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五尊升天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陨雷天君看着面前这身形伟岸的仙人,心中上惊,以他的修为,意然看不透对方的深浅,警惕的道:“你是哪里的仙人,竟然敢管人间之事。我可不是你什么大哥,身为仙界的执法者,我要带你回去面见仙帝。”

    海龙微微一笑,道:“才不过几百年不见,陨雷大哥就连小弟是谁都忘记了么?我下凡间可是有理由的,难道你不想喝点美酒么?”

    “海龙?可是你的样?”陨雷天君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海龙取出当日陨雷天君给他的雷灵符递了过去,道:“陨雷大哥,这是你当年给我的。这些年来,我随师傅修炼了一种神奇的功法,以至于外貌改变了,但是我的声音并没有变啊!上次我给你那葫芦酒喝完了么?”

    陨雷天君上下打量着海龙,手中的雷灵符确实没错,而且对方说出当初给自已酒的事,那是只有他和海龙才知道的,心中疑惑渐去,“你,你真的是海龙?”他实在很难相信,海龙两百多年前还是刚刚升入仙界的普通仙人,而今天却拥有如此强大的修为。

    海龙点了点头,道:“当然是真的,我又怎么会欺瞒大哥呢?我出身于连云宗除了我还怎么会有仙人帮助几位连云宗道尊度劫?”

    陨雷天君苦笑道:“你这小,几百年不见,刚一见面就让大哥为难。你帮助他们度过了六重天劫,让我回云可怎么交待?”

    海龙微微一笑道:“这有何难?大哥在仙界中是有名的执法者,谁也不会怀疑你的。更何况,大哥今天做的有些过了吧。据我所知,现在不论是仙界还是佛界,为了增强自身的实力,对于度劫者都格外放松尺度,只要修为不是太差的,都会允其度劫升天。可大哥刚才的第五,六两重天劫,不但没有放松,还有加强的势头。要是让仙帝知道了,大哥恐怕也不好应对。大哥刚才用天雷所劈之女乃是小弟唯一的弟,我如何能见死不救?我看这件事情就算了,你让那五位道尊成功度劫,我也当从来没有出现过,如保?”

    陨雷天君眉头微皱。肃然道:“凡人度劫必须要靠自已的力量,当初你就曾经帮助其他人度劫,但我看在你是圣佛弟地份上才没有责难。你今日所为实在令我难处理。单是私下凡间这一条。就已经是大罪了。”

    海龙脸色微变,英俊的面庞上挂起一层寒霜,淡然道:“陨雷大哥,你用不着摆天条来吓我,果我猜的不错,你之所以在第五,六两重天劫中加力,恐怕是受了某些人的指使吧。这件事我不想点明。而且,我虽然是尊敬仙帝,但却未必要听他管束。此次下界,我是受了佛界燃灯佛祖的指派,如果仙帝要怪罪,就请他去找燃灯佛祖吧”。说着他抬起右手,将当初燃灯佛祖送的佛环出示给陨雷天君看

    “哈欠,”佛界,正在修行中的燃休佛祖突然打了个喷嚏。揉了揉自已的鼻,燃灯佛祖喃喃的道:“这是谁又在惦记我老人家呢?”手做拈花状,念叨了几句佛咒,先前海龙所说之话顿时入耳。“原来是这小,竟然打着我的旗号,咦,不对,他即然到了凡间去应该会带点好东西给我吧,嘿嘿,为了我那心爱的宝贝,就让他打着我的旗号云吧。”

    听了海龙的话,陨雷天君脸色大变,燃灯佛祖是什么身份,别说是他,就是仙帝也绝对不敢得罪,况且,海龙猜的非常正确,他在第五,六两重天劫突然加**力,正是受了某人的指使,此时听了海龙的话,顿时语塞。勉强咳嗽了两声,道:“即然是燃灯佛祖的吩咐,那为兄就不便在多说什么了。海龙,有些事情我希望你能理解,在仙宫中,虽然我的地位不低,但还算不上举足轻重,有些时候,在上位者的命令下,我不得不做一些违心的事。今日之事,我自会向帝君交待,以后你还要好自为之,如果方使的话,我建议你尽快去广寒宫寻你妻吧。”说完这句话,陨雷天君全身光芒大放,接连向下方打出五道浓郁的仙灵之气,沉声喝道:“至云,登仙,天石,无机,止水五人,经过近四千年修行,度劫成功,特准升入仙界,随我见仙帝听封。”

    海龙看阗陨雷天君,思考着他先前所说的一切,心中突然升起一丝不安的感觉,对飘渺的思念更加殷切了,但是,他同影约定的时间马上即到,他又不得不先处理影的事,眼中寒光电射,道:“陨雷大哥,你把话说清楚点,是不是飘渺出什么事了?”

