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第三次碎丹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刑天大惊,狂喊道:“阿雨,不要啊!”身随枪走,拼命的向海龙冲去,希望能够起到围魏救赵的效果,但此时,他方寸已乱,法力只能发挥出原有的六成威力而已。但是,他们又被海龙骗了。异变再起,半空中的千钧棒突然消失,使玄雨的法剑顿时迎在空处。一条紫色的巨龙骤然从海龙那金色的光球中冲出,他真正的目标,还是刑天。这三攻两收之法已经完全扰乱了刑天和玄雨的心境,当紫色腾龙撞上刑天的身体之时,海龙嘴角已经流露出了得意的微笑,以紫色腾龙的真阳之火,就算不能杀了刑天,重创他也完全可以了。

    但是,海龙也失算了,刑天毕竟修行三千年以上,虽然完全被压迫在劣势下,但他还有着自己的救命绝学,眼看紫色腾龙冲来,他没有丝毫犹豫的发出了手中银枪的秘密。那七颗宝石光芒同时湛放,竟然在刑天身前瞬间凝聚出了七层防御禁制,紫色腾龙并非海龙全力发出的龙翔灭劫爆,虽然威力惊人,但在突破了那七重禁制之后,威力也减弱了许多,刑天借着反震之力闪电般后飞,逃得一命。

    玄雨没有再攻击海龙,手捏法决迅速追到刑天身旁,夫妻俩终于汇合了。刑天微微有些喘息,眼中不断闪烁着恐惧的光芒。仅仅是海龙的第一波攻击,就引发了他的秘密。他现在一点战胜海龙的信心都没有了。

    金光收敛,海龙露出本来身形,右手的衣袖已经完全化为了飞灰,紫色腾龙在手臂上若隐若现,强大的气势更盛。海龙没想到,自己设计的如此完美,居然还让刑天和玄雨汇合到一起,心中暗恨,问道:“刑天,你手中长枪是一剑仙器么?”

    刑天点头道:“不错,这是我问天流镇宗之宝七星枪。海龙宗主,如果你肯放过我们。我和玄雨依然愿意接受面壁千年的惩罚,如何?毕竟,我们的儿已经形神俱灭而亡,而你和天琴还活的好好的。就算当年我们错了,你也没必要赶尽杀绝吧。”

    海龙冷哼一声,道:“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若犯我,我比百倍还之。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转圜的可能,如果你怕了,自裁将是你最好的解脱办法。刑天,还记得当初我对你们说的话么?如果你不肯自裁,我必然让你们生不如死。”一边说着,千钧棒光芒再盛。

    刑天和玄雨对视一眼,他们知道,同海龙已经没有任何道理可讲,想活命,就只有拼死毁灭面前这连云宗新任宗主才行。

    刑天先前要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自己活下去的可能,已经完全激发了玄雨内心对生的渴望,她对刑天的爱自然不比刑天对她差,她已经下定决心,如果他们夫妻俩只能活一个,那就绝对不是自己,手捏法决,近似疯狂的含道:“红——粉——胭——脂——圆——月——剑——。”

    刑天银枪后收,整个身体犹如蓄势待发的标枪一般,在死亡的威胁下,他已经放弃了一切,将精神完全集中在自己与七星枪的交流之中,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了极限,法力外放,大喝道:“秋——风——金——杀——问——天——枪——。”

    含有阴寒之气的粉红色光团在和完全展现出阳刚之气的银色光团交融中,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强大威力,刑天夫妇心意相同,圆月剑和问天枪互相弥补了彼此的不足,完全发挥出夫妻双修的实力,强大的气势骤然迸发,竟然将海龙的身体压后,银、粉两色光芒在半空中不断的纠缠着,化为一道巨大的两色能量球,所有空间似乎完全被封死了一般,在禁制之内,一切都是扭曲的,海龙心中竟然产生了一种无法闪躲的感觉。

