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蓝灵儿的攻击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深吸了口气,站了起来,看着躲到一旁的六耳猕猴,微笑道:“六耳大哥,你不用怕,我不会再拿你做试验了。现在乾坤一袖我已经运用得很熟练了,以后威力如何,主要还是看太乙真法的境界。”

    六耳猕猴疑惑的道:“你真的不拿我练习了?”海龙嘿嘿一笑,道:“我要是想拿你练习,你能能跑得了么?大哥,这些天真是谢谢你。其实我知道,你是故意让我练习的,否则,我又怎么会强迫你呢?”

    六耳猕猴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你就那么肯定么?”

    海龙微微一笑,道:“那是当然了,如果连大哥这点心思都摸不透,我就妄称聪明了。大哥是我的恩人,如果不是你的默许,小弟再嚣张,也绝不会拿你做练习对象的。”

    六耳猕猴双眼一翻,道:“小,如果你真的谢我,就再拿一葫芦酒来。别告诉我你没有,我知道你小肯定有存货的。”

    海龙苦笑道:“我,我冤枉啊!哪儿来的什么存货。哎哟,六耳大哥,你别打我头,我给,我给还不行么?”脸上装出无奈之色。海龙从乾坤戒中取出一葫芦酒递给了六耳猕猴。

    六耳猕猴大喜,接过酒后,踢了海龙一脚,道:“你小爱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吧。我有这宝贝就行了。”

    “你真是有酒忘友啊!”海龙小声嘀咕着走进了五庄观内。

    吕洞宾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这些天来,在荷仙姑悉心照顾下,他可以说是乐不思蜀了。海龙每天都会来看他,眼看着吕洞宾一天天好起来,海龙心中的悔恨也渐渐的小时了。

    刚一走进荷花池范围。一只纤细的小手已经揪上了海龙的耳朵,“人家洞宾哥哥都说不用你来看了,你怎么还来,老打扰人家可是不好的行为。难道你不知道么?”

    海龙不用看也知道是谁,苦笑道:“这几天我明显感觉到自己耳朵长了许多。麻烦灵儿小姐手下留情吧。否则,我就要变成兔了。”

    蓝灵儿不屑的哼了一声,道:“兔有什么不好?兔可比你要可爱多了。海虫,我现在好闷你要想办法逗我开心才行。要不我就揪住你的耳朵不放。”

    海龙现在最怕的就是这个蓝灵儿,对于镇元大仙这个侄女他可以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一旦被缠上。就只有想办法脱身了。在蓝灵儿第一次叫他海虫的时候,海龙心中产生了强烈的异样,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时代。从那以后,他已经将蓝灵儿当成了自己的妹妹看待,“好,好,我答应你就是,小姑奶奶,你先松手吧。”

    蓝灵儿嘻嘻一笑,这才松开手,“说吧,看你有什么能逗我开心的。”

    海龙灵机一动,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道:“这样好了,咱们找个没人的地方,我防御,你攻击,让你打个痛快,总可以了吧,也好让我见识有一下方寸山三星洞的仙法。”

    蓝灵儿美眸一亮,道:“你是说随便我打么?”

    海龙心中隐隐升起一丝不安,道:“你不会想打到我死吧?”

    蓝灵儿怪异的一笑,道:“我怎么舍得打死你呢?你看,我像是那种心肠毒辣的姑娘么?”说着,还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

    海龙心道,你很辣不很辣只有你自己知道了,为了让对方待会儿下手轻点只得道:“当然不是了,灵儿小姐貌美无双,是仙界最温柔善良的仙。”

    蓝灵儿毫不避忌拉起海龙的大手,兴奋的道:“那我们走吧,到五庄观外面去,不会有人打扰我们的。”海龙被她拉着,三步两步就走出了五庄观,六耳猕猴惊讶的看着他们,当他看到海龙那求助的目光时,竟然假装没有看到似的,继续品尝他的美酒。

