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天魔刃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天琴伸出右手向那天魔刃抓去,刃柄很凉,一股通透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无与伦比的强烈邪气瞬间从刃身中传入她体内,天琴只觉得全身一震,身体已经被一层黑雾笼罩在内。邪气不断的侵蚀着她的身体,恐惧感令天琴不禁惊呼出声。

    冥帝手上弹出一道黑芒,没入天魔刃之中。与此同时,天琴体内的邪丹处涌出一股温暖之力。将她的神识和中央部位全部保护在内,使邪气无法入侵。冥帝弹出的黑色光芒一没入天魔刃中,那肆虐的阴邪之气顿时缓和了一些,冰凉感顺着天琴的手臂的静脉循环了一周后,一切归于平静之中,但天琴已经出了一身冷汗。以她的修为都险些控制不住这一件法器,可见天魔刃邪力之强,已经到了相当与金箍棒那样的境界,甚至更难控制,看着那黑色的刃身,天琴手腕轻颤,天魔刃在空中划出一道微小的弧线,只见刃身所过之处,空气纷纷扭曲,似乎在闪躲天魔刃的邪恶似的。天琴心中升起一丝冲动,她现在真想全力发动天魔刃劈出,看看这件冥界圣器的威力究竟达到什么程度。

    冥帝道:“天魔刃有固定的控制法门,你收好这个石盒,同你的朋友可以离开了。我会用神力送你们到妖界去。在那里,将完成你们的试练之行。”他的双眼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似乎妖界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去处似的,但是,那真的是美好的地方么?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天琴惊讶的道:“妖界?真的有妖界的存在么?”她心中充满了疑惑,在她认为。妖界应该是冥界的一个部分而已。

    冥帝点头道:“妖界一直就是存在的。所谓两道六界,指的就是仙界、佛界、人界、以及我们冥界、妖界、畜生界。其中,最低的是畜生界,其次就是人界。而妖界,则是我们冥界附属地一界,在必要时,我有调动妖界全部力量的能力,那里生存着各种各样强大的妖兽,在那里只有弱肉强食,妖界中除了一些妖王级别的妖兽能拥有一些智慧以外。普通的妖兽都是非常笨拙地,他们只有着生存的潜意识,普通人到那里根本无法生存。我会用我的大神通将你们传送到妖界的边缘地带,那里地妖兽都是比较弱小的。如果你们想返回冥界之中,就必须要经过不断的修炼和杀戮,从妖界的最外围杀到中心地带。降服那几大妖王后,站在妖界中央的妖王塔顶,我自然回将你们传送回来,天琴,作为我的继承者,你必须要征服所有地妖兽,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完成的。有一点我要事先声明,在那里没有谁能帮助你们,及时我是师傅,也不会帮你。这是对你的一次考验,不论多长时间,只要你能活着回来,今后我就必然会将冥界之主的位置传给你。在杀戮妖魔的同时,你一定要收住灵台处一点清明。本来我还有些不放心你自己去,但有仙兽只王麒麟相助,我想。你们无非是进度慢一些,但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麒麟姑娘,那几位妖王的实力,应该同你父亲全盛时期差不多,你们自行努力吧。”说完,不等天琴发问,石盒上地光芒骤然收敛,冥帝的影像小时了,石盒重新飞入天琴怀中。正当天琴想和火湫商量一下的时候,周围的空间急剧的扭曲起来,火湫勉强凝聚法力,将身体融入天琴体内,眼前一暗,他们的意识同时消失了。耳中回荡着震慑心魄的魔音。

    冥界至高无上的冥殿之中,冥帝缓缓睁开双眼,周围空无一人,他那苍老的面庞上闪过一抹青色,脸上露出狠厉的神色,“如来,你这老秃驴不知道死了没有,你放心,没得到你死的消息之前,我一定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的。哼,你以为打倒我就能打倒整个冥界么?你别妄想了。就算我死了,也会有一和新的冥界帝君统治冥界强大的力量。天琴,我知道,你是不会让我失望的,其实,你最吸引我的,是心中的执念。有你丈夫牵引着你的心,不论遇到多大的困难,你都一定能活着从妖界回来。我相信自己的眼光。驾御仙界圣兽的冥君,将会是一翻什么样的景象呢?仙帝,我真想看看,当你见到天琴带领我冥界大军杀入天宫的表情,哈哈,哈哈哈哈。”

