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仙姑真心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吕洞宾心中大急,“不,我不是……”刚说到这里,耳边突然响起海龙的声音,“吕大哥,你要吐露实情的话,就真的失去他了。快照我教你的说。”听到海龙的声音,吕洞宾顿时精神一振朝海龙的方向看了一眼,接着道:“哎,仙姑啊!你怎么不明白为兄的苦心呢?多年以来,为兄对你的感情难道你还不明白么?在我心中,除了师傅以外,惟有你的地位最高,这些天我之所以不来见你,是因为我想清楚了。如果我们想真正的在一起,就必须要拥有天君以上的修为才行,可我们现在还都相差甚远,所以,我决定先刻苦修炼,争取早日达到那个境界,然后再帮你提升修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啊!仙姑,我对你的爱惟天可表,难道你就不明白么?”

    蓝灵儿全身微震,看向海龙,传音道:“这么肉麻的话也是你教洞宾大哥的?”

    海龙嘿嘿一笑,道:“肉麻么?你们女人不就是爱听肉麻的话。”蓝灵儿眼中闪过一丝迷茫之色,喃喃的道:“真的是这样么?”

    听了吕洞宾的话,荷仙姑似乎被打动了,轻叹一声,道:“洞宾,你走吧。我已经跟你说过很多次,我们之间只是兄妹而已,并没有搀杂其他什么,你用不着为我付出什么,仙姑只想修炼,不愿理会凡俗感情。你的苦心我明白了,今后我们还是兄妹。”

    吕洞宾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冲海龙的方向竖起大拇指,道:“仙姑,从我喜欢上你那一天,就没有勉强过你。但是,洞宾的心真的很疼很疼,平日里,哪怕是你对我的神色稍微温和一些,我都会兴奋一天。可是,我实在等不下去了。我现在真的很痛苦。既然你不愿意见我。那就算了,我想在你门口修炼一夜,也算对我自己的情感一个了结吧。今后,洞宾一定不会再以此事令你烦心。”说完这句话,吕洞宾盘膝坐好,手捏法诀,就那么开始聚精会神的修炼起来。一层淡淡的宝光从他身上散发而出。

    海龙将自己的法力提升到极限,向木屋中小心的探去,他清晰的听到。木屋中荷仙姑的心跳加快了许多,显然在犹豫着。心中一喜,他知道,今天自己的计划一定会成功的。正在这时,蓝灵儿捅了海拢一下,传音道:“你让我看的就这些么?也没什么结果啊!洞宾大哥他好可怜。他对荷仙姑姐姐一往情深,却始终得不到肯定。哼,你跟我走,这个不算,到别的地方去找你算帐。

    海龙挡住蓝灵儿抓向自己耳朵的手,传音道:“别着急,这才刚刚开始,精彩的还在后面呢?

    蓝灵儿皱眉道:“还有什么精彩的,荷仙姑姐姐都已经拒绝洞宾大哥了。我可不想再感受这种悲伤的感觉。”

    海龙胸有成竹的微笑道:“那如果我告诉你。今天晚上的结果必然是荷仙姑接受吕大哥,你会不会认为很精彩呢?”

    蓝灵儿哼了一声,道:“你根本不了解荷仙姑姐姐的脾气。她要决定了什么事,是很难改变她的。”

    海龙摇了摇头,道:“那可不一定,要看在什么情形下。现在一切都按照我的计划在进行,一旦成功,必然能够令他们成功的在一起。”

    蓝灵儿点了点头,道:“好,那我就再信你一次,如果最后他们没有在一起,我再和你算帐。

    海龙一直在注意着小屋中荷仙姑的动向,荷仙姑的心跳越来越快,连呼吸也急促了很多,但她却依然没有走向门口的意思。海龙知道,下猛药的时候到了。凝神聚气,瞬间将自己的法力提升到极限,随时准备应变,同时毅然向吕洞宾传音道:“吕大哥,可以开始了。”