    海龙无奈苦笑,看来,今天自己是在劫难逃了。他之所以提出任由蓝灵儿攻击这个办法讨她开心,也有着自己的想法。在五庄观这些天一直刻苦修炼着,不但本身的神之力有了一定的进步,还学会了太乙真法这门镇元大仙的绝学,他只想验证一下,自己的修为到底到了什么程度,虽然只能防御,但这已经足够了,而且他有多件仙器护体,蓝灵儿修为明显比他要低一些,所以海龙并不是太担心。只想从同蓝灵儿的交手中多领悟一些仙法的奥秘。

    两人腾空而起,飞离五庄观一段距离后停了下来,海龙刚想说些什么,蓝灵儿却没有任何预兆的回过身,一道兰色光芒转瞬间朝海龙罩来。海龙心中一惊,但他在人间临敌无数,虽然惊讶却并不慌张,他看出,蓝灵儿所用的是一件网状法宝,应该是想限制住自己。身形后收,海龙全身腾起同样的蓝色光芒,手捏法诀,衍青盾在他的意念催动下骤然出现,那透明的盾身瞬间无限扩大,形成一道透明的墙壁迎上了蓝灵儿的攻击。

    菩提老祖虽然在修为和名望上都不及镇元大仙,但是,在修炼的年头上,整个仙界也没有多少人可比。蓝灵儿乃是菩提老祖的嫡亲孙女,她身上的法宝又如何会差得了呢?那面蓝色光网并没有随着海龙衍青盾而扩大。蓝色光芒突然瞬间收敛,蓝灵儿得意的一笑,身形已经冲入了蓝色之中,海龙惊讶的发现,那面光网竟然突然凝结。形成了一身简单的轻盔甲在蓝灵儿身上。

    说是简单,主要是应为这件盔甲只有护胸、护肩、护腰以及护腿而已,但是,当盔甲一穿在蓝灵儿身上,她的身体却发生了变化,原本娇小的身材竟然增高了不少,修长的美腿偶尔会露出一丝肉光,引人遐想,满头黑发随着盔甲变成了天蓝色。整个人竟然仿佛长大了一般。气势疯狂的滋生着,穿上这件盔甲的蓝灵儿,修为肯定在自己之上。无暇欣赏蓝灵儿那因为长大而变得动人的容貌和丰满的娇躯。海龙飞快的催动法力,将极玄寒冰骨的防御力也增加到自己身上。

    就在海龙身上刚刚升起一丝兰色的光芒之时,变化后的蓝灵儿已经毫无花俏的一拳轰击在衍青盾之上。

    海龙的身体突然僵硬了有一下,他奇异的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传入自己体内,那似乎竟然是同源的力量似的。紧接着,一团耀眼的光芒从衍青盾同蓝灵儿交锋的地方亮起。轰然巨响中,海龙的身体应声抛飞,衍青盾光芒暗淡了许多。竟然自动收回海龙体内去了。

    海龙大呼上当,并不是蓝灵儿的攻击有多么强大。主要是他先入为主的念头告诉自己蓝灵儿修为并不高,才造成了这样的后果。蓝灵儿充分利用了他的轻视心理。一上来就用如同光网状般的法宝攻击,海龙下意识的将衍青盾整体防御面积扩大,使防御力极大的分散,而此时蓝灵儿却将隐藏的实力完全发挥出来,以透点之力破了衍青盾。衍青盾这件仙器,至少也要自行吸收海龙法力一个月的时间才能恢复功能了。

    海龙的仙器还从没被人破坏过,此时衍青盾被破,他心中顿时大怒,但之钱已经答应蓝灵儿不会还手,面对一个女孩他怎么可能食言呢?无奈之下,只得稳住自己的身体,调匀体内气息。

    蓝灵儿并没有趁胜追击,冲海龙晃了晃拳头,道:“怎么样,我的破界拳味道不错吧。你小心了哦,要是被我的拳头打在身上,那滋味可不太好受。”话音一落,蓝灵儿身化虚幻,转瞬间扑到海龙身前,同样一拳当胸击来。

