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圣族长老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通过观察,海龙发现,在这座变异人的城市中,男性数量远比女性要多,而女性的地位明显要比男性高,而且,这些变异人女性一个个都貌美异常,虽然远比不上飘渺那空山灵雨般的气质、天琴的绝色冷艳,但比起一半人类女来说却要强的太多了,一路行来让海龙大饱眼福。

    “延亭兄,在你们这里似乎女人很有地位啊!我刚才看到,只要是有女人在,她身旁的男人一个个都必恭必敬的,这是怎么回事?”

    延亭眼中流露出一丝湛然之光,有些沉醉的道:“女人是最伟大的,如果没有她们的养育就不会有我们,在我们这里,女人的数量非常稀少,只占总人数的十分之一到十分之二之间。只有她们,才能为我们圣族延续后代,所以,女人的地位要比男人高许多。一切优先。”

    海龙听的目瞪口呆,在神州大地上,女人只能是男人的附庸,一切以男人为尊,到他们这里却反了过来,不禁另他心中产生一阵怪异的感觉。

    听了延亭的解释,天琴微笑道:“你们圣族真好啊!本来就应该这样,女性是所有人类的母亲,就应该受到尊敬。”

    听到天琴第一次开口,听到那珠圆玉润的声音,延亭不禁有些发呆,赞叹道:“这位姑娘,你的声音真是太美了。”

    海龙心升警惕,赶忙将天琴搂入自己怀中,有些示威似的道:“那是当然,我的妻不但声音动听,而且容貌也是最美的。”

    延亭有些惋惜的道:“哎,可惜我已经嫁人了,否则一定要请小姐给我个机会。”

    海龙一楞,微怒道:“延亭兄,她可是我妻,给你什么机会?”

    延亭失笑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忘记你们和我们的习俗是不一样的。海龙宗主,你别生气,我只是开玩笑而已。在我们圣族之中,一个女人是可以娶多个丈夫的。像先前的法戈,他和我都属于一个妻,而妻又对我比较好,所以他就老针对我。”

    海龙和天琴面面相觑,两人同时吃惊道:“这样也行?”

    延亭笑道:“当然可以,我们圣族中,一个女人有十几个丈夫都是很正常的。哎,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我们男女比例如此失调呢?为了后代的延续,不得不这样啊!”说到这里,他的神色不禁黯然下来。

    海龙苦笑道:“你们的习俗还真是奇怪,反正我是容忍不了别人和我分享妻的。其实,在神州大地上女多的是,你们怎么不尝试一下同普通人联姻呢?”延亭摇了摇头,道:“那是不可能的。为了血统的纯正我们不能那么做。在很久以前,有先辈曾经试过,但是,诞生下来的孩却没有任何能力,在这极北苦寒之地,普通人是根本无法生活的,为了圣族的强大,我们也只能故步自封了。”

    海龙轻叹一声,道:“看来你们圣族过的也并不是很好啊!不过你们的能力真是神奇的很,我们普通人修行上百年也未必能比的上你们的战士。看来,你们的能力就是用繁衍能力换来的。否则,如果你们的数量无限扩大,恐怕神州早就是你们的天下了。”

    延亭摇了摇头,道:“我们圣族是爱好和平的,只要别人不来侵犯我们,我们也绝不会主动同任何人为敌。当然,那些恶魔是例外。”眼中流露出强烈的恨意,显然万年多前邪道对变异人的大屠杀至今仍令所有的变异人记忆深刻。

    海龙道:“延亭兄,你似乎对我们神州正道很熟悉啊!难道你去过神州不成?”

    延亭从愤恨中清醒过来,摇了摇头,道:“这里是我们圣族的家乡,谁也没有离开过。我之所以知道你们的事,是因为在六、七十年前曾经有一位正道的修真者来到过这里。那时候,我们圣族中正流行着一种瘟疫,是他帮我们治好的。也是他将神州正道的事讲给我们听。那是我们圣族的大恩人,所以,我才对你们没有任何敌意。否则,如果是普通的外人来到这里,恐怕早被我们抓起来了。”

    海龙心中一动,疑惑的道:“你说的这位修真者是什么宗派的,说不定我还认识。”

    延亭眼中流露出迷醉之色,“美,她真的太美了。她是我见过的最圣洁的姑娘,也是心地最纯洁的姑娘。我想,只要她有任何差遣,我们圣族都会毫不犹豫的支持她。她身上总是流露出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气息,她的法力是那么的祥和而强大。我记得她说过,她叫莲舒。”

