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重遇天琴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天琴正在修炼中,突然,她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发热。体内的冥魔之力竟然有写紊乱了心中一惊,赶忙收摄心神,催动着法力顺经脉收回灵台之中,自从修炼冥魔**以来,她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气息不稳的感觉,以为是自己操之过急而导致走火入魔,立刻停止了修炼。六识渐渐的恢复过来,她听到火湫一声怒喝,周围的气流骤然澎湃起来。

    海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但那感觉却是如此的真切,距离那团银芒越来越近了,他心中充满了期望。正在这时,一声怒吼响起,一团强烈的火光骤熬湛放,周围的空气完全灼热起来,一个巨大的火团迎着自己捧了上来。

    虽然在心情急切之间,但海龙也不失冷静,身与意合,意与心合,双手在胸前环抱,由太乙两极真火构成的巨大青红色火盾挡在了自己身前。

    轰熬巨响中,海龙急速前进的身体停在半空之中,而那袭击他的火球骤然飞退,显现出白己的本来面貌。

    火湫心中充满了惊讶,她怎么也没想到,以自己的修为竟然无法将来人毁灭。开始时她还以为那是一只妖兽,但当她看到对方的容貌时不禁一楞,她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一个人类,而且看上去还是很顺眼的人类。尤其是对方身上散发出的火属性气息,给她带来了很浓烈的亲切感。

    海龙全身剧震,体内地血浓似乎在瞬间沸腾了。看着火湫,他颤抖着道:“火湫姐,火湫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火湫一楞,她的名宇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虽然她听出海龙的声音很熟悉,但由于外貌变化太大,她还是没有认出来。

    眼前一花,她只觉得自己全身一紧,外放的麒麟圣火竟然被完全压回自身。而那红发英俊青年的双手却紧紧地抓住了自己的肩膀。身为圣火麒麟,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灼热,那似乎是发自内心的灼热,那张英俊刚毅的面庞充满了焦急之色,距离自己的脸仅有不足一尺地距离,连呼吸都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如果是平时。火湫一定会在盛怒中爆发出自己的全部力量与对方相抗,可是现在,她却偏偏用不出一点力气来,神志间有些迷糊,楞楞的看着对方。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会有如此亲切的感觉,他到底是什么人?在妖界中为什么还会有人的出现?

    海龙焦急地道:“火湫姐,你。你怎么会在妖界,天琴呢?天琴她在哪里?我是海龙啊!”

    梦云看着海龙激动的抓住一名红衣姜女,心中不由得一酸,那红衣美女一身火焰,同海龙相似的红色长发波浪般披散在身后,她同海龙站在一起,宛如天造地设的一对。梦云知道,他们必然是认识的,而且关系非常密切。转过身去,她不愿再多着。将目光落向地面。

    火湫吃惊的看着海龙,喃喃的道:“你,你说什么?你是海龙?不,这不可能……”她呆呆地看着海龙,体表的麒麟圣火不自觉的收敛了。

    低头的梦云突然看到下方一道黑影带着浓重的煞气,以无与伦比的速度像箭一般朝海龙冲去,她没有任何犹豫,身形轻移,脚踏冷月凝香舞,先一步拦在海龙身下,轩辕剑如电光般出鞘,一式风波不信菱枝弱,幻化出无数光芒向那飞升而至的黑影绞去。

    黑影的反应极快,眼看面前光芒爆发,从她的身体中立刻分出一道黑色的巨大光刃,骤然向梦云地风回雪舞剑法上斩来。但是,梦云身为广寒宫最出色的弟之一,更是仙界的金耀星君,又岂是那么好对付的,在冷月凝香舞的神妙中,她娇躯闪动,先前挥出的光芒顿时改变了方向,从那黑色光刃周围削弱着它的攻击力,同时,也直接攻向黑影本身。

    黑影在空中一滞,嗡的一声,赤、橙、黄、绿、青、蓝、紫、黑、白九色光芒同时闪现,无数光刃在空中交错出一张绚丽的大网,铺天盖地般朝梦云袭来。梦云暗自一惊,顾不得考虑太多,剑式一变,用出了风回雪舞剑法的第五招攒花染出几霜痕,五道剑光幻化成一朵梅花形状骤然迎上了光网,当与之接触之时,梦云手中法诀一引,轰然巨响中,爆发出大片的红光,如同万朵鲜花盛放一般绚丽夺目。

    海龙正准备追问火湫,突然发现脚下的空间完全亮了起来,紧接着,他听到了如同当初三千门火炮一起发威时那种充满震撼性的爆炸声。强大的冲击波由下而上冲来,他下意识的催动法力挡在脚下,连同火湫的身体被那巨大的冲击力震的飞了出去。

