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阴阳逆天宝镜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粉碎一拨阴气的攻击,海龙没有停顿,千均棒交于左手,右臂抬起,手掌张开,紫色的气流骤然出现,龙吟声响起,海龙大喝道:“龙翔灭劫爆。”由于法力已经达到了极高的程度,现在的他,已经可以自由的运用龙翔臂中的部分能力了。在龙吟声的映衬下,紫色巨龙腾空而起,带着海龙本身所蕴涵的至阳真火,骤然扑向了半空中的黑雾。

    阴阳相遇强者胜,海龙的至阳之气在龙翔臂的增幅作用下发挥出了强大的威力,当初,龙翔灭劫爆可是同第三重天劫对撞过的。哧哧之声连响,空中似乎响起了一声怒吼,黑雾快速的消失着,转瞬间在紫色腾龙的强悍攻击下消失的一干二净。

    海龙冷哼一声,将千均棒收回成细针状,他知道,后天的危机已经完全过去了。飘身落地,关切的看向后天所结之茧,茧上的白色丝状物已经不再增加,其中散发着若隐若现的光芒,似乎在孕育着后天的身体成长着。

    “师姐,刚才那些阴气非常纯净,并不像邪恶的法力,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么?”海龙疑惑的问道。

    止水想了想,道:“肯定不是邪道法力。你别忘了,我们连云宗可是有仙阵护卫的,能不知不觉的进入仙阵之内,对方的实力只能用可怕来形容。或许,那时后羿族的夙敌也说不定。幸好我们应付过去了。”

    海龙点了点头,道:“希望不会再出现同样的情况吧,毕竟我们不能时刻守护在后天身旁。”

    止水道:“经过这次破茧的变化,我想后天也一定会强上许多。以后我会尽量照顾她,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海龙微笑道:“那就先替后天谢谢师姐了。”

    止水道:“谢什么,我愿意全力助她,只是因为她是你的徒弟而已。”

    仙界。

    “参见娘娘。”声音显得很苍老。

    “事情办地怎么样了?”另一个柔弱地声音响起。

    “娘娘,我,我……”苍老的声音显得非常局促,似乎有什么说不出口似的。

    柔弱的声音变得尖锐起来,“怎么,难道你失败了不成。你应该知道我是多不容易才帮你开启下界之门的。你这大罗金仙难道是浪得虚名么?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苍老得声音中多了一分恐惧。“娘娘,您,您听我说啊!在那后羿后裔得身边有两个人界的修真者为她守护着。而且其中一个所用地法力正好与我相克。他的修为之高,似乎并不在我之下。您也知道,在人界中我要隐藏气息,否则被仙界地巡游者发现,我就完了。所以,我根本不可能用全部实力与那人相斗。娘娘,最为可怕的是,那个人身上有着帝君的气息,所以我才赶快回来相报。”

    “你说什么?帝君的气息?”柔弱的声音中多了一分惊骇。

    “是的,不会错。我对帝君的气息最为恐惧,所以绝对不会感觉错的。娘娘,您看会不会是帝君察觉了什么?”

    柔弱的声音有些惊慌失措的道:“不,不会吧。”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还要再找机会去处理那个后羿地族人么?娘娘,您就是心太软了,如果早听我的将后羿一族灭掉,就不会有现在地麻烦了。”

    “废话,你懂什么?我,我怎么能……,算了,你先下去吧。这件事暂时先放下,等看看风声再说。如果帝君找你,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可是娘娘,如果没有阴气地限制,那后羿的后代就会完全传承她先祖的血脉,以后再想对付可就困难了。你别忘记,虽然后羿死时仍然是凡人之体,但他的力量已经强大到天君地实力了,一旦他那后人经过修炼得到了升仙的机会,恐怕会给您带来极大的麻烦。”

    柔弱的声音显得很烦躁,“好了,你不用再说了,照我的话去做。这些事我比你明白的多,如果真的是命运使然,我也认了。”