    从入定中清醒过来,海龙活动着有些僵硬的身体,来到五庄观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一直跟六耳猕猴一起守卫在五庄观大门处。五庄观中人不多,只有不仙和一些普通的道童,据铁拐李说,镇元大仙的弟们都云游于外。很少会回来,不过,不久之后的人参果大会,他们应该会回来帮忙的。海龙同八仙已经混得熟悉了,知道八仙分别是铁拐李,汉钟离,吕洞宾。蓝采和,韩湘,张果老,曹国舅和何仙姑。八人性格各异,但彼此间的情谊却极为深厚。一想起吕洞宾海龙就想笑,那家伙正是个情痴,自从自己教了他那个办法后男他竟然真的不再理睬何仙姑了,不过,自己这个办法也只是理论上成立而已,至于是否真的有效,海龙自己也说不好,一切只能看吕洞宾的运气了。

    经过这些天的修炼,海龙对太乙真法的了解又深了几分,现在已经基本熟练的操纵太乙真法和乾坤一袖了。但是,这可苦了六耳猕猴。海龙现在的修为在六耳猕猴之上,而乾坤一袖足以将比自己修为高一点的对手装进去,六耳猕猴自然成了海龙最佳的试验对象,每天被海龙装进袖中,再放出来,再装进去,海龙的法决越来越熟悉了,但六耳猕猴也让他弄的晕头转向。通过不断的练习,海龙发现,这乾坤一袖的成功率是非常高的,对付比自己修为低的人,成功几率竟然接近百分之百,至少到现在,他在六耳猕猴身上使用还没有失败过。

    六耳猕猴看到海龙从入定中清醒过来,一摆手中的棍,警惕的道:“你小别过来,我刚好一点,可不想再晕了。”

    海龙嘿嘿一笑,道:“六儿大哥。其实这也是一种**(看不到)啊!装到袖里有什么不好,看在我陪你这么长时间的份上,你就成全小弟吧。”

    六耳猕猴没好气的道:“你少来。你怎么不找铁拐李他们去。以你和他们差不多的法力,应该能成功的。”

    海龙苦笑道:“我又不是没试过,当时铁拐李大哥差点没把我吃了。他羡慕得不得了。说师伯一直不肯将这绝学传授给他们,没想到却传给了我,看着他那凶恶地眼神我就害怕,还是你最善良,所以,就由你来吧,好不好?”

    六耳猕猴坚定地摇着头,“你少来,我才不会让你再装我了。打死我也不干。”

    海龙嘿嘿笑道:“真的吗?你看这是什么?”手指上青光亮起,乾坤戒中顿时飘飞出一个葫芦,葫芦越来越大。放大到同上次那个一样大小时轻飘飘的停留在海龙手上。六耳猕猴眨了眨眼睛,吃惊地道:“你。你身上还带有酒么?”

    海龙得意道:“那是当然了,怎么样?想喝吧,如果想喝的话,就让我装一百次,这酒就归你了。六耳大哥,小弟的乾坤一袖正练习到兴头上。为了小弟的前途,你就委屈委屈吧。”六耳猕猴似乎浑然忘记了自己先前地坚决,吞咽了一口吐沫作出大无畏的样。道:“好吧,看在你是我兄弟的分上,就让你装个一百回,不过,说话要可算数,等你装完了之后,这葫芦酒就归我一个人独享,我要是慢慢喝的话应该能喝很长一段时间呢。”他哪里是看在兄弟份上,完全是看在眼前美酒的面才答应地。

    就在海龙想开始今天的练习时,远方一朵淡绿的的祥云飘然而至,转瞬间,已经到了五庄观门口,海龙吓了一跳,赶忙将酒葫芦收了起来,由于几天练的习惯了,下意识身形前飘,口中法决念动,大袖一摆,朝那绿色祥云整体罩去。

