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威慑五照仙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飞离连云山脉,海龙的心难以平静,虽然已经决定要前往仙界了,但人界中有太多他难以割舍的东西了。心头有些沉重,仰头看了一眼天空,转眼间,他们已经进入了西域边界,西域虽然不像北疆那么萧索,但放眼望去,也很少能看到人烟。这里在神州属于高原地区,天仿佛距离地面很近似的,放眼望去,风清云淡,晴空万里。

    天琴倚靠在海龙的肩膀上,道:“龙,我们现在去哪里?是直接去北疆,还是先找正道六宗的麻烦。”

    海龙淡然道:“连云宗典籍中除了没有你们千惠谷的位置以外,其他五宗都有标明,咱们就由近而远,第一站,自然是距离最近的五照仙。金夷欠我们的,也该归还了。”

    天琴由于内心中邪念已消,虽然修为仍属邪道,但她的心却已经完全恢复了当初的善良,感受着海龙心中的杀意,不禁娇躯微颤,道:“龙,虽然五照仙那些家伙该杀,但你还是不可造孽太多,否则,对度劫是很不利的。”

    海龙微微一笑,道:“你的意思我明白,放心吧,金夷等人虽然可恶,但还罪不致死,我只是要让他们知道,做错了事就一定要付出代价的道理,如果不是他们,飘渺又怎么会提前升仙?我想,金夷现在修为也距离度劫不是太远了,以他的状况,度劫本就未必能成功,我就先帮他选择一下,让他兵解重修吧。”

    仙照峰巍峨耸立,在周围丘陵和平原地势的映衬下,显得那么鹤立独行。半山腰以上,全都笼罩在云雾之中,云雾凝而不散,使人无法窥视到它的真容。一切都同海龙上次来时一样,没有丝毫的变化,在这里,海龙曾经修炼了三百年之久,但也是在这里,他和天琴经历了生离死别。重新来到这里,海龙和天琴心中都升起一丝异样的感受,找麻烦的念头竟然淡化了许多。

    寻山路而上,淙淙的山溪给宁静的仙照山增添了几分生机,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看着周围的美丽景致,海龙不禁心怀大放。他和天琴就像一对前来游玩儿的情侣一般,一边欣赏着景色,一边缓步登山上行。

    “龙,你看,那边有一个小瀑布,水似乎很清澈,我们去洗把脸吧。”天琴兴奋的道。

    海龙微笑道:“好啊!三阴合阳后,我还一直没清洗过自己呢。”

    瀑布只有十米高,这里的水都是仙照山的山泉,瀑布下方是一个几十平米的小水潭,潭水清澈进底,当泉水满溢之时,就会顺着山间的岩石流淌而下。站在潭水边的一块大石头上,海龙掬起一捧清冽的泉水,“琴儿,这水好凉,咦,你看那边是什么?”

    天琴顺着海龙的目光向一旁看去,突然听到海龙一声轻笑,紧接着,冰冷的泉水已经撒在了她的头和脖上,顿时令她机灵灵打了个寒战。

    “啊!”天琴惊呼出声,“讨厌拉,你好坏。”她自然不甘心自己被算计,纤细的小手用力的在水潭中一撩,顿时将海龙的身上也弄湿了。

    海龙哈哈一笑,飘身而起,双手前推,水潭中顿时掀起波浪,向天琴扑去。天琴轻笑一声,身形一转,飞身俏立于波浪顶端,刚想还击,却感觉到背后一凉,身上的衣裙顿时被打湿了。原来,海龙知道天琴会闪躲,所以在波浪中用了暗劲,第一波划过的水流在通过天琴脚下后高涨,从后向前,骤然扑上了天琴的背部,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天琴顿时被他暗算个正着。

    长笑一声,海龙飞身落于岸边,看着全身湿漉漉的天琴,不禁大笑起来。天琴撅起小嘴,不满的道:“你欺负人。我不管,你给我回来,也让我用水泼你一次。要不,要不我就不理你了。”