    “娘娘……”

    “够了,滚。”在历喝声中,那苍老的声音只得重重一叹,远离而去。

    柔弱的声音中多了一抹凄然,“后羿啊!你真的要来惩罚我了么?你知道么?世间上是没有后悔药可吃的,即使是仙人也不例外。”

    ……

    自从后天结茧之后,已经七个小时过去了,海龙和止水都能清晰的感觉到茧内蕴涵着一股庞大的能量,这股能量不断循环着,似乎在滋润着后天的身体。

    海龙闭着眼睛,不断感受着茧内的情况,但是那团能量很古怪,以他的修为都无法摸清虚实。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茧内的光芒渐渐暗淡了,似乎已经进入了最后阶段。出于谨慎考虑,海龙将防护禁制张开到最大,随时准备应变。

    终于,茧就像死了一般不再有能量的波动,似乎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似的,海龙看向止水,传音道:“师姐,是不是已经结束了,我们用不用帮后天破茧。”

    止水摆了摆手,道:“不,先别做任何事,等等再说,后天的这种变化我们都不是解,还是顺其自然的好。毕竟,之前后天并没有说过需要我们用外力相助。”

    海龙顿时醒悟过来。所谓关心则乱,对于后天这个身世可怜的女孩儿他心中充满了怜惜,作为她的师傅,她又即将远离人间,他实在不忍心看着这个小徒弟再受到什么伤害,只想尽力去为她做些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当后天结茧整整一天之时。在海龙和止水焦急的等待下,茧终于发生了变化。首先,最外面已经变硬的茧壳发出了一声轻微的碎裂声,虽然声音极轻,却同时惊动了海龙和止水,两人一瞬不瞬的注视着白色的茧,只见,在茧的最顶端裂开了一道极为细微的痕迹。紧接着,这个裂痕缓慢的向周围扩大着,碎裂声此起彼伏响起,一股股淡淡的清香从裂缝中渗出,嗅入鼻中,给人带来心旷神怡的感觉。

    一声低吟从茧中传出,低吟声渐渐高昂,回荡在海龙的防护结界中,海龙心中凛然,这若有若无如同虚幻般的声音似乎蕴涵着许多他无法理解的力量。

    “蓬——”茧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骤然碎裂,浓郁的香气瞬间吞噬了海龙和止水,一个魄的光团冲天而起。竟然以无比尖锐的力量穿破了海龙极玄寒冰罩所布下的禁制。

    海龙和止水仰头望去,冲入高空的白光渐渐回落,光芒也不断的收敛着,一个人形渐渐显现,海龙和止水都惊呆了,他们都被这个人影的完美所惊讶,那是一条**的美体,全身白皙的肌肤上闪耀着淡淡的光华,如同瀑布一般的黑色长发直垂过小腿,在微风中轻轻的漂浮着。她的左手上握着那张巨大的碧玉弓,在那碧绿的光芒映衬下,给她的娇躯增添了几分艳丽。这一记得海龙仿佛又看到了飘渺那如同空山灵雨般的脱俗气质,这,这还是后天么?

    少女的容貌只是依稀同后天有点相似,她的身高几乎已经接近了海龙的程度,完美的娇躯没有任何瑕疵,绝美的容貌即使是止水这样的美女也要黯然失色,眼眸缓缓睁开,原本黑色的瞳孔或许是因为受到碧玉弓的影响已经变成了碧绿色,如同一汪春水般流淌着丝丝暖意,最为惊人的是她身上散发出的气质,受那气势影响,海龙和止水都不禁释放出了护体的禁制。

    **的娇躯飘飞落地,在她的眉心处,出现了一个金色的箭形印记,但比起飘渺和接天道尊升天时的印记要明显的多,金色的光芒使她显得那么高贵。

    “后天,你,你还是后天么?”海龙有些发愣的问道。

    少女那碧绿的美眸中多了几分神采。轻啊一声,手上的碧玉弓消失了,俏脸羞的通红。双臂搂在一起,护住自己那傲人的酥胸蹲了下去。

    海龙完全被少女的美态惊呆了,止水毕竟是女人,反映快些,手一挥,取出一件长袍披在少妇女的身上,扭头瞪了海龙一眼,怪责的道:“你这色狼,有这么看徒弟的么?”

