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镇元大仙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惊讶的道:“你怎么知道?难道仙界中只有六儿前辈一个是猴体么?”

    赤莲微笑道:“那倒不是,只是我熟悉的,就只有他了。六耳师弟是负责给我师傅守门的。我刚从师门出来,正准备回自己那里去。既然你要找六耳,我就带你过去吧。”

    海龙闻言大喜,“那就多谢姐姐了,这下就省得我到处乱闯。”

    赤莲微笑道:“你这么姐姐长,姐姐短的叫着,我怎么能不帮你一把呢,你这孩还挺讨人喜欢的。而且修为也不弱,到了我师门,如能蒙师傅指点你一翻,或许你经过修炼,很快就能成为大罗金仙一级的仙人了。”

    海龙楞了一下,以前他曾听六耳猕猴说过,他的主人同自己师傅斗战圣佛孙悟空是结拜兄弟,那这么说,自己前去,正可以求教一翻了。这位拥有大神通的仙人,法力一定远在那些天君之上了。当下,摆出一副恭敬的模样,向赤莲道:“姐姐,我还没请教您师傅的称号呢?”

    赤莲微笑道:“你既然是六耳的朋友,难道他没有告诉你么?”

    海龙摇了摇头,道:“没有,当初我们是在人界相识的,承蒙六耳前辈看重,对我有极大的恩惠。当初他惟恐怕触及天条,所以只说自己的主人是拥有大神通的,却不敢直呼其名讳。还要请姐姐教我。”

    赤莲正色道:“我师傅,乃是仙界中地仙之祖,号镇元大仙。自天地鸿蒙之时就已经得道。现在的九大天君、三**罗金仙以及许多修为不弱的仙人都是他老人家的门生。在仙界中。只要我们自称为五庄观镇元大仙门徒,任何仙人都要让我们几分。师傅的威名足以同原始天尊相比。

    她的俏脸上充满了崇敬之色,显然对镇元大仙的尊敬是完全发自内心的。

    地仙之祖?海龙心中暗凛。这镇元大仙真的有那么厉害么?上下大量了赤莲几眼。眼中一亮,海龙道:“姐姐,你也拥有大罗金仙的修为吧。”赤莲微微一笑,道:“姐姐在三**罗金仙中添座十九位。”

    怪不得她能轻易救下自己,原来是一位大罗金仙,海龙微笑道:“姐姐,那咱们快走吧。我也想快拜见一下镇元大仙他老人家。”

    赤莲脚下红云飘荡而起,带着海龙升入空中,“一切要看缘分。不需过于苛求,师傅肯不肯见你,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五庄观,六耳猕猴刚将前院扫完,正闲得无聊的坐在大门旁。自从他重新升入仙界之后。他对现在的生活更加珍惜了。不论做什么都极为小心,惟恐稍有触犯门中的规矩。这些日以来的修炼让他已经进入了天一初期的修为,镇元大仙曾经说过,只要他能修炼到大罗金仙境界。就正式收他为弟,以后再也不用他守们了。为了这个目标,六耳猕猴正在不断的努力着。正在六耳猕猴昏昏欲睡之时,他突然看到远方一片红芒朝五庄观大门的方向飞来,心中一凛,赶忙用法术引出自己的棍,当初经过孙悟空的指点,他也学会了几招千钧棒法,虽然没有金箍棒,但威力也绝对不小。红芒渐渐清晰,感受到对方熟悉的气息,六耳猕猴顿时松了口气,收起棍站到一旁“赤仙,你怎么又回来了?”

    赤莲飘身而落,微微一笑,道:“老猴,我回来是因为你啊!你的朋友到这里来找你了。”

    “朋友?在哪里?我哪儿有什么朋友啊!仙取笑了。”六耳猕猴疑惑的看着赤仙周围空空如业的淡淡红光。

    一只如同苍蝇般的生物从赤莲头上飞起,“六耳前辈,是我啊!”苍蝇的身体在赤莲和六耳猕猴惊讶的注视下缓缓变大,赤莲赞道:“好仙法,海龙,你这变化之法是跟谁学的,如此自然,真是不容易啊!。”

    六耳猕猴楞楞的看着海龙,“你,你是海龙?”

