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混合天劫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飘渺度劫的一年后。焚心宗。

    悟云佛尊站在大殿中,看着面前佛祖的金身塑像,心中一片平和。

    本来,一年前他就已经应该度劫了,但是,没有想到却被别人枪了先,以往,前年也未必会出一个度劫之人,可这两年却出了两个,拒莲花宗宗主传来的消息,去年度劫之人竟然是连云宗的飘渺道尊。飘渺的修为明显要弱于自己,没有想到却在自己之首先成功度劫升仙了。连云宗果然不愧为正道第一大宗。不过,多了一年的修炼,自己对于度劫也更有把握了。佛诅啊,能否有机会朝见您,就要看这几天内降临的佛劫能否度过了。

    自从悟云佛祖接任焚心宗宗主之位以来,他一直被誉为佛道第一人,凭借自身的天赋家上后天的苦练,他的修为远远超过同辈。直到莲舒的出现,才多了一个在天赋上能同他相比之人,不过莲舒修为比他少了上前年之多,距离度劫之期尚远。度劫成佛一直是悟云佛尊唯一的愿望,他对于佛的诚心,是任何人无法想比的。

    突然,一股强大的压力油然而生,悟云全身一震,在纯净的黄色佛光的包裹下,他迅速飞身出大殿。眼中流露出一丝兴奋之色,来了么?我的天劫终于要来了吗?天空中阳光有写暗淡,压力仍然在不断增加着。悟云迅速以佛法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极限,一旦天劫出现,他将立即飞离焚心圣境,寻匿一个无人之处接受佛劫的洗礼。他早已经叮嘱过门下弟。在自己度劫之时,绝不许任何人来帮忙,因为,包裹几位本尊在内,焚心宗还没有谁能够为他度劫的助手。

    熟悉的气息飘然而至,一团莲花般的金光非落,窈窕的白色身影出现在悟云面前。看到这个人人出现,悟云顿时心中大定。现在,能帮助他度劫的。也只有莲花宗宗主莲舒了,有了她的帮助,自己度劫的成算将大大增加。

    微微一笑。悟云道:“年余不见,恋舒的佛法更精深了。”

    莲舒双手合十,微微行礼道:“佛兄又何尝不是呢?您已经感觉到了吗?”虽然口称佛兄,但是莲舒一直将悟云佛尊当长辈看待,这些年以来,悟云佛尊对她的帮助极大,没有焚心宗地支持,莲花宗绝不会有今天的实力。“

    悟云点点头道:”该来的。终于要来了。如事不可为,莲舒当尽快退离。”

    莲舒不置可否地道:“我自当全力以赴。佛兄多保重。希望您能得到佛祖的眷顾。”

    突然,悟云佛尊脸色一变,眉头紧皱道:“不错。佛劫的压力怎么小了。”

    莲舒微微一楞,她也发现,空中的气息似乎有转变,压力有远走之势,道:“这似乎同去年一样,难道,难道您年又有人枪先度劫吗?”

    悟云佛尊苦笑道:“真没想到,近纪念我辈能人频出,看来,今年老朽又要留于此地了。”

    莲舒皱眉道:“会是谁呢?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人能在今年度劫。啊!难道是他?”

    悟云佛尊惊讶的看向莲舒,留露出询问的神色。莲舒点了点头,道:“是了,一定是他,也只有他才能在今年抢先在佛兄之前度劫了。”

    悟云佛尊似乎也想到了什么,恍然道:“你说的是连云宗的海龙宗主吗?”]