    陨雷天君正在持续的向下方五位道尊输入着仙灵之气,他看了海龙一眼,道:“我能说的就那么多了,但你最好在一年之内去一趟。”

    听到“一年之内”这四个字,海龙心中大定,有一年的时间,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点了点头,道:“大哥,谢谢你的提醒,我知道该怎么做。”此时,脚下劫云传来阵阵波动,云开雾散,五位道尊在七色彩光的笼罩下穿过劫云飘飞到陨雷天君面前。他自然也看到了海龙,但海龙的形态变化过大,他谁也没有认出来。五人面对仙人,眼中都不禁流露出兴奋之色,同时躬身施礼。

    陨雷天君淡淡然道:“各位成功度劫,且随我回仙宫受封去吧。”海龙看着面前这熟悉地五人,心中一阵感叹,微笑道:“陨雷大哥,那就麻烦你了。”本来他是想同五人相认的,但想起止水对自已的情愫。为了不耽搁时间,强忍着心中的渴望。

    陨雷天君将雷灵符还给海龙,向他点了点头,催动法力,带至云五人朝远方飞去。临走时,止水似乎发现了什么,她紧盯着海龙的眼睛看着,刚想说话,却被陨雷天君那强大的仙力带着离开了。

    劫云散云,天空重新变得晴朗了。海龙心中间道,即然你们已经升入仙界了,今后总还有再见之期。全身红光一闪,下刻,他已经出现在痴痴望天的后天面前。身前突然多了个人后天顿时吓了上跳,娇躯向后飘飞出三米,打量着面前之人,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虽然非常温和,但却给她带来了强烈的压迫感,当他看到面前之人的容貌时,后天突然觉得自已心跳加快了许多。那伟岸的身形,刚毅的面庞,处处都流露着男的阳刚之气。尤其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已虽然第一次见到这个人,却感觉很亲切似的,你,你是谁?

    海龙全身红光暴涨,混沌之气一发即收,微笑道:“刚救完你,就不认得了吗?后天也落的越来越漂亮了,幸好你师傅我定力还不错。”

    师,师傅,后天目瞪口呆的看着海龙,你,你是谁师傅?

    海龙微笑道:当然是你师傅了。就允话你破茧成蝶外貌转变么?师傅在仙界中也有一些际遇,就变成了现在的样。

    后天喃埚的道:师傅,师傅,你真的是我师傅吗?海龙破茧成蝶四个字已经消除了她心中的疑虑,惊喜的娇呼一声,猛的扑入了海龙怀中。海龙怀抱着自已唯一的徒弟,神色间一阵尴尬,虽然心中感觉很温暖,但后天给他带来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已近三百年没碰过女人了,怀抱着后天那充满弹性的娇躯,海龙地心渐渐火热了起来,大手下意识的收紧,而怀中后天的气息也渐渐急促起来。毕竟,海龙身上的至阳之气,对任何女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海龙现在毕竟修为高深,在瞬间的迷离后立刻清醒过来,赶忙压制住体内升腾的欲火,放开后天,道,乖徒弟,师傅不能在这里停留太长时间。你的进步在师傅意料之外,继续努力吧,等你度劫之后,师傅已经还着你在仙界遨游。不等后天说话,海龙已经一掌印在她的额头上。后天全身一软,缓缓瘫倒在地。

    海龙将后天抱了走来,运转大挪移神通,下刻,已经来到了连云山脉止水峰顶,精纯的混沌之气不断从后天的灵台处输入,聚拢着他体内各种气息归入灵台,以混沌之气为基础,为她凝结出一颗小小的多丹,为了怕后天无法承受过多的法力,海龙在多丹形成后不得不停了下来。

    丫头,师傅能对你做的就只有这些了,我相信以后我们一定会在仙界重逢的。光芒一闪,一个汪、上型的绝对空间出现在后天身体周围,海龙左手一引,一道金芒射出,注入后天左手之中,闭上双眼以附着神识之术将自已的话留在后天意念之中。