    海龙这回没有硬碰,脚踏逍遥游,如同游鱼一般闪到一旁,躲古了蓝灵儿的攻击。蓝灵儿脸色一变,道:“你怎么会我家的逍遥游?”她还不知道海龙是孙悟空的徒弟。

    海龙苦笑道:“当然是师傅教的了,论起悲愤来,你爷爷还是我师傅的师祖呢,而你则是我的同门师姐,看在同门的份上,师姐就手下留情吧。”

    蓝灵儿哼了一声,道:“管你是谁的徒弟,就算是我爸爸的那几个徒弟,我也一样打。你会逍遥游,难道我就不会么?”脸色一变,所有表情同时小时了,连全身的肃杀之气也变得平和了许多,她一步踏出,全身如同虚幻般变换成数百条身影,从四面八方朝海龙冲来。

    当海龙看到蓝灵儿的神色变化时就暗呼不号,既然她能够随便控制自己的情绪,那么,逍遥游她也一定练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这套神秘的步法最重要的就是法诀的第一句,“身安心自安。”也就是说,想将逍遥游发挥到极限,就必须要有安定沉稳的心态。而此时,蓝灵儿已经做到了。

    眼看着对方以自己引以为豪的身法冲了过来,海龙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蓝灵儿对逍遥游的熟悉程度只会在他之上,如同用出同样的步法,那结果只会是自取其辱。而她身上那件兰色盔甲显然有古怪,虽然不知道古怪在什么地方,但现在蓝灵儿的攻击绝不是好挨的,可是,不挨又有什么别的办法么?慌忙之中,海龙想到了唯一一个办法,张口大喊道:“师姐,打人不打脸,打我胸口吧,我不躲就是。”

    蓝灵儿听了海龙的话显然楞了一下,所有身影同时小时了,一道蓝光如同流星赶月朝海龙胸口轰来,“好,看在你这句师姐的份上,我就成全你。”

    海龙深吸口气,体内法力瞬间调动,神之力外防,太乙真法内护。蓝色光芒骤然轰在了他胸口之上。轰——沛然强大的气息使海龙全真剧震,身体如受雷击一般,对方的法力同自己的神之力很相象,这应该就是先前熟悉的感觉了,但在蓝灵儿的法力中,也缺少了海龙本身蕴涵的佛气。拳中胸口,海龙心中突然明悟了,蓝灵儿的法力已经超越了大罗金仙的境界。

    蓝灵儿似笑非笑的看着被自己吸在拳上的海龙,“不错嘛,你的防御力很强啊!不过,你说我要是法力外吐的话,你会有什么结果呢?我练的是爷爷亲传的小无相真法,同普通弟学的道家仙法是完全不一样的,可以将本身法力瞬间压缩再瞬间释放,威力增强的幅度因人而异。很久没拿真人试过了,今天你正好来品尝一下。”说着,光芒骤然亮起,海龙根本来不及反映,胸前瞬间传来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

    银色光芒在海龙胸前爆发,他额头上的太阳形标记也同时亮起,在惊讶中,蓝灵儿飞快的后退出数百米之外。刚才就在她那小无相真发前顶之时,海龙胸口处突然传来了极强的反震力,本来蓝灵儿只想吓海龙一下,法力含而未发,而面对那强大的反震力为了自保,却不得不真正将小无相真法轰了出去。

    喷出一口鲜血(沉筏:我也在喷血),胸口处舒服了许多,海龙暗暗松了口气,幸亏自己还留了一手,有逆天宝镜护体,否则刚才这一击就算不要了自己的命,恐怕也要脱层皮了。

    蓝灵儿从惊讶中回醒过来,“不错啊,连我的小无相真发都只能令你轻伤,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不过,我可不会那么容易罢休哦。”说着,她手中一抖,一条银光闪烁的棍出现,棍身通体散发着淡淡的仙气,一条银龙从棍尾一直盘旋至顶,“你既然学的和我一样,那应该也学了千钧棒法吧,我这条盘龙棍是从多闻天王魔礼海叔叔那里要来的,威力可是很强的,小心吧。千钧澄玉宇。”万千银光闪亮,从四面八方向海龙罩来。

