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人参果会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心头大震,难道,难道我又走回来了么?不应该啊!刚才明明就是迷踪阵同八卦阵的结合而已,为什么我会走错了?正在这时,他只觉得身旁香风掠过,窈窕的身影飘飞到他身旁,扭头一看,正是梦云仙。

    梦云也同海龙一样,一出阵就楞住了,看着海龙,道:“错了。”

    海龙哼了一声,心中倔强之气升起,理都不理梦云,再次冲入了浓雾之中。梦云冷哼一声,追着海龙冲了进去。

    海龙只觉得自己手臂上一紧,身体顿时停滞了,低头看去,只见一根五彩飘带缠绕在自己手臂上。梦云仙就再现他身旁。海龙微怒道:“你干什么?你走你的,我走我的,省得你嫌我累赘。”梦云淡不的说道:“你脾气这么毛躁,怎么能成为一名合格的仙人。你不记得先前大仙所说的么?入阵要两人一同前行,其中必有深意,我们一起走试试。”

    海龙哼了一声,讥讽道:“现在你不嫌我累赘了么?外面仙人那么多,每一个修为都在我之上,你大可以找他们合作。”

    梦云眼中闪过一道光芒,“你不愿意同我一起走么?”

    海龙坚定的点了点头,道:“我不愿意。”

    梦云冷哼一声,道:“但是我愿意。我的意愿不是你所能违背的。跟我走。”说着,一拉手中裙带,海龙顿时全身酸软,法力根本用不出一丝,被她带着向前冲去。海龙心中大怒,突然看到了左手上金色的手环,喃喃的道:“飘渺我爱你。”金光一闪,捆仙绳没有任何预兆的向梦云缠去。梦云似乎没有察觉似的,任由捆仙绳将自己捆了个结实。

    海龙心中一喜。飘身到梦云身旁,道:“没有人能勉强我做任何事。你不要自以为自己长的美,别人就都要像苍蝇似的围着你转,对于我来说,你只不过是一堆粪土而已。哼。”

    梦云冷冷的看着他,淡然道:“你说完了么?”

    海龙全身一冷。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说完了。我要走了,待会儿捆纲绳自然会解开。你自己探路吧。”

    寒光一闪,海龙只觉得全身瞬间冰冻,一西风通体雪白的长剑已经架在了他的脖上。气机所指,他不敢稍有动弹。

    梦云走到海龙身前,海龙吃惊的发现,自己以为成功的捆仙绳竟然缠绕在她的一根手指上,“如果不是看在你刚才提到飘渺二字。侮辱我的后果只有一个。你的名字是不是叫海龙?”

    海龙已经忘记了梦云的威胁,惊喜的道:“是。是。我就是海龙,梦云大姐,你认识飘渺吧。她。她现在还好么?”

    梦云冷声道:“谁是你大姐,你不是视我如粪土么?”

    海龙尴尬的道:“我刚才只是信口胡说的,像姐姐这么漂亮的仙女,怎么会是粪土呢?梦云大姐,麻烦你告诉我飘渺的事吧。”

    梦云淡淡的道:“飘渺么?她已经嫁仙帝为妃了。”

    “什么?”海龙全身狂震,体内的血液瞬间沸腾了,全身如同万千钢针身射入一般麻痹的动弹不得,他的心好疼好疼,疼近乎无法呼吸,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他像发狂似的向外冲去。

    腰上一紧,身体被拉了回来,梦云冰冷的声音响起,“你去干什么?”

    海龙双目通红,“我要去仙宫,我要去找飘渺问清楚,为什么,为什么她要嫁给仙帝,难道她忘记我们之间的感情了么?”

    梦云飘身到海龙身前,冷冷的看着他,道:“我刚才是骗你的,她没事,走吧,时间不多了。”说完,拉着海龙就向阵中前进。

    海龙楞楞的看着梦云,突然从大悲到大喜,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似乎快要承受不了了似的,“为什么?你为什么要骗我?”

