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五类圣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清晨,海龙从修炼中清醒过来,体内法力异常充盈,人丹周围萦绕着淡淡的白色雾气,犹如一层光罩般笼罩着。经脉中金色的法力不断的流淌着,奔腾汹涌,随着海龙意念的控制随时可以集中在体内任何一处,海龙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法力又有所进步了。深吸口气,缓缓睁开双眼。

    天琴正坐在海龙对面盯视着海龙,突然,海龙全身金光一放即收,全部纳入体内,双眸睁开,两道金色的电光射出,逼人的气势以天琴的修为都不禁身体一颤,那犹如冷电般的目光仿佛能够透人肺腑一般,说不出的澄澈。

    “龙,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天琴关切的问道。

    海龙伸展着身体,满足的道:“修炼一阵真是舒服,我的法力不但恢复了,已经又有些增长了。我修炼了几天?”

    天琴道:“足足四十九天了。你一直处于入定中,我也不敢吵你,只能在一旁静静的守护着,那些变异人长老并没有什么异动,只是说等你修炼结束后再去找他们商量前往冤魂之海的事。”

    海龙挠了挠头,道:“四十九天么?比我想象中要短了不少。看来,等忙完你的事我真要闭关修炼些日才是,由于接受了天月、天亭两位前辈的仙灵之气,我现在修炼似乎比以前容易多了。只要自身法力充盈再修炼时就能吸取一些蕴藏在我体内的法力,这样下去,或许几百年后我就能追上你也说不定。”翻身下床,体内爆炸性的力量使海龙有一种想发泄的感觉,“走吧,去找那些长老,咱们也该去取太阴果了。”

    天琴点了点头,陪着海龙走出了房间。自从四十九天前回到这里以后,除了那团神秘的烟雾,其他十一位长老始终都留在这里。在天琴的带领下,两人走到了大长老枯闻的房间外,海龙朗声道:“长老,海龙求见。”

    门开,枯闻和医行两位长老一同迎了出来,当他们看到海龙时心中都升起一种怪异的感觉,仅仅四十九天不见,在他们面前的海龙似乎变了个人似的,不但黑色的头发长了许多,而且皮肤上的光泽比以前更强,似乎他的皮肤本身就是玉石一般,尤其是那股逼人的英气,衬托着他原本并不如何出色的容貌竟然显现出一种别样的英俊,充满了强大的吸引力。枯闻毕竟能力高深,首先反应过来,向海龙点了点头,道:“恭喜海龙宗主再做突破,里面请吧。我知道你的来意。”

    海龙和天琴走入房间之内,四人分宾主落座,没等海龙开口,枯闻道:“宗主身上的圣气是我见过的所有人中最强的。通过那天的交手,我感觉到你身上分别拥有着金、木、水、火、土五种圣器的气息,而最后你释放出的那条紫色巨龙更是火中极至,凭借着真阳之气,竟然能毁灭了一般的冤魂之海,真是非常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

    海龙微微一楞,道:“金、木、水、火、土五种圣器?你指的是我身上的仙器么?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属性。”

    枯闻长老道:“根据我们族中上古流传下来的典籍看,同时拥有五种属性圣器,自身将会产生一个气场,随着时间的推移,你的身体就会被这个气场所影响,今后的成就不可限量。宗主可否将您的几件圣器出示给我们看看,我也好帮您一一指出圣器的属性。”

    有天琴在旁,自己的修为也不弱,海龙并不怕枯闻抢夺,更何况仙器同自己身心相连,除非自己死了,否则,谁也不可能夺走。当下,他首先幻化出了衍眚盾和接天鼗。枯闻和医行两人眼中光芒大放,枯闻道:“这两件圣器分属木、土。这面盾牌虽然表面类似于风系的法宝,但是它本身却蕴涵着庞大的生机,这是大自然产生的生机,所以我断定,它属于木属性,只是本身的木气似乎还没有被你应用出来而已。而这个金色的手套却是土属性的,它本身蕴涵的圣力有阻断一切善良与邪恶的能力。”

