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飘渺升仙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这突然出现的人看上去大约四十岁左右的样,相貌刚毅,身高两米开外,身披青色铠甲,在背后那巨大的闪电符号映衬下,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他的出现,顿时给海龙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在此人面前,海龙竟然吃惊的发现,自己先前还引以为豪的强**力竟然根本不算什么。

    “小,我在问你话,你身上为什么会有帝君的气息。”中年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淡淡的问道。

    海龙心中一动,道:“你说的帝君是指的仙帝么?那这么说,你就是负责仙界天劫,掌管天雷的天君了。”

    中年人脸上神色出现了一丝细微的波动,“你似乎知道仙界不少事,不错,我就是掌管天雷的陨雷天君。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海龙心中暗想:陨雷天君?那这么说,这个人有着不下于冰姐姐的修为,怪不得在他面前我会感觉到如此无力,飘渺就要升仙了,自己总要为她铺铺路,想到这里,海龙顿时换上一副笑脸,“原来是陨雷天君大哥,小弟海龙在这里有礼了。你掌管天雷,那就是人间传颂的雷公了吧。”

    陨雷天君眉头微皱,道:“我不是雷公,雷公是负责人间凡雷的,怎么能同我相比。还有,我也不是你什么大哥,用不着在我面前套近乎。”一边说着,他大手一挥,一道青光穿过劫云消失了。

    海龙心中一凛,惟恐这陨雷天君伤害到自己心爱的飘渺,“你干什么?”

    陨雷天君淡淡的道:“没什么,我只是让应劫的那位姑娘收取仙灵之气的速度减慢一些,我还有话要问你。”

    海龙松了口气,道:“我知道自己为什么有你说的帝君气息,你看这个。”说着,伸出了自己的手臂,在神之力的注入下,紫色龙形若隐若现,“您明白了吧,我得到了一块龙翔玉,刚才对付第三重天劫,就是用的龙翔玉之威,我听说,这龙翔玉本来应该是仙帝之物。自然应该就有仙帝的气息了。”

    陨雷天君流露出思索的神色,喃喃的道:“仙帝法器竟然会流落人间,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小,告诉我,你是如何与这件仙器融合的。仙帝之宝岂是常人所能掌握?今天我要代帝君收回此物。”

    海龙心中凛然,在数次使用龙翔玉强大的威力后,他怎么舍得失去这自己最强大的法器。眼中寒光一闪,右手轻挥,千钧棒在金光闪烁中出现,“这是我无意中得到的,至于为什么能融合我也不清楚。陨雷天君,你是仙人,难道想依靠仙人的力量以大欺小么?”

    陨雷天君流露出思索的神色,目光却停在了海龙手上的千钧棒,“凭你,还不配让我动手。原来老猕猴说的就是你,你是那个人的徒弟。”

    海龙一楞,心道:看来这些仙界的家伙还没有不认识自己师傅的啊!似乎师傅很有名气似的。眼中一亮,道:“是啊,我就是他老人家的徒弟。陨雷天君大哥,您能不能看在我师傅的份上帮我个小忙?”

    陨雷天君眉头微皱,道:“虽然你是他的徒弟,但你现在毕竟还不是仙人,而且,就算你是仙人,也没有资格向我提条件。看在你师傅的份上,龙翔玉之事我会回去禀告帝君,请他来决定,你下去吧,我要接那姑娘升仙了。”

    海龙看着陨雷天君一丝不苟的样,心中不禁怒意高升,也顾不得对方是什么身份了,怒道:“你怎么这么不近人情?我好话说了半天,难道一个小忙都不能帮我么?相见既是有缘,你又何必如此执着呢?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

    陨雷天君的情绪并没有因为海龙的愤怒而有丝毫波动,淡淡的道:“你师傅的面确实很大,不过那指他本人而言,在仙界没有人可以凭借他人的威信而增加自身砝码的。想在我面前说话,要看你自己的本事。还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虽然你师傅很强大,但是,他在仙界的名声却不太好。仇家也不少。”

