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混沌初成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太上老君从来就没有见过孙悟空如此焦急过,心中虽然升起一丝愧意,但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刚想用发决停止炉火,却有被燃灯佛祖拦住了。“我想不用了。我曾经为海龙这孩推算过。此次历练虽然危难重重,但最后必然能逢凶化吉。现在他已经在里面36天,就算开启八卦炉也已经晚了,不如让他继续在里面炼制,等到了49天之期再看。炉火强过以前,说不定他的混沌之气会更加精纯。悟空,你心中嗔念太盛,不可对老君无礼。老君,你事先不说明情况,可并不象你的为人啊!你是三清祖师之一,这样的情况以后最好不要再发生。”

    虽然燃灯佛祖的表情异常平静,但太上老君却知道,这老和尚已经动了真怒,虽然自己在仙界中地位尊崇,但同燃灯佛祖比起来还是大大不及,轻叹一声,道:“老道罪过。但年与悟空的仇恨始终无法放下,才造成今日之事的后果。等达到49天后,不论是否成功,老道都将闭关300年,以作为惩罚吧。”一边说着,他手形连变,又将三道发决输入到八卦炼丹炉之中,维持着九天九昧真火的热度。

    朦胧之中,海龙的意识再次清醒过来,他惊讶的发现,身上再没有任何不适之感,内视己身,体内竟然变成了一片红色的海洋,如同岩浆一般的法力缓慢的流淌着,极玄寒冰骨完全变成了红色,灵台处地丹境界的金丹呈现处暗红色,这似乎不是以前飘渺所讲述的金丹任何一种境界,控制着一年向暗红色金丹中谈去,受到了意识的刺激,体内岩浆般的法力顿时飞速运转起来,还海龙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视那么轻灵,全身无比熟识。下意识的,他睁开了眼睛。这是一个没有任何光芒的地方,周围黑漆漆的,丹海龙却发现,自己可以看清楚周围每一道纹路。没有光线为什么自己还能看到这些呢?灵光一动,海龙心中突然产生处一种感觉,自己成功了。那红色气流难道就是师傅所说的混沌之气么?回想期孙悟空神识的叮嘱,他赶忙摸出那不知道什么材料制成的丹瓶。小心的打开,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毫不犹豫的倒出了九颗白色丹药吞入腹中,清香的津液顺喉而下。海龙全身剧烈地一震,那暗红色地金丹快速地颤抖起来,体内地红色液体也在快速地律动着。身体似乎在发生着什么,转瞬间又归于了正常,福灵心至间,海龙盘膝坐于地上,将意念投入到体内运行地法力之中,顺其自然地运转起来。灵台中的暗红色金丹越来越凝实,海龙也逐渐找到了混沌之气的运行方法,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达到了什么样的境界。但却更加增添了成功的信心。

    “49天了。开炉吧。”燃灯佛祖淡淡的说道。3天前,炉火不知道什么原因已经自行熄灭了,太上老君不明所以,决定一直等下去。今天,正好实海龙进入八卦炼丹炉七七四十九天之日。确实该开炉了。

    孙悟空感觉到自己心中前所未有的紧张,有生以来,他第一次出现这种情绪。双全纂紧,身上散发出不稳定的气息。

    太上老君也同样紧张,他知道,一旦海龙被炉火炼化,那么,自己必将得罪孙悟空和燃灯佛祖。甚至整个佛界,带着忐忑地心情,催动法决。一连三道金光射入八卦炼丹炉之中。依旧炽热的炉盖缓缓开启,一道红光没有任何预兆的从八卦炼丹炉中遽然升起,那红光并没有任何炽热感,但包括燃灯佛祖和孙悟空在内,在场五人同时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危险气息。

    孙悟空不顾一切的飞身而起,刚要冲入炼丹炉中查看,红光突然转缄,一团红芒,飘飞而出。孙悟空只觉得身上一阵不适之感,下意识的退到燃灯佛祖身旁,惊讶的注释着前面地红色光团,以他的火眼精晴竟然无法看清楚红光中的一切。

    红光突然矮了下来,光芒渐渐收敛,弟海龙,参见师傅。

    短短的八个字,竟然令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孙悟空热泪盈眶,那正是海龙的声音啊!他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一把讲海龙现行的身体搂入他那坚实的臂膀中。突然,孙悟空似乎感觉到有什么不对,猛地松开手,双手抓住海龙的肩膀楞楞的看着他,厉声到;你是谁?