    海龙用力的点了点头,道:“是我,六耳前辈,真的是我啊!我已经成功度劫升仙了。特意前来看你的。”再次见到六耳猕猴,海龙心中说不出的激动,当初,如果不是六耳猕猴,就没有他的今天,六耳猕猴在海龙心中的地位仅仅次于他师傅孙悟空而已。

    六耳猕猴抓住海龙的双臂,猴目通红的道:“好,好,海龙真是有出席了,也不枉我在你身上的努力。真没想到,你升仙的速度居然如此之亏快。”海龙动情的道:“前辈,这都是拜你所赐啊!如果没有您的帮助,就绝对没有今日的海龙,请您受我一拜。”说着,海龙后退两步,扑通跪倒在地,恭敬的向六耳猕猴行起了三拜九扣大礼物。六耳猕猴本想阻拦,但他却发现,自己发出的法力一接触到海龙,就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消失不见。转眼间,海龙已经恭敬的完成了他的礼数。

    赤莲微笑道:“老猴,所谓一代新人胜旧人,海龙的修为更在你之上啊!你们先叙旧吧。我去见师傅,看看他老人家是否愿意见海龙一面。”说完,他莲步轻移,红光闪烁间,消失在海龙和六耳猕猴眼前。

    六耳猕猴搀扶起海龙,突然一掌向他胸口拍去,海龙楞了一下,左手横于胸前,挡住了六耳猕猴的攻击。噗的一声轻响,海龙巍然不动,六耳猕猴却退了一步,点了点头,他欣慰的道:“赤仙说得是,你现在的修为已经在我之上了。虽然仙界无甲,我并不知道你在人界中修炼了多少年,但想来不会超过两千年吧,能有现在这样的修为,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快,把你的经历给我讲讲。”

    六耳猕猴在仙界的生活还是很枯燥的,平日里难得有人会同他说话。此时见到海龙,在兴奋的心情下自然想多了解一些人类世界的现状。

    海龙口齿伶俐,当下,绘声绘色的开始向六耳猕猴讲起了自己的经历。六耳猕猴在他的讲述影响下,脸上不断变换着喜怒哀乐的情绪。海龙刚说到自己参加完神州正道七宗新人大赛之时,红光一闪,赤莲已经回来了。

    微微一笑,赤莲道:“看你们聊得还挺开心,不过师傅请海龙去后堂见他。等见完师傅后,你们再叙吧。”

    六耳猕猴楞了一下,道:“仙,你是说大仙肯见海龙么?他,他不是很久不见客了?哦。我知道了。一定是因为这样。海龙,你先去吧。如果你能得蒙大仙的赏识,对你今后的修炼,将有着极大的好处。自己要把握住机会啊!见过大仙后你再来找我吧。”

    赤莲带着海龙踏入了五庄观大门,五庄观除了悬浮于云端外,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就如同普通的道观一般。走进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铜鼎,鼎上虽然没有香火,但却青烟袅袅,淡淡的清香使人心旷神怡。叮叮之声响起,海龙刚要和赤莲向里面走,却看到一个中年男走了出来,此人相貌普通,背上背着一个黄色的大葫芦,坐腿微跛,拄着一根通体黝黑的摒铁拐杖。看到赤莲,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赤莲还礼后,带着海龙向后走进去。

    “赤莲姐姐,刚才那人是谁啊!怎么仙人也有瘸么?海龙好奇的问道。

    赤莲向他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道:“说话小心点,要是被他听到了可不好。刚才那人的修为已经接近大罗金仙了,只是尚未突破天一后期境界而已。你别看他腿脚不灵便,但在仙界中却有着不小的威名。乃是我们五庄观八仙之首,我们都一铁拐李称呼他。他秉性刚毅,为人正直,深得同门尊重,他最讨厌别人说他是瘸了。”

    “铁拐李,好奇怪的名字,有机会到要认识一下。”海龙对于仙界的一切都感到那么新奇,在赤莲的带领下,走进了后堂。突然,赤莲停下脚步,面对正面墙壁上的一副山水画,恭敬的道:“师傅,弟赤莲带海龙前来。请恩准进入。”

    那副山水画画的乃是高山峻岭,其间云雾环绕,似乎是听懂了赤莲的话,山水画中的瀑布似乎活了过来,海龙甚至能听到哗哗的流水声。正在惊讶间,他突然感觉到全身一紧,眼前景物瞬间改变,同赤莲已经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仙气升腾,海龙环目四望,这依然是一间殿堂,只是比先前的后殿要小了许多,赤莲不见了,整个殿堂中空荡荡的。

    海龙没有动,恭敬的站在那里,等待着。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海龙,是么?”

