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魔宗魔沼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惟我独仙

    看到戾峰所发的魔龙,海龙不禁心中一凛,他知道,在法力修为上,戾峰可是远在自己之上了,这似乎已经是莫测后期的修为能力了。

    魔龙威势之强,已经不是众变异人所能抗衡的了,空林勃然色变,将自己的控物能力催运到极限想去控制魔龙,但魔龙只是微微一缓,就再次向他们扑来。所有的变异人同时展开自己的能力,烈火和冰盾挡在他们上空。但对于魔龙来说,这些防御就像纸一样薄弱。根本没有起到什么阻止作用,魔龙已经冲入了人群之中。

    惨叫声中,变异人一个接一个的被魔龙吞噬,空林怒吼一声,蓝色的冰盾前所未有的巨大,硬生生的砸向魔龙。

    戾峰嘴角流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魔龙大口张开,将冰盾咬成了粉碎,大尾一甩,重重的抽击在空林身上,空林身上的冰甲完全碎裂,鲜血狂喷中,身体被轰的高飞而起。正在这时候,一蓬烟雾突然飘至,将空林的身体包裹住,然后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戾峰一楞,他竟然失去了对空林的感应。其他的变异人早已经在魔龙的肆虐下消失了。怒哼一声,戾峰喃喃的道:“好个变异人,下回别让我看到你们。”扭头看向残存的魔宗弟,冷声道:“你们真本事啊!连几个小小的变异人都对付不了。要不是本宗正值用人之际,我现在就毙了你们。跟我好好的守卫,再出差错,谁也救不了你们。”

    “戾峰少宗主好威风啊!”血红色的雾气没有任何先兆的出现在戾峰面前。戾峰接连后退几步,对方带来的压力使他一阵气闷,皱眉道:“邪祖。”

    天琴淡然道:“不错,是我。”

    戾峰冷哼一声,道:“你来我们魔宗干什么?想看我的笑话么?”

    血雾大盛,戾峰顿感压力增强了几分,不禁又后退了一步,天琴道:“难道戾天就是这么教你的?论辈分,我应该是你的长辈。”

    戾峰知道,面前这拥有散邪实力的邪祖是自己对付不了的,深吸口气,平复内心的各种情绪,淡淡的道:“邪祖前辈,您来有事么?”

    天琴道:“我来找戾天问点事情。你带路吧。”

    戾峰上下打量了天琴几眼,点了点头,道:“前辈,请跟我来。”说完,当先朝沼泽内飘飞而去。

    天琴静静的跟在戾峰身后,传音向海龙问道:“你好象认识他?”

    海龙叹息一声,道:“当然认识。他曾经是我最好的兄弟。”当下,他将自己入连云宗之前同戾峰的种种说了一遍。当他讲述完时,天琴已经跟随着戾峰来到了沼泽中央那片丘陵之地。

    戾峰停下脚步,转身向天琴道:“前辈请在此稍等,我去向义父禀报。”

    天琴淡然道:“少宗主请。”戾峰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飘身而去。看着他离开了,天琴对海龙道:“既然你这兄弟已经忘记了过去。恐怕就很难同你相认了。要知道,邪道这种忘灵术都是极为霸道的。除非机缘巧合,否则被封死的记忆很难恢复。”

    海龙黯然道:“我也知道这种情况,但我实在不忍心看着他被魔宗所用。他毕竟是我的好兄弟啊!”

    天琴点了点头,道:“你的心情我明白。但是,在这魔宗重地,你一定要小心。待会儿我去见戾天,他的感官极为敏锐。你身上的正道修真之气太重,恐怕会被他察觉。这里地形复杂,你变化后的身体很小,就在这里找个地方等我吧。等事情处理完,我再来找你。”

    海龙心中,现在全被戾峰的身影添满,答应了一声后,从天琴肩头飘飞而起,落到了一旁的岩石上,潜藏在缝隙之中。

    少顷,戾峰回转,向天琴道:“前辈,我义父有请。您跟我来。”天琴恩了一声,跟随着戾峰腾空而起,向魔宗内部而去。

    戾天的闭关处在一座石窟之内。石窟里的地方很小,只有一百平米左右,一进入这里,天琴就发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在,正是妖宗宗主金十三。看到天琴,金十三微微一笑,嗲声道:“呦,今天是什么风把邪祖吹来了。”

    天琴没好气的道:“人妖,你再发出这种声音,我就让你永远也开不了口。我想,妖宗想接替你这个位置的,恐怕大有人在吧。”

    金十三眼底闪过一丝寒芒,转瞬间恢复正常,娇声道:“邪祖,你这又是何必呢?我们份属同道,怎么也有几分情分嘛。”

    天琴冷哼一声,看向正座上的戾天,道:“情分,我们邪道中根本就不存在这个词。我们之间,只有相互利用的关系。”

    戾天站起身,向戾峰道:“峰儿,你先出去吧。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许来打扰我和两位宗主。”

    戾峰恭敬的道:“是,义父。”转身退出了洞窟。

    戾天大手一扬,三道禁制将石窟内封锁起来,向天琴道:“你今天来有什么事?”