    既然不能躲,那就只有拼了,从正面撼动这似乎已经超越斗转境界的攻击,即使用龙翔灭劫爆也未必能够成功,现在他所凭借的,就只有攻击力最为强横的灭仙劫了。千钧棒光芒收敛消失不见,闪电形状的灭仙劫出现在海龙的右手上,海龙回身看了一眼下方的飘渺,向她递出一个眼色,同时,法力已经开始向那闪电中注入了。闪电形状的灭仙劫原本灿烂的金光渐渐收敛,恐怖的气息弥漫,整个灭仙劫周围不断盘旋着黑色的细小电光,无底深渊般的吸扯力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吞噬着海龙比第一次已经增长了不少的法力。海龙将意念牢牢的锁在那能量球上,他这一击不但要粉碎对方的攻击,同时,也要给刑天夫妇带去致命的打击才行,成败与否,就在此一击了。

    看到灭仙劫的出现,五照仙的五行祖师全身不禁微微颤栗了一下,这件法宝带给他的,是无尽的痛苦,虽然表面上恢复了,但上次被灭仙劫击中,已经伤到了他法力的本源——金丹。使他整体修为大弱,不久后的下一次四九天劫,不论如何也无法通过了。

    刑天和玄雨同时大喝一声,两人同时将法力催动到极限,那巨大的两色光团顿时化为巨大的冲击波,以光柱形态向海龙当胸击来。

    海龙的法力此时已经完全被灭仙劫吞噬,一声震耳欲聋的雷鸣响起,完全转变为黑色的灭仙劫脱手而出,宛如一道不起眼的黑色虚影向两色光柱迎去,当虚影没入那两色光柱之时,光柱完全静止了,任凭刑天和玄雨如何催动也无法再前进一寸,刑天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吼道:“躲开。”用力的将玄雨推出百米之外,同时用七星枪在自己身前布下一层厚实的禁制。但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黑色虚影穿过七星枪禁制,那问天流的镇宗至宝竟然就那么碎裂了。刑天胸口上出现了一个碗口大的血洞,他的双眸瞬间暗淡变成了灰白色。灭仙劫不单夺走了他的生命,同时也粉碎了他的金丹,碎丹的能量完全被灭仙劫吸入了自身。灭仙劫的威力确实强大,但是,刑天夫妇的双修之法也并不弱,正是因为如此,灭仙劫攻击的速度才减慢了许多,给玄雨留下了生的机会。黑芒消失于天际,又重新出现在海龙手中,金光重现,稳住了海龙下坠的身体。

    刑天的死没有给海龙带来一丝兴奋,虽然灭仙劫中带有一些从刑天那里得来的法力让他瞬间修为恢复了三成,但是,现在他已经无法对付玄雨了。他没想到,刑天的反应如此之快,而且没有一丝犹豫的推出了玄雨,用他自己的生命挽救了妻。他的行为,已经让海龙心中的杀机减弱了几分,产生了一种心灰意懒的感觉。现在他对刑天有点同情,虽然刑天是个卑鄙小人,但他对自己的妻却是真心的。

    萧紊目睹自己的师弟连同本宗至宝同时毁灭,顿时大怒,大吼一声,就想冲入禁制找海龙算帐。飘渺动了,海龙先前的眼神本来是想让她接住自己无力的身体,而飘渺却想成了帮他抵御正道各宗可能发生的攻击。所以,萧紊刚一动,飘渺的神霄剑就已经封住了他的去路,沉声道:“这是公平的决斗,希望萧宗主不要参与其中。”萧紊手中亮起一杆金枪,怒吼道:“他杀了我师弟,还毁我宗重宝,让我过去。”金枪幻化成漫天枪影铺天盖地的向飘渺攻去。飘渺的修为更在萧紊之上,再加上五行迷踪靴的神妙,顿时将萧紊缠的死死的。她也不下杀手,就那么围绕着萧紊,即使如此,萧紊也感觉到自己面前是一道无法逾越的天堑,不论如何冲击,都无法越雷池一步。

