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后裔血脉的觉醒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不屑的道:“你还积功德?我看啊,你是要去神州那几个酒家喝遍美酒吧。你什么样儿,难道我还不知道么?”

    弘治尴尬的道:“别说的那么明白嘛,喝酒也可以一边喝一边积功德啊!大哥,你度劫的时候需不需要我帮忙。现在我已经可以如意的控制金刚咒了。防御力还是很不错的。”

    海龙摇了摇头,道:“不用了,你自己修炼自己的吧。我所要经历的是九重天劫,多你一个也未必会起到什么。走吧。”

    弘治一楞,道:“去哪儿?海龙嘿嘿一笑道:“当然是去喝猴儿酒了,我都很长时间没喝过了,今天总要痛快的喝一回,咱们不醉不休。”

    弘治一听喝酒,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好啊!这可是我强项,不过,大哥咱们可说好了,喝酒的时候不能用法力化解酒气,否则就浪费了。”

    海龙豪气大升,道:“好,那就看看咱们谁先醉倒。我就不信喝不过你这秃。”

    海龙和弘治足足喝了一天一夜,他们都没有运用任何法力,美味的猴儿酒如同流水一般不断的灌进他们的肚,海龙身具极玄寒冰骨,本身的抗酒性要比弘治强上一些。两人一开始还能用大腕对拼,等喝到一定程度后,他们干脆把头扎进了猴们的酿酒池中痛饮,这可苦了可怜的猴,他们辛苦酿造的美酒足足被海龙和弘治喝下去一半之多。

    海龙眼前的一切已经模糊了,推了身旁的弘治一下,醉眼朦胧地道:“他妈的,小治,我,我们再喝。我们一醉方休。”

    弘治比海龙醉的更厉害。打着酒嗝道:“喝就喝,谁谁怕你不成。来,喝。”

    “你喝酒往我这边靠什么,酒,酒在那边呢?”

    “呵呵,你少唬我,我。我知道你把酒藏起来了。大哥,呜呜,你能不能先不度劫等等我啊!我舍不得你啊!”

    “你少装了,谁信你。我把千钧棒留给你怎么,怎么样?它。它可以无限放大,带着你到仙界去找,找我啊!”

    “我不,你那破棍太沉,要是我爬到一半它倒了,我。我怎么办。不等就算了,你他妈的。我,我,……”扑通一声,弘治倒在一旁发出了浓重的鼾声。海龙睁着醉眼向四周看着,“咦,咦,小治跑哪去了,哈哈,我知道了,他,他一定是掉到酒池里去了。越位他妈没出息……”身一歪,海龙倒在弘治的肚上,也步了他的后尘,沉沉的睡了过去。

    清晨,海龙皱着眉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好疼,好晕啊!原来宿醉是这种感觉,真不好受。”神之力在他的意念控制下自行流转,将体内的酒气缓缓逼出,清凉的气流不断在脑海中冲刷着,海龙渐渐清醒过来。坐起身,回头看着仍然酣睡的弘治,海龙的双眼湿润了,轻叹一声,自自在语的道:“好兄弟,你睡吧。实在对不起,大哥真的不能等你了。我相信,你以后一定能成功度劫的。不论我们兄弟身在何处,彼此都永远是最好的兄弟。我要走了,希望以后再能相见吧。”一咬牙,海龙站起身,他不愿意经历弘治醒来后的悲伤,催动法力,飞身离开了这令他留下无数记忆的地方。

    海龙刚刚离去,弘治就缓缓坐了起来,海龙清醒后的动作将他也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海龙的话他清晰的听在耳中,但是他没有动。他强忍着心中的情感直到海龙离开才起身。泪水顺着弘治的面庞流淌而下,他喃喃的道:“大哥,你也要多保重啊!”

    回到飘渺峰,天琴和火湫正在开心的说着什么,看到海龙回来,天琴温柔的迎了上去,“龙,怎么样?小机灵和弘治他们没事吧。”

    海龙勉强一笑,道:“那两个家伙能有什么事,他们都在闭关,我相信,他们以后一定有度劫的能力。六耳前辈的主人既然能帮他不用度劫图文混排升入仙界,我想我以后也一定可以。就算帮不了弘治,把小机灵拉入仙安全照明还是没问题的。”

    火湫微笑道:“我正和天琴妹妹商量度动的事呢。我们计划一下,如何才能让你们都顺利的度过天劫。”

    海龙压下内心对弘治和小机灵的情感,道:“天动我也见过两回,虽然威力很强,但似乎也并不是不可抵挡的。一年后,又可以度动了。那时我想先帮琴儿应劫,有我和你的帮助,就算是六重冥天劫应该也没什么可怕的。再过一年后,我再度劫。”

