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冥帝为师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铁拐李严肃的面孔顿时春风解冻,嘿嘿笑道:“六耳,还是你了解我。那咱们就一起喝点,我可有些日没喝酒了呢。”说着,伸手抓向海龙的酒葫芦。正在这时,一个低沉的嗓音响起,“喝酒么,算我一个。”身影一闪,一只大手赶在铁拐李之前将海龙的酒葫芦抢了过去,双手抓住葫芦,咕嘟咕嘟的大口吞咽着。这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正是纯阳真人吕洞宾。

    铁拐李惊怒道:“吕洞宾,你小少喝点,给我留点。”吕洞宾将葫芦递给铁拐李,一脸的落寞之色,喃喃的道:“真想喝个酩酊大醉,就可以不想那些烦心事了。”

    六耳猕猴笑道:“纯阳真人,你是不是又去碰钉了?”

    吕洞宾无奈的道:“真是没办法想我堂堂纯阳真人,不论相貌还是品性,又哪一点不合她意呢?她为什么就不肯答应我。”

    海龙楞道:“师兄,到底是怎么回事?”

    六耳猕猴从铁拐李手中抢过酒葫芦灌了几口,然后把葫芦扔给海龙,道:“他啊!是个情种,自然是为情所困了。”

    吕洞宾瞪了六耳猕猴一眼,似乎在怪他多嘴。铁拐李呵呵笑道:“行了,你也用不着怪六耳,你吕洞宾喜欢荷仙姑的事在仙界中又有谁不知道,八妹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咱们八仙中就属你最英俊,可她却偏偏不买你帐。”

    海龙惊讶的道:“铁拐李大哥,不是说在仙界不能有男女私情么?为什么……”

    六耳猕猴打断道:“家怎么同你这满脑龌龊思想的小一样。人家吕洞宾追求的可是精神上的爱恋,她只是希望同荷仙姑成为男女朋友而已。自然不会对天条有所触犯了。”

    吕洞宾长叹一声,颓废地道:“想我纯阳一生自负。却偏偏不能被喜欢的人接受,难道是上天要惩罚我么?”

    一提到感情。海龙顿时兴趣大增,喝了口猴儿酒,把葫芦递过去道:“吕大哥,你跟我说说你和荷仙姑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或许我能帮的上你呢?”

    吕洞宾摇了摇头,道:“我说过,我自己的事谁也帮不上,这感情中事谁又能说的清呢?”

    六耳猕猴抓过吕洞宾手中的葫芦,笑道:“这你可就看走眼了,人家海龙在人界的时候可是出了名的情圣。喜欢他的美妇女无数,让他教你两招,说不定真能让你获得荷仙姑的芳心呢。不怕你生气,海龙以前的妇女朋友,哪一个也不必荷仙姑差。”

    吕洞宾看看海龙。惊讶的道:“真地么?海龙兄弟的容貌远不如我,都能讨女孩喜欢,一定是有什么秘廖,好兄弟。你快教教我。”

    海龙心中暗骂,什么叫我容貌不如你,真是自恋,咳嗽一声,摆出一副爱情大师的样,摇头晃脑的道:“这个感情嘛,其实呢,也不算什么。其中确实有秘诀存在,不过,在仙界中说这些恐怕不太好吧。我看还是算了吧。”

    吕洞宾一见海龙卖起关,顿时心中大急,从怀中掏出一块碧绿的玉牌,塞给海龙道:“好兄弟,只要你能帮大哥这个忙,我这玉阳牌就归你了,这可是难得一见的三十六禁制仙器,可以抵御一切阴邪之气,而且对修炼本门的太乙真法有莫大的好处。”

    海龙眼睛一亮,但脑海中突然想起先前镇元大仙说的话,将玉阳牌还给吕洞宾道:“吕大哥,你这不是看不起小弟么?这个忙我帮你了,不过,我什么报酬都不要。初来五庄观,这就算是我送你的礼物吧。