    莲舒点点头,道:“去年他来找我时,就曾经留露出过对度劫的向往,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据说,海龙所要面对的并非普通的天劫,而是修真者最强大的九重天劫,我现在真的有些替他担心了,毕竟,他是飘渺姐姐的丈夫。”

    悟云佛尊叹息道:“连云宗这些年真是能人辈出,海龙宗主地脾气虽然与我辈不太相合,但不可否认,他确实是修真界有史以来最杰出的天才。仅仅修炼一前多年,就将度劫,这实在是太难以想象了。”

    莲舒脸上留露出一丝暗淡的微笑,道:“不,他不是天才,而是一个怪才。没有谁能比地上他的怪异。以他并不出色的相貌,在修为还不算很高的时候就能打动飘渺姐姐的芳心,那并不是天才所能形容的佛兄,您应该也知道,一年前,除了焚心宗以外,他曾经遍访五宗,为了就是连云宗的未来。据说,他曾经以一人之力,威震五照仙,问天流和元月流,就连散仙高手无行祖师都无法与他抗衡,真不明白,为什么他的修为会提升的如此之快。”

    悟云佛尊淡淡的道:“那你呢他也曾经找到过你,你对他的修为有什么感觉?”

    莲舒流露出回忆之色,半饷,苦笑道:“在面对他的时候,我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压迫。无比强大的压迫感。在他面前,我就像一个普通的凡人一样,连佛心都险些失手。海龙的修为已经达到仙人的级别。”

    梵心圣境上空突然凝重起来,刚刚消失的压力重现,凝重的给人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莲舒心中一凛,以为佛动将重新降临之时,却听一向沉稳的悟云佛尊惊呼道:“好强大的天劫。这是足以影响整个神州的劫难啊!难道,这就是九重天劫的威力么?”

    莲舒抬头望天,果然劫云并没有出现,庞大的压力似乎是从西方而来。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一丝恐惧,她喃喃的道:“是了,一定是九重天劫。海龙,你要加油啊!你这个怪才,可不要让飘渺姐姐失望。”……

    飘渺峰峰顶,那单薄的木屋散发着一丝肃然之气,一层层淡淡的光晕不断从木屋中散发出来,天空中风云变幻。原本晴朗的蓝天此时已经蒙上了一层阴暗。凝重的气氛不断压抑着连云山脉七十二峰。飘渺峰顶的木屋似乎完全依靠着那一层层淡淡的光芒保护才能不被损坏。

    飘渺峰山腰处,飘渺道尊最得意的弟道云真人正焦急的看着天际。她是前几天刚刚回山的,得知恩师已经度劫升仙,她心中虽然难过,但也为师傅高兴,毕竟,师傅已经超越了修真者的范畴,这是绝对值得高兴的。离开的这段时间,她历尽艰苦。终于帮**损坏的道明真人找到了转生之体,并帮其开通灵窍,现在只等道明真人长大。就可以接引其回到连云宗之中。

    今天一早,道云真人就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强烈的压抑感令她和众位同门都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安。道云马上就要达到不坠的境界了,是三代辫中修为最高深的几个人之一。但是,今天这莫名的强大压力令她也很难承受。站在那里不断的喘息着。当初,即使是接天道尊引来的天劫,也绝对无法透过连云宗仙阵带来如此强大的压迫感。道云知道,今天必然会有事情发生。

    峰顶木屋中,突然。六道寒光亮起,明亮的寒光似乎将整间木屋照的闪亮。六道寒光在半空中相互纠缠着。强大的气息透过木屋向外传出,使整个飘渺峰所随的压力顿时减弱了几分。

    木屋内非常安静,谁也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但在压抑的气氛中充满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要来了么?”海龙微笑着说道。他显得很从容,没有一丝紧张。坐在他对面的天琴流露出同样的笑容。握住海龙的大手,道:“是啊!要来了。龙,你要多小心。”她眼中没有担忧,流露着浓浓的信任,她深信,凭借自己和海龙的力量,一定能够成功度劫。

    火湫脸上流露出一丝怪异的神色,“行了,你们别亲亲我我的了,天劫已经酝酿与于,不想让这片山脉受连累的话,就赶快走吧。”