    吕洞宾脸上流露出一丝凄然之色,身体周围环绕的法力开始出现了波动,波动越来越大,突然他哇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全真剧烈的痉挛起来。海龙一把捂住蓝灵儿惊呼出声的小嘴,传音道:“精彩的来了,千万别出声,成败在此一举。”

    吕洞宾全真不断的颤抖着,难以忍受的痛苦呻吟从他口中逸出,鲜血一口接一口的喷出,他的脸色瞬间变成了青白。

    突然,海龙意识到自己有一样极为重大的失误,全真顿时变得冰冷,松开蓝灵儿刚想扑出去,小屋的门开了。荷仙姑惊慌失措的出现在吕洞宾身旁,一把将他搂入自己怀中,二话不说,催动着自己同吕洞宾同源的法力帮他疗伤。是的,吕洞宾走火入魔了。完全由海龙导演,故意走火入魔的。由于经历过一次这样的劫难,海龙很清楚,走火入魔对于仙人以为着毁灭。他教给吕洞宾的就是苦肉计。只要荷仙姑对吕洞宾有情,这苦肉计一出,必能马到功成。一切都按照海龙事先设想进行着,荷仙姑终于肯走出房门救吕洞宾了。但是,海龙却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那就是吕洞宾和自己不同的。自己体内有极玄寒冰和阴阳逆天宝镜等多件仙器护体而吕洞宾没有。走火入魔气血逆冲,一个不好,恐怕吕洞宾就完了。海龙突然明白了什么,自己虽然没想到,但吕洞宾自己不可能没想到,但他却依然按照自己的计划做,可见他对荷仙姑的感情是如何之深了。此时,已经有多股血柱从吕洞宾身体各处喷出,显然,逆串之气已经破体了。

    虽然荷仙姑已经用了全力,但是,这样下去,吕洞宾只有形神俱灭一途。

    正在海龙准备扑出去帮荷仙姑一起救治吕洞宾之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胡闹,真是胡闹。”光影一闪,一团淡红色的光芒罩向了吕洞宾。全真痉挛的他顿时安静下来,身上也不再有血柱喷出了。荷仙姑泪流满面的道:“师傅,您老人家快救救他,都是我不好,洞宾他走火入魔了。”她身上洁净的长裙已经全部沾染上吕洞宾的鲜血,此时吕洞宾的气息已经极其微弱。

    这苍老的声音正是镇元大仙,“哎,这一切都是缘分,幸亏我刚神游结束,否则结果不堪设想,洞宾这孩,执念实在是太重了。”红光骤然转盛,吕洞宾身上的伤口不断愈合着,脸上渐渐有了一丝血色,身体微微的颤抖着。

    海龙和蓝灵儿都呆立在原地,一句话都不敢说,半响。红光渐渐转弱,吕洞宾似乎已经昏厥过去。镇元大仙依旧没有现出身形,道:“仙姑,洞宾他法力我已经帮他归回原位了。伤势也已经痊愈,不过这次走火入魔令他元气大伤。就让他留在你这里吧。从今天开始,你每晚喂他服下莲三十六粒,需要调养九天,方可痊愈,这段时间内,一定不可让他情绪有太大的波动,否则,将修为大损。”

    荷仙姑惊喜交加的将吕洞宾紧搂在自己怀中,喜极而泣的道:“谢谢您,谢谢您师傅。弟一定会照顾好他的。”

    红光小时,似乎镇元大仙已经回去了。蓝灵儿睁大了眼睛看着海龙,海龙明显松了口气。脸上的汗珠津津而下。轻轻的拉了蓝灵儿一下,带着她小心的离开了荷花池畔。

    回到五庄观前殿,蓝灵儿拉着海龙的大手道:“你好厉害!这样也行。连伯伯都配合你们么?

    海龙苦笑一声,道:”精彩的你已经看过了,以后我们谁也不欠谁了。”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就走。蓝灵儿皱眉道:“你干什么去?”