    吕洞宾楞了一下,眼中流露出感激之色,道:“那兄弟就赶快说吧。”

    海龙微笑道:“首先,我要先搞清一件事。荷仙姑对你到底有没有好感?哪怕是一丝也好。”

    吕洞宾尴尬的道:“应该有吧,我们在一起多年,自然有些感情的。只是她对我一直若即若离,态度时好时坏,弄的我神魂颠倒,却又不知如何是好。”

    海龙道:“这样就好办了,只要她对你有感情,我保证你们能够在一起。俗话说,女人心,海底针。上赶着不是买卖,她之所以不接受你,有很大的原因是你与她的接触太频繁了,要知道,有的时候保持一点距离,感觉会更好。”

    吕洞宾不明所以的道:“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呢?”

    海龙微微一笑,道:“很简单,不理她就是了。”

    吕洞宾勃然变色道:“海龙,你拿我寻开心么?我现在天天追着她她还不肯接受我,要是不理她,我们还有可能么?”

    海龙泰然自若的道:“当然有可能了。吕大哥你别心急,先听我说。既然你们之间有感情,那你们间天天见面也就成了自然之事,荷仙姑已经习惯每天同你在一起了,也习惯了你的纠缠。如果你突然在她面前消失,彻底的消失,见不到你,也没有了你的纠缠,她才会真正注意到你,也才会正视对你的感觉,所以,你从现在开始,在一段时间内不要去理她,直到她主动来找你为止。”

    铁拐李喝了口酒,道:“嗯,我觉得海龙兄弟说的很有道理,洞宾,你可以试试啊!”

    吕洞宾眉头微皱,道:“可是,如果到时她一直不来找我怎么办?”

    海龙耸了耸肩膀,道:“那只能证明你们之间的感情太浅,你也就只有放弃了,否则也不会有任何结果的。”

    吕洞宾身体微震,眼中流露出思索之色,半晌才道:“那如果她来找我了,我该怎么做?”

    海龙笑道:“那就简单了。你也跟她玩儿一回若即若离。这些就不用我再教你了吧。到时,美人自然会上手。”

    吕洞宾笑了。在海龙肩膀上用力一拍,道:“海龙兄弟你真行,我现在是越来越佩服你了。为了我感情的未来,我们喝。”六耳猕猴、海龙、铁拐李、吕洞宾四人开始向猴儿酒奋战。他们的酒量都不算很好,除了六耳猕猴最后还保持一丝清醒,用法力将酒气逼出继续守门以外,海龙、吕洞宾和铁拐李三人都喝的酩酊大醉。男人间,往往是喝一场酒,彼此的友情就已经建立了。

    ……

    冥界。

    伸展着自己的身体,看着周围阴暗的环境。天琴眉头微皱,道:“火湫姐姐,你说海龙他真的成功度劫了么?”

    火湫附身在天琴体表,微笑道:“傻妹妹,这已经是你第一百六十七次问我了。那几位冥君不是说了。海龙的师傅同燃灯佛祖及时赶到,使他成功度过了九重天劫么?你还担心什么。”

    天琴苦笑道:“他是我最爱的人,我又怎么能不担心呢?希望真如那几位冥君所说吧。只是不知道海龙升入仙界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火湫现身出来,做出一个昏倒的样。道:“行了吧你,你这样累不累啊!海龙那小机灵的很,不会有事的。”

    天琴微微一笑,道:“我也知道他机灵,姐姐,我们现在该做什么?”