    火湫摇了摇头,道:“你的想法天琴妹妹跟我说过了。我觉得这并不是最好的办法你千万不要小看九重天劫。当初爸爸妈妈为我打开通往人界的隧道时,妈妈将她的部分记忆也传给了我。在她的形容中,九重天劫的可怕几乎是大罗金仙也很难抵挡的。”

    海龙皱了皱眉,道:“我也考虑过这些,不过,以我现在的修为,想再提升已经非常困难了。我的境界虽然是斗转,但修为却相当于天一后期。只要我想,随时都可以将境界提升到度劫。火湫大姐,我想入仙界的心情是极为急切的,所以我不能再等下去了。”

    火湫微微一笑,道:“你们说的境界我现在已经明白了。其实升仙和天一两个境界是对仙界仙人普遍修为的形容,一旦突破了天一后期,就可以成为强大的大罗金仙。你决定尽快度劫的想法我很赞同。要知道,在仙界和冥界分别吸收仙灵之气和冥气修炼可比在凡间要强的多了。与其在这一界干耗着,还不如让你们公平网冒点险提前度劫。不过,我的想法和你不同,如果没有我的话,你先帮天琴度劫再自己度劫的方法非常合理。但是有我在,就不一样了。我觉得,你们完全可以一起度劫。这样就能节省更多的时间。”

    海龙全身一震,道:“一起度劫?可是,我怎么听说过,如果同时度冥天劫和仙界天动的话,天劫威力会强大到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

    火湫微微一笑,道:“不错,冥界天劫混合了仙界天劫,威力确实会成倍提升。如果你们公平网都只需要度过六重以下的天劫。那这个方法显然是不明智的。但现在却不同,你需要度九重天劫,两个同时度劫反而是一个机遇。”

    “机遇。”海龙疑惑的道。他似乎已经明白了些什么,但又不能肯定。

    火湫道:“不错,就是机遇。据我妈妈留下的记忆。如果度九重天劫,应付招来九大天君联手。到时候,他们主要的精力是防止九重天动威力过大而影响到人界。真正用天劫攻击你的,还只有陨雷天君一人。不论是仙界还是冥界,他们都是不能影响到人界的。否则各界平衡一旦遭到破坏,不但人界要完蛋,仙界和冥界也会面临灭顶之灾。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觉得你们两人共度天劫有投机的可能。你想如果两种天动混合,威力成倍增加,前六重天动或许冥界来人和仙界九大天君还能控制的住,那时天琴妹妹就完成了度劫。但是,混合天劫是极难控制的。冥界和仙界两边的人本就是死对头,他们根本不可能同心协力,到时后几重天动降临时,很有可能他们应付控制不住,为了确保人界不受到天劫的影响,他们一定会尽量地减弱天劫的威力,弄不好仙界九大天君还会帮助你度过最后三重天劫。那样的话,你不就可以顺利升天,并且得到通行各界的能力了么?”说到这里,火湫得意的笑了,这个语音是她在回来的路上就已经事先想好的。

    听了火湫的解释,海龙砰然心动,这确实是一个冒险的主意。一旦成功,自己度劫的可能性应付大大的增加了。

    火湫接头道:“不过,这样度劫对你们来说也同样有着一定的危险性,叠加后的天劫,即使是天琴妹妹最后需要面对的第六重,也拥有相当于普通天劫八重时的威力,所以天琴妹妹的危险性就要大了一些。不过,你们可以放心,虽然我的实力比不上那些天君,但同大罗金仙还是不相上下的,所以,帮你们应劫虽然有危险性,但成功的可能极大。你们考虑一下,看看要不要这么做。”

    海龙和天琴对视一眼,天琴道:“只要能帮海龙成功度动就算我有点危险也没什么,就这么定了吧。”

    海龙还有些犹豫,“火湫大姐,这样越位的行得通么?这只是你在理论上判断的结果,如果到时发生了什么变数怎么办?”

