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太乙真法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感觉到自己背后已经被冷汗湿透,恭敬的跪倒在地,道:“弟受教了。”

    镇元大仙微微一笑,大袖一挥,道:“你起来吧。”阳和的气息托着海龙的身体缓缓站起,“我相信悟空不会看错人,也相信你自己的个性。你很聪明,以你现在的修为,应该同铁拐李和吕洞宾差不多,但先前你却未能利用自己的种种优势,在被围攻的情况下不落下风,确实是可造之材。我已经检查过你的身体了,你所拥有的法力同时兼具了仙、佛两家之长,又经过混合天劫的洗礼,使你的法力更为精纯。你身上有仙器多件,对于这些仙器,你已经基本可以运用出它们的能力,但是,你还有不足之处,那就是对法术的领悟还不够。仙器是实力的体现,固然很重要,但如果法术运用得法,没有仙器也依然强大。比如你师傅和我,我们现在都没有任何仙器,但是在仙界中,谁又能说有绝对的把握胜过我们呢?这就是仙法的作用,作为你的师伯,初次见面,我总要教你一些东西,省得以后悟空那猴说我小气。”

    海龙大喜过望,赶忙道:“多谢大仙成全,弟一定认真休息。”

    镇元大仙微笑道:“你师傅的法术,乃是承传菩提祖师一脉,而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本身就是金刚不坏之体,后来在仙界中先后服用过多种蟠桃,又偷吃了太上老君的灵丹,经过太上老君丹炉四十九天熬练,才成就了他现在的实力。虽然多年修习佛法,但从根本上来讲,他的法力还是以仙界法术这主。我的太乙真法同菩提祖师的无相仙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希望你能结合两家之长,今后形成自己独有的法术。虽然你没有你师傅的金刚不坏之体。但你却有着自己的优势,你是人类,对于法术的体悟和修炼会更容易一些。我就把太乙真法传授给你,再教你两样仙法,如果将来你能将它们完全领悟,修炼成功,在仙界中,就将少有敌手了。”

    镇元大仙轻挥手上拂尘,海龙只觉得全身一紧。身体不由自主的盘膝坐在地上动弹不得,镇元大仙飘身而落,将灭仙劫感觉到入海龙体内,道:“你知道先前你全力用这件法器攻我为什么没有效果么?”

    海龙道:“那是因为师伯您法力高深。并不是我所能伤。”

    镇元大仙摇了摇头,道:“不。你那件法器极为霸道,如果在正面交锋中,就算我能接下。也绝不会那么轻松,之所以它发挥不出威力,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你一直停留在我的绝对空间内。我的绝对空间囊托了整个五庄观,在这里。不论是什么样的仙法和仙器。只要我不同意,都无法发挥出它们真正的威力,太乙仙法达到我现在的境界,完全可以将绝对空间控制自如。具体能控制到什么程度,你以后如果境界达到了,自然能体会的到。我修炼仙法属火,也就是太乙真火,当太乙真法达到一定程度后,就可以发动像先前八仙所用的太乙两极真火。这种真火最神奇的地方就是它不单能够灼烧对手本身,同时也可以攻击对方的灵魂与意念,一旦被太乙两极真火所侵,就算是大罗金仙,也难逃形神俱灭之危。我所教你的法术之一,就是这太乙两极真火,而另一种,需要你将太乙真法修炼到第三重以上才可使用。通过对你身体的检验,我发现你乃是至阳之体,否则,我也不会将太乙真法传授给你了。至阳之体修炼我的真法,有事半功倍的效果。你就留在我这里,等到太乙真法达到第三重境界后再离开吧。神收灵台,自行体悟。”一边说着,镇元大仙的右手已经按上了海龙头顶的百会穴。

    纯净的阳和之力从百会穴中传入,瞬间遍布海龙全身,海龙遵从镇元大仙的话,将意念完全沉于灵台之中,不断的体会着这阳和之气的特性。确实如镇元大仙所说,这股阳和之力同自己本身的神之力没有任何冲突,淡红色的气流同神之力本身相辅相成,只是运行的路线有所区别而已。随着红色气流的不断运行,海龙惊讶的发现,灵台处的地丹开始发生了变化,从纯蓝色逐渐墨迹成了红蓝两色,随着法力的不断运行,体内的红色气流越来越强盛起来,体内的阳和之气自然而然的随着那股红色的气流运行起来,经过数次循环后,已经自成一体。

