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三百年的承诺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森然杀机骤然提升,枯闻长老的房间内温度急骤下降,在他与海龙之间的空气似乎燃烧了一样身微微的扭曲着,他那工作者而枯瘦的面容上充满了强烈的杀机,“带走影?除非你杀光我们所有圣族的战士。对于我们圣族来说,圣王代表的就是一切,我绝不允许任何人阻碍我们圣族再次振兴。”手中的木杖缓缓举起,枯闻已经将自己的法力提升到极限,随时准备出手攻击。

    海龙泰然自若的看着枯闻,淡淡的道:“我从来就不吝惜杀戳,如果你非要逼我那么做的话,将圣族屠戳的一干二净也并非什么难事。”空间再次变化,枯闻吃惊的发现,自己所有的能力竟然暂时推动了控制,整个房间中变得平静下来,在海龙面前,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老人。海龙脸上流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感觉到了么?这就是我的绝对空间,在我的空间内,你们圣族还没有人能够对抗。”

    枯闻长老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海龙**裸的感受令他心中恐惧越来越盛,虽然他知道海龙在三阴合阳后受益非浅,但他没想到,他居然会强大到如此程度,自己堂堂圣族第一长老,竟然连抗衡的力量都没有。有些艰涩的道:“真的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么?”

    海龙双手背后,傲然道:“不错,没有任何转圜余地,我要带走自己的女人,是谁也无法阻止的。你去把影找来。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十分钟后,如果我还见不到她,那么,后果你自己知道。”绝对空间骤然消失。枯闻又拥有了自己的能力。他怒视着海龙,想出手,但犹豫了半天却始终没有运用他强大的能力。他知道,现在的海龙,已经远不是他可以抗衡的了。

    海龙冷冷的道:“已经一分钟了,我的耐性是很有限的。”他身上散发出强大的压迫力,使枯闻的呼吸更加急促了。重重的顿了一下手中的拐杖,枯闻大步而去。看着他离去的背景,海龙嘴角处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是的,没有人能抢走他的女人,谁都不行。影既然同自己有了合体之缘。就绝不允许她再同任何男人发生关系海龙闭上双眼,开始调息自己体内的法力,他也明白,枯闻绝对还会轻易让他带影离开,即将来临的。恐怕将会是一场大战,他对自己充满了信心,任何人也无法阻止他的决定。

    影静静的在自己房间中坐着。还在幼年时,她就知道自己这一生必定要为圣族付出一切,在长老们的督促下,她无时无刻不在刻苦修炼自己的能力。终于,她成为了族中最年轻的长老,而且。长老们还对外隐藏了一项天大的秘密。早在三年前,她就已经超越了长老的力量,拥有了第四种能力。但是,枯闻长老等人却都认为她的能力还不足以领导圣族,只不过是刚刚踏入圣王级的门槛而已。之后的两年,无论影如何努力,自己的能力却都无法寸进,这不但给她带来了困惑,也令众位长老大为不解。影从小就是和空林一起长大的,在族人眼中,他们是最合适的一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随着日一天天的过去,他们之间的感情也越来越深厚了。他们的关系早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空林深爱着影,影也同样爱他。但是,他们的婚事始终没有被获准,空林和影都是守礼之人,虽然整日耳鬓摩擦,却从未做过什么逾越的事。影不明白为什么长老们不能成全他们之间的爱,在她内心中并不想做什么圣王,她只想每天都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那就足够了。海龙的出现打扰了她的生活,那天晚上,枯闻等几位最年长的长老将她叫去,她这才知道,自己的能力之所以无法再提高,主要还是因为先天不足所引起的,所以,他们定下了要借助海龙之力帮她完成圣王成长的过程。之后发生的一切,影恍如在梦中一般,同海龙在一起那段时间经历的一切,是她以前从来没想到的,直到现在,她还无法忘记在接天广场上海龙力抗正道六宗时的英武身姿。当玄天冰让她同海龙三阴合阳时,她的心跳好快,她没想到,长老们的计划竟然会这么快实现。空林的影不断在脑海中闪现着,但为了族中大义,她有的选择么?同海龙的合体并没有给她带来痛苦,反面是深深的震撼,那是发自灵魂最深处的共鸣,当她和海龙同时攀登到**的顶峰时,影醉了,深深的迷醉了。