    海龙暗暗苦笑,他从没想到过自己会成为千钧澄玉宇的攻击对象,修为不如对手,而且对手对自己擅长的功法又那么熟悉,还不能还手,这怎么打?无奈之下,海龙只得飘身而退,一层紫色气流从他右臂处喷薄而出,形成一层强力禁制抵御着不断增强的压力。他的龙翔臂已经覆盖上了鳞片,金箍棒瞬间出现,在身前幻化成一片金芒,抵御着蓝灵儿的攻击。

    密集的气劲爆破声如同雨打芭蕉般连绵不绝,终于在一声巨响中,结束了蓝灵儿的这次攻击。蓝灵儿看着海龙手中的金箍棒不禁有些发楞,如同看怪物般道:“你,你是那猴的弟?这就是如意金箍棒么?”

    海龙活动着被震得发麻的手掌,苦笑道:“师姐,咱们今天就到这里结束吧,小弟可实在受不了了。”

    蓝灵儿哼了一声,道:“我爷爷常说,孙悟空凭借先天禀赋,是他最得意的弟,有金猴奋起千均棒,玉宇澄清万里埃之说。还说是他将千均棒发扬光大。我一直不以为然,那死猴不过是凭借自己石头出身,金刚不坏之体才有那么高成就的,今天到要看看,孙悟空的弟有什么了不起。既然你会逍遥游,那你师父独传的筋斗云也一定会了,用出来吧,看看能否挡的了我的攻势。乾坤一掷、霹雳三打。”盘龙棍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千均棒法中强大的四招竟然瞬间连接成一体。占据了海龙周围所有空间,夹带着蓝灵儿地小无相真法朝海龙攻来。

    海龙突然想起前天六耳猕猴在给自己介绍菩提祖师时的评价,灵台方寸山开山祖师是菩提祖师,传说他是佛的师弟。又是一个道佛结合的人物。方寸山门规严谨,要求弟做事端庄,武功方面初进极易。而后对悟性要求极高。其方寸,灵台,及菩提祖师的法号斜月三星都是心的隐意,在仙界中,灵台方寸山和五庄观都是绝对的大宗。而蓝灵儿在方寸山则绝对是个异类,那些门规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粪土,别说他父亲小天师云阳真人拿她无可奈何,就算是菩提祖师,对自己这个孙女也只能途呼奈何。她口中的筋斗云海龙知道。但却并不会用,筋斗云是比逍遥游更为精深的步法,在孙悟空留给他的记忆中有修炼方法。虽然筋斗云只有踏云步、流云步、穿云步、翻云式、追云式、倒骑式六式,但其中深奥却要远远超过逍遥游,海龙最近一直在研究镇元大仙传授的太乙真法和乾坤一袖,还没来得及深研。或许,筋斗云真的有办法应付面前的危机吧,但对于海龙来说,确实遥远的梦。看着铺天盖地的棍影,他明白,自己如果想对抗,就只有以攻对攻,但以他的能力,还无法将乾坤一掷同霹雳三打连起来用,更何况,他先前答应了不能还手啊!