    后吴师傅走了。不要难过,今后我们会仙界得逢的。师傅已经帮你凝聚了金丹,你要勤加修炼,有师傅的混沌之气为基础,你的法力会比以前更加精纯。我知道你心中有恨,但不要让自已完全陷入仇恨之中,那样会毁了你自已。师傅没有什么好送你的,就将衍青质伟给你吧。我将他打入你的左臂之中,今后你要依靠自已的力量降伏它,对于你度劫,它会起着很重要的作用。师傅要走了,你多保重。对于自已的这个徒弟,海龙心中充满了怜惜,后羿一族实在太苦了,他愿意尽自已所能让后天快乐起来,而不是只为了报仇而生存。

    北疆,变异人地下城外。

    影独自一个坐在一块高大的岩石上,任由北疆的寒风吹拂着自已的身体。近三百年的时间过去了。变异人重新成为了北疆的霸主。影身为变异人之王,为自已的族人做出了种种努力。变异人的生活改变了许多,再不用像以前那样潜藏自已的身影了,在北疆这片土地上,他们就是最强大的存在。但是,繁衍后代的问题却一直困扰着他们,这么多年过去了,变异人的数量也只是从十万人增长到十二万人而已,并没有真正的强大起来。虽然这样的数量已经足以自保,但是,也将变异人局限在北疆这一隅之地。影隐隐感觉到,不论自已如何努力,变异人也绝不可能在这片土地上占据主宰地位,原来的十二位长老,包括枯闻在内,年纪最大的四人已经去世了,蛤在影的帮助下,变异人中涌现出了更多的高手,目前长第修为的变异人已经有二十位之多。实力空前鼎盛。

    师傅,你找我,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影没有向声音的方向查看,她知道来的是谁。在同海龙三阴合阳之后,影的修为直线上升,现在已经拥有了八项最强大的能力,超越了他们圣族历史上最强大的圣王。而且,影还发现,海龙带给自已的不公是实力,而且也改变了自已的体质。普通变异人的衰老在这近三百年间努终没有降临到自已身上,这些年以来,他已经渐渐忘记了以前同空林之间的感情,一百年前,早他和长老们的撮合下,空林终于娶了一位刚刚升入长老位置的圣族美女为妻,虽然空林还始终惦记着她,但已经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痴缠了。〔

    小宇,到师傅身边来。影淡淡的说到,光芒一闪,影身边多了一个人,此人身材挺拔,身上披着白色的熊皮,浓眉大眼,全身散发着危险气息,脸色冷静的如同坚冰一般。恭敬的站在影身旁,等待着师傅的吩咐。(哎哟手打)

    影看了青年一眼。道:“你的破空术修炼的如何了?施展给我看看。”一边说着。她缓缓站了起来。

    青年看着影那傲人的身材,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异样。点了下头,眼中汗光四射,身上散发出其实变得充满了八旗。他右掌缓缓想前推出,突然猛得向下一划,周围的空气骤然扭曲起来,空中竟然出现了一道黑色的裂缝。裂缝出现后,似乎在吸祉着周围的一切,飞沙走石,周围的一切都在被它不断的吞噬着。影满意的电了点头,左手轻挥,一道柔和的白色光芒亮起,抹向了那黑色的裂痕,裂痕缓缓闭合,一切都恢复可正常,“不错,你的破口术已经有了一定的火候,再继续修炼下去,百年努力后,应该不会在师傅之下。”

    青年低下了头,道:“师傅放心,笛一定刻苦修炼,绝不会让您失望的,如果您没有别的事,我想回去修炼了,”说着,转身欲走,他实在不愿意在师傅身旁,面对自已的师傅,这位圣族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圣王,即使是他,心中也难免会经常升出非分之想。

    等下,影叫住青年道,空宇,今天我叫你来,不只是为了要测验你近日修炼的情况。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空宇楞了一下,平日里影除了指点他处用自已的能力以外,很少跟他说多余的话,今天的影似乎有些异常,恭敬的道,请您吩咐。