    木屋门开,一红、一灰、一金三道身影如惊天长虹一般转瞬离开了连云七十二峰,在他们离开之时,至少有数十道目光集中在他们的身上。那都是充满感情的目光啊!所有的一切即将结束,但是,这也同样是一个新的起点、的开始。

    感受着来自天上的巨大压力,海龙显得很从容,毕竟,现在天上传来的威压还是第一重天劫的,对于他来说,就算任由第一重天动劈在身上也未必会受伤。三条身影转眼间已经飞腾到千里之外。火湫突然沉声喝道:“天琴妹妹,引动你的天劫,快。”

    天空中红云滚滚,劫云正在不断的聚集着,如果不是海龙他们飞行速度极快,第一重天劫本已经劈下来才对。

    听到火湫的话,天琴没有任何犹豫,松开了海龙的大手,仰天一声清啸,啸声直透空中劫云,天琴双手接连转化成各种法决,一层血色光芒氰氲而升,天琴已经将隐藏自己法力气息的禁制完全解开,邪气冲宵而起,以螺旋形态穿过天上劫云,直升九天之外。

    海龙、天琴、火湫三人并排漂浮在半空之中。一时间儿风大做,吹动着天琴的银色长发和火湫的红色长发随风飘舞,在空中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火湫眼中流露出一丝兴奋之色,喃喃的道:“混合天劫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出现了,没想到我却能见识一次。你们自己小心。”

    天琴看了海龙一眼,韬光养晦他松开自己的手,海龙明白,如果自己同天琴距离过近,当天劫降临时,会影响到各自对法力的发挥。天琴飘飞出百米,同海龙对面而立,一层淡淡的灰色光芒缓缓升腾而起,邪气骤然转盛,但是,在她散发邪气的同时,双眼却异常清澈明亮,显然并没有被邪气所拢。渐渐的,灰色气体渐渐转变成暗红色,邪气惊天而起。在天琴催动法力的同时,海龙也发动了自己体内的神之力,没有任何保留的,他达到地丹境界的法力已经完全运用而出,蓝色光芒升腾而起,配合着极玄寒冰骨,在空中形成了强大无比的防御力。

    就在空中的劫云即将爆发出第一重天劫之时,劫云优良传统受到巨大的冲击似的,剧烈的颤抖起来,原本血红的云朵开始发生变化,诡异的深蓝色突然出现,占据了劫云的另一边,时间优良传统停止了似的,下方所有压力同时消失,在海龙和天琴惊讶的对视中,两种不同颜色的劫云开始剧烈的放置起来,它们彼此之间相互侵蚀着,隆隆巨响不断震撼着神州大地,红、蓝两色光芒纠缠于天际,似乎都想将对方吞噬掉似的。

    火湫眼中流露出一丝兴奋的光芒,“海龙,你看,或许不用混合天劫降临,这冥界和仙界的天君们就要开始互相拼斗了。”

    海龙的脸色突然变的凝重起来,道:“不,没那么容易,作为仙界和冥界掌管天劫的天君,他们自身的责任心都非常重,绝还会因为任何事而影响到自己的任务。而且我所应的是九重天劫,仙界九大天君齐至,绝对不是控制冥界六重天劫的冥君所能相比的,你看,那蓝色的劫云已经快要被红色劫云逼退了。”确实,半空中蓝色劫云的光芒黯淡了一些,被红色劫云逼迫的节节后退。突然,两色劫云同时停滞了下来,依旧保持着原来的样,没有任何预兆的,原本消失的压力数以倍计的重新降临人间。海龙和天琴脚下千米处的地面瞬间凹陷一米,庞大的压力令他们二人同时下坠百米才稳住身形。海龙和天琴都流露出骇然之色,这难道就是混合天劫么?现在连一重天雷都还没有释放,但巨大的压力却已经超过了普通修真者的第三重天劫。现在他们已经有些怀疑,自己二人能否成功的度过前六重天劫的恐怖力量……