    惊呼声响起,对方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顿时被海龙罩个正着,海龙这还是第一次将前苦役修用在别人身上,没想到如此轻易的就成功了,顿时心中大喜,刚要向六耳猕猴显摆显摆,却发现六耳猕猴的脸色变得铁青了,焦急的扑向自己,“快,快把她放出来,你想死么?那是主人最疼爱的小侄女。”海龙吓了一跳,赶忙催动反向法决,大袖一抖将那人放了出来。

    “是谁,是谁用乾坤一袖罩我。”愤怒的娇叱声响起。绿色的身影出现在海龙面前。那是一名身材娇小的少女,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背后,一身水绿色长裙,白皙的皮肤衬托着一双精灵的大眼睛,容貌极美。尤其是眉宇间那一股英气,更是给她整体增添了几分动人之色。

    少女四下看着,海龙也跟着四下看,装傻道:“谁,是谁刚才出手,我怎么都没看清。”

    少女这才发现了海龙,秀眉微皱,道:“你是什么人?以前我怎么没见过你。”

    海龙摆出一个自以为很帅的姿势,微笑道:“大小姐你好,在下海龙有礼了。我是逢师傅之命,前来看望师伯镇元大仙的。”

    少女上下大量了海龙几眼,流露出一丝不屑的神色,道:“我伯伯是你师伯吗?刚才是不是你偷袭我的?”

    海龙大头连摇,道:“不,不,再下修为低微,一看姑娘就拥有着大罗金仙以上的实力,我又怎么可能偷袭得了你呢?刚才我只看到一条黑影突然出现,呼的一下,眼前一黑,你就消失了。然后又呼的一下,那黑影跑了,而你又出现在这里。或许,是大仙同你开个玩笑吧。”其实,他早已经看出,这少女的修为还不如自己,但谁不喜欢听人说自己修为高呢?为了掩盖自己的过失,他只得说上几句好话少女半信半疑的看着海龙,海龙的恭维显然起到了一定作用,使她的脸色好看了许多。扭头向六耳猕猴道:“死猴,他说的是真的么?”

    六耳猕猴强忍着笑意,道:“是,是,刚才我也看到一条黑影闪过,不过是谁我就没看清楚了。蓝小姐,你就别生气了。”

    少女冷哼了一声,道:“你被人偷袭不会生气吗?别让我知道是谁,否则,有他好看的。”说着,在地上垛了下脚,这才走进了五庄观。

    看着少女消失的背影,海龙松了口气,倒:“吓我一跳。六耳大哥,师伯真的很宠爱这个什么蓝小姐么?看她刁蛮的样,真讨人厌。”

    六耳猕猴嘿嘿笑道:“她讨厌?我看,当初你刚进如连云宗的时那没大没小的样比她可讨厌多了。你不知道,蓝小姐的身份非同一般,而且非常会讨大仙高兴,所以在这里可是很受宠爱的,不光是大仙,就连大仙那些修为高深的底们都将她当公主一样捧着。”

    海龙挠了挠头,尴尬得道:“六耳大哥,当初我真的有那么讨厌么?”

    六耳猕猴道:“是不是很讨厌,等你以后见到飘缈问问她就知道了。飘缈的脾气也真是好,居然愿意容忍你。要换做是我,就算不把你逐出师门,也要将你禁制个几百年。”听了六耳猕猴的话,韩龙心中产生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回想着以前自己的所作所为,他不禁汉然。是啊!自己在修真界的时候,除了弘治、小精灵、天琴、飘缈以外,恐怕就只有喜欢上自己的女孩对自己还有些好感吧。原来自己竟然是一个人见人厌的人。不我不能再这样。我一定要改变自己,至少不要让人讨厌我。

    六耳猕猴看着海龙若有所思的样,不禁道:“你怎么了?你干么呢?别这样,快把酒拿来,我让你装一百次就是了。”