    三阴合阳结束后,由于影的修为最弱,所以也是最后一个清醒过来的。她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体内多了许多东西,天琴告诉她海龙正在帮助飘渺应劫,本来她是想去帮助海龙的,但是,她突然发现,自己在海龙、飘渺和天琴面前竟然什么也不是,是他们中唯一的外人。带着落寞和自己也不明白的心情,影选择了离开,直接返回了圣族的地下城。在回来的路上,她发现自己不但第四种能力完善了,而且又多了些其他的能力,但是,这以往她最期望的东西却并没有带来多少兴奋,刚刚回来几天,长老们竟然一改往常反对她和空林交往的态度,同意让他们尽快结婚。影发现自己变了,这曾经是自己最希望的,现在却怎么也提不起兴致,她觉得自己对不起空林,毕竟,她的身体已经不再纯洁了。

    轻叹一声,影缓缓站起身,透过社会主义优越性向外看去。该发生的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她知道自己现在多想也没有什么意义,所以,她能选择的,就是接受自己的命运,继续走自己应该走的路。“影,出事了。”枯闻苍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影骤然回首,向刚刚冲进门,正喘息着的枯闻看去。

    “大长老。怎么了?”影淡淡的问道。枯闻喘息着道:“海龙来了。”影全身剧震,内心的平静掀起了滔天巨浪。

    十分钟很快就到了。海龙睁开双眼,犹如冷电一般的目光激射而出,他刚才只不过是威胁枯闻而已,就算枯闻不把影带来,他也还会真的去杀戳。看看自己光晕流转的手掌,海龙暗想,要怎么做才能让这些可恶的变异人把影交给自己呢?正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到十几团强大的气息正从四面八方向自己所在的位置围拢。嘴角流露出一丝不悄的笑容,海龙心道,来的正好,就让我彻底打垮你们这些变异人的信心吧。

    枯闻的声音在屋外响起,“海龙宗主。您出来吧,影我已经带来了。”

    海龙推开房门,枯闻的房周围,站着十二个人,正是圣族的十二大长老,海龙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枯闻身边的影。影同以前相比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今天她没有穿那件皮衣。而是穿了一件神州普通人穿的长裙,在长裙的映衬下。给她培了几分妩媚。

    海龙微微一笑,道:“各位长老,许久不见,不知道各位还安好么?”

    空林怒斥道:“海龙宗主,我们尊你为本族贵客,可你却来我们圣族捣乱,难道欺我们圣族无人么?”

    海龙耸耸肩头,道:“我从来就没想过要捣乱,我来这里,只是带走自己的人而已。当初,你们也都在场,枯闻长老已经把影送给了我。可影自己跑了回来,我自然要把她带走。空林兄,实在不好意思,影不能做你的妻了,因为她是我的私有财产。”

    空林怒道:“你放屁,影又不是东西,你凭什么将她据为己有,今天有我在,你休想带她走。”

    海龙突然发现,空林的愤怒并不能带起自己的怒气,自从修为提升到现在的境界以来,似乎连自己的心性也提升了一般。他不再理会其他人,看着沉默的影道:“影,你愿意跟我走么?我虽然未必能给你带来什么幸福,但我以后却还会约束你什么,我可以让你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当圣族之王有什么好,那需要你付出自己的一切。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从出生到现在,你有没有为自己活过一天。”

    影娇躯微颤,她低着头不敢直视海龙的目光,“你走吧,我生是圣族的人,死是圣族的鬼,多的命运是上天早已安排好的。这是我必须要走的路。”海龙轻轻的摇了摇头,道:“影,我真的很为你悲哀,没有谁的路是上天安排的。自己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中。好了,我也不多说了。你们十二个人一起上吧,只要你们能打败我,我自然会立刻滚蛋,否则的话,你们也没有谁能拦住我带影走。”

    影抬起头,有些哀求似的道:“别在这里,好么?这座地下城是我们圣族最宝贵的财富。”

    海龙微笑道:“客随主便,那咱们就到外面去吧。北疆的空间够广阔,也足以让你们放手施为了。”

    在圣族包括影在内的十二位长老“陪同”下,海龙走出了地下城。环视一圈警惕的众人,道:“各位毕竟曾经在太阴果的事情上帮过我,我不想同你们动手。这样好了,你们看我一记攻击,如果自觉能够抵抗的话,尽管来攻,都闪开。”一股狂霸之气骤然随海龙而升,除了影以外,所有的变异人都被逼迫数十米之外。海龙跃空而起,全身金光大盛,北疆昏暗的天空中,云朵似乎都静止了一般,就连不断吹袭的寒风也消失了,在这一刻,优良传统天地间的一切都随着海龙的动作而喘息着。一道湛然金光从海龙手中射出,千钧棒斜指天空,海龙爆喝一声,“开”。

