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原始天尊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影看着戾峰的双眸,从她对这魔宗新宗主的了解,知道他是绝不会说谎的,否则,他也不可能知道自己同海龙的关系。点了点头,道:“好。今日我就应允你。今后圣族绝不再进犯魔宗。点了点头,同时,也请你收束手下,如果在北疆内陆发现一名魔宗弟,那么,我圣族大军将会再次降临。”戾峰道:“好。我戾峰以魔宗宗主之名起誓,从今日起,在我有生之日,魔宗绝不踏入北疆内陆一步,否则天灭之。”

    影深深的看了戾峰一眼,向族人们喝道:“我们走。”

    “等一下。”枯闻长老排众而出,眉头紧皱道:“王,难道您就这么放过这些邪魔么?您难道已经忘记了万年前的一切?”

    影冷冷的看着枯闻,道:“我才是圣族之王,如何做事用不着你来教我。对我来说,圣族族人的每一条生命都是重要的,我不会让他们白白牺牲。我以圣族之王的名义命令,撤退。”说完飘飞而起,头也不回的去了。

    影在圣族中的地位已经无人可以撼动,枯闻恨恨的哼了一声,这才带着圣族所有精锐跟着她退出了魔沼。

    戾峰看着变异人消失的背景,轻叹一声,喃喃的道:“大哥啊!你在冥冥之中又帮了小弟一次。请你保佑我能度劫成功吧。我现在真的很累,很想放弃这里的一切,同你遨游于天地之间。”戾无暇是最了解戾峰的人,她当然知道自己丈夫如此委曲求全为的是什么,依畏在他怀中,柔声道:“那一天一定会到来的。峰弟,我们回去吧。度劫之期已经不远,我们也要做最后努力了。”

    圣族地下城。所有的十二位长老聚集在影的房间中。房间内的气氛显得很压抑,除了空林一脸茫然之色以外,其他的十一位长老脸上都充满了愤怒和不甘。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面前这些面目可憎的长长们,淡然道:“你们都来找我。有什么事么?”

    枯闻肃然道:“圣王陛下,我希望您能给我们一个交代,也给所有圣族民一个交代。您今天的行为,让我们非常失望。”

    影淡淡的道:“我想,今天各位长老一定都看到那魔宗宗主戾天(应该是戾峰)和我说了几句话吧。你们现在来找我,最主要的也是想知道那几句话是什么?我可以告诉你们,正是由于那几句话的原因,才改变了我消灭魔宗的想法。今日我所做的决定,完全是为我们圣族着想。戾峰跟我说,他有一个大哥,他那大哥你们全都认识,就是连云宗的海龙宗主。虽然海龙宗主现在已经飞升入天。但他的性格,我想你们都知道,如果伤害了他的兄弟。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就不用我多说了吧。同时,在今天我杀那碎丹的魔宗高手时,我已经受到了因式分轻微的震伤。而戾峰背后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次于那魔宗高手的修为,他们确实有着同我圣族两败俱伤的能力。经过万余年的修养,我们才有了今天的强盛。难道你们还想让圣族再经历一个万年么?其他的我不想再多说什么,如果你们还认为我今天的决定是错误的。大可以长老会的名义废除了我圣王的地位。”

    十二位长老面面相觑。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牵扯涉到海龙身上,当日海龙那开天辟地般的一棍令他们现在还记忆犹新。是问,谁愿意招惹那种修为深不可测的高手呢?枯闻长老沉吟道:“陛下,您能肯定戾峰同海龙宗主真的有关系么?”