    海龙叹息一声,道:“我去请罪。”说完,身形一闪,消失在蓝灵儿面前。蓝灵儿心中一惊,她这才发现,海龙的修为居然如此高深。

    海龙此时的心情极为低沉,虽然最后吕洞宾被镇元大仙及时救活,但他内心中却不断谴责着自己,是自己判断失误才险些造成吕洞宾形神俱灭的,如果镇元大仙没有及时出现,自己很难帮助荷仙姑救活吕洞宾,自己的良心又如何能安呢?

    来到当初赤莲带他所到的后殿中,海龙大步上前,站在那副山水画面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低着头道:“弟海龙,求见师伯。”

    镇元大仙的声音有些冷淡,“海龙,你来找我有什么事么?”

    海龙低着头道:“刚才荷花池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弟安排的,是弟的失误险些令吕大哥陷入万劫不复之境,特来向师伯请罪。”

    镇元大仙沉默了一会儿,道:“请罪?如果吕洞宾死了,你请罪有什么用?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不想怪你什么,不过,以后再做什么事时,都要三思而后行。洞宾和仙姑他们之间本来有夙缘这次也算是成全了他们吧。虽然你做错了事,但毕竟是出于好心帮助洞宾。”

    海龙脸上的肌肉牵动了一下,拜伏于地,道:“师伯,请您重重的责罚我吧,海龙心中不安啊我以后都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吕大哥。我真是混蛋,竟然拿他的生命来做赌注。我错了,师伯,请您责罚我吧。”

    镇元大仙淡淡的说道:“我说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尽管放心,洞宾不会责怪你什么,否则他也不算是我教出来的弟了,你去吧。”

    海龙激动的道:“不,就算吕大哥不责怪我,可是我自己的良心却无法安心,师伯,请您责罚我吧,不论是什么样的惩罚,我都愿意承受。”

    镇元大仙的声音依旧没有任何感情波动,“好了海龙,你不需要这样。你走吧,等洞宾起来后也该到人参果大会之期,或许。到时候你师傅也会来。这几天你要加紧修炼。”

    海龙缓缓起身,脸上流露出一丝茫然之色,道:“师伯,上回您说,在品果大会时会赐予我一颗人参果是么?我想,把着颗人参果让给吕大哥,就算是我做些补偿吧。虽然我知道,这并不能弥补我的过失。”

    镇元大仙的声音中多了些惊讶,“你想把人参果让给洞宾?你可能还不清楚人参果的功效吧。

    一颗人参果,足以令你增加数百年修为。如果你服用了,至少可以从现在的境界提升到大罗金仙的层次,你要想清楚了。”

    海龙没有任何优裕,毅然道:“师伯,不论人参果有多么珍贵,在我心中它也比不上吕大哥的性命,我已经决定了。”

    镇元大仙沉吟一会儿,道:“那好吧。你可以走了。”

    海龙有些疲惫的躬身向山水画行礼,道:“弟告退。”说完,转身向外走去。

    “等一下。”镇元大仙的声音叫住海龙。

    海龙回转身,道:“师伯您还有什么吩咐么?”

    镇元大仙的声音温和了许多,“海龙,我发现自己已经越来越喜欢你了。你的心性比我以前认知的要好许多。”

    海龙轻叹一声,道:“师伯,这并不是心性的问题。做错了事就要自己承担,如果我连这点勇气都没有,也不配做我师傅的弟了。”

    第二天清晨,海龙早早的结束了修炼,转身就向五庄观内跑去。六耳猕猴一把拉住他,道:“小,昨天晚上的情况怎么样?吕洞宾他真的……”

    海龙安然道:“别说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先去看看洞宾大哥,回来再跟你说。”说完,挣脱了六耳猕猴的手,朝荷花池方向而去。

    吕洞宾从朦胧中缓缓清醒过来,昨天晚上,当他神志还有最后一分清醒时,他听到了荷仙姑的哭声,那一刻,他的心真的好满足。睁开双眼,他看到的是空旷的房顶,喃喃的道:“我,我死了么?难道形神俱灭也有感觉不成。”

    “不,你没有死,师傅及时出现救了你。”荷仙姑温柔的声音响起,“洞宾,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吕洞宾心中先是一惊,兴奋之情迅速蔓延到全身,“仙姑,我,我真的没有死么?”

