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兄弟相认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海龙深吸口气,用力扯开自己的胸襟,露出胸口上一道深深的疤痕,“豆芽儿,这一切都是真的,你还记得这道疤么?当初我为了帮你报仇被村里最强壮的大雄打的。难道,这一切在你心中就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豆芽儿,回来吧,不要让我失望。”

    戾峰呆呆的看着海龙胸口的伤疤,所有的记忆在那伤疤的引发下完全衔接在一起,失去的终于都回来了,“龙,龙哥,你是龙哥。”戾峰之所以能够恢复记忆也是机缘巧合。当初,在小村中他修炼了几年连云宗基础心法,虽然没有什么成就,但在魔宗用忘灵术帮他洗脑时,那一丝正宗的道家法力却护住了他的记忆,虽然记忆完全被封印住却并没有失去。不久前,在同戾无暇发生关系时,他的心在激越的情感中释放,封印得以破碎,今天,在海龙的话语引导下,失去的记忆终于找回,才使他记起了以前的一切。

    海龙听到戾峰的呼唤心中大喜,上前一步,双手抓住他的肩膀,“豆芽儿,是我啊!我是你龙哥,我们兄弟终于可以相认了。”

    正在这时,海龙全身猛的一震,他布置在洞窟门口处的禁制骤然破碎,一条身影急闪而来,强大的魔力罩体而来。

    海龙此时正处于激动之中,反应自然慢了一些,眼看就要被那魔力所伤,戾峰突然猛的一拉他的身体,右手掐动法决,轻易的化解了那魔力的攻击。身影一闪而至,戾无暇满脸煞气的出现在戾峰和海龙身前。“峰弟,你为什么拦着我?他是正道的人。”原来,戾无暇刚才正在魔沼中巡视时,突然感受到从戾峰居住的洞窟处传来微弱的法力波动,所谓关心则乱,她惟恐自己心爱的峰弟出事,急忙赶了回来。一到洞口,她就发现了海龙的正宗修真法力禁制,当下,没有丝毫犹豫的破除禁制向海龙杀来。但她却没想到,拦住她的竟然是戾峰。

    戾峰深深的看着戾无暇,在他那犹如实质般的目光中戾无暇竟然感觉到心中有些发虚,“无暇姐,当初是你把我抓来魔宗的对不对?”

    戾无暇全身一震,失声道:“峰弟,你,难道你……”

    海龙冷然道:“不错,他已经恢复了以前的记忆,你们还想蒙骗他么?不可能了。”

    戾峰紧盯着戾无暇,逼问道:“无暇姐,这一切是不是真的?你告诉我。”

    戾无暇眼中流露出一丝凄然之色,闭上眼睛,沉重的点了点头,道:“不错,当初你是被我抓回来的。”

    戾峰全身一晃,在海龙的扶持下才站稳身体,“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你们把我抓来魔宗,另我和父母分离,还禁制了我的记忆。”

    泪水顺着戾无暇的脸旁滑落,“不错,当初是我抓你回来,你所说的一切也都是真的。那时,为了抓一个灭了魔奎**的连云宗弟,我带着五魔枭在连云宗附近埋伏,无意中经过你们村,就掠回了几名资质不错的少年,而你,正是其中之一。峰弟,你应该知道,我们魔宗对于新入宗的弟都要用忘灵术洗礼。这是不可避免的。你进入魔宗之后,表现优异,很快就被义父看重。不错,我们确实令你失去了许多。但是,你同样也得到了现在这样强大的实力。如果不是进入了魔宗,恐怕你早已经变成了一胚黄土啊!”