    梦云全身剧震,强大的冲击力即使以她的修为也很难承受,冷月凝香舞显示出仙界第一绝学的威力,梦云翩翩起舞,原本几乎无法闪躲的冲击力不断从她身体周围划过,带起她裙摆飘飘,说不出的动人。而那黑影显然就没有这种神妙的闪避方法了,闷哼一声,被强大的冲击波又震回了地面。黑影的修为本就不如梦云,在剧烈的交手下顿时吃了不小的亏,坚硬的地面上轰出一个巨大的深坑,一团银色的光芒将她保护在内。

    海龙胸前突然出现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当他困难到下方那团银光时,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松开了火湫向下扑去。火湫此时也已经反应过来,厉喝一声,全力催动麒麟圣火,宛如一团红色的旋风般向海龙撞去。海龙头也不回的将右手背在身后,龙吟声响起,一团紫色光芒瞬间爆发,形成了一面巨大的光墙当在火湫身前。光墙非常柔软。但却充满了强大地韧性,火湫深深的扎入其中,但她的麒麟圣火竟然无法将光墙融化,在强烈的反弹力之下,顿时被震了回去。而海龙已经超越了梦云。扑向地面的黑影。

    两团银光,一天一地,骤然爆发出无比强烈地光芒,地面的银光幻形,那似乎是一弯纯洁的银月。空中的银光湛放,赫然是一颗巨大的太阳。太阳与月亮不断地接近,当两团银光融合为一时,火湫和梦云同时被银光闪烁的睁不开眼睛。在这充满阴邪之气的妖界,竟然出现了一个仙人之气的旋涡,逼迫的周围数千米之内。再无一只妖兽停留,全被仙灵之气逼迫的退出很远。海龙宛如拥抱着自己的生命一般,紧紧搂着天琴的娇躯,三百年了,已经足足三百年了,他终于再次见到了天琴。天琴根本没有因为他的样貌变化而有任何排斥,海龙的气息对于她来说实在太熟悉了。因为多年绞杀妖兽而产生的杀气荡然无存。胸中的温柔不断的放大着。此时,她觉得自己好无力,伏在海龙地怀抱中,身心完全被安全感所包围,她什么也不愿意多想,即使这只是一个美丽的梦,她也绝不愿意醒过来。

    梦云和火湫看着海龙与天琴,只觉得两人是那么的契合,银色的光芒在他们周围形成一个巨大的光罩,梦云看到海龙脸上出现了晶莹的光芒。她吃惊了,那分明就是眼泪啊!这黑衣银发女究竟是谁?竟然能让海龙激动到如此地步。

    海龙如珠似宝的棒起天琴的俏脸,痴痴的道:“琴儿,我的琴儿。”轻轻地,怜惜的,他吻了下去。

    天琴冰凉的唇瓣渐渐有了温度,搂住海龙的脖,感受着海龙渐渐狂野的索取,泪水夺眶而出。这一吻,如同经历千年般漫长。

    火湫看向梦云,呆呆的道:“他是海龙?他真的是海龙么?”

    梦云黯然道:“是的。他是的。”

    火湫飘身而落,落在那银色光罩之外,她没有去打扰他们,只是静静的看着,一种从未有过的怪异感觉瞬间传遍全身。

    梦云也落了下来,她脸上的冰冷早已消失,俏脸上有的,只是茫然。

    良久,良久,唇分。泪眼凝焉,四目对望,其中蕴涵的情感如同火花一般湛放着。海龙抹掉嘴角处从天琴樱唇上沾染而来的鲜血,柔声道:“你受伤了。”

    天琴摩挲着海龙的面庞,喃喃的道:“龙,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

    海龙深情的道:“不论容貌如何,我始终是海龙,你的丈夫海龙啊!”红色气流从他的大手中飘荡而出,柔和的输进天琴体内,石料着她被震伤的经脉,海龙现在真的好兴奋,虽然此行妖界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但见到了天琴,他已经将一切都抛于脑后。

    火湫咳嗽一声,“琴妹,他真的是海龙么?你不会认错吧。”

    天琴体内的伤势在纯净的混沌之气作用下已经好多了,轻笑道:“姐,什么都可以认错,但老公总不会啊他是海龙,没错的。”

    海龙将天琴搂入怀中,脸上的泪水已经被他用法力化掉,“火湫姐,你的麒麟圣火比以前灼热的多了,刚才险些将小弟化掉。”

    火湫疑惑的道:“你少来,刚才你释放出的法力根本就不是我所能突破的。你怎么会变得这么强?你现在的样是用法力变换的么?”