    在无限的压力下,海龙爆发出了惊人的潜力,金箍棒收回,全身急速膨胀,紫色鳞甲瞬间遍布每一处,体内的至阳之火瞬间爆发,融合了太乙真法产生的太乙两极真火在身体周围布下了一层红色的气流。

    蓝灵儿虽然娇纵,但并不是忘乎所以的女孩儿,从小耳濡目染,虽然她讨厌那些规矩,但还知道一个正统的仙人应该怎么做人。攻出的四招看似威力强大,但她都留有余力,一旦海龙无法抵挡,她就会立刻将法力收敛。但海龙突然地变化实在太怪异了,这种现象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好胜之心兴起,乾坤一掷已经轰上了海龙的身体。

    海龙布满鳞片的身体仿佛变得柔软了一般,他非常了解这一击地威力,根本没有硬扛,身体随盘龙棍上蕴涵的法力而起,如同炮弹一般飞了出去。当然,蓝灵儿的攻击并没有结束,霹雳三打如影随形般追了上来,无数重击纷纷轰在海龙身上。每一棍攻入那团红色的光芒后,威力都会被削弱很多,当所有攻击完成后,蓝灵儿下意识的松开了握住盘龙棍的手,因为,棍身上的灼热已经超出了她所能承受的范围。

    看着海龙依旧在半空中翻腾的身体,蓝灵儿嘟起小嘴,不满的道:“不管,我不管,你欺负人,如果我要是学会了苍灵箭、分身术或者菩提指中的任何一种,绝对能破你所有防御的。”

    海龙的身体终于停顿了下来,身上的紫色鳞片迅速褪去,脸上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朝蓝灵儿竖起了大拇指,点了点头,道:“你够狠,真的够狠。”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身体如同陨石般落了下去。虽然龙翔玉的防御力很强,但面对用盘龙棍使出的千均棒法加上闪电般的连击,就算海龙的身体再强悍也无法承受,虽然蓝灵儿最后依旧没能破除他的防御,但他的身体已经被震成了重伤。

    蓝灵儿惊呼一声,闪电般冲到海龙身旁将他抱入怀中,抱住海龙她才发现,由于受到了重创,海龙身上用法力幻化出来的衣服已经消失了,露出了精壮的身体。虽然心中窘迫,但蓝灵儿却依然紧紧的抱住海龙,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这些天相处下来,她早把海龙当成了自己的玩伴。怎么也没想到在自己好胜之心的驱使下竟然将他打成了重伤。银牙一咬,现在也只有带他回五庄观请求镇元大仙救治了。

    正在这时,两团祥云飘飞而来,那温润地光芒蓝灵儿再熟悉不过了,顿时如同见到救星一般高喊道:“爸爸,妈妈,我在这里,你们快来救救他啊!”

    光芒一闪,两个人已经出现在蓝灵儿身旁。一男一女,男的剑眉朗目,一身道装,极为英武。女的长发披肩,容貌同蓝灵儿有七分相象。正是蓝灵儿的父母云阳小天师和云清。看到蓝灵儿怀抱着一名裸身男,他们都很惊讶。云阳将海龙吸到自己身前,微怒道:“灵儿,怎么回事?”

    蓝灵儿此时已经顾不得被父母责骂了,一五一十的将刚才发生地一切说了一遍,听完她的叙述,云阳的脸色沉了下来,“胡闹,真是胡闹。切磋法术怎么能下如此重手。要是让他那性执拗的师父知道了,能善罢甘休么?”一边说着,他不敢怠慢。赶忙将自己的法力向海龙体内输去,突然,云阳惊讶的道:“啊!这小身上的宝贝可真不少啊!陨雷天君的雷灵符,立言天君的阴阳逆天宝镜、孙悟空的千均棒。啊!竟然还有燃灯佛祖的佛环和仙帝的龙翔玉,灵儿,这小怎么会有这么多宝贝?”