    荷仙姑抓住吕洞宾的大手,柔声道:“你没有死。你怎么这么傻,以你的修为,怎么会在修炼中走火入魔呢?”

    当初海龙教他的话都已经用完了,面对着一脸柔情的荷仙姑,吕洞宾顿时说不出话来。

    “洞宾,你什么都不用说了。你的心我明白,今后我再不会逃避你了。以后,就让我们一起修炼吧。”说到这里,荷仙姑俏脸上飞起两朵红晕。吕洞宾激动的道:“仙姑,你终于肯接受我,不生我气了么?”

    荷仙姑摇了摇头,道:“其实,我一直都没有真正生过你气,只是我的脾气太拗了,一直不肯正视自己的感情。我现在什么都明白了。”

    感受着荷仙姑的温柔,吕洞宾心中一片温馨,能得到她的认可,付出再多他都愿意啊!

    正在这时,海龙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吕大哥,我听说你受伤了,能看看你么?”

    荷仙姑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喃喃的道:“海龙的消息好快啊!我没把你受伤的事告诉别人啊!”

    吕洞宾流露出一丝尴尬的神色。道:“让他近来吧。”

    荷仙姑打开门,将海龙让了近来。海龙一进门,赶忙走到吕洞宾床前,关切的问道:“吕大哥你怎么样?”

    吕洞宾冲海龙眨了眨眼睛。道:“我没事,我现在好得很。仙姑终于肯接受我了。”

    看到吕洞宾一脸兴奋的神色,海龙顿时松了口气,心中的悔恨顿时减轻了几分,“只要大哥你没事就好。昨天晚上真是吓死我了。”

    一旁的荷仙姑惊讶的道:“昨天晚上?难道你也在么?”

    海龙心中一惊,知道自己说漏嘴了,再想补救也已经来不及,尴尬的看着吕洞宾,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吕洞宾叹息一声。道:“仙姑,事到如今,我也不想隐瞒你什么,昨天晚上我走火入魔是自己故意的。”当下。他将自己和海龙如何计划好的事说了一遍,将所有的事都揽到自己身上。“……就是这样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卑鄙。确实,为了得到你的芳心,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希望你能原谅我,我现在就走,不会再烦你了。”现在的他,已经有点心灰意冷了,挣扎着刚要起身。荷仙姑一个箭步冲到他面前,又将他按了回去。

    荷仙姑扭头瞪着海龙,道:“洞宾心地单纯。都是你教他这些坏主意,再有下次,看我饶不了你。还不快走。”

    海龙从荷仙姑眼中并没有看出责怪之意,他突然明白了什么,微微一笑,转身而去。

    吕洞宾楞楞的看着荷仙姑,道:“你,你不怪我么?”

    荷仙姑没好气的在他头上轻敲,道:“你这傻瓜,你的心难道我不明白么?你肯为我冒生命危险走火入魔,我还怎么会怪你。”

    吕洞宾心中大喜,抓紧荷仙姑的手,激动的说不出话来。荷仙姑赶忙道:“你别冲动,以免影响法力恢复,好好养身体,我们以后的日还长得很。”

    海龙在门外听着荷仙姑的话,心终于轻松了,他悄悄的为他们关好门,暗叹一声,默默的离开了。吕洞宾同荷仙姑这对有请人终于可以在一起。受到他们的感染,海龙对天琴和飘渺的思念不禁更深切了。可是,天琴现在却没有时间想他,正在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而努力着,她所面对的一切是事先怎么也没预料到的。

    妖界同仙界正好相反,永远都处于昏暗之中。怒喝声响起,火光展现,现出本体的火湫用自己的麒麟圣火将一只狼状妖兽的身体完全焚化,而天琴正用天魔刃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不断的喘息。