    海龙摇了摇头,道:“不,不是的。我修炼了一种特殊功法,然后就变成了现在的样,恐怕再也变不回去了。”

    天琴的目光在空中与梦云相接,梦云那绝色的娇颜不禁令她心中一酸,轻轻的插了海龙一下,道:“你不给我介绍一下这位姐姐是谁?”

    海龙一楞,这才想起梦云的存在,尴尬的一笑,道:“我都忘了。琴儿,这位是仙界广寒宫的梦云仙,也是飘渺的师姐。梦云,这是我的另外一位妻天琴。当初她身属邪道,所以在度劫之后就升入了冥界。对了,琴儿,你怎么会跑到妖界来了。”

    梦云低下头,淡淡的道:“你们夫妻重逢一定有很多话要说,我到一边去等你们。”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海龙喊道“梦云,大家都是自己人,何必这么见外呢?来吧,我们一起聊聊。”

    梦云听到自己人三个字,心中不禁一酸,但也没再坚持离去。一男三女,四人围坐在一起,天琴和海龙分别将自己在冥界和仙界的经历讲述了一遍。海龙连混沌之气的事也没有隐瞒,只是略过了自己看到梦云洗澡那一幕,告诉天琴和火湫,自己和梦云是遭人陷害才会落入此界的。

    天琴眉头微皱,道:“龙,那飘渺姐姐现在岂不是很危险。你说的妖界中心我知道,师傅说,只有到万妖塔顶我们才能回冥界,我想,那里应该就是你所寻找的通道吧。可是,要想到那里去,就必须要战胜五位妖王才行。”海龙点了点头,道:“你和火湫节已经在这一界停留了数百年,定然和妖王交过手了,他们的修为如何?”

    火湫苦笑道:“妖王实在太强大了。我们到现在为止也只见到了一个。他自称为妖蝎王,实力极为强大,我和琴妹联手同他斗过十余次,每次都是以惨败告终,有他守在那里,我们根本不可能冲的过去。现在加上你们两个,或许还有一拼之力。但在万妖塔那里还有四个妖王,那四个家伙联手,咱们是不可能有取胜机会的。如果只有我和天琴在这里继续修炼的话,恐怕再有千年也未必能冲的过去。”

    海龙想了想,道:“那妖蝎王真的如此可怕么?琴儿,我想去试试。”

    天琴一惊,她自然明白海龙话语中的意思,“你要自己去?”

    海龙坚定的点了点头,道:“如果我一个人不能析败妖蝎王的话,那我们就不可能冲过去。让我去吧,我对自己有信心。”

    梦云站起身,道:“我和你一起去。虽然我不一定可以将妖蝎王定住,但只要成功,配合你金箍棒的威力,我们几乎可以肯定能胜。”

    海龙摇头道:“不,我要自己去。我想看看,自己现在的实力究竟到了什么样地步,如果只是一个妖蝎王的话,我有绝对值的把握消灭它。”

    天琴一楞,道:“龙,那是不可能的,你不知道那妖蝎王有多么强大。虽然你和梦云姐姐的实力现在已经在我之上,但你们任何一人都未必能胜过我和火湫姐的联手。可是在妖蝎王面前,我和火湫姐是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

    海龙微微一笑,道:“琴儿,我以前骗过你么?”天琴没想到海龙会突然有此一问,下意识的摇了摇头,道:“没有。”

    海龙道:“这次也不会,我确实有绝对的把握。只要我们消灭掉一个妖蝎王,就能减弱五个妖王的整体实力。这样好了,当我杀了妖蝎王之后,法力会大减,由梦云带着我,咱们立刻逃向远处,等我法力恢复后再返回冲击万妖塔。我一开始就会向妖蝎王发动最强猛的攻击,尽量不让万妖塔其他四个妖王注意到。这样的话,他们想追,恐怕也很难追的上。”

    天琴盯视着海龙地双眸。道:“你真的有信心么?”海龙点了点头。天琴微微一笑,抓紧他的大手,道:“好,我相信你。”

    海龙微笑道:“我知道你会让我去的。琴儿,你和火湫姐在这里等候。我现在还不想让那些妖王们知道我与你们的关系。梦云,咱们走吧。”说完,他和梦云同时腾身飞起,朝着天琴指引地方向而去。