    海龙正感受着师傅的温暖,突然的变化不禁令他一楞,道;师傅,是我啊!我是海龙啊!

    声音确实一样,但这还是海龙么?还是自己那个徒弟么?确实,海龙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令孙悟空都无法相信。现在的海龙,比原先整整高了一个头,足有接近两米的身高,肩宽背阔,伟岸的身材散发出一股雄霸天下之势,双目中精光甚放,宛如能够洞穿一切似的。原本黑色的头发也完全变成了血红色,闪烁着妖异光芒的血红色,普通的容貌消失不见,换成了一张刚毅的俊脸,面庞如同刀削斧凿一般棱角分明,充满了狂野的诱惑力,全身**着,身上每一块肌肉下面似乎都有淡淡的红色流转,尤其是那一条右臂,竟然如同通透一般。

    海龙,你真的是海龙么?孙悟空疑惑的道。面前这男的外表已经没有一处同海龙相似了,就连海龙原本额头上的金色太阳标记和胸口处代表逆天镜的银色太阳都已经消失,站在那里,他就像一尊魔神似的。

    海龙从孙悟空惊讶的目光中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变化,摸了摸自己的脸,又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眉头微邹,道;师傅,我真的是海龙啊!您看。右手一挥,金光甚放中,金箍棒出现在他掌中,这是永远都无法改变的,金箍棒。也只有海龙同孙悟空能够使用。

    燃灯佛祖走到孙悟空身旁,微笑道;不错,他就是海龙,悟空,看来咱们的计划成功了,海龙啊!你是两道六界中,第一个拥有混沌之力的人。看来,太上老君的九天九昧真活效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好。我现在能清晰地感觉到你身上散发出的精纯混沌之力。

    海龙微微一笑。恭敬的道;多谢佛祖和师傅成全,海龙能有今日之成果,全拜你们所赐。

    孙悟空深吸口气,用力的在海龙肩膀上拍了一下,兴奋的道;好,好。俺老孙的徒弟终于有了自己的成就,混沌之气么?走,快跟我到外面去试试,看看这混沌之气威力究竟如何。说完,拉着海龙大手展开挪移神通,两人眨眼间消失在太上老君的丹室之中。

    燃灯佛祖向一旁目瞪口呆地太上老君施礼道;老军,我也要走了,这次的事还要多谢你。

    太上老君苦笑道;我可怜的八卦炼丹炉。这回恐怕又炼出了个怪物,佛祖,你克要看好那小,千万别让他走上他师傅的老路。

    燃灯佛祖微笑道;老君请放心,佛界一直关注着海龙的一切,他混沌之气有成,已经走上了我们为他设计好的路。

    海龙和孙悟空出了老君观。孙悟空拉着他一直升入高空中才松手,海龙,来吧,用你地混沌之气攻我,看看威力如何?孙悟空濡染变得无比高大,当初同丁满,鳗鱼动手时的强大气势遽然而现。海龙清晰的看到。一层黄蒙猛的光华从师傅体内散发出来,瞬间讲周围数千平米笼罩在内,心中一动。这难道就是之前镇元大仙和菩提老祖所说的绝对空间么?在孙悟空强大气势的压迫下,海龙胸中豪气顿升,他也想看看,自己现在的修为达到了什么样的境界。深吸口气,掐动以前镇元大仙教给他地法决,低喝一声,师傅小心,太乙两极真火。张口一吹,一股红色的气流扑面而至朝孙悟空吹去。