    海龙嘿嘿一笑,道:“好,好,我投降总可以了吧。我帮你把水烘干。”

    “不要,我自己会烘干,你让我泼你一次。”天琴坚持道。看着她那娇俏的样,海龙心头不禁一热,飞身而起,向天琴扑去。

    天琴眼中流露出一丝喜意,学着海龙先前的样,将脚下潭水掀起,朝海龙罩去。海龙不闪不避,就那么从水幕中穿出,一把抱住天琴的娇躯,吻上了她的香唇。阳刚气息的侵蚀,使天琴全身一软,瘫倒在海龙怀中,丁香暗度,美眸微合,一副任君采撷的样。

    海龙贪婪吸吮着天琴口中的甜美,感受着湿衣下她那火热的**,心中欲念狂升,虽然明知道这里不是亲热的地方,但他的大手还是忍不住伸进了天琴的衣裙内,在她那充满弹性的滑嫩肌肤上贪婪的抚摩着。

    天琴娇喘连连,自从同海龙合体之后,她对于这种侵袭不但没有了抵抗的念头,反而更容易沉迷其中,神志已经模糊了,娇躯任由海龙搂着,星眸微睁,低低的呻吟着。

    正在海龙准备进一步行动之时,一声暴喝响起,“大胆,什么人,竟然敢亵渎仙照山圣地。”

    海龙全身一震,从**中清醒过来,被打扰了好事,心中顿时怒气狂升,向天琴身上的衣裙输入一道法力,瞬间蒸发了其上的水份,搂着她的娇躯飘落到水潭岸边。只见两名五照仙弟正怒视着他们,手中分别取出了自己的长剑。

    海龙心中一动,赔笑道:“两位大哥请了,我们只是前来游山的情侣,可不知道什么圣地啊!”

    其中一名五照仙弟怒道:“放屁,我们仙照山有禁制,是普通人能进来的么?而且你刚才漂浮于水潭之上,分明就是修真者。”

    海龙大手连摇,道:“不,不,我是中原武林中唐家堡的人,在家排行老三,人家都叫我唐三,或者叫我三少。我这次带妻出外游历,正好到这里,先前我用的,是我家传轻功,所以能够短时间漂浮在潭水上。您说的那个禁制是什么东西?我们没感觉到啊!”

    这两名五照仙弟都是修为较低的巡山弟,自然没有见过海龙,先前说话那人道:“唐三?没听说过。你们刚才在这里亵渎了我们仙照峰圣地,就必须要接受处罚,走,跟我们回本宗,由本宗长辈定夺。”

    海龙微微一笑,道:“我要是不跟你们回去呢?我们唐家的分光剑法可是很有名的。”

    那名弟不屑的哼了一声,道:“你们这些普通人,就算武功再高也没什么用,同我们修真者相比,你们差的太远了。想动手么?那你就试试看。”长剑前指,身上散发出微弱的绿色光芒,到也有几分气势。

    海龙认得,这是五照仙木宗的功法,在这些年同邪道的对抗中,五照仙现在仅存的两名宗主就是金夷和水韵了,木宗的木松道尊早已经死去。微微一笑,海龙道:“好啊!那我就来领教一下。”说着,他轻轻跃起,从身旁的大树上折下一根树枝,随手一抖,树枝上的分叉和树叶纷纷落地,树枝前指,道:“来吧,让你领教一下我们唐家堡绝学分光剑法。”

    天琴看着海龙的样,不禁扑哧笑了一声,道:“老公,你又何必同他们一般见识呢?”