    海龙大吃一惊,道:“什么?是莲花宗的莲舒宗主?”虽然和莲舒接触不深,但在他心中,莲舒的印象却非常清晰。

    延亭眼中流露出兴奋之色,“你真的认识莲舒圣女么?那太好了。有她的关系在,任何一位长老也不会为难你们。”

    海龙微笑道:“莲舒宗主是我另一位妻的好朋友。记得,还是我那位妻当初救了她性命,后来她进入莲花宗修炼,才有现在的成就。”

    延亭羡慕的道:“海龙宗主的妻原来还不只一位,既然您和莲舒圣女相熟,那就更不是外人了。”

    此时,他们已经走到了圣城的深处,周围的变异人虽然都对他们指指点点的,到也没有谁来打扰他们,延亭指着前方一个不起眼的院落道:“那里就是我们的长老会,几位长老都住在那里。我们圣族有什么重大的事情,都是由长老会统一决定的。在我们这里,长老会至高无上。”

    海龙疑惑的道:“长老会?那是由你们领主级变异人组成的吧。我听说,在你们变异人中最强大的应该是变异王才对啊!”

    延亭脸色一变,道:“海龙宗主,请您说话小心一些。在我们这里,变异这两个字是犯忌的,只有那些恶魔才会这么称呼我们。”

    海龙赶忙道:“对不起,我不知道还有这种忌讳,只是在来的途中遇到你们族人和邪道中人交手时,邪道那些家伙曾经这么称呼过。”

    延亭脸色缓和下来,道:“麻烦两位在此稍等,我先去向长老们汇报一下。”说完,向海龙和天琴微微一礼后当先走进了那个不起眼的院。

    天琴向海龙道:“这些变异人到真是怪异,我在邪宗的典籍中都没看到过他们有这么多习俗。一个女人娶几个丈夫,真是不可思议。”

    海龙呵呵笑道:“人家的事我管不着,但不管怎么说,我也不会允许别的男人碰我的妻一根寒毛。”

    天琴嘻嘻一西欧,道:“霸道。”

    海龙挺胸抬头昂然道:“我就是霸道,在老婆方面,那绝对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我爱你啊,宝贝。”

    天琴眼中柔光闪现,倚靠在海龙的怀抱之中,呢喃道:“我也爱你,老公。”

    海龙全身一震,这还是天琴第一次主动喊他老公,心中顿时被柔情充满,刚要有进一步的行动时,却听到了“讨厌”的声音。“海龙宗主,长老有请。”原来延亭已经回来了,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海龙无奈,在天琴的翘臀上轻捏,瞪了延亭一眼道:“带路吧。”

    两人跟随延亭进了那个不起眼的院落,由于院落外被旁边的房遮挡着,表面看并没有什么,但当他们走进其中,却发现,这个院竟然是那么的宽广,单是一进门的花坛,就有数十平米大小,两旁种植着各种植物,呼吸着那新鲜的空气,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院后面是一排精致的石屋,石屋前站着三个人,中央一个须发皆白,似乎有普通人七、八十岁的样,一身简单的白色皮衣穿在他身上给人一种稳重的感觉,在他两旁的二人似乎都和延亭年纪差不多,只是隐含的气势却要强大的多了。

    延亭上前几步,恭敬的向那三人施礼后,介绍道:“这三位是我们圣族的长老。”中间的白发老者微微一笑,上前一步道:“你好海龙宗主,我是圣族的医行。这两位是永风和明光。”

    对方既然如此客气,海龙的态度也自然很好,微笑道:“几位长老好,在下连云宗海龙。”

    三位长老中显然以医行为首,他侧身道:“两位请里面坐吧。”在他的带领下众人进入到石屋之内。石屋中的布置非常简朴,只有一张书案和几把椅,众人分宾主落座,医行微微一笑,道:“听说海龙宗主同莲舒圣女相熟,不知最近圣女近况如何?”

    海龙道:“我也很久没见到过莲舒宗主了,她的修为可远在我之上了。有机会见到她时,我定转达长老的问候。”

    医行突然上下打量起天琴来,眼中闪过一道银光,“海龙宗主,这位也是你们连云宗的门人么?”