    影轻叹一声,道,空宇,我知道你心中一直有疑惑存在。族中有很多人都在说。我是因为不年辜负了你父亲的感情才收你为徒地,我一向懒得解释什么,今天我就告诉你真相吧,其实我收你为徒,确实有你父亲一定的原因在。我同你父亲空林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那人,就在我们即将结合之时我接受了长老会一个任务。正是因为完成了这个任务。我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同样的我也失去了成为你父亲妻的资格。你父亲是个好人。是我对不起他,但是,我收你为徒却并非完全因为他。在很小的时候,你展现出过人的天赋,同龄的孩中,谁也没有你对能力领悟的那么快。就算没有我的指导,你也早晚会突破三种能力的限制,达到圣王级别。我收你为徒,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你自已的能力,所以我希望你对自已要自信,以你现在身具五种能力的实力,在圣族中除了我以为,无人能出其右,我们圣族人民现在的生活很好,大家都能安居乐业,我知道你很有野心,但是,我不希望今后圣族地情况有什么改变。我就要走了,我走之后,圣族就由你来领导,希望你能听从为师的吩咐,守住现在我们圣族的基业。否则,他日对族要是有什么闪失,我回来后绝不轻饶你。你明白么。她就要瞳了,是啊,就要走了,无论那个人是否会来,她都是要走地,只是去的地方不同而已。

    空宇低着头道,师傅,你现在春秋正盛,为什么会说这些话,圣族需要你的领导啊,我,我怎么能接替你的位置呢。

    影抬起手,阴止空宇说下去,淡然道,我的脾气你应刻比谁都明白,一旦我决定了什么事,就绝对不会再更改,你要做的,就是领导好圣族,至于其他的一切,用不着你来操心,好了,你现在可以走了,这是我的手令,你拿回去给长老们看,让他们不必来找我,我已经为族人们放弃了几百年自已的心,现在已经找回来了,不论是生是死,从今以后影再不是对族之王,你去吧。说着她将一卷羊皮给了空宇。

    空宇全身剧震,强烈的失落感从心中升起,他十岁时就已经被影收为弟,这八十余年来,虽然影见他的次数不多,但影在他心中,却是女神一般的存在,他对这位师傅最多的是敬佩和尊敬,但也有着一种他不愿意了承认的情感在内,五十年前,他就已经明白,为什自已的父亲会圣王陛下念念不忘了,扑通一声,空宇跪倒在地,他再也无法保持冷静,声音颤抖道,师傅,你,你真的一定要走么。

    影淡淡然道,小宇,你又忘记了我曾经告诉你,不论在任何时候,都要一定保持冷静,不能让自已的情绪影响了你的判断的能力。现在圣族已经不需要我了,有你的领导同我在并没有什么区别,你去吧,我们师徒缘份到今日已经完结。我想一个人在这里静静。

    空宇失魂落魄的站了起来,没吸口气,道,师傅,你能留下吗,多从生下来那天起,还从没有求过人,这是我的第一次请求。

    影摇了摇头,她刚要说话,突然感觉到周围传来一股强大的压迫力,瞬间将自已和空宇全都笼罩在内,虽然是你的第一个请求,但是,她不会答应你的,她已经为你们圣族付出了太多太多,她现在需要的是自已自由的生活。这是对族不能带给他的。而我却能。

    在影身旁多了一个高大的的身影,在惊讶中空宇抬头看去,看到这个人,他心中不禁升起一丝奇异的感觉,一向自傲的他竟然有了自惭形秽的念头。面前的这个人,身穿一件月白色长袍,古铜色的皮肤散发着淡淡的光影,刚毅的面庞上流露出几许柔情,他的目光完全在影身上,连看都不看自已一眼,以自已所拥有的能力,竟然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出现地,影的身体如同凝固了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她没有回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但是。她的呼吸却越来越急促了,空宇知道自已的师傅已经失去了冷静。

    你,你是谁。空宇警惕的问道。

    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你现在可以走了。红发人依旧没有看他一眼,只是静静的注视着影。‘

    空宇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无名怒火,他猛的站了起来,一掌向红发人劈去。先前那撕开空间的黑色裂缝又一次出现,红发人眉头微皱,淡淡道,没想道,在人间还有人敢向我出手,看在你是影弟的份上。我不同你计较,去吧。大手一挥,一团红色的雾气飘然而出,那原本威力强大的破空术在这红色气体中竟然失去了任何作用,裂和、缝闭合了。空宇只觉得全身一震,身体如同箭一般飞了出去。他清晰的看到自已身下的景物不断的掠过,他想停下来,却如何出无法控制住自已的身体了,转眼间,影和那红发男已经消失在他止光中。