    在变异人十二长老的惊恐的注视下,天空中的乌云优良传统被千钧棒拨开一般,露出了如同蓝丝绒一样美丽的碧空。阳光顷刻间普照大地,给萧索的北疆带来勃勃生机。海龙背后亮起一团耀眼的光芒,金光如同坚实的铠甲一般,将海龙全身每一处都保护在内。海龙喝道:“你们给我看清楚了。乾--坤--一--掷--。手中千钧棒以无比迅疾的速度骤然增大,只不过眨眼的工夫它就已经涨大到目力难豚的范围,海龙身影在空中一转,双手握住巨棒,全身金光骤然由金变白,再由白变蓝,在他的怒吼声中,朝地面砸来。原本被太阳照耀的明亮天空突然更加耀眼了,千钧棒的光芒竟然掩盖了太阳,直径超过十米的巨棒,如同开天辟地一般,它的目标,是圣族地下城的反方向。无与伦比的强大气势,将影和其余十一位长老都震出数百米之外,海龙凭借自己的力量,用出了千钧棒法中最强悍的一招。

    轰--,随着千钧棒落地的瞬间,整个北疆都随之颤抖了,巨棒所落之处,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迅速向两旁和前方延伸着。巨大的地震波令地面飞沙走石,无法形容的强大力量似乎要将神州撕裂一般。尘土飞扬,却无法掩盖那团蓝色的光芒,在清啸声中,蓝光冲天而起。

    烟雾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极为浓重,变异人长老们统分结合用出自己的能力,使尘土无法沾染到自己的身体。天空渐渐暗了下来,又恢复了北疆平日的萧索,寒风重新出现,吹动着滚滚烟尘快速的散去,当烟雾完全消失的时候,才显露出地面上那条深深的沟壑。海龙这全力一棒,给北疆制造了一条巨大的峡谷,峡谷宽约五十米,深不见底,远远的向北方延伸而去,这是人力可以达到的么?圣族十二条老全都呆呆的站在那里。如果海龙这一棒的目标是地下城,恐怕地下城早已经灰飞湮灭了,变异人能有百分之一逃出来已经很不容易。

    枯闻萎缩了,他清楚的明白,就算再多十二名圣族长老级别的高手,也绝无法同恐怖的海龙相抗衡,如果不让他带走影,那圣族可能就会于今天毁灭,现在他终于相信海龙先前对他的威胁是完全可以实现的。他的心凉了,本来以为圣族即将振兴,没想到却要面对失去圣王的耻辱。

    光芒一闪,海龙飘身落到目瞪口呆的圣族长老们面前,他显得很从容,没有丝毫费力的样,似乎刚才那开天辟地般的一棒并不是他所发出的似的。微微一笑,海龙道:“各位长老,现在你们觉得我们之间的拼斗还有必要么?”

    毕竟失去圣王总比全族毁灭的好,枯闻刚想无奈的认栽,却被影拦住了,影一步步走到海龙面前,一脸毅然之色,当她距离海龙还有十米时,突然,影扑通一声跪倒在海龙面前,海龙一楞,刚想上前扶她起来,却听影厉声喝道:“别过来。”

    海龙皱眉道:“影,你这是干什么。我想,枯闻长老他们现在还会再难为你了,你跟我走吧,以后你将是自由之身。”

    影凄然摇头,道:“不,我是不可能跟你走的,我是圣族崛起的希望,为了我的今天,为了圣族的崛起,圣族的先辈们付出的太多太多了。我不能因为自己的私心而离开最需要我的族人,那将给整个圣族带来毁灭性的打击。不错,我们先前是骗了你,现在我向你道歉了。请你放过我们圣族吧。”说着,她接连给海龙叩了三个响头。

    海龙眉头紧皱,道:“影,你这是干什么,你觉得你这样做值得么?你为圣族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你是个人,而不是工具。”

    光芒一闪,影以前所用的那柄短刃出鞘,她将短刃架在自己的脖上,泣道:“别逼我,海龙,你别逼我。求求你,走吧。你走吧。”

    海龙深深的吧息一声,道:“好,你别这样,只要你们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就立刻离开这里。影。你是我的女人,我绝不允许自己的女人嫁给其他人。我不想让自己头上多一分绿色,我的意思你明白么?”影默默的点了点头,她站起身,短刃依旧架在自己的脖上,几个起落来到空林身前。“对不起,为了圣族的未来。我们的婚事取消吧。从今以后,你是你,我是我,再没有任何瓜葛。同时,我以圣族之王的身体宣布,终此一生,绝不嫁人,如违背此誓言,海龙宗主可以随时将圣族覆灭,影绝无怨言。”

    海龙笑了,他笑的很开心,光芒一闪,下一刻他已经出现在影面前,“影,你的责任感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重。飘渺我爱你。”金光一闪,在没有任何先兆的情况下,影的身体骤然僵硬,她握住短刃的手臂以及身体完全被一条金色的绳缠住了。正是飘渺辛苦为海龙炼制的法宝捆仙绳。海龙用绝对空间将自己和影包裹在内,将她手上的短刃拿了下来,轻叹道:“影,你真的好傻,你真地认为这么为族人付出值得么?”