    影反问道:“如果他不是同海龙宗主有关系,又怎么会知道我们同海龙宗主之间发生的事?而且,如果不是他提到海龙宗主的名字,我也没有任何理由会放过魔宗。现在,我们已经收回了北疆绝大部分土地,我不想再因为这一隅之争而令本族出现重大的损伤。各位长老,希望你们能明白我现在的心情。一切都已经稳定下来,我们需要的是发慌需要的是增多圣族的数量。让我们的族人在和平的基础上过上幸福的生活。”

    枯闻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恭敬的道:“圣王陛下,之前本座对您的决定有所怀疑,请您治罪。”

    影摇了摇头,道:“枯闻长老,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圣族,我不会怪罪你什么。你们都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枯闻缓缓起身,长老们鱼贯而出。空林留在最后,他忍不住向影道:“圣王,您到底是为我们圣族着想,还是惦记着那个叫海龙的混蛋。”

    影全身一震,眼中光芒流转,对于这曾经差点成为自己丈夫的男人。她实在不忍呵斥,吧息一声,道:“空林大哥,你出去吧。”

    空林显得很激动,“不。影,难道你就为了那个人一句话,而忘记了我们之间多年的感情么?我是那么的爱你啊!影。”

    影缓缓合上双眸,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惦记着海龙还是从圣族利益的角度而达成今天的和议,“出去吧,空林大哥。”

    空林一个箭步蹿到影身前,双手紧紧的抓住她的肩膀,“影,再给我一个机会吧。我不介意你和那个海龙宗主之间发生了什么,我爱你啊!”

    影猛的睁开双眼,盯视着空林的眼眸,冷冷的道:“出去。”空林如同被冷水泼头一般,全身微微的颤栗着,几次想再说些什么,但当他一看到影那冰冷的眼神时,却不得不退缩了。长叹一声,转身走了出去。影看着空林的背景,低声道:“对不起,空林大哥,是影辜负了你的感情。但是,影的身已经给了他,我实在不能再同你在一起啊!这样对你是不公平的。”

    房间中变得空旷了,影突然感觉到自己好孤独,海龙的面庞不断在她眼前闪现着。三百年,一共要三百年我们才能再见面,海龙啊!这是影心中唯一的希望,是我活下去唯一的希望。三百年到之时,你一定要来接我。我现在真的好寂寞。好痛苦。

    ………………………………

    海龙下正缓慢的朝前方飞行着,一边飞,一边感受着混沌之气给他带来的种种惊喜。突然间,他仿佛感觉到什么,心头一震,他突然感觉到心中有些不安似的,控制着身体停了下来,向脚下的云气看去,人界。是人界传来的信息,似乎在人界中有人惦记着自己似的。如此强大的执念,居然能够传到自己心中,究竟会是谁呢?难道是止水师姐?是玉华姐妹或者后天?不。不像。她们不应该有如此大的哀怨之气啊!

    正在思索间,前方一片祥云飘飞而来。云色淡紫,如同紫气东来一般,充满了不寻常的气息,海龙抬头看去,紫色云朵转瞬间已经到面前,那是一名老者,全身紫袍玉带,神态潇洒自如,胖乎乎的样看上去极为和蔼。看到海龙。他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之色,微笑道:“这位仙友请了。老朽有事相询,不知仙友能否行个方便?”

    海龙还礼道:“前辈不可客气。只是小初来仙界不久,仙界中的事实在不太了解,如不能答上您的问题,请勿见怪。”

    紫袍老者微笑道:“好个懂礼貌的孩,比那些自命不凡的家伙好多了,是这样,我想到五庄观去见镇元大仙,只是多年不在仙界中行走,实在忘记了五庄观在于何处,凭借记忆找到附近却没有踪影,小兄弟知否此地?”

    海龙笑道:“别的地方晚辈不清楚,五庄观倒还知道,晚辈也正想前往,就给前辈做个引路之人吧。前辈跟我来。”驾御着脚下金云飘飞而起,带着紫袍老者向五庄观方向飞去。海龙感觉到,这紫袍老者身上的气息很奇怪,仙气似乎并不如何强大,但却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一边前进弟,紫袍老者道:“看来我真是找对人了。请问小友尊师何人啊?”