    虽然冥帝告诉他们这里只是妖界的最外围,但这里被他们杀死的树十只妖兽,至少都拥有着像金十三那样的实力。连续不断的攻击,今天琴和火湫只能忙于应付,无奈之下,两人找到一处山崖,守在一块凹陷处,轮流对付不断冲击过来的噬血妖魔,这才勉强坚持下来。

    天琴的修为比火湫差了不少,此时半蹲在地上,不断的调息着。周围森然妖气不断的律动,天琴一边喘息,一边按照冥帝传授的冥魔**调息着体内的法力。

    妖界中似乎随处都充满了妖兽,尤其是火湫身上有着神兽的气息,更成了众矢之的,她的攻击越强烈,招惹来的妖兽也就越多。幸好,围困他们的妖兽虽然不少,但不论什么形态的,修为都差不多,这才让他们能一直支持下来。

    火湫巨大的身体落在天琴身前,愤怒的低低咆哮着,两只巨大蜥蜴正缓缓向他们这个方向爬过来,这两只蜥蜴的出现,使周围的妖兽都退到一旁,显得很畏惧似的。火湫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扭头向天琴道:“小心,这两个可能很不一般。”

    天琴此时气息已经调匀了,冥魔**确实非同一般,这种特殊功法完全是由内而外的,虽然才刚刚开始修炼,但已经渐渐显露出了起优越性,冥魔**现在体现最有用的地方。就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天琴的法力。站到火湫身旁,天琴沉声道:“姐姐,这些家伙都不是特别强大,但是数量太多,这两头大蜥蜴由我来解决。你注意周围那些。”

    火湫点了点头,自从天琴有了天魔刃之后,总体修为虽然仍不如她,但也已经相差不远了。又休息了一段时间,对付那两只蜥蜴应该没什么问题。

    两只巨大的蜥蜴身上散发出灰色的光芒,幽绿的色的双目中凶光闪烁,长长的舌头不断吞吐着从正面给天琴带来了强大的压迫力。

    天琴眼中闪过一道寒芒,右手中紧握的天魔刃斜指地面将自身的法力不断的注入其中,一股黑色的气流瞬间遍布天琴全身。那森然的邪恶之气连火湫都不禁向一旁退出几步。两只巨大的蜥蜴似乎有所畏惧似的停止了前进的步伐,低声咆哮着。

    突然,左边的蜥蜴大口张开,一蓬灰色的气体瞬间膨胀,朝天琴罩来,其中蕴涵的腥臭这之气令人闻之作呕,天琴动了。她没有闪躲,身随刃走,喝道,天魔噬魂。天魔刃的锋锐瞬间爆发,无数丝线般的黑色气流骤然爆发,直接扎入了灰色气流之中,噗噗声响起,黑色丝线所过之处灰色气体纷纷消融。即使冲到天琴身前的也都被阴阳逆天宝镜散发出的银色光芒隔绝在外。另一只蜥蜴在这时动了,它显然同先发动攻击的那只蜥蜴配合时间很长,身体向右蹿出,然后猛的冲向天琴,大口张开,向天琴噬来,正在这时,天琴的身影突然消失了,没有任何预兆地消失了,空中的黑线剧烈的扭动起来,竟然在转瞬间将扑来的蜥蜴缠绕其中,嗡鸣声响起,闪烁着七色光芒的光刃重重的砸在这只蜥蜴头上,上声凄历的惨呼声中,绿色的血液飞溅,这只蜥蜴有大半个头颅都被斩下来,正是九仙琴发威。

    天琴身影在现时已经出现在最先攻击的蜥蜴身旁,天魔刃如同黑色闪电般带着丈许长的黑芒直掼而下。蜥蜴的巨大身体此时显得是那么碍事,同伴的死已经激发了它全部的怒火,身体瞬间扭转,巨大的尾巴竟然脱体撞向天琴。

    天琴心中一惊,手上天魔刃威国已经爆发了,充满爆炸性的魔力瞬间膨胀,那巨大的尾巴被天魔刃绞的粉碎。但是,粉碎的尾巴后,跟随而来的是一张巨口,那长长的舌头向天琴腰际卷来,如同利刃般的牙齿带着浓浓的灰雾咬向天琴的身体。