    海龙这才反应过来,慌忙回过身去,但心跳却急剧加速着。耳中再次响起止水的声音,“后羿的力量加上嫦娥的容貌,这才是完美的后羿族人啊!后天,恭喜你,你已经破茧成蝶了。”

    在止水的帮助下,后天穿好了自己的衣服,这才渐渐恢复了正常,她吃惊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喃喃的说不出话来,虽然她早知道十八岁时身体会发生一定的变化,但这变化却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

    “师傅,是您帮的我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变成这个样?”

    海龙先侧身瞄了一眼,见后天已经穿好衣服,这才松了口气转过身来,内心中不禁一阵火热,苦笑道:“我可没帮你什么,这都是你自己做的。后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后天摇了摇头,碧绿的大眼睛眨了眨道:“我也不太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以前,爸爸还活着的时候曾经说过,当我们后羿族到十八岁的时候,体内的血脉应付觉醒,从而能得到很强大的力量。但据妈妈说,爸爸十八岁时血脉觉醒后变化并不大,虽然身材变得高大了一些,但却显得很虚弱,只是在几年后,身体的力量才渐渐强大起来,但直到爸爸死时,也远远无法运用碧玉弓中的强大力量。”

    海龙回想起先前的阴气,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你们后羿一族的血脉确实蕴涵着箭神后羿的力量,但是,你们也同样有着一个不知明的敌人。在你们到十八岁血脉觉醒之时,你们的敌人应付悄悄的出现,用阴寒之气影响你们血脉的传承,同时也对你们的身体造成极大的破坏,使你们后羿一族始终无法活过中年。昨天,你也面临着同样的情况,只是那潜藏的敌人在出手时被我和止水师姐击退了。所以,你现在血脉的沉醉已经完全完成,或许,不久后随着你自己的领悟和修炼,就能够成为新一代的箭神也说不定。不过,我不明白的是,你那潜藏的敌人既然如此阴毒,又拥有着强大的力量,为什么他不将你们彻底毁灭了呢?那样的话,自然就可以避免更多麻烦。”

    后天楞楞的看着海龙,突然,她双手抱头,流露出痛苦的神色。海龙吓了一跳,赶忙闪到她身旁,将自己精纯的神之力输入其体内。但是,当他的神之力进入后天的经脉时,顿时遇到了极强的阻碍,那是一股无与伦比的刚阳之气,虽然阳气不如海龙自己的至阳之气那么盛,但刚猛却尤有过之,似乎只不过是一天的时间,后天就已经变成了一名修真高手似的。

    海龙看着后天眉头微皱,道:“徒弟,你感觉怎么样?”

    后天依旧双手抱头,痛苦的道:“师傅,我的头好疼,似乎突然多了些什么东西似的,啊!那是碧玉弓,碧玉弓……”她的身体不断痉挛着,海龙试了几次,神之力都无法通过后天体内那股力量的防御,为了不伤害到她,海龙也不敢加力太大,只能无奈的看了止水一眼。突然,海龙脑中灵光一闪,他想起了以前自己的经历,在六耳猕猴给他师傅的功法时,似乎也有着类似的情形,赶忙道:“小天,你别试图抗衡那种疼痛,放松自己的身体去尽量接受它,或许,那是你们后羿族的记忆和对碧玉弓的理解。”

    后天的反应很快,听了海龙的话,她的眉头舒展了一些,渐渐的,她的身体平静下来,下意识的坐在地上,全身散发出一层淡淡的碧绿色光芒,竟然就那么入定了。

    止水微笑道:“海龙,看来你是对的。后羿一族经验丰富了那么多悲惨的命运,到了后天这一代,终于可以拨开乌云见明月了。”