    玄雨呆呆的抱住刑天已经没有任何生机的尸体,刑天的创口出完全凝结并没有鲜血流出,虽然已经死去,但他的嘴角处却流露出一丝满足的微笑,似乎在为自己成功救了妻而兴奋。玄雨全身都在不断的痉挛着,她和刑天成亲至今已经有两千余年了。这两千多年以来,他们的感情一直非常好,虽然难免有吵闹,但他们彼此都深深的爱着对方。刑天死了,玄雨宛如自己失去了身体的一半似的,完全呆滞的漂浮在那里,哀莫大于心死,刑天的人死了,她的心也死了。她那并没有被岁月留下痕迹的脸上没有哭泣的泪水也没有悲伤的表情,突然变得无比温柔。轻轻的抚摩着刑天的脸,柔声道:“老公,你怎么能在这里睡觉呢?这里多冷啊!你等等我,我这就陪你一起睡,有我在,你就不会冷了。”双手一松,刑天的身体在她的法力支持下飘落到下方的地面上,玄雨一脸笑意的看向海龙,道:“既然他已经走了,那你也送我走吧。”

    海龙淡淡的道:“刑天死了,我今天没有心情再杀人,你带着他的尸体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他此时确实已经没有杀心,更主要的原因是,以他现在的修为,别说杀不了玄雨,连自保都非常困难。所以他也只得说些场面话,至于以后找不找玄雨报仇,那就是以后的事了。

    玄雨微微一笑,道:“你怎么突然大发慈悲想放了我?可是,我一个人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天哥都已经睡了,我要去陪他才好。只是,我希望也能拉着你一同前往。你想放过我,我却绝不会放过你的。”最后一句话,玄雨声音突变,就像极冰之地的万年寒冰一样冰冷。一团红色的光芒骤然从她头部湛放,所有的气息全都不一样了。下方,以圆月流宗主为首的所有圆月流弟同时惊呼,泪水顺着她们的脸庞流淌而下。

    这个画面海龙再熟悉不过了,玄雨做的正是他以前曾经两次使用过的,禁制中瞬间增强的气势令海龙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他怎么也没想到,玄雨竟然会如此极端的选择了碎丹,要知道,除了当初他被师傅相救以外,碎丹的结果只会有一个,那就是形神俱灭啊!面对一个已经定下死志的女人,海龙的心有些怕了。他知道,以现在的身体情况,就算身上仙器再多,也绝对无法接下对方一击。

    飘渺眼看玄雨碎丹不禁心中大急,舍下萧紊就想冲入禁制中救海龙,但是,她不让萧紊冲入禁制,萧紊又怎么能让她如愿呢?金枪犹如毒蛇吐信一般,凭借着强大的实力将飘渺完全缠住,使她分身不得。连云宗的众位道尊和玉华姐妹刚要有所动向,问天流、圆月流甚至五照仙的所有高手在五行祖师和金夷的带领下已经将他们完全挡下,眼看海龙就要死在玄雨手下,他们怎么能放过这个好机会。在接天广场上,修为以五行祖师最高,就算连云宗众人拼命,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冲过他们的防线。

    金夷冷笑道:“说好了是公平决斗,难道你们想插手不成。我们都属正道,我看,你们还是耐心的等下去吧。”

    没等至云道尊等人发话,禁制内的玄雨已经发生了变化,她那法剑几乎在无限的膨胀,双目变得血红,挥舞起漫天剑影向海龙攻去,碎丹后的她,已经拥有了散仙一般的实力,一旦海龙被剑芒扫到,那他的生命也将就此终结。

    面临绝境,海龙的心突然变得异常冷静,他知道,现在自己除了碎丹以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他没有召唤出红龙和三头虬蛟,因为在北疆的时候,它们都已经受到了重创,如果此时将它们召唤出来也只是徒增伤亡而已。看来,这灭仙劫真是不能轻用啊!一旦敌人没有被完全消灭,自己就会立刻陷入死局。