    天琴手中的天魔刃已经斩出此时正是旧力已去,新力未生之时,就在这时,天琴做出了一个极为怪异的举动,左手上光芒闪烁,九仙琴骤然出现,她竟然将九仙琴扔进了蜥蜴的大口,蜥蜴微微楞了一下,冰凉通透的九仙琴已经滑入腹中,趁此机会,天魔刃法力再聚,黑色光芒化为一道匹链,带着强大的攻击力将蜥蜴的巨舌从中割断,喷洒而出的绿血液完全补逆天镜的银色的光芒所挡,天琴飘身而起,躲过了随后而来的巨口。两道黑色的身影从四周扑起,直取空中的天琴,那是两只狼形魔兽。天琴看也不看它们,手捏法决,十指不断的变换着。眼看两道身影就要扑到天琴近前时,怒吼声响起,两颗巨大的火球迎上了它们的身体,那不是一般的火,而是至热的麒鳞圣火。来不及发出惨叫,那两只狼形妖兽已经化为了灰烬。

    地面上的蜥蜴身体完全停滞了。一首如同金戈铁马般的乐曲从它体内发出,周围的其他妖兽都楞住了,停止了即将发动的攻击,所有目光都集中在那只大蜥蜴身上。

    天琴的面庞上流露出一丝残酷的笑容,美眸中寒光一闪,十指猛的张开,再用力一收。嗡,清脆的琴音响起,大蜥蜴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停滞了似的,轰,它那无比坚韧的身体竟然瞬间炸的血肉横飞,一团银色的光芒破体而出,转瞬间飞到了天琴手上,竟是琥珀般的九仙琴。天琴并没有,因为大蜥蜴的死而停止自已的动作,天魔刃在她手上消失了,她的右手抓住第八根黑色的琴弦,左手快速在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琴弦上弹动着,一首悠扬的乐曲响起,以天琴为中心,不断传入到周围的近百妖兽耳中,天琴的乐曲越弹越急,铮铮之声犹如一个巨大的禁制一般向外扩展着,将这近百妖兽全都囊括其中。

    火湫耳中响起天琴有些虚弱的声音,姐姐,快,我用九仙琴加强了绝对空间的效果,这些妖兽暂时动不了,也防御不得,快杀。

    火湫早已经不是悲天悯人的圣兽,巨大的麒鳞身体闪电般扑了出去,她没用麒鳞圣火,因为那是非常耗费法力的,无法让她攻击更长的时间,巨大的前爪成了她最好的武器,顷刻间,无法防御的妖兽已经有近十个毁灭在她爪下。

    天琴也没有闲着,以便弹奏着乐曲,她的令一只手不断重复着松开拉起的过程,第八弦寂灭不断散发出一道道黑色的光芒,虽然妖兽们本身的防御力很强,但在天琴不惜耗费法力的攻击下,它们的身体一个一个的被肢解了终于,在天琴和火湫的全力攻击之下,这近百只妖兽完全化为了一地血肉,当火湫杀死最后一头妖兽之时,天琴再也坚持不住,九仙琴回到体内,她的身体如同陨星一般坠落下来,先前所做的一切,已经耗尽了她全部法力。

    火湫重新变回了人形,轻巧的将天琴接了下来,两人修为不属同类,她也不敢为天琴输入法力只得飞身返回了峭壁的凹陷处。

    天琴丰满的胸膛前不断的起伏着,虚弱的道,这下我们应该能安静一会了,你扶我坐好,咱们都必须赶快恢复法力,用不了多长时间,妖兽一定会再出现的火湫点了点头,迅速在凹陷处布下层火系禁制,扶好天琴,两人在最短时间内进入了修炼状态为了生存下去,在危机的考验下她们修为进步的速度绝不是平常自行修炼可以比拟的,妖界的历练,从现在才真正的开始了,这片一望无际的黑暗世界中,还有什么地等待着她们呢?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