    海龙怒斥道:“你胡说。如果不是你们掠走豆芽儿,等他的父母百年之后,我一定会接他入连云宗修炼的。我们也不会分别千年之久。”

    戾无暇冷哼一声,道:“你就是当初的那个连云宗弟吧,那时在那名怪人的帮助下你没有死在我手里,我真是好后悔。如果不是你,峰弟就不会有今天的痛苦。峰弟,你千万不要冲动啊!你仔细想想,魔宗有没有亏待你的地方。义父为了让你能更快的提升修为,不惜损耗自己的法力,你在魔宗中拥有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这一切都不可能改变了,你这一身魔功是永远不会消除的。”

    戾峰惨笑一声,“骗我,无暇姐你们都在骗我。因为你抓我回来而令我无法在父母面前尽孝,因为你抓我回来而让我和大哥分离。”

    戾无暇神色转厉,恨声道:“不错,都是我的错,如果你想报复,尽管杀我好了。我只想告诉你一件事,我对你的感情没有丝毫瑕疵。”说着,她就那么站在戾峰面前闭上了眼睛。虽然神色毅然,但晶莹的泪水却不断从她的眼角流出,戾无暇的娇躯不断的颤抖着。

    海龙看着戾峰和戾无暇,他自然明白,自己这位兄弟和面前的魔宗公主戾无暇间一定有着不寻常的关系。海龙最重感情,轻叹一声,道:“算了兄弟,你跟我走吧。离开魔宗,以前发生的一切就让它过去吧。张叔、张婶是平安的去了。”

    戾峰全身微震,深吸口气,缓缓的摇了摇头,“大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我不能跟你走。我是魔宗的人,离开了魔宗还能有安身之地么?那是不可能的。我杀人无数,正道根本不可能接受我。更何况,义父虽然凶残,但他对我却是真的好,无暇姐手的不错,义父对我所做的一切,是我这一生也无法还清的。过去的一切已经过去了,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虽然恢复的记忆令我痛苦,给我带来了疑惑,但是,我却不愿意改变什么。大哥,我爱无暇姐,我相信她也是真心爱我的。对不起。”说完最后三个字,戾峰上前一步,将泪流满面的戾无暇拥入了自己怀中。失而复得的喜悦另戾无暇伏在戾峰怀中放声大哭,她紧紧的搂着戾峰,恨不得将自己的身体完全融入戾峰体内似的。

    海龙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变化,心中升起了强烈的失落和无奈,戾峰说的对,他跟自己走了又能怎么样呢?自己能带给他什么?或许只有困扰吧。虽然找回了自己的兄弟,但很明显,他已经和自己站在了不同的阵营之中,恐怕,他们之间再也无法恢复幼年时那纯真的友情了。海龙对正、邪本就看的很淡,这既然是戾峰的选择,他不会再去逼迫。轻叹一声,道:“豆芽儿,我尊重你的决定,希望你们幸福。只是,我想告诉你的是,为了你们的将来,今后还是少做些伤天害理的事吧。毕竟,你们都已经距离天劫不远了。”说完,带着落寞和悲伤,海龙大步向洞窟门口走去。现在的他,只想找个地方痛哭一场,来发现心中的郁闷。

    “等一下。”戾无暇从戾峰怀中抬起头来,她看着海龙道:“你就这么走了么?这里可是我们魔宗的地方。”

    戾峰心中一急,道:“无暇姐,你不能伤龙哥,我们之间……”刚说到这里,他的嘴就被戾无暇按住了。戾无暇微微一笑,道:“傻瓜,虽然他是正道中人,但只要你不离开我,别的一切我还怎么会计较呢?我的意思是,这里是我们魔宗的根本重地,如果他就这么离去,恐怕会被别人发现的。想从魔沼走出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我们就送他一程吧。”

    戾峰心中一喜,点头道:“还是你想的周到。龙哥,我们送你出去。”

    海龙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既然能进来,自然就能出去。戾无暇,我只希望以后你能照顾好我兄弟。如果豆芽儿在魔宗出了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们任何一人。”说完,摇身一变,再化成苍蝇模样,拍打着翅膀飘然而去。

    对于海龙的威胁戾无暇到不怎么在意,但海龙所用的神奇变身术却让她大吃一惊,她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人能够变成其他形态。

    戾峰眼圈通红,他也想不和海龙分离,但他们之间的隔阂实在太大了。正邪不能两立,他又能怎么办呢?