    火湫沉吟道:“没想到你进入冥界后会这么受重视,冥帝似乎对你很有好感,直接册封你为冥主,要知道,这可是相当于仙界大罗金仙的位置。你的修为距离冥主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冥帝如此重视你,今后你在冥界中的一切必然会非常顺利。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什么都不做,一起修炼,尽快将修为提升上去。我现在也想通了,什么冥界、仙界的,又有什么区别,在仙界中,我们麒麟族受难之时又有谁来帮过我们。所以,我决定一直同你在冥界,看冥界现在的情况,恐怕用不了太长时间,就会向仙界发动攻势,到时候,我们再找机会去办你我的事。”

    天琴轻叹一声,道:“姐姐,其实我对权力根本没什么**,我只想同海龙在一起,天天醒来的时候都能看到他。”

    火湫道:“我一直都不明白,海龙那小有什么好,让你这么死心塌地的。”

    天琴淡然道:“其实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样,但我就是爱他,姐姐,如果今后你也爱上一个人,就会明白我的心情了。”

    火湫叹息道:“爱情?对我来说那是非常遥远的事,我是不可能有爱情的,我的心中只有恨,刻骨铭心的恨。”

    天琴轻叹一声,道:“恨么?如果一个人心中只有恨,那也是很悲哀的事。姐姐,你又何必如此呢?仇固然要报,但你切不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火湫眉头微皱,道:“你说的话我不是很明白,我只知道,在我现在的生命中,报仇是唯一失去我活下去的力量。”

    天琴知道,自己一时半会儿是绝对改变不了火湫心中执念的,转移话题道:“姐姐,你随我升入冥界,会不会影响到你今后的修炼?毕竟这里只有冥邪之气,你能适应么?”

    火湫傲然道:“我们麒麟一族的修炼是以开发自身潜力为主,我们的身体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宝库,当初我之所以说升入仙界修炼会快一些,是因为在仙界中,由于外界仙灵之气的刺激很强,所以对我来说本体刺激也很大,这样就能激发我自身的潜力,增强修炼的进度。而在冥界中,冥邪之气的刺激甚至要更好于仙灵之气,所以对我修炼有益无害。你用不着替我担心什么,只要努力修炼自身就是了。哦,对了,刚才冥帝给你的那个盒是什么东西,你看过了没有?”

    天琴楞了一下,摇了摇头,之前在参见冥帝之时,冥帝曾经给了她一个石盒,说是恭喜她成功登入冥界的礼物,当时惊讶于冥界这些顶级人物对自己的善意,她还一直没来得及看石盒中到底是什么东西。此时经火湫提醒才想起来。意念一动,石盒已经飘飞入手。将其捧在手中仔细端详,石盒只有巴掌大小,入手传来一股冰寒之气,上面雕刻着不知名的狰狞头像,骤然看去,宛如恶魔一般,在石盒盖的正中央,镶嵌着一颗暗红色的宝石,光晕流转,散发着淡淡的邪气。天琴看了看石盒四周,竟然没有一丝缝隙,不知从何处开启。

    火湫好奇的凑到天琴身旁仔细看去,半晌没有看出一个所以然里。皱了皱眉道:“难道这石盒整体就是一件法宝不成?”

    天琴突然灵机一动,用另一只手按上了石盒上面的暗红色宝石,催动着法力向其中输入。手上一震,石盒飘然而起,完全被暗红色光芒所笼罩,强烈的阴邪之气从其中散发出来,猛然间,一道红芒从其中冲天而起,一条人影渐渐从红光中显现。此人全身笼罩在黑色的长袍之中,看上去极为苍老,暗红色的长发披散在肩膀上,双目中寒光闪烁,神色微动间脸上的皱纹顿时堆积在一起,天琴惊讶的看着这个影像样,失声道:“冥帝。”是的,这个影象正同她先前所见过的冥帝一模一样。

    “不错,就是我。没想到吧天琴,这个石盒中附着我的神识,我之所以用这种方式同你相见,是有原因的。”

    天琴恭敬的道:“先前多谢帝君关照,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吧。”

    冥帝看向天琴身旁的火湫,微笑道:“我刚才就感觉到你身上有极强的火系法力,没想到竟然是仙界的圣兽麒麟。”

    火湫冷冷的看着冥帝,道:“怎么,不欢迎么?我早已经不是什么仙界的圣兽了。”

    冥帝淡然道:“怎么会不欢迎呢?你身上的怨念令我感觉很舒服。想必,你的仇恨应该是来自于仙界吧。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欢迎你加入到冥界中。如果你愿意,今后我可以发动冥界之力帮你到仙界复仇,条件很简单,你只需要帮我对付仙界的其他人就可以。”

    火湫冷声道:“你想利用我么?”