    听了枯闻长老的话,海龙心中升起一丝明悟,衍眚盾的评价海龙还不是太明白,但对于接天鼗他却极为认同,接天鼗确实可以阻断一切,这就应该是它为什么能够夺取他人法宝的原因了。点了点头,海龙右手一振,金色闪电形态的灭仙劫出现在掌心之中。

    枯闻一惊,道:“怎么?你还有另外一件金属性的圣器么?你,你竟然有六件圣器。”

    海龙一楞,这才明白,枯闻指的另一件金属性圣器应该是指的千钧棒。枯闻上前一步,目光紧锁在灭仙劫之上,感叹道:“好疯狂的霸气。海龙宗主,谢谢你那天没有使用这件法宝,否则,就算是长老中最强大的我也不可能抵挡。”

    海龙心中暗笑,使用灭仙劫的条件太苛刻了,所以自己才没有用。灭仙劫和龙翔臂的攻击虽然都很强悍,但它们之间不同点最主要的,就在于灭仙劫是点的攻击,而龙翔臂则是面的攻击。在那天面对十几位长老的情况下,既然是同样消耗大量法力,海龙自然选择了龙翔臂。“其他的我就不拿出来给您看了。我的千钧棒应该是您说的金属性圣器。至于其他两件圣器,都是与我身体融合的。”

    枯闻惊讶的道:“与身体融合?”

    海龙点头道:“是的,那天我所幻化出的紫色腾龙是用龙翔臂发出的,当初,那件法宝本是一块玉石,与我的右臂融合后,我就管它叫龙翔臂。而另一件法宝是我护体用的,叫极玄寒冰罩,他们应该是您所说的,分属水、火两种属性吧。”他并没有直说自己的骨骼是用极玄冰玉所造,那毕竟是他最大的秘密。

    枯闻微笑道:“宗主真是得天独厚,圣器能得一件已经是幸运之事,没想到你居然集中了六件之多。”

    海龙急于去采太阴果,有些不耐的道:“长老,您说说太阴果的事吧。我想尽快将它采下带回连云宗帮琴儿驱除邪毒。”

    枯闻道:“宗主不要着急。可能你也猜到了,冤魂之海本就是由太阴果而来。太阴果何时开始生长的我并不清楚,但是,我却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正是由于它的存在,凭借至阴至邪之气才招揽了那么多冤魂。医行和我说了,宗主乃是至阳之体,正是阴邪的客星,而且那天又毁灭了近半冤魂之海中的怨灵,所以,取太阴果已经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我们最担忧的就是失去了太阴果后,整个冤魂之海会整体散发,到时,怨灵在北疆肆虐,恐怕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所以,宗主取太阴果我们不反对,但却必须有一个彻底消灭怨灵的万全之策。我们圣族守卫冤魂之海,而已追溯到万年以前,正是这片阴邪之地影响了我们的发展,尤其是最近几百年,由于那些恶魔的猖獗,冤魂之海面积增长的速度极快,如果真的能将它彻底消灭,那宗主不但是我们圣族的恩人,而且也是整个北疆的恩人。”

    海龙想了想,道:“消灭怨灵自然可以,如果我再用龙翔臂发动一次攻击,是否能将剩余的怨气全部消化掉呢?”