    天琴淡淡的道:“戾天宗主,你似乎对我很不满啊?”

    戾天眼中流露出一丝怒意,“不满到是没有,上次你不是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么?不过,我最近几次派人到邪宗请你来商量袭击五照仙的事,却都被乌鸦给推掉了。你要是看不起我魔宗,今后贵我双方就划清界限。”听了戾天的话,金十三退到一旁,用看好戏的眼神盯着邪祖,看她怎么回答。

    天琴淡然道:“我不来,并不是因为看不起你们。我根本就没在邪宗,今天才刚刚返回。”

    戾天一楞,道:“你不在邪宗。”

    天琴点了点头,道:“不错。为了我们对五照仙的行动,我特意去了一趟仙照山探听对方的虚实。”她这完全是信手拈来的谎言,但以她的身份说出,戾天和金十三自然不会怀疑什么。

    戾天的神色缓和了许多,道:“那你到说说,五照仙情况如何,我们该何时向他们发动攻击。”

    天琴轻叹一声,道:“我们这次没能灭掉连云宗实是失误。五照仙的行动取消。”

    戾天勃然大怒,“取消?你一句话就取消?邪祖,我告诉你,我最恨出尔反尔的人。”

    天琴冷冷的看了戾天一眼,眼中的寒光透过血雾刺入戾天眼中,戾天机灵灵打了个寒战,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天琴傲然道:“戾天,我警告你,以后跟我说话客气一点。我不是你的属下,没有人能用这种语气向我说话。难怪你在魔宗最强盛的时候都无法统一邪道,你的脾气就是致命的根源,不求甚解就产生情绪波动,这点你还不如人妖。我告诉你,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邪道。”

    戾天楞了一下,在天琴强大的气势压迫下,他渐渐平静下来,天琴说的没错,他那爱冲动的火暴脾气确实给魔宗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金十三皱眉道:“邪祖,你能不能不叫我人妖,难道我没有名字么?”

    天琴冷哼一声,道:“你不男不女,不是人妖是什么?金十三,我也警告你,如果你今天来是向戾天挑拨我与他之间的关系,那你就错了。”寒光电射,在天琴的威势下,金十三不由得脸色大变,接连后退几步。他受到的精神冲击,远比戾天来得强烈。在戾天刚才质问自己的时候,天琴就明白了许多。以她同戾天的之间的关系,如果不是金十三从中挑拨了什么,戾天绝不会用这种态度跟自己说话。

    戾天脸色连变,道:“够了,刚才算是我的错。邪祖,我想听听你这次去五照仙都发生了什么事。”

    天琴也没有再为难戾天,淡然道:“由于我们进攻连云宗失败,导致了正道的警觉,现在正道各宗联合起来,守望相助,随时准备迎接我们的攻击。你们也知道,在对连云宗一役中,我们损失了许多高手,元气已伤。而据我所知,至少在五照仙中有散仙的存在。如果贸然进攻,恐怕会有全军覆没的危险。正道也不是傻,难道你们想进入他们的埋伏之中么?”

    戾天深吸口气,道:“你能肯定,在五照仙有散仙的存在?”

    天琴道:“不错,那名散仙恐怕有三转四九天劫的修为,实力绝不再我之下。你们也知道,正道的散仙随时有碎丹抗敌的坚毅心性。单单灭一个五照仙,对我们来说已经是超负荷了。更何况还有其他宗派。梵心宗和莲花宗的佛法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戾天和金十三对视一眼,两人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天琴接着道:“刚才我来的时候,看到戾峰同变异人起了冲突。你们消息都灵通的很,自然知道变异人最近非常活跃。我们邪道的根本重地不稳,随时有后院起火的可能,你们以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有力量去同正道对抗么?”

