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重临通苑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天琴和海龙身上的怪异事实在太多,白鹤道尊已经有些见怪不怪了。微笑道:“海龙你也不用太心急。琴儿跟我在这里再安全不过了。等你回来时,用天琴进谷的咒语,大门自然会为你敞开。”他现在巴不得海龙慢点回来,好让自己同爱徒多相处一段时间。

    海龙告别了千惠谷众人,天琴依依不舍的将他送出千惠谷,眼看着海龙身形消失于远方,才和火湫一起回到谷中。

    白鹤道尊的大度令海龙了却了一件心事,将自己的法力催动到极限,朝着北疆的方向飞去。麒麟少主火湫的出现,使他对自己的信心已经有所动摇,海龙明白,虽然在人界中,自己已经是无人能比的高手,但到了仙界,恐怕就什么也算不上了。等处理完变异人这件事之后,他应付带着天琴和火湫返回连云宗进行最后的苦修,虽然不知道火湫的修为到底有多深,但有了她的帮助,海龙对度过九重天劫把握也就更大了。

    刚飞了一会儿,前方脚下一座大城吸引了海龙的注意,上次去北疆时他和天琴走的并不是这条路,此次前往千惠谷,正好路过这里。这座大城就是他第一次和天琴见面,被天琴当成淫贼的通苑城,心中升起一丝异样,海龙下意识的飞了下去,落在距离城门千米之外。

    巍峨的大城出现在他面前,通苑城高约三十米,城头上旌旗招展,一队队巡逻的士兵来回游弋着,宽阔的城门处三十名守军笔直的站立两旁,盘查着过往商旅和平民。一切都同千余年前一样,似乎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上次来到此处时,海龙还只是伏虎初期的修真者,此时的他,却已经成为修真界最强大的高手。恍若隔世的感觉使他不禁一步步向通苑城走去,反正天琴恐怕以后都不能与白鹤道尊相见,就让他们师徒多相处几天,自己也到这城里看看吧。想到这里,海龙不再犹豫,径直向城门走去。

    空气很温暖,微风抚面,带着一丝春意,阳光普照大地。照耀着守城士兵身上的铠甲闪闪发光,看上去神威凛凛。

    大步走到城门处,顿时有两名士兵迎了上来,盘查了海龙一番后。见他身上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这才放他进城。

    城市中的喧嚣带给海龙莫名的亲切感。宽阔的大街上。两旁满是各种各样的店铺,所售货物琳琅满目,就有尽有,海龙此时心中极静,兴趣盎然的东瞧瞧西看看,对于这些普通人的东西,他反倒充满了兴趣。现在还记得,当初在这里的一间店铺中还卖过一块皇精换取了十万银两。

    一边走着,海龙突然发现,在通苑城中身上带着刀剑等兵器的人非常多。显得有些怪异。整个通苑城中的气氛也随着这些人而显得有些凝重。

    海龙带着疑惑的心情走进一家酒馆,他身上只穿了一件普通的长袍,酒馆的店小二并不是很热情。将他引到一旁的角落中坐了下来。海龙的乾坤戒中还有原来剩下的银两,随便要了点小菜,又要了一斤酒,自己坐在那里吃喝起来。这些普通的食物在他口中如同嚼蜡一般,惟有酒还有些吸引力,一边吃喝着,他不禁回想起临离开连云宗时玉华所做的素斋,那才是人间美味啊!想起玉华姐妹,海龙心中不禁有些不忍,这两姐妹对自己的深情,是自己不好拒绝的。她们的感情是那么纯真,自己又怎么忍心伤害她们呢?

