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海龙帮梦云洗澡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广寒宫,也称月宫,乃是王母娘娘和嫦娥所在之地。大片茂密的桂树下,一个身材壮健的汉正在抡着大斧砍伐一颗桂树。突然,他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手中大斧一横,喝到:“什么人,竟然敢擅闯广寒宫,不知道里面全是女人么?识相的立刻离开,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红光一闪,海龙出现在大汉面前,他上下打量着这容貌有些粗狂的汉,心中不禁升起一丝怜惜,牛郎同织女的故事他很小的时候就听村里的长辈们讲述过,也曾深深为他们那段感情而感到悲伤。海龙本是极重感情之人,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他对吴刚却极有好感。

    微微一笑,海龙道:“你是吴刚吧。我今日上广寒宫中有些事情,如有得罪之处,他日定当补报。”喃喃的念了几句咒语,没等吴刚反应过来,他已经施展乾坤一袖罩了过去。吴刚只不过是最普通的仙人而已,法力同海龙相比根本不成比例,只觉红光一闪,他就已经失去了意识。

    海龙拣起地上吴刚的大斧,摇身一变,已经变成了他的模样,掂了掂那份量不轻的斧,抬头向上看那茂密的桂树,暗道:飘渺你还好吗?我终于来找你了。你不会怪我来迟了吧。身形一闪,他在桂树间轻点,以逍遥游身法已经飘上了桂树枝头。

    桂树顶上是一片云雾,用心去感受,周围都弥漫着淡淡的仙气。海龙知道时间紧迫,自己决不能在这里逗留太久,否则,一旦有人发现吴刚消失。必然会查到广寒宫来。一边探寻着宫中方位,一边小心的向前行去。刚走了没几步,一个吃惊的声音在他身边不远处响起:“吴刚,你好大的胆,谁允许你上广寒宫来的?”

    海龙吓了一跳,扭头看去,只见一名俏丽的仙女飘浮在自己身后不远处,全身包裹在白色的光华中,杏目含威,一脸嗔怪之色。海龙紧了紧手中大斧,低头道:“我,我只是想上来看看而已,仙姐姐不要发怒,我现在下去就是。”说着。就要向来路走去。

    “慢着。”仙女手上寒光一闪一丙短剑横在海龙面前,他脸罩寒霜,冷声道:“说,你到底是什么人?到我们广寒宫中有何目的?”

    海龙一愣,道:“仙女姐姐,我是吴刚啊!难道你不认识了吗?”

    “吴刚?你骗谁?以吴刚的修为,想上这桂树都难。我乃是桂树采天地之精华成之仙月奴,在这里一切气息都无法瞒过我的感觉,你同吴刚截然不同,以为想骗得过我么?快说,否则,别怪我剑下无情了。”淡淡的白光形成一个不大的禁制,将月奴和海龙完全笼罩在内。

    海龙在月奴说话的工夫,已经用神识探寻了周围的一切,除了月奴以外至少附近并没有仙人,而月奴散发出的绝对空间看,修为与自己相差的太远了,根本不足以形成任何威胁。随手将吴刚的大斧扔下桂树,微笑道:“既然仙女姐姐认定在下为贼,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前些天听说广寒宫仙法神妙无方。正想见识一下,请姐姐出手吧。”

    月奴听对方说话客气心中恶感顿时减低不少,沉声道:“你立刻束手就擒或许我还能向嫦娥娘娘求情。否则,可别怪我不客气。”

    海龙微笑道:“束手就擒是不可能的,能不能抓到我,就要看仙女姐姐你的本事了。”说到这里,海龙突然前冲,轻飘飘的一掌向桂树仙月奴拍去。月奴只是广寒宫中最普通的弟而已,平日力根本没与什么人交过手,修为只比吴刚高一点而已,骤然面对海龙的攻击,顿时有些慌张,右手剑一引,光华吞吐,一式风回雪舞剑法中的寒芳留照魂应驻,迎上了海龙的攻击。海龙微微一笑,身形飞退,躲过了月奴的攻击,他清晰的感觉到,虽然这一招月奴用的并不熟练,剑式仙法也没有同冷月凝香舞配合的默契,但其神妙之处在于仙气之间的连接,竟然没有除了用法力与其抗衡之外,再没有突破过去的办法。