    梦云淡然道:“谁让你刚才说我是粪土。”

    海龙清晰的发现,在梦云眼角的余光处竟然带出了一丝笑意,她似乎多了几分人性化。“那,那飘渺现在怎么样了?”

    梦云道:“你先跟我走出这个仙阵,我自然会告诉你。你真的那么伤心么?”

    海龙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恨恨的道:“你又没有心爱的人,怎么知道这种感觉。”

    梦云冷声道:“爱有什么好的,还不是痛苦多于快乐,真不明白,像飘渺那样的姿容,怎么会看上你这么个废物。”

    海龙勃然大怒,“废物?你凭什么说我是废物?”

    梦云不悄的道:“凭你现在的实力。如果你能有丁满那样的修为,在我眼中才能算不是废物。”

    废物?我真的是废物么?我一向自以为是天才,可是,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几乎每一个人的修为都要强过我,是啊!我是废物,废物的连自己的妻都不能去见。海龙的气息突然变得无比阴沉,体内的神之力和太乙真法快速的旋转起来,全身不断散发出森冷的气息,眼中光芒忽明忽暗,一股股强烈的气势不断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他全身都在微微的颤抖着。

    梦云走在前面,一拉裙带,她吃惊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拉动那个“废物”。背后传来一股股令她不安的气息,猛然回头看去,只见海龙身上的衣服已经不见了,全身上下布满了紫色的鳞片,双眼一明一暗,额头和胸口上的金、银两色太阳显得极外明显,他右臂已经变得极为粗壮,巨大的手掌上长出了尖锐的利爪,一道金色的光芒出现在他掌心中,金芒渐渐现形,竟然是一根棍。

    海龙似乎已经进入了一个朦胧的状态,口中喃喃念叨着:“不,不,我不是废物。我不是废物。啊――”金箍棒爆射出万千道金芒,他的身形如同虚幻般闪烁着,排山倒海般的攻击朝梦云猛的轰了下来。

    梦云看着海龙下扑的身形,喃喃的道:“我刚才说错了么?不,我没错,在我眼中,他就是一个废物。”

    海龙全力发出的霹雳三打,在进入梦云身体周围一丈处的时候突然暗淡了。一切都停滞了,海龙的身体当的一声坠落在地,身体还保持着刚才进击的姿势。梦云摇了摇头,五彩衣袖轻挥。道:“你太差了,虽然你瞬间爆发出自己全部的潜力,但你同我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在我的绝对空间内,你只有挫败的结果。你的法力根本不足以威胁到我。”

    海龙僵硬的身体渐渐软化,身上的鳞片迅速的消失着。阵阵无力感不断侵蚀着他的身体,梦云所表现出的一切太惊人了。根本就没有看出她出力,自己全力攻出的霹雳三打就被化解了。差距,这就是差距。他的神志已经渐渐清醒了。重新幻化出衣服覆盖在自己的身体上,低声道:“梦云仙。我们走吧。否则就要迟到了。”

    海龙的声音中没有一丝感**彩,梦云突然有些后悔,她知道,自己已经深深的伤害到这个人的自尊心。但她并没有多说什么,用飘带拉着海龙停了下来,道:“应该就是这里了。上次一定是从这里走错的。”

    海龙感觉着周围的气息,道:“这里应该是迷踪阵与八卦阵融合最紧密的一点,难道,这是个反五行八卦迷踪阵么?”