    后悔已经没有意义了,就算是死,海龙也不允许自己被对方杀死。一咬牙,迅速催动金丹上行,他现在只能赌一赌,赌自己的师傅能够及时赶到救回自己的生命。虽然思考只是一瞬间,但玄雨的攻击已经到了面前,海龙吃惊的发现,按速度看,在自己碎丹之前,恐怕就要被玄雨的剑芒绞碎了。正在他不知该如何是好之时,突然,周围的一切都变得虚幻起来,身体竟然不再受自己的控制,眼前场景一变,竟然已经来到了玄雨的身后,玄雨所有的攻击都斩在了空处。剑芒的尾焰擦过禁制,溅起一片波澜。

    不但海龙楞住了,在场所有的人也都楞住了,他们看到的,是海龙的身体突然化为了一团烟雾,在剑芒斩到前的瞬间消失不见。再次出现时已经漂浮于玄雨身后,这一切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即使他们是修真之人,也无法作出这种有悖常理的行动。

    是的,在海龙最危机的时刻,是影救了他一命。影利用自己的特殊能力,将海龙的身体暂时化为烟雾带离了原地。在海龙愣神的工夫,烟雾漂浮而出,寒光一闪,那暗蓝色的锋刃已经斩上了玄雨的背颈。但是,这都是没用的,碎丹后的玄雨,已经无比强大,护体的法力并不是影所能破,巨震之下,玄雨向前跌出十米之外,身体却没有丝毫的损伤,粉红色剑芒回身斩去,划过烟雾斩在空处。

    为了活命,海龙现在已经顾不上公平不公平的了,飞快的提聚着自己体内的神之力,希望能在这短暂的时间中多恢复一些。但玄雨却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法剑前指,状弱疯狂的向海龙和影所化的烟雾斩去。影飘身后退,再次包裹住海龙的身体,又一次躲过了攻击,但这次明显要慢了一些,海龙的极玄寒冰罩发出一声刺耳的声响被扫了一下,剧烈的震荡中,他不禁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

    影自身化为烟雾并不会有多少消耗,但是带一个人却不行了,她在一天之中,用烟雾带人只能使用三次,而且极为耗损功力。声音在海龙心底响起,“你自己想办法吧,我最多还能救你一次。这个修真者太强了,我打不过她。而且这里的禁制我也冲不出去。”

    海龙现在已经没有选择了,没有人能救他活命,他所能做的,就只有一件事了。金丹上行,随着法力的催动来到了头部,熟悉的感觉传遍全身,海龙深深的看了飘渺一眼,暗暗祈祷着,师傅,你可一定要来救你徒弟一命啊!金光骤然大亮,以海龙为中心迅速的扩张到三丈之外,千钧棒抬起,硬生生的架住了玄雨的全力一击,当的一声巨响,法剑弹飞而出,带着粉红色的光芒回到了玄雨手中。万般无奈之下,海龙终于第三次碎丹了。玄雨漂浮在半空之中,眼中的红芒渐渐的消失了,她没有再攻击,伸手向下方一吸,将刑天的尸体吸入自己掌中,笑吟吟的看着海龙。“我的目的达到了,我们要死,你也逃不了。海龙,这是你自己自找的。我先去了,和天哥一起在地狱等着你。”眼中寒光一闪,轰然巨响声中,她用自己最后的力量将自己和刑天的身体完全炸成了齑粉,空中血雾弥漫,他们彻彻底底的消失在空气之中。