    冥帝摇了摇头,道:“不,我们之间是互惠互利的关系。我想,你也是聪明人,在权衡利弊之下,应该知道如何做对自己更有利。”

    火湫眼中寒光连闪,道:“现在我的力量还远远不够,我只会跟着天琴,如果以后可能的话,我想,你说的互惠互利会实现的。”

    冥帝满意的道:“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冥界和仙界之间的理念一向不同,以仙界的力量本来不足以同我们抗衡,只是他们有佛界的支持才能苟延残喘至今,不过,这种情况不会一直维持下去。统一六界是我们冥界的最高目标。天琴,你知道为什么我这么看好你么?”

    天琴疑惑的道:“为什么?”

    冥帝微微一笑,道:“因为你本身有一颗不属于冥界的心。”

    天琴心中一凛,她没想到,冥帝竟然能如此轻易的发现她的秘密,法力瞬间升腾,逆天镜产生的银色光芒已经笼罩了自己的身体。

    冥帝哈哈一笑,道:“你用不着害怕,如果我对你有恶意,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么?我是冥界之主,这一界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仙帝算什么东西,虽然名为仙界之主,但有很多强大的力量不是他能指挥的。但在冥界却不一样,我是绝对的独裁者,在这一界,绝对没有谁敢于违抗我的命令。天琴,你虽然心并不属于冥界,但正是由于这样。你有着冥界中其他人都不拥有的平和心态和智慧,虽然你现在的力量还不够强大,但在不久的将来。你一定能够成为冥界中强大的存在。我很看好你。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收你为徒,传授你冥界最高深的功法。有一点你可以放心,我们冥界一向崇尚自由,即使你是我徒弟,在你不违背冥界大义的情况下,我绝不会限制你的一切行动,甚至只要你什么时候修为超过了我,这个冥帝的位置都可以由你来坐。怎么样。你愿意做我的徒弟么?”

    天琴楞楞的看着冥帝,他提出的条件实在太好了。进入冥界中,天琴一直有些茫然,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应该去怎么修炼。如果能拜冥帝为师。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了,但是,这样的话,以后自己还能同海龙在一起么?

    火湫道:“冥帝,你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目的,把话说清楚了,否则,天琴是不会拜你为师的。”

    冥帝目光连闪,一层强大的黑色禁制瞬间扩张,将火湫和天琴完全笼罩在内,火湫终于明白了什么是最强大的力量,在这个禁制之中,以她的麒麟之力,竟然连手指都无法挪动分毫。但是,她并没有害怕,因为她确切的感觉到,冥帝确实没有恶意。

    “我只是不想让我们之间的交谈泄露出去,你们不必误会。天琴,我选上你,是经过种种考虑的,你在人间之时,我就已经注意你很久了。我知道你同那个海龙之间的关系。三阻碍合阳之后,你的身体已经被彻底的改造成混少不了之体,你尽可以放心,今后不论修炼什么样的邪恶功法,都绝不会改变你的心志。经历了六重混合天劫的洗礼,你现在就像一块浑金璞玉一样,只要稍经雕琢,必能成大器。至于你丈夫海龙那边,你大可不必担心,仙帝那家伙卑鄙的很,而你丈夫的另一位妻在仙界之中的处境恐怕不太好,如果我预计的不错,不久的将来,恐怕那个海龙就会同仙帝闹翻,我早已经推算过了,今后两道六界的形势会因为你和海龙而改变,到时候,他是正是邪还很难说。只要你肯拜我为师,传承我之法术,冥界的大门就将永远为海龙敞开,只要他今后在仙界中混不下去了,冥界愿意随时接纳他。”

    冥帝的话令天琴砰然心动,如果从她自己的角度来说,不论怎么样都无所谓,但如果从海龙的角度出发,她当然愿意帮海龙留条后路了。不禁下意识的问道:“帝君,那海龙现在在仙界会不会有危险?”

