帝啊!“为什么要救我?”海龙尽量让自己平静下。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冥帝淡然道:“如果只是你自己,就算你化为尘埃我也不会理会。但是,你是我徒弟的丈夫,我是为了她才救你的。我不想看到她伤心。”

    海龙心头一动。好感顿生,恭敬的道:”多谢帝君相救。“

    冥帝微微一笑,牵动脸上的周围,看上去有几分恐怖,”我说了。我不是为了你而救你的,你也不用谢我什么,不过,我觉得咱们需要好好谈谈。你也知道,天琴是我的弟,唯一的,这里的一切已经结束了。我将要带她返回冥界去。“

    冥帝刚说到这里,海龙立刻打断道:”不,帝君,她是我的妻,我要带她回仙界去。我要永远同她在一起。“

    冥帝冷笑一声;道“你凭什么?你凭什么带琴二走呢?在冥界。我可以给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在冥界,只要我还活着,绝对没有人敢令她手一丝委屈。你能做到吗?不错,你现在已经有不弱的修为,但是在仙界那大大染缸中保护琴儿是不可能的。你不要忘记,琴儿是冥界的一员,到了仙界中她将寸步难行,没有一个仙人会接受我们冥界中人的存在,何况,当年我同如来定下的十万年之约未到,如果琴儿到了仙界中,就代表着我冥界在向锨界挑衅,这些恐怕你都没有想过吧。“

    海龙楞了,冥帝并没有用自己的身份和修为压迫自己,所说的一切都是事实啊,是啊。带天琴回仙界,她能在仙界生存么?答案自然是否定的。深深的叹息一声,”您说的对,是我太冲动了。天琴走到几天这一步,全都是我的原因,如果不是我,当初她也不会入魔,也就不会接受冥界天劫而入冥界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帝君,您知道,天琴和我都彼此深爱着对方,我不能失去她,同样地,她也不能失去。如果您真的爱护她,我希望您能指点给我一条明道走,我相信,您一定是有办法的。”

    冥帝微微一笑,道:“办法当然有。这个问题在你身上很难解决。但放在我面前根本不算什么。,我可以坦白的告诉你,仙界无法接受琴儿,但是,我冥界可以接受你啊。我知道,你在仙界还有另外的妻,没关系,可以把她也接过来。甚至只要是你在仙界中的朋友,都可以过来。我不要求你们为冥界做事,在冥界中我可以给你们冥界的身份,你们只需要做普通的冥人,就可以了。作为琴儿的师傅,我能做到。冥界不像佛界有那么多的束缚,也不像仙界是一盘散砂。在冥界中,我就是一切的主宰,我所做出的决定,就是冥界的决定。你自己想清楚,只有在冥界,你才能和所有的妻,朋友在一起。“

    海龙看着冥帝,他知道,以冥帝的身份根本用不着欺骗自己,也不会欺骗自己,他说的一切,对自己简直太有诱惑力了。自从升入仙界以来,自己真的能离开仙界吗?师傅,。镇元大仙他们对自己的期望难道可以那么容易的放弃么?海龙的心中很乱,孙悟空和镇元大仙的话不断在他脑海中回荡着……”你很好,你师傅孙悟空所拥有的品质你机会都拥有,但你还缺少一样,你知道是什么吗?”镇元大仙淡淡的说道。”是什么?‘

    “是正义感。你缺少了最重要的东西,。虽然你师傅秉性顽固恶劣,曾经给仙界制造了不少麻烦,但是,他胸中却正气常存,否则,我又怎么会认他做义弟呢?人间有正气,仙界也同样有正气,我希望你以后能理解你欠缺的东西,否则,你永远也无法达到你师傅那样的境界。心存争议,气才会纯正,纯正浩然之气,才可将你的境界完全提升到令一个层次。你师傅,是我所见过的人当中正义感最强的一个,所以他才能不畏惧任何人,凭借滋生强大的实力有了今天的地位,即使如此,他也吃了不少苦,经历种种磨难而成。具我了解,虽然你在人界时也吃了不少苦,但同样的,你也做错过许多事。这些错位会影响你的心性逐渐走入阴暗,如果最后你心中的邪恶战胜了一切,那么你将只回有被毁灭的结果。所以,你今后必须要谨慎之。“

    “还请大仙教我。“”正义感是天生的,没有谁能教你这点,只有你今后多发自内心的做些善事,正义之心自然会强盛起来,否则,空有纯净的仙灵之气,你却还不能成为真正的仙人。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今后你能达到什么样的成就,完全要靠你自己,没有谁能帮了你,希望你能牢记我今天的话,否则,将来你走上邪路,第一个要面对的,就会是你的师傅。“……

    “十万年前,仙佛两界同冥界发生大战,死伤无数,冥界的实力异常的强大,再加上他们置换的妖界妖兽,险些将仙帝的仙宫完全破坏掉。最后还是如来佛力挽狂澜,同冥帝定下赌约,将其击败,才化解了那次危机。十万年过去了。冥界现在又蠢蠢欲动,冥界完全是中央集权,所有的实力都掌握在冥帝手中,现在不比以前,仙佛,二界很难同冥界抗衡。海龙,你是师傅的希望,也是仙界的希望啊!“……”海龙,我希望你能拥有更强的实力,因为那样你才能去完成一些我们无法做到的事,不论是我,你师傅孙悟空还是原始天尊,我们对你都有着很深切的期望,毕竟,你是第一个拥有混沌之气的人。所以,我们会一直在你背后支持你的行为,但是,你千万不可性差踏错,有的时候,一步错将步步错,会有许多事都无法挽回。你明白吗?””师泊的意思是,不论做什么,心中都必须有浩然正气,不可违背自己的良心。”

    “虽然你说的通俗了一些,但基本就是这个意思。切记切记,不可以因私而忘公啊。”……

    种种会议不断在海龙脑海中激动着,冥帝也没有逼迫他作出决定,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