    金十三脸色一变,道:“变异人。这些可恶的家伙,最近经常骚扰我那边。我曾经派大批高手围剿过他们,可这些混蛋狡猾的很,想找他们的时候却一个都找不到。”

    戾天道:“变异人确实是个问题,上万年的时间过去了,他们的元气应该早已经恢复,只是不知道有多少领主级的变异人存在。如果数量超过十个,就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了。”

    天琴凝重的道:“变异人领主虽然不弱,但同我们比起来还差了许多。我担心的,是变异王。”

    戾天和金十三同时失声道:“变异王?”

    天琴颔首道:“不错,就是变异王。如果有变异王出现,恐怕变异人将对我们造成极大的威胁。万年过去了,谁说的好变异人中有没有新的王者存在。变异王拥有着千遍万化的多种能力。能否对付,很难说。”

    戾天凝重的点了点头,听天琴提到变异王后,他再没有了一丝疑虑,就连金十三也赞同的点了点头。面临能够威胁整个邪道的变异人,他们都已经顾不上再争什么。戾天道:“邪祖,你能肯定有变异王的出现么?”

    天琴摇了摇头,道:“这个我说不好。但通过最近变异人的表现来看,变异王很可能已经出现了,否则他们如此明目张胆的到我们的领地中骚扰,就不怕我们联手反击么?变异王也是需要一定时间成长的,虽然这个时间比我们修炼要短的多,但至少也需要一、二百年左右。或许,变异王已经诞生,但还在成长期,否则,如果变异王已经成年,恐怕变异人早已经按捺不住,来攻击我们了。”

    金十三恨声道:“这些可恶的家伙,根本杀不干净。否则当年也不会留下这个祸患了。现在最好能打入他们内部,获知是否有变异王出现。如果有的话,我们就要想办法杀了变异王,没有变异王的带领,变异人无论如何也无法同我们邪道三宗相抗衡。要是变异王处于幼年,随便我们中的哪一个,都有轻易致他于死地的能力。”

    戾天眼中寒光一闪,道:“这确实是个好办法。不过,变异人对于我们邪道的气息非常敏感,恐怕想打入他们内部很难。而且,变异人对整个北疆的熟悉还远在我们之上,如果刻意想躲起来,我们就是发动全部人手也没有任何作用。”他和金十三的目光都落在天琴身上,等着他提出个好的建议。

    天琴沉吟着,她心中暗想,变异人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一旦我容貌恢复了,就算违背当初对天邪前辈的承诺也定要和海龙在一起,这些事就让邪道自己去处理吧,自己少造写孽,或许,能和海龙在一起的时间多一些呢?

    想到这里,天琴淡淡的道:“暂时还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不过,我觉得打入变异人内部是个不错的想法,至于如何实行,我们还要多考虑。对了,戾天,我此来还有另外的事想问你。你听说过太阴果这种东西么?如果你这里有,我想采一些。”

    戾天失笑道:“一些?看来你对太阴果并不了解啊!在整片神州大陆上,如果有太阴果的存在,也只可能生长一颗。那是天下至阴至邪之物。其本身所蕴涵的邪力足以同你们邪宗的万邪血池、我们魔宗的魔沼和人妖那里的万妖圣域任何一个地方相抗衡。那太阴果的邪力之强,是连我都无法抗衡的。怎么,邪祖对它有兴趣么?”

    天琴心中一喜,表面却不动声色的道:“我只是在典籍中看到太阴果这种东西,希望能取得它来炼药,既然戾天宗主对它如此了解,应该知道它在什么地方了,还望相告。”

    戾天看了金十三一眼,道:“这太阴果金十三比我更熟悉,还是让他来告诉你吧。”

    金十三点了点头,道:“太阴果对于我们这些邪道来说,确实是无价至宝,如果谁能将它的邪力完全化于自身,别说是六重冥界天劫,就是九重,也没什么可怕的了。可是,太阴果这东西实在太霸道了。当初我曾经在北疆见到过它,那时的我,还是刚从南疆来到北疆的。看到太阴果后,心中难免起了贪念想将其据为己有,可是,太阴果实在是太霸道了。那时候大约是五千年前吧,当我刚一进入太阴果百米范围之内时,无比巨大的邪恶之气就疯狂的向我身体侵蚀过来,虽然早有准备,但我的力量和它比起来还是相差太多了。幸好我身上带有一件具有阳和之气的法宝,利用那件法宝破碎时的威力我才勉强从太阴果外围的邪力中脱离出来。但是,我身体里已经充满了邪气,那些邪气已经强大到不次于我本身修为的程度。为了能够保住自己的神志不失,我只得在那里静修,这一修炼,就是几千年的时间。否则,恐怕几千年前戾天还远没有现在的成就时,我就已经入主妖宗了,要知道,我的年纪可比你们俩都要大的多啊!吸收了那些霸道的邪气使我有了现在的修为境界,但如果让我再选择一次,我宁可不要这样的修为也绝对不会接近太阴果。绝对没有任何东西能和它的邪力相抗衡,太恐怖了。”