    火湫看着海龙二人离去的身影,疑惑的道:“琴妹。你就真放心他一个人去么?虽然他那什么混沌之气似乎很强,但也不见得就能对付了妖蝎王吧。而且,海龙和那个梦云之间的关系恐怕没有他解释地那么简单。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花心大萝卜。你要好好管束他才行。”

    天琴微微一笑,道:“姐,我也不想离开他啊!但海龙分析的很对。如果让妖王们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就会有了防范之心,而且,我相信海龙绝对有能力击杀妖蝎王的。自从当初被圆月流的玄雨逼迫的碎丹之后,他在所有地战斗中就从没小看过任何敌人,既然他说有把握,那就一定不会错的。其实。即使海龙不说,我也能感觉的出,他这些年过的并不是很顺利,只是他不愿意将自己所受的痛苦告诉我而已,他是我的丈夫,我要支持他所做的一切,即使是错误地,我也永远都会站在他那一边。至于那位梦云姐姐,你没发现她与飘渺姐有些相似的地方么?海龙似乎在逃避着她什么,同她并没有什么。但从女人的直觉上,我能看的出。梦云姐姐至少已经对海龙很有好感了。海龙现在有飘渺姐姐,有我,还有影,既然我们已经都嫁给了他,又何必还在乎那么多呢?我承认,我也会妒忌,但我却不会让妒忌影响我与海龙之间的感情。这次重遇,我已经想通了一切,只要能和海龙在一起,哪怕以后只是每天看他一眼,我也心满意足了。即使真的多一个梦云姐姐,我也不会在意。那才能证明我的老公有吸引力啊!火湫姐,难道你不觉得海龙改变了容貌后,比以前英俊了许多么?我心里好高兴啊!没有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丈夫英俊的,海龙原先唯一的缺陷已经没有了,他在我心中是完美地。”

    火湫呆呆的看着天琴,喃喃的道:“爱情真的这么伟大么?竟然可以让你付出这么多。”她此时心中极为茫然,先前海龙抓住她双肩的情形时时浮现,尤其是那双充满魔力的大手,那种令火湫发自心底的温暖,始终萦绕不去。

    梦云跟在海龙身旁,“你只带我出来,就不怕你妻嫉妒么?而且我刚才还打伤过她。”

    海龙微笑道:“那只不过是误会而已,你也是为了保护我才那样做的。至于嫉妒,我想琴儿不会的,她应该明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以最有利的形势来对付妖王。何况,我们之间又没有什么,她怎么会嫉妒呢?”

    没有什么。是啊!本来就没有什么,我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用力的甩了甩头,梦云心中一片冰冷,她已经决定了,自己定要远离感情,将海龙疏远。就在这时,她突然感觉到全身一热,身体已经被海龙搂在怀中,急速向一旁闪去,在他们先前前进的轨迹上爆发出一团灰色的光芒。梦云刚刚冰冷的心,刹那间又暖了起来,还没来得及多想,海龙已经将她甩了出去,同时幻化出金箍棒迎上了一只巨螯。

    轰然巨响中,海龙的身体应声抛飞,但那只巨螯也被金箍棒无坚不摧的攻击力震的粉碎。妖蝎王巨大的身体出现在他们面前,痛苦的咆哮着。

    海龙刚才虽然一直在和梦云说话,但他的精神却时刻注意着周围的一切,混沌之气早已经提升到极限,遭到妖蝎王的偷袭,他顿时全力轰出一棒,成功的震碎了妖蝎王一只巨大的前螯。但海龙心中却并没有兴奋。虽然占了便宜,但妖蝎王巨螯中传来的震荡力还是令他一阵气血翻涌。

    奇异的景象出现了,妖蝎王的身体想后退出百米,原本深褐色的身体开始发生了变化,那只失去地巨螯在不断的生长着。而且它的整个身体在渐渐变红。他看着海龙的目光充满了仇恨,人脸显得更加狰狞,巨大的身体正在像红色转变地,坚硬的甲壳血红色的光芒不断的流转着。

    “仙界来的小辈,不错。你很强,能一击灭掉我一只巨螯地仙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果我看的没错,你手中铁棒应该是孙悟空那猴头的金箍棒吧。看来,今天我真的要活动活动筋骨了。”他身上的甲壳下,血光如同经脉内的血液般流转着。看上去极为恐怖,尤其是头部,那张人脸上地面孔完全充血,双目红色光大放,看上去极为恐怖。他似乎已经完全发怒了。