    影低头不语,半晌才道:“对不起,我真地不能跟你走。如果你带走我,一找到机会我就死给你看。”她的声音显得很软弱,就像在同自己的情人细语一般。海龙淡然道:“飘渺我想你。”金光一闪,捆仙绳已经回到了他手腕上,微微一笑,海龙道:“影,我并不是要带你走,我用捆仙绳困住你,只是要告诉你,我有带走你的能力,在我身边,即使你想自杀也是很难一件事。我之所以答应你,并不是受你的威胁,而是因为我尊重你的意见。影,你为我付出的实在太多了,你给了我你自己最宝贵的东西。这是我永远无法忘记的,我答应你,以后我会为圣族做三件事,这个给你,这是我最珍贵的东西之一,因为这是我至爱的妻飘渺给我的。希望它能帮到你吧。”蓝光一闪,秋露海棠剑出现在影手上。“我真的很佩服你,你的执着是我最欣赏的。你是不是以为我很霸道,是的,我确实霸道,你既然已经是我的女人,我一定会给你补偿的,为你们圣族做三件事我想已经足够了,毕竟,这是我欠你的。我给你三百年的时间,我想,这已经足以让你来完成对圣族的责任了吧,三百年后,我一定会再次来到这里,带你走,让你过上真正的自由生活。影,我永远尊重你的选择,自己多保重,如果你有什么事,我绝对会迁怒于你们圣族,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再见吧,让我为难的姑娘。”绝对空间的限制静静的消散了,海龙的身影骤然消失在影面前,一团金云升腾而起,转眼间在圣族众人的目光中远去,海龙这个煞星终于离开了圣族的领地,但是,圣族的长老们心头都异常沉重,空灵的掌心已经被自己紧紧攥着的手指刺破了,无边的怨恨在他心中蔓延,他好恨,好恨自己为什么这么弱小,竟然连保护妻和族人的能力都没有,他知道,自己已经永远失去了影,也失去了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

    影感受着手中秋露海棠剑上的余温,她的眼睛朦胧了,紧紧的将剑握紧,一瞬不瞬的看着海龙离去的方向。

    飞行于半空之中,海龙心里不断响澈着刚才催动捆仙绳时的咒语,飘渺我爱你,飘渺我想你。飘渺啊!我真的好想好想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再次见面,你走了,也带走了我的心。影,你自己多保重吧,虽然我令你失去了一些,但也同样令你得到了一些,三百年后,我一定会再来找你的。希望那时候你能放下一切,跟我离开这里吧。或许我不能给你过多的爱,但是,跟着我,一定会比在这个牢笼幸福的多。

    十天后,海龙带着天琴和火湫回到了连云宗,在离开千惠谷的时候,白鹤道尊告诉海龙,今后千惠谷将永远是连云宗的盟友。并一再叮嘱,让他好好照顾天琴。依依惜别后,天琴离开了自己长大的师门,在海龙的劝慰下,她渐渐放下心中的包袱,能够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对她来说这已经足够了,得到真爱,注定她要失去些什么,这毕竟是她的选择,现在,她只能在自己心中默默的祝福师长们,今后能够顺利的度过天劫。只有那样。他们才能拥有再见的机会。在天琴和海龙的帮助下。火湫对人界的事已经了解了很多,她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似乎人界中的种种精彩已经冲淡了她对仇恨的记忆,和天琴、海龙在一起。她就像一个开心的小姑娘似的,有很多时候,天琴都会觉得,自己才应该是姐姐。火湫对于火力的应用已经达到了无与伦比的层次,只是偶尔无意中显露出的实力经常会让海龙和天琴大为吃惊,现在的火湫明显还没有达到神兽麒麟最高的能力,但她的力量却要海龙同天琴联手才能够抗衡。

    走进飘渺曾经居住的小屋,海龙将天琴和火湫安顿在这里后,独自一人飞向摩云峰,他们是悄悄回来的,没有惊动任何连云宗弟,就要为度劫做最后的努力,海龙心中还有两个人放不下,那就是一直闭关的小机灵和弘治。