    海龙楞了一下,陨雷天君的话深深的刺激了他的心,眼中光芒连闪,是啊!想闯出一翻名气就要靠自己的力量,依仗师傅算什么本事,师傅应该是自己超越的对象,只有成为最强的仙人,让仙界惟我独仙,才是自己最终的目标啊!想到这里,他身上流露出一股异乎寻常的气势,淡淡的蓝色气流围绕着身体缓慢的旋转着,手中的千钧棒光芒吞吐。他现在已经明白了一切,从本身的境界来看,突破了原有的层面。

    陨雷天君虽然表面平静,但心中却暗暗吃惊,海龙所流露出的气势比一般的仙人还要强大,虽然尚远不及自己,但能在自己的威压下没有丝毫退避,这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毕竟,他还只是一个人类的修真者啊!想起海龙师傅的可怕,陨雷天君的神色不由得缓和了几分,“小,你身上兼具你师傅和仙帝的最得意的法宝,只要以后肯努力,必然能在仙界闯出一翻事业的。只是我很奇怪,为什么以你现在的修为境界却还没有达到度劫的要求,这似乎不应该啊!”

    海龙看了陨雷天君一眼,这位强大的天君似乎多了几分人间的气息,“我的修为虽然高了,但境界却还不足。而且,据说我所要经历的将是九重天劫,你觉得我现在这样能过的了么?”

    “九重天劫?哦,是了。你是他的弟,自然同一般人不同,以我看,以你现在的情况,即使通过第六重天劫也有困难,更不要说第九重了。那是连我们这些天君都无法轻易承受的。有件事我可以告诉你,当第九重天劫降临的时候,将是我们九大天君联合出手。你自己小心吧。”

    海龙心头狂震,失声道:“什么?九大天君联手?那我怎么可能通过,恐怕仙帝也不能和你们九人联手的实力抗衡吧。”

    陨雷天君摇了摇头,道:“你误会了,我们九人联手不是要对付你,而是为了护住九重天雷的法力不至于损伤到人界神州。九天神雷之极至不是我一个人可以控制的。一旦轰上人类的土地,就算不能将神州毁灭,至少也要有三分之一的土地失去生机。你尽管放心,那时有九天君相护,第九重天劫只会针对你一个人。希望你有你师傅那么强韧的身体才好。”

    “陨雷大哥,你是说我师傅当初经历过九重天劫的洗礼么?”

    陨雷天君心中产生出一丝怪异的感觉,听着海龙亲切的称呼,他似乎对面前这个小产生了几分好感似的,微微一笑,道:“你师傅还用的着经历天劫么?他的本领,以后你会明白的。不过,他确实曾经因为违反天条而遭到天雷的洗礼,不过,他的身体却是三界最坚韧的,几乎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毁灭他了。即使是你手中的……,咳,这根棒也不行。”

    海龙眨了眨眼睛,虽然他知道自己的师傅很强大,但也没想到同像陨雷天君这样同玄天冰修为相近的人都如此推崇。怪不得玄天冰想得到自己师傅的支持呢,看来,师傅的强大,在仙界也必然是顶尖之流。想到这里,海龙对于仙界更加向往了,正色道:“陨雷大哥,我想求你的事情其实很简单,只是想让你照顾一下即将升仙的那位姑娘而已,她是我的妻,我不想让她受到一丝伤害。”

    陨雷天君皱了皱眉,道:“妻么?你放心吧,只要升入仙界后不违反天条,谁也不会把她怎么样,在仙界中,只有仙帝能决定其他仙人的命运。即使没有我保护,她也不会有危险的。不过,妻这个词汇,希望你升入仙界以后不要再提。”

    海龙一楞,道:“为什么不能提?”

    陨雷天君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要记住,以后你会是一名仙人,而且很有可能是大罗金仙。凡间的七情六欲最好都要抛下,对于任何事都不要太执着,只有修炼才是最重要的。”

    海龙冷哼一声,道:“不,对于我来说,感情才是最重要的,我之所以想变得比任何人都强大,其中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我所心爱的人。而且,仙帝不是也有妻么?为什么我就不能有?”