    枯闻摇了摇头,道:“很难。冤魂之海中,距离太阴果越近,怨灵的集合程度也就越密集。所以,即使你再发动一次攻击,也未必能够将它们彻底消灭。即使你成功了,恐怕太阴果也会受到损伤,那你的目的就无法达到了。这些天我们这些长老也商量了一下,对付冤魂之海恐怕需要花费你一段时间。你本身的至阳之体加上龙翔臂的至阳真火之龙,乃是怨灵最大的客星。如果你能够将龙翔臂中的法力散发出来护住自己的身体,然后由内而外,逐步的蚕食掉冤魂之海的怨灵,最后再采摘太阴果,这冤魂之海或许就能真正的消灭掉。”

    海龙眉头微皱,道:“我对龙翔臂的控制还不熟练,恐怕很难做到。这样吧,枯闻长老,我先到冤魂之海中走一趟看看,也试探一下太阴果周围的阴邪之气到底有多么强盛,然后再想如何清除冤魂之海的事。”

    枯闻和医行对视一眼,两人同时点了点头,去查看一下情形确实重要。医行从怀中取出两样东西递给海龙,那分别是一个瓷瓶和一个木盒,他道:“海龙宗主,在这瓷瓶中是我炼制的纯阳丹,能产生祥和之气,对冤魂之海中的邪气有一定的抵抗作用。而这个盒可以等冤魂之海消灭后用来盛放太阴果之用。你先收下吧。”

    海龙接过瓷瓶和木盒,木盒入手很沉,似乎更胜钢铁一般,他不禁疑惑的道:“我听说太阴果只能用玉盒盛放,这木盒恐怕不行吧。”

    医行微微一笑,道:“宗主可以打开盒看看,那就是一方玉盒。”

    在惊讶之中,海龙将木盒打开,一股温暖的气息顿时散发出来,在木盒中放着一个小玉匣,碧绿的玉石温润晶莹,给人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用手摸上去,那玉石竟然是温热的,一股淡淡的暖流顺着海龙手上经脉流入体内,顿时令他全身一暖。

    医行解释道:“太阴果的阴邪之气过于霸道,即使是普通玉盒也无法阻止它邪气外放。早在多年之前,我们圣族的祖先不知从何处得到了这方万年温玉,其中的平和之气可以冲淡一切异常。有它盛放,太阴果不但邪气无法外放,还能更长时间的保持新鲜,不会失去功效。外面的盒乃是用阳铁木所制,极其坚硬,其中的生机可以保持温玉的效果,且不会因为磕碰令温玉受损。”

    海龙心中大喜,万年温玉,光是听这个名字已经可以证明其价值,对于好东西海龙自然不会拒绝,赶忙揣入怀中,微笑道:“那就多谢了。两位长老,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冤魂之海吧。”

    枯闻道:“宗主不必着急,现在是清晨,等到了正午时咱们在去,那时天地间阳气最盛,怨灵臣服,乃是进入冤魂之海的最好时机。趁着这段时间,不知道宗主有没有兴趣听听我们圣族的故事。”

    海龙心中一动,变异人是个神秘的种族,而且据天琴说他们极为排外,枯闻主动要将族中秘密相告,不禁令他心中产生了一丝疑忌。

    枯闻没等海龙回答,轻叹一声,道:“我们圣族其实本来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我们所拥有的能力本也不是这个世界中人类所能拥有的。不知道在多少年以前,我们本属于另外一个空间,我们那里有神却无仙,也没有你们这个空间的仙、佛界。”

    枯闻的话对于海龙产生了极大的刺激,这空间之说他根本就不明白,惊讶的和天琴对视一眼,道:“长老,您能不能说的清楚一些,什么是空间,神和仙还有什么区别么?我们对仙人经常会以神仙相称啊!”

    枯闻微微一笑,道:“空间这个词在我们原来的那个世界上是经常会应用的。其实我们现在的人都出生在神州北疆,谁也不知道我们原来的空间到底是什么样。据我族典籍中记载,在整个宇宙中有着无数个层面,而每一个不同的层面就是一个空间。比如咱们现在这里,就是以神州为主的空间,而你们修真者所说的仙界、佛界,应该都是与这个空间平行的,所以,当你们修炼达到一定程度,就能破除这个空间的束缚到相应的平行空间去。只是我不太理解的是,你们所说的仙人似乎不能到神州人类的世界来。而在我们那里,神是可以降临人间的。我说的神和你们的仙是截然不同的。在我们那个空间中,神几乎是万能的,可以统治一切。所有的人类都是神的信徒。至于和你们这里的仙人相比有什么区别我就说不好,谁强大我也无法相比,但我能肯定的就是他们的不同。”