    海龙从思绪中清醒过来,笑道:“想喝酒可以,那你先告诉我,刚才那位蓝小姐到底是什么身份。”

    六耳猕猴道:“这个简单。蓝小姐是菩提老祖的嫡亲孙女。菩提老祖虽然不像大仙在仙界中威望那么大。但他所在的方寸山三星洞也是门人弟无数。最有代表性的,就是你师傅孙悟空了。你现在所会的七十二般变化,就是当初菩提老祖传授给你师傅的。只不过你师傅现在的神通更在菩提老祖之上,但论起辈分来,你还是菩提老祖的徒孙呢。你师傅对于菩提老祖可是尊敬有佳,在仙界中,菩提老祖是唯一一个不会被你师傅叫为老倌的人。蓝小姐的名字叫灵儿。大仙一般都爱叫她小精灵。够详细了吧。快,拿酒来。”

    海龙将酒葫芦给了六耳猕猴,心中不断的思索着,蓝灵儿,菩提老祖的孙女,怪不得会这样,看来,这丫头自己还真是得罪不得。

    “成功啦,我终于成功啦。”吕洞宾兴冲冲的跑了出来,一脸难以掩饰的兴奋之色,连他那柄纯阳剑都没带着。他飞身到海龙身旁,双手抓住海龙的肩膀,喜道:“好兄弟,你那计策真是灵验,为兄终于成功了。”

    海龙心中兴奋大增,道:“怎么?荷仙姑去找你了?”

    吕洞宾点了点头,兴奋的道:“就在刚才,我正在自己的房间中修炼,荷仙姑她亲自来找我了,这么多年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呢。一看到她来了,我赶忙按照你当初教我的,对她爱搭不理的。她似乎秀委屈似的,半天也没说几句话。最后撂下一句让我今晚三更到荷花池找她就跑掉了。好兄弟,你快教教我。今天晚上我该怎么办才好?”现在他可是把海龙当成了救命稻草。

    海龙微微一笑,道:“吕大哥,你别着急。距离晚上还早的很嘛。其实,我建议你今天晚上不要去见她。现在她既然肯来找你。证明她心中对你存有思念之情,你再抻她一天,明天她再来约你时,你再跟她出去。我想,你就能大功告成了。”

    吕洞宾有些迟疑的道:“今天晚上我不去见她么?可是,这样真的行么?”

    海龙道:“当然行了。明天她要问你为什么没去,你大不了就告诉她,因为入定耽搁了,不就行了。”

    吕洞宾毅然道:“好。我听你的,好兄弟,哥哥这事若然成功,一定忘不了你的好处。我先去酝酿酝酿感情。”说着,飞也似的跑了。

    六耳猕猴失笑道:“这个吕洞宾,真是情痴,就冲他这执着的样。荷仙姑也早晚会被他打动的。我说海龙,你那办法真的行么?”

    海龙摇头晃脑的道:“我乃天下第一情圣,办法当然管用了。如果吕大哥今天晚上去赴约,他们之间的关系顶多比以前拉近一些,如果换做明天,荷仙姑说不定在患得患失的心理下,会以身相许哦。嘿嘿,那时候吕大哥可就要更感激我了。”

    六耳猕猴没好气的敲了海龙头一下,道:“吕洞宾才没有你思想那么龌龊,都说过了,人家是精神上的爱恋,哪像你,简直是一种马。”

    海龙不怀好意的看着六耳猕猴,喃喃念动两句咒语,大袖一挥,骤然将他罩了进去。嘿嘿冲袖坏笑道:“六耳大哥,你答应我的一百次要开始了哦。”可怜的六耳猕猴为了一葫芦美酒,又开始了一天的苦难。

    第二天一早,海龙刚从入定中清醒过来,就迎来了怒气冲冲的吕洞宾,“海龙,都是你教的好办法,完了,这下完了。”

    海龙一楞,道:“吕大哥,你这是怎么了?难道昨天晚上你没听我的去赴约了么?”