    海龙赶忙躬身道:“是,弟海龙见过大仙,”

    温和的光芒亮起,殿堂正座蒲团上突然多了一个人,此人即使是坐着,海龙也能看出他身材极高,穿着朴素的道袍,头上梳着一个道髻,左臂上搭着一柄拂尘。仙风道骨,给人一种凛然的气息,双目开合之间,光芒电射。他只看了海龙一眼,就闭上了双眸,淡淡的道:“你是孙悟空的弟了。上次他来此时,我听他提起过你的事。仙界不比凡间,今后的一切就要看看自己的了,不要指望你师傅能帮你什么,想得到什么,一切都要依靠自己。”

    听着镇元大仙含有深意的话语,海龙点了点头,道:“弟名字,绝不会以师傅的名头到处照摇。”

    镇元大仙嘴角处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其实,你也没什么可招摇的。如果你打着你师傅的名头四处乱闯,恐怕在仙界将寸步难行。在仙界中,包括我在内,几乎没有人同他没有仇恨的。如果你愿意,可以改拜我门下,我可将五庄观道法尽传于你。”

    海龙脸色微微一变:“不,不论师傅以前做过什么,也不论他有多少敌人,他永远都是我的师傅。大仙好意弟心领了。以前我曾听人说,您同我师傅是结拜兄弟,怎么会有仇恨呢?”

    镇元大仙冷哼一声,道:“我同你师傅之间,可以说仇深似海,同他结拜,只是形势所迫而已。

    在我的五庄观之中,有一株灵根宝树,名为人参果树。每万年,果树会开花结果一次,生长出三十六颗人参果,人参果的效力还要在仙宫蟠桃园中的九千年蟠桃之上。当初,你师傅初次来此时趁我不在观中,不但偷吃了我多枚人参果,而且捣毁了我的人参果树,断其灵根。你说我们之间是否会有仇恨呢?”

    海龙心中凛然,他突然感受到,周围的压力大增,下意识的后退两步,沉声道:“所谓师傅有事弟负其劳。如果大仙想报复的话,弟海龙虽然不自量力,但也愿意接下了。”

    镇元大仙双目大睁,“好,不愧是你师傅的徒弟,脾气同他一样硬,不过你比他要沉稳一些。

    既然你愿意替他,那我就成全你吧,我自然不会以大欺小,就由我门下来教训教训你,也算是我先向你师傅讨还一些公道。八仙何在。”

    “在,师傅,”光芒亮起,八道身影同时出现在海龙四周,为首的,正是先前海龙曾经见过的铁拐李。

    镇元大仙依旧坐在原地,淡淡的道:“海龙,这八仙都是我的弟,虽然你们没有大罗金仙的实力,但修为却不是你能相比的。你可以随便挑选一人过招,只要胜了,我就放你离去。否则,就永远留在我五庄观之内做杂役吧,直到你师傅肯来承认错误为止。”

    海龙眼中寒光连闪,心中狂傲之气升起,冷哼一声道:“镇元大仙,我绝不会弱了我师傅的威名,既然你早已经准备好算计我,又何必摆出一副大度的样,既然要来,就一起来吧。不论是八仙还是九仙的,我全接下了。”一边说着,海龙右手一振,如意金箍棒顿时放大入手,眼中流露出一丝肃然之气,神之力瞬间并发,在内心强烈的执念作用下,海龙已经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了极限。额头上那金色的太阳符号亮起,全身宝光闪烁。黑发随着法力的激荡而飘扬,全身充满了一往无前的气势。

    镇元大仙淡淡的道:“既然你自己愿意同时与我这些弟动手,那我就成全你。铁拐李,你们八人以仙阵迎敌。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其拿下。”铁拐李恭敬的道:“是,师傅。”

    海龙知道自己今天在这五庄观中必然不能幸免,既然如此,那就放手一搏,哪怕拉一、两个垫背的也好。他凝神注视,只见八仙中七男一女,形态各异,除了那美若天仙的女脸上笑意盈然之外,其他人都是一脸肃杀之气。其中给海龙带来威胁最大的,就是铁拐李和一名相貌英俊,手持长剑的中年人,周围仙灵之气涌动,在这不大的殿堂之内,八人封死了海龙所有退避之路。

    所谓先下手为强,趁着对方没有动手之时,海龙突然闪电般身形一转,手中金箍棒幻化出千万道金光。朝铁拐李砸去。金箍棒如同风车般转动,在海龙全力施展下,无坚不摧的威力顿时完全发挥出来。铁拐李冷哼一声。不闪不避。右手镔铁杖猛然上挑,在空中画出了一个圆弧迎上了金箍棒,海龙眼中金光一闪,绝对空间刹那间并发,从四面八方同时收束,试图将铁拐李的身体完全定住,手上金箍棒已经重重的砸了下去。