    火湫横了海龙一眼,道:“你现在的修为已经远超普通仙人,身上又有一大堆仙器,你还怕什么?度动之时我会主要帮助天琴妹妹。这样就万无一失了。等成功度劫后,天琴妹妹会立刻升入冥界,而你却可以在人界逗留,什么时候升仙就全由得你自己了。由于我帮你们度劫,必定会被那些我族的叛徒和白虎王注意到,所以,为了今后打算,我只能同天琴妹妹升入冥界,在冥界修炼到足够强大,同时帮天琴妹妹打下一定基础后,我们才会想办法到仙界去找你。所以,你最危险的时刻,将是第七重混合天劫降临之时,只要你能顶住最开始的攻击,冥界的人和仙界的人一定会联手减弱天劫的威力,帮你度过天劫的。”

    海龙恍然道:“我明白了。如果按照我原来的方法,虽然天琴可以成功度过天劫,但到我度劫的时候如果你帮了我,就很有可能会被那些叛徒和白虎王追杀,对吧。”火湫没有任何回避的道:“不错,所以我虽然可以帮你们,却必须要有完全之策的打算。不论是人还是神兽都是有私心的,我帮你们,必须要建立在不伤害自己的基础上。我还有大仇未报,还没有经历过许多美好的事,才舍不得死呢。”

    海龙苦笑道:“你倒是坦白,这么说,我现在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既然如此,一切就照你所说的做吧。不过,火湫大姐,你什么时候才能拥有神兽真正的力量呢?”

    火湫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在冥界修炼总要好过这凡人的世界。我们神兽的境界非常简单,只有四期,我现在才处于第二期的状态,等我进入了第四期,能力才会成熟。我现在的法力应该相当于仙界中的三**罗金仙。如果我说的不错,现在掌管火麒麟一族的那个叛徒叔叔,也不过就是第三期的力量。如果不是有白虎王护着他,恐怕我们火麒麟一族,早就让出火神兽的位置了。哎,这一切只能看机缘了。我看的出,你是至阳之体,不过你最初的至阳霸气已经失去了,否则,倒是对我有大补啊!”

    海龙吓了一跳,大手连摇,道:“怎么补,不会是你要同我合体吧,我可受不了你啊!你身上温度那么高,还不把我烤熟了。而且,我已经有老婆了。”

    “呸。”火湫美艳的面庞上闪过一丝红晕,佯怒道:“谁要同你合体了,不是手了,你最初的至阳霸气已经消失了么?你以为你很帅么?我才不会喜欢你呢?哼,小心到时度劫时我不帮你。”

    天琴有些担忧的看着海龙,道:“龙,你们别闹了,那第七重混合天劫的威力一定超越我们的想象之内,你能承受的了么?”

    海龙自信的道:“第七重混合天动虽然会很强,但我想也应该超不过普通的第九重天劫吧。如果我连这都不能挡一会儿,还谈什么惟我独仙。好老婆,你要对你老公我有信心,就这么定了。刚才我已经通过过至云师姐,不会有人到这里打扰我们修炼的。除了十几天后我要出去一趟外,我们就一直在这里修炼,等待最后时刻的来临吧。”

    天琴微微一笑,道:“既然已经下定决心,那我只有无限的支持你。十几天后你要出去,应该是去看你那新收的宝贝徒弟吧。”

    海龙点了点头,道:“她现在在止水峰,毕竟我是师傅,当初又答应了她,在她十八岁成人之礼时,怎么也要去看看。你要不要一起去?”

    天琴摇了摇头,道:“我不想中断修炼,到时你自己去吧。”

    海龙惊讶的道:“老婆,这可不像你啊!”天琴神秘的一笑,道:“我对你又没有什么不放心的,跟着你去做什么。”其实,她心中已经有了打算,既然决定度混合天劫,而海龙又将面临极大的考验,所以天琴决定,在混合天劫的前六重时,要爆发出自己的全部力量,尽量为海龙节省法力,以便他应付那最大的危机。所以,对她来说,多修炼哪怕只有一分钟,把握性也就会更大一些。

    由于火湫身上的热量太大,为了不毁坏木屋中的东西,所以她只能坐在地上修炼了,海龙和天琴纷纷上榻,当着火湫的面。两人也不好过于亲热。将天琴的小手握在掌中轻握,海龙微微一笑。缓缓闭上了双眼。自从用太阴果恢复容貌以来,天琴变得越来越温柔了,柔顺的闭上了眼睛,没有立刻开始修炼,感受着海龙掌中的温热,享受这片记得的温馨。

    十余天后,飘渺峰顶,海龙小心翼翼的从床上飘身而落。火湫身上不但散发着热能,幸好还不足以将木屋焚烧。天琴显得秀平静,坐在那里,法力丝毫不外泻,只是静静的用内循环修炼着。海龙知道,天琴这么做是为了怕她的邪气影响到自己。看着那吹弹可破的娇颜,海龙越位想用力的搂住她亲上一口,但他却不能那么做,一旦修炼被打断,效果肯定要差上许多。没有发出一丝声音的,他出了木屋。