    梦云美眸一亮,道:“不错,就是反五行八卦迷踪阵。如果我猜的不错,这个仙阵变化是无穷尽的,大仙一定是降低了阵法的威力,否则,就不只这么简单了。怪不得他说要两个人才能通过。反五行八卦迷踪阵必须要同时踏入生位和死位,才能找到准确的前进路径。来,你踏生,我踏死。”说着,松开了缠绕在海龙腰上的飘带。

    海龙摇头道:“不,我要踏死位。”说着,身形电转,已经飘飞而出,梦云楞了一下,眉头微皱,只得飞身到了生位之上。

    死位在整个阵法中是极为危险的,海龙刚一踏入,只觉得全身一震,巨大的压力顿时使他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哇的一声,又喷出了一口鲜血。此时,梦云已经踏上了生位,压力骤然消失,眼前顿时豁然开朗。腰上一紧,海龙被拉了出去。他清晰的感觉到一只手掌按在了自己背心处,冰冷的仙力瞬间流入全身,体内的极玄寒冰骨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不断散发出一股股强大的仙灵之气,顿时将海龙体内的伤势治愈了。“极玄冰玉?你体内怎么会有极玄冰玉?那是我广寒宫的至宝,一共才只有一声。”

    海龙深吸口气,调匀体内的气息,道:“你知道九天寒妃玄天冰么?”他此话刚出,顿时眼前一花,梦云已经出现在他身前,再也无法保持冷漠的神色,她的双眸中充满了激动,“你,你认识我师叔,她,她现在在哪里?”

    海龙淡淡的道:“想知道她的情况很容易,你先告诉我飘渺的现状我就告诉你。”

    梦云怒道:“你……”海龙哼了一声,道:“杀了我?杀了我你和王母娘娘就永远无法知道玄天冰的下落了。告诉我飘渺的事对你不难吧?”

    梦云重新恢复了冷静,“好,我告诉你。飘渺在广寒宫深处随师傅修炼月宫仙法。正处于闭关状态中。仙帝确实对飘渺有意,飘渺的容貌吸引了他,他曾经数次前来骚扰,都被我和师傅挡驾了。不过,仙帝的修为深不可测,今后会发生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有师傅的威慑在,仙帝轻易也不敢知己来,可保一时无虞。飘渺曾经跟我说过你的事,你既然是她丈夫,就争取早日带她走吧,仙帝是个很有耐心的人,而且只要是他想做的事,最后总会不择手段的成功,所以我和师傅都有些担心。飘渺每天都会在广寒宫中发呆一段时间,似乎是在想你,她对你情深义重,如果你敢辜负她,有你好看的。”

    海龙的心跳剧烈起来,先前的不快似乎都已经不重要了,急切的道:“那你能不能带我到广寒宫去见她?我也好想好。”

    梦云冷哼一声,道:“你以为广寒宫是随便谁都能进去的么?男人是绝对不许进入我们广寒宫的。”

    海龙撇了撇嘴,道:“难道仙帝不是男人么?”

    “你……,懒的跟你罗嗦,你快告诉我师叔的事。”梦云眼中流露出急切的神情。

    海龙道:“玄天冰姐姐在人界,她的仙籍被夺,无法升天,她让我找到她姐姐,也就是你师傅,让你师傅帮她弄个仙籍,她好回来同仙帝算帐。她现在身处于人间的极玄冰眼处,已经在那里度过了上万年之久,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我身上的极玄冰玉就是她给我的。”

    梦云深吸口气,平复着自己激荡的心情,一带海龙的身体,道:“走吧,先参加品果大会再说。”骤然加速,眼前豁然开朗,转瞬间他们已经冲出了仙阵,刚一出仙阵,海龙和梦云吃惊的发现,面前依旧是荷花池,梦云眉头一皱,刚想拉着海龙重新冲入仙阵之中,却被海龙阻止了。

    “这并不是之前那个荷花池,荷仙姑姐姐住在那个荷花池畔,有一间小屋,而这里却没有。我们应该走对了。”

    梦云心中一动,运足目力朝前方看去,果然,荷花池前方竟然是一片菜地,种植着各种植物。两人很有默契的同时腾身而起,朝深处前进。

    正在这时,镇元大仙的声音响起,“各位道友法力高深,比我想象中通过的人数还要多。”海龙和梦云加快速度,穿过一片菜地,他们来到了一个小院落中,仙灵之气突然变得异常浓郁,阵阵清香传来,使人心旷神怡。一面高墙挡住了众位仙人的去路,镇元大仙站在最前面,他身旁是一扇小门,门上有锁,似乎是黄铜所铸。在门的另一旁,蓝灵儿一家恭敬的站在一位白发老者身后,这老者身材不高,看上去胖墩墩的,寿眉下垂,似乎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闭着眼睛正打着瞌睡。海龙知道,他一定就是灵台方寸山的祖师菩提老祖了。