    铁拐李嘴角处露出一丝冷笑,脚下快速的变化着,一股尖锐之气从他身上散发而出,眼看金箍棒就将与他那铁拐杖接触时。铁拐突然一抖,如同灵蛇一般避过正面,环绕金箍棒而上,向海龙手上点来。

    海龙心中一凛,背后已经传来了巨大的压力。他知道。一旦让这八人结合成阵法,那自己恐怕就真的无法对付了,金箍棒瞬间在手上消失,同时海龙右臂暴涨。紫色鳞片和尖爪瞬间出现,一把抓住了铁拐李的镔铁杖头。铁拐李显然没想到海龙还有一手,赶忙催动法力猛的向后拉动。就在这时,海龙那尖锐的右爪松开了,借着铁拐李这一拉之势,猛的投向他怀中,右臂上紫气骤然爆发,猛的朝铁拐李面门上抓区。

    铁拐李由于全力夺杖,而海龙又突然松手,顿时用错了力,身体踉跄着后退,眼看海龙那充满威势的手爪就要抓到面前,却没有丝毫闪躲的能力。正在这时,一面巨大的扇横在了他们中间,海龙顿时抓上了扇面,不知道这巨大的芭蕉扇是什么所制,以海龙用龙翔臂之力幻化出的腾龙爪也只不过在上面留下了五道深深的痕迹,却没有成功将其抓破。

    海龙暗呼一声完蛋,身体骤然上升,躲过了背后的四道攻击,金箍棒再现,他毫无保留的用出了自己最强大的攻击——霹雳三打。

    千钧澄玉宇、谈笑退天兵、倒挂老君炉,三招一气呵成,几乎没有任何间断的轰下去,他攻击的目标,竟然是八仙全部。

    八仙似乎知道金箍棒的厉害,没有人硬接,八人脚下同时幻化出玄妙的步法,身上白舞涌现,在海龙的攻击中,八人快速的转动起来,各种不同的仙法纷纷从侧面影响着霹雳三打的威力,海龙吃惊的发现,在自己攻击的同时,金箍棒威力减弱了许多,似乎受到了什么限制似的。

    攻势已尽,却没能对八仙造成任何伤害,但海龙却并没有气馁,眼中寒光一闪,猛的扑入了八仙布成的仙阵之中。逍遥游步法全面展开,海龙为了不被对方仙阵中的异像所迷惑,干脆闭上眼睛,将逍遥窑施展到极限,不断在仙阵中游走着,手中千钧棒不时向四周扫荡,如同喝醉了酒一般,看似杂乱无章,但八仙却又偏偏伤他不得。

    镇元大仙看着仙阵中的海龙,不禁微微点头,自言自语的道:“不错,果然得了那猴的真传八仙听令,太乙两极真火。”

    八仙听到了镇元大仙的命令,海龙自然也听到了。周围压力一轻,他知道八仙在积蓄力量,那太乙两极真火必然很难应付,趁着这机会,他将神之力全力催向龙翔臂,紫色鳞片瞬间覆盖全身海龙怒吼一声,摇身幻化成紫色腾龙,仙灵之气骤然爆发出百分之一百二的力量,“龙翔灭劫爆。”紫色腾龙瞬间增大,骤然向八仙最弱的绝色女处冲去,这女乃是八仙中的荷仙姑,由于准备使用太乙真火,八仙阵已经自动解开,眼看海龙全力冲来,她顿时花容失色,下意识的向一旁避开,手上荷花般的法宝挥出,试图阻挡海龙的攻击。就在这时候,空中的紫色腾龙突然停滞了,一道黑色的光芒带着无与伦比的强大冲击力从荷仙姑身旁一掠而过,它的目标,竟然是镇元大仙。

    八仙同时惊呼出声,只见那道黑气已经闪电般冲到了镇元大仙之前,镇元大仙嘴角流露出一丝小笑意,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左手已经挡在自己面前,食指,中指,伸出,轻易的向那道黑气夹去。

    海龙此时已经现出原身,全身酸软无力的落在地面上,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带有自己全部希望的黑芒,原来,在海龙向荷仙姑发动攻击时。他早已经计算好了,荷仙姑是八仙中最弱的一个一定会向一旁躲开。以现在的情况看。别说他以一人之力根本不可能战胜八仙。即使战胜了又能怎么样呢?还有一位深不可测的镇元大仙在,这绝对是一个死局,所以,他能做的,就是带给对方最大的伤害。而目标,就选定了镇元大仙本人。那道黑芒,是海龙在身化腾龙后全力发出的灭仙劫,他很清楚,自己也只有这件霸道无比的法宝才有可能对镇元大仙造成伤害了。灭仙劫曾经帮过他无数。不但重创过五行祖师,更在他度劫之时立下了汗马功劳,他深信,以自己现在的修为,全力发出的灭仙劫。就算是仙帝。也绝对无法轻易接下。眼看着镇元大仙用去去接,海龙不禁流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但是,他的笑容马上就僵化了。