    感受着全身无比强大的澎湃力量,海龙呆呆的悬浮在半空之中,他现在有一种有力没处使的感觉,金丹已碎,但力量却用不到了,玄雨并不在攻击,她已是必死之身,就算现在自己杀了他,也挽回不了自己碎丹的命运,一切都是那么的可笑,自己一直以为自己很聪明,对实力也有充分的信心,但是,最后竟然落得如此下场,这能怨谁呢?只有怨恨自己。“啊——”海龙不甘的怒吼着,狂暴的神之力将早已经摇摇欲坠的禁制震的粉碎,他好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好不容易找回了太阴果,给天琴的容貌带来了恢复的可能性,此时却就要死了,再也见不到天琴有可能恢复的容貌,幻想中同飘渺、天琴幸福的生活只能是最后的梦,周围的一切仿佛都那么不真实起来。体内的神之力依然在不断的增长着,但现在这些强大的力量却只能更增海龙心中的悲哀。

    “老公。”飘渺凄厉的大喊着,斗转后期的修为瞬间提升到极限,她好恨,好恨自己为什么那么手软,如果早一点拼尽全力击退萧紊,或许海龙就用不着碎丹了。手中神霄剑瞬间转变为深蓝色,霹雳声响起,剑化天雷,硬生生的将有些呆滞的萧紊劈飞出去。飞身冲到海龙身旁,接连几个禁制打在他身上,希望能减慢他法力消耗的速度。海龙凄然一笑,搂住飘渺的娇躯,道:“乖老婆,别哭,这是命。”扭头转向正道六宗,厉吼道:“你们现在满意了?你们想要的结果已经出来了还留在这里干什么?都给我滚,滚的远远的。都给我滚——”

    至云道尊飘身飞起,眼中寒光湛放,这位一向脾气温和的道尊已经动了真怒,扫视了一圈正道六宗中人,沉声道:“从今天开始,我们连云宗再与神州正道无关,今后神州相见,是敌非友,不送了。”

    悟云佛尊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到连云宗弟们一个个冷厉的眼神,只得将话咽回腹中,长叹一声,带着门人率先离去。五照仙、问天流、圆月流先后离开,莲花宗和千惠谷本想留下,但却被至云道尊拒绝了。前后只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连云宗却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故。

    几位道尊围拢在海龙身旁,玉华、玉萍姐妹早已经泣不成声,海龙在飘渺的额头上轻吻一下,道:“大家不用难过,这一切只能怪我自己。我现在宣布,将连云宗宗主之位传与玉华,今后大家要听从她的调遣。海龙是连云宗的罪人,我死后,身上的仙器会留在极冰之地。至云师姐,到时候你来收取吧。连云宗是天下第一大宗,今后发展就看你们的了。不用为我报仇,那没有任何意义。”说完这句话,海龙身化金光,抱着飘渺转瞬间消失在众人面前,他现在只想最后再看天琴一眼,他最放不下的,也只有天琴和飘渺了。

    “海龙大哥。”玉华喷出一口鲜血,全身在剧烈的颤抖下昏倒在妹妹怀中,接天广场被一片愁云惨雾所笼罩,刚刚即位不久的宗主被逼死,这对连云宗来说,绝对是奇耻大辱。天石道尊的脸色沉的能滴出水来,恨声道:“这些混蛋,我定要将他们碎尸万段方能解心头之恨。”

    至云道尊冷声道:“现在还不是报仇的时候,海龙的仇我们一定要报,千年之内,定要将五照仙、问天流和圆月流灭宗。一个不留。”

    在碎丹后强大的法力支持下,海龙几乎只是几次眨眼的工夫就来到了至云峰,他和飘渺都没有说话,在法力的催动下快速进入了极冰之地。海龙突然有了一种怪异的感觉。这次碎丹似乎同以往几次不同,前两次碎丹后,他使用了大量的法力导致很快就进入了死亡状态,这次虽然没有使用碎丹后的法力攻击,但体内的神之力却似乎没有尽头的无限增长着,丝毫没有衰竭之感,就连自己的元神似乎也被禁制在体内,并不会散发导致自己意识模糊。这种现象不知道是好是坏,海龙也来不及多想什么,他现在最怕的,就是在自己还没到达极玄之眼时已经功消人亡。

    玄芒似乎对面色狞厉的海龙吓到了,一个也没有出现,几次快速的闪身,海龙已经冲入了极玄之眼。一到这里,一股强烈的阴寒之气传来,他不禁打了个冷战,玄天冰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之中,而天琴则沉睡与极玄之眼上,她脸上依旧带着棉纱,看不到容貌。

    玄天冰的眼睛缓缓睁开,看着海龙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这孩,真是太冲动了,让我说你什么好啊!”