    至云峰顶极冰之地极玄之眼。玄天冰猛的睁开了双眼,美眸中流露出惊骇的神色,“他们疯了么?竟然同时引动仙、冥两界天劫。难道他们不知道,这会给自己带来毁灭性的灾难。疯了,真是疯了,弟弟,我帮不了你,一切都要靠你们自己了。”……

    摩哈、索托、乌拉三位大神六掌相抵,催动全部法力隐藏着自己的气息,天上传来的巨大压力使他们喘不过气来,彼此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着。苗苗的眼神有些呆滞,自从返回连云宗以来她还没有见过海龙,虽然她不能肯定,但冥冥中却感觉到,这天上的压力必然与海龙有关……

    北疆,魔宗魔沼,所有魔宗弟都蛰伏在自己的巢穴中,宗主戾天修炼的石窟内,戾天、金十三以及乌鸦全都铺匐在地,三人中乌鸦的修为最弱,受到天上天劫的影响还小一些,而戾天和金十三都不受控制的剧烈颤抖着,两人脸色发青,内心深处不断升起强烈的恐惧。金十三已经变化成了蛇形,全身颤抖着道:“这,这是什么天劫,怎么如此强大,我,我的身体快抵受不住了。”

    戾天微怒道:“笨蛋,别用法力抗衡,将法力全部散掉,一切顺其自然,你想把天劫招来么?”

    金十三全身一震,这才明白过来,赶忙照做,顿时舒服了一些,长吁口气道:“这也太恐怖了吧。究竟是什么力量能恐怖到如此地步。”

    戾天没好气的道:“我怎么知道,小心点,咱们三个可能有随时应劫的可能。乌鸦,这天劫中包含着邪气,会还会是邪祖?”

    乌鸦眼中流露出一丝怪异的神色,道:“或许有可能吧。她已经有一年多没回来过了,也只有她的力量有可能引来如此强大的天劫。可是,我现在很怀疑,这天劫难道就是咱们以后要面对的冥界天劫么?这也太恐怖了吧,谁能抵受的起如此强大的力量?”

    金十三苦笑道:“现在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多想别的也没用,至于度劫,能拖一天就是一天吧。最近这些日。那些可恶的变异人活动频繁,经常去骚扰我们,天劫对他们是没有影响的,我现在就怕他们去袭击我的老窝。”今天金十三和乌鸦前来魔宗都是商量对付变异人之事的。自从影接任了变异王之位后,变异人族威势大增,影凭借着自己具有的七项强大能力,曾经力战金十三而丝毫不落于下风。她现在需要的是时间,一旦将这些能力融会贯通,达到能力的顶峰,恐怕就真要邪道三宗宗主联手才有对抗的可能了。金十三和乌鸦才刚到这里。就感觉到了天上的压力,三人根本不敢反抗。只有变成现在这个窝囊样了。

    戾天皱眉道:“不。这或许不是冥界天劫,而是九重天劫的预兆,也只有九重天劫能拥有如此恐怖的威力了。只是不知道是谁敢如此触动天威,将这最强大的天劫引来人间,现在我只希望别牵累到我们就是。现在别的都顾不上了,先保命要紧。”……

    影独自站在地下城外,感受着空气中不一样的气氛,内心中的情感剧烈的翻腾着。一年关海龙离开时的话,时刻在她心中响起,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发现自己越来越期待海龙带自己走的日了。当一个女人将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一个男人后,就算彼此间没有感情也将成为心中永远的记忆,何况海龙在各方面都那么出色。每当影静下心来时,心中就会闪起那模糊的身影,她发现,除了族中大业以外,她心中留有的其他位置已经完全被那个身影所占满了。

    “海龙,今天就是你要升入另一个平等层面的日么?我知道,你一定会成功的,对不对。不要忘记,我还在等着你,三百年的承诺。”

    一个愤怒的声音在影背后响起,“你又在想着他了,对不对?”空林高大英俊的身形出现在影身旁。

    别看了他一眼,低着头道:“我的事,不用你管。”