    陨雷天君苦笑一声,道:“你怎么能和仙帝相比,帝君乃仙界最伟大的人,如果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仙界。你在仙界想要婚姻,只能由仙帝钦准赐婚,好了,我不能在这一界停留太长时间,等你应劫时我们自会再相见。去吧。”右手抬起,一团青色的光芒笼罩在海龙身上,海龙只觉得全身一震,身体已经飘飞而下,转眼间穿过劫云朝地面落去。

    飘渺忧心冲冲的看着天空中的劫云,海龙已经消失半天了,她吸收仙灵之气的速度先前突然减慢,正在焦急之时,仙灵之气输入的速度骤然加快,一道蓝色的身影转眼间落于面前,正是消失的海龙。飘渺全身剧震,身体不受控制的离地而起,朝空中的劫云飞去,七彩光芒代替了她原本护体的法力,在眉心处,多了一个像陨雷天君一般的闪电符号,只是要小了许多,光芒也黯淡的多。“老公——”飘渺不甘的大喊着。

    海龙脚刚落地,就看到飘渺娇躯飞离地面,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扑了上去,想将自己心爱的妻抱住。但是,一股强大到近乎无可抵御的能量将他弹了回来,他根本就无法接近飘渺的身体三米之内。

    陨雷天君低沉祥和的声音响起,“飘渺,你历经三千余年的修炼,经过天界考核,接下三重天劫,我以天界陨雷天君之名,准你入天界为仙。从此跳出凡间外,不在五行中。现随我返回天界,受仙帝之封。”

    飘渺哭喊道:“不要,我不要升仙,我要和海龙在一起,天君,请您收回成命吧。我不想成仙。”

    陨雷天君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无奈,却也不禁对海龙和飘渺之间的感情动容,多少修真之人渴望升入仙界,飘渺竟然能为感情而抛弃这么可贵的机会,可见她对海龙的感情是多么深厚了,“飘渺,准你升仙乃仙界之意,谁也不可违背。况且,你丈夫修为不弱,迟早也会升入仙界,如果你逗留人间不去,以后更长的时间将无法同他在一起,还是先上仙界等候吧。如果你们有缘,不久后,自然会在仙界重逢。”

    海龙心中充满了不舍,看着飘渺渐渐远离的身影,他的眼睛已经模糊了。高声喊道:“老婆,你去吧。你在仙界等我,我一定会用最快的速度到天界去会你的。老婆,你自己要多保重啊!我已经同陨雷大哥说好了,他会照顾你。”

    一团毛茸茸的东西从飘渺身上飘飞而下,她**的娇躯一现即隐,包裹在仙灵之气幻化而成的蓝色长裙中,墨绿色的头发飘散,她没有再说话,只是深深的看着海龙,她要将这自己最爱之人的容貌牢牢的记在心中。

    海龙抓住那团东西,正是飘渺身上的银狐大衣,残留的诱人体香仍在,但伊人却已去。

    “飘渺——”海龙大喊着,泪水再也控制不住,顺着脸旁流淌而下。

    飘渺似乎已经不能说话了,泪水不断的流淌着,纤细的玉手抬起,指了指海龙,又指了指自己的心脏部位,似乎再告诉海龙,不论什么时候,你心有我,我心有你。

    身影消失在已经变为七彩祥云的劫云之中,澄蓝的碧空和明媚的阳光再现,但飘渺却永远离开了神州这片土地。

    海龙状若痴呆的抚摩着手中的银狐大衣,飘渺走了,似乎将他的心也带走了。

    至云道尊等人飞回海龙身旁,止水凑近,低声道:“海龙,你别难过了,师妹她已经走了。”

    海龙深吸口气,在银狐大衣上轻吻一下,擦干眼中的泪水,道:“我没有难过,你们都不必劝我什么,飘渺只是暂时离开了,用不了多久,我们一定会再次相见的。”说着,珍而重之的将银狐大衣收入了自己的乾坤戒之中。