    月奴见逼退了海龙,顿时精神大振,手中剑一抖,撒出一片如同扇面般的碧光,带着丝丝锋锐仙气。向海龙攻至,正是风回雪舞剑法中的第二式晚凝深翠弗平沙。海龙身形一转,依旧没有硬碰,用出了自己已经领悟的筋斗云中一式踏云步,身体如同虚幻烟云一般闪动,随月奴所发之碧光轻晃,不断向后闪躲着。月奴自然不肯这么轻易的放过他,手中碧光突然转成了淡淡的黄色,周围气息一紧,海龙只觉得月奴带给自己的压力增添了几分,正在犹豫如何应对之时,一抹黄色幽光没有任何预兆的已经冲到了眼前,海龙在想躲已经来不及了,混沌之气在受到攻击后自行散发出一层红色的屏障,顿时将那光芒吞吐的短剑当在了外面。海龙不想伤到月奴,赶忙撤掉自己的功力向后退去。

    月奴似乎已经察觉到海龙并不好对付,手中短剑一紧,将法力催动到极限,寒芳留照魂应驻、晚凝深翠弗平沙、暗香浮动月黄昏三招接替用出,不断的寻觅海龙的破绽而攻击。以海龙的修为,其实只需要将法力展开,就可以轻易的收拾月奴,但他刚来广寒宫,为了能从这修为较低的仙身上探察出一些月宫仙法的奥妙,所以她一直没有下重手。但之后的情形不禁令海龙有些失望,虽然月奴的三式剑法在全力施为下威力增大了不少,但风雪舞剑法的另外三式却始终没有见她用出。海龙明白过来,这月奴所能掌握的,也就那前三式剑法而已。

    正在海龙准备下重手将月奴拿下之时,突然出现了变化,月奴手中剑突然慢了下来,扭头看向海龙,俏脸上露出一丝妩媚的笑容,在眼底深处,似乎有一道红光闪过。海龙只觉全身一热,顿时心中大凛,想起镇元大仙对他说起的月宫仙法,顿时判断出,这应该就是嫦娥所擅长的一些媚惑之法了。海龙心道,如果此法是嫦娥突然用出来,或许我还真会上当,不过你差的实在太远了。

    月奴看海龙双目直勾勾的盯视着自己,以为他中了自己的**之术,赶忙再次催动仙法,以风回雪舞剑法向海龙攻去。但是,迎着她剑法而来的,却是一个越来越大的袖。眼前一暗,月奴顿时失去了知觉。海龙大袖轻挥,微微一笑,道:“这乾坤一袖用来干这个到是不错。”

    摇身一晃,海龙身形再变,已经幻化成了月奴的样,既然吴刚不能在广寒宫中停留,那月奴总可以吧。看着自己女身的样,海龙不禁无奈地一笑,学女孩走路,还真是有些困难,回忆着先前月奴所用的三剑,那婀娜的姿态确实不适合自己学,加快脚步,,钻入身前的云雾中,用混沌之气控制着自己的身体缓缓上行。正向前走着,前方云雾突然向两旁拨开,一名中年美妇皱眉道:“月奴,你这死丫头跑哪儿去了,梦云仙等着洗澡呢,你还不赶快去伺候。否则,梦云仙生气的话,不单你这小小的桂花仙要倒霉,连我总管麻姑也要受连累啊!”

    听了这麻姑的话,海龙顿时放下心来。至少对方并没有认出自己地身份,用法力变幻着自己的声音,学着先前月奴的姿态道:“总管,梦云仙现在在什么地方啊!我刚才睡了一会儿,现在脑还有点昏昏沉沉的呢。”

    麻姑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平日里,麻姑非常疼爱月奴,一直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看待,“还能在哪里,不就在后面的玉池那里么?水我都放好了,你去把玉池边桌上的桂花撒到玉池里面,再听从梦云仙吩咐也就是了。”