    “意分两端,气通双流,相辅相成,不扰不侵。意守灵台,金丹相控,太乙真法,至阳之身。”头顶传来的阳和之气消失了,海龙体内的红色气流顿时黯淡了许多,意念保持在灵台处,海龙感受着两色地丹中的特性,按照先前镇元大仙的指引,同时催动着自己的神之力和那股微弱的淡淡红芒缓缓上行,顺着各自不同的路线缓慢的修炼着。由于有了之前走火入魔的经验,海龙没有急于求成,将两股法力运行的速度保持在最慢状态,全部心神投入其中,六识完全封闭,一心一意的催动着它们缓缓运行着。

    镇元大仙看着面前的海龙轻叹一声,“真是个聪明的孩,比起我那些弟来,他的悟性要强的多了,如此得天独厚,将来必然是仙界的一块奇葩。不过这孩的眉宇间阴阳两气直透华盖,情孽、杀孽俱重,将来能否把握的住自己,就要看他本身了。悟空,我答应你的事已经做到了。以后没事,就少来找我。”淡金色的光芒从暗影中闪亮,孙悟空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嘿嘿一笑,道:“义兄,你这老馆是不是看上我徒弟了。你要喜欢,就送给你好了,俺老孙可不在乎这些。”

    镇元大仙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你少跟我装做样的,你是什么人我会不知道么?君不夺人所爱,虽然你这徒弟很不错。但我才不要。他孽根深重,以后麻烦少不了,还是你自己去关照吧。”

    孙悟空被镇元大仙看出了意图,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你传授他太乙真法,他也算是你半个徒弟,要是有什么事,你也不能袖手不管啊!”镇元大仙淡然道:“门人弟无数,至少有五分之一的普通仙人都是修炼的我太乙真法。如果每一个出了事我都要管,那我还谈什么修炼。海龙这孩虽然孽根很深,但他也有着咱们都没有的缘根,今后所得机缘必然不在少数,尽快让他提升修为。自己去应付自己的孽根吧。悟空。你看出来没有,仙帝对他的态度似乎有些怪异,以海龙升入仙界时的修为,换做别人,至少也能有个星君的封号。可海龙现在却什么都没有。是不是你又得罪仙帝了?”

    孙悟空抓耳挠肋的道:“没有啊!我就威胁了一下九大天君,让他们准许海龙以度过九重天劫的身份升仙而已。而且当时还有燃灯那老秃支持,就算仙帝讨厌我,他总要给燃灯个面吧。绝不会为这件事同佛界产生芥蒂。”

    镇元大仙眉着微皱道:“这其中一定有着什么蹊跷,在海龙修为还不够之前,还是要让他同仙宫保持一定距离,否则,真的有起事来,就算是你我也未必能帮的了他。”

    孙悟空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冷哼道:“我早就看仙帝那老家伙不顺眼了,除了沉迷于女色中,他根本没有任何作为。他要真的敢对我徒弟不利,大不了,我就再闹一次天宫,把他从仙帝的宝座上赶下来。”

    镇元大仙瞪了孙悟空一眼,道:“刚才我还在你徒弟面前夸你有正义感,现在怎么又意气用事起来。仙帝毕竟是仙界之主,所有仙人都要听从他调遣,难道你想同整个仙界为敌么?而且你别忘记,你现在是佛界中人,如来佛祖乃是三界第一人,他也绝不会允许你胡闹的。除非你想再重复当年被禁制在五指山下的情形。”

    能让孙悟空发自内心畏惧的,在仙佛二界中也只有如来佛祖一人了。听到镇元大仙提到这个名字,他的猴脸不禁微微变色,有些不耐烦的道:“这些都是后话,也未必应付真的发生,义兄,海龙这边就交给你了。我先回佛界去了,省得燃灯那老秃儿又来烦我。”说完,不等镇元大仙回答,身体化为一缕青烟在殿堂中消散。

    镇元大仙手指接连掐动法决然决,眉头微皱,自言自语的道:“三界平静了这么多年,看来又要进入多事之秋了。希望不要动摇三界根本吧。”

    海龙脑海中已经完全没有了时间的根,他对太乙真法的领悟越来越深,体内的红色气流比最开始时要深厚了一些,由于修炼进行的非常缓慢,本身已经具有强大力量的神之力并没有太多变化,听取了镇元大仙的指点,在两种法力运行一周后,海龙将意念全部集中在地丹上,任借对地丹的指引,来控制法力的运行路线,渐渐的,一切已经走入了正轨,海龙的意念越来越清晰,通过地丹,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太乙真法形成的法力每一分的提升。由于海龙本身就具有很强的实力,修炼太乙真法初期是非常容易的,凭借着本身的至阳之体,再加上吸收镇元大仙这殿堂中充裕的仙灵之气转化,太乙真法第一重境界很快就被他突破了。体内的红色气流已经变得如同神之力一般充盈,只不过神之力是液态的,而太乙真气却是气态的,从程度上来说还是有一定的差距而已。但即使是如此,海龙修炼的速度也只能用骇人听闻来形容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海龙突然感觉到一股冰凉之气从头顶输入体内,镇元大仙的声音传入他的意念之中,“你现在可以收功了。”