    悄悄的穿过摩云坪,海龙轻车熟路的来到了猴林,这里一切如常,经常多年的繁衍,这里各种猴的数量已经是他最初来此的几倍了。刚一进入猴林范围,海龙就感觉到弘治那熟悉的气息,庞大的佛力几乎遍布猴林中的每一个角落。这里的猴大多数认识曾经来过多次的海龙,没有谁阻止他,任由他走到了当初那个水潭畔,水潭如旧,清澈的潭水倒映着海龙的容貌,在潭水旁那个曾经帮助他修炼的巨石周围,闪烁着淡淡的黄色光芒,正是弘治用佛力布下的禁制。几年不见,弘治的修为似乎又增加了许多,那强大的禁制连海龙这样的修为都不禁为之惊讶。

    心中涌起对弘治和小机灵的思念,海龙逼音成线,轻唤道:“弘治,我来了。”小机灵修为还差,在入定中是比较怕打扰的。而弘治早已经达到了大圆满境界,随时可以终止修炼,通过佛力布成的禁制,海龙不断的呼唤着他。

    黄色光芒渐渐转盛,周围的猴们都惊讶的远远退开,光芒一闪,海龙身前已经多了一个人。

    “弘治。”海龙有些活动的叫道。是的,弘治在海龙的呼唤后出现了,现在的他同以前相比似乎改变了许多,仅仅是站在那里也足以影响到周围的一切变得异常寂静,弘治的双眼犹如深邃的寒潭,虽然清澈,但却看不出深浅,他身上散发出的佛力更加纯净了,佛晶念珠就挂在脖上,闪烁着淡淡的光晕。听到海龙的呼唤,弘治嘴角处多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大哥,你来啦。”

    海龙突然发现,自己在弘治散发出的佛力影下,激动的心情竟然平淡了许多,“小治,你们闭关也不我和说一声。”

    弘治身体微微一震,似乎心态产生了什么变化似的,戏谑的一笑,道:“这可不能怪我,要怪就怪小机灵好了。接天道尊度劫不久后,那家伙因为吃的好东西太多,突然进入了一个极为危险的修炼阶段,那时你又不在,我只能护着它闭关了。最近这几天它的气息才渐渐稳定下来。不过,我看它这次闭关没有百年是不会清醒的了。几年不见,大哥哥你似乎进步很多啊!连我都看不出你的深浅了。”

    只有在面对弘治和小机灵的时候,海龙的心才最为放松,笑着在弘治肩头捶了一拳,道:“那是当然了,别忘记,我是你大哥。”

    感受着海龙身上蕴涵的友情,弘治心中一暖,微笑道:“不论什么时候,你都是我和小机灵的大哥。大哥,你是不是有心事。前几天我感觉到又有人度劫了,是连云宗的么?”

    海龙苦笑道:“度劫的是飘渺,她现在已经飞升成仙。”

    弘治惊讶的道:“那么快?大嫂的修为不是还需要一段时间么?难道她又有什么奇遇不成。”

    海龙叹息一声,将这段日自己身上发生的事简略的说了一遍。听完海龙的叙述,弘治脸上流露出怪异的表情,“大哥,你可以啊!一次搞了三个大美女,不会身体受不了吧。多吃些人参补补阳气,否则,小心会精尽人亡。”

    “呸。”海龙没好气的在弘治头上敲了一下,“你才精尽人亡呢,你大哥我不知道多么健壮。哎,飘渺走了,我真的很想她,你也不安慰安慰我,还说风凉话。”弘治摇头晃脑的道:“佛曰,万般皆是法,半点不由人。大哥你就是心太重了。飘渺大嫂升仙是好事啊,那才是你们修真者最后的归宿,她提前去等你不是更好么?如果是你先升仙,还要担心她是否能够度过天劫,什么事都要多向好处想,又不是以后见不到了,你郁闷什么?真是羡慕你的运气,竟然这么快修为就提升到了超越仙人的水平了,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度佛动呢?”

    听了弘治的话,海龙顿觉心中阴翳豁然开朗,笑道:“行啊!你小现在已经开始才识起我来了。你什么时候能度劫啊!我恐怕等不了你了。”弘治挠了挠光头,道:“我也不知道,这些日陪同小机灵修炼,我对佛法也有了许多新的领悟,现在我体内的佛力似乎开始发生了许多变化似的。佛云普度众生,我想,等再修炼一段时间后就自行外出历练,多做些善事,也给自己今后积些功德。”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