    海龙顺着麻姑的手指看去,前方不远处一座宫殿若隐若现,唯恐露出马脚,他也不敢再多问什么,向麻姑微微施礼后赶忙快步朝宫殿走去。

    麻姑看着“月奴”的背影,喃喃的道:“这丫头,平时唧唧喳喳的,今天怎么话少了许多,难道有什么心事不成,待会儿到要问问她。”

    海龙快步来到宫殿前,只见宫殿上方悬挂着一块白玉匾额,上面雕刻着三个篆字——广寒宫。心神一阵激荡,就要见到飘渺了,亲爱的老婆,你现在还好么?一边想着,他走进了殿门,里面一片雾蒙蒙的,刚向前走了几步,就听左边一个柔和的声音道:“月奴,是你么?这里。?”

    海龙一愣,立刻辨别出,这个声音正是那梦云仙的,他本来只想溜入广寒宫中去寻找飘渺,但此时听到梦云的声音,知道自己逃不掉了,只得硬着头皮道:“仙,是我。我这就来。”回想起先前麻姑的话,海龙的心跳骤然加快,梦云仙在沐浴,那我……

    海龙还在犹豫自己该怎么做,梦云催促的声音响起,“快来吧,把桂花给我拿过来。”

    海龙暗暗苦笑,面对这种情况,自己也只能先应付一下了。怀着忐忑地心情,他向梦云声音发出的地方走去,云雾淡薄,一扇玉门出现在面前。海龙推门而入,顿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气,这间屋很大,中央由一片轻纱阻隔着,轻纱内似乎是一个很大的水池,里面正不断传来轻微的水响。口中一阵发干,海龙心道,我现在应该怎么做?真的去帮梦云仙洗澡么?如果以后被她发现了,她还不和我拼命。

    “月奴,你在干什么?还不快一点。”梦云的语气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海龙无奈的摇了摇头,向水池走去,水池左边的一个玉台上放着一个小竹篮,里面盛放着一些蓝色的花朵,似乎应该就是桂花了。将竹篮抓入手中,海龙闭着眼睛递入了轻纱之内,湿热的水汽扑面而来,全身一暖,海龙只觉得喉中一阵发干。

    手上一轻,竹篮已经被接了过去,只听梦云道:“你这丫头,越来越不象话了,刚才还吩咐过你早些过来,却拖到现在。你那师父嫦娥在何处?她最近有没有为难你?”梦云的声音中没有了以前海龙所听到的冰冷,显得有些慵懒,香气更加浓郁了,海龙闭着眼睛摇了摇头,道:“没有,仙,您要是不需要我,我就先出去了。”

    “咦,你这丫头今天是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心事,闭着眼睛做什么,快来帮我搓搓背。”

    海龙心头剧震,暗道:这可不是老我要偷香窃玉,是你自己主动要求的。尴尬的睁开眼睛,向梦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周围一片水汽,清澈的水面上,白雾缭绕,梦云一头如同黑色瀑布般的长发大半散落在水中,自己刚才递过去的桂花已经被她撒在水中,一双美眸正疑惑的看着自己,冰肌雪肤在雾气中若隐若现,充满了神秘的诱惑力,海龙只觉得自己鼻间有些温热,喃喃的道:“我,我没事,我现在就帮您搓背。”

    梦云惊呼一声,道:“月奴,你怎么了,怎么流鼻血了。”她脸色一沉,道:“是不是嫦娥又为难你什么了?我早就跟你说过,嫦娥不是什么好东西,让你跟我进后宫去,你偏偏不听,总说什么一日为师终身为师,真拿你这丫头没办法。”一边说着,她玉手轻挥,一道白光冲入海龙眉心之中,一股清凉顺流而下,海龙全身一震,心神顿时稳定了不少。

    梦云回过头去,轻叹道:“咱们广寒宫现在危机四伏,我现在真的很担忧,嫦娥经常在仙帝面前怂恿,唉——”

    海龙踏水而入。这次他已经有了准备,用混沌之气稳定自己的心神.走到梦云背后将她的长发挽起放到身前露出无暇的玉背,用手轻轻的在她背后搓了起来,这种刺激对海龙来说完全是最惨烈的折磨,面对如此情形,他除了忍耐之外,还能做什么呢?