    吕洞宾微怒道:“就是听了你的没去赴约才麻烦。今天一早荷仙姑就双目通红的来找我,她说她在荷花池等了我一夜都没等到人,再也不理我了。她很秉性刚烈,向来说一是一,完了,全完了。”一边说着,他痛苦的坐在地上捶着自己的头。

    海龙尴尬的看向六耳猕猴,六耳猕猴回给他一个戏谑的眼神。咳嗽一声,海龙坐到吕洞宾身旁。“吕大哥,其实这也并不是什么坏事。荷仙姑这么说,证明她还是很夏你的。这样吧,今天晚上你主动去找她,我再教你几招,你照我的话去做,肯定能化险为开始使用的。”说着,海龙伏在吕洞宾耳边低声说着什么。六耳猕猴竖起耳朵想偷听,但海龙早已经用禁制封住了声音,他什么也没听到。

    听完海龙的话,吕洞宾抬起头,疑惑的道:“这样真的行么?”

    海龙心道,死马当活马医吧。嘴上却说:“相信我,一定没问题的。到时候我隐藏在暗处给你助阵,绝不会有什么危险。如果失败了,你拿我是问。”吕洞宾点了点头,道:“现在也只有这样了。海龙兄弟,你吕大哥今后的幸福可就全看你的了。为了荷仙姑,我拼了如果失败的话,你也用不着做什么,就让我那么去吧。”说完,步履蹒跚的离开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

    六耳猕猴凑到海龙身旁,道:“刚才你又教了吕洞宾什么锼招儿,你可别让人家一对有情人劳燕分飞啊!”

    海龙嘿嘿笑道:“不会拉,我这办法有八成把握能成功。只是吕大哥要受些苦而已。”

    六耳猕猴道:“那你快说来听听,也让大哥我帮你分析一下。”

    海龙摇头道:“法不传六耳,不说。刚才你用不悄的眼神看我我可看到了。还想知道我的办法么?”

    六耳猕猴的好奇心已经被勾了起来。赔笑道:“说吧,只要你告诉我,今天我还陪你乾坤一袖,好吗?”

    海龙眼睛一亮,道:“这可是你说的,说话算数。”

    六耳猕猴道:“那当然了,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过。快说。”海龙这才低声将自己刚才教给吕洞宾的办法说了一遍。听完海龙的话,六耳猕猴惊讶的道:“不是吧,这样也行?”海龙嘿嘿一笑,道:“当然没问题了。来吧,六耳大哥,咱们开始了。乾坤一袖……”

    仙界中虽然没有夜晚,但经过六耳猕猴的教导,海龙已经知道,每当空中的仙灵之气减弱时就相当于人间的夜晚来临了。将体内两种法力高速到最佳状态,跟六耳猕猴打了声招呼后。他小心翼翼的潜入了五庄观之中。刚没走几步,突然,耳朵上一疼,不知道被谁拉住了“哎哟,好疼,快轻一点。”海龙痛呼出声,向自己身旁看去,只见蓝灵儿虎视眈眈的看着她,一脸气呼呼的样看上去格外可爱。海龙尴尬一笑,道:“原来是蓝姑娘,你这是干嘛,我们远日无怨,近日无仇,我可怜的耳朵啊。”

    蓝灵儿怒道:“谁说我们没有冤仇。我已经见过伯伯了,那天明明就是你用乾坤一袖罩的我,还编谎话骗我,我看今天饶的了你。”

    海龙苦笑道:“小姑奶奶,你轻点。那天我以为是敌人来袭才出手的,不是故意要偷袭你。你就饶了我吧。”

    蓝灵儿眼中闪过一丝狡慧的光芒,海龙大呼上当,以镇元大仙的身份怎么可能揭破自己的谎言呢明明就是这丫头在诈自己,而自己竟然上当了。果然,蓝灵儿的手更用力了一些,道:“好哇,果然是你。今天不让你知道我蓝灵儿的厉害,我就不姓蓝。”

    海龙脱口而出道:“那你跟我姓海好了。”蓝灵儿俏脸一红,轻啐一声,道:“谁和你姓海,你说怎么办吧。你要赔偿我那天的精神损失。”