    海龙摇了摇头,心中暗凛,这医行的修为他看不透,但从他眼中刚才闪耀的光芒看,显然对天琴的身份已经有所察觉,“她不是我们连云宗的,但却是我的妻。医行长老,我也不想瞒你们什么,我这妻天琴出身于邪道之中。”

    医行眼中精光大放,另外两位长老已经猛的站了起来,怒视着天琴,延亭更是骇然相望。医行沉吟了一下,道:“两位贤弟不要冲动,听海龙宗主把话说完。如果海龙宗主有不利于我圣族之心,他也用不着实言相告了。”

    海龙流露出赞许的神色,微笑道:“医行长老真是高人。不错,我妻确实是邪道出身,但是,她是逼不得已的。当初我们身陷绝境时,她曾经以为我死了,那时候,她还是神州正道千惠谷中弟,为了替我报仇,为了得到强大的力量她才进入了邪道,以追求更强大的实力。不久前我们重遇,她已经决定放下一切同我在一起,也就是说,她要改邪归正。希望三位长老不要对她心存芥蒂。我只有一点可以保证,天琴她绝对没有伤害过任何一个圣族人。我们此来北疆,就是为了找一种药材来帮她抵消身上的邪气。”

    医行脸色稍缓,眉头微皱道:“对不起,海龙宗主,我们这里是不欢迎身怀邪气之人的。宗主实言相告,我自然不会为难于她,不过,还请你们立刻离开此地,今后不要再踏入我族圣地半步。延亭,送客。”

    明光长老沉声道:“不可。大哥,她既然身属恶魔中人,就绝不能让她离开此地,否则,一旦那些恶魔知道了我们圣族的下落,恐怕会给族人们带来灭顶之灾。就算不杀他们,也要将他们留在这里,绝对不能轻放。”

    听了明光的话,医行顿时犹豫起来,毕竟关系到整个变异人部落,他也大意不得,此时,天琴突然站起身,海龙刚想拉住她,却被她闪开了。天琴淡然一笑,轻声道:“高山仰止,流水行云,九仙之法,琴天合一。”银光亮起,纯净而没有任何杂质的仙灵之气飘然而出,琥珀色的九仙琴落入天琴掌中,“几位长老不必动气,我和海龙此来确实没有恶意。虽然包括里间的两位长老在内你们有五名领主级高手,但想拦住我们也是不可能的。我记得你们圣族曾经有个规矩,凡是能为圣族提供圣力之人,就将是你们圣族的朋友。我愿意为你们提供圣力。”

    海龙一楞,道:“圣力?那是什么?”

    天琴道:“圣族所指的圣力就是我们所说的仙灵之气,三位长老,我到不希望你们把我当成朋友,只是别当成敌人对待就好。”

    医行站起身,有些疑惑的看着天琴手上仙气勃发的九仙琴,道:“能引动圣力,想必姑娘的内心必然是善良的,那些恶魔只有魔气。”

    天琴左手托琴,右手轻按,五指在九仙琴上轻轻一抚,顿时如同仙乐般的丁冬声响起,三位长老和延亭的身体同时一震。天琴淡然道:“我现在只有心头方寸之地能保持不被邪气侵扰,我确实身属邪道。我只是一女,难道三位长老真是要拒人于千里么?先让我送你们些圣力吧,如果我看的没错,你们这座地下城的太阳就是用圣力支持的。”说着,在法力的控制下,九仙琴漂浮于半空之中,天琴十指轻动,乐声顿时如同高山流水般自然而出,美妙的乐曲从霓裳之弦上弹奏而出,对于这些没有见识过外边世界的变异人来说是那么的动听,一曲霓裳刚进行到一半,包括医行长老在内的所有人就都已经沉醉于其中。

    海龙清晰的感觉到,澎湃的仙灵之气以天琴为中心一圈圈向外散发着,天琴的身体在微微颤抖,毕竟用九仙琴散发仙灵之气和用它攻击是完全不一样的,以天琴现在的邪恶之身催动仙灵之气,对她本身来说损伤是很大的。海龙心中一动,上前一步,左手金光闪烁,接天鼗按在了九仙琴边缘,天琴惊讶的看了他一眼,突然感觉到一股纯正的仙灵之气输入其中,自己的压力顿时减轻了不少。精神大振下,霓裳之曲更加流畅动人了。仙灵之气散发的也更加淳厚。当霓裳之曲结束时,仙气骤然湛放,一切重新归于寂静之中。

    海龙松开手,微笑道:“老婆,不论什么时候听你弹琴都是那么动听。”

    天琴的气息有些不匀,没有吭声,催动着体内法力引动着逆天镜将蠢蠢欲动的邪力压了下去。

    医行终于回过身来,叹息一声道:“圣器,不愧是圣器。天琴小姐,谢谢你帮了我们圣族。”

    天琴淡然道:“长老不必客气,我只是在帮我自己而已。现在,你们可以不排斥我们了吧。”

    医行点了点头,道:“姑娘的帮助令我们地下城的阳光更加充足,先前的一切是我们不对,老朽在这里向你赔罪了。”

    海龙微笑道:“赔罪到用不着,医行长老,希望你们以后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即使在邪道中,也未必就都是坏人。毕竟,现在的邪道中人参加过万年前对令族屠杀的,恐怕也没有几个了。”

    医行愕然道:“这个问题我们到没想过,不过,我们同那些恶魔之间的仇恨永远不会消减。还未请教,两位这次到我们这里有什么需要呢?”