    海龙也松了口气,微笑道:“希望是这样吧。后天他们的族人实在太苦了,真不希望她再受到什么苦难。师姐,看样后天还需要一定时间去理解脑海中突然出现的东西,她就拜托给你了。我想,等她领悟了箭神后羿的真正力量,再加上我们连云宗的修炼之法,必然能够成为一代奇材,我想,嫦娥似乎应该留给她,以后羿族的力量,今后会发生什么又有谁能说的好呢?”

    止水温婉的一笑,道:“后天体内的宝库已经开启,她需要的是时间,只要能将自身宝库中所有的东西都领悟,我想,她的力量将很快会超越人界中的任何人,师弟,恭喜你收了个这么好的徒弟,你放心吧,以后我会好好照顾她的,后天身上的力量似乎极为霸道,而咱们连云宗的天心决中正平和,正好适合调节她的燥气,我现在真的很期待,不久的将来她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讶。”

    海龙看了止水一眼,道:“我现在要回去进行最后的修炼了,当我从修炼中清醒过来时就将是度劫之期师姐,不论是我,还是飘渺,都会在仙界等着你的。你一定要努力啊!多保重。”说完,又看了一眼盘膝而坐的后天,催动自己的神之力脚踏祥云而去。

    止水痴痴地看着海龙渐渐远离的身影,“是啊!我也要努力了。只有度劫成功,我才有再见到你的可能。冤家啊!为什么我的心会随着你而去呢?”

    海龙回到飘渺峰顶,刚刚穿透云雾,他就看到了那窈窕动人的身姿,温柔的笑容温暖着他的心,海龙不禁飞身上前将天琴怜惜的搂入怀中,柔声道:“你怎么不修炼,出来干什么?”

    天琴将头贴在海龙胸前,低声道:“你不在我身旁,我怎么能静下心修炼呢?你走的时候其实我就知道了,只是法力还没有达到一个循环,所以我没有跟你去。龙,你那徒弟怎么样了?”

    海龙微微一笑,道:“情况比我想象中还要好的多,后天不愧为后羿的后代,她……”当下,他将后天破茧成蝶的过程详细的说了一遍。

    听完海龙的叙述,天琴惊讶的道:“这么说,后天血脉觉醒后的能力已经强大到相当一个程度了?”

    海龙点了点头,道:“后天的碧玉弓是一件不次于龙翔臂和千钧棒的宝贝。而且她有血脉的传承,以她现在破茧后的能力再拉开碧玉弓,其威力恐怕不坠境界的修真者也不好对付呢。而且,后天的潜力极大,现在她不过才刚踏入修真的大门。如果她能够完全领悟上古箭神后羿的绝学,再配合我连云宗道法,其前途不可限量。或许,那时候我这个师傅都不会是她的对手呢。”

    天琴微笑道:“你也不用妄自菲薄,她在进步,你不也同样在进步么?”

    海龙低头在天琴有空处轻吻,道:“乖老婆,有你在我身边真好。”搂住天琴的大手开始不规矩的游走起来,经过之前后天那****的刺激,再抱着天琴这么个尤物,海龙还如何能忍耐的住。众望渐渐转盛,低下头,找到那温润的唇瓣,深深的,深深的吻了下去。

    当初两人离开连云宗时。海龙的心绪一直处于对飘渺的思念中,后来又遇到了麒麟少主火湫,根本没有单独相处的机会,更别说亲热了。今天,机会终于来了,海龙内心的渴望望使**极度升腾,天琴的娇颜在他眼中是那么美,海龙突然发现,自己心中现在只有天琴和飘渺了,多余的,什么也无法容纳了。深深的,有些疯狂的吸吮着天琴的甜美,他的身体越来越热。