    海龙催动着神之力和太乙真气缓缓运行完最后一周,将意念从灵台处升起,开启了自己的六识。青气上升,海龙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飘飘欲仙,缓缓睁开了双眸。殿堂内的一切似乎更加清晰了,镇元大仙就在他对面的蒲团上盘膝而坐。看到海龙睁开眼睛,镇元大仙微笑道:“很好,你比我预期的时间要提前了许多,看来我真的没有看错你。你的太乙真法已经完成了第三重境界的修炼。今后再想提升,就需要垂时间的苦修和一些机缘了。海龙,太乙真法共分九重境界,甚至还有更高的第十重。以后,你要自行体会其中的奥妙,在你修炼时,我已经将太乙真法后面的修炼方法以及境界提升的现象,用法力传入了你脑海之中,如果你以后能将太乙真法修炼到第九重,就到这里来找我吧。现在你可以试验一下太乙两极真火了。在使用真火之时,自身气息一定要匀,太乙真火可以用任何形式发出,其中以口喷出效果最佳。”

    海龙点了点头,道:“多谢师伯指点。”催动体内的太乙真气,海龙缓缓的张开嘴双眼中分别闪耀出青、红两色光芒,掐动法决,缓缓向外呼气,体内的经脉瞬间灼热起来,海龙只觉得全身一震,一口阳和之气脱口而出,青红两色光芒在空中纠缠,如同一条火龙般喷向前方。他惊讶的发现,真火出口后,他反倒感觉不出其热力,青红两色的光芒给殿堂内增添了几分光芒。

    镇元大仙大袖轻挥,一股阳和之气将海龙和他喷出的真火包裹在内,点头道:“可以了。太乙两极真火非常霸道,以后你要小心使用。尤其是面对修为比自己高深的对手时更要谨慎,否则又反噬自身的可能。威力越大的仙法,在反噬时对自身造成的伤害也越大。”

    海龙宁心静气,多学会了一门仙法,他心中充满了喜悦,只是当着镇元大仙的面不敢放肆而已,恭敬的道:“今后海龙定当刻苦修炼,不枉师伯传艺之德。”镇元大仙淡然道:“我说过,修行在个人,你能否苦修,对你今后自身的影响决然不同,我不会管束你什么。”缓缓站起身,镇元大仙走到海龙身旁,道:“如果论攻击和防御,即使我以现在所能达到的第八重太乙两极真火同你师傅抗衡,也不是他的对手。毕竟,现在还没有谁能破的了他的金刚不坏之体,但他却依然对我有一定的畏惧之心,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那就是因为,我虽然无法对他造成伤害,却可以无休止的禁制他,我要教你的另一种仙法,就是这禁制之法。先前我说过,这种仙法要建立在你学会太乙真法的基础上。太乙真法的修为越高,你本身的道行越高,这禁制之法就会越厉害。”镇元大仙喃喃念动了几句法决,突然,他右臂一挥,大袖朝海龙罩来。

    海龙知道镇元大仙不会伤害自己,所以也并没有闪躲,任由大袖落向自己头部,眼前一暗,海龙只觉得全身一紧,身体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周围一切都是那么昏暗,不论是身体周围还是脚下,都软绵绵的充满了弹性,他试探着想突破阻碍,却发现自己一点法力也提不上来。

    镇元大仙的声音响起,“我这门仙法名为乾坤一袖,以太乙真法为基础。在法决的催动下,一旦仙法使用成功,就可以将敌人困在自己的衣袖之中。但是,这门仙法也有着一定的缺陷。如果对手的法力远在你之上,那是根本没有成功可能的,就算成功了,对手也可以从你的衣袖中挣脱出来。当年,我就是用此法困住了你师傅,如果我的太乙仙法能够修炼到第九重,那将可装天地,再没有谁能逃脱。”

    眼前一亮,海龙发现自己又重新回到了殿堂之内。如此神奇的仙法不禁令他心驰神往。双眼牢牢的盯着镇元大仙的衣袖。

    镇元大仙莞尔一笑,道:“我的袖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也不是什么仙器,只不过是最普通的而已。乾坤一袖的妙处在于太乙仙法和法决,你牢记法决。今后自行研究就是。”说着,将法决传授给了海龙。海龙对于这新学的仙法大为好奇,念动还不是很熟悉的咒语,大袖一挥,向身旁的空处罩去,突然,袖笼罩的地方多了一条人影,正是镇元大仙,海龙心中一惊,还没来得及反应,罩出的大袖顿时反扑而回,险些罩向自己头上。吓得他接连退后几步。