    飘渺峰顶的云雾依然浓重。感受着侵袭自己身体的湿气,海龙舒服的长出口气。虽然修炼了只有十几天,但他的法力却更加凝实了。对自己所得到的强大力量也有了更深刻的体会。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海龙飘身而起,在金色光芒包裹中,朝止水峰方向飞去。

    止水峰,是连云山脉七十二峰中最为奇特的一峰,它并不高,也不险峻,但却得天独厚。由于连云山脉的山峰普遍很高,所以温度也非常低,惟独止水峰这里是个例外。止水峰峰顶呈倒圆锥形,据说,这里曾经是一座火山,喷发过灼热的岩浆。后来连云祖师入主连云山脉后,凭借强大的法力,将火山限制住,使这里不会再遭受生灵涂炭的洗礼。但是,即便如此,这里也常年保持着较高的温度,各种果实、植物也生长的最为迅速,其他各峰弟经常会到止水峰来求药,而止水道尊也向来大方,只要自己有的,都会毫不吝惜的给出去。

    后天和止水站在止水峰顶倒圆锥形的中央,她们彼此的心情虽然不同,但都在焦急的等待着。后天确实天赋异禀,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已经可以独自进行修炼了。通过这些天对修真界的体会,她越来越感觉到修真者的强大,也更加坚定了要走修真这条路的信心。

    “怎么还不来?师傅他答应过我的。”后天有些焦急的道。

    止水虽然同样心急,但她还勉强能保持平静,微笑道:“别急,再等等吧。海龙一向说话算数,既然说了要来,就一定会来的。”

    后天俏脸上流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师伯,我不行了,我坚持不住了。”

    止水心中一凛,道:“你们后羿族的变化我不清楚,但还是顺其自然的好,你开始吧,我为你护法。”

    后天心有不甘的看了天空一眼,无奈之下坐到地面上,感觉着周围的温热,将身心完全放开。正在这里,金光闪动,一片金云急速而来,在止水惊喜的目光注视下,海龙已经骤然出现在二妇女面前。后天眼中流露出一丝喜色,“师傅,我……”

    海龙看到后天不禁心中一惊,只见后天全身散发着淡淡的白色雾气,下半身处有一丝丝如同实质般的物体开始缠绕,他虽然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也明白这种殿堂的现象定然就是后羿族十八岁的变化了,赶忙道:“你别说话用心完成你应该做的事。”

    海龙的到来令后天心中大定,轻轻的点了点头,在微笑中闭上了双眼。那一丝丝如同丝线般的物体渐渐上升,一会儿的工夫已经缠绕到了后天胸部。海龙惊讶的看向止水,递出一外底部的目光。

    止水摇了摇头,传音道:“她现在的样很奇怪,似乎完全是自己身体里发生的变化,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的事都办好了么?”

    海龙点了点头,传音道:“该处理的,我都已经处理过了。等后天过完生日,我就会回飘渺峰做最后的冲刺。到时候,麻烦你告诉至云师姐,一年后不论有任何变化,他们都不要理会天劫,那将不同于以往,我不希望你们任何人受到伤害。

    止水全身一震,深深的看了海龙一眼,低下头,道:“海龙,我真的很希望你能度劫成功到天上同飘渺师姐团聚。”

    那幽怨的目光海龙再熟悉不过了,既然不能接受。他也只好装傻道:“一定会的。止水师姐也要努力啊!我们会在天上等着你。对了,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天劫非常奇怪。飘渺度劫时所经历的天雷虽然看上去同接天道酋那时一样,但威力却似乎弱了不少。仿佛是天界有意通融她度劫似的。或许,以后的天劫会越来越弱也说不定,我对你们大家都有信心,苦修这么多年,你们一定能够成功度劫的。”

    止水微笑道:“那可不一定,飘渺师姐度劫容易,说不定是因为仙界诸仙看她貌美故意放松的。我可就差的远了。”

    海龙脱口而出道:“止水师姐也很漂亮啊!如果真的是那样,你度劫时也一定会非常容易的。”

    止水微微一楞,眼底深处多了一丝异样。海龙暗骂自己多嘴,但说出的话就像泼出的水,又怎么能收的回来。看向一旁的后天。惊讶的道:“啊!师姐你快看,后天她已经被包裹住了。”确实,就在海龙同止水说话的工夫,后天的娇躯已经完全被那白色丝线磐的东西包裹在内。丝线越来越密集,缠绕的极为紧密,一丝淡淡的能量从里面渗出。不同于修真者修炼的法力,那似乎是一股纯净之气。