    戾无暇重新贴上戾峰温暖的怀抱,柔声道:“峰弟,我刚才真的好怕。我好怕你会跟他走。你知道么?如果失去你,我将生不如死啊!”

    戾峰轻叹一声,道:“无暇姐,我是不会离开你的。不过,今后我们魔宗再对连云宗有任何行动时,我都将拒绝参加。我会把自己恢复记忆的事告诉义父,我不想隐瞒他老人家什么,至于义父如何处置我,就由他来决定吧。”

    戾无暇全身一震,道:“不,峰弟,你不能告诉义父,以他的火暴脾气,恐怕,恐怕……”

    戾峰苦笑一声,道:“我现在的一切都是义父给的,他想收回去就让他收回吧,我不能昧着良心蒙骗他。对不起,无暇姐,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我的心已经快要无法负荷了。”

    戾无暇站直身体,深深的看着戾峰,她知道,戾天在戾峰心中的地位犹在自己之上,即使恢复了以前的记忆,戾峰也不会作出背叛戾天的事。作为戾峰的未婚妻,她怎么能看着戾峰将在戾天的怒气下受到伤害呢?她已经决定了,自己要先去找戾天说明此事。想到这里,戾无暇柔声道:“峰弟,那你先休息吧。如果有事就叫我。晚上我在过来。”说完,飘身离开了洞窟。

    看着戾无暇离去的曼妙背影,戾峰双手抱头,痛苦的蹲了下来,海龙走了,他的心好疼好疼,恢复了记忆后,使他无法面对自己的大哥也无法面对恩重如山的义父,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海龙飞回到先前等待天琴的裂缝处,天琴还没有回来,周围冰冷的岩石都散发着淡淡的邪气,兄弟相认后不但没有他想象中的兴奋,反而更加困扰,无奈的叹息一声,海龙看了看乌云密布的天空,他心中的抑郁并不次于戾峰。

    光芒一闪,天琴飘然而至,凭借着气机的指引,她轻松的找到了海龙,没有吭声,随手一吸,主动将海龙那苍蝇身体摄入了自己的怀中。

    贴上天琴温暖的酥胸,海龙顿时觉得心情平静了许多,嗅着那淡淡的幽香,他心中想哭的感觉更盛,刚想说些什么,却听到一个阴沉的声音道:“邪祖,你走那么快干什么?”正是戾天的声音。海龙心中一凛,他知道,天琴没有说话,就是怕被戾天发现,赶忙用极玄寒冰罩护住自己的身体,在天琴的邪力保护下收敛一切气机。

    天琴淡淡的道:“我还有要事,两位宗主就不用相送了。”

    金十三那不阴不阳的声音响起,“邪祖,你可一定要保重啊!如事不可为就赶快退回来,我们也好商量对付变异人之事。”

    天琴道:“我此去先会到变异人探听虚实,如果确有变异王出现,自然会立刻通知你们。”邪力骤然大盛,天琴身化血色流星,消失于天际之中。她飞行的速度极快,将全部法力都催运在护体的血雾之中,脚下升起一片血云,在邪气的笼罩下一会儿的工夫就出了魔沼的范围。

    海龙感受到远离了魔沼的魔气,从天琴怀中钻了出来,问道:“有太阴果的消息么?怎么金十三那人妖也在魔宗?”

    天琴有些兴奋的道:“多亏金十三也在,才让我得到了太阴果准确的消息。原来北疆真有此物,就在极北的冤魂之海中。”

    海龙化为原身,勉强一笑,道:“有消息就好,那咱们就赶快到那冤魂之海去吧。”

    看着海龙落寞的神情,天琴不禁问道:“龙,你怎么了?似乎很不开心啊!”