    海龙犹豫了一下,道:“对不起前辈,我师傅不愿意让我随便提起他老人家的名号,还请您见量。”想起孙悟空在仙界中的名气,他觉得还是不说为好。紫袍老者并未在意什么,只是微微一笑,道:“以后自然会知道了。”

    一会儿的工夫,五庄观已在眼前,紫袍老者失笑道:“老朽确实是记错了方位,原来是在这里。小友,多谢了。”海龙只觉得眼前一花,紫袍老者已经消失在他面前,下一刻,出现在守门的六耳猕猴身旁。海龙赶忙跟了下去,六耳猕猴横起手中长棍,将二人拦了下来,警惕的道:“你们是什么人,到此有何贵干。”

    海龙心中暗笑,自己的变化确实够大,连熟悉自己的六耳猕猴都认不出来了。紫袍老者微微一笑,道:“好久不在仙界游历,现在认识老夫的人实在太少了。麻烦你向镇元大仙说一声,就说故友来访,他自然会让我进去。”一边说着,他手上一亮,多出了一块圆形玉石递了过去。玉石上没有任何纹路,光晕流转,里面似乎有紫气升腾一般。六耳猕猴一听对方称是镇元大仙的故友,顿时客气了许多,接过玉石微微施礼,道:“那麻烦您在这里等一会儿吧,我去去就来。”说着,开启了门禁,自行到里面禀报去了。

    紫袍老者向海龙道:“小友,这守门灵猴儿似乎不认识你啊!可我看你应该同镇元大仙很熟悉吧。”

    海龙微笑道:“是啊!镇元大仙是我师伯,只是最近我修炼了一种仙法,使外貌和气质都改变了许多,所以守门的六耳大哥才不认识了。”

    紫袍老者惊讶的看着海龙,眼中紫光一闪,海龙只觉得对方的目光犹如如实质,似乎要看透自己似的,身上自然而然地升起一层淡淡的混沌之气,那种被看透的感觉这才消失。紫袍老者点了点头,道:“小友好修为,小友所修炼的仙法我还真是无法看透啊!看来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这些老家伙早晚会被你们替代的。”海龙刚想说些什么,却感觉到五庄观内传了一丝熟悉的气息,六耳猕猴跟在镇元大仙身后走了出来。

    海龙全身一震,能令镇元大仙亲自迎接,这紫袍老者的身份定然非同一般。只见镇元大仙哈哈大笑,道:“什么风把天尊您吹来了,我们恐怕有三万余年不见了吧。天尊一向可好啊?您怎么穿成这样,我都有些不敢认了。”

    紫袍老者微笑的道:“大仙不要客气,许久没有出门,我都差点找不到你的五庄观,幸亏这位小友相引,才能来此。”

    海龙恭敬的道:“弟海龙,参见师伯。”

    镇元大仙一楞,道:“海龙?你说你是海龙?”

    海龙有些尴尬的道:“是啊!弟正是海龙,先前随师尊和燃灯佛祖前往老君观找太上老君,请求他老人家开炉炼丹,后来师傅让我吃了您赐矛头的人参果后,把我放在八卦炉中炼了一段时间,出来后我的样就变了,不过,弟真的是海龙。”

    镇元大仙上下看着海龙的样,突然,他全身一震,似乎想到了什么,失声道:“难道悟空竟然冒险让你修炼了……”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身旁的紫袍老者停了下来,叹息一声,道:“天尊,里面请,海龙,你也过来吧。”

    “是。”海龙答应一声,跟着镇元大仙和那紫袍老者向里走去,经过六耳猕猴身旁时,还冲他做了个鬼脸。

    六耳猕猴看着这英伟的青年,实在不敢相认,海龙的变化实在太大了,不但外形完全改变,就连气质和原本散发的仙气都同以前大为不同。

    走到后殿中,镇元大仙拂尘一挥,三人同时来到了他那密室之中。镇元大仙微笑道:“海龙,我还没给你介绍。这位就是三清鼻祖原始天尊。乃是仙界中最老的前辈了。同如来佛祖乃是同一辈分的,乃我仙界初成时开山祖师之一。”