    蓝灵儿愣愣的道:“我,我也不知道啊!我同他认识时间又不长。”

    云阳眉头紧锁,道:“这可麻烦了,他身上这些法宝的主人没一个是好招惹的,要是被人知道逆将他打成了重伤,以后咱们方寸山可就热闹了。你这丫头,真是太顽皮了,等品果大会结束后,立刻跟我会去。”一边说着,他一边加强自己的法力。毕竟海龙的神之力同方寸山功法同源,云阳小天师又有着不弱于天君的修为,在他全力救治下,海龙体内被震伤的经脉渐渐恢复了正常。

    “还好,这孩身上法宝众多,卸掉了绝大部分攻击力,否则如果他的神识本源受创就麻烦了。灵儿,他马上就要醒过来了,你可要向人家道歉。”

    蓝灵儿低着头,喃喃的道:“爸爸,人家已经知道错了。”

    云阳看着自己的女儿,无奈地摇了摇头,道:“都是平时我们把你宠坏了,幸好今天你爷爷还没来,如果他老人家来了,一定会重重的责罚你。”

    蓝灵儿抬起头,嘻嘻一笑,道:“爷爷才不舍得责罚人家呢,人家这么可爱。爸爸你放心吧,海龙人很好的,他才不会真的怪我。”

    呻吟声响起,海龙逐渐宗昏迷中清醒过来,体内经脉传来丝丝清凉感,虽然法力尚未恢复,但他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痊愈了。睁开眼睛,他首先看到的就是蓝灵儿凑近的娇颜,心中一紧,皱了皱眉头。

    蓝灵儿欢呼一声,道:“好啊,好啊,你醒了。海龙,你不会生我的气吧。人家可不是故意的哦。”

    海龙哼了一声,道:“是,你不是故意的,你是计划好的,有预谋的,总可以了吧。”

    云阳咳嗽一声,有些尴尬的问道:“海龙小兄弟,你感觉如何?”

    海龙一愣,这才发现自己周围还有两个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惊呼一声,立刻从云阳手臂伤跳了起来,失去的衣服瞬间出现,遮盖住了他的身体。

    蓝灵儿扑哧一笑,道:“早都看过了,你急什么嘛。”

    云阳瞪了女儿一眼,道:“海龙小兄弟,我是灵台方寸山的云阳,先前小女多有得罪,我替她向你赔礼了。”

    云阳?小女?难道他是蓝灵儿这刁蛮小妞的父亲不成,海龙带着疑惑的心情,道:“不用赔什么礼,我们只是在一起切磋而已,灵儿师姐也不是故意的。”他心里真的这么认为么?当然不。心性虽然已经有所改变,但先前的创伤依然历历在目,虽然说不上恨蓝灵儿什么,但对这个刁蛮女,海龙只想敬而远之。

    蓝灵儿得意的道:“怎么样?我就说海龙不会怪我的吧。海龙,刚才人家不是故意的,下次我一定注意点。”

    “下,下次?”还有下次,海龙骇然看着蓝灵儿,心中暗暗发誓,不论如何自己也绝不会再给她一次机会了,否则,到时候说不定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云阳眼看海龙并没有责怪蓝灵儿的意思,心怀大放,微笑道:“你们也算是同门,切磋是好的,不过以后要注意分寸。”

    蓝灵儿抗声道:“其实也不能怪我啊!我就是想见识一下悟空师伯的筋斗云而已,谁让他不舍得用出来的。”

    云阳心中一动,筋斗云孙悟空虽然得传于菩提祖师,但那是经过他自己千锤百炼后才成为仙界最强身法之一的,别说自己的女儿想见识见识,就连自己也想看看。看来,女儿确实不是故意伤人的。作为一个疼爱女儿的父亲,他已经为自己女儿找了个很好的接口。“筋斗云嘛?那确实是仙界中除了冷月凝香舞之外的最强身法了。”

    海龙无奈的叹息一声,苦笑道:“不是我不想用,而是我根本就不会啊!我蹬入仙界一共还没有几天,师父虽然传授了我不少仙法,但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时间认真修炼。”听到云阳真人都如此推崇,海龙心中不禁一动,既然筋斗云如此好,等回去后,自己一定要先把这门绝学练会。

    云阳微微一笑,道:“原来是这样,灵儿她实在是太莽撞了。我看这样吧,你也算是我们方寸山弟,你师父当年还有几样法术没学就离开了师门,我就代替父亲,将这法术传授给你,既算是完成我父亲的心愿,也算是替小女赔礼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