    海龙道:“需要到说不上,我们此行是为的太阴果。据我一位姐姐说,只有太阴果的邪力才能中和天琴体内的邪气。”

    医行脸色大变,“太阴果,不,那不可能。”其他两位长老也都流露出了惊骇的神色,刚刚缓和的气氛再次紧张起来。

    永风长老正色道:“海龙宗主,你对太阴果了解有多少?别说去摘了,就算进入它的范围千米之内,心性就会受到其影响。一旦被其邪力控制,将其吞服下去,那将成为一个盖世邪魔,其结果必将生灵涂炭,再无人能治。虽然两位都是具有圣器之人,但也绝不可接近它。”

    延亭道:“海龙宗主,医行长老最强大的能力就是医书,不论有什么样的内外伤,在他的治疗下都必能痊愈,我看,你还不如请令妻接受医行长老的治疗,也就没必要去找太阴果了。”

    海龙无奈的道:“如果真能治疗的好,我自然不愿意去冒险,不过,那实在是太难了。”

    医行道:“老朽愿意试试,两位既然是我圣族的客人,就先住下来吧。这取太阴果一事却是万万不可。”

    海龙和天琴都看的出,这些变异人显然对那太阴果极为畏惧,既然延亭将医行的医术说的那么厉害,他们自然愿意试试。

    海龙道:“那我们就先打扰几天,如果事不可为,再考虑太阴果的事。”

    医行叹息一声,道:“关于太阴果,我建议你们连想都不要想,没有人能接近它而不被影响,更不用说采摘了。不瞒二位,我们圣族有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就是守护太阴果。这至邪之果吸天地邪恶与怨恨而成,如果你们定要去,就是我们圣族的敌人,我们会想尽办法阻止你们的。”

    海龙虽然心中暗凛,但表面却不动声色的道:“既然医行长老说的这么严重,那我们暂时先不做打算,看看您能否治好天琴再说吧。”

    医行点了点头,转身向永风道:“贤弟,你带海龙宗主两位先住下来,稍后我就为天琴姑娘诊治。”

    “爸,爸。”一个呼喊声突然从外面传来,这个声音令海龙感觉到几分熟悉,不禁向门口看去。只见一名青年兴冲冲的跑了进来,竟然是那天险些死在戾峰手下的空林。空林此时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仿佛什么伤都没有受过似的生龙活虎的闯了进来。一进门看到医行三位长老,兴奋顿时收敛,赶忙恭敬的道:“空林见过三位叔叔。”

    明光无奈的笑道:“你这小,总是这么冲动。老空,你儿来了,出来吧。”

    里间屋的房门打开,两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走了出来,正是刚才天琴感觉到的另外两名长老,空林的相貌和其中一人非常相象。

    医行替海龙和天琴介绍道:“这两位是空夜长老和波西长老。”

    波西长老微笑道:“刚才天琴姑娘这一曲让我现在耳中还回荡着余音,真是美妙啊!”

    天琴淡然道:“长老不必客气,天琴这只不过是小技而已。”

    空林这才注意到两个外人,他并没见过海龙和天琴,顿时大为惊讶,“医行伯伯,怎么有外人在这里。”

    医行微笑道:“这两位都是咱们圣族的贵客。你来找你爸又有什么事啊!他不是刚关了你的禁闭么?”

    空林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道:“也没什么事,只是我刚才突然发现自己拥有了新的能力。”

    空夜、波西、医行、永风和明光五位长老同时惊呼道:“什么,你有三种能力了?”