    孙悟空不知道因为什么,突然楞了一下,海龙心中也极为惊讶,因为这红色的气流中竟然没有预想中的炽热,竟然如同和熙的春风一般。转眼间,红色气流已经吞噬了孙悟空的身体,孙悟空惊呼一声,全身遽然亮起耀眼的金色光芒,将红色的气流撑开。海龙看到,孙悟空那一身金光闪闪地毛发此时竟然变成了一片漆黑,似乎受到了强烈的灼烧似的。压力遽然减小,海龙关切的问道;师傅,您没事吧?

    孙悟空猴脸一红,道;你师傅我能有什么事?再来。用千均棒法。

    海龙点了点头,金箍棒张大而出,他心中突然产生了一丝明悟,红色的气流绕体而转,金箍棒缓缓抬起,虽然动作极为缓慢,但孙悟空的脸色却凝重起来。刹那间,他似乎又回到了不久前同丁满和鳗鱼对抗时地情景。

    千均澄玉宇。金箍棒幻化出万千光影,如同一道道清晰的金线一般朝孙悟空罩去。每一道光影中都充满了一往无前的强大气息,强悍地攻击力令孙悟空全身一震。他十分清楚自己的金箍棒有什么威力,如果使用金箍棒的人修为同自己相等,那么,凭借金箍棒无坚不摧的特性,就可以毁灭自己的金刚不坏之身,海龙显然还没有达到如此能力,但是,他现在用处的千均澄玉宇竟然让孙悟空感觉到了一些威胁。

    孙悟空双手做出合抱之势,身体如同金色的太阳一般亮了起来,光芒瞬间膨胀,迎上了海龙的攻击。

    没有轰响声传出,海龙在红色笼罩中的身体犹如炮弹一般被弹的飞了出去,在空中接连无数翻滚,才勉强控制住冲力,体内的混沌之气快速的流转着,顷刻间平复了翻腾的气血。海龙从来没想到自己的防御竟然能够达到如此程度,他突然醒悟,原来极玄寒冰骨的防御能力已经转化到自己身体里面,虽然比不上师傅的金刚不坏之体,但自己绝不会再像以前那么脆弱了。

    鼓掌声响起,燃灯佛祖笑嘻嘻的出现在海龙和孙悟空中央,好了,这就够了,混沌之气没有让我失望。悟空啊!被火烤的滋味如何啊?

    孙悟空哼了一声,道;你试试就知道了。海龙刚才使用太乙两极真火之时,用出的应该是混合了九天九昧真火和太乙两极真火后形成的混沌火之力。虽然表面看上去没有任何炽热释放,但其热力已经超越了原本两种真火的能力。

    燃灯佛祖哈哈一笑,摸了摸自己的光头,道;我才不试,即使我试了,也不会箱你私的弄的一身黑。海龙的火之力已经达到了极高的境界。虽然现在还比不上镇元大仙用出的真火和八卦炉中的九天九昧真火,但是随着混沌之气的增强,他日一定会成为仙界中最强大的真火。悟空,你发现没有,你的绝对空间似乎对他没什么用?

    孙悟空点了点头,海龙则是一楞,道;师傅,我虽然刚才看到你用了绝对空间,但似乎并没有利用在绝对空间中可以控制一切的力量啊!

    孙悟空摇了摇头,道:不,我已经用了,只是没有收到应有的效果而已。看来,混沌之气其中一种特性,就是可以不受任何绝对空间的限制。当日我同丁满,鳗鱼的战斗中,曾经用绝对空间限制了他们的身体,否则,他们的攻击还可以比你所看到的快十倍。据你刚才攻击我这两下,我基本可以断定,你现在的修为已经在天君之上,只是运用的还不熟练。加以时日,现在宝库的大门已经向你开启,今后能从其中获得多少好处,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海龙点了点头,道;师傅,以我现在的修为可以去广寒宫找飘渺了么?我真的好想她。

    孙悟空道:我知道年升毫秒年兆的急切心情,但是,我建议你先去修炼一段时间,彻底熟悉了混沌之气,然后再将我传授给你的筋斗云领悟了再去。那样,至少你有自保的能力了。仙宫毕竟是仙界名义上最高圣殿,即使你去了,也绝不可以同仙宫中人发生冲突,否则,仙界将再无你立足之地。你明白么?