    “老黑,待会儿大会就要开始了,咱们快点吃,吃完了好赶过去看热闹,听说近几年武林中出了不少年轻高手,这次风云榜前一百名恐怕又要有所更替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吸引了海龙的注意力,他不禁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两名身材壮硕的中年人正在交谈着。

    “是啊!不过前一百名我倒是不关心,我只想看看,这风云榜前十名会不会有变化,那才是最精彩的。”

    海龙心中一动,十大风云榜?就是当初唐风所说的十大风云榜么?有这个热闹,自己倒可以顺便去看看那些所谓的武林高手都有什么高强的本领,说不定,还能从中借鉴一些应用到自己的法术之中。想到这里,他站起身形,走到那两名中年人身旁,客气的道:“两位大哥请了,小弟想问一下,你们所说的风云榜在哪里公布啊!”两名中年人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海龙,先前说话的那人倒也客气,拍了拍身旁的椅,道:“小兄弟别客气,坐下说话。我想,你一定是刚到通苑城不久的外乡人吧。”

    海龙点了点头,道:“是啊!在下来自西域边陲,此次外出游历正好来到通苑城,还望两位大哥指点迷津。”

    那大汉爽朗的一笑,道:“指点迷津倒不敢当,我们兄弟也算是武林中人,是龙武镖局的镖师,这次是特意赶来看热闹的。十年一度的武林大会在今日举行,现在通苑城已经是高手云集,等武林大会正式召开的时候,十大风云榜高手一定会前来的,我们最主要的,就是要看看他们的风采。十大高手可是我们崇拜的偶像啊!”

    海龙故做惊奇的道:“有这么大的热闹,小弟也想去看看。不知道能不能请两位大哥待会儿带我一起去。”

    左边的镖师笑道:“小兄弟,待会儿人恐怕会很多,看你这么单薄的身体,能不能挤进去可很难说啊!带你去是没问题,但能不能看到真正的武林大会,可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在成千上万的武林高手中挤进去可是很难的事。”

    海龙微笑道:“我只是去看个热闹而已,感受一下武林大会的气氛就行了。两位大哥把我带到那里尽管去忙,不用管小弟。”

    “好,我们也吃的美金了,咱们现在就走吧,小二。结帐。”

    左边的那人喊来了店小二,刚要掏钱,却被海龙拦住了,“两位大哥,这顿饭就让小弟做个东道吧。”说着,将一锭十两的银塞给了店小二。

    这两个镖师平日里油水不多,见海龙掏钱请客顿时态度大好,称兄道弟的带着他离开了酒馆,朝通苑城内走去。通过和他们的交谈,海龙得知,这武林大会乃是在通苑城西城门的广场上召开,为了避免冲突,通苑城城主特意调遣大量士兵前来维持秩序。

    远远的,海龙已经看到前面人头攒动。真是好多人啊,至少有上万武林人士集中在广场周围,再加上大量的平民和维持秩序的士兵,一时间人山人海。在广场正中央有一大片空地,空地中央是一座高台。高台后方搭建了一些简易的棚,据两名镖师讲,能做进棚中的都是武林中有名的世家和特意请来的高手。这次武林大会是由海龙熟悉的的唐家堡举办的。

    一进入广场范围内,两名镖师就舍下海龙,拼命的向里挤去,海龙看看周围,并没有见到唐傲父,脚下微错,如同一缕青烟般钻入了人群之中。身体如同游鱼一般灵活,只不过眨眼的工夫,就已经来到了人群的最里面,能挤到里面的人。显然都身手不弱,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在空荡荡的高台上,面露兴奋之色,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海龙向对面高台后的棚看去,只见里面已经坐了八成,各个衣着光鲜,佩带着各种兵器。背后人群一阵拥护,海龙眉头微皱,法力催动,周围一尺内顿时再没有谁能靠近。旁边的人都用惊讶的目光看着他,但谁也没有说什么,毕竟这是武林的盛会,只要你有实力,就会受到别人的尊重。正在这时,高台上一道熟悉的身影吸引了海龙的注意,正是年余不见的唐傲。

    唐傲朗声道:“非常感谢各位同道此次前来参加武林大会,老夫刚从前线回来不久,想必大家已经知道了,现在元蒙国大势已去,再不能对我们构成任何威胁,我唐傲自问还有几分功夫,此次杀敌足有千人,也算是为国尽力了。为了本次武林大会,唐某特意在通苑城中包下了二十间最大的酒楼,以流水席款待大家,等大会结束后,各位同道可以尽情吃喝。好,下面有请天灵禅师给大家说几句话。”