    此时,天琴早已经不带面纱,虽然她是满头银发,但那妩媚的一笑还是勾走了两名五照仙弟的魂魄,心中嫉意上涌,先前同海龙说话的那名弟飘身上前,一剑向海龙肩头点去。海龙暗暗点头,虽然这弟修为不怎么样,但五照仙毕竟是正道,他这一剑并非杀招。回想着当初唐傲所施展的剑法,身形微转,躲过了对方的攻击,手中树枝啪的一下,在那名弟的头上打了一下,嘿嘿笑道:“你不行,差的太远了,如果我手里是真剑,恐怕你已经身首异处。”

    “你……,好,这是你自找的。”五照仙弟大怒,手中法剑急挥,带着淡淡的绿色光芒向海龙连续攻出七剑。海龙看的出,这名弟不过就是伏虎境界的修为,即使比起当初的唐飞也强不了多少,左手背后,右手树枝轻挥,在神之力的灌注下,树枝如同神兵利器一般坚硬,硬生生的挡出对方的连续攻击,身影一闪,树枝已经点在了那名弟的咽喉上。另一名弟眼看同伴吃亏,手中法剑指向海龙,喝道:“东方甲乙木,木气听我召唤,现。”绿光一闪,地面上突然出现几道藤蔓,转瞬间缠上了海龙的身体。

    海龙假装惊呼一声,“啊!这是什么,你,你们用妖法。我投降,我投降了。”

    先前被海龙逼住的弟得意的道:“看到了吧,这就是我们修真者同你们凡人之间的差别。这回我看你还有什么本事,走,随我们回山。”

    海龙装出一副可怜的样,道:“好,我跟你回去,但你们能不能放我老婆离开。”

    用法术困住海龙的弟道:“这不是我们所能决定的,等见了我们师长,想必也不会太为难你们,最多也就是惩罚你们俩打扫仙山。”

    天琴看海龙装的开心,索性随着他的意思,惊恐的道:“你们,你们别伤我老公,我们跟你们走就是了。小女不会什么打打杀杀的功夫,就不用捆了吧。”

    看着天琴的娇颜,那名弟神色缓和了许多,挺起胸膛,俨然一副得到高人的样,道:“姑娘不用害怕,我们五照仙乃名门正宗,只要你们不反抗,我们是不会过于为难你们的。两位请跟我们走吧。”说着,钳手一指,解开了海龙的束缚。

    海龙扔掉手上的树枝,看了天琴一眼,两人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笑意,是啊,在堂堂邪道第一高手邪祖和正道连云宗宗主面前显威风,也难怪海龙和天琴感觉到好笑呢。

    五照仙两名弟看着海龙牵上天琴的手,眼中不由得都流露出羡慕和嫉妒的神色,“好了,走吧。”

    海龙和天琴装出无奈的表情,跟随着他们前行,由于海龙和天琴故意将行动放缓,使他们登山的速度非常缓慢。一边走着,两名五照仙弟不断向天琴献着殷勤,使海龙和天琴得知,他们都是木宗弟,一个叫阿草,一个叫木威。入宗不过十余年,现在才二十余岁的年纪。都是刚进入伏虎初期的境界。

    海龙道:“两位都是高人,先前小弟真是失礼了。”

    阿草得意的道:“可惜你们已经结婚了,本宗是不收你们这样结婚之人的。学武功有什么用,没有任何前途的。”

    天琴看了海龙一眼,道:“两位大哥,还要多久才能走到山顶啊!我累了,走不动了。”

    木威道:“还有很远的路呢,姑娘,如果你要是走不动了,我背你吧。”

    海龙搂着天琴道:“男女授受不亲,你们可不能碰我老婆。”

    木威哼了一声,道:“我们都是修道之人,自然没有这样的限制,姑娘,你自己说,要不要我背。”

    天琴看了海龙一眼,微笑道:“我很重的,恐怕你们背不动吧。”

    木威挺起胸膛,道:“不会,我力气大的很,怎么会背不动呢?就算你是座山,我也能把你背起来。”

    天琴扑哧一笑,流露出的美态看呆了木威和阿草两人,微嗔道:“你怎么能把我和山相比呢?不过,人家的体重真的要比山沉哦。”说着,抬起左脚,轻轻的向地面踏落。在天琴这看似轻飘飘的一脚下,整座仙照峰都颤抖起来,脚下一阵摇晃,目瞪口呆的阿草和木威险些跌倒在地。

    海龙拉起天琴的手,道:“怎么,玩儿够了?”