    在海龙的挑引下。天琴只觉得自己的大脑渐渐迷糊起来,一股原始的动力以及内心深深的爱驱使着她反搂住海龙,疯狂的反应着。两人的身体不断纠缠着,天琴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她那光滑而充满弹性的肌肤如同火药引线一般点燃了海龙体内所有**。

    不知不觉中,两人已经滚倒在地,在海龙的努力下,天琴的娇躯终于变得**了。海龙突然停了下来,抬起头,痴迷的看着天琴的每一寸肌肤,骤然失去了海龙的热情,天琴全身一震,迷蒙的看着海龙,俏脸如同升腾的火焰一般羞红,呢喃道:“你,你看什么?”

    海龙温柔的抚过天琴的发丝,嘴角带出一丝邪气,低低的道:“你就是我的女神。”当他再次吻了下去时,两行泪水顺着天琴的面庞流淌而下,海龙吓了一跳,欲火顿时收敛了几分,“琴儿,你,你怎么了?如果你不喜欢,我可以停止。”

    天琴哭泣的娇颜上流露出一丝发自内心的微笑,她没有说话,只是猛的搂上了海龙的脖,将他拉向自己,红唇用力的吻上了他的唇辫,同时,修长雪白的娇躯如同八爪鱼一般缠了上去,紧紧的,紧紧的贴上了海龙每一寸肌肤。

    强烈的刺激令海龙脑海中轰然巨响,没有任何犹豫的,他终于开始了自己有意识的第一次征伐。原始的篇章在飘渺峰顶木屋外春天响,在剧烈的呻吟和喘息声中,深爱千年的两具身体终于再次融合。天琴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带着一丝痛楚,更多的,却是满足和甜蜜。

    第一次完全感受到妻的温柔,强烈的舒爽感充斥着海龙全身每一个细胞。同上次不一样,这回他拥有了主动权,虽然在极度冲动之下。但他还能够考虑到天琴的感受。强忍着自己的**,轻柔地率动着。天琴异常敏感,每当海龙轻动时,她的花茎就会急剧收缩,并释放出大量的花蜜,随着花蜜的润滑,海龙的脑海越来越模糊,身体随着**而动,由平静渐渐转为了疯狂。

    天琴疯狂的呻吟着,她那变回常态的指甲已经深深的抓入了海龙的肌肉之中,一次又一次达到**的颠峰,她的身心已经完全开放给了自己的丈夫,心与心的交融令他们进入了灵肉合一的美妙境界。两人体内的法力自动循环,一圈圈颜色各异的光芒从他们的身体渗出,再彼此的交融着。令人惊异的是,海龙身上散发出的神之力同天琴散发出的邪力彼此间竟然没有任何抗拒,仿佛并非势同水火的两种法力,而是亲密的情侣一般。

    海龙和天琴都完全沉浸在情感与**的交融中,并没有发现法力的异样。良久,“啊——”从天琴口中响起一声惊天动地的呻吟,她那绝美的娇躯极度痉挛着。花茎急剧收缩,神智陷入了短暂的空白之中,在这剧烈的刺激下,海龙再也无法忍耐,在极度亢奋中爆发了,生命的精华喷洒而出,滋润着那美妙的花心。

    时间在这一记得似乎停滞了一般,海龙和天琴只能听到彼此剧烈的心跳声。一层银蒙蒙的光华从他们相接的胸口处传出,瞬间包裹住两人的身体,银色光华渐渐转盛。海龙和天琴同时感觉到心口处一亮,一股清凉的激流冲入了他们的经脉之中,体内的法力急速飞涨,充斥着他们的经脉,两人的身体已经完全隐没在银色的光球之中,无比神圣的气息不断滋润着他们每一寸肌肤。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银色光芒逐渐收敛,海龙和天琴同时清醒过来,两人四目相对。心与心的沟通令他们感觉到分外甜蜜。天琴娇羞的低下了头,而海龙则满足的在她的俏脸上轻轻一吻,低声道:“乖老婆这回你可完全是我的人了。”

    天琴羞涩的道:“人家不早就是你的人了么?你那个,那个还没出来呢?”