    “好,好,我陪你就是了。你先松手,我的耳朵要掉了。”无奈之下,海龙只得求饶,在五庄观他可不敢和镇元大仙庞爱的侄女动手。

    蓝灵作松开手,道:“好,那你说怎么陪吧。如果我不满意的话,就把你的耳朵揪成门口那死猴的样。”

    海龙揉了揉火辣辣的耳朵,灵机一动,道:“那这样好了。我带你去看一件好玩儿的事,算做补偿你吧。”

    蓝灵儿眼中一亮,他就是因为方寸山太闷才跑到五庄观这边来散心的,海龙的话正好触动了她,“好吧,要是不好玩儿可不算数哦。”

    海龙心中暗道:“吕大哥,小弟可不是故意要揭露你**的,实在是被这小魔女逼的没办法了。冲蓝灵儿道:“待会儿你只要看着就行,可千万别出声儿。”蓝灵儿不耐烦的道:“我知道了,快走吧。要是你再敢骗我,我就让你好看。”说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变出了一条蓝色的丝线,捆上了海龙的腰间,似乎是预防他逃跑的。

    海龙带着蓝灵儿小心翼翼的来到了荷花池附近,这里一片幽静,荷花池中水清见底,偶尔有几层七彩锦鲁游过,说不出的写意。海龙带着蓝灵儿隐藏在一块大石头后面,缓缓蹲了下来,蓝灵儿问道:“难道你就带我到这里看荷花么?”

    海龙向她作出一个噤声的手势,传音道:“你别急,等会儿好戏就要上演了。”算算时间,吕洞宾也差不多应该来了。

    在八仙中,惟有荷仙姑有这么一片单独修炼的地方,她不但要自己修炼,还要照顾这一片荷花,在仙灵之气的孕育下,仙界中的荷花是始终甚放的,结出的莲更是有很好的滋补效果。阵阵荷花香气传入海龙与蓝灵儿的鼻端,先前还有些不耐烦的蓝灵儿也渐渐的沉静下来。

    身影一闪,吕洞宾适时出现在海龙和蓝灵儿眼前,蓝灵儿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扭头看向海龙,海龙没有说话,冲着吕洞宾的方向努了努嘴。

    吕洞宾显得有些犹豫,四下看了看,深吸口气,向荷花池畔那间小屋前走去。走到门前,他站住身形,咳嗽了一声,道:“仙姑,洞宾求见。”听了他这句话,海龙差点笑出声来,这也是见自己喜欢女人的样么?他老这么客气,怪不得无法捕获荷仙姑的芳心。

    冷淡的声音从房间内传出,“你走吧,我说过,以后都不想再见你了。对于一个无信之人,我不悄与之为伍。”

    吕洞宾脸上流露出尴尬之色,道:“仙姑,你听我解释,昨天我修炼时突然领悟到太乙真法中的一个妙决,一时间沉迷其中不可自拔,所以才耽误了与你会面的时间。为兄今天不是来向你赔罪了么?你就给我一个机会吧。”

    蓝灵儿向海龙传音道:“洞宾大哥今天怎么口齿伶俐起来,以前他见到荷仙姑姐姐时经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

    海龙得意的挺了挺胸膛,传音道:“这些都是我教他的,在这方面,我可以做他师祖了。”

    蓝灵儿眼神怪异的看了海龙一眼,将目光重新转向木屋前的吕洞宾。木屋中没了声音似乎荷仙姑不悄于回答似的。吕洞宾叹息一声,盘膝坐于地上,道:“仙姑,如果今天你不肯见我,为兄就坐在这里不走了。难道咱们兄妹多年之间的情分,就因为我失约而消散了么?”

    他的话似乎起了一定作用,木屋中的荷仙姑道:“兄妹情分?往常你天天都会来此见我,可这些天以来,你却始终没有出现。昨天,我主动去找你,你却始终不愿意理睬我,晚上更是失约令我白等一晚,这就是你说的兄妹情分么?”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