    海龙轻叹一声,道;师傅,我不想和任何人发生冲突,我现在只想和飘渺在一起。我听您的,先找地方修炼一段时间再去吧。毕竟,我在广寒宫中,飘渺的安全应该能够有所保障。

    燃灯佛祖道;那你就先回五庄观吧。那里是比较适合修炼的地方。我和你师傅离开佛界多日,也该回去看看了。我不阻止你做任何事,但做任何事之前,你一定要冷静的想清楚。你应该还有九颗混沌丹,此丹功效非比寻常,轻易不要食用,当你感觉到修为无法提升之时再吃较好。天地有浩然正气,你好自为之吧。金色的莲花出现,燃灯佛祖同孙悟空一起朝天际飞去。

    海龙隐隐的听道燃灯佛祖说,悟空,我帮了你这么大忙,海龙给你的酒总可以风我一葫芦了吧。?孙悟空哼了一声,道;你想的美,先回去再说吧。如来老儿也不知道出关没有。

    海龙平静的心充满了温馨,师傅和燃灯佛祖不正箱自己和弘治的关系一样么?只是燃灯佛祖的地位似乎要比师傅高了不少,但这并没有影响到他们之间的友情。弘治,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登入佛界,那样的话咱们兄弟就可以再见面了,还有豆芽饵,不知道年现在站们样了?

    人界,北疆,魔棕所在之魔沼。

    戾峰站于上包之上。感受着周围不断增强的压力,心中不断盘旋着各种念头。义父啊!如果您老人家还在,会怎么处理这样的情况呢?

    那天,海龙离开之后,戾峰刚一回到魔宗九感觉到气氛不对,戾天异常平静的将戾峰和戾无暇叫到自己所在的地洞穴中···

    戾天平静地道:“峰儿,无暇,你们都是义父地好孩。真没想到,正道现在竟然拥有了如此强大的实力,那海龙居然能够度过九重天劫,他的实力已经不是我所能想象的。孩们,为了魔宗的未来,义父已经决定了。不再度劫,因为我知道,自己也决不可能度过六重天劫。”

    戾峰一惊,道:“义父,难道,难道您想转成散魔吗?那也是有一定风险的。义父您放心,等您度劫之时,我和无暇姐一定会尽全力助您。不一定九无法通过。义父,您妖三思啊!”

    戾天笑了,笑容中充满了温暖,“孩,我知道你关系义父,但是,你也知道义父的脾气。义父决定了的事又什么时候更改过呢?我走之后,峰儿就是魔宗新的宗主,我相信,以你和无暇在魔宗的威信,没有人会对你们造成威胁,无暇。你有意见么?”

    戾无暇温柔地看了戾峰一眼,摇了摇头,道:“峰弟比我更适合做魔宗的宗主。义父放心,我会全力支持他。”

    戾峰没有吭声,他心中突然升起一丝强烈的不安,就在这时,没有任何预兆的,戾天身化清烟瞬间缠绕上了戾峰和戾无暇的身体。周围的空间仿佛瞬间凝固了,以戾峰和戾无暇的修为,竟然没有丝毫挣扎的余地,戾峰惊恐地发现,这,竟然似乎是类似仙人地绝对空间。

    “峰儿,无暇,义父并不是想做一名散仙,因为那是没用的,我们魔宗还从来没有出过一个能成功度魔劫的高手,义父希望你们能完成这个使命。义父就要去了,虽然我的魂魄会消散,但义父在冥冥中永远会注视着你,峰儿,你们用不着难过,先前如果不是你,我已经在马个连云宗的海龙手中灰飞烟灭了。你们也感觉到了,我释放的乃是自己的绝对空间,不用挣扎,没用的。”