    飘渺猛的从海龙怀中挣脱出来,修真以来,第一次发怒了,她发怒的对象,正是玄天冰,俏脸涨的通红,全身不断的颤抖着向玄天冰怒吼道:“你算什么姐姐,在海龙处于极度危险之时,以你的法力不可能不知道,只需要抬抬手也能将那个玄雨灭掉,可你却非要看着海龙碎丹。你很想他死么?现在你如愿了。玄天冰,你好狠心,亏我还把你当成亲姐姐一样看待。”泪水不断化为冰晶,飘渺已经被怒气冲昏了头脑。

    海龙搂住飘渺的娇躯,柔声道:“老婆,你别这样,这不能怪姐姐。天琴刚开始疗伤,如果没有姐姐看护,恐怕会有危险的。”

    玄天冰微微一笑,飘身落地,淡然道:“飘渺妹妹,如果你想让海龙活下来,就叫声好姐姐来听,否则,我可真的不管他了。”

    飘渺一楞,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吃惊的看着玄天冰,失声道:“你,你说什么?你有办法救海龙么?”

    玄天冰微笑道:“那要看你的表现了。你刚才似乎说我狠心啊,我正在想,是不是真的应该狠心呢?”

    飘渺顿时明白过来,挣脱海龙的怀抱,扑通一声跪倒在玄天冰身前,“好姐姐,求求你,救救海龙吧。刚才都是我不好。只要海龙能没事,你怎么惩罚我我都愿意。”玄天冰飘身上前,将飘渺扶了起来,抚掉她脸上的冰晶,道:“傻妹妹,姐姐是和你开玩笑的。放心吧,海龙是这一界和我最亲的人,我怎么能看着他死呢?海龙,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在你同天琴妹妹去北疆之时,我将部分神识附加在你身上,之前你所发生的一切我全都清晰的知道,包括上回你带来这里的那位影姑娘。”

    海龙先前听到玄天冰说能救自己,顿时希望重燃,有些激动的走到玄天冰身旁,道:“姐姐,你,你真的有办法救我,我的金丹已经碎了。”

    玄天冰微笑道:“你的金丹不是已经碎了两次么?再碎一次怕什么,我虽然没有你师傅那样的大神通,但你碎个丹我还是能救回来的。何况,这一切早已经在我的算计之中。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罢了。”

    “一切都在你的算计之中?”海龙疑惑的道:“姐姐,难道你早知道我要碎丹么?”

    玄天冰道:“你的性格我太了解了。在你同天琴走之前,我曾经用九天神卜之术为你算过一卦。在一年之内,你必将有一劫难临身,这是你的死劫,却也是你的机会。为了怕你受到伤害,所以我才一直用神识跟着你。你去北疆这一路所发生的事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你应该记得,在冤魂之海中快要到太阴果所在地之时受到的强大怨灵攻击吧。那是四个怨灵王。你虽然是至阳之体,但对它们却不够熟悉,所以必然会吃亏,你以为你运气那么好么,其实,老君录是我引动的,没有天仙决,没有大罗金仙以上的实力,老君录根本不会被引动。”

    海龙笑了,聪明如他,自然明白自己今天虽然没有师傅来救,却也死不了了。有些献媚的道:“我运气本来就好啊!因为有姐姐这个贵人相助嘛,原来那时是姐姐用老君录救了我。那我现在碎丹了怎么办?要等我死了以后才能重新恢复金丹的能力么?”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