    玉华道:“海龙大哥,既然你已经没事了,就重新接掌连云宗一脉吧,本宗弟们需要你的领导。”

    海龙摇了摇头,苦笑道:“飘渺走了,我现在什么心思也没有,如果连云宗还由我来掌管,只会没落。我看的出,你天生就有领袖才能,法力也快进入不坠境界了,这连云宗宗主之位就由你来任吧。不过,我身上的连云宗三大仙器不能给你了,我还要依靠它们来应付未来的九重天劫。仙界,那是我必须要去的地方,我要到那里去寻找最爱的飘渺。九重天劫,我绝不会怕你,不久的将来,我一定会冲破一切束缚。”

    玉华娇躯微颤,在这一刻,她深深的明白,自己在海龙心中的地位永远也比不上飘渺。虽然她深爱着海龙,甚至愿意为他付出一切,但是,海龙能接受她么?

    玉萍突然显得很激动,飘身到海龙面前,道:“海龙大哥,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这些年来,姐姐对你什么样你不会不知道,可是你呢?你又是怎么对姐姐的。平日里,难得见你一面,只要你稍微对姐姐有点笑容,她都会高兴好几天,但在你心里,从来都没有姐姐的地位,更没有我的地位,现在你想把自身的责任甩给姐姐一走了之么?不,我不允许,我绝对不允许。”说着,她紧紧的抓住了海龙的衣襟,泪水不受控制的流淌而下。

    海龙的表情很平静,环视了众人一周,在玉萍肩膀上轻拍,道:“玉萍妹妹,你不要这样。我知道你们姐妹一直都对我很好,但是,在我心中却一直都将你们当妹妹看待。我的心现在分成了两半,一半给了飘渺,一半给了天琴。我深深的爱着她们,就算我的心现在可以容纳你们,但是我自己也不会允许的。刚才的一幕你们大家都看到了。飘渺的升仙让我的心失去了一半。如果我同你们姐妹发生了感情,当我升仙之时,你们又会如何呢?所以我不能,更不愿伤害你们。玉华、玉萍两位妹妹,我只能向你们保证,等到你们升入仙界之后,我们会有更多的时间相处,那时,你们如何选择,以及我的心能否为你们敞开都是未知数,但我们却彼此都可以给对方个机会,你们对我的好,我一定会还的,不论用什么方法。现在,我请求你们,将全部心思都放在修炼上,毕竟,我无法保证在你们以后度劫的时候能陪在你们身边。至于玉萍你说我甩掉自身的责任么?不,不是的。我将宗主之位让给玉华是早就有的念头。我的修为经过这次碎丹重聚之后,有了很大的提升,恐怕用不了多长时间也要度劫了。我现在要做的,就是为最后的度劫做准备,根本顾不上去管理连云宗。而你们却不同,有你们姐妹在,有各位师兄、师姐的辅佐,我相信你们一定能够重振连云宗雄威的。你们放心,在我度劫之前,正道六宗那里的事我一定会解决。我会分别拜会他们的掌门,为我连云宗天下第一大宗的称号正名。”

    听了海龙的话,玉萍的神态渐渐软化了,毕竟,有机会总比没机会要强的多,她对海龙的爱并不比玉华少,这些年的压抑令她心中积郁,今天借着这个机会发泄出来,心中已经感觉到好受了许多。

    玉华心中突然升起一丝明悟,上前拉住海龙的大手,温柔的一笑,道:“海龙大哥,你放心吧,你的责任就是我的责任。飘渺姐姐说的很多,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完全占有。能够帮你分担一些责任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事了。我向你保证,只要我还活着,就绝不会让连云宗没落。”说着,踮起脚尖,在海龙的面颊上轻吻一下,飘身而去。空中留下她的声音,“我知道你马上就要离开连云宗了,我希望,在你离开的时候,能次一顿我亲手为你做的素斋。”