    海龙苦笑道:“有了太阴果的消息我本该高兴的。可我现在实是高兴不起来。琴儿,你知道么?刚才你去见戾天的时候,我唤醒了豆芽儿的记忆……”当下,他将之前的一切说了一遍,“……我也知道他很为难,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我们之间兄弟情难叙啊!”

    天琴轻叹一声,道:“这也怪不得你们,都是天意弄人,龙,别多想了,以后我们还有的是机会同戾峰相见。”

    海龙深吸口气,北疆寒冷的空气令他精神一振,点了点头,微笑道:“不想了,千年都过去了,我还在乎那么多干什么?以后再想办法帮豆芽儿吧。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到冤魂之海取回太阴果,好帮我的好琴儿恢复容貌啊!”

    看海龙重新振作,天琴温柔的靠入她怀中,收敛身上邪力,让海龙用金云乘托着他们朝北方而去。海龙搂着天琴的娇驱,心中暗道:豆芽儿,你要自己保重啊!大哥实在是帮不上你什么,希望我们兄弟重见之时能够有些新的契机吧。

    戾天和金十三送走了邪祖后冲返洞窟之中,两人坐定后,金十三神色有些尴尬的道:“戾天,你就把邪祖来之前我说的那些话忘了吧。算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之父好了。”天琴判断的很对,金十三这次来找戾天就是为了拉拢他,经过连云宗一战,妖宗现在形势不妙,高手流失很多,而且也没有了坦拉族在背后支持,金十三已经感觉到了危机。在他想来,戾天也面临着同样的情况,所以当手下安顿好后就来魔宗找戾天商量联合对抗邪宗的事。在天琴来之前,他可着实没少说她的坏话。幸好戾天因为有碎丹敢死队这个秘密武器,否则,说不定在天琴来之前就答应他了。经过天琴的解说后,金十三和戾天都有了危机意识,不得不方向彼此之间的争斗之心,将目标改向对抗正道和变异人。毕竟,对于邪道三宗来说,生存下去才是第一要务。

    听了金十三的话,戾天撇了撇嘴,“行了,你不用说这些,邪宗现在很强大,但我感觉邪祖似乎并没有并吞我们的意思,你回去吧,你们妖宗最擅长潜藏之术,叫你手下那些家伙到变异人中探察一翻,看看变异王是否却有其事。”

    金十三知道自己再留下去无非多招些白眼,无奈的点了点头,向戾天告辞后离开了魔宗。

    戾天眼中光芒一闪,道:“无暇,你进来吧,在外面站了很久吧。”他的声音比先前柔和了很多,毕竟,戾峰、戾无暇是他最亲近的人了。

    戾无暇在天琴离开后就来了,她一直耐心的等待着,听到戾天的呼唤,赶忙走进石窟,来到戾天面前恭敬的道:“义父。”

    戾天合上双目,道:“无暇,你心绪不稳,脉搏跳的很快,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找我。这些天和峰儿在一起,你很快乐吧。”

    戾无暇俏脸微红,低着头道:“是的。我和峰弟是真心相爱的。义父,我来找您老人家,是想告诉您,峰弟当年被忘灵术禁制的记忆已经恢复了。”戾天全身一震,猛的睁开双眼,寒光电射而出,逼的戾无暇接连后退几步才承受的住。“什么?你说什么?”戾天胸中气血翻涌,充满了吃惊。戾无暇轻叹一声,道:“义父,您别激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峰弟的记忆会突然复苏,他确实是记起了小时候的事。”

    戾天深吸口气,眼中厉光连闪,道:“那他有什么反应?要来找我算帐还是要离开魔宗。没想到,真没想到,忘灵术居然……”此时他心中极乱,他对戾峰有着父般的情感,所谓虎毒不食,即使戾峰恢复了以前的记忆,他也绝对狠不下心对他下杀手。