    海龙想了想,道:“其实,也未必有什么不同,虽然我不知道您说的宇宙到底是什么,但我觉得,世间万物殊途同归,就像长江大河都有源头似的,一切都有着自己的根源,从根源上讲,神和仙未必就不一样,只是他们对法力表现的形式不一样而已。”

    枯闻动容道:“宗主之话有理,我们典籍中记载,在我们原本的那个空间中,称我们现在所拥有的能力为能量,能量越高,所展现出的威力也就越大,同你所说的法力应该有异曲同工之妙。或许,神和仙真的是根源相同的不同表现,今日闻宗主之言真是令老朽茅塞顿开。”

    海龙微笑道:“长老就别给我带高帽了,那后来你们是怎么到神州的呢?既然是不同的空间,恐怕没有那么容易通过吧。”

    枯闻叹息一声,道:“我们圣族在原有的空间中是人类的一个分支,由于天生就拥有着各种异常的本事,使我们明显比其他人类强大,那时,普通的人类称我们为新人类或者异能者,经过很长时间的繁衍,我们的族人能力越来越强,尤其是统治我们的圣王更是拥有着无法想象的强大力量。当圣族达到鼎盛时期之时,我们足有七位圣王之多,像我们这样的长老更是有近百位。七位圣王不满天神对人类的统治和压迫,依仗着自己强大的力量,竟然升入神界挑战天神的尊严。七位圣王都拥有着无比强大的力量,普通的天神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在他们的带领下,我们圣族向神界发起了冲锋,所有圣族统领以上的高手都参加了那场渎神之战。虽然这些都是典籍中记载的,但我却能清晰的体会到当时战况的惨烈程度,神界毕竟从那个空间诞生以来就一直处于统治地位,他们的强大更超乎了我们七位圣王的想象,经过数年的战争,我们不得不接受了战败的事实,七位圣王有六位殒命,族中长老、统领高手更是死亡超过九成,虽然神界损失也很大,但他们的根本未动。”

    顿了顿,枯闻那苍老的双眼中泪光闪现,深吸口气,唏嘘道:“天神为了惩罚我们圣族的亵渎,带领神界最高等级的所有天神发动了毁天灭地的禁咒,将空间完全撕开,把我们圣族的所有族人送入了时空的巨轮,他们是多么狠毒啊!在进入了虚无缥缈的异常空间后,我们又怎么能生存呢?族人在异常空间中漂浮着,一个接一个的死亡,当我们终于被这个空间吸引来此时,族人的数量只剩下不足一万,最后一位圣王也为了帮助族人逃生打开这个空间而耗费了太多的能量,伤重不治而去。在这冰天雪地之中,仇恨驱使我们坚强的活了下来,直到今天。但是,由于人数太少,我们为了繁衍下去难免会近亲通婚,再加上于异常空间漂浮时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损伤,造成对下一代的传承极为困难。致使我们的数量始终无法增多到十万以上。经过数千年的休整,我们终于恢复了一些元气,又一位伟大的圣王诞生了。但是,灾难再次降临,那些神州上的恶魔袭击了我们的领地,他们不停的残忍杀戮着,虽然最后圣王凭借自己的力量令恶魔们损伤惨重,但我们圣族却也又面临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机。这些恶魔,就是你们修真者所说的邪道。”

    如同神化般的故事听的海龙和天琴都有些发呆,他们没想到,圣族的历史竟然如此辗转。天琴虽然身为邪祖,但却依然是少女心态,有些激动的道:“圣族经历过如此多的磨难,那我们有什么可帮助你们的么?”