    丁满和赤莲仙就站在人群中,看到海龙和梦云到来,丁满微笑着迎了过来,低声道:“我我还以为金耀星君竟然失手了呢,看来是我多虑了。”

    梦云哼了一声,理也不理丁满,飘身进了人群之中。丁满微微一笑,向海龙道:“小兄弟,跟这块冰山一起走,一定不太舒服吧。”

    海龙苦笑道:“你说呢?”两人相视一笑,同时走进了人群。本来原先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海龙,但此时见他同梦云仙最后到来,顿时刮目相看。镇元大仙也看到了他,不禁向他点了点头,眼中流露出一丝赞许的光芒。

    菩提老祖的眼睛突然睁开了,“大仙,可以开门了。要是晚了,让人参果入地可就不好了。”

    镇元大仙失笑道:“您老人家倒是着急啊!”一边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一西风黄铜钥匙,轻巧的打开了门上的锁。

    门开,更加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微微一笑,镇元大仙道:“老祖请,各位仙友请。”说完,当先走了进去。

    门后别有洞天。这是一个植物的海洋,各种奇花异草皆有种植,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中央那株参天古树了,每一片树叶都犹如碧玉般通透温润,香气正是由树身上散发出来的。巨大的树冠上结下数十颗果实,海龙惊讶的发现,那每一颗果实,竟然都如同一个缩小的婴儿一般。难道难道这就是人参果了么?

    镇元大仙看着树上宝光闪烁的果实微微一笑,道:“今日正是人参果成熟之期,各位仙友请随意落座,待本座将其取下。”说着,他喃喃的念了几句咒语,大袖朝树上一挥。十余颗人参果顿时如同海纳百川一般飞入了他袖之中。

    众仙谁也没有出声,这万年才得一见的奇果。即使是吃不到。看看也算是一饱眼福了。他们纷纷盘膝坐在四周,仰头观望着。

    镇元大仙右手朝树上一指,一颗人参果飞落。在他的指引下飞到了菩提老祖身前,微笑道:“老祖,请您品尝。”

    菩提老祖微微一笑,道:“我这么大年纪了,就不用了,灵儿,这颗人参果归你了,还不谢谢你大仙伯伯。”

    蓝灵儿今日显得格外恬静,恭敬的向镇元大仙一拜,这才小心翼翼的将人参果接入手中。仙人们不禁都流露出赞叹的目光,但却没有一个出现妒忌的表情。镇元大仙大袖一挥,先前被他收入袖中的人参果飞出两颗,飘飞到梦云身前,“仙请收好这两颗人参果,转交仙帝与王母,算是镇元的一点心意。”

    梦云仙恭敬的点头道:“谢大仙。”

    镇元大仙微笑道:“上次品果大会之时,我所需要的果实已经足够了,今日仙友众多,剩余的果实就分配给各位吧。哦,对了。”他右手再次一引,一颗人参果飘飞而下,海龙还没反应过来,人参果就已经来到了他面前,海龙一楞,听镇元大仙道:“接好了,千万不能让它接触到地面,这是我答应你师傅要给你的。你自己要怎么处理,就随得你了。”

    海龙小心翼翼的将人参果接入手中,一股温润之气顿时寻手心经脉而入,全身说不出的舒服。人参果晶莹的如同白玉一般,最下方有四片绿叶,衬托着它的身体显得极为可爱,海龙都有点不舍得让它被吃掉的感觉,就那么捧着爱到一旁。

    梦云向海龙投来惊讶的一瞥,能得到镇元大仙直接馈赠人参果的人物,在仙界中必然有着极高的地位,她推翻了自己先前的判断,从海龙没有到菩提老祖身旁去,她就知道,海龙并非菩提老祖的弟。