    海龙无聊的看着台上,在唐傲的主持下,接连十余人轮流上台讲话,他们说的,听在海龙耳中都是废话,在无聊的感觉中,海龙刚准备离开,却听台上的唐傲道:“大家一定都很想知道十年一度的风云榜中都有哪些人进了前一百名,下面我将宣布。”此话一出,擂台下顿时人声鼎沸,欢呼声、叫好声此起彼伏,这些武林中人都显得非常兴奋。擂台周围负责维持秩序的都是唐家堡和各大世家的高手,在全力压制下,才将想冲到高台跟关的人群逼退。

    唐傲从怀中取出一个卷轴,缓缓摊开,道:“风云榜排名经过多位前辈核查,如果有什么错漏,还请同道们尽快提出,以便修改。风云榜第一百名,独手神枪李佻,第九十九名……”一个个陌生的名字不断从唐傲口中读出,每说出一个名字,都会引起台下人群的欢呼声。数字越来越小,欢呼声也越来越大,终于,当唐傲宣布完第十一名的时候,他停了下来,环视台下人群一周,继续道:“风云榜第十名,唐家堡唐风。”此话一出,顿时引起一片哗然,这些武林中人显然没想到,风云榜十大高手的第十名竟然换了人,而且还是唐傲的儿。

    唐傲淡淡的道:“可能有人怀疑犬的实力,有些朋友会以为我徇私舞弊,这都没关系,等老夫宣布完之后,犬可以接受风云榜百名内任何人的挑战。老夫继续宣布,风云榜第九名……,风云榜第一名,依然是碧玉弓。碧玉弓的实力我想大家都认可,在我们武林之中,没有人能撼动他的地位。下面,如果那位风云榜前一百名的高手想向前十名挑战,现在就可以开始了。除了犬以外,其他前九名可以接受三次挑战,一旦挑战者获胜,可以取代被挑战者的排名。挑战者请去登记。”

    武林大会真正的热门开始了,一上来,风云榜前百名的高手就有七八个要向唐风挑战的,挑战其他排名高手的也大有人在,但令海龙奇怪的是,惟独排名第一的碧玉弓,没有任何人向他发出挑战。

    唐风从高台后的棚中飞身而上,一年不见,他似乎有了很大的变化,和当初那个小痞似的模样比,现在的他顺眼了许多,气度沉凝,已经流露出大家风范。

    双手抱拳,唐风道:“在场的各位英雄请了,小唐风此次幸得各位前辈赏识,得以进入风云榜前十,非常荣幸,其实,我连我自己都有点不相信,十年之前,我还是个济济无名的孩,而今天,我却能站在这里接受天下英雄的挑战。这一切,我都要感谢我师傅,如果没有他老人家的教诲,就不会有我的今天。是他老人家教会了我做人的道理,可惜,他老人家神龙见首不见尾,已有年余不见,否则,我必亲自叩谢。”

    一条人影蹿上擂台,“行了,你累不累,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让我看看你将唐堡主的分光剑法学会了几成。盘龙剑徐豪领教。”这人确实是个急性,身高五尺,偏瘦,话音一落,如同玉带般的光芒电射而出,向唐风攻去。

    海龙看清,这徐豪用的乃是一柄软剑,剑长足有四尺,如火蛇吐信一般,极为灵活。盘龙剑这个名字刚才海关经听到过,似乎在前一百名中排行第十三,从他这出手的第一招来看,明显比以前的唐风要强的多了。眼看唐风的身体已经完全被剑风笼罩,突然,他脚下一错,也不出剑,身体如同稻草一般,潇洒自如的向徐豪撞去。