    梦云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声,海龙心头一颤险失守,赶忙把手离开她的后背,问道:“仙,您怎么了?”

    梦云如同梦呓般道:“你的于今天好热,搓的我很舒服,跟你说多少次了,让你叫我姐姐,不要叫什么仙,你总是不听。”

    海龙松了口乞,继续为她搓着背,试探着问道:“姐姐,飘渺仙她最近怎么样了?还和以前一样么?”

    梦云娇躯微微一7,轻叹道:“飘渺妹妹真是很可怜,仙帝几乎隔几天就来骚扰她一回,如果不是师傅她老人家相护,恐怕早被仙帝得手了。她那个可恶的丈夫到现在也不来,我真的很为她担心,看着她每天以泪洗面,我的心都要碎了。”

    海龙强忍着内心的激动,道:“飘渺仙真的好可怜啊!”虽然强行控制着,但他的手下意识的重了一些。

    梦云仙突然回过头,一把抓住海龙的手,目光集中在他手指的乾坤戒上,眼中柔和的光芒顿时变得凛冽起来。

    海龙吓了一跳,暗呼完蛋。定是自己手重,在为她搓背十乾坤戒令她疼了,尴尬的道:“姐姐,你怎么了?”

    梦云一手抓住海龙的手,另一只手护在自己胸前。冷声道:“你手上这戒指是从何得来的?”

    海龙知道梦云以前曾经见过自己的乾坤戒,淡然道:“仙,我不是故意要偷窥你洗澡的,对不起。”身体骤然变幻中,如同一缕轻烟般滑了出去。梦云在羞愤中怒喝一声,如同玉带般的寒光亮起,整间浴室中顿时被庞大地压力所笼罩,海龙全身一紧身体下意识的闪到一旁,寒光从他身侧一掠而过,斩在空处。海龙不敢变回自己的样。依旧保持着月奴的模样,紧张的道:“仙别动手,你听我解释。”

    梦云已经穿上了一身白色的衣裙,美眸中寒光电闪,那愤怒之火似乎要将海龙融化了似的,如果目光也能杀人,海龙早巳经死了一万次。寒冷如同万年玄冰般的声音从她口中吐出,“不用解释了,不论出于何种原因,你既然看到了我的身体,那结果就只有一个,要么你杀了我,要么你死。只有选两条路可选。你是那个叫海龙的废物吧,虽然飘渺一直惦记着你,但今天你对我的侵犯是不可饶恕的。”

    海龙苦笑道:“不是我想侵犯你,是你非要叫我进来啊!我此次来是寻飘渺的。我要带她离开这里。既然你和飘渺关系很好,为什么不能成全我们呢?其实,其实刚才玉池里雾气腾腾的,我也没看到什么?”

    “你还说。”梦云的俏脸如同熟透的苹果般红了起来,双手如同鲜花盛放般向海龙罩来,花瓣所指处,全都是海龙身上各处要害。虽然在盛怒之下,但她所用出的掌法威力却丝毫不减,十指飘飘轻如无物,可是,海龙却能从中感受到恐怖的杀机。

    没有犹豫地时间,海龙双手伸出,以攻对攻迎了上去,混沌之气的红色光芒在指间内蕴,在一阵细密的气流碰撞声中,两人同时飞退,谁也没有占到便宜。幸好这浴室已经完全被梦云的法力所笼罩,否则单是这简单的一次交手,已经足以将这里夷为平地了。

    梦云有鞋吃惊的看着海龙,寒声道:“菩提指,你这是菩提指么?你的修为进步了很多。”

    海龙点了点头,静修近三百年并不是白费的,这段时间中,他已经将云阳小天师传授给他的菩提指完全领悟了,菩提指的神妙绝不在百花掌之下,而海龙现在地修为更不弱于梦云,自然形成了平手之势。“灵台方寸山三星洞乃是我师傅出道之地,方寸山的仙法我会有什么希奇。”

    梦舌不屑的哼了一声,道:“你会菩提指又能怎么样?今天一样要死在我手里,你和我之间已经没有任何人情可讲。”