    看着金十三那心有余悸的样,天琴心中不禁微微一凉,道:“真的有那么可怕么?如果以我散邪级别的实力有没有可能摘它回来。”

    金十三断然道:“不可能的,即使以你现在的修为,想不被邪气所侵,也只能进入到太阴果三十米附近左右。毕竟,它的阴邪之气太强了。”

    天琴道:“那这太阴果究竟在什么地方?难道在你们的万妖圣域么?”

    金十三摇头道:“不,它不在我们邪道三大邪地的任何一处,我们三大邪地虽然邪恶,但同太阴果生长的地方相比还要差了许多。那是一个冤魂的世界。以我们的修为想进去都不容易。太阴果就生长在那冤魂之海的正中央。而冤魂之海外围则居住着变异人。当年我去的时候变异人元气还远远没有恢复,所以并未受到什么阻拦,如果你现在要去,就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了。我千余年前离开那里时,就发现至少有三名领主级变异人在那里守护着冤魂之海,你应该知道,领主级的变异人往往有着极特殊的能力,可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天琴想了想,道:“冤魂之海么,我似乎听说过。那应该在极北之地吧。金十三,你把所知道的详细告诉我。我定要去一趟,见识一下这冤魂之海和太阴果的厉害。”就算再危险她也要去,毕竟这是她恢复容貌的唯一机会。女人对于自己的美貌往往看的比生命还要重。

    如果换做平时,金十三巴不得让身为邪祖的天琴去那危险之地,但现在邪道内忧外患,却缺少不了她这样强大的高手,犹豫了一下,金十三道:“邪祖,那里实在太危险了,冤魂之海中有很多事是我们也无法处理的,我看……”

    天琴有些不耐烦的道:“我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你只需要将那里确实的情况告诉我就可以了。我自有分寸。”

    金十三无奈,只得将自己当初所经历过的一切和对冤魂之海的了解向她讲述。

    与此同时,在戾天所居住的洞窟外。

    海龙在岩石的裂缝中无聊的等待着,突然,他再次看到了戾峰。戾峰飘身而来,似乎是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心中难舍对他的兄弟之情,海龙下意识的跟了上去。幸好他变化成苍蝇后目标极小,戾峰并没有发现他。几个起落,戾峰已经回到了自己居住的洞穴之内。自从那天同戾无暇发生关系后,两人已经公开居住在一起,戾天早已经确认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所以也并没有干涉什么。

    盘膝坐上床,戾峰刚想修炼一会儿,突然闹中警兆升起,眼中厉光一闪,向洞口看去。一只绿头苍蝇引起了他的注意,在魔沼,苍蝇这种弱小的生物是根本就不可能生存的,抬起手,魔力运转,向那苍蝇抓去,在强大的吸扯力下,苍蝇快速的朝他飞了过来。就在这时,苍蝇身上突然释放出一层蓝色的光芒,抵消了戾峰的魔力,翅膀张开,身体在空中一转,在戾峰惊讶的注视中,苍蝇化人,现出了海龙的原身。

    看到海龙的出现戾峰全身大震,失声道:“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海龙深邃的眼眸中流露着浓厚的情感,他右手抬起,在石窟洞口处布下一层禁制,“豆芽儿,你真的不认识我了么?我是你大哥海龙啊!”

    戾峰只觉得脑海中一阵轰响,当初脑海中因为同戾无暇结合而产生的清晰影象再次显现。海龙身上散发的气息令他产生了强烈的亲切感,心中不禁一阵茫然。喃喃的道:“你,海龙?海龙?”这个名字对他来说似乎是那么的熟悉,他踉跄的后退一步,眼中流露出痛苦的神色。

    看到戾峰的样,海龙不禁心中大喜,急切的上前一步,道:“是我,我是海龙,是你大哥。豆芽儿,你仔细想想,你的本名叫张昊啊!”