    海龙心中大惊,原始天尊他怎么会不知道,在人界中,所有道家修真者所拜之三清之首就是原始天尊啊!他的地位更在太上老君之上,乃仙界最顶尖的人物。没想到,面前这看上去极为和蔼的老者,竟然应付是他。慌忙行礼道:“小不知是天尊,先前如有失礼处,还请您见谅。”

    原始天尊微微一笑,道:“小友不必多礼。这次出山后,我所见之仙人中,你是最有礼貌的一个,何谈失礼之说。大仙啊!这小友到底是何人弟,他所修炼的功法我实在是看不明白。他身上散发出的似乎是一种极为纯净的仙气,但是,又同其他仙气都有所不同似的。”

    镇元大仙笑道:“要说出他师傅,恐怕您会大吃一惊,虽然您三万年未出山,想必还记得当年大闹天宫殿,搅知己仙界,后来又随唐僧西天取经的齐天大圣孙悟空吧。他正是孙悟空唯一的弟。孙悟空连拿金箍棒都给了他,对这个弟可是疼爱的很啊!”

    原始天尊确实是大吃一惊,看着海龙道:“原来你竟然是那猴头的弟。看来真是物极必反,那猴头向来嚣张,没想到他的弟到这么懂礼貌。”海龙偷看了原始天尊一眼,心道,如果您知道我当初在人界时是副什么德行。恐怕就不会这么说了吧。哎,如果我早些懂尊重他人,或许在人界时也不至于混成那种样了。仙界,是一个新的开始,我也要做一个新的海龙。他原先的嚣张,早已经在刚入仙界时被一次次挫折磨没了,没有了棱角的海龙,变得更加圆滑,也更加容易被他人所接受了。

    镇元大仙正色道:“海龙。你师傅带你到太上老君那里,是不是让老君以九天三昧真火炼制了你的身体帮你修炼混沌之气?”

    海龙点了点头,道:“是的。师伯,在太上老君、师傅以及燃灯佛祖的帮助下,我体内原本的仙法都已经融为一炉。成就了混沌之气。”

    镇元大仙虽然早已猜到,但脸色还是不禁为之一变,原始天尊更是说不出话来,他飘然上前,海龙还没来得及反应,全身一紧,右手手腕已经被抓在了原始天尊那胖乎乎的手掌中。温和的气流从右手腕脉处输入体内,不用海龙刻意阻止,体内的混沌之气自然有了反映。右臂大亮,在混沌之气的注入下,龙翔玉爆发出异常强大的能量。整个五庄观都随之一震,原始天尊眉头一皱,不得不松开手,而海龙的身体则被震退到五步之外。虽然拥有了混沌之气,但海龙和原始天尊这样的仙界名宿相比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原始天尊抓住了他最强的右臂,这才被挣脱。

    原始天尊长出口气,道:“好精纯的先天混沌之气。而且混沌之气已然凝固成型,再不会发生变化。我实在很奇怪你是怎么作到的。虽然老君的九天三昧真火是最好的导引之力,但是,那充满侵蚀性的火力也不是那么容易吸收利用的。”

    镇元大仙微笑道:“这些疑问我倒可以为您解答。当初太上老君的老君录不是遗失了么?其实是落入了人界之中,正好被海龙所得,隐没于他脑海窍穴之中,在九天三昧真火的引动下,老君录开启,自然让海龙学会了吸取九天三昧真火的方法,再加上燃灯佛祖请老君炼制的混沌丹固本培元,成就他的混沌之力并非难事。只是海龙坚毅的心志确实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恐怕即使是我,也很难忍受的住九天三昧真火的灼烧。”

    海龙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其实,一开始是很疼的,可是后来我昏了过去,也就感觉不到什么了,最后就成功了。是我运气好。”

    原始天尊微笑道:“此得天独厚,竟然成为第一个修得先天混沌之气的仙人。看来今后我们要多加辅助,千万不能让他走上歪路啊!”