    天琴微笑道:“和你在一起,不论做什么我都开心。不过这两个小讨厌的很,总用贼光四射的眼睛看我,还是进入正题吧。”

    海龙点了点头,道:“那好吧。”

    木威比较机灵,听了海龙和天琴的对答顿时出了一身冷汗,“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海龙再没有了先前谦卑的样,淡然道:“我们是什么人,你还不配知道。你们两个小瘪三先前也占了不少口头便宜,看在你们还算规矩的份上,就饶你们一命吧。一旁站着,等你们的长辈前来。”以海龙现在的修为,怎么会同这些刚刚踏入修真大门的普通五照仙弟一般见识呢?

    木威大怒,抽出自己的法剑刚想攻击,却发现自己对身体竟然失去了控制,就那么举着法剑站在那里。

    海龙遥望天际,眼中寒光一闪,淡淡的道:“金夷,该是我们算总帐的时候了。”

    仙照山的震动惊醒了五照仙所有弟,光芒亮起,十余道各色飞剑朝海龙和天琴的位置飞来。身形现出,正是五照仙各宗修为较高的弟。

    “什么人敢到我五照仙撒野。啊!你,你是连云宗的那个海龙,你不是已经……”这些新来的弟都在五照仙有着较高的地位,自然认得海龙的样。

    淡然一笑,海龙道:“碎丹了是么?谁规定碎丹就一定要死。懒得和你们这些小说话,去叫金夷和水韵来,否则,我就踏平你们的仙照峰。”右脚在地上重重的一跺。

    整座仙照山剧烈的颤抖起来,海龙的神之力直传山中,隆隆巨响不断传来,五照仙众弟顿时色变。海龙眼中神光一闪,这些修为不弱的五照仙各峰弟全部被定住,修为的差距,令他们连一丝反抗的能力都没有。海龙看了天琴一眼,微笑道:“我虽然跋扈,但还讲理,今天只找首恶算帐。”说着,神之力注入到声音之中,“金夷、水韵、五行祖师,你们出来,讨债的人来了。”平淡无奇的声音在法力的催动下远远传去,清晰的飘到仙照山每一个角落。回音阵阵,海龙的话犹如催命符一般,震慑着五照仙每一个人的心。

    光芒流转,几朵祥云飘荡而来,海龙微微一笑,道:“正主终于来了。”金、蓝以及五彩光芒陨落,正是五照仙金宗宗主金夷、水宗宗主水韵以及五行祖师。骤然看到海龙,三人同时大吃一惊,金夷眼中流露出一丝骇然之色,倒吸一口凉气,道:“你,你没死?”

    海龙冷哼一声,“想我死的人很多,但是我现在却还活的好好的。今日来此,就是想请几位还给我们连云宗一个公道的。”正道六宗上连云宗兴师问罪,归根结底,始作俑者就是五照仙,如果没有他们挑拨,六宗怎么会联合上山,海龙也不会碎丹,飘渺更不会离开了。

    金夷毕竟是一宗之主,身旁又有五行祖师这样的强援,看了海龙身旁的天琴一眼,道:“那你想怎么向我们讨公道呢?”

    海龙淡淡的道:“很简单,我看仙照山灵气也算充足,你们共有五峰,让出两峰给我们连云宗也就行了。”他这完全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金夷眼中怒光大盛,沉声道:“海龙宗主,我尊你为一宗之主,如果你现在离开,刚才说的话我可以不计较。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海龙微微一笑,将天琴搂入怀中,道:“首先我要澄清一点,我现在已经辞去了连云宗宗主一职,只是连云宗一名再普通不过的弟而已。其次,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当初你们所见的邪宗之主邪祖。当然,她也曾经是千惠谷弟,她的名字就叫天琴。当日在接天广场,你们一定认为我在说谎话蒙骗其他五宗吧,其实你错了,以悟云佛尊的修为,如果我说的是谎话,他怎么会看不出来呢?我那天所说一切全为真实。就是在这仙照峰上,我和天琴被刑天夫妇打落悬崖的。”