    镇元大仙左手的食、中二指,准确的将黑芒夹在其中。黑芒一碰触到他的手指,竟然连再前进一分的能力都没有,黑芒化为金色,灭仙劫出现在了镇元大仙手上。镇元大仙点了点头,道:“好霸道的一件仙器。”

    此时八仙同时震怒,海龙竟然敢偷袭他们最尊敬的恩师,他们又怎么能罢休呢?八道红青混合的火眼同时喷出,朝海龙的身体射来。海龙暗呼一声我命休矣。那红青两色真火即使还没有喷洒到身上,他已经感觉到了灼热的力量不但在烧化着自己的皮肤,而且也同时炼化着自己的灵魂,神志一片模糊,他只听到镇元大仙说了句什么,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海龙只觉得通体清凉,说不出的舒服。随着意念的逐渐恢复,海龙想起了之前发声的一切,他没有动,因为他知道,现在自己还身处在五庄观之中,内视自己的法力,他发现体内一切正常,地丹的光芒闪烁,因为使用灭仙劫而消耗的法力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

    “既然已经醒了,又何必再装睡呢?起来吧,我有话对你说。”海龙认得,这是镇元大仙的声音。之前镇元大仙单手夹住灭仙劫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他知道,这位拥有大神通的仙人,绝对不是自己所能抗衡的。无奈的睁开双眼,坐了起来。他发现,自己依旧在那间殿堂内,只不过先前是躺在地上而已,而镇元大仙也依旧做在蒲团之上,手中正把玩儿着自己的灭仙劫。

    镇元大仙看着手中金光闪烁的灭仙劫,淡淡的道:“这件仙器虽然威力强大,但它相应的代价也很大。如此霸道的东西,以后你还是少用为妙。你很好,你师傅所拥有的品质你几乎都拥有,但你还缺少了一样,你知道是什么吗?”

    海龙一楞,问道:“是什么?”

    “是正义感。”镇元大仙注视着海龙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你缺少了最重要的东西。虽然你师傅秉性顽劣,曾经给仙界制造了不少麻烦,但是,他胸中却正气常存,否则,我又怎么会认他为义弟呢?之前我跟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当初你师傅在我这里捣毁了人参果树,令我大为震怒。不过,后来他请到了观音菩萨,凭借菩萨净瓶中的灵露,使人参果树重生,我跟你师傅之间的仇恨也就从此化解了。先前我所做的一切,只是要试探一下你现在的境界而已。人间有正气仙界也同样有正气,我希望你以后能理解你欠缺的东西,否则,你永远也无法达到你师傅那样的境界。”

    海龙楞楞的看着镇元大仙说不出话来,正气、正义感,是啊!自己心中有过正义感么?从最早加入修真界之中时,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发,从来没考虑过其他。就算曾经做过些什么正义的事,也绝不是自己本身愿意的。

    镇元大仙接着道:“心存正义,气才会纯正,纯正浩然之气,才可以将你的境界完全提升到令一个层次。你师傅,是我所见过的人当中正义感最强的一个,所以他才能不畏惧任何人,凭借自身强大的实力有了今天的地位,即使如此,他也吃了不少苦,但同样的,你也作错过许多事。你师傅这个人护短的厉害,所以他并没有指出你的错误。但是,这些错误会影响你的心性逐渐走入阴暗,如果最后你心中的邪恶战胜了一切,那么,你将只会有被毁灭的结果。所以,你今后必须要慎之。”

    海龙只觉得一股寒流如同醍醐灌顶一般使自己从上到下打了个寒战,镇元大仙所说的每字每句都深深的震撼着他的心,他本是聪明人,及时抓住这丝明悟,恭敬的道:“还请大仙教我。”

    镇元大仙缓缓合上双眼,淡淡的道:“正义感是天生的,没有谁能教你这点,只有你今后多发自内心的做些善事,正义之心自然会强盛起来。否则,空有纯净的仙灵之气,你却还不能成为真正的仙人。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今后你能达到什么样的成就,完全要靠你自己,没有谁能帮得了你。希望你能牢记我今天的话,否则,将来你走上邪露,第一个要面对的,就会是你师傅。”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