    空林猛的抓住影的肩膀,激动的道:“不,你的事我就要管,你是我的妻,你是我的妻啊!影,别夏那个混蛋,嫁给我吧。我爱你有多深,难道你还不知道么?影,求求你,你知道么,我等你等的好辛苦。”

    影轻叹一声,拨掉空林的双手,依旧低着头道:“对不起,空林。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我已经答应了他,绝还会嫁给任何人,你别逼我。族里的好姑娘多的是,以你现在的地位,完全可以找到一个比我好的。空林大哥,是我对不起你。”

    空林全身微微颤抖着,仰头望天,“是他,都是因为他,如果没有他,我们早已经成为了夫妻。我恨,我真的好恨。影,我告诉你,如果你不嫁给我,我这一辈都会终身不娶,除了你,我谁也不要。”

    影幽幽一叹,没有再说什么,也同样看着天际,心中默默的为海龙祈祷着……

    第一重混合天劫终于降临了,两道天雷分别从蓝、红两色劫云中骤然而出,蓝色和红色的激电在空中纠缠着,威力至少增加了两倍以上,骤然分成两道红蓝纠缠的混合天动,分别朝海龙和天琴轰去。

    海龙动了,他在天琴之前先动了。手中金光暴涨,“千--钧--澄--玉--宇--。”万千金光闪亮,在海龙已经超越八转散仙的神之力催动下,每一道金光都是那么的清晰,犹如烟花盛放一般,抵御着从天空中传来的巨大压力。但是,神奇的一幕出现了。金光一散即收。瞬间凝结成一道巨大的光柱,这才是千钧澄玉宇的精华所在,但是,显然事情并没有完,海龙在天琴出手之前,突然喝道:“分光掠影。”那凝聚在一起的金光突然分成两股,闪电般迎上了空中落下的两重天劫。这,正是海龙从唐家的分光剑法中领悟出来的,金光虽然分开,但攻击力却丝毫不减,在全全力出手之下,硬撼天劫。

    “轰,轰--”巨大的反震力令海龙全身剧震。脸色一阵发白,虽然在极玄寒冰罩的保护下没有受伤,但体内气血却是一阵阵翻腾。他判断的没有错,仅仅是第一重混合天劫,已经超越了普通天劫第三重的威力。

    火湫突然喊道:“笨蛋,别硬抗,你的法力是有限的。尽量用引导和化解的方法。天琴妹妹那边你不用担心,有我保护她还会有事的。”

    天空中的劫云此时已经开始发生了变化,第一重劫过去了。劫云的面积骤然开始增大,红蓝两色似乎又开始相互吞噬似的快速波动起来。巨大的压力使空气优良传统就要凝固了似的。海龙和天琴对视一眼。为了节省法力,他们依然选择了下降。两人和火湫飘落在地,各自催动着法力等待着第二重天劫的来临。地面持续深陷,此时已经比原本低了两米左右。大地在劫云的压力面前微微的颤抖着。