    海龙嘿嘿笑道:“里面暖和,倦鸟归巢,怎么能不多休息一会儿呢?”

    天琴粉拳在海龙背后轻捶,嗔道:“讨厌啦,快起来吧,难道你没感觉到,刚才似乎有什么东西进入我们的经脉么?”

    海龙一楞,回想起先前那美妙的感觉,感受着胸前微微传来的凉意,这才下意识的撑起上身。他惊讶的看到。在天琴和自己的左胸上各自多了一个银色的印记。天琴胸上,是一个被众多奇异符号围拢的银色弯月,而自己的左胸上,则多了一个被符号围拢的银色太阳。那银色的光芒令他异常熟悉,不禁失声道:“啊!这是逆天镜么?为什么会这样。”

    奇异的现象熄灭了海龙余韵尤存的欲火,他从天琴身上爬了起来,骤然的退出不禁令天琴发出一声动人的呻吟,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讨厌,你也不说一声就出去,人家还有点疼呢。”

    “我,我不是愿意的。你看,咱们胸口上为什么多了这个。”海龙抚上天琴的左胸,当他的手指接触到琴左胸上那银色的弯月时,两人身体同时剧震,一股触电般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银色的弯月同银色的太阳同时亮起,海龙和天琴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法力急剧提升,已经超越了原有的程度,胸口湛放的银色能量瞬间融合在一起,在纠缠中上升,直冲天际。飘渺峰顶的连云仙阵在银光冲至之时竟然自动散开,任由那银色的光芒骤然上升。

    良久,感受着那银色光芒的强大,海龙惊喜的道:“我明白了,琴儿,这才是逆天宝镜真正的威力啊!怪不得玄天冰姐姐曾经说这是阴阳逆天宝镜,原来竟然要我们灵欲合一才能引动其中的玄奥。看来,这阴阳逆天宝镜不但是防御的法宝,而且也是攻击的利器啊!”两心中百感交集,他们都没有想到,在自己桌需要力量抵抗天劫的时候,上天竟然对他们如此恩赐,使他们的修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同时,还开启了阴阳逆天宝镜这件最强大的仙器。紧紧的,紧紧的拥抱在一起,海龙和天琴的身体再次契合,他们知道,融合后的阴阳逆天宝镜已经为他们度劫增添了一个重要的砝码。

    其实,海龙不知道的是,他和天琴能够引动阴阳逆天宝镜实在是运气太好了。首先,阴阳逆天宝镜曾经同海龙融合过,所以在海龙体内始终留有一丝它的气息,当海龙和天琴合体之时,多年的情感瞬间爆发,彼此间强烈的爱念彻底激发了阴阳逆天宝镜中的灵力,再加上海龙本身并不排斥阴阳逆天宝镜的灵力,这才能够得以成功,其间玄妙也只有天知道了。

    遥远的仙界,一个低沉的声音叹息道:“看来是无望收回了。他们终于发现了阴阳逆天宝镜的秘密。我可怜的宝贝啊!现在我真的失去你了。”

    另一个戏谑的声音响起,“行了立言,谁不知道你法宝众多,少一个阴阳逆天宝镜算什么。”

    低沉的声音有些愤怒的道:“你懂得什么,阴阳逆天宝镜是我最强大的仙器,它具有的灵性如果合理运用,远超普通三十六神禁的仙器。我心疼啊!当初真不应该跟玉阳那混蛋拼斗,结果弄的陪了夫人又折兵。”

    “行了,你也别烦心了。玉阳得意的至宝九仙琴还是也流落人间被凡人同化了么?他的损失可不比你小。以后你注意点脾气,同样的错误别再犯也就是了。”

    “哎,我现在只希望那两个凡人不要辜负了我宝镜的灵力,我可怜的宝贝啊!”他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了,而且是那么的无奈。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