    徐豪楞了一下,唐风虽然似乎破绽百出,但每一处破绽后又仿佛都隐藏着厉害的杀招,一咬牙,软剑幻化出漫天光影,骤然向唐风罩去。

    唐风眼中寒光一闪,脚下快速的变化起来,身影在徐豪软剑布下的海洋中如同一叶小舟般,虽然看似随时有可能丧命,但却始终能寻找到一线生机,不至于倾覆。如此神妙的身法顿时令全场哗然,唐风的身体和徐豪一错而过,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下来。

    徐豪目光黯淡,握着软剑的手微微颤抖着,看着自己胸前衣服上的七道裂口,他知道,刚才错身那一刹那,唐风至少有七次取自己性命的机会,有些艰涩的,低下头,沉声道:“我输了。”说完,一闪身,下了擂台。

    海龙惊讶的看着擂台上的唐风,先前唐风所用的,正是他当日传授的逍遥游,虽然只是逍遥游复杂身法中一个简单的八卦六十四步变化,但对于唐风、唐傲这样的武林中人来说也是收益良多。正是凭借着逍遥游的神奇。唐风才能如此轻易取胜。海龙不知道的是,那天他传授步法后离开,唐傲就带着自己的手下和儿、女儿上前线参战了。在海龙的刺激下,唐风一改往日脾性,奋发图强,在同元蒙国一年多的战斗中立下了赫赫战功。期间,他数次经历垂死的考验,武功的修为接连突破。已经远远不是一年前那个唐风可以相比的了。同时,在不断的实践中,唐风也已经充分领悟了逍遥游中这八卦步法的神奇,正式凭借逍遥游,他才能数次死里逃生。所以,他现在对海龙的尊敬完全是发自内心的,甘愿奉海龙为师。今日,风云榜大会。唐风的功力并不比别人深厚什么,但他拥有逍遥游身法和唐家分光剑法两项绝学,正是他扬名立万的机会。

    擂台下片刻的寂静后,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台下众人始终没有看到唐风剑出鞘。就已经轻易赢了风云榜排名第十三的高手,以他的表现,已经完全可以坐上风云榜第十把交椅的位置。之后的挑战显得平淡了一些,唐风凭借着逍遥游,连剑都没有出鞘就将挑战者一一迫退。他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实力。之后,向其他排行榜前十名的挑战陆续进行。那些挑战者同前十位的高手相比确实相差甚远,没有一个能挑战成功。

    武林大会到这时已经举行了两个小时,唐傲再次登台,微笑道:“好,所有挑战者都已经挑战完毕,我宣布,十年一度的武林大会……”刚说到这里,一条身影几乎没有任何先兆的出现在他面前,等一下,我还要挑战。“唐傲心中一凛,这突然上台之人的身法连他也没有看清,只见此人穿着一件普通的长袍,头发披散在背后,容貌很陌生,似乎从来都没有见过,但他身上的气息却似乎有些熟悉似的。眉头微皱,唐傲道:“这位同道,想挑战排行榜前十名需要按规矩来,请问,你是风云榜前百名之内的高手么?请先登记报名才好。“一边说着,他一边暗暗提聚功力,随时准备应变。

    陌生人淡然道:“不需要了吧。我最讨厌什么规矩,我要挑战碧玉弓,让他出来。难道风云榜第一高手连接受我这无名小辈挑战的胆量都没有么?”他的话顿时令所有在场之人倒吸一口凉气。碧玉弓在武林中是神话般的存在,虽然风云榜始终将他评为武林第一人,但碧玉弓却很少在武林中出现,更没有参加过武林大会在武林中,有碧玉弓出、万物退避之说。但真正见过碧玉弓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陌生人右手一颤,没有人看清他是如何做到的,一柄蓝色的条剑出现在他手中,“唐堡主,剑的主人您应该认识吧。我要挑战碧玉弓。”

    唐傲全身剧震,这柄剑他当然认识,那正是那人的秋露海棠剑啊!不错,这最后上台的正是海龙,看着武林大会中的比试,他不禁有些心痒难搔,想起没人挑战的碧玉弓,在好奇之下变换了自己的容貌上台挑战。