    空林得意的道:“是啊!我拥有第三种能力了,这下可不比影妹妹差了。”

    空夜走到儿身旁,大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兴奋的道:“好,好,不愧是我儿。医行大哥,咱们这回有十二位领主级高手了。”

    医行瞪了空夜一眼,显然是怪他在海龙和天琴面前暴露了变异人的虚实,空夜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干咳两声来掩饰尴尬。

    空林年少,并没有感觉到气氛的不对,眼中精光一闪,右手在半空中虚抓一道淡青色的光芒亮起,随着空林的控制快速的旋转起来,竟然形成了一团小旋风,突然,青光一泻,众人只觉微风抚面,空林手上的青光已经消失了。

    空夜道:“原来是风,你又掌握了风的能力。”

    空林傲然道:“爸爸,我厉害吧,在咱们圣族中,除了影妹妹以外,还没有人能这么快掌握如此多的能力。”

    空夜没好气的道:“你小得意什么,难道你忘记前几天差点死在恶魔手中么?要不是你医行伯伯,恐怕你一年也好不了。”

    空林全身一震,眼中流露出强烈的恨意,“爸,等我完全掌握了这第三种能力,整体实力就会大幅度提升,到时未必就输给那小。”

    海龙微微一笑,道:“有志气,不过,修为却不是用嘴说出来的,你还应该多多修炼才是。”

    空林有些好奇的看了海龙一眼,道:“我的事我自己会解决,用不着别人说三道四的。爸,我先回去练习了。”说着,扭头就走。

    空夜无奈的向海龙道:“林儿这孩就是脾气倔强,海龙宗主您别在意。”

    海龙道:“没什么可在意的,不过,他这样的性格恐怕会对自己的成就有所影响。永风长老,请您带路吧。”说完,拉着天琴当先走出了石屋。永风看了医行一眼后赶忙跟了出去。

    目送海龙和天琴被永风带到一旁的石屋中休息,医行的脸色凝重起来,向空夜道:“贤弟,你对这两个人怎么看?”

    空夜想了想,道:“按理来说,能够控制圣器之人,心地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不过,他们此行的目标既然是太阴果,那我们就要小心了。”

    明光道:“其实,要是他们真有本领取走太阴果也好,如果没了那邪物阴气的影响,说不定我族的繁衍能旺盛起来。”

    医行摇了摇头,道:“你不要痴心妄想了,你别忘记,我们是被天神遗弃的民,能够继续生存下去已经很好了。至于太阴果,绝不能让他们接近,那天琴姑娘虽然秉性不坏,但她原属邪道,如果再接受了太阴果的邪力,结果简直无法想象。”

    波西点了点头,道:“那我现在就要冤魂之海去通知几位兄长,让他们严守禁地。”

    医行颔首道:“五位兄长能力远在我等之上,波西你和空夜、明光三人一起赶去,集合八人之力,就算海龙宗主他们有圣器也不可能突破你们的防守。”

    明光轻叹道:“医行大哥,等永风回来你让他去吧,我不放心影儿那丫头。”

    医行楞了一下,随即点头道:“那好吧。影儿是我们的希望,不过,这丫头的性格实在太难琢磨了。你一定要看好她。我现在就去看看那天琴姑娘,如果能把她治好,送他们离开是最好的。”

    明光眼中流露出一丝迷蒙之色,道:“好不容易有了影儿这个希望,但那最后一层禁制却是我们无法突破的。哎——”

    医行微微一笑,道:“贤弟不必难过,大长老不是用占卜能力预测到我们圣族的未来是一片光明么,难道你还不相信他么?”

    明光释然道:“是啊!大哥说过的。现在,我们只需要等待圣主的降临就可以了。只是不知道这圣主究竟是谁。”

    波西微笑道:“没准就是空林这小,他虽然张狂了点,但在年轻一代中确实是最有能力的。我记得当年领悟第三种能力的时候也要到百岁之后了。”

    空夜笑道:“你当着他面的时候可千万别这么夸他,否则,这小更得意忘形了。”

    此时,永风已经回来了。医行道:“空林是圣主的可能性极小,他本身的阳气还不够旺盛。好了,空夜你们三个先去冤魂之海那边,一定要紧密防御,如果我看的不错,不论是那海龙宗主还是天琴,在一对一的情况下修为都在我们之上。”

    空夜点了点头,和永风、波西一起离开了。医行眼中光芒连闪,似乎在想着什么,半晌,他才深吸口气,向海龙和天琴所在的房间走去。

    海龙和天琴所在的房间中只有一张大床和一个简单的书案,刚一进入这个房间,海龙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人在监视着自己似的,看向天琴,天琴却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径自坐在大床上,微笑道:“龙,这些圣族人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难相处,他们似乎并没有什么恶意。”海龙看了天琴一眼,向她传音道:“似乎有人在监视着我们,你说话小心一点,我们交谈还是用传音的好。”

    天琴一楞,她确实什么都没感觉到,催动法力向周围探去,方圆数百米之内并没有什么异常,随即传音向海龙道:“我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