    海龙将金箍棒交于左手,右手背在身后。淡然道:“不错,斗战胜佛孙悟空是我师傅。

    我们此次误入妖界并无恶意,只想找到回仙界的通路,阁下定然是妖王了,还望您能行个方便。”金箍棒上光芒闪耀,海龙的目光始终凝固在妖蝎王的身上。

    妖蝎王狂笑一声,“没有恶意?我们妖界中已经有不知道多少妖兽毁灭在你手上了。怪不得三姐说你们杀了十万妖兽,原来有定海神针金箍棒在。不错,我就是妖界五王之一,妖蝎王是也,你也可以称我为赤血蝎。你现在见到的,是我最强的战斗状态。”它的身体急剧收缩,竟然变得只有先前三分之一大小了,但是,所散发出地恐怖气息确有过之而无不及,那只巨螯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已经完全长了出来,妖蝎王通体血红。不愧赤血蝎之名,那张人脸上流露着狰狞邪恶的笑容,他没有着急动手,目光停留在海龙的金箍棒上,似乎在寻找着机会。突然,他惊讶的发现,金箍棒上的光芒似乎越来越弱了,那好象是因为法力不足而造成的。但是,他也同时发现,海龙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异,怪异的令他心中不断升起阵阵寒意。两只巨螯护在身前,那条巨大的蝎尾轻轻地摆动着,随时准备发动攻击。

    海龙冷笑一声,道:“能与妖蝎王全力之体一战,那算是我的荣辛了。不过,你死了后,请记住我的名字,我叫海龙。”他一直背在身后的右手突然抬了起来,妖蝎王看到的,是一只覆盖着紫色鳞片有着尖锐利爪的手掌,手掌猛的一张,一丝黑色的光芒缓慢的飘飞而出。

    妖蝎王一楞,海龙发出的年丝黑色光芒他感觉不到一丝法力存在,但是,心中却隐隐觉得不妥,咆哮一声,全身血光猛的向身后的蝎尾集中,那无比锋利的尾钩微微不颤,一道尖锐的血色光芒激荡而出,朝黑芒迎了上来。

    海龙的身体在空中微微一晃,扭头向不远处的梦云喊道:“带我走。”梦云发现,他的脸色苍白的吓人,身上原本散发的混沌之气竟然已经消失不见了。没有任何犹豫的,妖躯曼妙的一转,青光闪动,情丝骤然变长,缠绕在海龙腰间。轻轻一带。两人的身体已经朝来时的方向闪电般飞了出去。海龙的身体刚刚被情丝拉开,背后血光一闪而过,空气完全扭曲了,血光过处,整个黑暗的空间仿佛被撕裂了似的。这蝎尾针,乃是妖蝎王最强大的攻击之一。眼看海龙他们要跑,妖蝎王不禁一楞,先前海龙发出的那缕黑芒似乎不见了,仿佛被自己的蝎尾针**所化,看来,真高看了他们。它心念电转,刚想到这里,突然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蝎尾针攻击明明已经结束了,但半空中楼阁中却有一道血红色的光芒没有消失,而且似乎越来越大似的。他毕竟是妖界中最强大的妖王之一,在本能对危机的反映下,两只巨螯同时抬起,挡在了自己脑袋之前。空中那道曾经被蝎尾针挡了一下的光芒一闪而没,妖蝎王整个身体完全僵直了。

    梦云将海龙拉到自己怀里,一手夹住他的身体,一手持着“情丝”,惟恐妖蝎王追上来,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她所看到的,正好是血光接连穿透两只巨螯,从妖蝎王眉心处射入体内的全过程。梦云全身一僵,只见那妖蝎王的身体剧烈的颤动起来,紧接着,在一声愤怒的咆哮中,它那血红色的身体完全化为血浆,缓缓渗入了地下。

    秒杀,绝对的秒杀,梦云只看到海龙抬了抬手,怪不得他变得如此虚弱,原来他竟然秒杀了看上去极为强大的妖蝎王。梦云真不明白,海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正在这时,妖蝎王变成血浆的地方突然升起一缕金芒,金芒转瞬间飞到他们面前,梦云刚想用“情丝”拦住,却见海龙伸出自己的右手,轻轻一挥,那金色光芒已经没入了他掌心之中,她最后看到的,是那金芒若隐若现的形态,那似乎是一个闪电。

    海龙咳嗽一声,道:“梦云,你这么夹着我不太舒服,这样吧,你还是用刚才那鞭缠在我腰上,我应该能勉强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咱们必须赶快离开这里,如果再来一个妖王,我可就没办法对付了。”虽然秒杀了妖蝎王,但他付出的代价也并不小。

    梦云流露出一丝怪异的神色,“你真的就这么有信心,刚才那一击定然能够杀死妖蝎王么?”她心中真的很疑惑。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