    唐傲的声音中有些颤抖,“您,您是他老人家的什么人?”秋露海棠剑的出现,对他的震撼实在太大了。

    海龙心中暗笑,道:“我是他的朋友,怎么样?请唐堡主行个方便吧。”不知道为什么,海龙决觉得碧玉弓三个字牵扯动着自己的心。

    唐傲苦笑道:“实在对不起,碧玉弓已经多年不现武林,我们凭他为武林第一高手,完全是出于对他的尊敬。实在没有办法请他应战。”

    海龙淡然道:“看来这碧玉弓也是浪得虚名而已,这武林第一人的宝座不如就由我来坐好了。”此话一出,台下顿时传来一片沸腾的叫骂声,对于这些,海龙都仿佛没听见似的,在他的灵觉搜索中,发现人丛中有着一点不同,灵光一闪,他已经捕捉到了那条身影。

    “出来吧碧玉弓,我知道你就在现场,难道还让我拉你出来么?”海龙的目光集中在高台西侧,目光犹如实质般,身影一闪,在所有人的惊讶的注视下,迫于压力,那被海龙注意到的身影飘飞上了高台。那是一名身材娇小的女。一身灰色的长裙,头上带羊斗笠,无法看清容貌。

    海龙眉头微皱,道:“你就是碧玉弓么?”他能够感觉到,这女的年纪并不大,但身上却包含着一种非常神秘的气息。

    平淡的声音响起,“不错,我就是碧玉弓,碧玉弓的尊严不容任何人侮辱。我接受你的挑战。”

    横过手中秋露海棠剑,海龙看向唐傲,也显得很惊讶,点了点头,道:“那好,既然有碧玉弓传人愿意接受挑战,那就开始吧。”说完,身形一转。跃回了高台后的棚中。通苑城这最大的广场上陷入了一片寂静,每一个人都屏息看着台上的二人,碧玉弓出现了,已经五十年没有在武林中行走的碧玉弓竟然出现了,所有人都想看看。这传说中的武林最强者到底是什么样。

    少妇女从长袖中伸出一只纤细的小手,她的皮肤非常白皙,那只手如同极品白玉雕琢的一般,手缓缓举起,手掌张开,一股无形的压力弥漫于高台之上。“我只发一箭,如果你能接下我这一箭,那么,碧玉弓将从此消失。”碧光一闪,在海龙惊讶的注视下,长达两米的巨弓出现在少妇女手上,这张弓完全是由碧玉雕琢而成的,上面没有任何纹路,整张弓身宛如浑然天成一般,最为奇特的是,这竟然是一张无弦弓。

    看着硕大的弓身,海龙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悲哀的感觉,似乎在这张大弓上有着一个凄美的故事一般。少妇女召唤出大弓的奇异已经超出了武功的范畴,她那只如同莹玉般的手缓缓松开,碧玉弓漂浮在半空之中一转,弓身朝向海龙。海龙只觉得自己全身一紧,似乎气息被完全锁死了一般,那张大弓上散发出的压力竟然让他这神州第一修真高手产生了恐惧的感觉。

    少妇女的身体缓缓漂浮而起,虚悬于这与她身体完全不成比例的大弓后,她的手缓缓后收。大弓随着她的动作渐渐弯曲,高台之外的人除了惊讶根本感觉不到什么,但海龙却宛如处于风暴的中心一般,身上的长袍轻轻的飘舞着。突然,海龙灿然一笑,道:“姑娘,你想杀我么?”