    戾无暇看到戾天如此激动,心中忐忑难安,低声道:“义父,事情没有您想象的那么糟糕。峰弟虽然恢复了记忆,但他从没有一刻忘记您的恩情。他对我说,只要您不嫌弃,他会永远留在魔宗,留在您身边。如果您介意他恢复了记忆,他愿意用死来承担。”

    戾天猛的站起身,大步走到戾无暇身前,道:“是他让你来找我的么?以他现在的修为,即使不说自己恢复了记忆,我也看不出来。为什么要告诉我?我宁可不知道。”

    戾无暇凄然道:“他没让我来找您,是我怕你们之间产生误会,所以先将这件事告诉您。义父,我不怕您责怪,我也让峰弟不要把自己恢复记忆的事情告诉您,我怕您心中存有阴影。可是他不肯,他说,他现在的一切都是您给的,绝不能有任何事欺瞒您。我想,用不了多长时间,他就会来亲自把这件事告诉您。义父,峰弟对您的感情是真的,虽然他恢复了记忆,我希望您能给他次机会,好么?”为了使本宗永远在邪道中生存下去,魔宗有自己的法则,被忘灵术清除记忆的弟一旦记忆恢复,那下场只有一个,就是——死。所以戾无暇才会担心戾峰的处境。

    戾天笑了,他那刚毅的面庞在笑容的感染下显得慈祥了许多,大手伸出,轻轻抚摩着戾无暇的长发,戾峰微笑道:“傻丫头,你跟我也有几千年了吧。真是女大不中留啊!你还是更向着自己的丈夫。其实,峰儿对我的忠心我又怎么会不明白呢?他的天赋犹在你之上,为了不影响他的心志,当初在对他用忘灵术的时候我没有彻底封印住他的记忆,只有这样才不会对他的大脑有所损伤。他恢复记忆可以说在我的意料之中,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而已。我待峰儿如亲,这件事你不要外传,我自会处理。只要峰儿的心没变,他依旧是我的好儿。”

    戾无暇闻言大喜,猛的扑入戾天怀中,哽咽道:“义父,峰弟的心是绝不会变的,他虽然爱我,但您在他心中的地位却还远远在我之上。”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义父,戾峰求见。”

    戾天微笑道:“他来的好快啊!峰儿,你进来吧。”听到戾峰前来,戾无暇还是不禁有些紧张,站直身体退到一旁。

    沉稳而坚定的脚步声响起,戾峰大步而来,一进洞窟,当他看到戾无暇时不禁全身一震,但也仅仅是片刻的犹豫而已,扑通一声,他跪倒在地,沉声道:“义父,我有事要向您禀报。”

    戾天不动声色,淡然道:“你说吧。”戾峰深吸口气,再次看了戾无暇一眼,毅然道:“义父,我的记忆已经恢复了,按照魔宗法则当诛。”

    戾天道:“这件事刚才无暇已经告诉我了。你起来。”

    戾峰低着头道:“我是带罪之身,还是跪着吧。义父,在接受您的惩罚之前,您还要跟我去接收一下碎丹敢死队,他们现在神志已失,只听我一个人的命令。等您接收了他们再杀我也不迟。”

    戾天飘身到戾峰身前,大手一吸,将他从地面上扯了起来,一把抓住他的胸襟,道:“你真的那么想死么?”

    戾峰平静的道:“义父,我受您重托,负责本宗的执法之任,现在我已经违反了其中的死规,如果我不死,何以服众。”

    戾天淡然道:“那你告诉我,恢复了记忆后对你有什么影响。难道,恢复了记忆你就不认我这个义父了么?”