    海龙微微一楞,玉华的话将他心中对飘渺的思念冲淡了一些,暗叹一声,他知道,自己对于玉华的深情,实在是无法拒绝了。在海龙认为,对于一个深爱着自己的人,就算自己不能接受她的感情,也绝不应该去伤害她,否则,势必会对她有很大的影响。转身看向至云道尊,道:“师姐,麻烦你告诉玉华,明天中午,我会和天琴准时在至云峰品尝玉华所做的美味。大家一切保重,或许,今日一别之后,我们再无相见之期。”在法力的催动下,海龙运用自己刚刚掌握的挪移之法,骤然消失在众人面前。

    止水怅然若失的看着海龙离去的地方,她毕竟以前曾经和海龙对立过,而且道尊的尊严也无法令她向海龙吐露内心的情感,深深的叹息一声,飞身而起,率先返回止水峰去了。

    海龙再次出现时,已在至云峰山腰的极冰之地入口处,周围的冰雾对他已经没有任何作用,几个闪身,轻车熟路的进入了至云峰顶的极冰之地。

    玄天冰和天琴看到海龙归来,两人都流露出忐忑的神情。玄天冰勉强一笑,道:“弟弟,你还真强啊!连陨雷天君都敢称兄道弟,在仙界的九大天君中,他可是一向以严厉著称的。”

    天琴温柔的走到海龙身旁,拉起他的大手,“龙,飘渺姐姐虽然走了,但以后你们一定还能再见面的,别多想了,好么?我会替姐姐尽好一名妻的责任。”

    海龙看了天琴一眼后,正视玄天冰,冷冷的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告诉我。”

    玄天冰心中一凛,“弟弟,你在说什么?什么我没告诉你。”

    海龙压抑的悲伤和怒火终于爆发了,他猛的飘飞到玄天冰身前,吼道:“你说为什么?你不是说我身上的伤势无碍么?为什么需要飘渺来同我合体治伤。如果不是为了救我,她就不会这么早应天劫,难道你不知道,飘渺对我来说比我的生命更重要么?为什么要让我们分开。”

    天琴飞身拉住海龙的手臂,黯然道:“龙,你别这样,姐姐她也是为了你好,她怕你心怀顾忌影响了治疗效果。别怪姐姐,好么?”

    海龙冷笑一声,道:“是么?真的只是因为那样么?如果她真的把我当弟弟看待,就不会任由我碎丹了。玄天冰,你的意思我明白。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办到。但是,我再也不欠你什么恩,我们姐弟之间的情分,从此一刀两断,今后,你是九天寒妃,我是海龙,我们之间再没有任何关系。天琴,我们走。”以他的聪明,当飘渺升仙后就已经明白了事情的始末,飘渺的离去,等于是被玄天冰设计逼走的,他又焉能不怒呢?拉起不明所以的天琴,大步离开了极玄之眼。

    玄天冰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拦,眼看着海龙二人的离去,她的神色有些木然,凄迷的一笑,自言自语的道:“是啊!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是我的自私令你们分离。你恨我是应该的,是应该的。”坐在极玄寒玉之上,此时的她,显得那么孤独,绝美的俏脸微微有些扭曲,她的心比身下的寒玉更加冰冷。她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或许自己这么做真的能达到早日报仇的目的,但新认的弟弟却没了,就算他以后肯原谅自己,也不会像以前那样真心相待。仇恨,真的可以冲昏一个人的理智,如果重新来过的话,自己还会这么选择么?

    海龙拉着天琴走出了极冰之地,到了至云峰半山腰,刚要飞身而起,却被天琴一把抱住,“龙,你这是怎么了?冰姐姐她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你要这样对她。”毕竟玄天冰帮她恢复了容貌,天琴心中只有深深的感激。

    海龙冷笑一声,道:“你现在还不明白么?这一切都是玄天冰在幕后指引着。她急于回仙界报仇,就必须让我完成答应她的几件事。没有仙位,她就回不了仙界,没有我师傅的帮助,她一个人势单力孤也不可能成事。为了她自己的仇恨,在玄雨碎丹攻击我时,她置之不理,为的就是得到让我与你们三阴合阳的机会,只有这样,我的修为才能急速提升,早日升入仙界帮她做这些事。否则,以我原来的情况看,没有上千年的修炼,根本不可能同九重天劫对抗。为了她的私心,飘渺提前升仙走了,我恨她,不是她,我就不会同飘渺分开。”