    金夷眼中光芒连闪,道:“你到底想怎么样?这里是我们五照仙的领地,就算你们身上仙器众多,也不可能是我全宗弟的对手。”

    海龙脸色一变,用无比冰冷的声音道:“金夷,你错了,我们既然敢来这里,自然是有恃无恐。我可以不追究你们五照仙所做的一切,但是,我有两个条件你们必须答应。第一,你们要以五照仙列代祖师之名起誓,从今天开始,五照仙将永远臣服于连云宗之下,不论什么时候,都不得与连云宗作对,并要追随其后。第二,金夷你必须退位让贤,将宗主之位让出来。只要你们能答应这两点,我们立刻就走,永远不再踏上仙照山一步。否则的话,今天就别怪我们手下无情了。”

    金夷怒极反笑,“好,好,好,敢对我这么说话的,你还是第一个。海龙,别说今日你无法毁我仙宗,就算你现在想走,恐怕也走不了了。”

    海龙灿然一笑,道:“真的么?那好,我到要试试,这段时间你的修为有多的的进步。”说着,飘身而上,一掌向金夷拍去。

    金夷微微一楞,从以前同海龙对战的经验看,海龙完全是依靠几件仙器才能保持不败,在修为上其实是远远不如自己的。这小疯了么?正在这时,他突然看到海龙身上蓝光大放,嘴角上挂着一丝自信的面容,手掌已经拍了过来。冷哼一声,金夷深吸口气,凝聚自己的法力,一拳似拙实巧的向海龙迎去,金光骤然闪亮,拳风在空中划过,竟然带出了金铁交鸣的声音。

    五行祖师似乎发现了什么,急呼道:“宗主不可。”但是,金夷的拳已经如离弦之箭,已经发出,又如何能收回呢?拳和掌相接,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但金夷却惊恐的发现,自己的法力如同泥牛入海一般,在接触到海龙掌心的瞬间竟然被消化的一丝不剩。

    海龙眼中流露出一丝戏谑的光芒,吸着金夷的身体,道:“凭你,现在已经远远不是我的对手了。你想怎么死呢?”

    五行祖师和水韵见势不妙,同时扑上,水韵召唤出仙器水之源配合五行祖师,一左一右向海龙同时攻来。

    “想以多欺少么?”天琴娇叱声中幻化出一片虚影,五行祖师和水韵只觉得撞到了一堵无法突破的坚实墙壁,闷哼声中同时飞退。接连倒退出十余步才站稳身形。两人同时骇然,不过半年时间不见,海龙和天琴的法力竟然已经强到如此地步,以他们五照仙最强的三人,却没有一丝抵抗的能力。如果对方想击杀他们,不过是易如反掌的事,五行祖师是散仙境界,感受最深,他清晰的感觉到,不论是海龙还是天琴,修为都远远超过他认知的范围,一旦对方用出仙器,那将给五照仙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海龙不理被吸在掌上拼命挣扎的金夷,向五行祖师道:“现在,你们应该可以考虑考虑我先前的条件了吧。我本就不是什么好人。更没有正道的‘慈悲’之心。如果你们不答应我的条件,要是做出什么事来,可别怨我心狠手辣。”说着,右掌一振,将金夷抛飞到一旁。

    金夷粗重的喘息着,自从当上金宗宗主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面对敌人而没有任何办法,他好恨,好恨自己的修为不够,脑海中浮现出当日在接天广场上玄雨逼的海龙碎丹的情形,眼中厉光一闪,正要有所行动时,却听海龙道:“金夷,如果我是你,就绝不会选择碎丹。因为那是没有任何作用的。以你的修为,碎丹后也不过就相当于散仙的修为而已,你以为那样对我有用么?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仙人的实力。绝对空间。”蓝色的光芒骤然大亮,以海龙为中心,光罩以肉眼难辨的速度闪电般扩张达数百平米之广,将金夷、水韵和五行祖师全部囊括在内。没有任何威势产生,但无形的压力却让金夷三人有着喘不过气的感觉。海龙随手一吸,将金夷三人拉扯到面前,冷笑道:“在我的绝对空间内,我就是绝对的主宰,没有我的允许,别说碎丹,就是动一根手指也是不行的。没有同等的仙人实力,你们以为,能够和我抗衡么?”