    戾峰心中一直异常压抑,听到戾天的话,他激动的大喊道:“不,义父,您对我的恩情我一辈也还不清,不论发生什么事,即使您杀了我,您也是我的义父。我对您的忠心可照日月。您在我心中,永远都有着无可动摇的地位。”他的话说的斩钉截铁,一旁的戾无暇听的都不禁动容,她的俏脸上已经挂起了微笑,她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戾天一定不会再为难戾峰了。

    戾天松开抓住戾峰的手,微笑道:“好小,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你说的不错,不论什么事,也无法影响到我们父之间的感情。义父同你一样,从来没有怀疑过这点。所以,你大可不必被自己恢复记忆这件事所困扰。今天的一切就当没有发生过。以后你们谁也不要再提了。”

    戾峰一怔,他怎么也没想到一向威严的戾天居然如此好说话,“可是义父,我……”

    戾天按住他的肩膀,阻止他再说下去,“傻小,别多说了。魔宗的规矩都是宗主定的,自然也有权改动,只要我戾天还活着一天,谁也不能动我的儿。你知道么?无暇刚才来为你求情,如果我真的杀了你,恐怕她也不会活了。好好珍惜她吧,无暇是个好姑娘。要是你以后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可别怪义父不答应。你们就像我的左右手一样,谁也无法舍弃。”此时的戾天,再没有了魔宗宗主的狂霸,他现在是一个父亲,充满慈祥的父亲。

    泪水顺着戾峰的脸庞流淌而下,他再次跪倒,喊道:“义父……”只叫出这两个字,他已经泣不成声的痛哭起来。

    戾天抚摩着戾峰的头,道:“别哭了。别忘记我教过你什么,我们魔宗是流血不流泪的。好了,你们都下去吧。最近要时刻注意变异人的动向,有什么事尽快向我禀报。”戾无暇扶起戾峰,两人同时深深的看了戾天一眼,这才恭敬的退了出去。

    海龙搂着天琴快速的飞行着,几个小时后,他们已经远离了邪道三宗的势力范围。

    天琴道:“龙,我们随时可能会遇到变异人,金十三说冤魂之海被变异人守护着,我们一定要小心。”

    海龙微笑道:“我对这些变异人可是感兴趣的很。他们也怪可怜的,生活在这天寒地冻的北疆又被邪道压迫,不到万不得已,你千万不要出手,我们还是不同他们结仇的好。反正我们的目的也只是太阴果而已。”

    天琴摇了摇头,道:“恐怕没你想的那么容易,你不想和他们结仇,他们却未必肯放过我们。何况,变异人对我们邪道的气息十分敏感,我也没把握会否被他们辨认出来。一旦发生冲突,你千万不要手软,以我们的修为,杀入冤魂之海也没什么不可能。”一提到杀戮,天琴身上邪气顿时大涨,眼中寒光闪烁。这些天一直和海龙在一起,她的邪气虽然收敛了不少,但来自天邪和血池的邪力早已经深入骨髓,本性上使她对杀戮异常渴望。

    海龙心中一凛,搂紧天琴道:“是不是邪气又升了。老婆,你可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心情。否则,如果杀戮起来无法停息,你心中那一块善良之地被侵蚀的话,恐怕就再也无法恢复了。”

    天琴低下头,勉强抑制住内心升腾的杀机,叹息道:“最近我的心越来越不平静,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抑制不住自己。”

    海龙道:“那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暂时将邪念压下去呢?至少要保持到我们返回连云宗。”

    天琴摇了摇头,道:“现在只能用意志与邪念抗衡。放心吧,至少在一定时间内我还能保住灵台那方寸之地,别忘了,我现在还有逆天镜这件宝贝,我的身体早已与它融合,再加上九仙琴上的仙气,邪气想完全控制我是不太可能的。哎,如果邪念战胜了理智,我就会变成一个杀人恶魔,永远也不可能恢复了。为了你,我也不会让自己变成那样的。天邪当初虽然对我有传功之德,但他明显没安什么好心,他是想凭借我心中的怨念将我制造成一个杀人机器来搅乱神州。本来,他成功了。我的善念已经完全被邪恶和杀意所笼罩。但是,在天堂山顶你的出现却令我原本的怨念尽失,这才令神志得以恢复。”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