    天琴这才明白过来,秀眉微皱,轻叹道:“龙,冰姐姐虽然做的不对,但她孤独了这么多年,心中一定很苦,你就别和她计较了,好么?我相信,不久后你升入仙界,一定能和飘渺姐姐重见的。冰姐姐她帮过我们很多,她帮你化解过红月蛊,帮我恢复了容貌。而且,虽然她这次是为了自己的事让我们实行三阴合阳**,但我们的修为毕竟提升了很多。看在这些的份上,你就原谅她吧。”

    海龙神色稍缓,天琴说的不错,虽然玄天冰这次利用三阴合阳强行提升了他们的修为,但以前毕竟曾帮过他们,现在至少自己还拥有和飘渺重见的机会,但如果没有玄天冰的帮助,恐怕天琴不能恢复容貌就会远离自己而去,权衡之下,玄天冰对自己还是有极大的恩惠。深吸口气,平复着内心的怒气,淡然道:“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至少现在我无法去面对她。走吧,咱们到飘渺峰去。”说完,拉着天琴腾空而起,展开挪移之法,几次眨眼的工夫已经来到了飘渺居住了数千年的山峰。

    一切景物如前,那弥漫的雾气充满了神秘感,飞落到飘渺那间小屋外,看着屋前的禁制,海龙心中升起了浓浓的思念。仰头望天,叹息一声,喃喃的道:“飘渺,你现在应该已经达到仙界了吧。你知道我有多想你么?你等着,不久之后,我们一定会重见的。”大手伸出,以他现在的修为,飘渺以前布下的禁制已经没有任何效果,轻易的将禁制破除,带着天琴走了进去。

    看着周围的环境和那幽静的木屋,天琴不禁赞叹道:“飘渺姐姐这里真的好美,这里的灵气充足,确实是最适合修炼的地方。”

    两人走进木屋,看着那熟悉的环境,海龙的眼睛不禁湿润了,一步步走到木床之前,曾几何时,在这张木床上,他曾经同自己最心爱的人儿亲热,但此时景物依然,伊人已去。呆呆的坐在床上,回忆着以前同飘渺之间的种种,海龙宛如入定了一般。

    …………

    “姐姐,你长的好美啊!等我长大以后嫁给我好不好。”

    …………

    “仙女姐姐,你来拉。”

    “恩,让我看看。啊!你修炼的速度很快啊!只不过三年不见,竟然已经到了伏虎初期。”

    “祖师,您,您看上去实在是太年轻了,似乎比我大不了什么似的。所以我才会叫您姐姐。您这样才像是仙人啊!你出山能不能带上我,我也好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游历一番。”

    “我们是出外办事,可不是去玩儿,何况你还刚进入伏虎境界,需要多加修炼,还是留在山里的好。”

    “两位祖师,你们出去办事,总需要一个杂役来照顾你们啊!我很勤快的,什么都会干,只要您带上我,就像带上一个贴身仆人一样,您要做什么,只需要和我说一声,我保证给您办的妥妥当当的,求求您了,就带上我一起去吧。修真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您放心,我绝对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

    “你这样就要走了么?”

    “那您还想让我怎么样?您是祖师,我是弟而已。”

    “海龙,你现在还恨我么?”

    “恨?我从来都没有恨过你。你对我只有恩惠,我又为什么要恨你。不过,你的恩我已经还了,我们谁都不欠谁。”

    “久寻你不获后,我曾经发誓,如果你能平安的回到我身边,我就一切都满足了。不论你提出任何条件,我都不会再拒绝。”

    …………

    “天劫对我没有什么意义。龙,你知道么?如果应劫后能留在这里,我绝不会选择升仙。如果能多留在你身边几年,我宁可永远都不升入仙界,龙,我真的不想和你分开啊!”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