    少女全身微震,在碧玉弓强大的威胁下竟然可以说话,这已经超越了她所能认知的范畴,没有回答,她轻吟道:“嫦娥应悔偷灵药,碧玉青天夜夜心。”碧玉弓骤然弯成满月,一层青气在其上若隐若现,整个弓身上都产生了一种一往无前的霸气。

    海龙全身剧震,他并不是因为碧玉弓骤然提升的强大压力而惊讶,而是因为少女的话,刹那间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双手背后,道:“来吧。”

    少女那只莹玉般的小手微微有些发抖,嗡————她的手松开了,一道有形的青色气箭直奔海龙胸口而来。海龙没有闪避,嘴角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就那么凭空伸出手,抓向攻来的气箭。噗的一声,金色光芒湛放,青色气箭被海龙一抓而破,但是,他却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尖锐的力量顺着自己手上的经脉向体内冲来,迅速将神之力从灵丹境界提升到人丹境界,才将这股入侵的能量彻底化解。

    少女全身剧震,身体一晃,从半空中跌落在地,而碧玉弓也似乎失去了控制似的朝地面落来。海龙上前一步,一把抓住碧玉弓的弓身,另一只手将少女吸起,扭头看了一眼棚中站起的唐傲,淡淡的道:“好自为之吧。”在白色光芒的笼罩下,骤然消失在众人面前。唐傲清晰的看到,在海龙消失的刹那,容貌已经变成了他永远无法忘记的样,心中不禁惊呼,是他,原来这就是他本人啊!

    下一刻再出现时,海龙已经身处于通苑城外,手中的大弓不断传来一股股换气的力量,似乎要从自己手中逃脱似的。那少女似乎昏了过去,在他的臂弯中没有任何反应。找到一棵参天古树,海龙将那少女放下,让她背靠着树干。目光转向手中的碧玉弓。当他在高台上抓住这张大弓的时候,就清晰的感觉到其中蕴涵的能量是那么的奇异,那完全不同于法器,碧玉弓中似乎有一个巨大的宝库,如果宝库开启,其中蕴涵的力量或许能够超越仙器。轻叹一声,海龙将碧玉弓横放在少女身上,当碧玉弓身同少女一接触的刹那,仿佛找到了主人一般,立刻停止了挣扎。

    海龙伸出右手轻弹,一道金光准确的没入少妇女的斗笠之内,少女全身一阵痉挛,发出一声呻吟,缓缓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啊!你……”

    海龙微笑道:“姑娘不必奇怪,我就是刚才台上那人,只不过现在才是我的本来面貌而已。”

    少女透过斗笠上的面纱看向海龙,她显得很失落,依旧坐在那里没有动,喃喃的道:“不可能的,碧玉弓怎么会失败?”

    海龙淡然道:“世间本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不错这张碧玉弓确实非常神奇,但是,对于你来说,它需要的力量太强大了。你先前强行提升自己的力量施展出的一箭,根本无法发挥出碧玉弓的威力,不是碧玉弓失败了,失败的应该是你才对。”

    少女楞了一下,缓缓摘下头上的斗笠,她有着一张清透的面庞,此时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大大的眼睛中流露出一丝迷茫,“是啊!失败的不是碧玉弓,失败的是我,失败的只是我。我太差了,根本无法发挥出碧玉弓的力量。”轻轻的抚摩着腿上的碧玉弓,她的脸色突然变得非常温柔,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爱人一般。显然,对于这张大弓,她心中充满了感情。

    海龙道:“姑娘,在你心里一定有一个非比寻常的故事,你愿意说给我听么?你的这张碧玉弓似乎是上古流转下来的宝物,如果我说的不错,姑娘应该姓后吧。”听了海龙的话,少女朦胧的双眼骤然大亮,警惕的看着海龙,“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怎么会知道……”

    海龙指了指自己的头,道:“我是猜的,就凭姑娘那句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所以我判断,姑娘一定是传说中的箭神后羿的后人。否则,又怎么会拥有碧玉弓这样的神物呢?姑娘放心,我并没有恶意,也不会抢夺你的宝贝。如果我猜的不错,这碧玉弓只有具备后羿大神的后人才能使用吧。我的目的很简单,我想帮你,这可以说是帮你们后羿一族。”

    少女吃惊的看着海龙,咬了咬嘴唇,道:“你越位的相信后羿的传说么?那只是个传说而已。”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