    镇元大仙道:“看到了吧,如果你的目标是法力比你高深的多的对手,那么结果应付是这样,不但不能成功,由于法力的反噬,会让你身体暂时时僵硬数秒。短时间内,对方可以随便攻击,你只能凭借自身的防御抵抗,将完全处于被动,所以乾坤一袖不可轻用。你和六耳猕猴之间有一段缘分,从这里出去后,你可以在我五庄观中停留一段时候,再过不久,人参果将成熟,你也来参加我举办的人参果盛会吧,届时将有许多仙界中的名宿前来参加,到时我会介绍给你认识,对你今后在仙界中行走将会大有好处。”

    海龙咽了口吐沫,人参果?将是什么味道呢?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师伯,那到时我能不能也尝一个。”

    镇元大仙失笑道:“你这贪吃的风格倒很像你师傅以前的一位师弟,到时自然会有你一份的。我要静修了,你去吧。”说着,他大袖一挥,海龙只觉得全身一轻,眼前景物已经发生了变化,回到了之前赤莲带他来到的那座殿堂之中。

    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自己,海龙深吸口气,攥紧拳头,自言自语的道:“我终于融入了仙界之中,谢谢您,师伯。”说完,转身走出了殿堂。这里距离五庄观的大门很近,海龙拐过一个弯,迎面却碰上了一个人,正是那天修为不在铁拐李之下的用剑中年人,他的打扮同镇元大仙最为相像,一身标准的道士装束,看到海龙,他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单掌立于胸前,冲海龙点了点头。

    “这位师兄请了,小弟海龙有礼。”海龙恭敬的向对方施礼,进入仙界中,又经过镇元大仙一番教诲,他比以前廉卑了许多。

    中年人微微一笑,道:“师弟不必客气,那天师弟展现的法术,真是叫我们大开眼界。我叫吕洞宾,道号纯阳真人,以后你直接叫我名字就好。”海龙微笑道:“怎么可以,我还是称呼您师兄吧,那天多谢各位师兄手下留情,小弟才能幸免。”

    吕洞宾摇了摇头,道:“不,那天我们已经合力以赴了,你的修为确实超出了我们的估计。从法力上看,你似乎并不比我们强什么,但凭借着悟空师叔的金箍棒,再加上你的应变能力,竟然可以在被我们包围的情况下攻击师傅,真是令我佩服,有机会的话,咱们还要多切磋切磋。”

    海龙不好意思的道:“那天我以为师伯真的要为难我,冒犯了他老人家,幸好他老人家的修为深不可测没有受伤,否则我真是百死莫赎了。”

    吕洞宾微笑道:“其实我们还要多谢师弟,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目睹师傅他老人家的仙颜了,能见他老人家一面,并得到一些指点,对于我们来说实在是幸事,师弟得天独厚,想必师傅也指点你一些仙法吧。”

    海龙点了点头,道:“承蒙师伯不弃,传授了我太乙真法。”他不知道镇元大仙是否愿意自己说得出传太乙两极真火和乾坤一袖的事,所以就模棱两可的回答了纯阳真人吕洞宾。

    吕洞宾微笑道:“师弟请自便。我还有些事要去处理。”说着,脸上流露出一丝黯然之色。

    海龙微微一楞,道:“师兄有什么为难的事么?我能帮上点什么?”

    吕洞宾摇了摇头。道:“谢谢,不过不用了,我自己的事谁也帮不上。我先走,有空的话,到我那里坐坐。”说完,转身朝内进走去。

    海龙带着疑惑的心情走到五庄观大门,只见六耳猕猴正懒洋洋的坐在那里,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微微一笑,他飘身到六耳猕猴身旁。大喊道:“你在偷懒。“六耳猕猴吓的全身一个寒战,赶忙蹿了起来,当他看到是海龙,这才松了口气,在海龙头上敲了一下,佯怒道:“臭小。想吓死我么?”

    海龙嘿嘿一笑,道:“六耳前辈,怪不得当初师伯要让你下界面壁,你实在太从事懒了哦。”

    六耳猕猴没好气的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偷懒了?只要守好门就行。不时又没什么人来,你不知道,我一直都在这里的,闷都闷死了。”

    海龙道:“那我以后可以多陪陪你啊!”