    金夷失声道:“前几天度劫之人难道是你?可是,既然度劫成功,你为什么没有飞升仙界呢?”

    提到度劫二字,海龙顿时怒火大升,眼中寒光一闪,金夷顿时闷哼一声,喷出一口鲜血。“你错了,度劫的并不是我,而是我的妻。如果不是你们,飘渺又怎么会提前度劫。我提出的条件已经很优厚了。金夷,看在你为了本宗的尊严肯碎丹这一点上,还算个人物。我就取消第二个条件,只要你们答应,今后永远以连云宗为尊,凡是连云宗弟所到之处五照仙弟回避,我就放过你们,也放过五照仙。”

    金夷眼中充满了怨毒,但是,在这绝对空间中,所有的一切都是海龙所掌控的,别说是他,就连五行祖师也无法移动分毫。五行祖师长叹一声,道:“宗主,答应他吧,他能如此轻易的使出绝对空间,修为已经在仙人之上,同这样的人为敌,只会将我宗带入万劫不复之境。”

    金夷眼中怒火狂升,吼道:“不,只要我金夷活着一天,就绝不允许任何人威胁我们五照仙,我们才是正道第一大宗,啊——”在海龙惊讶的注视中,金夷全身竟然腾起了熊熊火焰,那是暗金色的火焰,在绝对空间中,火焰虽然被压制,但海龙却能清晰的感觉到,在火焰的包覆下,金夷竟然有了挣扎的能力。再次大吼一声,金夷犹如疯了一般,在绝对空间中朝海龙扑来。

    海龙不屑的瞥了瞥嘴,刚要有所动作,却突然发现五行祖师身上也腾起了同样的火焰,跟随着金夷一起扑了上来。虽然海龙不知道他们用的是什么功法,但也明白这功法对自身肯定有着极大的伤害,金夷是没什么威胁的,但五行祖师毕竟有着散仙的修为,海龙就不得不注意了。但是,令他惊讶的事情发生了,被火焰包裹着的五行祖师并不是向他攻击的,五行祖师的目标竟然是金夷。

    闷哼声中,金夷的身体缓缓软倒在地,他和五行祖师身上的火焰同时消失了,轻叹一声,五行祖师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漠,道:“海龙宗主,对不起,金夷他太卤莽了。作为五照仙唯一的太上长老,我有权节制本宗任何一位宗主。金夷的行为已经违背了祖师遗训,他既然不能以本宗为重,我现在宣布,废了他的宗主之位。我代表五照仙同意你的条件,以历代祖师之名起誓,今后,连云宗弟所在之地,五照仙一律回避,绝不会有任何冲突。否则,天厌之。”

    看着五行祖师那平淡的面庞,海龙心中暗道,姜还是老的辣,眼看形势不妙,五行祖师做出了最好的抉择。其实他们并不是没有一拼之力,如果在腾起那火焰后三人同时碎丹,就算海龙能胜,也必然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海龙不知道的是,五行祖师和金夷所用的火焰,虽然不像碎丹那么霸道,但燃烧的却是本身的金丹之火。仅仅是先前那极短时间的消耗,他们也需要至少修炼十年才能恢复。在绝对空间中行动,岂是那么容易的。为了五照仙的未来,五行祖师不得不忍辱作出最明智的选择。

    海龙心中突然升起一丝疲倦感,面对这些比自己弱小的多的人,他已经没有任何心情去与他们为难。没有再说什么,搂着天琴飞身而起,以挪移之术转瞬间消失于天际。看着海龙消失的背影,五行祖师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抓起地上的金夷,飞身而逝。看到五行祖师眼中的岸光,水韵心头一颤,她似乎已经隐隐感觉到了什么,虽然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但她却明白,以五行祖师和金夷的脾气,此事绝不会善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