    戾峰和戾无暇都明白过来,戾天的决定竟然是碎功传功。碎丹后的戾天,已经变得无比强大,纯净的魔力不断从灵台处输入到戾峰和戾无暇体内,泪水无声地从他们面庞上流淌而下,他们都知道,为了成全自己二人,戾天付出了自己地全部。

    戾峰渐渐收回思绪,将注意力转移到眼前地危机上。虽然他和戾无暇的修为已经超越了度劫的临界点,但由于境界尚未达到,一时间还没有度劫的危险。魔宗向来是由他们两人把持着,戾峰接任魔宗宗主非常顺利。之后的情况却不容乐观,目前,魔宗正面临着巨大的危机。

    这些日以来,变异人没有任何预兆地向邪道三宗发起了猛烈地攻击,最先倒霉地是邪宗,没有了邪祖在,邪宗群龙无首,邪宗副宗主乌鸦死在变异人那神秘地圣王手上。变异人竟然由十余位长老之多,配合着圣王消灭了大量邪宗弟,仅有少量残余逃了出去,只是下落不明。邪宗被灭后,妖宗金十三前来找戾峰商量,共同对付变异人,但就在这个时候,变异人闪电般地向妖宗发起了攻击,在没有金十三带领的情况下,妖宗损失惨重,大半精英伤亡,金十三没有回去,他就那么凭空消失不知去向,整个邪道中,只剩下魔宗还是完整的。妖宗的残余跑到魔沼被戾峰收为手下,魔宗的实力虽然增强了许多,但能否同整个变异人族抗衡,戾峰也不知道。而今天,正是他们决战之期。

    上万变异人战士从四面八方不断地逼近着,庞大的压力使戾峰不禁眉头微皱,在他身后,站着魔宗最精锐也是最忠诚的下属---碎丹敢死队。戾峰知道,凭借这些随时可以付出自己生命的魔宗高手,至少己方也能同变异人拼个鱼死网破,但那样做真的好么?义父辛苦经营数千年的魔宗必将打伤元气。戾无暇看着戾峰,柔声道:“峰弟,你别想太多了,兵来将挡,不论生死,我永远都会在你身旁。”

    戾峰感激地看了妻一眼,心中突然决定,不论如何,也不能让妻受到一丝伤害。握紧戾无暇的手,戾峰向变异人大喊道:“请你们的圣王出来说话。”他以圣王相称,已经显得很客气了。

    光芒一闪,一个虚幻身影出现在戾峰身前30米外,冰冷的女声响起,“由什么话。你就说吧。”这女声的主人自然是影,海龙走后,她登上了圣族之王的宝座,凭借自身强大的实力,她渐渐完全控制了整个圣族,先后消灭了邪宗和妖宗,使她在圣族中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戾峰一愣,他没想到。变异王竟然是女性,淡然道:“圣王阁下,你们已经先后消灭了我们邪道的邪宗和妖宗,而我们魔宗身处于北疆边界,对你们在北疆的地位并没有任何影响,我不希望同你们再发生冲突,那样的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我想,这不是你想看到的,也不是我们想看到的。所以,我希望能和你们议和,从此互不侵犯,我可以约束魔宗弟,不进入北疆内地一步,如何?”