    冥帝摇了摇头,道:“至少目前他还不会有什么危险,即使仙帝想动他,也要顾忌许多,毕竟,他的师傅是那个死猴。谁愿意得罪一个打不死的敌人。何况,你那丈夫似乎同燃灯佛祖的关系也不错,在仙界中应该不会吃什么亏。我已经跟你说了许多,你愿意答应做我的徒弟么?”

    火湫用眼神拦住刚要出言答应的天琴,冷笑道:“不错你是说了很多,但最关键的你却还没有说清楚。你是冥界之主,是这一界的独裁者,在冥界中,你拥有着何等威望,我实在无法理解,你为什么会如此耐心的来向天琴说项,恐怕,不止是看上天琴的资质了吧。冥界这么大,我就不相信没有几个资质比的上天琴的。你把话说清楚了,天琴才能答应你的要求。”

    冥帝眉头微皱,道:“不愧是圣兽麒麟,果然心思缜密。但是,你用错了地方,我对天琴没有任何恶意。以我身为冥帝之尊,也不可能骗你们什么。我在冥界中已经寻找了很久远的一段时间,却一直没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天琴的出现,令我眼前豁然开朗。为了显示我的诚意,有一个秘密我可以告诉你们。大约在人类的近十万年前,我曾经带领冥界全部高手向仙界发动了攻击。那时,仙界根本不算什么,我冥界大军如同势如破竹一般攻进了仙界腹地,仙帝那胆小鬼吓的落荒而逃,如果不是佛界和那些讨厌的家伙,可能现在已经六界一统了。但是,事与愿违,我们最后还是失败了。其中,最强大的就是佛界至尊如来佛祖。如果只是他,那我们还有一拼之力。但是,仙界在危机之中,一直隐没的原始天尊、镇元大仙等人全部出现,召集了仙界中最强大的力量同我们对抗,其中也包括当时的四圣兽,那时的火属圣兽还是朱雀,就连海龙那个讨厌的猴师傅也来了。孙悟空那混蛋极为难缠,虽然他远不是我对手,但我也拿他没有任何办法,他就象滚刀肉一样。蒸不熟、煮不烂,我冥界高手有不少都伤亡在他手上。后来如来佛祖终于出现了,他和我打了个赌。他当时说,为了避免生灵涂炭,愿意同我一局决胜负,如果我赢了,那他就带着佛界,仙帝带着仙界,完全卧服。如果他赢了,就让我退回冥界之中,十万年不许再骚扰仙、佛二界。这个条件对我来说实在太优越了,我对自己充满了自信,于是就答应了。可我却失败了,败就败在自己过于膨胀的自信心上。如来佛祖的修为本来同我在伯仲之间,但是,我却没想到他拼却着被我黑暗神力蚀魂的危险,以大日如来咒伤了我的本体。我输了,输的很惨。不但输掉了赌约,也输掉了自己无尽的生命。”

    天琴啊了一声,道:“帝君,难道仙人和我们冥界中人也会有真正的死亡吗?”