    枯闻叹息一声,道:“我们圣族的事必须要自己解决,外人是帮不上忙的。据典籍记载,只有同时出现两位圣王之时,才有可能恢复我们圣族的繁衍能力。并让我们的族人摆脱上古遗留下来的弊病。如果海龙宗主能够将冤魂之海毁掉,没有了这阴邪之气的威胁,或许我们族人的成长就能快一些。这样就足够了。”

    海龙看着枯闻那昏黄的双眸,突然感觉到,他似乎有什么话没有说出来似的。点了点头,道:“我会尽力的,但我却不能向您保证什么。”

    枯闻点了点头,道:“两位先回去休息吧,等一会儿,我们就出发前往冤魂之海。”

    回到自己房间,海龙坐在床上眉头微皱,脑中不断思索着刚才枯闻所说的话。天琴坐在他身旁,道:“龙,我怎么觉得你对枯闻长老的话似乎很不以为然似的。你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么?”

    海龙点了点头,传音道:“枯闻的话似乎不假,但我总觉得他隐瞒了些什么似的。而且,在我的脑海中,隐隐感觉到似乎他们在算计我。但又说不清楚。”天琴心中一凛,道:“难道冤魂之海有什么未知的变数?”

    海龙摇头道:“不,应该不是冤魂之海,而是他们圣族本身,而且这个算计也并非是要不利于我们。我说不好,只是有这种预感而已。走一步看一步吧,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帮你恢复容貌,其他的也顾不得了。”

    天琴没有再说话,依偎在海龙怀中缓缓闭上了双眼,享受着片刻的宁谧。

    正午。海龙、天琴以及圣族的十一位长老再次来到冤魂之海外围,果然如枯闻所说,虽然缩小了面积的冤魂之海灰白色雾气依然浓郁,但邪气却明显比那天晚上要收敛的多了。海龙和天琴对视一眼,各自吞服下一颗医行给的纯阳丹,向雾气中走去。

    “等一下。”枯闻喊住二人。海龙转身问道:“长老,您还有什么需要叮嘱的么?”

    枯闻道:“我看,天琴姑娘就不要进去了。她本身就具有非常强大的邪气,如果进入冤魂之海,恐怕邪气内外交加,她会守不住灵台的一点清明。一旦贸然吞服了太阴果,后果不堪设想,一切都将前功尽弃。”

    “不。”天琴坚决的道:“我有仙器护体,应该没有问题的,我一定要跟海龙进去,否则,我怎么能放心呢?”

    海龙摇了摇头,道:“琴儿,你就听长老的吧。放心,我本身是至阳之体,又有龙翔臂护体,不会有问题的。一旦承受不住,我退出来就是。”天琴拉住海龙的大手,道:“不行,我一定要跟你进去,龙,让我去吧。我答应你,如果自己承受不住,就退出。”

    海龙无奈,他知道天琴已经下定决心要同自己前往,再怎么劝说也是没用的,只得点了点头,道:“那好吧。不过,承受不住时你一定要退出来。”转向枯闻道:“长老,你放心,如果天琴受不住邪气,我不会让她勉强的。”说完,不等枯闻在阻止,拉着天琴飞身而起,闯入了冤魂之海中。枯闻顿了一下手中的拐杖,皱眉道:“这天琴姑娘也太任性了,各位贤弟,你们准备好,随时接应他们。”

    温度骤降,冰冷的感觉刺激着海龙和天琴的身体。周围伸手不见五指,两人将极玄寒冰罩和逆天镜的防御力撑到最大。冰冷的邪力从四面八方汹涌而至,一阵阵凄厉的嚎叫声响起,无形的怨灵不断向他们冲击这,比万邪血池和魔沼更加阴森的气息围绕着他们肆虐。