    镇元大仙道:“孙悟空的胆真是很大,而且燃灯佛祖竟然也陪他胡闹,如果失败了怎么办?海龙就毁了。”他的声音中隐隐蕴涵着怒气。

    海龙赶忙替孙悟空辩解道:“师伯,不会的。师傅曾在我口中留下了一根毫毛,如果我坚持不住,只需要用法力引动毫毛应付开炉了。师伯,这次我回来,是想借您这里修炼一段时间,以便熟悉混沌之气的特性,还望您应允,弟一定不会给您找麻烦的。”

    镇元大仙脸上流露出慈祥的笑容,道:“好了,那你先去吧。你住的地方,让铁拐李帮你安排一下,老和六耳在门口也不好,会影你修炼的进度。”海龙点了点头,道:“谢谢师伯,师伯、天尊,弟先告退了。”说着,全身红光一闪,已经消失在密室之中。

    镇元大仙愕然道:“好小,一共来过三次,他竟然看穿了我这密室所施禁制,真是奇才啊。”

    原始天尊微笑道:“这孩虽然修炼时间不似很长,但却仿佛经历过很多,连老朽都有点看不透他了。”

    镇元大仙道:“天尊此次出山,不知所为何事?我想,没有原因的话,您可舍不得离开您那宝山啊!”

    原始天尊点了点头。道:“我这次出山确实有为而来。前些天,我夜观天象,感觉到仙界将有大劫来临。而如来佛祖当年与冥帝定下的十万年之约也即将到期,我怕仙界会有变数啊!此次出山,一是来见见各位故友,再一个,我走一趟佛界,请如来佛祖出来主持大局。这十万年以来,仙界看似平和,实为纷乱,如同散沙一盘。而仙帝威德不足,难以统御仙界。一旦冥界来攻,恐怕还是要我们这些老家伙出面。只有如来佛祖才能令仙界各方归附,以抗外敌。我们千万不可小视冥界,冥帝修为不在佛祖之下。手下能人众多。十万年来,我们都不知道冥界变化如何。一切还是小心为上。以防御为主,至少可保仙、佛二界不失。”

    镇元大仙脸上流露出一丝担忧之色。叹息道:“天尊,我看佛界您就不必去了。恐怕您去了也见不到如来佛祖。”

    原始天尊一楞。道:“难道佛祖当年的伤势还未曾痊愈么?”

    镇元大仙嘴唇嗡动,以仙法禁制将自己的声音完全收束向原始天尊说着什么。原始天尊的脸色连变。“什么?怎么会这样?”

    镇元大仙叹息道:“这是燃灯佛祖亲口所言,不会有错。对于冥界的威胁,我们必须要从长计议才行。”

    原始天尊叹息一声,道:“难道仙界真要应我所预测之劫难么?冥界将给我们带来些什么呢?看来,老朽是无法再过太平日了。”

    原始天尊和镇元大仙都在为未来仙界的劫难担忧,但是,仙界的动难真的是来自于冥界么?在这个判断上。他们未必是正确的。

    海龙出了镇元大仙密室,心中一片欣喜,混沌之气小成后。他确实可以再不受到任何禁制和绝对空间的限制,凭借当初对各种阵法的了解,使他轻易的破解了镇元大仙之禁。几个闪身,来到了五庄观门外,海龙在六耳猕猴肩头上一拍,笑道:“六耳大哥,我回来了。”

    六耳猕猴吓了一跳,转身看着海龙道:“你这小,怎么变成了这个样?是不是用仙法幻化的?”

    海龙嘿嘿一笑,道:“当然不是了,这是我身体本身发生的变化。六耳大哥,怎么样我现在的样比以前帅多了吧?”