    镇元大仙道:“剩余的十八颗人参果各位仙友可以尽展所长,看你们的本事而得。”

    “等一下,我也来抢果,大仙老倌你没意见吧。”金光一闪,一条人影骤然从云雾中穿出。镇元大仙皱眉道:“你这死猴,难道来捣乱么?”来得,正是斗战胜佛孙悟空。看到孙悟空,海龙仿佛被人欺负的孩见到了父亲一般,泪水无法控制的流淌而出,三两步飞身到孙悟空面前,跪倒在地,哽咽道:“师傅。”

    孙悟空戏谑的神色中多了一分温和,道:“起来吧,哭哭啼啼的,哪儿像个男汉的样。”

    所有在场的仙人有许多都不禁惊讶出声,他们谁也没想到,当年大闹天宫的孙悟空竟然也收弟了。其中最为惊讶的要属丁满和梦云了。他们的目光全都集中在海龙身上,孙悟空拉起海龙,大步走到菩提老祖身前,躬身行礼道:“弟悟空参见师傅。”

    菩提老祖眼中尽是温和的笑容,“悟空,你不用多礼,其实我并算不上是你的师傅,你的师傅应该是苍天才对。也只有苍天才能孕育出你这样的奇葩,这是你的弟么?”海龙赶忙恭敬的道:“见过师祖。”

    孙悟空道:“师傅当年三更传艺之恩,悟空不敢忘,不论什么时候,您都是我的师尊。”

    菩提老祖道:“好了,别婆婆妈妈的,这可不像啊!云阳昨日已将本门的分身术和菩提指传授给你这徒儿了,如果你愿意自认为我灵台门下,也由得你就是。”

    “菩提老儿,你这不是欲盖弥尊师爱生么?悟空这个弟,你又怎么舍得不认他呢?”

    镇元大仙脸上露出了笑容,单掌立于胸前,道:“原来是燃灯佛祖驾临,贫道有礼了。”温和的黄色光芒中,燃灯佛祖飘然而至。他的到来引起了更大的轰动,所有仙人都站起身,恭敬地向他行礼。毕竟,他乃是佛界第二号人物,不论是辈分、修为还是大本界中的影响力,更在镇元大仙之上。

    燃灯微笑道:“各位道友不必客气,燃灯此次前来。只不过是向大仙讨要几颗人参果的。”

    镇元大仙微微一楞,道:“燃灯佛祖,每次人参果成熟之时,我都会派人给你送一颗去,您又何必亲自前来呢?”

    燃灯佛祖道:“罪过,罪过,老衲起了贪念。为了人参果不得不亲自前来啊!我要的不是一颗。而是十颗,务必请大仙慷慨。”

    镇元大仙脸色微变,“十颗?人参果树万年才生三十六颗而已。以佛祖的修为,似乎用处并非很大。”

    燃灯佛祖轻叹一声,嘴唇嗡动,似乎在向镇元大仙诉说着什么。镇元大仙脸色连变,突然吃惊的道:“竟有此事,那……”

    燃灯身上黄光一亮,道:“佛曰,不可说。”

    镇元大仙点了点头,大袖一挥,道:“既然如此,本座送与佛界的六颗就都交于佛祖,贫道再取四颗便是。”一边说着,他手引袖挥,一共十颗人参果飞向燃灯佛祖。燃灯佛祖同样大袖一挥,十颗果实顿时消失不见。他双手合十道:“多谢大仙成全。”

    镇元大仙微笑道:“这是贫道应该做的。燃灯佛祖不必客气。”

    菩提老祖笑道:“你个和尚,刚才的话我还没找你算帐。”

    燃灯佛祖显然同菩提老祖私交甚好,笑道:“菩提老式儿,我说的是实放大陆性冰川都是你心中所想,有什么帐好算的。”当年菩提老祖同佛界同门不和,惟有燃灯佛祖站在他这一边,两人交情极好,多年不见,此时都感觉到了极强的亲切感。

    孙悟空蹿到燃灯佛祖身旁,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道:“行了,不许你取笑我师尊。”

    燃灯佛祖微笑道:“你这猴,倒也知道尊师重道。你不是要求大仙么?还不快说,否则没了人参果,可就来不及了。”

    镇元大仙一楞,道:“悟空,你也要人参果么?”