    六耳猕猴心中一暖,道:“你怎么去了这么久,赤仙都早离开了,她只跟我说主人要找你深谈。”

    海龙流露出崇敬的神色,道:“师伯指点了我一些仙法,令我受益非浅。”

    六耳猕猴羡慕的道:“要是主人他老人家也能指点指点我就好了。你小真是好运气。既然你叫主人师伯,以后你就别叫我前辈了,如果你不嫌弃我身份低微,以后叫我一声六耳大哥便是。”

    海龙眼圈微红,道:“好,以后你就是我大哥,永远都是。六耳大哥,你知道么?在我心中,你是最令我感激的人。当初如果没有你,就没有海龙的今天,你永远永远都是我的恩人。”

    六耳猕猴转过头去,道:“行了,一个大男人,婆婆妈妈的干什么,对了,上回你还没说完自己的经历,赶快接头说。”虽然他嘴上这么说,海龙却从侧面看到他微红的双眼。微微一笑,道:“上次说到新人大赛了吧,我得了冠军之后,就……”海龙的讲述持续了很长时间,他那神奇的种种遭遇不禁令六耳猕猴大为惊讶,听到后来,六耳猕猴不禁张大了嘴。

    “这么说,你小现在有两个老婆了。飘渺那丫头很不错啊!仙人中也少有她那样美貌的,你真是艳福不浅。”

    海龙叹息一声,黯然道:“我真的好想她和天琴,虽然成功升仙了,但也造成我们夫妻的分离,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在仙界才能名正言顺的在一起。”

    六耳猕猴安慰道:“行了,别想那么多,你不是说飘渺跟着王母娘娘么,无非就是日单调一些,她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以后有机会多的是,等你的修为够高深了,请主人和你师傅去向仙帝说明就是。我想仙帝总要给他们一些面的。”

    海龙有些奇怪的道:“六耳大哥,为什么你和陨雷大哥都说,要等我修为高深了才能和飘渺在一起呢?”

    六耳猕猴正色道:“这是当然的了。没有天君以上的修为,在仙界是绝对禁止男女仙人在一起的,否则,**会影响到仙界中仙灵之气的精纯。所以,你想正式同飘渺在一起,就必须要尽快提升自己的修为。至于那个天琴,我看你就不用想了。仙界同冥界是完全对立的,就算你有穿于于三界的能力,恐怕你师傅也不会允许你冒大不违去寻找她的。”

    海龙眉头紧皱,毅然道:“不,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抛下她们任何一人,不论需要付出什么,她们都永远是我最爱的妻。”

    六耳猕猴苦笑道:“你小还是这么固执,难道你不知道,这样会给你带来很大的麻烦么?好了,先不说这些了。如果你想同天琴在一起,那你就必须付出更多,至少要拥有仙帝都不敢管束你的实力,才有可能成功。”

    海龙似乎想通了什么,展颜一笑,道:“好了,六耳大哥,不说这些了。我对自己有充分的信心。当初刚进入修真界之时,我也只是伏虎境界而已,后来不是也通过种种努力成为了人间最强大的修真者么?我相信,今后,我在仙界中一定也会有所成就的。来,咱们喝点儿。”说着,从乾坤戒中取出一个朱红色的大酒葫芦,上次给了陨雷天君一葫芦,现在他还剩余九个,这些葫芦,每个里面都有十余斤猴儿酒。

    六耳猕猴自然明白这是什么,猴目中顿时光芒大放,但转瞬间又黯然下来,“算了,我还是不喝了。要是因为喝酒误事,恐怕我又要被罚。”

    海龙打开葫芦盖,咕嘟嘟的灌了口酒,嘿嘿笑道:“六耳大哥,你真的不喝么?”

    六耳猕猴咽了口吐沫,馋涎欲滴的道:“那,那我只喝一口,怎么样?”

    咳嗽声突然从他们身后响起,六耳猕猴吓了一跳,赶忙站了起来,只见铁拐李一脸严肃的走了出来,手中的铁拐点地,发出叮叮的声音,“六耳,你这家伙不好好守门,想偷喝酒么?”

    海龙也吓了一跳,赶忙将酒葫芦藏在身后,赔笑道:“铁拐李大哥,六耳大哥他没喝啊!是我在喝酒,你就放过他一次吧。”

    六耳猕猴突然笑了,哈哈大笑道:“好你个铁拐李,你想吓死我么?你这家伙别装了,你出来无非就是闻着酒香吧。想喝我这小兄弟的酒,你可要先讨好讨好我才行。海龙,你不知道,这家伙的酒瘾比我还要大上许多。”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