    影依旧背对着纸发男,淡淡的道,你把空宇怎么了。

    红发男微笑道,你放心,我只是送他到千里个转一圈而已,以他地修为,最多三天他就能够回到你们圣族。

    影深吸口气,道,你来做什么

    红发男道,我来接你啊,我们的三百年之约已经快到了,难道你忘记了么。

    影自嘲的笑了,不是我忘记,恐怕是你要忘记了吧,你是伟大的仙人,我不过是个普通人,怎么敢劳你前来,如果你还对我有一丝惦记,这么多年也不会一次都没有出现过。期待的人终于出现了,但她却觉得自已的心好疼好疼,全身似乎在逐渐变得冰冷似的。〔

    海在一楞,他笑了,从背后环上了影的娇躯,将他紧搂在自已怀中,道,影,这是我听你说的最长一句话,原来,你已对我动情。对不起,我是不应刻拖这么多久才来。可是,我在仙界中修炼一种功法时闭关,当醒来时,两百多年已经过去。我并没有忘记你,修炼结束,我就立刻来见你了,你能原谅我么,你所受到的苦难即将结束,我海龙发誓,不论何时,我都不会在让你受那禁锢之苦了,你为了救我,献出了自已的身体,如果你愿意,我将要娶你为妻,即使你不愿意,我也要让你跟在我身旁。〕

    海龙身上散发出的强烈阳刚之气不断滋润着影的身体,影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已的身体似乎在融化似的,你已经有了两位妻,而且还有那多女孩喜你,我算什么,我当初和你是有目的地,并不是自愿,我们之间没有任何感情,我为什么要跟你走。

    海龙自然听的出影只不过是在强辩而已,她心中是有自已的,确实,影说的不错,自已心中的爱都给了飘渺和天琴,但海龙早已经决定,只要影愿意,她就是自已的第三位妻,搂着影坐了下来,海龙柔声道,影,你是不是在怀疑我说的话,你看看我的样吧。

    影坐在海龙的大腿上,虽然心中的倔强告诉他,自已应该离开他的怀抱,但是,这个怀抱实在是太温暖了,她舍不得啊,依畏在那温暖的怀抱中,影缓缓抬头,她看到的,是一张完全陌生的面孔。但是并没有海龙意料中的惊呼,惊讶之色只是从影的眼中上闪而过。

    海龙疑惑的道,你不会认为我是假冒的吗,我的容貌,基至是法力全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影摇了摇头,倚靠在他坚实的胸膛上,道,不,每个女人都有自已的直觉,虽然我们曾经接触时间不长,但是,你身上的气息我是熟悉的而且,一个女人的直觉告诉我,你就是海龙,不会错的,我绝对不会认错,虽然你的容貌已经完全改变了。这就是修炼的结果么。

    海龙心中升起一丝异样,点了点头道,是啊,这就是我修炼的结果,连我自已都有点不敢认自已了,没想到,你却还记得我的气息。

    影自嘲的笑笑,不单晚记得,飘渺和天琴他们了绝不会忘记,你带我回去,她们会接受么,你就不怕她们生气。

    海龙摇了摇头,眼中流露出一线愁绪,不,他们不会的或许你不相信,我同飘渺和天琴也有差不多三百年不见了。她们两一个在冥界,另一个虽然了在仙界,但我却始终没有见过,她们那边你完全可以放心,飘渺是最好的女,她一切只会为我找想,能有她这样的妻,是我最大的幸福,现在我真庆幸当初的坚持。至于天琴,她一定会接受你的,我有这个把握。

    影依旧低着头,道你要带回仙界吗,你就那么肯定,我一定会跟你走。

    海龙微微一笑道,本来我就不敢肯定,但从你刚才所说的话,我现在对自已有充分的信心。不要再试图排斥我,敞开你的心吧。我让你过上幸福的生活,你不必为此而难受,即然我决定娶你,就一定会试着爱上你,影,难道你对自已就没有信心吗,仙界虽然不一定比人界好什么,但是,那里有我,接受我吧,给我一个机会,也给自已个机会。

    影抬起头,看着海龙的眼眸,半晌,她抬起双臂,环上了海龙的脖,俏脸上流露出动人的笑容,我现在还有别的选择吗,你这个花心的家伙,第一次,绝对第一次,海龙终于看到了影的笑容,他突然的发现,自已心竟然是那么的满足。自已真的对影没有任何感情么,可为什么看到她开心,自已的心里会如此舒畅,梳理着影的紫色长发,轻轻地,轻轻的吻上了她那有些苍白而冰凉的唇。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