    止水眼中一亮。道:“我明白了。后羿族的变化必然与自身血脉有关。一旦后羿族族人到十八岁成年,蕴涵在他们血液中传自上古箭神后羿的力量应付被引动,经过后羿神力的洗礼,恐怕后天会有很大的变化,真正成为箭神的传人。这外面包裹着的东西,应该就像蚕茧一样,一旦力量达到一定的程度,后天应付破茧成蝶,身体状态产生质的飞跃。”

    海龙点了点头,眉头微皱道:“这么说,后羿族的变化对她来说应该是好事,可为什么后天告诉我,他们后羿族之所以无法活到中年,同这变化有着很大的关系呢?难道是因为潜力被过度开发所至么?不应该呀,后羿总不会害自己的后人吧。毕竟,生命是最为宝贵的。”

    止水脸色变得凝重起来,道:“不,不是潜力被激发过度的原因,如果我猜的没错,经过这破茧成蝶的过程,后羿族一定能变得非常强大,或许,在他们变得强大之时,会引来什么危机,正是这危机影响了他们的身体,造成以后致使的原因。”

    海龙自信的一笑,道:“如果是外来的危机,那就太好办了,有你我在此,难道还会让什么影响到她么。”一边说着,海龙双手结成法决,一层淡淡的蓝色光芒从他手上射出,顷刻间在后天所结之茧外形成一层坚实的护罩,他将灵觉提升到极限,随时注意着周围的情况。

    海龙所做的一切刚刚完成,突然天空骤然暗了下来,一股阴森之气于天际弥漫,海龙眼中光芒大放,看了止水一眼,道:“小心,来了。”

    话音刚落,一股若有若无的黑气从天而降,蜿蜒曲折的向下漂来,它的目标,正是在海龙保护下的茧。

    止水冷哼一声,飞身而起。喝道:“仙、佛、神、妖、冥,诸般皆由天,祈祷大地之巨轮,随我心而动。”为了保险起见,她直接用出了自己最强大的祈天轮。光芒骤然湛放,以止水斗转境界的修为催动,祈天轮散发出万道霞光,止水手捏法决,冷声喝道:“治祟降魔,禳蚯荡疡,炼度幽魂,祈天轮转。”如同晨钟暮鼓般的声音震荡于整个止水峰之上,祈天轮缓慢的旋转起来,那金色的霞光随着它的转动而不断的闪烁着,祈天轮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一会儿的工夫,竟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金色旋涡,下冲的黑气在金色旋涡的吸扯下偏离了自己原来的轨道,朝着祈天轮而去,止水又是一声轻叱,祈天轮旋转的速度再次增加,黑气进入那充满仙灵之气的旋涡,顿时被绞的支离破碎。突然止水脸色微微一变,祈天轮的光芒突然暗淡了许多,她手上法决连变,半晌才重新将祈天轮控制妥当,收回自身之中。

    “好霸道的阴气。”止水心有余悸的向海龙传音道:“那似乎是一股极为强大的阴气,如果阴气进入普通人体,普通人绝对会立刻身亡。即使像后羿族那样坚实的身体恐怕也很难承受,怪不得后天说他们的族人都活不过中年呢。原来确实是有东西阻挠。”正说话间,止水突然发现海龙脸色一变,抬头向天望去,只见又是三道黑气同时袭来,她已经来不及用祈天轮阻挡了,刚要展开能够快速施展的仙法,却看到海龙已经幻化出千钧棒挥了出去。万千道霞光掩映,海龙依旧傲然立于后天身旁,千钧棒爆发出强大的攻击力,那三道黑气在金光的绞杀中,根本没有一丝反抗的机会就消融在庞大的法力中。但是,这一切显然还没有结束。天空中黑雾波动,这次足有十余道黑气同时飘下,分别自不同的方向朝后天袭来,角度极尽刁钻之能事,务必要让海龙无法同时应付。

    眼看黑气接二连三的袭击,海龙心中怒火上涌,大喝道:“何方妖物竟然敢到我连云宗撒野?后羿一族与你们有何仇恨?非要赶尽杀绝不可么?”留下自己先前布置的防御护住后天,身体冲天而起,脚踏逍遥游,用出挪移之法,身体在半空中瞬间移动着,手上千钧棒急抖,爆发出一团团如同烟火般的璀璨光华,竟然将止水峰顶完全护住,那些不断而来的黑气一接触到海龙千钧棒散发出的金光顿时消弭于无形。

    下方的止水没有动,她要留在下面保护后天,同时,她发现海龙对付起那些阴气来比自己要容易的多,心中明白,那必然与他是至阳之体有关。她对海龙有着充分的信心,索性将这些麻烦全都交给他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