    刚刚走进冤魂之海不足十米,天琴突然停了下来,海龙发现,即使隔着布,依然能感觉到她手的冰冷,不禁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一进入冤魂之海,天琴脑海中仿佛听到一个声音在呼唤她似的,全身血液沸腾,体内邪气不但没有外溢,反而向她的大脑和灵台凶猛的冲击着强大的邪气不断引动着她心中的种种负面情绪,噬血、杀戮、痛恨、嫉妒的感觉不断刺激着她每一寸肌肤,就连逆天镜也无法阻止体内的邪气与外界相连,天琴知道,枯闻说的没错,这个地方确实不是自己这种情况应该来的。但是,为了海龙,她一直咬牙忍耐着,但走了这几米路,邪气却越发强大起来了,她现在只能勉强保持内心中一点清明,一旦邪气攻入灵台,她将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万般无奈之下,她只有停下脚步,凭借自己的意念驱除着灵台处的邪力。

    由于天琴的修为与自己完全抵制,海龙不敢贸然用法力帮助天琴,只能焦急的问道:“琴儿,你别勉强自己,还坚持的住么?”

    天琴感觉到自己越来越控制不住了,心中竟然对海龙也产生了愤恨和杀戮的感觉,咬着牙道:“龙,我,我恐怕不能再陪你去了。”说完这句话,她猛的挣脱海龙的大手,身体如箭矢一般飞身退出了冤魂之海。海龙吓了一跳,进入冤魂之海中除了周围的温度降下来以外,他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适,天琴虽然退出去了,他的心反而安定下来。他知道,只要离开冤魂之海,凭借逆天镜护体,天琴是不会有事的。朝来路的迷雾中看了一眼,控制着护体的极玄寒冰罩继续向内走去。

    天琴飞身退出了冤魂之海,周围邪气骤然收敛,体内冲击她灵台的邪气也弱了下去,不敢怠慢,没有理会来自枯闻等几位长老的询问,赶忙盘膝坐在地上,意沉灵台,在痛苦中维护着自己内心中的善良。现在,她也只能暗暗为海龙祈祷了。

    海龙一步步坚实的向里走去,他根本无法看清一米之外的事物,只能凭借着自己的感觉朝深处走去。温度越来越低,怨灵们凄厉的吼叫声也越来越强烈了。丹田中升起一团热气,使海龙身体温暖了不少,他知道,这是医行给的纯阳丹发挥了作用。为了天琴,也为了自己的生命,海龙不敢有丝毫大意,神之力冲向龙翔臂,淡紫色的光芒飘然而出,淡淡的龙形气流围绕着他的身体转了起来。那天他对枯闻长老说无法用龙翔臂护体是谎话。两次使用龙翔灭劫爆再加上四十九天的静修,使他对这件原属于仙帝的神秘仙器多了几分了解。

    紫色气流一现,刺耳的呼喊声骤然大盛,冰冷感消失了,海龙惊讶的看到,在自己身体周围五米内竟然空出了一片地方。看了看那翻腾的灰白色雾气,他明白过来。虽然这些被阴邪之气吸引来的怨灵没有自己的思想,但它们还有着本能,那天被龙翔灭劫爆毁灭了过半,这些怨灵对于龙翔臂中散发出由真阳之火组成的紫龙充满了深深的畏惧,惟恐灾难临身,才会给自己空出一片地方。压力大减之下,海龙对此行的信心更加充足了。加快脚步,快速的朝冤魂之海深处前进着。

    周围的雾气颜色渐渐发生了变化,由灰白色转为了深灰色,周围暗了下来,海龙只能凭借极玄寒冰罩散发的蓝色光芒看清五米内的一切。冰冷的邪力再次出现,这些冤魂之海内部的邪力对于龙翔臂的畏惧显然要小的多,海龙周围的空间已经缩小到三米以内。海龙心中暗想,现在应该已经进入太阴果百米范围内了,再继续前行,就会抵达目的地。他对自己的生命也极为珍惜,左右两臂同时一振,衍眚盾和千钧棒分别出现。他相信,自己凭借着千钧棒、龙翔臂、衍眚盾和极玄寒冰罩四件仙器,即使有任何变化,也能够应付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