    海龙叹息一声,道:“我非常感谢你一直以来对飘渺的关心与照顿,今日之事确实是我不对,但是,为了我的妻,为了我的朋友,我却不能把命交给你。你看这样如何,算我欠你一条命,等我把该做的一切都完成了,你再向我讨还如何?”他实在不想和梦云起冲突,首先来说,他偷窥人家女孩的身体,已经是错了,而且如果在广寒宫中两人真的动起手里,必然会被其他人发现,那时别说见飘渺了,能不能从这里逃出去都很难说,而且还很有可能会连累到陨雷天君。权衡这些之下,他才提出了这个建议。

    梦云冷哼一声,道:“你想的美,今天我要是放过了你,仙界浩瀚无边,以后还到哪里去寻。你说什么都没用了,准备受死吧。”一边说着,她随手吸过一旁的长剑,“此剑名为轩辕,乃上古神剑,别怪我事先没说清楚。”

    海龙感受着梦云传来一波强似一拔的压力,无奈的道:“仙,我们之间真的要拼个你死我活才行么?既然如此,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如果我败了,命自然是你的。

    但如呆我胜了,希望仙不要再纠缠下去。等我带飘渺离开后再完成自己几件心事,就将这对眸赔给你,如何?”一边说着,他现出了自己本来的身形。全身红色地混沌之气渐渐变得更加浓郁了,强大的法力绕体而行。不断激荡着。

    梦云看到海龙的面庞不紧一惊,皱眉道:“你这又是变幻谁的形象?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提升自己的修为么?”

    海龙摇了摇头,道:“这是我自己的本体,当初我师傅带我离开后,传授了一种特殊的仙法让我修炼。修炼完就变成了这个样予。仙您看这样如何,我们到仙宫外去,为了我妻飘渺着想,我不愿意惊动仙宫和广寒宫的其他人。”梦云本来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但当海龙现出本体之后。她的信心竟然有动摇了,但心中杀念却更加强盛,点头道:“好,那你就跟我出去吧。”说着,双手不断在空中变换着手形,脚下出现了一个怪异的图案。那竟然是一朵巨大的桂花,淡淡的蓝光中蕴涵着充裕的仙灵之气。看着海龙惊讶的目光,梦云道:“从我们广寒宫可以直接到仙宫外面去,如果你真的能战胜我,再回来也不会影响你地计划。”

    海龙点了点头,他当然不会傻到以为梦云会对自己手下留情,想见飘渺。就只有全力以赴战胜这仙才行了。

    至于以后把自己眼睛赔给她,那就以后再说吧,谁知道以后会有什么变化呢?大袖一挥,将昏迷的吴刚和月奴甩到一旁。蓝色光芒逐渐转盛,将海龙和梦云的身体包裹在内,海龙只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绝对空间中似的,光芒一闪,他同梦云的身体已经被卷进了一个蓝色的旋涡之中。

    着着面前不远处的梦云,海龙勉强保持着自己身体他平衡,突然。他觉得周围的气息逐渐转变,竟然透着阴郁之感,不禁惊讶的看向梦云。梦云也显得很吃惊似的,看着海龙说不出话来。阴邪之气越来越强盛了,海龙只觉得自己全身渐渐变冷,护体的混沌之气快速波动起来。周围的空间渐渐的扭曲了,巨大的压迫感仿佛要将他的身体撕裂一般,即使以他的修为,都有渐渐抵挡不住之势。怒视着梦云,吼道:“这是怎么回事?你好卑鄙。就算我着了你地身体,你也不该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来对付我吧。我要是死了,飘渺该怎么办?”

    梦云也显得很吃惊似的,盯视着海龙怒道:“我怎么知道会这样。那明明是通住仙宫外的通道,可现在我们似乎进入了一个强大的禁制中。快想办法,看看怎么才能从这里逃出去吧。否则,我们的身体恐怕要承受不住了。”