    冥帝点了点头,道:“有的,不论是在什么层面上,死亡都是存在的。大日如来咒不愧为佛界最高佛法,我的本源泉被伤,虽然经过多年调养,却一直没有恢复的迹象,反而越来越恶化了,否则,我怎么会是现在这个苍老的模样。不论是我们还是仙人,一旦本源受到重创,早晚会陷入死局,那时,身体和神识整体会化为尘烟,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虽然我已经是冥界最强大的存在,但一直以来,却依然无法控制住本源伤势的恶化。所以,我才急于找一名能够得传我衣钵的弟,在我死后,继承我的冥帝之位。实话告诉你们,我选中天琴,她的资质还在其实,最主要的,就是因为她心中的善念和仁慈之心,因为,只有心怀这些,你才会感激我对你所做的一切,冥界的未来才会按照我所设想的步骤走下去,就算不能扩张,至少也绝不会毁灭,冥界是我的心血结晶,就算我死了,也绝不能让它落没,而这一切,以后就要看你的了,现在你应该可以相信,我对你确实没有恶意了吧。或许你会怀疑,我为什么不把位置传给那些修为仅次于我的副手,我可以告诉你,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在冥界中,确实有很多强大的存在,但是,冥界的一切都是向利益看齐,他们的修为又都相差不多,谁也不会服谁。一旦我将自己伤势的情况外露给任何冥界中的人知道,那冥界必然会兴起一场争夺冥帝之位的血雨腥风,冥界实力就将大伤,恐怕再也没有同仙佛之力争斗的本钱了。如果那老家伙真是狠毒,我想,他肯定早算定了这一点,所以才跟我定下那十万年之约。不过,他也好受不到哪儿去,当初为了不着痕迹的击败我,他受的伤只会比我更重,可惜他的佛心坚定,或许不会死吧,但佛身毁灭是肯定的。”

    天琴愣愣的看着冥帝,道:“帝君,您是说,以后要把冥界之主的位置传给我?这,这怎么可以。您既然拥有可以同如来佛祖抗衡的实力,那么,以您的修为,一定能想到其他办法保住性命的。我,我实在没有把握能够坐好这个位置,谁又会服我呢?”

    冥帝微微一笑,笑容间竟然带着几分慈祥,“我一生功利,没想到,在垂暮之年竟然还会有人来关心我,看来,我的选择是没错的。天琴,我又不是要你现在就接任我的位置,暂时我还死不了,没看到如来那混蛋先死,我又怎么舍得死呢?我现在只要你做我的徒弟,就算在我的全力教导下,你修为的提升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在人界时,你不也统治过邪道么?冥界不过是一个放大了邪道而已,从心理上讲,你也没必要惧怕什么,将来能否继承我的位置,还要看你能否达到我的要求。天琴,你夙愿深厚,将来定然会有许多事发生在你身上,所以,拥有强大的实力对你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否则,以后你这位麒麟朋友报仇,或者你丈夫有什么危险,你又怎么能帮上忙呢?”

    天琴沉吟了一下,看了看身旁说不出话的火湫,毅然道:“好,我答应您。师傅在上,请爱徒儿天琴一拜。”恭敬的跪倒在地,朝着冥帝叩了三个响头。冥帝说的对,如果想在仙、佛、冥这三界中随自己的意愿行事,那就必须要拥有强大的实力,而拜冥帝为师,显然是最好的选择。

    冥帝欣慰的笑了,大手一挥,解开了周围的禁制,道:“好,今后你就是我的徒弟,而且是唯一的徒弟。作为你的师傅,我先送你一件礼物吧。”他那枯瘦充满皱摺的双手结成一个法决,一道黑色的影从那石盒中飘飞而出,闪电般飘飞到天琴身前。

    天琴定睛看去,只见地是一柄无鞘短刃,刃长一尺,西风约七寸,刃身黝黑,气势内敛从外表看不出什么奇特之处,在刃柄的尾部,镶嵌着一颗黑色的宝石,光晕流转。冥帝道:“这是天魔刃,当初我带领大军攻击仙佛二界之时,用的就是这件武器。乃是冥界三大圣器之一当你将自己的冥邪之力注入其中后,它能瞬间释放出强大的邪气伤敌,是一件无坚不摧的法宝,即使是孙悟空的如意金箍棒也无法伤到它分毫。而且你的实力能提升很大的程度。如果不是你已是混少不了之身,我还不放心将它传给你呢。在石盒中,我的附着神识随时可以传授你我的冥魔**,你带着石盒,同你的麒麟朋友一起去历练吧。只有经历血与火的考验,你的修为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提升。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