    孙悟空点了点头,伸出四根手指道:“再给我四颗人参果吧。加上海龙那一颗,正好五颗,如何?”

    镇元大仙皱眉道:“你当我这人参果是普通丹药么?今日这么多仙友前来,我再给你四颗,还能有多少分给大家?”

    孙悟空嘿嘿一笑,道:“我所以才说今日要参加抢果啊!要是谁能打赢我,我拍拍屁股就走,什么都不要,否则的话,就给我四颗。”

    镇元大仙淡然道:“你先告诉我,你要那么多人参果干什么?”

    孙悟空指向海龙道:“还不是为了这小,我可不想老让他被别人欺负。”说着,目光扫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梦云仙。

    镇元大仙转向所有在场的仙人,道:“各位仙友,今日贫道之弟悟空前来索要仙果,不知各位有否异议?”

    海龙凑到孙悟空身旁,道:“师傅,您就别让师伯为难了,我还是自行修炼吧。”

    孙悟空瞪了他一眼,道:“少废话,一旁等着就是。”他眼中射出两道金光,扫向在场众人,大有谁不同意立刻出手之势。凡是仙人,就没有谁愿意招惹这位煞星,纷纷表示任凭镇元大仙做主。正在这时,一个清朗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大仙可否等下再做决定。”

    身影一闪,一名穿着打扮同丁满完全相同的男飞身而入,仙人中已经有人叫出了他的名字,“鳗鱼。”

    孙悟空眼中寒光一闪,道:“怎么?你不同意么?”

    鳗鱼微微一笑,上前几步道:“晚辈不敢,不过晚辈同敝师兄一直非常仰慕齐天大圣当年大闹天宫之威,却没有机会领教,今日想趁此机会请大圣指点。”

    燃灯佛祖淡然道:“鳗鱼道友,悟空早已入我佛门,乃佛界斗战胜佛,并非什么齐天大圣。”

    丁满走了出来,微笑道:“刚才敝师弟失言了。不过,我们确实想领教圣佛的神功。”所有仙人全都静了下来,敢于挑战孙悟空,单是这份勇气已经足以令人心服。而且丁满和鳗鱼乃是日耀星君和月耀星君,确实有这个资格。

    孙悟空冷哼一声,道:“想领教还不容易么?我成全你们。你们两个一起来吧。”

    镇元大仙摇了摇头,道:“丁满、鳗鱼两位仙友,我看还是算了吧。我可以给你们一人一颗人参果。至于悟空,我将从自己准备留下的部分省出给他。仙佛二界本是一家,又何必伤了一气呢?”

    丁满淡然道:“我们并不是为了人参果而来,即使我们赢了,也可以不要大仙的人参果。但多年以来,我们一直仰慕大圣神威,还请成全。”

    孙悟空喝道:“好,我给你们这个机会,来吧,外面见。”金光一闪,他已经消失在人参果园之中。

    燃灯佛祖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这猴,虽然从佛多年,但这脾性却是丝毫未改啊。”

    菩提祖师道:“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今天有好戏看了。走吧,大家一起出去观战。”两人默契的同时张开手臂,一个巨大的禁制形成。光芒一闪,他们已经来到了五庄观之外。

    海龙飞身到等候的孙悟空身旁,将金箍棒递了过去,道:“师傅,您用它吧。”

    孙悟空哼了一声,道:“用不着,如果对付两位星君还需要我用金箍棒,那我这齐天、哦,不,斗战胜佛就白叫了。”他是看到燃灯佛祖不善的目光才改口的。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