    影冷哼一声,道:“你凭什么和我谈条件?邪宗和妖宗的下场就是你们魔宗的结果。万年前,你们有何尝通融过。我不相信你们魔宗有能两败俱伤的能力。今日,将是邪道从北疆消失的日。”

    戾峰冷哼一声,道:“变异王,我并不是怕你们这些所谓的圣族后裔,只是不想让我们魔宗损失过大而已。不错,我承认你很强。但是,我们魔宗同妖宗、邪宗是不一样的。在我身后的这些人都是魔宗最强大的部下,他们每个都有着为魔宗赴死的决心。我不知道你是否清楚碎丹这个词汇,但我却可以向你展示一下魔宗的实力。魔奎,碎丹出击。”

    怒吼声中,当日曾经被海龙毁坏**,后来在戾天帮助下重生的魔尊魔奎飞身而出,全身骤然湛放出强烈的红色光芒,无比强大的气势瞬间凝聚,影惊讶地发现,这个人的实力竟然已经超过了那天被自己击杀的邪宗副宗主乌鸦。巨大的魔刃骤然斩来,影身化烟云而散。幽蓝色的光芒亮起,重种地斩在魔奎的背后,魔奎痛呼一声,身上爆起一团血雾,但却并没有象影所预料的那样一刀两断。魔奎猛然回身,以无比强大的气势象影攻了过去,他体内的魔力因为碎丹在不断地膨胀着,甚至已经接近戾峰和戾无暇接受戾天传功后的修为。无数魔刃将周围的所有植物绞得粉碎,铺天盖地的笼罩了一切空间。突然,空间仿佛停止了一般,魔刃全都停滞了。那抹幽蓝再次出现,转瞬间没入了没奎的胸膛。

    巨响声中,所有魔刃突然猛烈地爆炸了,戾峰和戾无暇带领着手下高手快速飞退,没奎地身体此时已经扎成了齑粉,没有一丝地停留,但戾峰却清晰地感觉到,那变异王虽然击杀了没奎,但却绝不象表面似的那么轻松。碎丹之体产生的爆炸力,他比谁都清楚。

    影模糊的身影悬浮在半空之中,她不禁回想起当日在连云宗时海龙碎丹的情景。自己虽然身具各种能力,但如果戾峰身后的那些魔宗高手真的都能碎丹,却是拥有和圣族两败俱伤的实力。但是,自己好不容易带领着圣族走到了今天这一步,让她退走,实在是心有不甘。冷冷地看着戾峰,道:“就这些么?不错,碎丹确实能增强战斗力,但你们这里却没有任何刃能痛我相抗衡。”

    戾峰暗暗惊于这变异王的强大,深吸口气,道:“那这么说,圣王阁下是定要痛我魔宗一分生死了?”

    影傲然道:“不错。万年血仇焉能不报?圣族全体听令,压上杀敌。”

    “慢着。”戾峰怒喝一声,他嘴唇嗡动,以传音之法向影道:“不知道圣王阁下是否认识我大哥海龙。”

    影全身剧震,失声道:“你说什么?他是你大哥。”

    戾峰点了点头,传音道:“不错,大哥临走之时曾经交代过,如果他日圣族来攻,只要我向圣王阁下说出他的名字,阁下应该能够给他一些面。我想你刚才已经感觉到了,我们魔宗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就算你能将我们都杀死在这里,圣族必将大伤元气。我们魔宗对你们圣族并没有太大的威胁,我希望和平相处,互不干涉。”他本身也是宁为玉碎的性格,但是为了自己的妻,为了义父创下的基业,他却不得不委屈求全打出了海龙的名号。与此同时,他也做好了硬拼的准备,一旦影拒绝了他的提议,他就会立刻命令虽有碎丹敢死队成员碎丹攻击,务必要将面前这个变异王击杀,只要变异王一去,那变异刃将再不足惧。

    影的心情激荡异常,海龙离开的这些日,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每天都会想到他,所有的一切在影的心中都淡化了。她只是惦记着那300百年之约。“戾宗主,他真的是你大哥么?”

    面对影的第二次发问,戾峰心中大定,他知道,这个圣王确实痛海龙有不寻常的关系,淡然传音道:“我痛海龙从小一起长大,同去连云宗拜师,只是在阴差阳错的过程中,我才来到了魔宗,被义父收养。圣王阁下,是战是和,一言可决。”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