    六耳猕猴不悄的哼了一声,道:“得意什么?这些天你跟圣佛跑到哪里去了?怎么变成这怪样回来。说实话,我还是喜欢你以前的样。”确实,以前的海龙看上去很自然,而现在的他,身上却散发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气势,使人不禁会产生想对他臣服的念头。

    海龙拉着六耳猕猴坐了下来,学着燃灯佛祖的语气道:“佛曰不可说。六耳大哥,你就别问了。反正你兄弟我比以前强了一些。你快告诉我,那天我走了以后人参果大会后来怎么样?都有谁得到了人参果呢?”

    六耳猕猴道:“那天你们师徒和燃灯佛祖一下就拿走了十五颗人参果,来参加品果大会的仙人们本以为没有几颗可分了。但大仙却依然拿出十颗让大家公平竞争,最后自然是皆大欢喜收场丁满和鳗鱼离开了,梦云仙成了仙人中最出众,凭借神妙冷月凝香舞,她第一个取得了人参果。其他的九颗也纷纷被其他仙人获得,不知道为什么,大仙宣布,再拿出两颗人参果来给丁满、鳗鱼师兄弟,并让吕洞宾亲自送到雪山去了。这次人参果会后,大仙手里几乎没剩余什么。这次人参果会倒也办的热闹,众仙人在观里停留了数天才纷纷离去。”

    梦云仙。听到这四个字,海龙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寒光,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的修为同梦云仙相比如何,但心中却始终憋着一口气,总有一天,要让这说自己是废物的女看看,自己究竟是不是废物。“六耳大哥,以后我不能老在这里陪你了,我准备闭关修炼一段时间。”

    六耳猕猴眼中闪过一丝失落,嘴上却说:“谁用你小陪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我老人家一个人在这里,还乐得清净。”

    海龙只觉得眼圈微微温热,出奇的没有同六耳猕猴斗嘴从乾坤戒中将最后几葫芦酒都取了出来,道:“六耳大哥,你放心,不论以后海龙变成什么样,不论以后我身在何方。你的恩情海龙永远不会忘记。我身上带的酒就这么多了,你慢点喝应该能喝一段时间。等我修为有成后定会返回人界中替你取得更多的猴儿酒。”他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了,海龙最尊重的,自然是师傅孙悟空,但最感激的,却是真正把他带入修仙之路的六耳猕猴。当年所发生的一切,至今依然历历在目。

    六耳猕猴看着面前几个大葫芦,“哇,好小,原来你还藏了这么多。你这小,你这小……”突然跳起来大手在海龙肩膀上拍了一下,脸上再没有了戏谑的神色,“海龙,去吧。你和我不一样,你有自己应该去做的事,我有预感,不久的将来,你必然能够成为仙界中举足轻重的人物。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只要你始终记得你六耳大哥,就足够了。”

    海龙没有再说什么,他眼中一亮,六耳猕猴只觉得全身一紧,海龙的身体突然转到他背后,一掌按上了他背心的灵台穴。纯净的混沌之气柔和的输进六耳猕猴体内,温暖的气流滋润着六耳猕猴的身体海龙的火属性混沌之气除了相对的冰属性仙法之外,可以与任何仙法共通。更何况是镇元大仙的太乙真法了。那气流没有走任何弯路,直接注入到六耳猕猴的灵台处,凭借着纯净的气息,帮助六耳猕猴不断将体内的杂质排出体外,他那一身银色的毛发渐渐发生转变,在毛发根处,竟然出现了一丝红色。六耳猕猴现在一点也动不了,但是,泪水却顺着面庞流淌而下,他当然知道海龙这么做,会令自己的修为大进,更能早日达到大罗金仙的境界,但是,这样做也会耗费海龙大量的法力,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才能恢复。海龙对他所做的这些,他又怎么能不感动呢?

    光芒一闪,六耳猕猴只觉得全身一震,体内充满了浑厚的太乙真气,而海龙却早已经鸿飞冥冥,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