    在巨大的压力下,他们所有的仙法都被限制了,只能凭借自己的修为同这巨大的禁制本身相抗,在扭曲的空间中,他们的身体都在不断的变化着。

    海龙看着梦云,觉得她说的并不像假话,现在这种情况他也顾不上其他了,只有逃得性命才是最重要的事,怒吼一声,全力喷出了一口太乙两极真火。但是,这依旧是徒劳的,禁制只是微微一缓,却更加快速的旋转起来。海龙心中一动,将金箍棒展开,在法诀的催动下迅速变大,伸到了梦云身前,“快,抓住它。不管你多么恨我,现在咱们只有联手才有可能从这鬼地方逃出去。”

    梦云虽然万分不愿,但知道海龙说的是实话,瞪了他一眼,催动月宫仙法护体,右手紧紧的抓住了金箍棒首。

    海龙用金箍棒将梦云拉到自己身旁,不理梦云那杀人的目光,一把拉住她的手,用混沌之气催动体内的阴阳逆天宝镜化为一团银光将两人的身体包裹在内。梦云知道,现在也不是自己报复的时机,为了能从这狂暴的地方活着出去,她也只有同海龙配合。将自己纯净的仙气不断输入到海龙体内。逆天镜湛放出最强的法力,任由空间如何扭曲,始终都能护着梦云和海龙的身体。

    周围的空间不断变换着,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海龙只觉得全身一震,周围所有的压力同时诮失了,但邪恶之气却前所未有的强盛起来。他和梦云同时吃惊的发现,他们竟然来到了另一个世界,绝对不属于仙界的令一个世界。

    广寒宫。豪华的玉殿中,嫦娥和二郎神面面相觑,突然,两人同时爆发出得意的大笑。

    “没想刭,真的没想到那个梦云会这么傻,看来我在她身边放的月奴那颗棋起作用了。”嫦娥得意的道。

    二郎神微微一笑,痴迷的看着嫦娥,道:“梦云仙一走,王母娘娘一人弧掌难鸣,而且她久不问世事,只要我们切断她与外界的联系,其他的就不怕了。帝君如果得到那个飘渺,必然会龙颜大悦,今后你和我的地位也就更加稳固了。”

    嫦娥冷笑一声,道:“凡是同我作对的人,谁也不会有好下场。二郎神你要记住,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大意。

    不知道为什么梦云那贱人会突然开启通往仙界外的出口.但是,她这一去,就别想再回来了。待会儿你亲自去把那出口封死。”

    二郎神点了点头,伸手向嫦娥的腰间搂去,嫦娥白了他一眼,脚下如虚幻般轻移,顿时闪到一旁,“你想死么?如果被帝君看到,你这二郎神君就别想活了。虽然帝君已经中了我们的密术,但是,一切还是小心的好。如果他爆发出强大的怒气,或许会领禁制送动。在没有完成我们最终目标,将仙界一统之前,我绝不会让你碰我的。快去办正事。”

    二郎神有些不满的道:“嫦娥,我对你什么样你应该清楚,如果没有我,你能把百花仙那对头弄到蓬莱仙岛去么?如果没有我,你的地位能如此稳固?只是搂一下又怎么了,帝君现在根不不可能出现。让我为你做事,总要给点甜头吧。统一仙界,那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

    嫦娥见二郎神发怒了,脸上神色顿时柔和下来,拉起二郎神的大手,柔声道:“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你才是我最爱的人,我们迟早会在一起的。为了我们的将来,你就忍一忍吧。”说着,掂起脚尖在二郎神的面庞上轻轻一吻。二郎神在嫦娥的柔情中顿时软化了,“嫦娥,你真的有把握让那梦云仙回不来么?她一定会想到是你做的手脚,如果她回来了,恐怕对我们很不利。”嫦娥冷哼一声,道:“那轮转圣界乃是一件非常霸道的仙器,是我费尽心机才得来的。就算梦云那贱人能够承受住仙器自行爆炸所产生的强大威力,她也将落入我设定好的妖界之中,妖界你应该知道,在那里等待她的,即将无数妖魔,你说,她还能话着回来么?妖界是六界中最邪恶的地方,在那里,即使是仙人也几乎没有生存的可能,在无限的妖兽中,她身上蕴涵的仙气拥有着最强的吸引力。”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爆发出得意的笑容,没有了梦云仙的支持,在仙宫中,还有谁能同他们抗衡呢?仙帝。

    只是他们利用的工具而已。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