    空中隆隆巨响震地海龙、天琴和火湫只能用法力封住自己的耳朵,才能不受影响。突然,在蓝色和红色劫云的剧烈摩擦下,一道红蓝交加的闪电划破长空,比先前粗大几倍的天雷骤然而落。海龙感觉到自己的手脚似乎有些不听使唤了似的,整个身体都变的非常沉,天劫带给他们的压迫力实在太大了。深吸口气,海龙身形电转,如同鬼魅般的快速移动起来,护体蓝光骤然大盛,飞身而起,向天空中那足以笼罩他和天琴的巨大落雷迎了上去,口中轻声吟唱道:“心安身自安,身安心自宽。身与心俱宽,何事能相某甘。谁谓一身小,其安若仙山。谁谓一室小,宽为天地间。安分身无辱,身意心相合。虽居尘世上,却是出人间。”周围的空气渐渐发生着变化,海龙纪化的身形似乎使空气变得清闲了许多,他的身影不断在空中放置着,全身蓝光莹然,引动着那混合天雷缓缓下落。由于他身形对位置的变纪极为迅速,天雷也抓不好他确切的方位,下降的速度竟然慢了许多。逍遥游已经极限般的展开,突然,海龙身体停顿在半空之中,眼看就要被天雷吞噬时,他的身体又消失了,能够在天雷的巨大压力下脱离,他所展现出的法力已经足以令人心惊。再次出现时,海龙在数百米之外,天雷似乎被他戏弄的发怒了,速度骤然加快,朝海龙的身体追去,海龙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千钧棒骤然变长,身体虚纪般的出现了九道身影,前八道一一被天雷所吞噬,眼看着削弱后的第九重天雷即将临身之时,千钧棒虚空一引,同时用衍眚盾护住自己的身体快速旋转起来。

    此时,天雷和海龙的身体都已经极为接近地面了,在海龙的继续旋转中,离心力以及千钧棒的导引使天雷的方向终于稍微发生了编离,海龙根本五脏有任何的犹豫,完全凭借本能的飞身而起,“轰--”第二重混合天劫已经重重的轰击在了地面上,一时间,山摇地动,整个大地以天雷落下的地方为中心迅速向周围龟裂着,无比强大的冲击波将海龙的身体如炮弹般送出。海龙没有抵抗,只是用极玄寒冰罩和衍眚盾护体,随着那巨大的爆炸力向天琴的方向飞来。天琴和海龙心有灵犀,在海龙被震飞的同时已经飘身而起,全身散发出一层银蒙蒙的光彩,接住海龙的身体,在他原本的防御罩外又增加了一层银光。两人搂在一起足足飞出千米才停了下来,海龙在天琴的额头上轻轻一吻,低声道:“我们一定能成功的。”天琴点了点头,道:“你休息一下,下一重天劫让我来,我可以的。”

    海龙此时的气息已经有些不匀,虽然以他身体的强韧并没有受伤,但体内气血也受到了极大的震荡,而且法力耗损集聚。点了点头,飞身飘落到一旁,就那么站在地上闭着眼睛利用着短暂的时间飞快的调息起来,他对自己的妻有着绝对的信任。天琴的修为,同他也只是一线之差而已,何况她还有九仙琴和阴阳逆天宝镜这两件仙器在。

    火湫飞的一点都不慢,转眼间追到天琴身旁,看着远处那深不见底的大洞,不禁心有余悸的道:“这混合天劫真是霸道,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天琴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但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没用了。天劫既然已经形成,唯一的办法就是凭借自身实力扛过去。“火湫姐姐,你帮我护着一点,我试着同第三重天动相抗。高山仰止,流水行云,千惠之法,琴天合一。”抬起左手,掌心向上横于自己胸前,琥珀色的琴身上光华流转,正是与天琴身琴合一的九仙琴。赤、橙、黄、绿、青、蓝、紫、黑、白九色琴弦上各自闪耀着不同颜色的光芒。它的出现,顿时令天琴全身气势大增。天琴突然盘膝坐在地上,一道银色的光罩骤然撑开,光罩足足曼延到十米才停了下来,光罩内非常寂静,似乎同外面是两个世界一般。这还是天琴第一次用出自己的绝对空间,在这个空间中,她就是绝对的主宰。俏脸上流露出一丝淡然的微笑,此时她的心情突然变得异常平静,右手在第一弦霓裳轻拨,动人的仙嗡之声顿时响起。天琴一手按弦,一手弹拨,春葱般的十指快速的率动着,这次,她并不是单弹一弦,而是九弦齐动,一圈圈的音波并没有外泻,只是弦漫于她的绝对空间之内。天琴的十指越动越快,脸上的神色变得肃然起来,绝对空间微微的颤抖着,似乎在向空中召唤着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