    戾峰猛的抓住自己的头发,怒吼道:“不,不,我不是什么豆芽儿,更不是什么张昊。我是魔宗少宗主戾峰,你去死吧。”双手骤然前推,两团暗红色的魔力骤然向海龙胸前轰去。海龙心中一惊,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衍眚盾在意念的催动下挡于身前,凭借仙器的威力硬生生的挡下了戾峰威猛的一击。虽然修为不如戾峰,但如果凭借身上的六件仙器,海龙现在的能力绝不在他之下。

    衍眚盾传来的反震之力令戾峰和海龙同时后退两步。戾峰感受到衍眚盾上传来的仙灵之气,心中不由得一阵厌烦。随手一挥,魔剑飞出,带起一片魔焰,再次向海龙攻去。在那强大的威势下,整个石窟内似乎都晃动起来。

    海龙眼中金光大放,即使面对五照仙的散仙五行祖师他都没有怕过,脚踏逍遥游,身似游龙一般在窄小的洞窟内飞快的游走起来,身形一闪已经避过了魔剑攻击的正面,接天鼗金光亮起,海龙左手硬生生的切入了魔焰之中,以接天鼗固有的特性抓住了戾峰这件法器。

    戾峰全身一震,已经失去了对魔剑的控制,在他惊讶之中,海龙飘身飞退出几步,沉声道:“我不想和你动手,只想把话说清楚。戾峰,这里是你们魔宗的地盘,如果你想我死,我根本不可能活着出去,但是,我希望你听我把话说完,那时,如果你依然无法记起过去,我们再一拼死活也不迟。虽然你修为在我之上,但想要胜我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戾峰有些发呆的看着海龙,心中不断上升的亲切感令他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海龙收回接天鼗和衍眚盾,双目紧盯着戾峰的眼睛,道:“豆芽儿,我们小时候都生活在西域的小村之中。我自幼父母双亡,也可以说没有父母。而你却有一个温暖的家。那时候,我是多么羡慕你啊!你父母张叔、张婶向对待你一样把我当成儿看待,如果没有他们,我恐怕早已经饿死了。你还记得么?我们小时候最爱吃的东西是红薯,红薯味道甘甜,你妈妈张婶用它煮出的红薯粥真的很美味。我们一起长大,是最好的兄弟,我们彼此照顾,我叫你豆芽儿,你叫我小虫,这一切的种种虽然已经过去千余年,但我仍然深深的记得啊!”

    戾峰脸上血色尽失,在海龙的诉说中,他已经解开禁制的记忆快速的恢复着,以往的种种一幕幕呈现在眼前,他似乎又回到了遥远的童年。

    …………

    “龙哥,你就别抱怨了,这天气又不是我们能做主的,所谓心静自然凉嘛。不过,真的希望现在能下一场豪雨,带走几丝燥气。”

    “行了,豆芽儿,你说话别那么文邹邹的好不好,听着别扭。你们家条件也不怎么样,你小却非要天天哭着去上学,在咱们这个鬼地方,上学有什么用?我看啊!你还不如和我一起去砍柴,这样也能贴补些家用。”

    “龙哥,我怎么说也跟那老学究学了几天书嘛,让我拽拽文又怎么了?这样才能显示出我的水平啊!打柴我才不干,你也知道,我是最懒的了,除了吃饭睡觉以外,别的什么都不想干。”

    “龙哥,我怎么说也跟那老学究学了几天书嘛,让我拽拽文又怎么了?这样才能显示出我的水平啊!打柴我才不干,你也知道,我是最懒的了,除了吃饭睡觉以外,别的什么都不想干。”

    …………

    “龙哥,你就跟几位神仙师傅修炼吧。你没有家,只有我这么一个朋友,等我爸爸妈妈百年之后,我一定会到这里来找你的。”

    “不,豆芽儿,我跟你一起回去。以后有机会我们再一起来好了。”

    “不用了。龙哥,你先跟神仙师傅们学本事,等以后我来了,你也可以帮我啊!何况你在村里连吃饭都成问题。这里才是你最好的归宿。”

    …………

    一切的记忆都是那么清晰,戾峰全身微微颤抖着。突然,脑海中景象一遍,回到了那个贫瘠的小村中。

    那天,自己刚刚修炼完连云宗那些神仙们教的法门准备帮爸爸砍柴,突然,天暗了下来,冰冷的感觉传遍村中每一个角落,在怪笑声中,一群身上散发着邪恶之气的怪人从天而降。啊!那为首的不是无暇姐么?他们,他们在干什么,为什么抓了村里好几个孩。戾无暇笑吟吟的走到自己身前,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自己醒过来,就已经在魔沼之中,经过十年的磨练,除了自己以外,同来的孩们都死了。

    戾峰的声音颤抖着,“不,这不是真的,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无暇,无暇她不可能害我的。不,不可能。”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惟我独仙